红楼憾梦:元春篇 (1-5)

第一章使者入府

贵,泼天富贵,是看似儒雅朴素的院墙背后怎么也遮盖不住的富庶嚣张。
原本规矩森严的府上此刻却是沸反盈天,恭贺声、道喜声、谄媚声、奔走嘲哳声交织在一起,让人有种莫名的心躁。
元春就在满府的喧嚣之中醒来,揉了揉还有些生疼的额角,有些慵懒的问道,“如今几时了?”
“小姐,快寅时末了。”她的贴身侍女抱琴走进房内,手上端着一盆清水,一面服饰元春洗漱,一面轻声说道。
像她们这样的丫鬟是没有自己的房间睡觉的,只能睡在离主人一帘之隔的小床上,以备主人夜间的随时召唤。
元春挑开小窗的一角,望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人们,他们的脸上喜气洋洋,好像府上有什么大喜之事。她很快收起好奇心把窗户合上,对她这样一个还未出阁的少女来说,是不能让外男得见容颜的,哪怕只是遥遥一瞥也是违矩。
她向来是懂规矩的,要不是贾母也不会一直把她放在膝下亲自抚养,从小就接受着最为标准和严苛的淑女教导。妹妹们如果犯了错还有可能蒙混过去,而元春是必须受到家法处置的。
抱琴挑了一抹胭脂给她上妆,元春年方二八正青春,虽然脸型上比较稚嫩,但在妆容的掩饰之下不像个深闺少女,若是绾起发髻来反倒像是个豪门贵妇。
她出了门,正要去向贾母请安。但这时一个小厮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元春退后叁步,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抱琴则是迎了上去,与他小声交谈着。
小厮退下后,抱琴的话满足了元春内心深藏的好奇——今日宫里来人到府上遴选秀女,听说主事的还是里面的一位娘娘,身份地位极其尊贵。这对已经盛极一时的贾家来说,更加是一种难以用金钱衡量的盛宠。何为简在帝心,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难怪今日府上是格外的热闹,不复往日死气沉沉的模样。
但很快她心里又充满的疑惑,遴选秀女从来都是各家各户送自己女儿进宫由皇帝挑选中和心意的女子,哪有皇室屈尊降贵来臣子府上的,更不用说来的还是一位娘娘。宫妃可是皇帝的女人,便是在宫中走动都多有不便,到了别人府上岂不是桎梏更多?
但很快元春就知道了答案。
按照规定,贾府所有适龄女孩都必须要在议事厅里等待遴选。元春换上了一身更为端庄华贵的衣服,无论是下人还是自家兄弟,只要还是个正常的男人都只能在外面恭候。这是她十六年来第一次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府上展示她少女的风华绰约。
她的几个妹妹站在她的身后,她们的衣服还比较素雅,模样更是青涩。几个小脑袋好奇的望来望去,要不是元春这个大姐在她们的心里颇有威望,只怕早就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了。
而元春的女性长辈按例可以在此等候接驾,不过却是不能同往常一样舒舒服服的坐着,都是按照身份长幼尊卑的不同,恭恭敬敬的在地上跪着。只贾母一人因其年纪最长,早有使者赐座。
元春瞧着她们战战兢兢,大气也不敢出的惶恐模样,心里忽然有着一种奇异的感觉,对即将到来的那位娘娘又有了更深的期待。
凤辇在门前停住,之前还和贾府一众人等谈笑风生仍旧面不改色的使者仓皇的跪在凤辇之前,低头高声唱道,“贾家接驾!”
这个连贾家都不敢轻易怠慢的使者,此刻卑微谄媚得像是一条土狗,伏在地上只是为辇上的贵人作一个垫脚的脚踏而已。
贾家女眷更是跪得规规整整,不敢有丝毫寸动,元春等一众女孩连忙低下头。现在只要还未入宫,她们的身份就还未可知。莫看贾家在京城何等的显赫富贵,在皇室眼中也不过是一介臣子。尊卑有别,是不能轻易直视贵人的。就连在贾府中说一不二的贾母,也是略微低头。
元春忽然想起贾母曾经说过的话,“别人对你的态度,只由你的身份地位而决定。哪怕你是个懵懂孩童,只要你门第高、出身好、身份显贵,就是比你年长的成人都得叫你一声大人!”
一时间,元春还未曾理解的话语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
宫女挑开凤辇,一双高跟鞋轻轻踩在了使者的背上。高跟鞋是义忠亲王府上流传出来的,也不知怎的很快就风靡全国。闺阁之中的小姐发现穿上它以后,能更加突出女子前凸后翘的诱人身姿,行走之间更是恍如弱柳扶风。于是,这也和胭脂一样成为她们闺房之中必不可少的东西。
元春的小脚上也穿着一双高跟鞋,只不过鞋跟的高度和这一双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如果说她的高跟鞋就像是小豆芽儿,只有区区不到一指的高度,就像是雏女偷穿妇人的衣物也始终摆脱不了那青涩的模样。
而贵人脚下的这双高跟鞋则充满了成熟女人特有的风味,元春悄悄抬头,瞧着被细长鞋跟撑起的优雅足弓,心头猛地一跳。
但这不过是昙花一现。等到贵人进屋以后,元春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这个女人全身完全包裹在一件华丽的黑色长袍之下,上面布满了精美漂亮的刺绣。而她的面容也被一张轻薄却并不透明的面纱完全遮蔽,甚至连眼睛也不例外。
元春在心里暗道一声果然,皇室是不可能让一个妃子出门在外抛头露面的,势必会采取一定的措施。只是她还没想到皇室的预防措施竟然会如此严密,连长袍之内女人的身份都不为人知。但这似乎也说明,这个女人的地位一定不低。
贵人在宫女的搀扶下缓缓走向女孩们,包裹在黑色长袍之下的头部每走一步都有着轻微的摆动。等到了元春面前,她才看到看似完全遮蔽的面纱还是留有两个极小的孔隙。
这位贵人就依靠这两个小孔,观察着贾府中的适龄女孩,并决定她们中谁能进入皇宫,成为那最为尊贵的女人。当然,还有最差的可能,这其中没有任何一个女孩有资格入宫。不过对于四大世家之一的贾家而言,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终于,一直保持沉默的贵人开口了,“这个最显眼的女孩,那个,还有那个。”
元春只知道最显眼的是自己,但那些宫女却能明白贵人口中的两个“那个”是谁。
元春、迎春、探春都被宫女请了出去,她们聚在一起,等待着最后的结果。元春知道,自己身为贾家嫡女,自幼便有着温良贤淑的美名,年纪也没什么不合适的,入宫是已然是板上钉钉。
但迎春和探春能入宫吗?可她们还太小了,元春怜惜地看着两个女孩,她们怯生生地坐在一起,懵懂的目光望着自己,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长姐如母,元春是看着这两个妹妹长大的,自然不希望她们在这么小的年纪就要入宫。不过这也不是她所能决定的,就连贾母都不能有所异议。对于皇室来讲,秀女的年纪从来不是什么问题。现在还小,放在宫里养几年就成。可对于二春而言,一生以来唯一可以无忧无虑的时光就要在深厚的宫墙之中消磨干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抱琴走进来请元春出去,而二春却被告知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去。元春长叹一口气,紧张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可想着自己还未可知的命运,又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元春来到大厅,贵人坐在主位上,父母坐在从位。在这样的场合下她不敢就坐,只轻移莲步在母亲身后侍候。
父亲和贵人正在交谈,谈话的内容包括她的品性、性格、才情和身份。元春顿时明白二春为何失去入宫的机会了,因为她们是庶女,自己是嫡女。这个时候,她似乎都能从贵人谈话的语气中听出一丝懊悔,显然她没有想到自己看中的叁个女孩里面有两个都是庶女。这让她怀疑起自己的眼光。
嫡庶有别,在宫规森严的皇宫之中尤为重要。才情可以后天学习,容貌可以涂脂抹粉,性格可以训诫改正,唯有血脉从出生起就注定了一切。庶女如果入宫,哪怕在得帝宠,在全是嫡女的宫妃之中也是很难抬起头来的。毕竟皇帝不可能天天操心后宫的事情,更不可能为了一个庶女做太大的让步。如果自己没本事,就是被磋磨到死的命。
父亲爽朗的笑声把元春从幻想中惊醒,他们已经基本上把元春进宫的事情敲定了。接下来就是更加细致的评判——不适合男人在场的评判。

第二章规矩

在场的唯一一个男人走出房间后,贵人吩咐王夫人,“让本宫好好看看你。”
“好好看看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之前她还没有看清我的脸吗?元春走近贵人,隔着一层面纱与她遥望。
“很不错。”贵人夸赞一声,继续补充道,“你有着精致的容貌,丰富的才学,温驯的品性,这在贾家已经足够了。但在皇宫里还并不够,你需要给我看看作为女人最基本的东西。”
女人最基本的东西?未经人事的少女疑惑的看着母亲,母亲缓慢而又坚定地点点头,笑着说道,“脱光你的衣服,元儿。”
元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自幼就被教导极其严苛的贞洁观念,母亲更是为其言传身教,而现在母亲却亲口要求自己在一个外人的面前脱光所有衣服。
她恳求地望着母亲,但王夫人没有理会她的请求,只是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母亲常年的积威压制住了心里的羞耻,元春没有办法拒绝王夫人的命令,她不安地脱下自己的外套、中衣,一直到最里面的小肚兜儿,露出了少女自记事起就从未有人窥探的妙曼身姿。幼嫩的娇躯好似一朵儿沾着露珠的花骨朵,虽然花蕾还没有恣意绽放,却仍然向世人展现她难以言状的美丽。
“她已经具备成为一个女人的潜力,从她漂亮的牝户中本宫可以预见皇帝一定会对这份礼物很满意。”贵人准确地给出自己的判断,又对王夫人命令道,“她入宫以后前途自然不小。不过在这之前,可不要出现什么意外。”
“元春是很乖的孩子,只呆在自己的闺阁里面弹弹琴、看看书,轻易不会出来的。”王夫人小心的回道。
贵人摇摇头,“书就不要读了,到了皇宫也没什么用处。琴也不要弹了,这样一个尊贵的女孩怎么能够屈尊纡贵,从事琴艺这等贱籍。宫里不缺弹琴的乐姬。要是把手给弹糙了,恐怕为皇上不喜。”
“是。”王夫人垂下头,恭敬回道。
元春从未见过如此谄媚的母亲,她的模样忽然有些模糊,恍惚之间和从前一些上贾府来打秋风的穷亲戚交织在一起。那个时候他们在母亲的面前也是如此奴颜婢膝的模样。
她再一次体会到了身份的美妙之处,贵人的身份显然远比贾府尊贵得多,因此她就可以直接命令府上的嫡女脱光自己所有的衣服,像被拔了毛的鸡般随意的评论指点。还有那一句“牝户”,虽然她从未听说过这个词语,但却能隐隐感觉是说的自己最私密的那处。而用上了牝字,显然不是什么好话。
被元春脸上莫名的羞涩所惊动,贵人的目光重新回到那一处娇嫩的“牝户”,她懊恼的叹了口气,后知后觉的反映过来。
她说道,“为什么没有给她穿上贞操带?难道她的天葵还没有来吗?”
“这——”王夫人低头回道,“请恕罪,是我的过失,我忘记了。”
“忘记了?”贵人侧头望着王夫人,即使隔着一层面纱,元春似乎能看见一道凌厉的目光直射向她的母亲,“女子天葵至而锁贞操,这样重要的事情你也能忘记?这个当家主母你就是这么当的吗?”
“她从来不会回见外男,平日里也是深居简出,只和自己的侍女走在一起。”王夫人小声辩解道,似乎在末尾非常轻微的唤了两个字,好像是这个女人的小名,把贵人即将爆发的怒光压了下去。
“你最好祈祷她的贞操还在,不然你们皇上那边你要本宫怎么交代!”贵人侧身给侍女使了个眼色,侍女立马如临大敌,匆匆走到元春面前,在她会阴处点了一下。
元春只觉得下身一阵刺痛,不由得娇呼出声,双手连忙捂住下身,胳膊遮住两朵小小的花苞。侍女脸色稍缓,随后向贵人点了点头,又退回原位。
“本宫知晓你向来是个面冷心热的,此事恐怕不是忘记而是故意为之吧?”贵人招呼着侍女把一个木盒放到桌上,告诫道,“这段时间可千万不能有什么意外,上面可有不少人盯着我们。走错一步都是万劫不复,这个给她戴上,以防万一。”
“钥匙要及时送进宫,本宫出宫的时辰不短了,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女人在侍女的搀扶下缓缓坐上凤辇离去,王夫人一直保持着低头行礼的动作。直到凤辇消失于视野之中,王夫人才如释重负般长舒了一口气。
“母亲,贞操带是什么东西?”
少女的疑惑把王夫人从虚幻的想象之中拉回,这个贵妇看着自己的女儿,心里幽幽叹道,她还是个孩子啊。元春虽然画着代表成熟的浓妆,穿着这个年纪不该穿的华服,可她的心里还是对有些事情一无所知。
王夫人拿着木盒坐回主位,抬头望着浑身赤裸的少女,平淡的眼神似乎表明她现在又恢复成为那个在贾府里说一不二的当家主母。
“你自己打开看看。”她命令道。
没有丝毫犹豫地,元春照做了。里面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像是一个用黄金制作而成的裤子,大体上由两个圆环组成,中间是一个栅格状的开口。除此意外,它严丝合缝,没有任何漏洞存在。结合贵人之前说过的话语,她猜测这可能是一种亵裤,但和她现在脱在一旁的亵裤相比,它显然有些小了。
“元儿,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这个就是贞操带,。”母亲平淡的解释道,“你知道西域的胡女为了保护贞洁,有自己的贞洁卫。而我们中原也有着自己的贞洁卫,就是这个东西。”
“戴上了贞操带,就不会有其他的男人能够玷污你的贞洁,当然你自己的触碰也是不被允许的。你的身体是属于那个男人的,除此以外的任何人都不能冒犯。元儿,你要明白你现在的身份了。”王夫人低声说着,拿着那一副看起来有些分量的贞操带,把它轻轻套在少女最为私密娇嫩的羞处,接着转动手上的钥匙。
一声脆响过后,贞操带继承着皇室的意志,忠实地执行守卫少女贞洁的使命,而元春俏脸上红晕更甚。皇室强调贞洁观念,却并不禁欲。相反之下,还要利用一些器具时时刻刻地挑动着女人的情欲,夫主就能随时随地享用她们鲜嫩多汁的身体。
贵人给元春的这一幅贞操带乃是皇室特供,在这方面更是如此。贞操带的内侧专门设计了很多细小的凸起,对应着女孩的某些隐私穴位,以及那一颗最敏感的花蒂。像元春这样的闺阁处子,自然是有些经受不住。
“母亲,女孩子都要戴上…它吗?”元春有些难以启齿,今天的变故实在有些超乎这个女孩的承受能力,两只细嫩的小腿儿打着颤,似乎一阵风儿都能吹倒。
元春是王夫人的嫡女,自幼放在膝下好生疼爱,连贞操带之前也没舍得让她戴上,才出了今日一起纷争。若不是那人与自己有旧,说不得还会闹出一个大麻烦来。
再怎么说女孩都是要嫁人的,元春更是要嫁给天下最尊贵的男人,要是还不懂那些事情的话,可是要在皇家面前闹笑话的。只知道贤良淑德那可不成,元儿进宫可不是当菩萨去的。
王夫人打定主意要以自己为标准好好调教元春,有些事情也就不避讳了,“元儿,这天大地大,一个规矩最大。到哪里都有规矩,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只是咱家毕竟武将出身,规矩要小一些,但也不是没有。你的那几个妹妹天葵来了也是要戴上贞操带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也是对她们闺誉的一种保障。”
见女儿脸上阴晴不定,王夫人也不端着自己身为当家主母的架子了,“莫说是她们几个小姑娘,便是你母亲我都要守着规矩。”说罢,便在元春诧异的目光之下解开了自己的衣裳。
王夫人风韵犹存的乳房上满是掌印,显然是夜里被人狠狠的抽过,晨起时才上了药的。暗红色的乳头被一只银环穿过,两只银环之间用银链相连,中间还吊着一只看似小巧实则分量绝对不小的砝码。可以想见,无论王氏是行走坐卧,两只娇嫩的乳头都要经受这般痛苦的折磨。
王夫人双腿之上戴着两只圆环,中间有很短的铁链相连。这样的大腿环可以让王氏始终保持属于贵妇的优雅体态。她的下身是和元春一样戴着一只贞操带,只不过中间那个栅格状的开口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极细极小的孔洞。对于元春这样还未嫁人的少女来说,可以通过贞操带正面的栅格开口排尿;而对于王氏这样的有夫之妇来说,她身体的所有权在新婚之日就全部移交给了她的丈夫。
所以她们的贞操带里面暗藏着一根导尿管,一直延伸到妻子的膀胱深处。从此以后这项权力就由贞操带接管,想要排尿就必须首先向夫君请示,得到允许以后也不能向懵懂稚女般随心所欲。只能用一根特制的小管,打开贞操带内部的机关以后用极其缓慢的速度排泄。不能有刺耳杂音,也不能全部排空,至少还要余下一半的量。此为张弛有度,彰显大妇风范。

第三章受缚的贵女
元春看着羞红了脸,她无法想象在自己眼里端庄优雅的母亲,原来盛装之下会是这样一幅场景。
王夫人也是略有羞涩,这幅身子在老爷面前赤身裸体不知道多少遍了,可今日却是头一次被自己女儿看到,暗暗叹道好在一干侍女之前便都退了出去。
不过她也是经过大风大浪了的人物,只给元春瞧了两眼便连忙穿上了衣裳,正色道,“元儿相比现在也对这规矩有了一点认识。在你进宫之前的这些日子你其他的事情都不用操心,母亲会把皇室的规矩全教给你。不过你且记住,这些规矩万变不离其宗。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咱们女儿家的贞洁!”
“就拿母亲来说,嫁了人这身子就得为老爷守着,没有老爷开口,自然是不能给旁人看到。就算元儿你是娘从肚子里生出来的亲骨肉也不成。眼下给你瞧见了,夜里娘可就得跪在你爹床前听候发落了。”
母亲的话仿佛为她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元春有些莫名的兴奋起来,她不顾自己还是赤身裸体的样子,依偎在王夫人的怀里,像从前一样撒娇道,“娘,爹爹会怎么罚你啊?”
看着元春在自己怀里作小女儿状,王夫人扶了扶有些酸痛的额角,故作不满地吓唬道,“这等闺阁秘事又岂能告诉旁人,若是让外人知晓了,老爷和娘的脸面何存?以后入了宫,要是表现不好被送进训美司,那你就有一番苦头要吃了。”
说着说着,王夫人眼中闪过一抹嗜虐的神色,又回想起昨晚那一场激烈的性虐,心里暗道巴掌还是不如鞭子来劲,老爷心疼我还不舍得下重手,实在是不上不下难受得紧。
王夫人今年叁十余岁,正是女人如狼似虎的年纪。老爷年岁已高,又岂能满足如此久旱美妇,只能另辟蹊径,却无意中发现了自家妻子喜好受虐的性子,不由得大喜过望,以为终于找到了能在床上“重振雄风”的机会。
但王氏毕竟温驯贤淑,无论是孝敬公婆、操持家务,还是诞育子嗣、抚养子女,都办的让人挑不出毛病来。老爷毕竟不是变态的恶人,对这样一个懂事能干的妻子自然下不去死手,也就越来越难以满足王氏的欲望。
这些王夫人肯定不会和元春说,可她却从元春今日的表现中隐隐察觉出来,元春似乎继承了自己母亲同样的性子。王夫人不知道这对即将进宫的元春来说时好时坏,不过外表清纯高洁、内心淫乱放荡,这不向来都是男人所喜好的女子类型吗?
王夫人忽然又有些悲哀的想着,曾经可以和太上皇平起平坐的贾家什么时候轮到了要靠卖女求荣的地步。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她做这个当家主母这么多年,是一点点看着贾家的账目越来越难看,可是在人前还要摆出一幅贾家依旧家大业大的阔气场面。如果不是真的走投无路了,谁又愿意送自己的亲生骨肉去皇宫那样的地方呢?
一入宫门深似海,自己嫁到贾家来都是处处小心、谨言慎行。更不用说那森森宫墙环绕之下的后宫。女儿要是嫁到寻常人家还有个回门归宁的机会,入宫以后宫妃可是非召不得出。就连她出宫一趟都要穿得如此严丝合缝,天牢里的死囚都穿得比她轻松得多。
都说女人出嫁以后只有娘家靠得住。可哥哥只想着王家,都快要忘记他还有一个嫁到贾家的妹妹了。可对王氏来说,王家已经慢慢成为记忆中慢慢淡化的一个符号,她真正为之付出大半生心血的,还是贾家。
王夫人低下头,望着自己女儿清丽而又略带妩媚的容颜,似乎看到了贾家再一次中兴的希望。
“元儿,身为贾家的嫡女,你的品性、才情、容貌就算参加秀女的遴选都是上等之流。”母亲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少女的脸颊,语气不容置疑,“娘花了这么大的代价让你直接入宫,你可不能拘泥于眼前的得失。你的目标必须放得很高、很大,很高、很大。”
王氏一面温柔的说着,一面眼神飘忽的望向窗外的远方,似乎看到了最远处的某处宫殿。随后她收回目光,凝望住伏在自己身上的女儿。
元春心头打了个颤,她望着母亲坚定的目光,回报以更加坚定的语气,“是的,母亲!”
——
无论是谁家的女儿能够有幸入宫侍候天子,各家都会大摆酒席庆祝圣恩。但贾家却反其道而行之,这天晚上老爷只是把所有人召集起来,简单地宣布了元春即将入宫的事情,规格甚至比普通的家宴还要低。
自家女儿不用参加宫里的选秀就能直接入宫,这可是全天下独一份的恩宠。若是扭扭捏捏,岂非锦衣夜行?一开始老爷也想着大张旗鼓的宴请宾客,贾母一时间也是欣然允之。王夫人劝诫贾母说道:为什么别人的女儿就必须按照规矩从秀女开始进宫等待皇上的挑选,而她贾元春却可以坐在家里就得到了皇上的垂青?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贾母也是深谙此道,从元春如此多事之秋,只求安安稳稳,此等张扬之事还是等元春进宫以后再说。莫要影响贾家嫡女在天子心中的地位。
但从那以后,元春发现自己好像被京城的淑女圈孤立了。所谓的淑女圈就是一些待字闺中的名门小姐,她们久感深闺寂寞,却又碍于世俗礼法不能轻易抛头露面,便自行聚在一起,做些赏花赋诗的风雅之事。
元春便在其中有几个玩得要好的手帕交,平日里多以书信交流。可渐渐地,她们与元春越来越陌生,信中言辞严守礼法而趋于疏离。她似乎都能够看到那字里行间的背后,女孩们充满嫉妒的眼睛。
她开始觉得很难过,还为此哭红了双眼,但很快她就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面了。王夫人需要教导这位即将进宫的少女一些真正的宫规,而出乎元春意料之外的是,所谓的教导并不如同往常一样。
在某一个清晨,元春得到了一幅单手套。母亲告诉女儿这是她成为尊贵女人的第一步———永远保持住自己的无助和脆弱。
单手套顾名思义,窄小得似乎只能放入一只手臂。它是用最好的白色皮革制作而成的,闻起来有一股淡淡的清香。看上去就像是少女的某件漂亮衣裳,但王夫人很清楚在它优雅外表之下暗藏着怎样严苛到冰冷的秩序。
元春按照母亲的指令,温驯的把双手反到背后,这是一个她从未做过的新奇动作。她和王夫人对视着,母亲回报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母亲,穿着这样的东西干什么。我还能做什么事呢?”元春疑惑的问道。
“元儿,作为皇上的女人,你还需要做什么事情呢?难道你是指弹琴绘画这样低贱卑微的事情吗?这已经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了。”王夫人谆谆善诱,心里有些怜惜,如果女儿没有选择入宫,哪怕随便嫁给一个王爷,也不需要经历接下来的苦楚,“皇上认为一个女人就应该是完完全全的无能为力,必须依靠他人而生活。而一个失去了双臂的女人,连最简单的喝水吃饭都不能自己完成,必须要依靠侍女的帮助。在天子的眼里,这才是身为一个女人最基本的象征。”
多年来的训导让元春明白现在不应该说任何话,她乖巧的在母亲的面前保持了沉默。
她的贴身侍女抱琴开始把单手套戴在元春的身上,先是固定好穿过两侧蝴蝶骨的皮带,接着开始从手掌的部分一直向上而去直到手臂的尽头,一点点地慢慢收缩单手套中间的丝带。
元春平静的面容终于被打破,在剧烈的疼痛之下,她再也维系不住那恰到好处的镇静。手臂根部和肩膀之间的压力随着抱琴的动作而缓慢增加着,元春垂下布满汗水的螓首,雪白色的单手套在她背后一飞冲天,像是受难的天鹅被贪婪的人类抓住了自己自由灵活的翅膀。
从来没有流过泪的元春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但不论是身为王夫人的女儿,还是贾府嫡女的身份都不允许她表现出逃避的一面。她咬着自己的唇瓣,努力向母亲露出一个微笑。

第四章心理与生理的双重折磨
“好了,今天已经足够紧了。”王夫人的心头一紧,命令抱琴停下手头的动作,系好单手套上面的丝带,把元春的手臂的位置固定好,然后把她搀扶到梳妆镜前。
元春看着镜中的自己香汗淋漓,双臂被单手套反在背后,从正面看过去,似乎她完全没有了手臂。她突然有种感觉,这是区别于叁从四德、女戒女训以外的一种异样的柔美优雅、谦逊温驯。
少女感受到手套的效果越来越强,自己的手臂似乎正在失去知觉。她试着活动自己的手臂,但在单手套的禁锢坚韧而牢固,她非但不能舒缓单手套带给她的酸痛难受,反倒引起了身后母亲的注意。
“元儿,这的确有点痛。但你一直都是很坚强的孩子。”王夫人抚摸着女儿新生的“手臂”,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你会慢慢适应这种疼痛。等到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时,这种痛苦将会不复存在,你也会习惯失去手臂的感觉,并能够从容的散发出皇室所喜爱的那种无助到极致的优雅。”
元春在母亲的话语中明白,对所有事情表现出无能为力是皇室所钟爱的一种荣誉。
“何况这是很常见的事情。几乎所有豪门贵胄都会要求自己的妻子戴上单手套,甚至还有更甚者要求女人将自己的手臂反过来。她们把这样的姿势称为反向祈祷。”王夫人笑着给女儿普及关系单手套的知识,“小时候母亲和你一起去庙里上过香,你还记得你祷告的姿势吗?同样的,在你背后做出来。就叫反向祈祷。”
反过来?!那怎么可能!
王夫人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她的疑惑。她脱下一层外套,露出一双保养得很好的玉臂,接着便在元春惊异的目光中完成了反向祈祷的动作,“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文官世家那边最喜欢这一套。他们满口的之乎者也,张口仁义、闭口道德,其实都是些衣冠禽兽,满肚子男盗女娼的货色。娘和那群人打过的交道不少,最清楚他们的嘴脸。”
元春看到母亲的手臂不断上移,双手忽然向内划过一个诡异的折角,手掌便不可思议般靠在了脖子后面,同时肘部并拢,掌心与掌心相对。就像是在佛前默默祈祷的香客一样,母亲在女儿的面前做出了看似不可能的反向祈祷。
这个动作显然要比元春现在的姿势痛苦数倍不止,王夫人只一瞬就放下了手臂,自有侍女上前轻轻按捏。对着元春的目光,她叹息着说道,“娘当年嫁进贾家之前也没少吃苦头,没成想进门以后,日子根本没有想象的那样休闲。贾家武勋出身,正是缺管家的人物。过去你也瞧见了,天天府上大大小小的事物都得娘一手操持,哪来的功夫戴这劳什子单手套。”
“不过想想也是。就你叔那些粉头油面、上不得台面的玩意,贾家要是指望他们早就喝西北风去了。还不是得靠咱们这些女人家,又哪里能够戴上单手套,舒舒服服做自己的阔太太呢?”
王夫人恨铁不成钢的说完,把身处于单手套禁锢之中的元春带了出去。令她惊讶的是,她的一众妹妹们就聚在她的房前,好奇地望着自己姐姐现在看起来有些奇怪的装束。对于她们这些小女孩来说,她们只能看到单手套的漂亮优雅,却注意不到其背后的紧绷压力。
正当元春感觉有些难为情的时候,王夫人开口缓解了她的尴尬。她告诉这些连及笄都还没有的小女孩儿们,现在发生在大姐身上的一切。
她们瞬间向元春投来艳羡的目光,在这个时代,女孩最好的归宿就是嫁给一个最好的男人。天底下的男人还有比天子更好的吗?她们都开始羡慕元春的好运气,而与之一步之遥的二春则是有些懊恼自己的庶女身份。
接着王夫人继续告诉她们,元春手上戴着的漂亮的单手套并不是她一人独有。等到她们及笄以后,每个人都要戴上习惯单手套的感觉。虽然她们以后不一定会嫁到文官家族,而有可能嫁到对此并不过多看重的武勋世家,但为了她们在京城中良好的闺誉着想,单手套也将成为她们的必修课。
就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丢下一颗石子一样,小女孩们有些慌乱,又有些莫名的兴奋。但毕竟是小孩心性,当她们各自的侍女开始呈上甜美可口的点心以后,她们就恢复了这个年纪弥足珍贵的纯真。女孩们竭力保持住得体的仪态,在不慌不忙的交谈之中交换着略有涟漪的话语,侍女们小心翼翼的换下一迭又一迭吃完的甜点。
元春当然也可以品尝美味的甜点,但失去手臂的她只能完全依靠抱琴的服侍,这让她想起了小时候自己婢女们精心喂养的日子。现在已经到出嫁年纪的她却依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几乎一切事情都只能依赖抱琴。
但元春不知道的是,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等到宫里来人接元春进宫的时候,元春已经戴了一年多的单手套。到了这个时候,她也慢慢明白了那天母亲所说话语中的含义。她的身体已经意识到她是不应该做任何事情的,因为她的双手在所有情况下都不会出现最开始戴上单手套时层出不穷的下意识反应。
之前难以忍受的痛苦也随之消失了。因为在一天中的大部分时刻她的手臂都失去了知觉。唯一可能放松的时刻就是晚上沐浴的时候,那个时候单手套会被短时间的取下。侍女们负责按摩已经僵硬至极的手臂,随着血液的渐渐流动,知觉也渐渐恢复,麻痹的剧痛也随之而来。
所以抱琴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协助元春完成沐浴的全部环节,然后立刻把刚刚恢复知觉的双臂重新放回到单手套的禁锢之中。只要失去了知觉,就不会有太大的痛苦。元春深领其意。
但唯一令元春有些接受不了的是一件平日里绝对不会注意到的小事。在单手套的束缚之中,想要进行简单的排尿动作都必须依靠抱琴的辅助。而在贞操带守护的少女禁地内,不洁的尿液只能通过贞操带前栅格的开口排出。哪怕抱琴每次都会清洁得非常干净,但元春还是有些难为情。
肉体的折磨可以咬牙忍受,心理的羞耻却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终于一天晚上,元春的忍耐达到了极限。她泪流满面地跑出自己的闺房,哭着跪在母亲面前,请求母亲允许自己在这样私密羞耻的事情上可以短暂地放开单手套。
“元儿,这样的话以后可不能再说了。”王夫人伸手拭去女儿俏脸上的泪珠,“抱琴从小和你一起长大,与你情同姐妹。她就像是你的另一双手臂一样,服侍你出恭解手也是她分内的事情。难道你会在用自己双手出恭的时候感到羞耻吗?”
母亲的话让元春感到有些惭愧,她连忙垂下头用最诚恳的语气道歉。但母亲的眼里没有一丝生气的样子,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今天的事情。她微笑着拥抱自己的女儿,元春的双臂仍然反在背后,她只能回报性地蹭一蹭王氏的脸颊。
王夫人瞧着女儿几乎快要完全合为一体的双臂,对元春这一年来的飞速进步十分满意。自己当年达到这种程度可是花了好几年的时间。
她还不忘提醒元春道,“元儿,虽然每晚沐浴的时候解开单手套来按摩双臂是非常痛苦的,但它却是你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尽管你再也不需要使用你的手臂,但它们仍然属于你身体的一个装饰品。如果它们长期处于单手套的极致束缚之中,它们就可能会长出你从来都不希望看到的坏疽。”
女人一面注意着少女有些害怕的脸色,一面又接着说道,“对于宫妃来讲,单手套下的双臂就像是世俗中女子绣鞋下的小脚一样是不能轻易为外人所见的。当然她们自己的夫君除外。如果皇上哪天来了兴致,看到单手套包裹之下本应是洁白美丽的手臂上面却是一片难看的斑斑点点,那无论是对元儿你,还是贾家都不是什么好事。”
“那为什么不直接剪掉我的双手,让我更加有女人味一点?”元春赌气地说道,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不应该是一个贾府嫡女说的话。
“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但对于即将进宫的你来说,你的父母已经是寿仁宫的那位,而你的一切都属于那位天子。他喜欢温驯的美,怜弱的美,却并不喜欢残缺的美。”王夫人顿了顿,又继续补充道,“而且现在朝堂上有这么一种声音,认为类似于单手套的这些东西有伤天和。还有一些人谏言女孩长大以后不应该急着嫁人,可以试着自食其力。”

第五章入宫
王夫人冷笑着嘲讽道,“不过是江浙一带世族的喉舌,身后站着的那些人府上不知道养了多少个还没及笄的幼龄女童,也好意思说这样冠冕堂皇的话。怪不得老爷常说读书人的脸皮向来都是最厚的。”
母亲的话语让元春感到有些震惊。从她记事起到现在即将进宫的漫长岁月里,她从未听过有那个姐妹说自己不想嫁人,还向其他人宣扬不要嫁人的思想。这在元春眼里看来是很难理解的,她从小学的一切东西都是为了更好的嫁人,嫁给一个最好的男人。贾家里的妹妹们也同样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嫁人虽然是寻常姐妹玩笑之间羞以提及的话题,但绝不会是女孩想要逃避的事情。
毕竟除了嫁人以外,她们没有任何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了。
元春离家的这天,母亲高兴的告诉她,“元儿,你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更受皇上的喜爱一点。”
“母亲,这话是什么意思?”
“凤藻宫女史,这就是你进宫以后的位份。”王夫人扬起的眉角上是掩饰不住的得意,“今晚是你在贾家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明天以后你就要进宫去做凤藻宫的女史。你会和皇上的女人们住在一起,照顾她们的起居,并学着怎样做好一个合格的妃子。”
元春知道当今的天子在选秀这件事上面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选秀结束后落选的秀女回到自己府上,而所有皇上中意的秀女则会分配给个个皇妃的宫殿里去。先是从最低等的宫女做起,在这期间会有宫人在暗中观察她们的一举一动,表现良好者才有机会正式为妃。
而女史的起点显然要比宫女高得多,凤藻宫更是皇后的居所,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可以说元春从一进宫开始就已经远远走在了其他秀女的前面。成妃也不过是时间问题,一旦成为了妃子,只要有朝一日诞下皇子,更是能直接连跳数级,荣封贵妃之位。到那时便真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拖元儿你的福,宫里送来了不少赏赐,不过现在我们可以不用再顾忌那些清流们的反应了。今晚我们将在府上举行盛大的宴会。”
“不过你要打扮得像一个真正的淑女,像当年那位贵人一样的淑女。”王夫人神秘的说道。
这天晚上的确在贾府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但她却一无所知,只能从外面的热闹声中勾勒出这场宴会的轮廓。她被安排坐在自己从未想过的主位上,贾家的长辈们却是恭敬的坐在次位。她们并非是对元春恭敬,而是对已经换上一身淑女装束的凤藻宫女史保持应有的敬意。
淑女装束,就是当年她在那位贵人身上所看到的那样,她有史以来第一次穿上这样奇怪并且保守到极致的衣裳。她的全身都被这件淡金色的斗篷包裹,甚至包括她那一双美丽的眼睛。虽然这件斗篷在双眼的部位利用精美的刺绣,巧妙的在纹理的间隙处留出了两个可以视物的小孔。
但对于还未经训练的元春来说,她还并不能如同那位贵人一样,依靠如此细小的孔洞闲庭信步。在从自己的闺房走到主位的路上,她就像一个瞎子一样只能完全依靠抱琴的搀扶。
在宴会的全过程中,元春都保持着淑女般的安静,默默聆听着大家对自己的祝福。并非是她吝啬到连几句道别的话语都舍不得送给妹妹们,而是身为凤藻宫女史的她,不能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轻易说话。当年那位贵人出宫前就请示了天子,可今日的元春显然不可能为了说几句话而入宫请旨。
宫规规定,一个合格的宫妃应该在她不该说话的时候始终保持沉默。在从前的一些时候,元春就已经戴过练习所用的口球。它一般是一种两端系有丝带布球,在女孩的脑后固定住。但这样的口球并没有办法让女孩真正保持沉默,只要她想就可以用自己舌头把口球顶出去。并且口球如果长时间浸泡在水中,会严重影响它的稳定性。因此,它注定只能是练习所用。
元春现在佩戴的就是贵族女性用来长时间保持沉默的口饰,它是一块布满了美丽花纹的白色皮革制品,附着的口球大小按照少女的口腔而量身定做,皮革的外侧用金丝缝制了贾家的家纹,而内侧则是缝制了元春较为隐私的闺名。
这张皮革几乎覆盖了元春整个下半张脸,把她美丽诱人的樱唇完全遮蔽,两根细小却又无比坚韧的绑带在她脑后系紧,皮革从耳朵到下颌都非常舒适地贴合住,她的脸颊就像是偷食的松鼠一样滑稽地鼓了起来。
当元春第一次达到如此极致的沉默而优雅之时,她的内心升起一种莫名的骄傲——不但无法使用自己的手臂,就连说话的权利也被剥夺。她正在慢慢成为一名合格的名媛,为自己的前途和家族的命运付出不懈的努力!
母亲还告诉她,现在的口饰为了防止一些不必要的噪音,一旦戴上以后就是固定死的。但是当她足够幸运能够成为妃子以后,这样还不够淑女的口饰会被优雅精致的口中花代替。不同位份的妃子,只能佩戴与其身份地位相匹配的口中花。地位越高,越是得皇上圣宠,口中花的样式和颜色就越加丰富鲜艳。
第二天一大早,元春就离开了生养她十多年的贾府。抱琴没有和她一起进宫,因为她还从来没有服侍过宫里的贵人,所以她已经没有资格去做一个准女史的贴身婢女了。
元春乘坐着一架小巧却不失奢华的金色马车,和昨天晚上一样,她穿着包裹严实的淑女装束,戴着印有贾府家纹的白色口饰。但还多了一种束缚的手段,她修长美丽的玉颈戴着一只小巧玲珑的金质项圈,一条同样黄金质地的链子连在上面,然后从严实的淑女装束中穿出,一直通往马车中央的一根铁柱上锁紧。
刚开始戴上项圈的时候元春内心是拒绝的,哪怕项圈再漂亮再贵重,但它在贵族眼中仍然是奴隶的象征。更不用说把她这位贾家嫡女如同对待女奴一样所在一根铁柱上。但蒙面的女仆告诉她,这仅仅是为了训练她的服从性。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马车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外面的声音也从熙熙攘攘的街道叫卖声慢慢转变为偶尔的几声大门开启的沉重声响。元春心里忽然有种预感,自己已经达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后宫。并且要在此把自己的贞洁献给当今世上最尊贵的男人,以此来为自己和贾家换取地位。
“贾元春,这是你的名字最后一次在皇宫之中提及。以后别人只会称呼你为凤藻宫女史,或者京城贾氏。不要把自己的名字轻易告诉任何人,你应该清楚,宫妃的贞洁不单单只局限于她们充满诱惑力的身体。”教养嬷嬷告诫道。
宫女取下她的口饰以后,元春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舌头,“好的,嬷嬷,请您告诉我以后在这里应该做些什么。”
“很简单,女史。首先,这个房间归你所有,除开服侍皇后娘娘和皇上有幸征召的时候,你必须一直呆在房间里面,绝对不能私自离开。”
元春环顾四周,这个房间宽敞而又饱含皇室特有的奢华之气,比她在贾家整个阁楼都还要大,让她不禁感慨,凤藻宫的一个女史都是如此,那真正皇后所处的宫殿该是何等的气派。
房间的中间是一张宽敞到足以容纳四五个人睡下的丝绸宫床,华贵而美丽的地毯铺满了整个房间的地面,精致易碎的瓷器点缀其中。床头的一角,美丽的金丝雀在同样金色的笼子里面纵情歌唱。
但让元春有些奇怪的是,房间里面没有一个窗户。采光完全依赖于头顶上一个巨大天窗,保持着屋里明亮通风的舒适环境。她又很快明白,这就是皇室眼里一个女人应该身处的完美房间。
“虽然你是服侍皇后的女史,但你也同样会分配服侍你的婢女。你无需知道她们的名字和相貌,她们都是卑贱之人,远远比不上你高贵的身份。”嬷嬷继续说道,“每天早上会有侍女过来叫醒你,然后给你端来早膳。饭毕后带你去沐浴,然后在穿上你应该穿的衣服。你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服侍皇后的过程中把自己代入到婢女们身上。”
“我应该穿一些什么衣服呢。”元春问道。
“贞操带和口饰是必须的,还有一件你现在正在穿着的淑女装束。在服侍皇后时面纱会短暂的去除,一个人的时候佩戴上至少一层的面纱。除此意外你还需要一个最重要的东西——紧身胸衣。”
元春听母亲说过宫妃为了掩盖自己倾国倾城的容貌,自己独处时需要佩戴一层面纱,不得不外出时则至少需要佩戴叁层面纱。这显然不是母亲吓唬自己的,但紧身胸衣这个词语让元春感到既熟悉又困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