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太監小百合

1. 金屬尿道 “想要尿尿, 想要尿尿啊!” 小百合用雙手掰開她那幼小的陰唇, 蹲在地上拼命地扭動她的裸露的身軀和屁股, 可是不管她怎麼努力, 也還是沒有一滴尿從她的陰戶流出來. 自從被抓到這個漆黑的地下室後, 她已經一天半沒有撒尿了, 卻被灌了好幾瓶的啤酒. 膀胱已經漲得快要爆開來. 旁 邊響起一個溫柔但又陰沉的女聲: “想要尿尿是把? 沒有用的, 你已經是這個宮殿的女太監了, 我們做女太監的人整個身體都是主人的, 沒有主人的允許, 我們是不能隨便尿尿的.” 小百合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朝她走過來, 她穿著剛好遮住屁股的短裙, 帶著半露乳的乳罩, 幾乎一絲不掛, 除此之外就是背後披著披風. 她繼續說著: “如果你不聽話的話, 你甚至會失去拉屎的自由. 先把你的直腸排空吧, 這樣會好受一些的.” 說完你她的裙兜裡掏出一個浣腸球塞進小百合小小的屁眼裡. 隨著響聲和羞辱, 幹燥的糞便無法控制地從小百合的小屁股裡排泄出來. 小百合羞得臉都紅了.  “忘記介紹我自己了, 我叫靜子, 是這裡的第108號女太監, 我們現在在太平洋上的一個小島上, 在這個島上除了主人, 其他的人全部是女人, 這裡有來自各個國家的200多名女太監在服侍著主人, 當然我們依自己以前從事的行業和不同的專長, 在這個小島上從事不同的工作. 我主要負責小島的保安和新奴隸的部分調教工作, 再過幾天等給你做完手術, 你就是我們的新成員了”. 一 聽到手術這兩個子, 小百合嚇得直發抖. “為什麼我尿不出來” 小百合說. “你在學校裡的生物成績那麼好, 你應該聽說過新發明的生物膠阿得思弗(adhesive)吧. 跟蛋白質接觸後產生強烈的黏性, 可以把任何物質跟蛋白質粘在一起的那種膠水. […]

Behind The Mask 第51-56章

第五十一章 沛海拿起了高醫師剛才交給他的那個黑色絨布盒凝視了一會兒,盒子的大小跟一個粉餅盒差不多,但特別的是它的形狀並非一般的方形或圓形,而是一個三角圓弧形的樣子,很類似三個圓形相交時正中央的那個三角形,沛海試著打開這個盒子時,卻發現從三個弧形的邊緣都無法掀開,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盒子的側面有一條細縫,於是沛海試著用兩手各握著盒子的上下面,然後用力左右扭轉了幾次,終於突然轉動了盒子的上蓋,逆時針轉了大概一圈左右,盒子的上下層剛好交錯成像是六角形的樣子,沛海發現轉不動之後,握住上蓋的右手施力往上一拉,就將盒子給分離了。 打開盒蓋後沛海看見左手拿著的盒子下半部裡面是白色的絨布襯底,有著三個圓形的凹槽剛好位於三角圓弧形的三個頂點內側,正中央有根圓柱狀的短螺絲,看來是用來鎖緊上蓋的機構,因為上蓋的內側中央也有一個對應的螺孔。三個圓形的凹槽中各擺了一個玫瑰金色的小圓環,看似戒指但又比湘晴的小指粗細還要小一些,每個小圓環的中央還有一個紫水晶做成的吊墬,透過一條細短的玫瑰金色鍊子與圓環相連接,沛海一看就知道這是湘晴之前乳頭和陰蒂上的吊飾,想必這三個小圓環就是要套在湘晴的三個私密處上。 湘妤和雨荷看見沛海打開盒子後,互相看了一眼便心有靈犀地點一下頭,從沛海手中的盒子裡取出了那兩個連接著短柱狀紫水晶的小圓環,一句話也沒有說很自然地像戴上戒指一樣,一人負責一邊將那兩個小圓環各自套在了湘晴的左右乳頭上。湘妤將小圓環拿起的時候發現了它的內側有三個小尖凸,直徑不到一公釐,長度只有兩公釐左右,而且頂端是圓球狀的不是像針頭一樣會刺人,湘妤把這個發現指給雨荷看後,雨荷就彎下身低著頭仔細地觀察了湘晴的左乳尖,然後在乳頭根部和乳暈的交界處發現了之前手術留下的小孔,但是湘晴身上這件新的緊身衣並沒有穿透乳頭上的孔洞,而是設計了三個對應的凹洞,因此雨荷馬上就明白了圓環上的小尖凸是做什麼用的了。 雨荷示意湘妤看了一下剛才她發現的凹洞後,就先把手上的小圓環給對準了湘晴的左乳尖輕輕用力擠了進去,圓環的直徑比湘晴現在被緊身衣給覆蓋的乳頭還要略小一些,因此雨荷還得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稍微捏住湘晴的乳暈,然後右手的拇指和食指頂著圓環用力往下推,將被緊身衣內嵌的乳房保護裝置覆蓋住而有點堅韌的乳頭給擠進圓環中,那個小尖凸順著劃過乳頭的側面時也產生了三道淺淺的凹痕,但是很快地就又恢復了原狀,最後三個小尖凸各自嵌入乳頭根部周圍的三個小凹孔,那條細短鍊子連接著紫水晶就剛好垂懸在乳尖的下方。 雨荷試著扭轉一下圓環發現它非常緊密地卡在湘晴的乳頭上了,無法左右轉動也無法往上拔起,牢牢地固定在湘晴的乳尖上,湘妤也照著雨荷剛才的方式很順利地把手上的那個圓環給套在她姊的右乳尖上,弄好後還調皮地撥弄了一下那個短柱狀的紫水晶吊墬。沛海看著雨荷和湘妤將兩個乳環都給安裝好後,也從盒子裡拿起了剩下的那個小圓環,這個圓環連接著一個水滴形的紫水晶吊墬,當然是用來安裝在湘晴的陰蒂上了。 沛海尷尬地看了湘妤和雨荷一眼,只見她們兩人都點點頭催促著他快點動手,沛海只好將蓋住湘晴下半身被子再往下拉了一些,露出了湘晴的胯下和大腿部分,沛海將湘晴的兩腿稍微拉開,看見了被緊身衣內嵌的陰部保護裝置覆蓋下的陰部外觀,乳白色的陰蒂和陰唇還有陰道口的形狀都微妙微俏,當沛海用手指試著輕輕按壓時,卻發現那是一層稍微堅韌的外殼,就和乳頭的部分一樣。沛海低著頭靠近湘晴的陰部看了一下陰蒂的根部,果然也發現了周圍有三個小凹孔,和圓環的內側那三根小尖凸是對應的,於是沛海調整好圓環的角度對準湘晴的陰蒂頂端,輕輕出力將圓環給套上,當陰蒂慢慢地從圓環中央被擠出來時,似乎因為被直徑較小的圓環給緊壓的關係,看起來比原先還腫大了一些,最後當圓環滑到了陰蒂的根部,三個小尖凸也嵌入了小凹孔內,沛海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圓環的外側,試著出力扭轉或往上拔出時都紋風不動,確認圓環已固定在陰蒂根部無誤。 當沛海以為這樣就安裝完成時,卻聽見三聲短嗶聲從剛才放在床邊的盒子上蓋裡發出,沛海好奇地拿起來一看,發現盒蓋內側的中央小孔正散發著紅色的光芒,原先以為這是用來旋緊盒子的螺絲孔而已,看來還藏有其它的功能呢。沛海看著手中的盒蓋沉思了一會兒,回想之前高醫師說過的話,她曾說過我應該知道要怎麼做,可是卻沒有提到關於這個盒子的任何訊息。看沛海猶疑了好一會兒後,雨荷提議不如把發出紅光的凹孔對準湘晴的乳尖試試看,沛海像似想起了什麼,高興地點點頭說沒錯,於是把盒蓋中央的螺絲孔先對準湘晴的右乳頭,意外地發現那個孔洞剛好能夠容納她的乳頭,於是沛海試著像打開盒蓋時一樣,逆時針旋轉了一圈,但沒有任何反應,於是他又改成順時針旋轉了一圈,接著盒蓋就發出了一聲長嗶聲。 沛海開心地將盒蓋拿起後,湘妤好奇地用手指捏了捏湘晴的右乳尖,發現原本還帶有一點韌性的緊身衣材質,現在已變成了一層堅硬的外殼,而且從乳尖到乳房根部都一樣,就像一副胸甲一般。沛海也伸手摸了摸湘晴的左乳房,心想著不曉得未來還有沒有機會觸摸到湘晴的柔軟雙乳,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接著把盒蓋往湘晴的左乳尖上對準,然後一樣將螺絲孔套住左乳頭後順時針旋轉一圈,盒蓋又發出了一聲長嗶聲,拿起盒蓋後湘晴的左乳也被那層堅硬的外殼給封閉了。最後只剩下陰蒂了,沛海深呼吸了一口氣,將盒蓋中央對準備湘晴的陰蒂位置,慢慢地將螺絲孔給套在腫大的陰蒂上,然後緩慢地順時針轉動了一圈,終於盒蓋再次發出了一聲長嗶聲,緊接著發出了三聲短嗶聲,沛海拿起了盒蓋發現中央的螺絲孔那裡散發的紅光已經熄滅,於是順手將盒子的下半部也拿起來然後將盒蓋依順時針旋轉蓋上。 當盒子鎖緊後沛海聽見輕脆的喀一聲,於是好奇地試著再逆時針旋轉打開盒蓋時,卻發現盒蓋已經無法轉動了,他用盡了全身的力量都無法打開一絲縫隙,沛海明白這似乎意味著湘晴再也無法脫離這套服裝了,於是將這個三角圓弧形的黑色絨布盒收進了自己的口袋中,同時在心底立下誓言會好好地收藏這個盒子,這一生也會一直愛著湘晴,至死不渝。 “嗚嗚…唔…嗯…”陰道裡傳來的電擊,讓我從睡夢中醒來,自從手術完成穿上這套服裝後,常常都被這樣無法預測也無法控制的電擊給喚醒,除了陰道以外還有乳房的電擊也同樣令我難受,儘管已經過了兩個星期,依然無法習慣這樣的生活。 “嗯…喔…唔…”我躺在床上試著吸吮著口中那根粗長的假陽具,還記得手術過後剛醒來的那一剎那,差點被這根深入喉嚨的假陽具口塞給窒息而死,因為還不知道它的設計可以讓我在這個情況下自由呼吸,當時一緊張急著想反嘔把假陽具給吐出,反而讓自己無法正常呼吸。幸好高醫師趕來之後讓我冷靜下來並教我如何控制呼吸,我才度過了那次危機,也差點把沛海和湘妤雨荷她們給嚇死了。 陰道裡傳來的電擊是藏在裡頭的啞鈴也叫做陰道球所產生的,每當子宮裡的植入裝置儲存的陰道分泌物超過容量上限後,就會開始執強制分泌的功能,同時陰道球也會每隔一分鐘放電一秒,直到強制分泌功能結束,而讓我一時難以接受卻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實是,陰道的分泌物此時竟然會透過服裝內隱藏的管道直接從我的口塞四周排出,為了縮短被電擊的時間,我只能努力地用舌頭舔弄著口中的假陽具根部,或是反覆咬緊牙關,除此之外我沒有其它方式可以加速陰道分泌物排洩在我嘴裡的速度,因為在沒有啟用餵食功能的情況下,我的嘴巴現在無法吸吮任何東西。 在第二次電擊時我的舌尖開始嚐到了自己的陰道分泌物那股微酸的味道,根據這段日子來的經驗,大概要過十分鐘左右才會完成強制分泌功能。出院前高醫師對我介紹和教學這套服裝的操作功能時有提到,我的陰道分泌物現在會透過陰道球上的連接管道儲存在子宮植入裝置內,剛完成強制分泌功能後是在收集階段,啞鈴會每五分鐘震動五秒,當儲存容量透過壓力偵測到達80%時,啞鈴會每一分鐘震動一秒,當超過儲存容量上限後,就會啟用強制分泌功能,如此一直循環。 除了陰部的這個新設計,胸部也是有著類似的機制,我的乳汁現在一樣會儲存在乳房內的植入裝置中,當儲存容量超過上限時就會啟用強制哺乳功能,同時乳房內的植入裝置也會每隔一分鐘放電一秒,而乳汁和陰道分泌物一樣都會經由服裝內隱藏的管道連接到我口塞,直接導入我的口腔中。強制哺乳功能完成後,乳房植入裝置會恢復到收集階段,並且每五分鐘震動五秒,當儲存容量透過壓力偵測到達80%時,改成每一分鐘震動一秒。兩邊的乳房植入裝置是獨立的,也就是說收集乳汁速度並不一定會一樣,所以有時候只會有一邊的乳房啟用了強制哺乳功能,就這幾天的經驗來看,大部分的時間是差不多的,但偶爾會有一小時內的時間差,每次強制哺乳完成所需的時間也要二十分鐘左右。 因為強制哺乳和強制分泌的功能現在都變成直接導入到我的口塞內,因此湘妤和雨荷也無法再為我做口交和哺乳了,相同地我臉上戴著的口罩現在也無法幫她們兩人做口交和哺乳,值得欣慰的是至少我仍然可以幫沛海口交,只是得先啟用瑜珈緊縛功能才行。現在我的瑜珈緊縛功能啟用的條件很簡單,只要把上臂環和大腿環的鎖定功能啟用後,同時把服裝的Style功能改成Catsuit設定以及Kinbaku功能改成Show設定,然後確認浣腸壓力是在收集階段就可以了,接著只要像以前一樣把雙手在背後合十並且雙腳跪坐就會自動啟用瑜珈緊縛功能了。 但是解除瑜珈緊縛功能的條件就不太一樣了,除了要完成一次浣腸後的強制排泄功能之外,還得用膝蓋走路的方式達到一千步才行,幸好有過去那段時間的練習,要在瑜珈緊縛的狀態下用膝蓋走路對我來說不是很困難的事情,只不過要走一千步還是很累人的。相較於用膝蓋走路這個條件,強制排泄功能才是讓我更難接受的事情,因為現在我的浣腸液唯一來源竟然是自己的尿液,儘管直腸栓的過濾功能會把尿液中的有毒廢棄物質給過濾掉,但是對於自己而言那種心理上的震撼一時之間還是無法適應,卻又無法逃避。 膀胱和尿道塞上的壓力感測裝置一樣是用來控制我的排尿機制,當膀胱的儲存容量透過壓力偵測到達100%上限時,就會啟用強制排尿功能,同時尿道塞也會持續產生扭動,刺激著我的尿道壁讓我產生強烈的的排尿感,但是又無法自由地排尿,更別說尿道塞內嵌的導尿管現在是透過陰部保護裝置內的管道連接到我的直腸栓,強制排出的尿液會經過直腸栓內建的奈米級分子透析裝置過濾後,再跟內部儲存的浣腸濃縮液混合調和後灌入我的大腸中,而尿液裡的有害物質則會被濾出壓縮後暫存在直腸栓中,隨著浣腸的強制排泄功能啟用後再被一起排出。強制排尿功能完成後膀胱的壓力會變成在收集階段,這時尿道塞會每五分鐘震動五秒,當儲存容量透過壓力偵測到達80%時,尿道塞會改成每一分鐘震動一秒。 透過每次膀胱的強制排尿功能灌入的尿液不斷轉成累積在大腸內的浣腸液,直腸栓頂端在乙狀結腸的壓力感測器也會不斷地偵測大腸內的壓力值狀態,當壓力偵測到達100%上限時,就會啟用強制排泄功能,同時直腸栓也會開始持續產生扭動,刺激著我的肛門和直腸壁讓我產生強烈的的排便感,強制排泄功能完成後浣腸的壓力會變成在收集階段,這時直腸栓會變成每五分鐘震動五秒,當儲存容量透過壓力偵測到達80%時,直腸栓會改成每一分鐘震動一秒。 我的床墊也更換成可以配合這套新服裝的功能,當我啟用瑜珈緊縛後躺在這張床墊上時,除了會像之前一樣產生適合體形的凹槽之外,還會將手腕和腳踝上的手環及腳環給鎖定讓我無法起身,直到完成一次強制排泄功能後才會解除,不過床墊內有設計儲存排泄物的裝置,而且會和我的直腸栓底座相連接,因此當浣腸的強制排泄功能啟用時不會有排泄物流出來弄髒床墊和身體。同時這張床墊也是提供直腸栓裡儲存的浣腸濃縮液的填充裝置,每次的儲存容量可供大約一個禮拜的使用,而且每次使用時都會自動填滿,如果我要出遠門的話,可以至少有一個禮拜的時間不用補充。其實浣腸濃縮液就算用完了也不影響浣腸的強制排泄功能,只是少了浣腸濃縮液的緩和輔助,會讓大腸承受的壓力降低,增加排泄的頻率同時也讓浣腸時腹部的悶脹感變得更不舒服。 “唔唔…嗯…”我無力地咬著嘴裡的口塞想減輕陰道內傳來的電擊疼痛,現在的我在瑜珈緊縛時口罩是隱藏的,但是雙唇之間仍然被一層透明的薄膜覆蓋著,在薄膜下緊貼著圓球狀的口塞,而這顆圓球其實是在我口中深達喉嚨的那根假陽具的底部,當口罩隱藏的時候我的嘴唇可以自由地開闔,因為有那層透明薄膜的阻隔,唾液並不會從我的嘴角或唇邊溢出,當然排入口中的分泌物或乳汁也是一樣都會被封閉在我的口腔中。雖然嘴唇可以自由開闔,但那個圓球卻不會消失,只是當嘴唇緊閉時會往內退縮被隱藏在我的嘴巴裡而已,而且同時假陽具的龜頭還會更進一步深入到我的食道中,因此每當我的嘴唇反覆開闔時,就等於是在做口交深喉插入一般。 原先我還以為就只是這樣而已,後來才發現當口罩隱藏時也同時啟用了鼻勾的功能,只要我下顎不出力閉緊嘴唇時,鼻勾就會繃緊往上拉緊我的鼻尖,同時自然地讓我的嘴唇張開,露出口中的圓球,雖然為了減輕鼻子上的痠痛感我會盡量在口罩隱藏時記得緊閉嘴唇,但為了紓緩喉嚨那裡假陽具龜頭產生的哽咽感,就自然地又會放鬆下顎,前幾天在公司吃午餐時,為了啟用餵食功能只好將上臂環啟用鎖定功能來把口罩隱藏,結果和湘妤聊天時太開心一時忘記把嘴唇閉緊,就露出了嘴裡的圓球口塞被路過的胡姊看到,吃驚地看了我好一會兒,後來她半開玩笑地提醒我別走在路上被其它人看見了。 鼻勾的功能雖然有點令人厭煩,但比起深入喉嚨裡的假陽具龜頭還是舒服許多,因此在睡覺的時候我通常還是張開著嘴唇,當然本來睡著時下巴就會自然地放鬆,但是要啟用餵食功能時就必須閉緊嘴唇,這樣口塞偵測到飲水機或餵食器時才會自動打開圓球中央用來連接的孔洞,讓我可以透過嘴唇之間的縫隙插入它們的接頭,同時口塞的吸吮功能也才會啟動,我才有辦法透過飲水機或餵食器來攝取流質食物,當我張開嘴唇時餵食功能也會自動關閉,將連接在圓球上的接頭斷開。 餵食功能只有在口罩隱藏時才能使用,而這套服裝的設計在啟用瑜珈緊縛功能時,口罩也會是在隱藏的狀態,因此我才能夠在瑜珈緊縛的狀態下使用飲水機來進食,平常則可以透過將上臂環鎖定來隱藏口罩,然後使用餵食器來進食,當然要使用飲水機也是可以。在進食的時候每當我做吸吮的動作時舌頭上會傳來一秒的震動,剛開始時還不太適應,後來也就習慣了。這套服裝在我的口腔裝置裡還有個發聲功能,可以讓我在嘴裡插著這根假陽具的同時還能夠發出聲音來說話,但是要啟用發聲功能就必須將大腿環給鎖定才行,而且每當我開始講話的時候,舌頭也會每分鐘被電擊一次,直到關閉發聲功能或是持續一分鐘都沒有說任何話,而在啟用瑜珈緊縛的狀態下發聲功能是被強制關閉的。 經過十分鐘後我的陰道裡不再傳來電擊的疼痛,口中也充滿了陰道分泌物混雜著沛海的精液所殘留的味道,因為在睡覺前我才幫沛海做過口交服務,在瑜珈緊縛的時候這套服裝的口交功能可以被啟用,只要我張開嘴唇時將口中的圓球接觸到沛海的龜頭,他之前在龜頭植入的感應器就會觸發啟用口交功能,這時候口中的假陽具會整個向內退入到我的食道裡,原本在嘴唇那裡的口球會變成卡在咽喉的下方,阻擋液體進入食道中。同時嘴唇之間的薄膜也會轉變成一組環狀的裝置撐開嘴唇並且讓嘴巴無法閉合,沛海的陰莖就可以自由地插入我的口中,但是因為現在的我不像以前還能夠使用嘴巴做吸吮的動作,就只能靠舌頭和嘴唇的含舔來刺激沛海的陰莖,同時讓他的龜頭在我的口中反覆抽插來產生快感。沛海說少了吸吮的功能讓我的口交功力退步許多,但是相對而言他也能夠更持久地在我的口中肆虐了,而且每當龜頭深入到喉嚨時還可以頂到口塞圓球轉變成的凹凸軟墊,就像是陰道裡的子宮頸一樣,讓他增加許多刺激。 當沛海的龜頭遠離我的嘴唇超過十公分時,口交功能就會自動關閉,嘴唇之間的圓環立刻變回那層薄膜,接著深入食道的假陽具口塞也會回升到原先的位置,假陽具的底部也跟著出現在嘴唇之間變成了那顆口塞圓球。如果沛海有射精的話,舌頭上的感應裝置偵測口腔中的精液濃度超過閥值時,就會在沛海的陰莖抽出後強制關閉口交功能,並且在濃度降低到設定的閥值之前,無法再次啟用口交功能。除了精液以外這個濃度感測裝置也會對我的陰部分泌物和乳汁有反應,所以在我剛完成強制分泌或強制哺乳的功能時,也是無法使用口交功能的,而且餵食功能也會同時被停用直到濃度降低。上個星期五我就幾乎整天沒有進食,因為起床後就剛好執行了強制分泌功能,直到中午好不容易口中的分泌物濃度降低了,偏偏又啟動了強制哺乳功能,結果到了傍晚想說終於可以進食了,沒料到竟然又啟用了一次強制分泌功能,直到晚上十點我才能夠啟用餵食功能來喝點營養液。 不過因為可以喝下自己乳汁的關係,通常一天內我只要啟用兩次餵食功能來進食就有飽足感了,至少有一次會使用飲水機的營養液來補充體力,另一次則是隨我的喜好用餵食器來吸吮其它飲料,主要是補充水分而已。因為只能攝取流質食物的關係,我的排尿次數也會隨著吸吮的飲料量而增加,有時候為了加快浣腸的速度,只好讓自己多喝點東西來增加強制排尿的頻率,尤其是每到晚上要就寢之前,如果沒有完成強制排泄功能就無法啟用瑜珈緊縛功能。雖然沒有啟用瑜珈緊縛功能還是可以睡覺,但是就無法累積這套服裝的自慰點數,現在的我每年只能在二月二十八日這天才能啟用高潮功能,其實當初是想選擇我們的結婚紀念日當做每年一度的高潮功能啟用日,但是我和沛海的結婚紀念日是在二月二十九日,等於每四年才有一次機會,所以後來就改成了二月二十八日。 在這一天的零點零分開始,只要我啟用了瑜珈緊縛功能,就會自動也啟用了高潮功能,但是啟用的時間長短則是看我過去一年裡累積的自慰點數,每當我完成一次瑜珈緊縛功能或口交功能都可以增加一點,因此對我來說每天睡覺時能夠啟用瑜珈緊縛功能就很重要,甚至我會在下班回到家後一但有機會完成強制排泄功能時就趕緊啟用瑜珈緊縛,因為我還得累計膝蓋走路的步數才有辦法解除瑜珈緊縛,如果晚上的時間不夠我累計足夠步數的話,就得在隔天起床後繼續使用膝蓋走路來累計了,沛海為了方便我在家裡累計膝蓋走路的步數,特地買了一台改裝過的跑步機讓我可以在上面使用膝蓋走路,這台跑步機的開關已經設定好持續時間和速度,可以讓我每次使用時完成大約五百步的累計。 雖然這兩個星期以來我只累積了三十一點的自慰點數,但是距離明年的二月二十八日還有將近十一個月的時間,我如果可以每天至少獲得兩點的自慰點數,那就有超過十個小時的啟用高潮功能時間了,只是沛海不可能每天都讓我幫他做口交,因此我得靠自己的努力,透過剩下的另一個方式來獲得自慰點數。儘管還要等很久之後才有機會啟用高潮功能,但是高醫師已經跟我介紹過相關功能,像是高潮功能啟用時會讓我在瑜珈緊縛的狀態下,原本鎖定的大腿環變成解鎖的狀態,同時服裝的Style功能也會從Catsuit設定變成Nude設定,緊身衣除了高跟鞋的部分都會變成透明的樣子,而口罩在瑜珈緊縛下本來就是隱藏著的沒有改變,但是身上的緊縛繩衣和項圈手環腳環都不會隱藏。 另外除了口交功能會啟用之外,在啟用高潮功能時也會另外開啟Vagina Sex和Aanl Sex的功能,Vagina Sex啟用時會讓原本在陰道裡的啞鈴往內穿過子宮頸藏入子宮中,因此除了沛海的龜頭要接觸到陰唇,還有一個條件就是子宮植入裝置的分泌物儲存容量必須在收集階段,這時候陰部保護裝置在陰道口就會打開讓沛海的陰莖可以插入。Aanl Sex啟用的條件則是沛海的龜頭要接觸到肛門口的直腸栓底部,同時浣腸壓力也必須在收集階段,這時候直腸栓會往內深入到乙狀結腸內,因此肛門和直腸就可以讓沛海的陰莖插入了。 這三種性交功能啟用時還有附加的獎勵效果,每當沛海的陰莖在我的口中插入時,我的陰蒂就會產生一秒的震動,抽出時我的乳頭也會產生一秒的震動,所以我會努力地讓沛海在口交時不停地抽插我的喉嚨,來換取陰蒂和乳頭的刺激,這個效果在平時的瑜珈緊縛中也會有,不限於在高潮功能啟用時,只是口交功能產生的一秒震動無法令我到達高潮,但紓緩一下高漲的性欲還是可以的。同樣地沛海的陰莖在我的肛門裡插入時陰蒂會產生兩秒的震動,抽出時則是乳頭產生兩秒的震動,最後當然是陰道了,只不過改成插入時陰蒂會產生三秒的震動,抽出時乳頭會產生三秒的震動,換句話說只有高潮功能啟用時的Aanl Sex和Vagina Sex功能才有可能令我真正累積足夠快感而到達高潮,當然這也只是我的期望而已,畢竟還沒有機會可以嘗試一下。 除了性交的功能之外,高潮功能啟用時,緊身衣的胸部保護裝置和陰部保護裝置在乳房的罩杯和陰部的內褲位置都會從原本的硬殼變成柔軟的材質,腰腹部的馬甲束腰也會從強韌無法拉伸的材質變成有彈性的自由伸縮,讓我在跟沛海做愛時變得輕鬆自在許多。不過這些功能都是有代價的,像是這個讓堅硬部位變成柔軟材質的Rubber Cover功能會每分鐘消耗一點自慰點數,而Aanl Sex功能則是每分鐘消耗兩點自慰點數,Vagina Sex功能更是會每分鐘消耗三點自慰點數,只有口交功能不會消耗額外的自慰點數,但在高潮功能啟用時口腔中的濃度偵測機制會關閉,因此隨時都可以再度啟用口交功能,不過也無法增加自慰點數。 總而言之我在一年內累積的自慰點數會在高潮功能啟用後透過Rubber Cover及Aanl Sex和Vagina Sex這三個功能的啟用被持續扣除而慢慢地減少,Rubber Cover因為無法暫停使用,所以在啟用高潮功能後就會一直消耗我的自慰點數,而Aanl Sex和Vagina Sex只有在啟用時才會計算時間來扣除點數,只要我的自慰點數到了歸零的那一刻,高潮功能就會自動結束強制關閉,我只能等到隔年的同一天才有機會再次啟用高潮功能了。除了自慰點數歸零之外,超過二月二十八日這天的晚上十二點也會強制關閉高潮功能,若還有沒用完的自慰點數也無法保留累積到明年再使用,會全部被歸零重新開始累積,只不過我想這個情況應該不大可能發生才是。高潮功能關閉後,Rubber Cover及Aanl Sex和Vagina Sex這三個功能當然也是同時停用,乳房和陰部也都會恢復成堅硬的外殼隔絕外部刺激,馬甲束腰也會繼續緊縮著我那只有二十二吋的細腰,讓浣腸的悶脹感更加強烈。另外大腿環會恢復成鎖定功能,同時緊身衣的Style功能也變回Catsuit設定,就跟平常的瑜珈緊縛狀態一樣,直到我完成一次強制排泄功能和累計膝蓋走路達一千步後才會解除瑜珈緊縛。 第五十二章 當我再次從睡夢中醒來時,是被左邊乳房的電擊給刺激的疼痛所吵醒,睜開眼睛看了一下從窗簾穿透進來的微弱光線,我想應該大約是清晨六、七點左右的時間,過沒多久後右邊乳房也開始產生電擊了,嘴裡的口塞排出的乳汁量也變多了一些。我感覺了一下肛門裡直腸栓的震動頻率,發現仍然是每五分鐘才產生一次持續五秒鐘的震動,不過這有可能是因為已經完成過強制排泄功能,於是我試著用力彎腰抬起上半身來,果然手腕上的手環順利脫離了床墊凹槽的鎖定,接著我慢慢地挪動雙腿離開凹槽內,小心翼翼地不想吵醒了一旁還在沉睡中的沛海,昨晚為了等待我的口中分泌物濃度降低才能啟用口交功能,最後幫沛海做完口交時已經超過凌晨一點了。 我記得昨晚洗完澡後啟用瑜珈緊縛到睡前,累計的膝蓋走路步數還不到五百步,於是只好先到書房裡的跑步機上做完晨間運動,像往常一樣俯趴在床上倒退著用膝蓋先著地的姿勢來下床,對我來說早已成為一氣呵成的流暢動作,沒有什麼困難的地方,下床後我挺起腰部讓自己用膝蓋站立起來,然後慢慢地往房間門口移動,因為大腿環鎖定的關係讓我的移動步伐變得更小了,每次大約只能前進十公分左右。到了門口我用額頭頂了一下門板上的開關,這是設計來讓我在瑜珈緊縛時也能自己開門的裝置。 到了書房我站到跑步機上,口腔裡仍然充滿著剛才排出的乳汁,還在慢慢地流入喉嚨中,剛好可以當作運動時解渴的飲料,我彎下腰低著頭用鼻尖觸碰了一下跑步機的開關,這時身體前方的橫桿慢慢靠近乳房下緣緊貼著我的肋骨,後上方也有一根橫桿同時下降靠近手肘下緣緊貼著我的後腰,兩根橫桿一前一後夾住我的身體變成輔助支撐的裝置,以免我不小心失去重心時跌倒,然後膝蓋下的橡膠履帶也開始緩緩地往前移動起來。 […]

名仕中学

【名仕中学】第一回∶忍耐 北京市作为中国的都城,同时也作为中国文化和教育的中心,长久以来一直都是有一些教育保护的,但其中唯独有一所学校显得格外与众不同——名仕中学。这所学校自打建校以来,一直在大量招收中国各地门阀的子女,每个地区的门阀都以将子女送进名仕中学而感到骄傲,长久以来,名仕中学俨然成为了一所贵族学院。 又是一年的九月一日,新一批初中生也要进入名仕中学了…… 一个倩丽女生的身影站在名仕中学的校门前,她便是今年的学生之一——徐梦柔。徐梦柔身穿一套短裙,修长的双腿上套着白色连裤袜,刚刚开始发育的胸部撑起上身的白衬衫,全身散发着一阵茉莉的清香,这便是只有门阀贵族才能拥有的气质。 徐梦柔打量了一下学校的大门,校门前的石英碑上刻着四个大字——“名仕中学”。石碑的前面是一片玫瑰花,就连学校里的教学楼和宿舍都是根据欧洲风格仿制的建筑,与周围北京郊区的经济适用房显得有点格格不入,就连门阀出身的大小姐徐梦柔都为之惊叹。 正当徐梦柔沉浸在校园气派的建筑风格时,下腹的一阵疼痛硬生生的拉回了徐梦柔的思绪,没错,徐梦柔是湖南门阀出身,从湖南一直到北京,近四个小时的车程是不允许徐梦柔去厕所的,然而徐梦柔因为喜欢品茶而喝掉了大量茶水,以至于现在徐梦柔的膀胱又鼓又涨,还硬硬的。膀胱的压力已经让徐梦柔感觉自己不能继续忍耐了,徐梦柔狠狠的夹了一下腿,快步走入校园。 校园里虽然美丽,但尿液强压之下的徐梦柔却没有心思继续欣赏,她现在的内心只有一个想法∶厕所,我要上厕所。然而作为门阀大小姐的徐梦柔却又要尽全力忍耐助自己的尿意,不让自己表现出憋不住的样子。 终于找到洗手间了,然而现实告诉徐梦柔自己依旧不能上厕所,面前的景象绝对是徐梦柔见过最为壮观的场景∶无论男厕所还是女厕所里都已经人满为患,人群早已在厕所外排起了长龙。这些学生都是全国各地门阀的孩子,都是从全国各地赶来北京的新生,她们也早已经憋的内急难忍,甚至有的女生已经不顾面子,用双手死死的按住自己的尿口,以求让自己憋的更久一些。 徐梦柔感到自己的膀胱已经要憋爆了,她狠狠的按着尿道口,但尿液依旧没法阻断,一股尿液冲过徐梦柔的双手,打湿了徐梦柔白色连裤袜的裆部。徐梦柔大惊失色,赶紧全力扣紧下身。 众所周知,女生上厕所的时间要比男生长的多,很快,男厕所的队伍已经渐渐消失了。徐梦柔看着空无一人的男厕所……“不行了,不能再忍了!我也炸了”徐梦柔内心一边想着,一边冲向男厕所。厕所里,徐梦柔终于能尽情的表露自己的急迫了,尿意的强烈使得徐梦柔已经再也站不稳了,她一下子瘫在地上,趴在男厕所的地面上捂着尿道口。 过了好一会徐梦柔才渐渐的感觉到尿液的冲击变得缓和了一些,徐梦柔抓住机会褪下白色连裤丝袜和内裤,撩起黑色的短裙,蹲在便池上哗哗的释放着自己膀胱里的尿液。正在徐梦柔享受着放尿的快感之时,一个身影走进了男厕所。这是个男生,留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黑色丝边眼镜。男生显然对徐梦柔在男厕所的画面非常惊讶,徐梦柔刷的一下脸红了,不顾一切的把正在释放的骚尿憋了回去,以最快的速度提上内裤和裤袜,不顾小肚子里尿液回憋的疼痛感快步跑出男厕所。 正在这时,学校广播里传出了声音∶请各位新生来学校报告厅集合! 第二回∶灾难 书接上回,徐梦柔硬生生把放到一半的尿液憋回膀胱里,跌跌撞撞的跑出男厕所。虽然膀胱里的水压依旧很大,胆已经释放到了徐梦柔可以忍耐的程度了。徐梦柔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进了学校的报告厅。 不愧是贵族学校,就连报告厅也极为气派,仿西欧剧院的设计和贵族式的圆顶,墙角上还镶嵌着仿金纹路,铺制的桦木地板、工雕的会场大门,这一切都仿佛是在彰显着学校的地位。徐梦柔在高年级学姐的指引之下找到自己班级的座位,坐在徐梦柔身边的是一个有点胖胖的女生,带着冰蓝色的眼镜,穿着一条黑色长裤。 升入初中离开家人庇护的徐梦柔对身边的一切都是有好奇感的,其中当然包括身边的这位女生,徐梦柔很自然的与这个女生搭起话来……“你好,我叫徐梦柔,我来自长沙。你呢?”徐梦柔很热情的与这位女生搭话,但对方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致,始终趴在桌子上,抬起头看了徐梦柔一眼,“婉亚雀,东营人。” 简单的回答了一声之后,女生便继续将头埋在了交叉的胳膊中,很显然,她的心思并不在徐梦柔身上。这样冷淡的态度使得徐梦柔非常尴尬,但细心的徐梦柔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刚刚自己去女厕所排队的时候,这个女生正好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当时的她看起来很急的样子,而女厕所的排队效率是绝对不可能排到婉亚雀的,也就是说…… 天哪!那一泡急尿居然还在婉亚雀的膀胱里! 徐梦柔猜的没错,现在的婉亚雀并不是不想跟徐梦柔搭话,而是膀胱里翻天覆地的尿液涨的她实在是直不起腰来了。此时的婉亚雀双腿死命夹在一起,用尽全身力气收缩尿道括约肌,只为了自己能再憋一会。而她的脸埋在胳膊里,其实早已经憋哭了,只不过出于门阀大小姐的面子,不能让别人看出来罢了。 徐梦柔拍了拍婉亚雀的胳膊,虽然力气不大,但着实将正在憋尿的婉亚雀吓了一跳,一股尿液发狂一般的冲向婉亚雀的尿道口。“额啊……不要啊……憋回去啊……”婉亚雀娇声呻吟着,将所有的力气都压在尿道口上,这才勉强把尿液的攻势止住。然而刚刚的一阵喷尿却让婉亚雀的裤子上出现了一块不小的湿斑。 婉亚雀勉强抗下了这一波冲击,抬起头看相徐梦柔,徐梦柔凑到婉亚雀身边,“同学,你是不是快要憋不住了?” 婉亚雀哭着点点头,双手伸向两腿之间扣着下身,难受的扭来扭去,不停的夹腿蹭腿来缓解尿液的急迫。与此同时徐梦柔也不好受,虽然刚才在男厕所释放了一些尿液,但那只能算是杯水车薪,膀胱里的尿液顶着徐梦柔的小肚子,弄得徐梦柔甚至不敢碰自己的下腹,只能不断的蹭着双腿缓解内急。 徐梦柔不停的蹭着腿,白色连裤袜也被蹭的传出沙沙的响声,而这种时候,徐梦柔却感到自己的下身开始痒了起来,越来越痒、越来越痒……原来是徐梦柔刚刚从男厕所出来的时候过于匆忙,导致没有整理好内裤的位置,现在内裤被徐梦柔蹭成了一条绳,狠狠的勒进徐梦柔的下面,然而徐梦柔却不能当众把手伸进连裤丝袜里调整位置,只能拼命强忍着穴口上钻心的痒。 正在这时,婉亚雀突然站了起来,“我要去上厕所,憋不下去啦!”婉亚雀已经直不起腰,弯着腰,双手死命抠着尿道口,迈着小碎步走向洗手间,这可刺激到了徐梦柔,见状也飞奔了出去,两人直奔洗手间。然而当两人走到洗手间的那一刻,她们再一次傻眼了……怎么会这样! 洗手间里已经排着队,排队的女生们看起来都已经濒临失禁了。大家都是门阀家的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有尿就立刻去洗手间,从来没憋过尿的大小姐们怎么受得了这种苦。这不是,一个个的都死抠这尿道口…… 只听厕所里传来一声呻吟∶“啊……不行……” 一个女生在隔间里失禁了,这个女生身穿米黄色的洋裙,裙子里挂着轻纱,腰上系着金黄色的腰带,穿着白色过膝袜。这身令她为之骄傲的洋裙现在却成了她释放尿液的阻碍,厚厚的布料使得她没法捂着下身,繁琐的衣服让她难以脱下来。如今她引以为傲的洋裙和过膝袜全都被尿液打湿。 这个女生羞得满脸通红,哭着跑出了洗手间…… 第三回∶再劫难逃 上回书说到,婉亚雀与徐梦柔强忍着肚子里的尿液排在厕所长队的队尾,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终于排到了她们。 徐梦柔揉着小肚子,“我还能忍,你先去吧……” 婉亚雀也不推脱,快步走进厕所的隔间,婉亚雀刚关上门,徐梦柔便撩起裙子,下身勒进阴缝里的小内裤已经痒的徐梦柔难以忍受了,只是碍于面子不方便调整。这下终于能把内裤整理好了,徐梦柔把手伸向白色裤袜里想把内裤从阴缝中拽出来。然而徐梦柔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双手,居然开始在小穴上揉了起来…… “嗯……好舒服啊……怎么会这样舒服啊……”强烈的快感趋势着徐梦柔将手指探向更深的位置,徐梦柔早在小学五年级就学会了自慰,而且也知道这是很羞耻的事情,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每天都要高潮一次才能安心的睡觉。徐梦柔隔着内裤挑逗着自己的小豆豆,淫水缓缓的流了出来,但徐梦柔还是觉得不够,手指一发狠,干脆的将勒成一根绳的内裤从阴缝里拽了出来。 “啊……好爽……”内裤与小穴的剧烈摩擦使得徐梦柔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要高潮了……好爽……”徐梦柔一手揉着自己的刚刚发育的胸部,另一只手伸进内裤里揉搓着自己的小穴,用尽手段想要将自己推过高潮,然而正在这时候…… “吱呦”一声,隔间的门被推开,释放完膀胱里满腹春水的婉亚雀从隔间里出来,徐梦柔下意识的看相婉亚雀,但由于下身的舒爽,徐梦柔一时间竟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两人对视了一眼,徐梦柔和婉亚雀的脸都红了,婉亚雀赶紧将视线移开,“你……你……你要是没有解决完的话就到隔间里解决吧……老是忍着……不好吧……”婉亚雀语无伦次的说着,但内心也是重复了多次刚才徐梦柔自慰的样子。 徐梦柔这才自己停下手中的动作,红着脸小声说∶“没……我没有……不是的……我……”徐梦柔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干脆捂着脸跑进了隔间里。 本来快要高潮的徐梦柔却被刚刚婉亚雀吓了一跳,硬生生的把本来近在咫尺的高潮吓退了回去,现在在隔间里居然高潮不了了。徐梦柔急了,用力搓揉自己的小穴,“快点啊……快点高潮啊……爽死我了……”然而越是急躁高潮越是来不到,徐梦柔急得用手按压小肚子,希望用尿道的压力刺激小穴逼近高潮。 “啊~”膀胱爆裂一般的疼刺激的徐梦柔低声娇喘了一下,却依旧不能逼近高潮分毫,我们可爱的徐梦柔已经快要被逼疯了。“哼!我不管你了!”徐梦柔赌气的把手从小穴拿开,褪下裤袜将膀胱里的尿液排了个干净,随后红着脸来隔间外找婉亚雀。 婉亚雀显然被刚才徐梦柔的样子弄羞了,看到徐梦柔走出隔间,两人对视一眼,都尴尬的红起了脸……徐梦柔企图解释刚才的事情“没有……听我解释啊……不是那样……” 门阀大小姐出身的徐梦柔就像是中国传统人们一样,“人前反三俗,背后看片撸”。明明都知道对方也会偷偷自慰,但一旦这种事情被别人提到或看到了,便会感到非常羞人,徐梦柔与婉亚雀回到会场路上的谈话也是略显尴尬起来。 没过多长时间,报告厅中的开学典礼结束了,军训时间被定为了一天之后,也就是说今天和明天都可以认识一下室友,添置一下宿舍里需要的东西。 晚上,徐梦柔回到自己的宿舍,宿舍里一共六个床位,大家都是刚刚入学的初中生,其中年龄最大的是从南京门阀出身的宋夜萌,大家都尊称她叫“夜姐”,随后的便是洛阳门阀的大小姐雪儿,徐梦柔排行第三,年龄排第四与第五的是一对双胞胎姐妹——简萝音与简萝莉,她们都是关外青海省副省长家的千金。 只有第六名室友迟迟不到,大家等到深夜才等到第六名室友的回归,这个姑娘身穿白色衬衫与黑色长裤,不正是今天拜白天的——婉亚雀。徐梦柔看到婉亚雀,不由得有点尴尬,“你……你好。”徐梦柔尽力装出平静的样子跟婉亚雀打招呼,婉亚雀也略显尴尬的回应了徐梦柔,大家毕竟都是第一天认识,很快便谈到了一起。 改睡觉了,徐梦柔住在西南面床位的上铺,然而徐梦柔刚刚盖上被子,却感到下体一阵痒意,徐梦柔不由得用手揉了揉…… 第四回:才没有忍着呢 上回书说到,徐梦柔趁宿舍室友都在睡觉的时候,将手探向下身。正在右手手指碰到小豆豆的那一刻,徐梦柔身体仿佛过电一般的打了个哆嗦,“啊~”徐梦柔忍不住轻轻喘了出来。一股从小穴发出的电流顺着徐梦柔全身的神经传递到徐梦柔的大脑。 徐梦柔尝到了甜头,更加快速的挑逗着自己的小豆豆,“额啊……好舒服……啊……”徐梦柔轻声的喘息着,享受着性欲得到满足而传达的身体酥麻的感觉,“我还要……好爽……”徐梦柔控住不住自己的双手,双手越来越快的挑逗着自己的下身。刚刚上初中的徐梦柔已经开始了发育,右手逗弄小穴的同时,左手在胸部上揉着,挑逗着胸前的“小葡萄”。 徐梦柔的身体的扭来扭去,虽然现在还是夏天,但性欲的挑起让徐梦柔浑身燥热难耐,“好热……”徐梦柔踢掉被子,让轻柔的月光洒在自己的身体上。这时候如果从窗户中看向徐梦柔的寝室,一定会被这个场景惊到:平日里举手投足都注意形象的门阀大小姐,如今全身上下一丝不挂,连内裤也被褪到了膝盖处,正在发泄着白天羞于向人透露的性欲。 “啊~要高潮了……”徐梦柔手指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徐梦柔如今已然到达了高潮的前线,只差一步,徐梦柔就能享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高潮了。然而正在这时,徐梦柔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被人抓住并提起,高潮的欲望驱使着徐梦柔再次将手探向下身,想要把自己推过高潮。然而抓住自己的那只手却继续用力,不让徐梦柔达成自己的目标。 徐梦柔将目光侧了过来,眼前的景象把她吓了一跳,婉亚雀正站在徐梦柔的床边,并用一只手抓住徐梦柔沾满淫水的右手。 徐梦柔吓了一跳,赶紧将左手从胸部拿开,迅速拉下刚刚被自己撩起的上衣。徐梦柔还想挣脱自己的右手,却被婉亚雀死死的抓着不放。这突如其来的冲击,使得徐梦柔本来快要推过高潮的小穴一时间没有了高潮的欲望,但徐梦柔却羞得满脸通红,视线移开,不敢看婉亚雀的眼睛。 “你在自慰?”婉亚雀问道,徐梦柔此时哪里说得出一句话,尴尬的满脸通红。婉亚雀也没有继续逼问,放开了徐梦柔的手。 这一晚,徐梦柔被欲望折磨的翻来覆去睡不着,但由于刚刚发生的事情,徐梦柔再也不敢将手伸向自己的小穴,就算小穴再怎么淫水泛滥、再怎么奇痒难忍。 第二天,徐梦柔早早的起床,想要趁室友们没有起床的这段时间将昨天晚上“没有结局的鱼水欢”续上一个“不太完美的结局”,然而当徐梦柔推开厕所门,就要给这场戏剧一个结局的时候,门“吱嘎”一声被推开,然而这推开厕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婉亚雀。徐梦柔看见婉亚雀后先是惊讶,而后只能是强忍着小穴的瘙痒离开了洗手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