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经】(风卷 蜂3~4)

作者:咪大湿
2021年03月25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8964

*****************************************************************

我最近学了一招

找点自己喜欢的文章,

然后在word里把女主的名字换成自己喜欢的女人的名字

再把主角换成自己的名字

然后用那种自动读书的软件一放

你就去听吧,活活美死

听得我都要耽搁写作了……

大家也这么玩么???

*****************************************************************

第3节 加单

黑暗的牢房之中,本该躺在大学女生宿舍香甜气息的软床之中的小莲,现在
被水平捆在一个巨大的转轮之上,小莲反背双手双脚,脸朝上的被固定着。三个
男人居高临下的把这个孤单的赤裸羔羊围在中间。

少女睁开眼睛,高高在上的日光灯晃得让人刺眼。三个逆光的黑脸盯着她与
年龄不相称的成熟身材。她看不清这三个壮硕男子的样貌,却能清晰感受到这三
个人的猥琐。小莲十分后悔自己当时的决定,但是她已经无法回头了。

平头的眼镜男王可,是这里的老板。旁边的两个邪笑的粗暴男子,是今天的
受害人。但是受害人非常得意现在的状态。金鼎的掌门人张总,和他的小弟狗哥,
这三个人已经轮流灌了小莲近二十瓶啤酒了。由于不断的被玻璃瓶深喉抽插,小
莲吐得到处都是,整个脸也被口水和呕吐物盖住了。头发下面的地板上满是恶心
的吐物。但是小莲吐出的依然只是一小部分,少女被大量冰啤酒塞阻的胃部和腹
部冰凉胀痛。小莲虽然是仰躺在钢轮上,胃和小腹却明显鼓了起来。王可的第二
十瓶酒塞在了少女的嘴里,但是酒液却怎么也下不去了。

王可叹到,看来是真的灌满了。拔出酒瓶,少女的眼睛瞪得巨大,但是双眼
却没有了神色。嘴巴深深的呼吸着空气,喉咙口咕噜噜的发出响动。但是少女却
无法喊出言语。偶尔胃里的气体从跑出来,少女会从身体深处发出与年龄不相符
的沉重打嗝声,带出一点酒液。

男人们拿女人的痛苦作为取乐的手段,灌酒灌到现在,显得有点无聊。王可
说,「看来是要帮我们的小莲姑娘放掉点体液,她才能继续喝了。」王可说着,
「现在看她这个死样子,是没法配合大家了,这样深喉伸不到最里面,还得调整
一下」,言罢,去墙边的洞洞板上挑挑拣拣,拿来了一根巨大号的肛钩。王可手
上的肛钩从来都不考虑使用者的舒适度,巨大的金属肛钩有成人三根拇指宽,入
手异常的沉重,肛钩的头上有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圆球。肛钩的尾部还有一根电
线伸出,可以看到这个凶物是可以带电工作的。

张总接过肛钩掂了掂,「这玩意得要两三斤重啊,可总哪里弄来的?」王可
得意,「专人定做的呗,俗话说得好嘛,好钢得用在好肛上啊,哈哈哈」张总拿
着肛钩就往小莲的肛门里塞,但是肛钩沉重,小莲又是仰躺着,张总不好用力,
加上少女后庭干涩,几次都没弄进去。「可总这边有没有润滑油?」王可有翻了
翻,找出了一小瓶塔巴斯克的辣椒酱。「这个房间里的女人没有用润滑油的,要
是自己弄不出水来,也怪不得别人」说着,扭开瓶盖,往肛钩头上的大圆球上死
命倒了几下,小辣椒酱瓶像是吐口水一样朝着圆球上吐了少许。王可从张总手上
接过了肛钩,用一种反手持刀的方式拿住肛钩,然后用圆球抵住少女的菊肛。

小莲屁眼被冰冷的圆球刺激,下意识的夹紧了自己的屁眼。王可明显经验丰
富,王可耐心的等小莲屁眼下意识夹紧后的微微放松的一刹那,反手一用力,大
钢球势如破竹挤入了少女柔嫩肛肉中。王可乘机将肛钩尾端的粗麻绳紧紧的拉直,
少女被迫反弯成了一个弓形。王可熟练的将肛钩系在少女黑直的长发中端。整个
过程不过几秒,行云流水。

少女之前还是一副死鱼的惨状,这会被王可猝然用大钢球爆了菊花,疼痛的
大力的挣扎,但是全是被捆绑住,挣扎显得那样的无力。她不得不夹紧自己的臀
肉,减少疼痛。突然小莲感到肛门里卡着肠道的巨大钢球传来一阵火辣的感觉。
突然,少女变得像刚离开水的游鱼般的疯狂挣扎。她感到屁眼里火烧般的疼痛,
但是她无法调整,她的脖子几乎后仰的和身体垂直,但是她稍一动脖子,火辣的
钢球就会在她柔嫩的肠道中残忍的挤压。小莲刚想喊出声来,王可早就拿着钳口
夹等着她,少女的嘴被套上了嚼子,嘴巴被迫张开到了下巴几乎要脱臼的极限。

套上钳口夹的少女,嘴巴只能呜呜的发出颤音,像是一个被残虐对待的小兽。
她不停的挣扎,但是又根本无法动弹,全身的嫩肉都在抖动,扭曲,但是却又根
本无法给自己调整出哪怕一丝轻松。

王可招呼张总过来,张总的下体已经胀大,翘起。他轻轻松松的把自己挺立
的阳具插入少女被迫撑开的湿润口腔之中。小莲现在被迫平躺然后头部后仰到几
乎极限,所以张总的肉棒直刺少女的口腔,轻松插入口腔深处的窄门,进入了少
女的喉咙。

粗硬的肉棒一次次霸道地挤进金莲的喉咙,带出丝丝甜腥的粘液,插得她一
阵阵呛咳不止。不一会儿她的嘴里竟被插出了汩汩的水声。一缕缕清亮黏滑的液
体顺着她的嘴角流淌了下来。小莲痛苦恐地呻吟着,突然肉棒再次深入,这次巨
大的龟头抵住了小莲的上牙膛,顺着食管一路刮到了她食道的深处。小莲严重反
胃,小莲感到大量酒液带着气泡从胃里涌出,飞奔向了少女的喉咙。张总把包裹
着小莲唾液的肉棒飞快地从她的嘴里抽出,量大到难以想象的液体从少女口中喷
涌出来,煳住了她的眼睛。小莲被钳口夹撑开的嘴巴里满是酒液的酒臭味和胃液
的酸臭味,随着呼吸这些令她恶心的味道充斥着她的喉咙,嘴巴和鼻腔,使她感
到窒息和恶心!小莲痛苦地扭着头,试图睁开被呕吐物煳住的眼睛,但她的头发
立刻被一只手扯住,接着头带着身体和轮盘被扭到了另一边,又一根粗大的肉棒
再次残忍地插进了她的喉咙。她看到了王可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揪着她
的头发开始在她的嘴里和喉咙里做着残忍的活塞运动。

王可的技术比起张新华更为牛逼,他就是为了插吐少女而行动的。肉棒角度
刁钻的直接顶在引起少女呕吐的部位,然后划着圈顶弄。在外人看来,王可只插
了少女一下,少女就又一次的吐出了大量的酒液,少女甚至来不及把嘴里残留的
呕吐物吐干净,食道里就再一次的反出了惊人的量。如同瀑布般的撒下,灌入少
女的鼻孔,少女被呛得不停的咳嗽。

但是少女的咳嗽还未停止,她又再一次被换了方向,狗哥那根入了珠的巨屌
紧随其后,插入了小莲的嘴里。王可在一旁,找了一根与肛钩一般材质的沉重金
属尿道棒,试了两下就熟练的捅进了少女的尿道之中。

小莲嘴巴咳嗽不止,给男人的巨屌异常的热量和一种不规则的挤压。男人几
乎给她几下压出了精来,这会少女又因为尿道被捅入,嘴巴疯狂的抖动,狗哥心
中大叫不妙,人家王可一下把妹子的胃液捅了出来,自己一下被妹子把精液吸了
出来,岂不是要被江湖耻笑。好在妹子更加撑不住了,小莲比狗哥更先一步,鼻
子里喷出了酒液,接着狗哥感觉拔屌,少女嘴里再次大量的呕吐。王可却也早就
准备着,同时快速拔出尿道棒,另一只手按压着少女的膀胱,少女膀胱里大量的
尿液喷洒,少女羞耻且痛苦的快速喷射大量体液。三个男子居然感受到了一种雾
腾腾的酒气,充斥了房间。

小莲觉得自己已经被抽离了灵魂,耳边响起的确是男人们的笑声,和开酒瓶
的声音,又一瓶酒等在了她的嘴边。

*****************************************************************

少女被再次灌成了孕妇的样子,这次她被迫跪在了钢轮之上,双脚被死死绑
在钢轮的两边,肚子异常的胀大,似乎是架在了双腿之上。奶子也因为肚子肿起,
挤压着少女的大白奶子,微微上翘。

在昏暗的调教室里,张总毛茸茸的大手,拍着少女鼓胀的白嫩嫩的小肚子,
然后向下摸索,一直钻进她拼命夹紧的大腿根。少女躲闪,引起圆盘不规则的抖
动起来,牵扯着铁链哗啦啦的响「可总,看来灌二十瓶酒就是极限了呀」

王可在一旁看着像一只绑在秋千上的招财猫一般的少女,眯眯眼笑着。「张
总,我觉得至少还能有四瓶的量。」张新华顺着王可的眼神,也定在了少女撅起
的挺翘白屁股之上。「哈哈哈,小可总,这四瓶可是近2。5升,我手上的女奴
不听话我灌过2。5升水,但是啤酒估计有点难。」

王可说,「张总宅心仁厚,您这调教女奴的手段听起来确实是您的风格,小
弟我这边的婊子一个个都是人精,不弄服了得罪客人。今天一个打杂的小婊子不
就差点坏了咱们之间的感情。」说着王可又从工具堆里找出了个新东西「些事是
要靠工具的」

王可拿出了一个金属的肛塞,前端一个鸭蛋大的金属球,在张总面前献宝一
般的拿了出来,「这个好东西是一个肛门锁加了一个单向阀。」说着扭了一下机
关,肛门锁前端的大鸭蛋,均匀的分成了三瓣,能牢牢的卡死在少女的肛门之内。
而肛门锁尾端的单向阀,却可以通过配套的橡皮管链接上各种的灌肠用具。

肛门锁尾巴的两端各有一个小欢,王可有连接了两个手铐过去。王可先是在
背后反拷上了少女的双手,然后涂了点辣椒酱,把链接着手铐的肛门锁,塞进了
少女的屁眼之中。小莲的屁眼已经被肛钩扯开,又被自己头发的力量撕扯了半天,
少女的屁眼现在张开一个比硬币还大一圈的肉洞,屁眼里新鲜红色的嫩肉是那么
的显眼。王可稍一用力,少女的屁眼就配合的打开来,接受了加了辣椒酱的肛门
锁。肛门锁再次撑开了少女的屁眼,小莲颤抖着,抖动着,挣扎。嘴里的钳口夹
让她无法求饶,挣扎不过就引发了少女的口水,滴滴答答的流下,顺着少女的乳
沟,滴在她的隆起的小腹之上,渐渐与尿液,淫水,汗水,汇聚在一起,沾湿了
一片。

王可扭动机关,肛门锁的鸭蛋部分逐渐在小莲的屁眼里张开。打开到了一个
普通女人根本无法承受的宽度。少女拼命发出呜咽的悲鸣,却只是让周围禽兽们
愈发感到兴趣盎然。王可拿了一个巨大的针筒,感觉比少女的小腿还要粗长一些,
王可往针筒里灌入了一瓶啤酒,感觉针筒却只装满了小一半,王可将针筒的头部
裹上肛门锁留出的橡皮管子,然后慢慢的将啤酒注入了少女的屁眼之中。

突然的抬起了脸,小莲断断续续的发出了呻吟。随着王可缓慢的压挤着注射
器,冰凉的啤酒很确实的流入,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呜,呜呜喔……呜
喔!……」小莲低声的呻吟着。肛门简直像是被男人侵犯,注入精液一样。只是
这精液又冷又扎人,整个屁眼连同肠道都被痛苦给灌满了。啤酒粗暴飞快的注入,
在肠管里掀起了波浪。

「这个肛塞能拉的出来,屁眼基本上也费了,哈哈哈」

听着王可的嘲讽,小莲一边双臀一阵阵的哆嗦颤抖,一边在金属链条的束缚
中挣扎。「啊啊!…呜呜雾、、喔喔……」

小莲微弱的摇晃着头,喘气发出痛苦的声音。对浣肠本就无法忍受的她。今
天却要接受一般妓女都无法承受的惨重大量啤酒的灌肠,羞耻早就被她忽略,身
体的痛苦令她连灵魂都在颤抖。

「呵呵呵,舒服吗?被啤酒浣肠是不是特别带劲?」

王可和周围的男人一起放肆轻薄的嘲笑。

「哈哈哈,你看600毫升进去,我们的小女儿一点都不够呢。还早的很呢。」
王可说着拔出了玻璃注射器。「啊啊!呜喔喔……」少女明明已经痛苦万分,屁
眼周围的肛肉似乎都凸了出来。肛门纤细的神经被刺激着,啤酒大量的流入。肠
道中不停的有泡沫生成,并给少女身体加压。肠子随着「咕,咕咕」的鸣叫,也
鼓动般的蠕动起来「啊啊!呜呜喔……」

张总的600毫升注入的时候,小莲更加露骨的表现出身心所感受到的痛苦,
开始放声大哭。全身渗出油脂般的汗水,凝结成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滴落在地上。

「啊啊,……啊,啊啊!啊……」

早已超过了普通女人能承受的极限。那被膨胀撑开的肠管正随时随刻的证明
着。即便如此,啤酒还是继续「咕噜咕噜」的被注入。小莲的肠管感受到像是被
灼伤的痛苦,上半身向后弓起,压得少女不断反胃。腹中大量啤酒还无法吐出,
身体不断的渗出黏稠稠的油腻的汗水。

小莲的肚子已经吞入了1200毫升的啤酒,不断的被腹部传来的压迫感打
击着。小莲哭泣的声音,已经渐渐的变成要窒息般的呻吟。小莲翻着白眼,持续
的发出苦闷的呜咽。

狗哥早就蠢蠢欲动,从充血的眼睛里射出闪耀的目光,男人们被少女苦闷的
表情吸引着。被淒绝的浣肠责罚完全的迷惑注了。目不转睛的,不顾一切的观看。
狗哥赶忙也掏出了一瓶啤酒,快速的接替了自己的老板。

「还有600毫升呦。」

「呜喔,呜呜喔!……」

小莲半失神的,像是要绝息般的呻吟,肚子里被强迫的吞下三瓶啤酒。虽然
已经精疲力尽的翻着白眼,但是括约肌早已放弃抵抗,但是肛门锁却还牢牢的把
守住少女唯一可能解脱的出口。

「哈哈哈,真是美妙的屁股啊,你看大学生就是能装,1800毫升的啤酒
一滴也不剩的全部吞下去了。」

「呜呜!呜呜!呜呜!……」

王可抚摸着少女的肚子,感受着肚子的皮肤似乎已经因为撑大,而显得白皙
的皮肤。王可感受着在胃里,在肠管里,已经完全的充满了啤酒。波浪般的晃动。
王可在小莲鼓胀的肚子上,揉捏、抠挖、搓捻,忙得不亦乐乎。少女随着他的动
作,呻吟声时而高亢响彻房间,时而低沉深入灵魂。

少女的身体啪搭啪搭的滴下了油腻的汗水,黑发也像是泡在水里过后的湿透。
黏呼呼发光的裸体,因为苦闷而哆嗦的痉挛着。

第四瓶啤酒被张总压进少女的屁眼多一半。少女眼神已经逐渐迷离。王可突
然又建议说,「张总,留一点,留一点」张总停下手来,王可笑道,你看,这个
肛塞一套两个,说着掏出一个小小的圆柱体,「这这边还有个尿道锁」

说着王可走到少女的身边,蹲下身子,先用手指压住小莲阴户上端两侧的嫩
肉,让整片湿红的黏膜向外凸出,原本隐藏在黏膜中的尿道被翻出来张成湿黏的
大洞。王可用右手中指拍打着少女的尿孔:「看!这是小婊子尿尿的地方。现在
把这个单向阀塞进去!」王可拿着尿道锁,锁像一个大一号的胶囊,王可小心的
将稍细的一头慢慢插入娇嫩的尿孔内。

小莲像被电到似的挣动急颤,整片阴户都在痉挛。王可赶忙扭了下胶囊的上
半部分。一声机械的声音,胶囊插入尿道的部分,突然伸出了几粒小钢珠,虽然
每颗钢珠只有几毫米,但是三里钢珠凸出后,少女的尿道也被牢牢封死。

小莲使尽力气的想挣扎,但是身体和双腿被牢牢的捆绑、双手被紧紧拷在巨
型肛门锁上,稍一用力,就像是要把自己的一段肠子拔出身体一般的痛苦。无法
逃避,只好绷直身体痛苦万分的哀叫。

王可这次把注射器的玻璃头抵在了尿道锁的外面这一部分,一样的橡皮管子,
保证了少女的挣扎无法对尿道灌啤酒产生抗拒。小莲的尿道马上就感觉到一阵火
烧火燎的疼痛,那些气泡水刺激着女孩敏感的尿道,那种万把小针的刺痛混合着
酒精浸润她的尿道和肛门里的伤口时的剧痛,让小莲感觉到眼前一黑,眼冒金星,
疼得浑身剧烈地颤抖抽搐起来。

啤酒再次源源不断地被灌进她的膀胱里,她的肚子痛苦的再也无法架在自己
的双腿上,人随着肚子慢慢地鼓了起来,从全跪姿变成了半跪姿。但是人一起身,
肛门锁的拉扯感又再次加大。

「呜呜!呜呜!呜呜!……」

等到小莲的膀胱也涨大到了极限,那些男人终于停止了灌酒的淫虐,两打二
十四瓶啤酒全部注入了少女的身体里。

第4节 买单

囚室中,一具雪白的玉体正不停的扭动着呻吟着,披散的长发,高耸的双乳
修长的美腿,纤美的玉足构成一副令男人热血沸腾的极具诱惑力的画面,而她的
小腹竟像是怀胎十月般高高鼓起不停晃动着,

少女脚下恶魔的转轮,终于被撤走了。少女像一只沙袋一样,被吊在房梁上。
身体垂下,少女的脚下,两只脚各悬挂着一只巨大的铁球。这让少女身体无法大
幅挣扎的同时,也让少女仅仅是吊在房梁上不动,也要时刻承受身体被拉伸的痛
苦。少女肚子出奇的膨胀,身子也因此在铁球的无情拉直和肚子抽痛的弓起中徘
徊。

少女的屁眼和尿道都向外鼓起,周围的嫩肉红的像要滴出血来。但是各有一
个塞子,堵住了少女宣泄的出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无论少女多么痛苦,身体
里的肛门锁和尿道锁,似乎都纹丝不动。

男人们好整以暇的,在周围拿着装满了酒液的酒瓶子。对着少女鼓起的肛门
或者肚子,戳戳点点。少女痛苦的左躲右闪。突然那王可等小莲肚子扭到了他的
攻击范围,一酒瓶横扫在少女鼓胀的小腹上,小莲惨叫一声向前俯身,嘴里和鼻
腔里却喷洒出了大量的酒液。

砰地一声,小莲那柔软的腹部又挨了重重的一酒瓶。巨大的冲击让少女把胃
里大量的酒水连同胃液吐出来,她全身的力气都被那一拳打得消散无形。原本就
已经麻木的脚尖一软,全身的重量就都集中在被吊缚的手腕上,痛苦的呻吟在囚
室里回荡。

少女被呛得猛咳了起来,肚子依然鼓的像个临产的孕妇,她两条腿不停地打
颤,软的几乎站不住。浑身上下到处都火烧火燎,只有肚子里冰凉彻骨,胀的她
一个劲想要呕吐。

王可走到少女的跟前,淫笑着按住她的肚皮轻轻一挤。少女「呕」地张开嘴
吐出一口酒液。他抓起小莲的头发「啪」地重重扇了她一个耳光,然后狠狠地把
她赤条条圆滚滚的肚子推的摇晃起来。他一边用瓶底戳着小莲鼓胀得像口大锅的
肚子,一边等她荡回自己近处,一脚踢在少女的小腹上。小莲被大皮鞋踢的不住
求饶。混浊的酒液从她的口腔、鼻腔往外喷涌,

张总和狗哥也参与了进来,乒乒乓乓,酒瓶,拳交与女人肉体碰撞的闷哼声
不绝于耳。混杂着女人的求饶,呕吐,绝叫与咳嗽声。大股的混水从小莲的嘴里、
鼻子里喷射出来,流了一地,男人的拳头和鞋都被少女吐出的酒液溅湿了。

三个男人都打累了,小莲身上已经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全身青紫色。尤其是
她身上被酒瓶戳中的位置,像是拔罐一样,一个又一个的圆形的紫血块,在白皙
的少女皮肤上分外刺眼。

张总用狗哥递来的手帕擦着手,当年也是拳脚打过天下的老总,现在打个毫
无还手之力的姑娘,居然还有点累了。王可说,「张总,还有一场好戏呢,咱么
一起开个香槟?」张总又燃起了力量。

王可把肛门锁的开关往回扭了一半。肛门锁狰狞的爪子合拢了一点,但是依
然在少女的肛门里撑开了一个成年男子拳头大小的空间。肛门锁因此松动了一些,
男人们兴趣很浓地看着,少女挺翘的肛门口已开始冒出啤酒泡了。那宛如肠子在
痒又搔不着的痛苦,少女全身汗湿,瞳孔放大,意识散乱。强烈的便意与呕吐感,
与身体上的疼痛一阵阵的袭来…

「呜…呜…好难受…救命啊!爸爸,求求你,放过女儿」

男人没有把少女肛洞中的肛门锁完全闭合,而是试图直接从小莲的屁眼里把
这个拳头大的肛锁从少女的屁眼里生生拔出来。冰冷的啤酒已经冻得肛门快要失
去知觉了,现在生生的往外拔肛塞,疼的少女全身香汗琳琳。她大哭出声的同时,
小莲的肛门已喷出啤酒沫来了。

啤酒不停地冒泡,而小莲的肛门好像昙花即将盛开一样,肛门周围所有的褶
皱都被撑开,少女屈辱的呻吟着,肛门塞把她的屁眼撑得火辣辣的疼痛,剧烈的
便意折磨着她,肚子里面咕噜咕噜的向着,喉咙里啊啊啊的叫着,却无法发泄。

狗哥见张总涨红了脸颊,少女的屁眼已经伸出了肛门之外,带着括约肌和肛
口的皮肉已经把少女原本深邃的臀沟全部填平了,肛锁却还是没能拔出。张总突
然手一滑,没有拿住满是啤酒泡沫的肛锁。肛锁迅速的逃回了原来的位置。少女
沉重的呻吟了起来,不知道是解脱还是更加重了痛苦。张总再次把肛锁上的链条
缠绕在手上,然后拿住了肛锁的尾端。狗哥也跟着帮忙,伸出一只手,食指和中
指卡在肛锁最细的地方,也就是少女现在屁眼的最外端。两个男人的大手同时向
外使劲。小莲的屁眼随着男人的发力,屁眼如同一座小火山,突出在了整个大屁
股的外面,成为一个小小的锥形。小莲随着两个可以做她爸爸的男人向外拔着她
的肛锁,口中发出了尖锐却抑扬顿挫的「啊啊啊啊啊」声。

这次终于,肛锁鸭蛋的部分渐渐被扯出了少女的屁眼。可以清晰看到肛锁的
底部,分叉成为三瓣的鸭蛋,把少女的屁眼大喇喇的撑开。三瓣蛋壳之间的缝隙
刚刚被扯出,紧接着,大量的啤酒激射了出来。无论王可如何训斥,此时的少女
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括约肌。

终于,只听「噗」的一声。整个肛锁终于脱离了少女的屁眼。少女明显的脱
肛了,红艳艳的肠道外翻,的肛门好像花朵盛开一样,大量的酒液混合着屎块喷
洒个不停。王可在一旁笑眯眯的抚弄着少女的小腹。不断的摁压,迫使少女排空
肠道中的液体。

长时间的肛锁,大量的啤酒折磨,少女这时候的身体已经像烧伤一样,排泄
时没有其他感觉,只剩下痛苦而已。

口中已经没有了话语,喉咙口只能发出一种哀嚎后的咯咯声音。

*****************************************************************

张总玩的乐不思蜀,试图再来拔少女的尿道塞。王可却有说道,这个塞现在
还拔不得。现在这样子,张总今天还没真正干过我们家的小莲了吧。现在这种憋
尿的状态,整个逼洞又骚又热又敏感,干起来最为带劲。

张总听完觉得有趣,说嗯,我来试试。王可让狗哥张罗着把小莲改为跪姿跪
在房间一边巨大的石桌上,小腿绑在桌面上,双手反绑在背后。小莲低眉顺眼的
不敢稍动,低头看桌,导致她巨乳垂下,微似一个水滴的形状。

张总将粗大的肉棒在少女湿淋淋的肉缝来回的摩擦,然后把沾满淫水的肉棒
深深插进小莲的阴道。这简单的插入却让少女激烈的摇着腰肢哭了出来。张总原
以为在如此湿润的小穴里抽插是没有多少快感的。但是现在他可以感觉到被蹂躏
的逼洞就像已经撑到了极限。每次抽插都能换来阴道内壁的无助痉挛。

阳具推开了那紧紧缠绕着的肉襞,往更内部深入,一直顶到子宫口处。

「咿咿咿…」少女颤抖着。

从翻着白眼向后仰起紧绷的喉咙里绞挤出了悲鸣,腰肢的肉也无助的颤抖。
完全的吞入了巨大假阳具的小穴,也已经夸张的被挤出一股一股黏稠的淫水。小
莲竭尽全力大声哭了出来,胸前两颗坚硬似铁的乳头在王可手指的挑逗下,轻轻
地颤动着,麻痒的感觉不可竭止地传播到整只乳房。但是最终还是尿道的痛苦牢
牢的把持着她的神经。她觉得自己的膀胱快要爆炸了,每一次的抽插都像是张总
拿着鸡巴,在戳一个已经充气到极限的气球一般。

张总不紧不慢地一下下抽插,而且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深,少女的阴道被膀胱
挤压,显得火热而紧窄。张总的阳物已撞到了小莲的子宫口,一次次的撞击带动
着她坠下着的巨乳前后晃动。小莲酸胀的嘴唇都快咬出了血。

「啊…呀……!」忽然,小莲张开嘴,低沉且凄惨地叫出了声。原来,张总
经反复抽插使小莲的忍耐力达到极限后,猛地向后抽身,然后全力冲刺,将肉棒
全部插了进去,深深地撞击在了小莲的子宫上。少女象一条离开水的小鱼,眼睛
翻白,大张着嘴,一口口喘着粗气,不时从嗓子深处传出令人心悸的呻吟。一会
儿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呻吟的频率也加快了,忽然少女全身一阵强烈的痉挛,然
后象死人一样瘫软了下来。在小莲阴道的阵阵收缩下,张总也怪叫着把一股股滚
烫的精液悉数射进小莲的身体里,喷洒在她的子宫壁上。

当张总拔屌离开小莲的身体的时候,她两腿分开,只见她红肿的阴唇已高度
充血,艳红色的肉洞似乎已合不上口,大量的浓白的精液带着血丝向外流淌。一
大段艳红的湿软肛肉,还是直挺挺鼓出菊肛口,直直地立在空气中颤栗抖动。顶
端如盛放的红玫瑰,鲜嫩的红肉中央,肛洞还在淫秽喷吐出肛肠内的灌肠液。和
阴道的精液混合,滴滴答答的流在桌面上,又顺着桌角,滴到了地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