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蕊】(2)(阴蒂调教类型)

作者:azsxdcfly
2020年8月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5764

这期改了个名字,以后这个短篇就叫这个名字,大概会写三到四章吧。新人
写得比较慢,希望大家多评论评论,我自己的创意终究是有限的。

红嫩的小肉芽在我手里被翻来覆去,东倒西歪,我将春蕊细长的阴蒂玩弄于
股掌之间,又掐在指间仔细观察,春蕊那被剥了皮的阴蒂上大下小,足有两三公
分,而阴蒂头与下面的连接处甚至有类似冠状沟的结构,说是粉嫩的「小豆芽」
非常的形象,整个阴蒂头近乎一个小小的三角形,尤其是阴蒂头尖端那一小点嫩
白的「花蕊」,这个小疙瘩在勃起的状态下摸起来硬硬的十分可爱。

于是我左右盘弄着阴蒂,将这根小嫩芽重重地来回拍打在两侧的阴唇上,甚
至在逐渐湿润的阴唇上拍打出了水声。我不免有些嘴角上扬,这样的玩法着实有
趣,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能这样玩的女人。

「啊~轻一点……好疼……」

春蕊娇啼着,徒劳地扭动着下身,虽然嘴上叫疼,但她似乎是已经忘记了自
己正被绑在在我专门为她准备的特制刑椅上,被迫大敞着下身,正潮红着脸轻声
淫叫。看来春蕊也在努力地试图达到高潮。

「哈哈,好啊,如你所愿!」

失去包皮的阴蒂是那么脆弱,但我肯定不是来呵护她的,我猛地捏住春蕊跳
动的阴蒂,用手指直攻高耸的阴蒂头,刺激她最敏感最薄弱的花蕊,并且不同于
手指的揉弄,而是直接用尖锐的指甲快速刮蹭她勃起的阴蒂头。

「啊!疼……好爽,轻点啊……」

一下子整个阴部突然向上顶起,随即,春蕊兴奋地哭出了一声痛苦的淫叫,
大腿徒劳地想要合拢。我心想,看来这比刚才的要刺激多了,于是对着阴蒂头嫩
白的尖端硬是刮弄了半分多钟,柔嫩的阴蒂头被这样持续刺激着,直到她紧绷的
阴部突然一落,悠长的娇啼戛然而止,我才松开了她因充血而通红的阴蒂,失去
支撑的阴蒂倒向一边并抽搐着,哗啦一下乳白色的爱液从阴道口一涌而出。

「……呜呜,我还要……」

春蕊痛苦又愉悦地喘着粗气,我看着她瘫倒在阴唇上跳动的阴蒂,想起了某
种花朵,它同时拥有雄蕊和雌蕊,靠蜜蜂和飞虫来传播花粉,此刻她的阴户正如
一朵鲜花般绽放开来,而那粉嫩的阴蒂像极了花蕊。

在我正用着她残破的内裤擦拭阴道口涌出的汩汩爱液的时候,春蕊终于缓过
神来,潮红着脸,可怜地看着我问到:「我高潮了吧……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吗?」

「呵,这也能算高潮?」我将刑椅上挂着的数字表盘转给她看,在她上了这
刑椅之后,所有的心跳,血压,甚至阴道内分泌物的数据都被我监视得一清二楚,
「这个数值还不到一半吧?就这你还指望我能放过你?」

春蕊看着这些数据什么也没说,她是学法医的,况且自己的身体自然也是清
楚。

「哈哈,我看蕊蕊是从来没有高潮过吧。」

像她这样的女人比较特殊,阴蒂在性交的时候很难被刺激到,加上女性的高
潮本身就很困难,春蕊或许真的从来没有体验过性高潮,虽然她的处女身就是被
我之后的那个可恶的富二代抢去的,不过看起来她的性交经验也不多。

说罢,我便把刑椅中的小铁盒子抽了出来,放到春蕊大腿边的平台上,方便
拿取。

「那还不是因为……我讨厌你……」

最后一句话春蕊还是侧着脑袋小声嘀咕出来的,不过还是被我听到了。

我倒也不生气,毕竟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相比起来我更恨她!我黑着脸,
立马将铁盒子打开,春蕊一看到盒子里的东西顿时惊慌失措,感觉下体一凉,连
被拉紧的阴唇都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

只见里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刑具,有针,有环,有带刺的假阳具,还有一些
她无法理解的玩意。

我从盒子中拿出一个银色的戒指形状的东西,这比一般的戒指要宽不少,我
选了一个最小号的,刚好合适,上面排列着一圈圈的滑动机关,仔细看的话会发
现它内侧有很多细小的毛刺,这东西是我手下那帮人发明出来专门针对犯人手指
的刑具,在之前,不少情报都是靠这个小玩意审问来的,至于它的用法嘛,待会
就知道了。

「不……我不要。」当我才刚俯下身,甚至还没碰到她,春蕊就开始本能地
抗拒起来,只不过下身被固定得紧紧的动弹不得。

「蕊蕊,这是我送给你的戒指,和你的小肉芽很配哦,乖,我帮你戴上。」

「不!」得到的只有她痛苦的回应。

我丝毫不去理会春蕊的这些反应,而是将手指伸入阴道口顺势一搅,只稍加
停留片刻,拔出时指头上已满是淫水,我用这湿滑的淫水反复涂抹着春蕊半软的
阴蒂,随后拿起指环,很轻松地就将其套到了阴蒂头上,随后掐住阴蒂头将她整
个拎起,捏住指环向下一捋,银色的指环便牢牢地固定在了阴蒂上,只有硕大而
又敏感的阴蒂头裸露在外。

春蕊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阴蒂变成了这个样子,尤其是在戴环的时候,指
环壁内的小刺削刮着她阴蒂上的嫩肉,疼得她几乎要哭出来了。但还没有结束,
我开始旋转上面的机关,里面的小刺便悉数刺进了阴蒂敏感的肉芽内。

「啊!」春蕊惨叫了一声,「……你这个……变态!搞这些小玩意,有本事
就上我啊!」

她果然是不会在我面前哭出来,便转而开始骂我。

那我自然也是不装了,一巴掌拍到她酥软的乳房上,狠狠地骂到:「臭女人,
我该当年就把你给办了!现在想让我上你这被人玩过的烂穴,别恶心人了!」

我喝了一口水,坐了下来,欣赏起我的「作品」,春蕊的阴蒂又重新在阴户
上端耸立了起来,几乎垂直的挺立让阴蒂看起来翘得高高的,即使这株小肉芽没
有完全勃起也依旧如此,而那枚指环则成了她新的「包皮」——并不是为了保护
娇嫩的花蕊,而是将最脆弱且敏感的阴蒂头主动送出来,迎接之后的酷刑。一想
到这个当年玩弄我感情,在我面前装纯真,结果在甩了我之后立马就和别人上了
床的贱女人,如今沦落为了任我把玩的玩具,真是叫人兴奋。

这么想着,气也消了,继续拨弄她嫩白的阴蒂头尖端,笑着嘲讽到:「蕊蕊,
你看我送给你的戒指你还满意吗?」

「嗯……」春蕊闭着眼睛呻吟,我知道她并不是回应我,只是对阴蒂的抚摸
感到受用。那颗被迫顶起来的小肉球也逐渐变成了硬硬的小疙瘩。

但我还是嫌这样的过程过于缓慢,于是停下了手。

「呜……继续啊……」春蕊舔了舔嘴唇,在我手离开后,阴蒂处刺激的感觉
也随即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空虚感,她微微扭动着下身,鲜嫩的阴蒂头也
跟着一阵悦动,像一条脱水的鱼一样,表达着欲求不满。

在春蕊搔首弄姿的时候我也没闲着,从刑椅背后的电箱上面牵出两根电线,
后面接着一个100v的交流电电源。

我笑着将两根电线拿到春蕊面前比划:「很想要吗?那给你来点刺激的。」

两根电线一交汇,啪的一声瞬间在空中打出一道蓝色的电光,春蕊整个身体
都颤抖了一下,惊恐地看着我将电线慢慢伸向她的下身。

「不要……」春蕊无助地哀求着。

我先将一根电线弯折,缠绕在金属的阴蒂指环上,随后将另一根电线伸向裸
露在外微微发硬的阴蒂头,直戳那阴蒂头上嫩白色的尖端。

「啊!」

伴随着一声愉悦的惨叫,嫩白色的阴蒂尖被电流死死吸到了电线上。不过我
也没那么傻,刚才演示的电流要是打到了人体身上那不死也得昏厥,我暗中已经
将电流调到了0。1毫安,顶多是有点刺激的程度。

不过春蕊的反应着实有点夸张,只见她咬紧牙关,双手紧紧地死捏着刑椅上
的扶手,整个身体试图反弓起来,但被牢牢固定住。阴蒂头在电击之下从粉红色
变成了鲜红色,只剩下尖端的一点雪白,整个阴蒂完全勃了起来,我捏着电线的
绝缘层,将裸露的金属丝在她硕大红润的阴蒂头上来回打转。

春蕊连叫声都被卡在了喉咙里,紧绷的身体不停地颤抖。

我另一只手伸出两只手指,嵌入她紧绷的阴道口,像两边一分,阴道内的皱
壁的蠕动在灯光下显得一清二楚,而里面早已是一片狼藉。持续电击了十分钟后,
阴蒂头几乎已经是充血到了极限,于是我停止了电击,拧紧阴蒂指环。

「啊……」春蕊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刚从电击的折磨下解放的阴蒂又被指环
内的小刺给刺伤。随后她整个身体瘫软了下来,潮红着脸大口地喘着气,酥胸有
节奏地起伏着。

缓了很久后。

「……别……」春蕊喘着气,缓慢地吐出几个字,「……别停下来呀……」

这句话让我兴奋不已,立马将已经撤下来的电线又狠狠地按回了鲜红的阴蒂
头上,春蕊酥软的身体瞬间再一次挺直,两条洁白的大腿也绷得死死的。我更进
一步,将电流调高到0。2毫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春蕊终于忍不住开始惨烈地淫叫起来,两眼翻白,她感到阴蒂头几乎快要炸
裂了!

此时我用尖锐的带电金属丝反复刺弄着她硬鼓鼓的花蒂肉芽,但并不刺入,
因为光是电流就让她欲仙欲死,这种时候穿刺阴蒂的效果反而没有那么明显。

「啊啊啊啊啊……好疼……好爽……」

春蕊发疯似的浪叫着,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我将导线转而伸向她那兴奋的不
断张合的阴道口,让电流从花蒂一直咬到蜜穴入口,一时间春蕊的整个外阴都被
电流无情地肆虐着,连带着被拉扯到极限的阴唇,也开始剧烈的痉挛起来。我当
然也不会让她这可怜的小阴唇闲着,两根拉扯阴唇的碳丝也通通通上电,伴随着
春蕊的惨叫声,一道道无形的电弧在她敏感的私处来回搅动,连最上端的阴毛都
被电得直立了起来。

这样的过程不知持续了多久,我手持电线,在她敞露的阴户上来回选择目标,
一会电她的阴道口,一会又电她的阴蒂头,最后还伸进她的尿道口里,这让春蕊
在天堂和地狱间来回反复。

「啊啊啊!不要电我尿尿的地方啊!」春蕊疼得惊叫。

我便转而伸向了她的阴道口

「啊……就是这里……」她又呻吟起来,试图让我在这里多驻留一会。

她很喜欢阴道口被电击的感觉,在我将电线插入她渴望的小穴时,那痛苦的
呻吟都显得有一丝欢愉。

我破例满足了春蕊,将电线深深地插入了她柔嫩的阴道并搅动着,试图电击
她的G点,春蕊反应剧烈,似乎是阴道内壁的嫩肉被金属丝划出了细小的伤口,
而伤口又再一次被电击,春蕊忍住没有发声,她似乎明白这是她自己选择的结果,
只有不停颤抖的洁白双腿在向我表达她阴道皱壁的痛苦。

阴道口一阵一阵地,痉挛般地收缩,每次收缩都流出一股浓浓的淫水,顺着
滴到了刑椅下摆放的小碗上,直到现在足足接了有半碗,难以置信,春蕊还是没
有泄身,我抬头一看显示器上的数据,虽然很高但都没有达到临界值。

着让我颇为不解,一般女性阴蒂在接受电击的瞬间就会失禁,以往我们就用
这种方式判断商品是否正常或敏感,做人体器官买卖的,对这些多少有些了解。
春蕊按理来说是阴蒂敏感型的,但不管电击的是阴蒂还是尿道,她既没有高潮也
没有失禁,这很不合理。

于是为了解答心中的疑惑,我给右手戴上了一只绝缘手套,拔出了插在阴道
里的电线,并关掉了电源,经过持续的电击,整个阴户因充血都变得红润,现在
终于得到了宝贵的喘息时间,春蕊潮红着脸,大口大口贪婪地呼吸着。

我将电线从绝缘皮里剥出,绑到了一根细长的铁筷子上,左手用两根手指在
充血的阴户上摸索着,找到了娇嫩的尿道口后将她分开,另一只手捏着筷子较细
的那一端将其对准。

「快住手!你这是要捅哪呀!」春蕊立马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为时已
晚。

我二话不说,狠狠地将筷子推进一寸,她还没来得及惨叫,我已经准备要打
开电源开关。

春蕊见我要打开开关,立马咬紧牙关,以为自己能忍住不叫出来。

谁知我打开电源的同时再一次将铁筷用力一推,直插最深处,顶住了膀胱。
春蕊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股小蛇一般的电流就从她娇嫩的尿道口溯源而上,残忍
地咬住了她的膀胱,一时间春蕊小腹处的肌肉出现了肉眼可见的颤抖。

没过几秒,春蕊就忍不住叫了起来:「啊啊啊啊!我要……」

可要什么还没说完,便头一偏,晕了过去,一缕清澈的水流,从插着铁筷的
尿道里渗了出来,顺着敞露的阴部流到了碗里。一向高傲的春蕊终于忍不住失禁
了,在欣赏完这个过程后我才不紧不慢地关掉了电源。

于是我得出结论,阴蒂的刺激虽然强烈,但终究有个上限,如果一个女人的
高潮点超过了这个上限,那普通的阴蒂刺激就很难让其高潮,而恰好春蕊的高潮
点比较深入,不管是尿道还是阴道,一般的刺激量不够,而阴蒂上限值又不够,
所以很难高潮,毕竟没有经过调教就能喜欢上电击阴道口的女人我可从来没有见
过,看着刑椅上昏迷的春蕊,我也不得不感叹:「真是一个天生的荡妇。」

伴随一阵颈部的强烈电击,我强行让春蕊醒了过来。她一醒过来就发现我在
玩弄她下身的两根挺立的玩意,一个是饱受电击,变得涨鼓鼓的阴蒂,另一个则
是刚插进尿道的铁筷,我一边捏着阴蒂揉搓,一边捏住那根铁筷的末端来回搅动,
伴随着春蕊一声魅叫,尿液不断地从中渗出。

她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不愿看到自己淫乱失禁的下身。漏尿的过程持续了两
分钟,春蕊小腹里的尿液终于排完了,但因为电击的缘故,以至于我把铁筷从尿
道里拔出以后,痉挛的尿道口依旧有很急的尿意。

「我已经高潮了,你答应过要放我的……」春蕊似乎委屈地哀求到。

「这算什么高潮,顶多是疼得失禁了吧!」

「……」她羞愧地啥也说不出来。

「你不会真的从来没高潮过吧?」我试探性激将地问到。

「……」

她的不言更加让我坐实了此前的观点,我决定让她休息一会,因为这些狼藉
一片的东西还得处理一下,于是我带着嘲笑的表情端来一碗清水,冲洗她布满了
尿液和淫水的私处,尽可能温柔地搓洗她阴道、尿道内外的一片片褶皱,就是这
些地方比较难处理,相比起来被拉扯到极限的阴唇内侧光滑无比,水一冲就干净
了,同时我还剪掉了她仅有的一小撮阴毛。慢慢的,充血的嫩肉逐渐变为原本的
粉红色,现在春蕊的私处堪比处女一般干净,唯独那根依然高高挺起的阴蒂肉芽,
鲜红而又扎眼,这是电击的副作用,一时半会肯定是软不下来的,况且在我套上
去的阴蒂指环的束缚下,春蕊现在即使想让她软下来也身不由己了。

我凑近了一点,让水浇到饱满的阴蒂头上,这一浇让春蕊的身体也跟着轻微
颤抖了一下,我接着揉搓着阴蒂头,并不是为了清理,她有利的位置让她远离一
切的污秽源头,而是为了更好地把玩她,我掐起她的阴蒂尖,即使充血鼓胀成这
个样子,阴蒂尖端的那一点嫩白也未有改变,就像红色珍珠上的一粒白雪,而她
的主人却竭力地抗拒着。

春蕊喘着气呻吟着,看来是被掐疼了。勃起的阴蒂头,任何细微的触碰都有
可能是浸入骨髓的悸动感。

我笑了,贴在她耳边装作温柔地说:「没事的,蕊蕊,你没有高潮过的话,
我来帮你嘛。」

说罢,从盒子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罩子,拿到她的眼前晃了一晃,这个像
是拔火罐用的,只不过要小很多。春蕊是个聪明姑娘,她惊恐地猜到了它可能的
用途。

但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小罩子,牢牢地扣到了她勃起的阴蒂头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