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伴读奴隶

楔子
七月初的小县城,太阳毒辣辣的晒着地面,对于刚刚中考完等待成绩公布的优等生小楠来说是无比惬意,没有了无边无际的作业,没有了老师家长的唠叨,一切是那么的轻松。

小楠的父母在县农贸市场开一个卖蔬菜水果的小摊,家里还有个读初一的弟弟,生活算不上富裕,但也说不上拮据。

农贸市场里常年人来人往,前后两个大门是出入农贸市场的路,走路去市场的一般走前门,这里有县城唯一的环路公交,商贩们一般会骑着三轮摩托车走后门,后门口就是国道,出入方便,今天是中考成绩公布的日子,小楠的父亲今天骑着三轮摩托车早早回家,对于农贸市场门口政府刚刚立的红绿灯商贩们一直是不怎么看的,看看前方没车,心情愉快的飞了出去!“嗤——哐”,一辆拉着钢卷的货车冒着烟停了下来……

第一章 奴隶伴读合同
小楠的母亲有点传统的重男轻女,平时对弟弟小杰就好过小楠,小楠父亲的车祸鉴定处理结果是小楠父亲闯红灯全责,钢卷货车司机报了保险就不管不问了,结果保险公司只负责人道主义的两万元,小楠的父亲双腿被货车碾压粉碎性骨折,手术加后期住院要二十多万。

小楠的母亲想让小楠辍学打工,小楠一时也不知道干些什么活,家里的积蓄加上保险赔偿和亲戚借债也就不到十万,这一大笔钱愁坏了小楠一家。

这一天,小楠的中学班主任找到小楠,说有一个毛利塔尼亚华乔为儿子找伴读伙伴,让小楠去试试,有书读还可以赚钱,小楠和母亲一提,母亲高兴的差点忘了父亲的晚饭。

八月二号,是小楠约定的面试的日子,小楠来到了县医院旁边的一个宾馆,找张华负责人,张华是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上下打量了小楠一眼,看了看小楠的中考成绩,给了小楠一张体检表,让小楠先去县医院体检。

身高,体重,视力,心电图,CT,B超体检的异常详细,回到宾馆,张华问小楠你准备签那一级合同?小楠愣愣的不知道什么合同等级,张华解释到,伴读合同分三级,朋友合同,情人合同,奴隶合同。朋友合同,只是陪伴读书、辅导学习,其他的诸如选个班长之类的站在少爷一边就行,当然工资也最低,大概一个月五百零花钱;情人合同,顾名思义是给少爷培养一个情人,平时可以以少爷仆人的身份陪伴,照顾少爷起居,工资会高一些,一个月三千元,要求对少爷绝对忠诚,不可以找别的男朋友。奴隶合同,一切以少爷的指示办事,服从少爷的一切命令,不管正确与否,工资可以一次性付清一百万,或每个月五千元,想想父亲的双腿,小楠想签奴隶合同,又打不定注意,浑浑噩噩的回到家和母亲讲了这件事情,早早的就睡了。

第二天,张华打来电话,问到地址,来到了小楠家,小楠和母亲商量着合同的等级和条款,最终还是在奴隶合同上签下了吴小楠三个漂亮的字,张华当场转账一百万,按照合同,小楠这时已经是少爷的奴隶,张华让小楠出门先上车,张华对小楠的母亲说,还可以再给五十万,条件是马上搬家,以后都不可以在小楠面前出现,张华母亲高兴的答应了。

小楠坐在车子里,想着自己签的这份合同,双眼留下了一滴眼泪,心里想的,这和买身有什么区别!

伴读合同(汉,法双文)

本人吴小楠,性别,女,出生于1995年6月21日,中国身份证号XXXXXXXXXXXXXXXXX,现签署本合同成为刘浩然少爷的奴隶伴读伙伴,遵守合同以下内容:

一,陪伴少爷读书,帮助少爷掌握学校但不仅限于中国学校的一切知识。

二,保证自己能够掌握学校所教知识,并且能够取得优良以上成绩。

三,辅导少爷的学习,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提高少爷的成绩。

四,做为少爷的奴隶,照顾少爷的起居,服从少爷的一切指令。

五,我的身体属于少爷,少爷可以在任何时候对我的身体做任何改动。

六,我是少爷的财产,少爷可以在我的身体上做少爷认可的标记。

七,少爷为我的身体支付一百万给于秀梅女士(小楠母亲),支付结束后合同生效。

下边是一大堆签字的地方,每个地方按要求按上不同的印记,包括十个指纹,两枚手掌纹,两枚脚掌纹,甚至还有一枚唇印。

路上
汽车在县医院旁边的宾馆停了下来,张华给小楠开好房,嘱咐洗澡,洗完澡,张华取出一条不锈钢类似于内裤的东西,说到,你是少爷的奴隶,你的一切属于少爷,包括你的处女膜,穿上它,再见到少爷之前,我不会给你脱下来。

小楠拿着这个不锈钢内裤研究了半天,不知道怎么穿,张华有点不耐烦,一把抢过不锈钢内裤,边习惯的调整,边说,这就是个贞操带,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先打开这前边唯一的锁,贞操带变成在后边有一个三叉交点的三条和一个翻盖的三角带铆钉的东西,张华把贞操带丫字下边上的一个大约鸡蛋大小的洞对准小楠的菊花,用螺丝刀调整着丫字的中心,让丫字另外两条到达小楠的腰部往下一点,然后把那一个三角铆钉放在小楠的小肚子下边,行把左边的不锈钢带子的一个小孔压在铆钉上,多余出来的压在右边带子下边,压上右边带子,然后把下边穿过档部的带子压上,盖上铆钉盖子,上锁,把右边多出来的带子插入左边带子上一个小套中。贞操带穿戴整齐,不打开锁是绝对脱不下来的。张华道声晚安,推门出去。

凉凉的不锈钢贞操带紧贴着娇嫩的皮肤,小楠重来没有穿着贞操带睡过觉,在床上翻来覆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正睡的香甜,感觉有人在晃自己的身体,挣开眼睛,是张华,“马上穿衣服,下楼吃早饭,一会开车去省城。”

宾馆的自助早餐算不上好,但比起自己家里早上只能吃前一天的剩饭不知道好了多少,小楠吃的比平常都多,光牛奶就喝了两大杯。出了宾馆,做上车,车里还有一个女孩,认识,班主任的女儿小霞,才知道小霞签了朋友合同,班主任和少爷的父亲老爷是大学同学,要不然也不会来这个小地方找伴读伙伴,签完合同,去的是上海贵族学校,学费刘家全出,班主任早想把自家女儿送过去,可惜钱不够,想问同学借债,刘家老爷看在老同学份上,让小霞签个伴读合同,算是帮老同学,聊天中说起小楠家的事,同学也不知道是那处的良心作怪,竟然让一起面试,这就有了这一次事情。

汽车行驶在去省城的高速公路上,小楠感觉到自己的小腹胀痛,早上的牛奶喝多了,想上厕所,小楠跟张华提出下个服务器上厕所的要求,张华只是笑了笑说,奴隶可没有自由排泄的权利,就没有下文了,开过两个服务区,小楠已经胀痛的发抖,张华还没有去服务区的行为,小霞看着小楠发抖的身体,说自己也想上厕所,张华才进了服务区。

进入服务区小楠才记起自己身上的贞操带,想让张华解开,张华撇了一眼,“记得我说过,见到少爷前我是不会给你打开的,见到少爷后,贞操带钥匙归少爷所有,给不给你打开少爷说了算,况且带着又不影响上厕所。”小楠只好拖着胀的发抖的身体跑去厕所排队。到了厕所,一蹲下,汹涌的尿意,哗哗的从贞操带前边带子的一个个小孔和贞操带带子两边涌出。尿完,用纸巾擦拭着贞操带,才发现,自己不能够碰到自己的下边,一股悲意又从心中生起,呜呜的哭了起来,哭够了,擦干眼泪,做上车去。

到了省城,来到一个小型飞机场,张华解释到,少爷有自己家的飞机,在中国有自己的飞机也只能停指定的飞机场,安检时因为有贞操带,女保安让小楠在一间屋子里脱光了衣服安检,奇怪的是张华被带到另一间相邻的屋子安检,小霞却不用。

上了飞机,小楠还是晕乎乎的,一个多小时,飞机在中国海口机场降落,接机的是一个和李华差不多年龄的中年妇女和一个小楠同龄的小女孩,李华冲上去报住了中年妇女,叫着“珍姐,你那边也搞定了。”“搞定了,这不就是,签的情人合同,叫罗丽丽。”中年妇女说到,李华手一指小霞,“王小霞,朋友合同,王鹏的闺女”。又一指小楠,“吴小楠,奴隶合同。”“奴隶合同!”叫珍姐的看着小楠,“对自己这么狠!”“也不是,路上说。”五人有说有笑的上了车,去往海边的一座别墅。

大概有一个半小时,车停在了一个豪华别墅的停车库,五个人下车,进入别墅,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留着寸头,头发像钢针一样一根根的直立着,钢易的脸上满是笑容,“珍奴,华奴,你们事情办的怎么样?”“回主人,一切妥当。”珍姐一边回答一边脱衣服,旁边李华也在脱衣服,一会二人脱光,小楠震惊的发现李华和珍姐都穿着贞操带,乳头上还穿着环,身体上好像还有些纹身,光线较暗,看不清楚,中年男人对半躺在沙发上的一个青年说,“我和你珍姨,华姨先上去玩会,你自己的伙伴自己安排下。”

第三章 主人
沙发上的少年张的非常清秀,皮肤白皙,留着偏分短发,戴着白框眼镜,脸上挂着坏坏的笑容,少年站了起来,打量了小楠和小霞一下,旁边罗丽丽愤怒的咆哮着,“刘浩然,你满意了!”一边把衣服脱光,小楠看见罗丽丽也穿着贞操带,“来啊,来上老娘,来啊,刘浩然。”刘浩然猛然笑出声来,“罗丽丽,同学一场,不用这么大声叫喊,给你合同,是在帮你!”转头“你们俩谁是吴小楠,在这里脱光衣服等着,王小霞带好自己的行李先跟我来,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小楠脑袋木木的,不知所措的站在客厅,不知道该干什么,小霞拖着皮箱走了两步,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让小楠脱衣服,跟着刘浩然进入一楼走廊边上阳面一个房间,房间有一个衣柜和一张一米五的床,还有一张电脑桌,床尾的另一边有个小门,小门里边是卫生间,有洗手台、马桶和淋浴器。

刘浩然说,“这暂时是你的房间,以后来这玩,你应该都住这个房间。”说完关门走了出去,刘浩然看见吴小楠还穿着衣服没有脱掉,有点不高兴的吼到,“贱女人,脱掉衣服,你以为自己是大小姐,记住!你现在是个奴隶!我的奴隶!现在奴隶执行主人的命令,脱光衣服,以后在这个房间,没有我的命令,就一直光着身子!”

小楠想着自己签的合同,悲从心来,哇的哭出声来,一边哭,一边扒光了自己,旁边罗丽丽气呼呼的看着这一切没有说话,刘浩然饶有兴趣的看着小楠边哭边脱衣服,转头对罗丽丽说到,“我知道,让你从一个大家小姐变成我的情人,有点委屈你了,但谁让你爸眼光不好,生意失败,又不想重头来过,只好求着我爸借给他两百万周转,要知道这钱都够签奴隶合同的了,我爸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只让签了情人合同,而且我向你保证,不限制你自由,不强行上你,直到你心甘情愿的让我上你我再上你,现在我带你去你在这的专有房间。”

罗丽丽听了刘浩然的话,气呼呼的跟上去,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格局和一楼小霞的房间差不多。刘浩然说到,“你就先在这休息,旁边是我的房间,有什么事随时找我。”刘浩然回到客厅,看着已经脱光衣服的小楠,从客厅茶几的抽屉里取出一个皮项圈,扣在小楠的脖子上,拉着项圈上的链子边走边喊“露西,把这个奴隶的东西处理一下,她以后用不到了。”走廊边上过来一个光着身子的黑人女人,把小楠和罗丽丽脱下的衣服收了起来,拖走箱子,又熟练的拖了下地,才离开。

小楠被刘浩然拉着上的三楼尽头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就像个妇产医院的检查室一样,来到一张奇怪的椅子跟前,刘浩然命令到,“坐上去!”

小楠木然的坐了上去,刘浩然开始开动椅子上的开关,只见腰上扎上了一条皮带,双乳上方锁骨这也有一条皮带,手被拉在身体后边拷上一个手铐,小楠动了动手,发现手铐连接着椅背,双腿大腿扎上两条皮带拉在身体两边,脚脖子拷在椅子北两边高高的举着,小楠从来没有以这样一个奇怪的姿势呆过,说到,“主人,干什么把小楠弄成这个样子,这个样子好难…”

话还没说完,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是刘浩然的一个耳光,“奴隶不需要质疑主人的命令,况且我也没同意你说话!”小楠闭上嘴,不敢在说话。刘浩然拿出一把钥匙,打开小楠贞操带上的锁,解开三条不锈钢带子,取下贞操带,小楠的下体暴露在刘浩然面前。

刘浩然拿出一罐泡沫剃须膏,均匀的涂抹在小楠阴毛上,边抹边说,“我这人有点变态,喜欢白虎,可惜天生的白虎太少了,还好可以后天制造,等上会,马上就好。”然后熟练的拿起一把吉利剃须刀,开始刮毛,还不忘吓唬小楠“不要乱动,挂破了,受罪的是你自己。”小楠吓的一动不动,被浓密的阴毛覆盖的下体慢慢裸露了出来。

刘浩然又从房间的一个角落打开一个箱子,看着说明书连接着一个个零件,“这是激光脱毛仪,刚买回来,你是第一个使用者,以前的那些妓女刮毛还行,让激光脱毛一个个的都不同意。”仪器连接好,调整好参数,刘浩然开始一寸一寸的扫过小楠的下体,小楠留着眼泪,心里想着自己一会都要光着的下体,有些失神,突然下体传来一股揪心的疼痛,刘浩然把一个像电烙铁的东西拿开,这个像电烙铁的东西头上是三厘米圆,圆内有个像太极的双弧,一边一个字母H,一边是字母R。

刘浩然说到,“你是我的奴隶,刚才是给你一个我的烙印,就烙在你耻丘上方,怎么样,漂亮吧!我自己设计的。”“这个地方一周不能碰水,现在跟我走。”说着刘浩然解开小楠身上的束缚,只留下脖子上的项圈,也没有穿回贞操带,拉着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

第四章 奴隶就是这样
进入房间,小楠有些忐忑,想着刘浩然会怎么对待自己,自己还没有过做爱经历,耳边传来刘浩然的话,了“这是我的房间,你是我的专属奴隶,以后就住这里,并且每天打扫干净!”小楠听了,自觉的往床上走去,脖子上的项圈一紧,刘浩然拉着铁链的另一头骂道,“想什么呢,老子让你上床了吗!”顺手一指房间角落,“你去那个笼子里休息!”

小楠转过头,见角落里有个大概一米多高一米半不到长的笼子,有点像大型犬只用的笼子,刘浩然打开笼子门,小楠爬了进去,笼子不算小,但是躺下也只能圈着腿,伸不直腿,小楠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歇了会,肚子里咕咕的叫了半天,今天早饭是在县宾馆吃的,午饭是在飞机场对付的,由于有早上服务区的经历,午饭没干多吃,现在早饿了,正饿着呢,听到刘浩然在走廊里招呼罗丽丽一起去楼下吃饭,小楠也想去吃,但在笼子里锁着,自己根本出不去,正黯然神伤,又听到罗丽丽的骂声,“我操他妈的,我的衣服呢!”“你来时穿的那身露西以为是奴隶的,扔掉了!你不是带了个皮箱吗?”“皮箱!我老爸给我拾掇的,你看看,这是人穿的衣服吗?”“哈,哈,哈,这挺好的!没想到伯父还有这情调!”一阵沉默后,罗丽丽的声音又传来,“你喜欢我穿这些衣?那我就这么穿,反正我迟早都得是你的!”接着是悉悉索索的穿衣服下楼的声音。

过了好大一会,小楠在笼子里正饿的发慌,门被打开了,刘浩然端着个碗走了进来,径直走向笼子,拿出钥匙,却没有打开前边的笼子门,而是打开后边有一个奇怪的大洞的上半部分“头伸出!”小楠这半天的经历知道必须按要求做才少受罪,依言伸出头,听得一声响,上半部分又落了下来锁上了,小楠现在就像是古代的犯人,带着枷锁,只是脑袋冲前,然后听得一声响,脑袋下放了个小塑料凳子,一个碗放在了凳子上,“赶紧吃!吃完带你转转这房子。”笼子其他面的孔都不算小,伸个胳膊出去没问题,就这枷锁的面,孔小的出奇,手都伸不出去,小楠只好像狗一样,直接伸头去吃,碗里是红烧肉,小楠狼吞虎咽的吃着,毕竟上一次吃红烧肉还是过年。

吃完饭,刘浩然打开笼子,拉着小楠的铁链,开始转悠别墅,告诉小楠个个房间的作用,小楠没有见到李华和珍姐就问了声,“华姐她们呢?”刚问完就后悔了,自己是个奴隶,没主人同意就说话,不知会有什么惩罚,刘浩然却没有罚她的打算,“珍姨和华姨是我爸的奴隶,下午跟着我爸回毛利塔尼亚了,毕竟那边的生意重要。”转悠了两圈,牵着铁链,又把小楠送回笼子,刘浩然自己躺到床上,就这样过完第一天。

接下来的几天,白天刘浩然牵着小楠的铁链在别墅里转悠,晚上关进笼子睡觉,小楠觉得除了不能穿衣服,得光着身子和下午那一碗红烧肉就没有什么不能忍受的了,也不知道刘浩然怎么想的,明天下午一碗红烧肉必须吃完,再好吃的东西也止不住天天吃,小楠现在见了红烧肉就腻的范恶心,还有看着罗丽丽穿着可以说是情趣的衣服,半遮半露的出出进进别墅,刘浩然果然没限制罗丽丽,小霞几乎就手不离书,基本看见小霞就是在看书,找小霞只要去别墅的书房就行,有几次小楠去书房叫小霞吃饭,小霞悄悄问小楠,光着身子带着项圈难受不,小楠只是笑笑。

小楠已经适应了现在的生活,刚开始每三天刮下体毛,开激光脱毛,现在已经一周没刮毛了,下体还是光秃秃的,刘浩然主人说,已经不会再长出来了,以后如果长出来了再刮,罗丽丽慌慌张张的跑进别墅,情趣衣服有些破损,露出下边贞操带。然后就听见别墅门被推开,几个流里流气的后生闯了进来,小楠正坐在别墅台阶上看着远方的海面,后生们看着这个裸体的小楠,感觉身体发烫,冲了上去,小楠正发懵,身边一道黑影闪过,噼里啪啦,露西光着身子,拳打脚踢三下五除二,地上没有能站起来的后生,露西生硬的吐出一个字“滚!”后生们连滚带爬的离开别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