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法官的特殊癖好

“快要忍不住了….”波莉安娜轻轻地呻吟道。

金碧辉煌的宗教法庭里站满了身着长袍的修士,四根庄严的大理石柱伫立在法庭的四角,不计其数的圣像画点缀着深蓝色星海般的拱顶。肃穆的人群中,从普通的信徒到大主教都一言不发地望向高高在上的法官席,他们的眼中闪烁着虔敬。

在那嵌着紫色宝石的座椅上,坐着一个洋娃娃般金发杏眼的少女。她身着一袭绣着蓝纹的法官长袍,头戴华美的发簪,一双明亮的瞳孔中流淌着乳白色的纯洁与天真。她就是宗教法庭的大法官:波莉安娜。

在这座没有国王、由宗教法庭专制的城邦国家中,宗教大法官无疑是神明般的存在。她掌握着全国的军事、宗教、与政治。从在场每一个信徒的表情与神态中,都能读出他们对眼前这个16岁少女的尊敬与崇拜。

然而我们的宗教大法官——波莉安娜小姐——却有着一个难以启齿的特殊癖好。她从上个月起,就意外地发现一种将膀胱胀满的湿热快感。小腹的酸胀缠绕着下体、有时在不经意间的的摩擦,便会从尿道口的某处激发出一道刺激的电流,这样的快感让波莉安娜颇为害羞,却也深深沉迷。

沉闷的宗教审判让还是高中生的波莉安娜难以忍受,她每次开庭前都会喝下一大杯水,然后绞紧双腿,在众人虔诚地注视下,憋着尿主持着审判。谁又能想到,那贞洁如圣女的大法官小姐,会在审判时享受着小腹不断增强的酸胀,然后在闭庭时赶紧冲进厕所,坐在马桶上酣畅淋漓地释放自己呢?

可是今天的波莉安娜和平日有些不同。兴许是因为早上喝了太多的水,此时距离闭庭少说还有半个小时,她却已经开始忍耐不住汹涌的尿意了。夹紧的双腿间,满腹的尿水如同一条水蛇蜿蜒蠕动,不时顶撞着波莉安娜下体某些敏感的地方。这让大法官小姐的面颊泛起淡淡的红润。

“怎么办呀….感觉要忍不住了…”波莉安娜不安地自言自语道。

虽然每次的憋尿都是在极限时得到释放,但波莉安娜的尿意还从没有哪次像现在一样强烈。这样下去,怕不是五分钟之内就要失禁了。想想吧!一个万人敬仰的女法官,在众目睽睽之下失去对自己的控制,在法官席上留下一大片湿润的痕迹,这该是多么大的羞耻!

想到这里,波莉安娜的尿意不知为何更是澎湃了。

不行了,就要坚持不住了。

波莉安娜环顾了四周,确保身边的卫兵笔直地注视着法庭的前方后,悄悄地将右手伸入下身的短裙中。别看我们的大法官小姐上身穿着庄严的长袍,在那丝质的布料下,却是超短裙和一条黑色的吊带袜。波莉安娜的手指攀上了自己的小腹,随后向下划去,来到了一片已经稍稍有些湿润的布料上,灵巧的食指找准葫芦口,轻轻地按了下去。

“哈…”波莉安娜不禁发出了一声羞耻的喘息。

用指尖抵住尿道口之后,波莉安娜感觉轻松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今天的波莉安娜似乎从憋尿中感到了一种比平常更独特的快感。这种让人靡靡的快感随着尿意的泛起而涌起,随着尿意的退潮而衰退。波莉安娜不觉有些沉浸其中。

“法官大人,在我看来….”辩护律师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而波莉安娜满脑子却只有下半身的尿意了。她半趴在法官席上,注视着大堂时钟的秒针。

时间又过去了十分钟,波莉安娜下身的小嘴又开始不安分了。她的食指感到自己的内裤正被从身体深处渗出的液体逐渐染湿。急迫的感觉又变强了。波莉安娜只得抬起中指,和食指一起按住了尿道。

然而当她的中指轻轻擦到尿道口旁某个突出的小肉芽时,一种电流般的快感猛地袭来。波莉安娜险些失禁,她感到一种莫名地兴奋从那个肉芽中缓缓流出。

那种快感…难道是?

波莉安娜忍不住再次用中指触碰肉芽,舒服的感觉从下体涌了上来。刚才还是痛苦的尿意忽然变成了醉人的快感,潮红涌上了波莉安娜的双颊。

虽然知道自己是大法官,虽然知道这里是法庭,但波莉安娜实在抗拒不住那种难耐的诱惑。尽管羞耻,波莉安娜还是开始用手指轻轻揉搓起小肉芽,快感的热流混合着尿水开始在下半身肆虐。

好舒服….好想….好想更满足一些…

波莉安娜再也忍不住了,她不再故作矜持地隔着布料揉搓,而是把整只右手伸进内裤,用无名指抵住正在缓缓分泌出不知名液体的小穴,用食指和中指夹起已经耸立的肉芽,开始肆意玩弄。

尿意越来越强,快感也开始积累。波莉安娜耳边的声音仿佛消失了一般,只剩一阵一阵难以抗拒的酸痒折磨着下体。似乎是为了平复这种瘙痒的,波莉安娜的手指更加勤奋地揉动着。

左一点,稍稍用点力….好舒服…还想要…..修长的手指在下体快速地揉搓着,一小股尿水喷了出来,让波莉安娜的指尖湿润了。

感受着下身和尿水有所不同的粘液,波莉安娜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这就是,卡波欧拉妹妹说的,自慰?

管不了这么多了。汹涌的尿意已经要彻底一泄而出了,大法官小姐除了继续自己的自慰,再没有别的任何念想了。她用中指试探性地拨弄着下半身的花瓣,又是一阵阵让人颤抖的快感。波莉安娜轻轻地将中指送进了紧闭的花缝,纤细的手指对肉壁的挤压让痛感夹杂着欲望爆发出来。她感到自己的下身开始无法控制地收缩,湿润的液体越流越多,法官席的座椅上已然出现了几滴液珠。

“再深入些….再深入些…”波莉安娜一边呻吟着,一边向着身体深处送着手指,小穴饥渴地含着它,一面流出让人脸红心跳的液体。

“好的!本案的关键其实在于刚才已经讨论的细节,就此深入探讨的话….”辩护律师听到波莉安娜的“命令”,赶忙继续往下阐释。

律师的声音把波莉安娜拉回了现实,她意识到自己刚才所做的事有多么羞耻。这可是宗教法庭、这可是审判,可她却在玩弄自己的…

波莉安娜凭借着难以想象的毅力抽出了自己的手指,中指的指节上已经满是粘稠的液体了。小穴的空虚让波莉安娜又感到难耐的尿意。可她至多也只是轻轻爱抚自己的私处,不敢继续刚才的欢愉。

又是十分钟。

波莉安娜的身体正悬在某样东西的边缘,那样东西似乎会让自己的花芯彻彻底底的获得享受和满足,可似乎也会释放出已经忍耐了如此之久的尿意。波莉安娜隐隐记得卡波欧拉告诉过自己,那叫做高潮。

不行了,不行了。下身已经马上就要决堤了。不管涌出来的是什么,都要坚持不住了!

“好了,我宣布被告无罪!”一句话也没听到的波莉安娜坐在法官席上宣布了判决结果,结束了庭审。她的右手紧紧捂住尿道口,她必须要立即去厕所释放自己了——不仅仅是释放自己的膀胱,她还要满足那个正在玉户流津的小穴。

台下的众人鸦雀无声,他们不敢相信结果如此唐突。但紧接着,一阵欢呼爆发出来:

“仁慈的波莉安娜小姐万岁!大法官万岁!”

被告从被告席上来到法官席前,按照礼仪,他应亲吻法官的右手以表感谢。

波莉安娜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可如今也没有办法了。她从内裤中缓缓抽出右手,一条细长的银丝黏在她的指尖,随后拉长、断开,留下摇摇欲坠的液滴悬在她湿润的指尖。她的下身没有了手指的支援,距离失禁只有一步之遥了。

被告虔诚地接过波莉安娜的手掌吻了下去,整个法庭高呼:“法官万岁!被告【无罪释放】”

听到“释放”两字,波莉安娜再也忍不住了,她紧咬着牙关,下身的小嘴却张开了。在一阵抽搐之中,一张一合的小穴喷吐出积攒已久的尿水。上身的双唇紧闭,下身的红肿的双唇之间却不受控制地泄出尿液。她的蜜穴流出的清冽的液体中,混合之而出的还有被碾成粉末、融在其中的自尊,羞耻、快乐、折磨……

在整个法庭欢庆闭庭、高歌赞颂波莉安娜时,我们的宗教法官小姐又学到了一个新的特殊癖好。

厕所里的少女的手指在下身飞快地揉动着,纤细的双腿不住地抖动,她用另一只手紧捂住自己的嘴,努力压抑着呻吟。她的高跟鞋早已滑下玉足,粉色的内裤散乱地褪在脚踝处,上面还有一大块湿斑。

“要….要来了….”

波莉安娜的中指忽然停止了揉动,大腿猛地并拢,身体一阵颤抖,粘稠的浆水便从下身喷出。

“啊…..终于…..出来了…..”少女喃喃道

刚刚在法庭上失禁后的波莉安娜拖着高潮后的身体冲进了厕所,在一个狭窄而舒适的隔间里酣畅地放纵了自己,并在手指的爱抚下迎来了学会自慰后的第二次的高潮。于是,就有了上面的这样一幕。

一条黏腻的白线从波莉安娜的私处垂下,全身瘫软的波莉安娜用纸巾轻轻地擦拭了私处,那温柔的态度和刚刚用手指狠狠蹂躏自己时完全不同。

“真是的,我都在做些什么羞人的事呀!明明马上还要见卡波欧拉妹妹,我却在厕所里…”波莉安娜自言自语道。她正了正自己的法官帽,闪闪发亮的白色宝石镶嵌在丝质的帽檐上,标志着这个国家纯洁而公正的司法力量。

而这纯洁力量的化身刚刚还在厕所的隔间里,从下身喷出了一些其他的白色物质,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位大法官。

波莉安娜匆匆赶往卡波欧拉妹妹的房间。在一扇厚实而坚固的大门前,她停下了脚步并敲了敲房门。

开门的正是卡波欧拉:这是一个比波莉安娜小半岁的少女,她身着鲜红的教袍,头戴红衣主教帽,白色的披肩上印刻着宗教符号,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凝结在这个不到十六岁的女孩身上。

她就是这个国家的实际掌权者:大主教卡波欧拉。

“姐姐!”卡波欧拉一看到波莉安娜就扑了上去,明亮的大眼睛中满溢着快乐,早熟的她对自己的姐姐一直有一种异样的情感。刚刚在法庭上,她可是全程目睹了波莉安娜的耻态。她无比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姐姐刚刚在生理需求的逼迫下第一次学会了用手指安慰自己。

“安娜姐姐,刚刚在法庭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呀?”卡波欧拉故意问道

波莉安娜的脸上顿时泛起一片红晕:“没,没有….就是,身体不太舒服…”

“姐姐肯定是不太舒服!所以要把手指插入身体下面的某个耻缝中才会感到更舒服对吗?”

卡波欧拉的对于性事可算是一清二楚,但腹黑的她最喜欢的就是用孩子般的话语让姐姐感到羞耻了。

“你在说什么呀….”波莉安娜羞地满脸通红,她慌忙转过头去,坐在一张小凳子上。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她拿起放在桌上的一杯茶小口抿了起来。

卡波欧拉笑着坐在了姐姐的对面,也拿起了一杯茶。今天下午她约姐姐见面恰恰就是为了调教波莉安娜正确的自慰方式。她早已安排管家在波莉安娜手中的那杯茶中放了催情剂,下面只需要等待,就可以和自己一直憧憬的姐姐用手指交欢了。

想到这里,卡波欧拉不禁微笑着将自己手里的这杯一饮而尽。

真是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姐姐欲求不满的样子呢!到时候用我的手指在她的身上跳萨拉舞吧~

等一下?

卡波欧拉突然感到自己的小腹窜过一道电流,紧接着一股尿意涌了出来。不对呀,自己明明没喝多少,怎么会….

看到波莉安娜的双腿也不安地扭动起来,卡波欧拉突然明白了:一定是管家把催情剂同时放到了两杯茶中!倒霉!

这强效的利尿与催情草药,乃是这个药草大国的特产。卡波欧拉对它的威力可是深有体会,加上自己敏感的身体,恐怕自己也会彻底崩坏的…..

卡波欧拉赶紧起身,拉起姐姐的袖口:“看姐姐身体不舒服,我们去一趟厕所吧。”她们必须赶紧在药效爆发之前找到一个隐蔽无人地地方放纵自己才行。

波莉安娜红着脸点了点头,两人向门口走去。

房门忽然被打开了,管家领着五位国务大臣走了进来。领头的大臣深鞠一躬:“法官小姐,主教大人,我们奉命禀报一条紧急信息。”

倒霉!

没办法了,只有先忍耐到他们汇报完了。卡波欧拉无奈地和姐姐坐回了座位。

“诸位,有话快说!不要耽误我和法官大人的时间!”

几位大臣恭敬地站在桌前:

“二位大人雅鉴,众所周知,我国是药草大国,然而近年来愈发猖獗的走私使得王国的经济….”

卡波欧拉根本无心听这些汇报,她的尿意已经很强了,小腹里仿佛有一条水蛇在游动。膀胱的痛感隐隐夹带着酸意,挤压着少女稚嫩的肉壁。这种快感似乎在蚕食着她的理智。

波莉安娜又何尝不是呢?刚刚才失禁过一次的她疑惑地又一次感受到下体的尿意,今天身体究竟是怎么了?刚刚被安慰过的花瓣又不满了起来,那肿胀的双唇边还挂着没有擦拭干净的淫水,而新的浆液已经缓缓从尿道口往外渗漏了。

“这次的走私事件非常严重,共计三万吨的可露草被以各种方式偷渡出境….”

“可露草?为什么要走私可露草?”波莉安娜企图参与谈话、转移注意力来缓解尿意。如同上午一样,她的手指又不自觉地摸向了内裤。

大臣们的脸色有些尴尬,沉默了一会,其中的一位开口说:“法官小姐,可露草是本国的特产,制作催情类药品非常高效,因而为各国所觊觎….”

听到“催情”这两个字,卡波欧拉的下身一紧,噙着尿水的私处感觉到一阵让人脸红的快感。自己不就在被催情吗?这欲罢不能的疼痛混合性欲充斥着自己的下体,淡淡的湿热更让她难忍滋味的诱惑。既然被催情,不趁着机会自慰一下也太可惜了吧….卡波欧拉安慰着自己,也把右手伸进了内裤,抚摸起已经立起的小豆豆。

“催情….是指?”波莉安娜已经濒临失禁了,强效的利尿效果让一小股一小股的尿水从已经疲惫的阴唇中一点点吐出,她索性放弃了不计代价的忍耐,转而用指关节蹭起了充血的双唇。淫水的润滑感让自己的下身不住地传来快感。

“催情就是会使自己的小穴很舒服哦!”卡波欧拉忽然起身讲到。她的脸上弥漫着一种满足的表情。

鸦雀无声。

几位大臣惊讶地看着平日威严的大主教从口中吐出这样的词。了解卡波欧拉有多敏感的管家明白,此时的她已经面临崩坏的边缘了:

“诸位,主教大人今日身体不适,请各位先回吧!”

“不必!请各位在这里看好!”卡波欧拉大声说道,她的声音中透出一种癫狂的快感。只见她捋起了自己的主教长袍,露出下面的丝袜:威严强势的红衣主教竟然在长袍下穿着一双洁白的少女丝袜。紧接,她着鲁莽地拽下它,褪到小腿,把白色印着兔子图案的内裤展现在众人面前。

“诸卿,走私问题一谈再谈,还是得不到解决,你们知道这些草药、这些催情剂对国民来说有多重要吗?”卡波欧拉踮起脚来,把私处压在了桌角上。

一阵痛感,白色内裤上印着粉色兔子之处紧紧地压在了桌角,一块湿斑开始扩大。

“看好了,现在你们眼前的,就是….就是….两位被催情的少女….没错,其中一位就是….我….”卡波欧拉大主教把身子的重量压了下去,对着桌角蹭了起来。呻吟从她的口中飘出,她用力压着小腹,内裤和阴部的摩擦传来一阵阵异乎寻常的快感和疼痛,她的眼角闪着点点晶莹,内裤上也有了一大片湿斑。

桌角边的自慰最最让人欲罢不能地就是摩擦的痛感,那夹着性欲的疼痛让卡波欧拉的理智高速崩坏,她纵情地浪叫着。

“卡波妹妹!你在….做什么….呀….”波莉安娜惊讶地看着姐姐在众人面前蹭起了桌角,虽然自己的下体也已经来到了高潮边缘,虽然自己的食指还插在身体里搅动,可那好歹是在桌下。

“怎么,波莉姐姐,难道你就不想像我一样变得更舒服吗?你也在….正在对自己做那种事的,对吧?”卡波欧拉一把掀起了桌布,波莉安娜的动作也暴露在了众人的眼皮下。

“都失控了….诸位,今天到此为止吧!”管家着急地叫到,可众人,连同他自己,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欣赏着这淫靡的画面。

“诸卿,你们看好!所谓催情的效果,就会….就会让一个少女….”卡波欧拉腹部的动作越来越快,私处摩擦着的桌沿已经向下滴起了液体。她气喘吁吁地补充道:“就会让一个少女的小穴想要被插入东西,这就是催情剂的作用,这就是他们要…..走私的…..原因!”

桌角的快感已经满足不了卡波欧拉了,她退下内裤,爬到桌上,从脖子上拽下红衣主教的十字架,又捋起长袍。一个正急促地“呼吸”着的小穴展现在几位大臣的眼前,那垂着液体的葫芦口一点点地颤动着,标志着她的主人正在体会的快感。肿胀充血的阴部已经濒临极限,似乎马上就要决堤而漏出尿来。

卡波欧拉半跪在桌上,朝向大臣,展示了那镀金的十字架:“看好了,这就是红衣主教的十字架…”随后她轻轻地垂下右手,小心翼翼地试探起了自己的花瓣,然后浅浅地送了进去。她的身体随着那金质的硬物的插入而颤抖着,癫狂的淫欲缠绕着她的下身。红衣主教卡波欧拉的嘴角淌下了痴痴的涎水。

“看到了吗?我是….你们的红衣主教!即使是我,有了催情剂,也会….”卡波欧拉骄傲地说。

大臣们怀着半是虔诚、半是饥渴的眼神紧盯着他们主教的重要部位。液滴随着“吧唧、吧唧的抽插声”不住地喷溅出来。

而波莉安娜的手指也基本和阴蒂要完成工作了,她的小穴已经不情愿地张开,那种酸痒已然化为了极乐在私处荡漾。

卡波欧拉的动作越来越快,“要来了,要来了…..要…..来…..啊~~”

一阵猛烈地抽搐降临在卡波欧拉的下身,大臣们看到她的花瓣间猛地喷出一股液体,停了半秒,如同是高潮的巅峰,随后尿液混着淫水肆无忌惮地打在桌子上。浊黄的溪流从桌上漫开,早已崩坏的大主教伸着舌头,品味着身下的高潮,果然,催情剂的作用和平常的自己动手还是不一样啊!

而大法官小姐也几乎是同时达到了性高潮,那苦苦得不到满足的双唇和阴蒂终于也在一阵用力地爱抚下酣畅淋漓地解放了自己。红地毯被两姐妹身体里的液体淋得湿漉漉的。

“和妹妹,一起,自慰达到了顶点呢…..”波莉安娜趴在桌上喃喃道。

半跪在桌上的卡波欧拉刚刚度过高潮的余韵,她一手撑着桌面,一手从下体拔出了湿淋淋的十字架,重重地摔在桌上。她指着自己还在流着液体的小穴,趾高气昂地对已经看呆的大臣们说:“诸卿所见即是催情剂的药效。为国民带来莫大福祉之物不予保护,国之颜面何在?从今日起,我最后一次重复,严抓走私!”

大臣们齐齐跪下:“是!”

几位大臣一走,卡波欧拉便一下子倒在了沙发上,旁边的波莉安娜还半仰在扶手椅中,眼神中高潮后是痴痴的满足感。

“妹妹….”波莉安娜问道,“你常常在别人面前…..做那种事吗?”

“怎么可能啦!”卡波欧拉的脸一下子羞地和她身上的袍子一样红,“我刚刚只是恰巧….恰巧有点发情…..”

红霞并没有在红衣主教的脸颊上停留很久,她很快恢复了往常的威严,正了正身上的教袍,把湿漉漉的十字架放进嘴里吮吸干净,再重又佩戴在项链上。

“姐姐”,卡波欧拉语重心长地说道,“这个国家有待我们去管理和守卫的事情很多,但是,适当的’放松‘也是必要的。”她捡起刚刚脱掉的内裤,随意地仍在铺着鹅绒毯的床上。

“我们的身体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就有着去享受它的权利。”卡波欧拉附到姐姐的耳边,朝她的耳垂吹出一股纤细而魅惑的气流“如果姐姐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妹妹很愿意~随时~随地奉陪哟!”

波莉安娜刚刚高潮后的敏感身体不仅颤抖了一下。

“红衣主教大人!教会会长梅拉小姐求见!”门外忽然响起侍者的声音,紧接着是一阵从容不迫的脚步声。

卡波欧拉从嘴角吐出一声冷笑,用右手捋起长袍盖住自己真空的下体,随后严肃地说道:“请进!”

一个身着白色修女服的少女缓步走入,她的双手交在腹前,脸色沉静,手中紧握一个和卡波欧拉相同样式的十字架。她的身材十分丰满,低垂的眉毛似乎给她的面部蒙上一层谦恭的神采,但她清澈的眼眸中无疑放射出怒火,这和她圣女身份完全不符的愤怒直指面前的红衣主教。

卡波欧拉抱之以恰到好处的仪式性微笑。

圣女梅拉简单地鞠了一躬,便开始了陈述:

“红衣主教大人,我很荣幸能得到觐见的机会。如您所见,当前的宗教形势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卡波欧拉保持着沉默。

“红衣主教大人,近三年来,亵神、叛教、违背戒律的事件层出不穷。如果您看到您的姐姐今天上午的判决,就会知道这种不知廉耻的事件是有多么普遍。”

“圣女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梅拉的牙关咬得紧紧地,但卡波欧拉敏锐地察觉出这绝不仅仅是因为愤怒。

“我的意思是…啊…”梅拉的口中漏出了一声不合时宜的喘息,但这位圣女很快又恢复了自己的仪容,从容地继续了下去,“我的意思是,我们国家的元首,竟然会公然在法庭上做出自渎的行为!”

波莉安娜的脸羞地通红,她转过头去,不敢回想上午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的疯狂放纵。

卡波欧拉看到圣女使自己的姐姐陷入尴尬,一种难以遏制的愤怒从她的心底冉冉升起。但红衣主教只是不动声色地站起身来,注视着圣女梅拉:“怎样,你觉得不合适吗?”

“难道您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我们的教义告诫我们要贞洁、要顺从,可是您,可是您….呜…..可是您竟然能…呜…说出这种话?”梅拉的眼角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滴眼泪。

卡波欧拉打量着圣女的小腹,她已经对面前的政敌从各种意义上了如指掌了:她来这里的目的、她当下的处境、还有…..她的生理情况。

“我很抱歉,圣女小姐,您一定在大厅里等了很久吧,我记得那里没有卫生间….不好意思,这座法庭的设计不是很合理。看上去您身体是….不太舒服?”卡波欧拉戏谑地问。

听到这正中靶心的一句话,梅拉小腹里的液体更加不安地躁动起来。的确,“葡萄汁团契会后”,喝下六杯纯葡萄汁的圣女小姐已经有三个小时没有去过厕所了。而当下她的尿意也确实到了需要赶紧解决的地步。

可是,高傲的圣女小姐怎能在自己敌人的面前承认如此羞耻的事情?

“不要顾左右而言它,红衣主教大人!难道你要默许如今泛滥的色情现象吗?”梅拉惊慌地反击道。

“圣女小姐!”卡波欧拉忽然严肃起来,她的声音瞬间透出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我国少女的合法婚育年龄是十九岁,您是否认为,在此之前,她们都不能以任何方法享受自己的身体?”

“这正是….呜….戒律所规定的,当然不允许。要….隐忍克己。”

“有道理,有道理。”卡波欧拉走近圣女,她的瞳孔中忽然燃气一道桃红的邪恶。

“那么!就由圣女小姐为我们做个榜样吧!”红衣主教一把夺过梅拉手中的十字架,用右手把住她的右肩,按在了墙上:

“既然圣女小姐说是要隐忍克己,那我们就来看看这是否可行。如果圣女小姐能够禁得住自己的十字架的诱惑,那么我就承认我的执政失误。但如果连圣女小姐都忍受不了诱惑…..那恐怕什么隐忍克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吧?”

“什么叫十字架的诱惑?把我的十字架还给我!”梅拉惊叫道,但她纤细的身体在尿意的牵制下根本使不上全力,完全挣脱不了卡波欧拉的双手。

“我来向你展示一下吧!”

卡波欧拉一把掀起圣女的的修女服,一条可爱的白色女式内裤暴露了出来。细心的卡波欧拉注意到了中央的一块娇小的湿斑,她拿起圣女的十字架,用粗糙的顶一端压在那块湿斑上,敏感的梅拉立刻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呻吟。

“你!你,你竟然….”

“我们现在来正式讨论讨论这个问题吧”卡波欧拉开始缓缓用十字架隔着内裤摩擦起梅拉的下体来,“说说看,你觉得什么是极乐?”

“当然…是….贞洁….受戒才能感受到的….极乐”梅拉用力收紧括约肌,努力控制住汹涌的尿水。她的下体每收缩一下,尿意就增强一分,更要命的是,那粗糙的摩擦我正使她的花瓣和相思豆逐渐敏感起来,一种难以言说的快感攀上了内裤中的秘密花园。这是一直信奉贞洁的梅拉从未体会过的。

“那你说说看,”卡波欧拉艺术地调整左手的节奏,时不时竖起木制十字架的凸起部分,朝着梅拉的小豆豆蜻蜓点水一下,于是圣女的全身便会不由自主地颤动一下,从口种吐出不情愿的“呜呜”生。“你说说看,现在你感到舒服吗?”

“不…不舒服…”尿意把梅拉的下体挤占地满满当当的,她是多么希望打开下身的闸门,把隐忍的痛苦一齐宣泄出去啊!可是她的尊严抵抗着她想要失禁的欲望。酸痛感麻痹着下体,内裤的布料已经沾湿着不知是什么的粘稠液体,打开的花瓣似乎在渴望着什么….

渴望?

不,不!梅拉对自己说,我只是在憋….忍耐正常的生理欲望,再坚持一会就可以去厕所里,啊啊….啊!

卡波欧拉忽然褪下了圣女的内裤,用自己的手指甲顽皮地夹了一下那个充血的小豆子。梅拉的私处顿时爆发出一阵癫狂地欲望,一小股尿水下意识地从阴唇中射出,在地上打出一滩不太光彩的水迹。放尿的欲望就像是毒瘾,尿出一点、只会使自己更想要彻底地解放膀胱。那种难耐的痒意早就和尿意混合成为一滩黏腻的欲望,梅拉的肉瓣已经不想再做无谓的抵抗了,可她的尊严不允许。就算是下身赤裸、就算是淫水的细线挂在尿道口,就算是肿胀充血的下体已经在吞吞吐吐排泄物,她也不愿意就此屈服。

“我一点也不觉得…舒服…我…自慰是…耻辱的….我绝不会允许….宗教的纯洁极乐和….啊,好想要……绝不允许极乐和性混为一谈…..”梅拉上身的小嘴也开始含糊不清,但她仅剩的意志还是苦苦支撑着,让她绝不承认自己憋着尿发情的丑态。

“好吧,不舒服就算了。”卡波欧拉忽然停下了动作,松开右手站起身来,把脏兮兮的木十字架丢给了梅拉。“不舒服我就不帮你继续按摩了。”

不知为什么,当那折磨人的粗糙物终于从自己的敏感地带撤退后,梅拉感受到的却是一阵巨大的空虚。刚才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一下子无影无踪了,尿意变成了单纯的痛苦,小穴的收缩变得没有丝毫的意义,除了憋、胀,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就和自己坚持了六年的事业一样,当自己一个人寂寞地坐在教堂偌大的中央时,那可笑的纯洁又有什么意义呢?那是自己追求的宗教极乐吗?不是,不是!自己在漫长的禁欲中从来没有感受过片刻的所谓“极乐世界”!

这就是我渴望的纯洁吗?如果这就是贞洁,为什么会这样空虚、这样难过呢?如果所谓的贞洁就是这种空虚,那我宁可….

“我好想…被什么东西插入….那个尿尿的地方啊…..”梅拉喃喃道

“你说啥?声音太小了,我没听见呀!”卡波欧拉翘起了二郎腿,端坐在圣餐桌上。

“我…和我的小穴….都想要!请….请爱抚我吧,红衣主教大人!请满足我吧!请告诉我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吧!一直用手指折磨我的小穴,直到它支撑不住吧!”梅拉忽然大声叫道,两行眼泪滑下她的脸颊。她扑向坐在桌上的卡波欧拉,抓住后者的手腕,反客为主地将它往自己的双腿间拽去。

卡波欧拉露出了笑容,她拍了拍伏在桌上的梅拉:“既然圣女小姐这么想要,我们就来做宗教的折磨吧!”

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游动在少女湿润的洞窟口,温柔地划过那鼓起的“嘴唇”。手指尖的嫩肉不时往唇瓣的内部探去,又点到为止地迅速抽出,却又浮光掠影地收回,从那黝黑的深处引出一条淫荡的弧线。卡波欧拉的手指熟练地涂抹着尿液和淫水的混合物,用那润湿的指尖戏弄着已经在快感中要休克的阴蒂。先前一直克制着自己的圣女纵情地呻吟着,感受着自己的身体第一次得到性的滋润。

“啊….要尿出来了,身体越来越舒服了,小穴就要撑不住了….不要….不要抽走手指….红衣主教大人,再往里面插入一点吧,啊….是的….就是那里….要憋不住了,要….”

“尿出来吧,尿出来就好了,这就是极乐的答案。不要再拘束自己了,放松地尿出来吧,这就是真正的….极乐!”

卡波欧拉的两根手指忽然一齐袭向梅拉的花瓣,并轻柔地打出一个旋来,撑开那早已淫乱不堪的蜜穴。圣女的呻吟骤地哑然了,接着一股粗壮的尿水喷出湿透的下体。

“啊——啊,是的,这就是,舒服——”梅拉失神地呻吟着,一边一股股地从小穴中喷出尿水,一边粗暴地用几根手指不停地继续揉搓私处,好似不愿放过一点点逃逸的快感。那个几小时前还在教堂里讲道的圣女终于在这里卸下了一切的尊严与责任,淋漓尽致地尿了出来。跪在地上的圣女足足有两分钟才结束自己癫狂的释放,此时地上的红地毯业已画出一大片深色的湿斑。

梅拉从阴道里抽出手指,虚弱而满足地瘫倒在地上,她的眼皮越来越沉,只看到还坐在桌上的红衣主教微笑着看着她。她也回抱之以微笑。在她疲惫地堕入梦乡前,她明白,自己已经爱上了眼前那个穿着猩红色长袍的少女。

当圣女的呼噜声响起时,卡波欧拉起身轻轻地把她抱起,温柔地自己的床上,并盖上了一条薄薄的毛毯。

“愿主赐予这个贞洁的敌人以极乐”,卡波欧拉低声祈祷道。她随后站起身来,望向窗外:“走吧,姐姐。等待我们去打败和拯救的人还有很多!”

One thought on “少女法官的特殊癖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