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罚流程——第一话 憋以致学(中)

一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五天小蝶真不敢想象是如何熬过来的,每天除了憋尿就是做题,不过好在看在小蝶表现好的份上,这五天来除了周一,每天睡觉前妈妈都允许她在喝完牛奶后去小便了,所以早上的负担也就减轻了很多,她平均一天要喝4-5升的水,可却只能尿2-3次,上午一次、中午一次、下午一次,下午第二节课后便不允许她在去厕所,放学直接将她送回家,妈妈会根据小蝶当日的表现来判定她能尿多少秒,剩下的只能等到写完作业才可以尿。
然而,就在周五的下午的第一节课,小蝶实在熬不住了,她整个上午都在憋尿,原因就是小蝶早上起床时趁妈妈不注意把晨尿偷偷尿掉了,昨天晚上小蝶批改完作业后已经十一点半了,喝完牛奶都没来得及上厕所就睡着了,早上是被尿憋醒的,看妈妈还没醒就偷偷到厕所尿尿,可尿完却发现家里冲水的马桶按不下去了,想到可能是妈妈做了一些手脚,急的小蝶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卫生间里走了走去,最后她从衣柜里翻出盆准备接水冲掉,没想到接水的声音将妈妈吵醒了,小蝶吓得连忙跑回卧室,可还是被发现了,妈妈生气的让她在早饭的一杯甜豆浆之外又喝了两瓶水,并且送小蝶去学校后告诉老师,整个上午都不允许小蝶去厕所。
显而易见,上午三节课三瓶水下来小蝶已经喝了五瓶水憋了三四个小时了,后果就是第四节课忍不住将内裤尿湿了,还好小蝶的校裤是黑裤子,看的不太明显,小蝶到女厕所趁着大家都去吃饭的时间,自己将裤子脱下,只穿一条内裤在女厕所里想要将裤子上的尿臊味冲掉,在下了第四节课后她是不必去找老师的,每天中午的这段时间也是小蝶最幸福的时候——因为可以不用憋尿。
然而,就在她冲洗裤子的时候,有一个老师突然进来了,看到小蝶的下体只穿了一条内裤吓了一大跳,小蝶同样也是,连忙低着头害羞的跟老师解释了一下她水喝多了实在憋不住尿裤子了,也没有告诉那个老师她是被班主任罚憋的,老师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并问了一下小蝶的名字,小蝶也如实回答了。
不幸的是,小蝶尿裤子的消息最终还是传到了她的班主任的耳中,班主任立即打电话告诉了小蝶的母亲,小蝶的母亲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我知道了,辛苦您了。”老师连忙客气道:“哪里哪里,不辛苦,不过您回去如果要惩罚雨蝶的话,我建议您还是少用一些暴力,也尽量别让她太长时间的憋尿,毕竟那样对身体会造成很大的负担的,孩子的一辈子不能耽误在这一年上,以后的日子还很长。”
老师说了一大堆话,意思都是在劝说小蝶的母亲,最后电话的结尾蝶母答应了几声,告诉下午不要让小蝶在去厕所后便挂掉了电话,老师只好叹了口气。

下午的第一节课前,小蝶照例来到办公室,老师递给她两瓶水,告诉她说:“我已经知道你尿裤子的消息了,并且告诉了你的母亲,我也尽量的劝说让她不要动脾气,希望你以后不要在犯这种错误了。”小蝶顿时傻了,没想到就因为自己将名字告诉那个老师的原因,她尿裤子的消息竟然传到班主任那去了,完了完了,这下回家岂不会被妈妈打死啊,肯定是得憋一个晚上的节奏了,小蝶崩溃的想着。
可令小蝶比较欣喜的是,虽然她尿裤子了不过老师也没有给她加喝水,只是照例看着她喝下一瓶后就让她去上课了,但整个下午喝了四瓶水老师也没有让她去厕所的意思,小蝶只好憋着两升的尿回了家,看到母亲的样子似乎不像很生气,只是和往常一样让自己先去写作业,虽然没让自己去尿尿,不过似乎也没有太重的惩罚,例如罚跪、罚站、打手心、打屁股之类的,她在初三之前每次犯错基本都是被惩罚这几样的,直到现在每天开始了憋尿才怀念起了以前那些对肉体的惩罚,希望母亲不要让自己憋尿吧,小蝶暗暗祈祷。
晚上吃饭前,蝶母终于允许小蝶去厕所了,小蝶极力克制着尿意将腰挺起,紧紧咬着嘴唇一步一步的从凳子上挪向厕所,妈妈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小蝶不知道妈妈在想什么,到底还会不会惩罚自己了,小蝶的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进了厕所,当匆忙的脱下裤子和内裤后,小蝶轻轻的尿着尽量不发出声音,因为她在周二的时候就因为小便的声音太响,直接被母亲强制停止了尿尿,直到睡前才将膀胱中剩余的尿都尿光。
尿完尿后母女开始共进晚餐,整个过程中小蝶的妈妈除了给女儿夹菜之外几乎没说几句话,小蝶心中更加害怕了,难道这就是所说的暴风雨前的宁静?她很确信妈妈一定知道了自己尿裤子的事,可能已经极力克制着怒火在思考该怎么惩罚自己呢吧。

然而,与小蝶所想的恰恰相反,蝶母此时只是在想自己是否做的有些过分,她下午听到老师的劝说也有些动摇了,是啊,即使中考在怎么重要也不可能比过女儿一生的前途啊,万一真不小心憋出个啥事来这可就是一生的负担啊,这样完全是在害她!可即使是这样小蝶的妈妈还是打算给小蝶一个教训,最终没办法了只好等小蝶吃完晚饭去写作业后,她来到她的卧室里打开电脑,开始搜索了一些体罚女孩子的方式,却又鬼使神差的在后面加上了两个字:憋尿。
一大叠一大叠的故事呈现在小蝶妈妈的眼前,她一个一个翻阅着,寻找着心中认为合适的,终于,当看完一篇名叫睡前憋尿惩罚后小蝶的妈妈突然灵光一现,对啊,惩罚不一定是非要去体罚她或者让她难受,那样虽然能起到短暂的痛苦,不过同样也会留下副作用,憋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这篇文章里小蝶妈妈想到了一个方式,既可以让小蝶受到教训,也不会对她的身体造成太大的负担。
紧接着,小蝶的妈妈又仔仔细细的将文章看了一遍,将文章拷下来放到word文档里后,自己又把一些觉得不满意的地方进行删删改改,一些不适合女孩子的体罚运动则被她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做练习题,不过其中的几个体罚姿势小蝶的妈妈觉得的确不错,例如其中的跪坐,她以前练瑜伽的时候也接触过,在合适的时间内跪坐虽然会腿麻,但却能给内脏进行供血,同时也能矫正女儿从小就有的驼背,虽然现在已经好了一些,不过在纠正纠正也没什么坏处。
而且,跪坐也能磨练女儿的耐心,通常跪的时间一长便会焦急难耐的想要起立,以前让小蝶罚跪都是直立着身体,那样只会膝盖很痛,没有什么益处,跪坐反而正好弥补了这个缺点。

在小蝶做完妈妈布置的练习题后,因为今天妈妈留的比较少,所以才八点半左右就做完了,小蝶做完后来到妈妈的房间前,看到禁闭的房门犹豫着要不要敲门,最后还是放弃了,拿着做好的练习题跪在了妈妈的门前。
当蝶母出来后看到了跪着的小蝶,有些感到心疼,但又想到刚刚的体罚计划,打算现在施行一次看看效果,便让小蝶去洗澡,自己则去小蝶的房间里,打开她的衣柜开始翻了起来。
小蝶洗完澡后裹着浴巾出来,准备从床上拿妈妈准备好的睡衣,可看到床上放的东西后愣住了,这是什么?丝袜?一条白色的连裤袜?这不是我初一表演时穿的吗?妈妈拿这个做什么?心中的疑惑很快就被解开了,小蝶看到妈妈从卧室走过来又拿了一条肉色的丝袜。“蝶儿,今天你在学校尿裤子按理说应该重罚的,但看在你认错态度积极的份上我可以让你少憋会尿,但从现在开始直到周日的晚上,你都必须按我的要求穿着制定的服饰。”
小蝶瞪大了眼睛,看着妈妈拿起床上放的白色丝袜,跟妈妈手中拿的那条肉色的一起递给了她“本来我是想让你穿两双的,不过我找了半天你的衣柜里好像只有这一双白色的连裤袜,其他都是小时候穿的,女孩子怎么可以不多准备几条连裤袜?以后工作或在什么重要场合都是要穿的。”
小蝶有些无奈,妈妈这样肯定是故意的,她从小就不爱穿袜子,小时候妈妈每次给她穿了袜子她都会趁妈妈一个不注意脱掉,小蝶的妈妈怕女儿光脚着凉,所以便给她买了许许多多漂亮好看的连裤袜,小蝶终于肯穿了,不过穿了一会后还想脱,但当时小蝶很小不懂事,不知道要先将短裤脱下来才能脱掉连裤袜,所以她只能焦急的蹭着脚,通常会把连裤袜拉出一大截可却发现还是脱不下,于是只好穿着连裤袜向母亲撒娇,不过妈妈的态度很坚决,也不肯给她脱下,为了防止让女儿知道脱下连裤袜的方法,蝶母通常都是等女儿睡着后才偷偷给她脱掉袜子的,所以小蝶从小就对连裤袜产生了阴影,长大更是不愿穿了,如果不是初一时老师要求每个女生都必须穿白色连裤袜,否则她肯定不会让母亲去买的。


好吧,原谅我这个丝袜控,大家觉得这章和第一章相比哪个好,对了,我忘了说了,这个第一话是指这整个故事,我近期会将小蝶的故事完结后才会继续填下一个坑,把坑都填的差不多了才会继续写憋尿之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