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罚流程——第一话 憋以致学(下)

现今看到母亲又拿出连裤袜给她穿,小蝶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要认罚,谁让她憋不住尿尿裤子了呢,所以她拿起白色连裤袜将腿准备套进去时却被母亲拦住了“等等,先将这个肉色的穿上。”
什么?竟然要穿两条?小蝶吓得差点尿出来,穿一条就够她受的了,可看到母亲严厉的眼神她只好选择服从,拿起肉色连裤袜直接将双腿伸了进去,然而她又被母亲拦住了“等等,不是这样穿的。”
就这样,房间里出现了奇怪的一幕,妈妈蹲在地上像给小孩子穿衣服一样将袜子一点一点卷到脚尖出,然后让小蝶将脚放进袜套里使小蝶的脚趾根处与袜线正好贴合,接着将袜子拉过小蝶的脚腕,又继续向上提到了大腿处,将另一只脚如法炮制,接着让小蝶起立,继续把袜子轻轻往上拉,直到肉色丝袜的裆部与小蝶的内裤完全密合,连裤袜不算太紧,因为小蝶只有1米67而且身材显瘦,小蝶的妈妈特意挑了她有的最厚的一双肉色的丝袜,剩下的都是黑色的了,这双裤袜她准备让小蝶睡觉也穿着,所以肉色贴身的最合适。
小蝶穿好袜子后不自然的扭了扭腿,虽然没有她当时穿白色连裤袜时的那种紧缚感,可这却让她找回了小时候穿裤袜时的无助感,就像是穿上了一双脱不下的袜子,况且蝶母将裤袜腰部提的很高,越过内裤一直拉到小蝶的纤细的腰部才停止,然后拿起另一双白色连裤袜让小蝶自己试着穿,小蝶学习着母亲的手法将白丝袜卷到袜口套在足尖上一点一点向上拉,就这样两双袜子都穿好了,里面的肉色裤袜起到了“保暖”的作用,外面的白色裤袜则起到了紧缚的作用,当时小蝶展演时正值立冬,所以袜子买的还是蛮厚实的,而且是纯棉的,弹性不大,勒的小蝶腿有点不舒服。
看着女儿不自在的扭动着,蝶母笑了笑说道:“等睡觉前会让你脱下外面的白色裤袜的,睡觉你只用穿着肉色裤袜就好了。”小蝶心中又被吓到了,听母亲的口气似乎还是理所当然,白天穿就算了,就连睡觉也要穿着那又厚有热的裤袜?这怎么可能睡着?还不如憋尿睡觉呢,不对,两个都不要最好,可这些小蝶当然不敢说出来,只能在心中暗暗腹诽。
穿好裤袜小蝶的妈妈让小蝶在房间里走几圈看看袜子穿的舒不舒服,小蝶硬着头皮的说道:“很舒服,谢谢妈妈!”蝶母满意的笑了笑,女儿心中的那小九九她怎么可能会猜不到,这时表面上当作不知道罢了。

服饰也准备好了,接下来肯定就要开始惩罚了,小蝶的妈妈拿给小蝶两瓶水让她喝下,让小蝶只穿裤袜跪坐在床上,拿来体罚规章给小蝶看了一下,小蝶紧紧咬着嘴唇默认了,乖乖照做跪在了床上,心里开始猜测母亲接下来会罚自己干什么?憋尿吗?还是打屁股?她猜不透母亲的想法,双手不安的放在大腿上搓动着,小心翼翼的抬起头观察着母亲的表情,可妈妈还是像之前那样面无表情的看着小蝶跪坐。
就这样,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小蝶已经开始腿麻了,想要尝试轻轻抬起屁股歇一下,不过面前母亲威严的目光实在让她连动都不敢动一下,不过令她稍稍欣慰的便是直到现在她也没有感受到一丝的尿意,晚上有时候她的新陈代谢会很慢,看来晚上的惩罚应该不会太痛苦。
等等,小蝶回想了一下体罚的流程,似乎体罚过后自己好像能根据表现尿尿的吧?而且妈妈在上面写着自己喝完水过一个多小时就能尿…完了,那要是新陈代谢慢那到了尿的时候肯定尿不干净,之后不还得憋着吗?小蝶有些晕菜了,反而倒是想让尿意来的更快一些了。
不知过去了多久,小蝶感觉两条腿都失去了知觉,脚被屁股坐的麻的发疼,小蝶没有时间概念,跪坐的痛苦仿佛将时间拉长到了几个世纪,她不知道到底要跪多久,心里唯一清楚的就是如果自己没经过允许乱动那只会受到更严重的惩罚,所以她即使难受也只好忍着,两只小手放在大腿上紧紧抓着袜子,闭着眼睛努力忘记双腿上的麻木。
随着时间过去,小蝶反而来了尿意,她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跪了一个小时了,为什么还不能结束啊,这个跪坐怎么这么折磨人,关键是自己竟然在这腿麻的当头又有了尿意,简直是双重折磨,只要一想去忘记双腿上的麻木,便会感受到膀胱传来隐隐的尿意,平常她坐着写作业尿意都不会来这么快,似乎这个姿势还能促进尿意啊。
终于,小蝶忍不住哭了出来:“妈妈,蝶儿跪不住了,能不能起立休息一下。”小蝶的妈妈看着她身后的表,表情终于变的有些动容了,她之前看到自己女儿面色痛苦的跪着对她来说何尝也不是一种惩罚,她站在这里更多的目的不是想要看管女儿让她乖乖的跪坐,而是不想将女儿一个人留在房间里,她以前也听过一些家长的讲座,在惩罚孩子时尽量避免让孩子独处,所以小蝶跪坐的整个过程她都在陪伴,可她的行为落在小蝶的眼中却变成了严苛的惩罚,到底不知是小蝶不理解母亲的用意还是母亲不会向女儿表达自己的爱。

小蝶得到母亲的许可连忙用手撑住两边将屁股抬了起来,小蝶因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动,而且屋里的温度不低,她已经出了一身汗,袜子上也夹杂着丝丝汗水,散发着沁人的少女体香,蝶母让小蝶将屁股抬离两脚先让双腿恢复知觉后在把腿伸直,这途中小蝶回头看了一下表,发现竟然才过去了半个小时,自己之前保守估计以为都有了一个小时,竟然跪了半个小时就会这么难受,她也曾听说古人以前都是几个小时几个小时的跪,日本人也经常跪坐迎客,茶道就是个很经典的例子、
小蝶的腿慢慢恢复了知觉,不过尿意却不断袭来,小蝶憋的打了个哆嗦,蝶母命令小蝶躺在床上休息,不允许去厕所,她十点会过来,说完之后便留下小蝶一人到房间自己则离开了,小蝶回头再看了一眼表,九点四十五,这么说自己只用在待一刻钟就好了,小蝶呼了口气,躺在床上将双脚折过来轻轻抚摸着包裹在丝袜下的脚踝,刚刚跪坐时脚踝被屁股压的生疼,厚实的裤袜让小蝶感觉自己的双腿被紧紧束缚着,很不舒服,在床上又辗转反侧了一会后妈妈终于回来了。
妈妈检查了一下厕所,并且看了看小蝶的裤袜并没有脱掉的痕迹,满意的点了点头,命令小蝶平躺在床上,这下小蝶的尿意又来了,之前她侧躺着还舒服点,蝶母又继续命令小蝶将腿举起,一举起来正好压迫到膀胱,巨大的挤压让小蝶差点失禁,小蝶用尽全身力气才得意保持,并且夹紧双腿使她不会失禁。
在小蝶举腿的过程中,妈妈给小蝶念了一下惩罚的流程和规则,小蝶要防止失禁的同时还要努力保持让腿不会碰到床面,等好不容易念完规则能够放下时却又被妈妈告知这只是一个热身,才有30秒,一共要举1分钟,小蝶听后差一点崩溃了。
就这样,第一组小蝶的腿就抬高了一次、没有完全夹紧一次,直接被扣了3分,第二次小蝶又撑不住放下了一次,最后五次全部结束时小蝶的眼眶已经有些红了,不过袜子上没有出现一点湿斑,当这个姿势用力时虽挤压到膀胱,但同时也限制了尿道口,一抬起便很难尿出来,小蝶光是因为膀胱的疼痛就不得不放下腿数次,等五轮全部结束时竟被扣高达27分,小蝶的妈妈无奈的摇了摇头,告诉她只要被扣16分以上就会判定不及格,惩罚要隔天重新执行并且今晚不能尿。
小蝶一听就急了,自己都快憋不住了怎么还不可以尿,妈妈在小蝶的撒娇攻势之下只好发出了最后的通牒——要么今晚憋住,这样明晚就不用在执行了,要么就明晚继续执行,今晚可以尿光,不过明晚的惩罚等级就要上升一个阶梯了,最终小蝶还是感性占据了理性,选择了第二种。
排尿的那一瞬间永远都是最爽快的,可尿完后小蝶坐在马桶上却感觉小腹中仍有些许尿液没排出来,在马桶上又坐了许久,小蝶的妈妈在外面等的不耐烦了,直接走进来把小蝶从马桶上拉了起来,给她提上袜子,打发小蝶去睡觉了。
坐在床上,小蝶在妈妈在检查下将外面的那双白色连裤袜脱下,只穿着一双肉色裤袜坐在床上,接过妈妈递来的睡衣穿好,盖上被子躺到床上,摸着有些涨涨的小腹,感受着裤袜带来的束缚,小蝶沉沉的睡过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