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继父面前,流出了尿水

先介绍一下背景,我爸我妈是在我初中时离的婚,离婚后我妈去了省会,我和爸爸留在了这个小城市,所以那个人,也不算继父吧,毕竟我有自己的父亲,那我们就暂且把他称为“那个人”好了。

————————————————-我是背景的分割线—————————————————–

我实在暑假已经过了一半的时候接到我妈电话的,说想我,问我能否去她那边住几天。我自然是不愿意去,一来是因为从小和妈妈感情不怎么好,二来是因为妈妈不是自己住,她跟那个人住在一起(当然是合法的,他们的关系让我觉得厌烦)。被我拒绝以后,我妈又给我爸打了电话,不知怎么聊的,爸爸劝说我去省会跟妈妈住几天。

其他的不想多说了,总之在这个暑假的正中间,我去了省会,去了我爸的前妻,也就是我的生母家小住。

那个人和我妈一起来火车站接我,我不是第一次见到他,我也不怎么喜欢他。

我妈像补偿般地,对我分外热情,给我买了一大堆东西。而那个人,对我还算和气吧,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

—————————————-我是步入正题的分割线——————————————–

不好意思啊,长期混糗百,习惯用分割线了。下面拣着主要的说。

事情发生在我这个不速之客入住进我妈家的第五天。虽然我妈和那个人对我不错,但寄人篱下的感觉总让我不舒服,而且在别人家也不方便玩憋尿。加上来之前的两天也没心情玩,7天,对于我这样的憋尿癖来说,真的很难耐。

于是在第七天没玩憋尿的晚上,我做梦了。

不知为什么我梦到的竟然是那个人!我发誓以前真的没想过他,可那天不知怎么的就梦到他了,梦到他穿着睡衣睡裤,下体bo起了,把睡裤撑了起来,他抱着我,bo起的下体摩擦着我胀起来的小腹,弄得我下面冲动很大,一下一下的收缩着,而且很想尿出来。在梦里我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呻吟声:“哎呦,哎呦,要尿出来了……”

醒来后还没睁眼就发觉小肚子胀得厉害,下身也不太对劲,很明显是湿了。遇到这种情况,我又有那种癖好,自然手开始不老实,不由自主地向下面摸去。

前一天睡前喝了不少果汁,现在肚子已经大了,我一边用手轻轻揉着膀胱部位,一边考虑要不要自慰。可能因为太久没玩,可能是揉小肚子带来的xing冲动太强烈了,也可能是我肚里的水分量太足,更可能是,因为那个梦。我想着梦里的情景,想着那个人硬硬的东西顶着我小腹摩擦的感觉,实在控制不住就往下体摸了过去,果然,内裤已经被弄湿了。我隔着内裤轻轻揉着y道口和y蒂,湿内裤弄得我异常敏感,整个下身被自己摸得奇痒无比,我不觉加大了揉搓的力度。屋里有空调,但我还是大汗淋漓,手隔着内裤揉那里的感觉,怎么说呢,就是比直接揉捏要敏感那么一些,舒服那么一些。当时因为感觉太强烈了,我过于激动,不一会儿下面就不能控制地收缩起来,一下又一下,我完全不能自已了,忍不住发出了哼哼声。我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高潮的临近。

本来我是可以顺利达到高潮的,谁知道,当我两手揉着自己的小腹和被内裤覆盖的下体,神经敏感到极点,忘我地呻吟,快要赢来高潮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一声咳嗽。是的,男人的咳嗽——是那个人!吓得我一个激灵,立刻停止了一切动作。

我蹑脚下床,贴在门边听了听,客厅里有电视的声音,但没有人的说话声,好像是那个人自己在家,我妈不在。我看了眼手机,时间是上午9点多。当时的感觉就像身在一个闷热的地窖里,窘迫,很窘迫,不知那个人听到没有——我的呻吟声。我想停止这种猥琐的行为——憋着尿自WEI,可是,肚子还胀着,已经鼓出来很大了;下面还湿着,里面好像还在蠕动。这种情况下,我该怎么打消这种不能磨灭的性欲?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不知是不是身体冲动太大,我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走出房间,去那个人面前,在他面前,失禁。
我想了想,在T恤和睡裙之间选择了——反正,我不喜欢他们,而且我住几天就要走的,可能以后也不会再来了。
也许是有报复的意思吧,但更多的是即将在一个成熟男性面前失禁的兴奋感与紧张感。

穿好睡裙,我打开了屋门。那个人听到声响,扭头看过来,明显怔住了。我的睡裙是我妈新给买的丝质吊带,白色,刚盖住一半大腿,这几天在他们家,我只有进房间睡觉时才会穿它。那个人愣愣的目光里并没有色情的意味,我突然极度紧张起来,有点后悔自己的这种出格行为。我想到要终止这种行为,可小肚子的胀满极大地激发了我身体的冲动,如果再不揉揉自己的话,我觉得可能会难受而死的。在尿意的逼迫与性欲的催使下,我心一横,就站在卧室门口,面对着沙发上的那个人,摸上了自己的小腹。

我的眼睛盯着那个人,他不像我梦里那样穿着睡衣睡裤,而是穿了棉质短裤和白色背心,我第一次发现,其实他身材还算不错。我看到他张开了嘴。

那时候我的小肚子已经很胀了,胀得大大的,如果用稍稍用力揉,肯定会有尿水从我下面漏出来。这样敏感的小肚子在我自己的轻抚之下,更是脆弱不堪,一阵异样的快感顺着下腹,直击下身花蕊。我一个哆嗦,突然胆子大了起来,双手在自己的小腹上来回揉搓。我突然又想起梦里那一番旖旎风情,于是直直看向那个人,他的棉质短裤被微微撑起来了,我甚至能想象到短裤里面半硬的东西在蠢蠢欲动。视觉的刺激牵扯了我的尿意,更扩大了我下面的感觉。一阵暖流从花园里溢出来——我流出了爱液,我居然为一个40多岁男人半硬的下体而流出了温润的液体,这让我感到很羞耻,但下体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我不敢胆大包天地当着那个人的面揉捏下身,于是只好揉着下腹,看着他短裤上的帐篷越来越明显,我再也不能自已,口里发出了性的呢喃,一如梦里自己的呻吟:“哎呦,哎呦,我要尿出来了……”

那个人面色如红布一般,紧紧盯着我的下身,死死坐在沙发上。我有点希望他能扑过来抱住我,想我梦到的那样,用他的小帐篷里的硬物顶上我不堪一击的下腹,轻轻地温柔地蹭着我,但他没动,看那架势似乎也不打算过来,他的呼吸可是越来越沉重,沉重到就像在我耳边一般。我继续揉着下腹,手越来越向下,那个人的呼吸明显急促起来,我盯着他看,看到了他短裤里的勃动。我想他是想要扑过来的,但他肯定遭受着良心的谴责。一个对妻子的女儿产生性冲动的男人,心里会有怎样的活动呢?

我想我等不到他过来了,因为我的膀胱,我的尿道,都已经危在旦夕,我知道自己就要失禁了。每次失禁之前都要自慰到高潮的习惯使我的右手不受控制地向下身滑去。

我知道那个人眼前是怎样一幅光景:一个即将成年的少女,有着细细的胳膊腿和突兀地鼓起来的小肚子。少女一手在小肚子上画着圈揉,一手却沉溺在柔软潮湿的花园,隔着内裤急速地撩动着,口中的轻吟越发清晰,渐渐地,在自己的手下重复着小小的痉挛,登上了极度快感的巅峰。

是的,我的手指隔着湿透的内裤,把自己弄得阴部一阵剧烈收缩——我高潮了,他应该看出来了,因为他在喘着粗气,不自觉地挺动下身。我高潮过后的身子异常虚弱,软软靠在门边,却还是半站着,手指从快到慢,渐渐停了下来,接着又抚上了胀大的如孕妇一般的腹部。我知道那个人他已经到了极限,他的那根东西把短裤紧紧地高高地撑起来了,我似乎能看到那根东西头部的轮廓,不过我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高潮的余波逐渐过去了,接着是一阵紧似一阵的尿意,整个下腹的皮肤被膀胱里的尿液绷得紧紧的,肚子摸起来像气球一般,硬硬的,却又有一些弹性,尿道口被一波接一波的尿水冲击着,这种小腹胀胀,下身酸酸的感觉让我夹紧了双腿。我把右手塞进腿间,紧贴着尿道口,在犹豫是就这么半站着尿在那个人面前,还是现在赶紧去厕所解决问题。那个人明显已经坚持不住了,他的手指已经隔着短裤在那根东西的头上有意无意地捏着。我想,反正都已经在他面前自慰了,不如玩到底,尿出来给他看看。这个想法还没完全成熟,我的身体却已经崩溃了,腿间一热,我尿出来了。

因为有手夹在腿间挡着,所以我身子里的尿是一股一股涌出来的,热热的尿液流在了地板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那个人看到这一幕,好似受了刺激一般,蹭地站起来,两步跨到我面前,掰开我的双腿,抱住我的后背,腿间硬物直接顶上我的花园。我还在不能控制地流着尿,感觉到他的硬硬的东西,隔着他的内裤,他的短裤,我的内裤,在剧烈抖动,嘴里发出“吭吭”的音符。我头皮一紧,觉得他可能是射了。 我尿了好久,直到他瘫软在我身边,瘫软在地上我的尿水里,我的热尿还在淅淅沥沥地流出来。我看到他的裤裆湿了好大一片,上面有我的尿水。他肯定是泄在裤子里了,因为他的帐篷消失了,只剩下潮湿一片的裆部,和红晕未消的脸。

我当时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念头:那个人是不是早泄,那我妈也太可怜了。

中午我妈一回来我就提出要走,我妈表示舍不得我走,又强留我住了两天,从那天开始我和那个人再也没交谈过,也没有过其他性的接触。这件事情似乎就这么过去了。但我永远忘不了这件事,忘不了我在那个人面前自慰失禁的感觉,忘不了他隔着几层衣物顶着我射精时下体的抖动。以至于以后的多次憋尿和自慰,我都在脑子里一遍一遍回味着那天的情景。

(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