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友禁尿的女孩 5

第二天, 男友帮她报名了芭蕾舞班, 说要让她身材更好, 还有要让她柔软的身体更有韧性, 憋着尿尿才更可爱.

每周三天男友亲自带她去上课, 并在一旁看着她. 淑芳当然是在憋尿膀胱满满的状态下上芭蕾, 每个芭蕾动作, 尤其是劈腿, 都折磨这她, 要是尿出来就惨了, 不但当众丢脸 (立刻会被看见, 因为紧身的衣服"暴露"胯下和双腿的每一寸, 且都是浅色的), 回去还会被加强调教, 呜呜, 好想哭啊.

淑芳: 为什么总是要我憋着尿尿!? 好难受啊. 女生也有权利尿尿啊.

男友: 你真不懂事. 先回答一个问题. 你能像我一样站着尿吗?

淑芳: 人家有不是男生 …   (想到小便池还有 JJ, 淑芳脸红了)

男友: 这就是了. 女生就是应该温顺乖巧, 淑女一点, 你爸给你取名淑芳就是教你要淑女, 不可当众说想尿尿的事. 再说, 你看看你自己, 生理结构天生就是应该憋尿啊, 不然女孩子上厕所这么不方便. 上完还的擦擦, 滴的到处都是, 小mm那里, 屁屁, 内裤, 甚至大腿都会弄湿的. 得脱一大堆衣物, 内裤, 裤袜, 紧紧的牛仔裤, 才能坐下尿尿. 要花多少时间! 给我乖乖憋着!

小军就这样悠悠的解释着, 折磨着她. 但他感觉到淑芳不够服从, 于是说: 一天让你尿2-3次已经对你很好了, 调教几个月后我可是一天只想让你尿一次的.

淑芳一听调教不是暂时的而是长期的, 还有更严格的在后头, 腿都软了.

这芭蕾课好像专门跟淑芳作对. 整堂三小时的课中间只休息一次5分钟, 女孩子们大多喝喝水, 除非实在忍不住, 是很少去厕所的, 因为芭蕾的裤袜, 连身衣, 舞裙等都是很难脱的, 需要人帮忙, 女厕又远, 且常被别班下课的女生占满 (卸妆, 上厕所), 大排长龙是常态. 这芭蕾学校是淑芳男友精挑细选的, 选中的原因除了老师严格, 更重要的是女厕又少又远, 反正练芭蕾的女孩子都得憋尿, 学校干脆少盖女厕, 让学生们习惯憋着尿, 多加训练. 这宗旨跟淑芳男友的想法不谋而合.

当然有时男友忙, 没时间全程陪她到下课, 那就会采取防护措施. 既然跳芭蕾那就没法给她穿平常上锁的紧身牛仔裤, 或贞操带, 因为芭蕾舞衣非常紧, 很贴身. 她男友最喜欢新的挑战, 用这机会进行他邪恶的新发明.

男友一设计好新的约束衣就迫不及待给淑芳穿上, 她可又惨了. 首先, 是小内裤, 但是却是让淑芳害羞的半透明蕾丝, 薄如蝉翼, 整件几乎透明, 裤裆也是透明的, 完全不吸水 (如果淑芳失禁, 尿尿就直接流到芭蕾舞衣, 即使只漏一滴也会被看得非常清楚. 但是裤腰和腿部 (前后都是) 是特别后的蕾丝内含细钢丝, 胯下 mm 那里也有细细的钢丝横过. 穿上后, 男友熟练的在腿部和腰部都轻轻一拉, 背后小巧的一个扁平的锁, 紧紧服贴这淑芳的腰部, 完全看不出这精致的小内裤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可是邪恶的小内裤啊, 因为绝对脱不了, 而淑芳也不可能掰开裤裆偷尿尿 (女孩子如果不脱内裤有时可把裤裆往旁一扒, 还是可尿尿).

接下来是特别研发的裤袜, 优雅美丽, 且用新的太空材质, 绝对撤不破, 甚至比牛仔布料还坚韧, 弹性极好, 且超薄, 比芭蕾裤袜还薄. 腰部上锁, 一样的细钢丝和扁平的高科技锁, 所以无法脱下.

这样两层"保护"之后再加上连身芭蕾舞衣, 自然是拉链在背后, 一样上锁的. 身上没任何东西是淑芳可自己拿主意或自己脱的.

最惨的还不是这些  (淑芳也渐渐习惯常被锁起来), 而是如果晚上尿床, 早上就不准上厕所. 如果你以为淑芳可以干脆尿个过瘾, 轻松轻松, 那你就错了. 她男友会视尿床严重程度来处罚. 如果只是漏一点, 那仅仅只是不给淑芳早上上厕所的机会, 让她牢记晚上得保持干干的. 如果尿得很湿, 那不但不给淑芳早上上厕所的机会, 还会往她膀胱里灌生理食盐水, 补充晚上尿出去的量 (加两倍), 如果侦测到尿了 500 cc , 那就灌 1000 cc. 所以淑芳哪敢偷尿.

这天早上淑芳尿床了. 还好只是憋到极限不自主的漏了一些, “只是"被禁止上厕所而已, 没被灌小膀胱. 但令淑芳担心的是, 今天早上10点有芭蕾课啊! 得憋着直接去上课了.

今天的课有女舞者让男伴高举的动作, 这对淑芳特别艰难, 她无法想象自己要怎样撑过去. 男老师的手撑在她最敏感的胯下时要是她失禁那就丢脸了, 无法想象尿尿顺着胯下大腿然后男生的手流下来的羞耻景象. 随着乐音达到高潮, 淑芳勉力高跃, 身体瞬间绷紧了, 憋足了尿的下身绷得紧紧的. 紧迫的尿意已经和这支舞在她身体里缠绕在一起.

可怜的淑芳, 一个晚上没尿尿, 加上男友的"爱心"多水的早餐, 她现在是彻底失控, 憋涨的膀胱在男生的手的压力下瑟瑟颤抖, 淑女的尿尿一滴一滴滴出来, 然后涓滴溪流变成小小瀑布, 从淑芳雪白的平滑的胯下, 很不优雅的冲出. 大家都看傻了. 老师抱着她的舞姿一时也忘了把她放下来, 大家更把淑芳的胯下看的一清二楚!

好不容易挣扎下地, 淑芳捂着脸跑去更衣室, 想换衣服等男友来接她 (心理知道不免 要被严厉惩罚了). 一进去, 差点撞上前脚也才踏进女更衣室的另一个女生. 两个女孩子都略带羞赧的互看了一眼.

那女生好像憋得都猫着腰了, 也没注意到淑芳比她更急且裤裆湿嗒嗒, 就匆匆跑进唯一的隔间, 不一会就听到稀里哗啦尿尿的很过瘾的声音. 听到尿尿声还有冲水的声音, 淑芳差点又要失禁, 毕竟刚才只尿了一些, 膀胱仍然处于满满的状态.

那女生出来以后, 淑芳虽然膀胱还是感觉快要爆炸, 还在用卫生纸擦尿湿的裤袜等处, 也没进去马桶间, 因为知道自己在男友多重"保护"下是绝对不可能上厕所的. 只有尽力忍住.

"喔我是陈雅珍, 叫我小珍就好.”

“我叫淑芳” 她红着脸说着.

这时小珍一面洗手一面看镜子终于注意到淑芳似乎不太对劲, 转头仔细看发现淑芳裤袜都湿了, 就问"喔 你怎么了? 快去啊.“ 淑芳摇摇头.

小珍若有所思, 恍然大悟, 说, 你该不会就是那个被男友禁尿的女生吧? 我听我男友说的.

淑芳羞的头都低得没地方去. 但接着她听到的话才叫她更惊讶.

"我男友也常不让我尿尿, 说要训练我. 你看, 我的内裤腰部被锁着呢.” 小珍大方的拉下舞衣给淑芳看.

“喔  那你刚才怎么能尿尿?”

“还不简单, 把裤裆往旁边扒开就可以了啊. 不要告诉我男友喔, 嘻嘻.” 小珍调皮的笑著.

“来, 淑芳, 你好像还很急的样子, 你不会弄, 还是不敢弄, 我来帮你, 舒舒服服的尿吧.”

淑芳一五一十的把自己也被锁的事告诉小珍, 她男友是怎样锁她的. 听的小珍都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