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暢想曲 節選

房間裡的掛鐘正嘀嘀嗒嗒的響著,屋子裡沒有一點兒別的聲音,因為這裡隻有我一個人,而我現在的樣子又什麼聲音都不可能弄得出來–我正被結結實實的綁著,身上一絲不掛,麻繩緊緊的勒在雪白的肌膚上,嘴裡也塞著口球兒,口水靜靜的順著臉頰流到地下鋪著的棉被上。

這屋裡沒有任何家具、也沒有床,地上鋪滿了棉被、毛毯和枕頭,鋪的厚厚的好幾層,軟軟的綿綿的,隻要躺下來,不管往哪兒一鑽都能睡。屋子很小,大概隻有十 平米左右,四白落地,也沒有窗戶。其中一面牆上,釘著一根細細的長長的鐵鏈兒,鏈子另一頭,鎖著拴在我脖子上的狗環兒。另一面牆上有一扇門,不過,我從來 不踫那門,我從來也不出去。這間屋子,就是我的全部,而我,是屬於我主人的。

我正在等主人回來。主人,同時也是我的妹妹,和我一起同時出生的雙胞胎姐妹。

看了看掛表,我知道主人就要回來了,妹妹好像在哪家醫院裡當護士,一下了班兒,從來不在外面耽擱,也沒有男朋友,總是馬上回家,回到這個囚禁著、飼育著我的“家”裡來。

我每天都生活在這裡,是什麼時候妹妹變成了自己的“主人”的呢?…已經忘了,我們從什麼時候開始住在這裡的呢?不知道…好像已經住了有七、八年 了,卻又好像纔剛剛三、五個禮拜。這裡又是什麼地方呢?…妹妹曾說過,是家裡的一間地下室,別的早記不太清了。不過沒有關繫,反正我以後也不會到外面 去。除了主人,什麼事兒都與我無關。

主人還沒有回來。等待主人回家,是我每天的功課之一。也是一天中最寂寞的時候,主人每天早上出門之前,都會把我牢牢地綁起來,捆綁的方法,各種各樣,有時 穿著衣服,有時脫的光光的,有時把兩條腿並在一起,有時卻分得大開,還有的時候,在我的陰道裡、肛門裡,滿滿的塞上一兩個震動器,裝足了電池,一開就是一 整天,等到妹妹回來時,我已經在高潮中昏過去不知多少回了,淫水流的足足濕透了身下兩層棉被。

今天,雖然隻是很普通的把腿分成“M”型綁著,陰戶裡也沒有插入什麼別的東西。但就在早上主人出門的時候,曾給我灌了整整兩大杯混合著主人尿液的桔子汁 兒,主人還笑著吩咐我等她回來之後,纔能當著她的面兒尿尿,又說,如果回來時,地下的被子讓我尿濕了,下次就要讓我灌了腸等她。

被灌腸之後,綁起來等一天的感覺,可實在受不了。灌腸本來是很舒服的事兒,我和妹妹雖然都很喜歡,也幾乎天天都做,可要是憋的時間一長,就不一樣了,肚子裡疼得好像撕裂了一樣,肛門承受著小腹中巨大的壓力,肌肉酸麻的都沒了知覺。

我們隻這樣弄過一回,那一天,還在我肛門裡塞了個塞子。要不是妹妹回來的早,我疼得都差點兒恨不能咬舌自盡了。從此以後,這“長時間灌腸”就成了主人要懲罰我之時的一項“酷刑”了。

今天不是灌腸,而改成憋尿了。

肚子裡喝了兩大杯水,早上還好,一到中午,尿意就衝上來了,一直忍到了下午,隻覺得膀胱裡滿滿的全是尿液,漲的鼓鼓的,好像肚子了塞了一個皮球進來,尿道 口憋得通紅,不住的抽搐。全身的力氣,都用在小腹上,和那想要衝出體外的尿水對抗著,牙咬的緊緊的,蒼白的櫻唇不停的打顫,渾身的汗水流個不停。

默默的計算了一下時間,知道妹妹就要回來了,勝利在望,心裡不斷的給自己打氣加油。

終於,主人回來了,一連串急促的腳步聲,從門那邊傳了過來,是跑著下樓時的聲音,由遠到近。這聲音是我每一天最熟悉最期待的,隨著這聲音的來臨,主人對我一天的蹂躪和寵愛,就又要開始了… …

喀喇一聲,門被打開了。主人沐浴在我那充滿期待和愛慕的目光中,微笑著走了進來。

這就是我的主人、我的妹妹,正值十九歲花樣年華的少女(我的年齡當然也一樣),充滿著青春的氣息,真是天生麗質,美不勝收,一臉的眉清目秀,絕不會輸於任 何一個女明星,柳葉似的細眉,櫻桃般的小嘴,白皙的肌膚,晶瑩剔透,柔軟滑膩,眼睛又大又亮,水靈靈的,如同兩顆閃亮的寶石,身材亭亭玉立,苗條纖細。

主人走進來後轉身把門關好,看了看被綁在那裡一動不動,靜靜的躺在地上的我,見我已是憋的滿頭大汗,一臉哀求的目光。忍不住笑了起來。

“小乖乖,今天也老老實實的等我了嗎?”

“…嗚…嗚…嗯…嗯…”

我勉強哼哼著,從塞著口球的小嘴兒裡,隻能擠出幾聲簡單的呻吟。

主人又媚笑著瞄了我一會兒,知道我快忍不住了。

“好姐姐,再等一會兒,我這就來!”說完,主人就開始解身上的扣子,三兩下就把衣服脫了個精光。

主人從小就叫我“姐姐”,當了我的主人之後,還是很親熱的“姐姐、姐姐”的叫個不停,從不改口。當我問到的時候,主人說:你本來就是我姐姐麼。於是,我就管自己的妹妹叫“主人”,管自己叫“奴婢”。而這當主人的,就管自己的性奴寵物叫“姐姐”。

主人和我平時都不大穿什麼衣服,反正這間屋子裡一直都很暖和,除了我脖子上戴的狗環兒,從來不摘下來以外,這時就都是光著身子的了。

一脫光就可以看出來,我和妹妹真不愧是由同一個卵子分裂出來的雙胞胎,全身上下,竟是完全的一模兒一樣兒,隻是臉上的氣質稍有不同罷了,主人更加活波,英氣勃勃的,而我,則多了幾分文靜,顯得委婉嬌順。

但是,任何人隻要見到我們,都能立即將兩人分辨出來,我們有一個最大的不同!那就是–主人有著完整的手腳四肢,而我,卻沒有雙手!不光是一雙手,我的整 條胳膊都被截肢了!從肩部開始,往下就什麼都沒有了。在原來聯結手臂的地方,隻有小一片粉紅色的疤痕,但如果不細看,也絕對瞧不出來。我可不是天生的殘 疾,本來,胳膊還在的時候,我很喜歡手淫的,每天都做,可是自從… …啊!這些以後再說吧!實在忍不住了!這泡尿兒都快要憋死了!

“好姐姐,我來幫你把口球拿出來,好不好?”

主人脫光了之後,便走過來在我身邊蹲下,一邊輕輕的撫摸著我烏黑的長發,一邊伸出舌頭來,把我臉上那些順著口球流出來的唾液,溫柔的吸在嘴裡,舔的干干淨淨的。

接著,主人解開我綁在腦後的帶子,把口球從我嘴裡拿出來。

“…主人… …主人…”總算可以出聲了。

被塞了一天的小嘴兒,這時都有點麻痺了,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口球上粘滿了我的口水,滴滴嗒嗒的直往下掉,主人連忙張開小嘴兒,全接在口中,又伸出舌頭,將口球仔仔細細的舔了個遍,把我的唾液都吸在嘴裡,好好的品了品味兒。

“主人!…我…我…主人…我要尿尿!”我羞紅著臉對主人懇求著說,作為主人的性奴和寵物,沒有命令,是不能隨意大小便的。“求求主人,…讓奴婢尿尿…”憋了一整天了,雖然從自己嘴裡說出“尿尿”這個詞兒來,讓人十分害臊,但也實在忍不住了!

“嘿嘿,姐姐憋了一天了,快不行了吧!”主人一臉的淫笑,一點也不像一個十九歲女孩兒的笑容,倒和那些好色的中年老頭子又幾分相似。

主人又看了我一陣兒,然後說:“那好吧!就讓你尿出來吧。不過,可不能糟蹋了… …”

沒想到主人出乎意料的很爽快就答應了,讓我心裡一塊石頭落了地。

大概主人也看出我真的受不了了吧。主人還是很疼我的,從不會做出讓我過分難受的事兒(個別一兩回除外),畢竟是自己的親姐妹。

主人扶我坐正,也不解開綁著我的繩子,靠過來親了我一下,說:“好了,姐姐你開始尿吧。”接著便低下頭,把臉湊在我那被牢牢拴住得的兩條腿之間,張嘴緊緊的吸住我的陰唇,輕輕的舔了起來。

主人的舌頭,又熱又軟的,塞在我的陰唇裡,不停的在尿道口上蠕動著,一陣酸溜溜的快感,衝便全身,小腹中忽然沒了力氣,開始輕輕的顫抖。

終於忍耐不住了,那酸麻的感覺越來越強,和強忍著的尿意混在一起,衝擊著我的陰戶…

“…主人,奴婢要出來了!”我的聲音也在不斷的打顫。

“…嗯…”主人哼哼了一聲,把嘴和我的陰戶貼的更加緊密,又將舌頭狠狠地插入了我的陰道。

快感猛地傳過來,我渾身一陣抽搐。如同激流般的尿液呼啦一下子,都衝入了主人的嘴裡。

還沒等主人將滿嘴的尿水咽下去,那淡黃色的液體,已經奔騰著,從主人的嘴角噴了出來,濺在主人雪白的臉上,也灑在我的小腹和大腿上。

主人大口大口的吸允著我的陰戶,將那些從尿道中流淌出來的液體,全部喝了下去,“咕咚、咕咚”的聲音,整個屋子裡都聽得見。被主人舔食著尿液的我,不由得興奮起來,陰道裡酸酸麻麻的,淫水兒也涓涓的流淌了出來,都被主人一起吸在嘴裡… …

憋了一整天的膀胱,這時終於輕松了下來,身子像瀉了氣一般軟軟的躺在棉被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