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膀胱的对话

尿意明显。我褪下耳机,将屁股从座位上挪动开来,掏出包里的纸巾,飞快的跑向洗手间。

网吧正在扩建装修,装潢材料堆的乱七八糟。我从木料上左跳右闪,猛一抬头,发现卫生间不翼而飞了。折回吧台,我问收银员,洗手间呢?没了?她点头,说你去楼上的旅社看看吧,一进门就有个洗手间。来不及表示感谢,我大踏步的朝楼上奔去。

拧动旅社洗手间的门,发现门从里面被反锁上了。我使劲敲门,里面有人吗?没人作声。我在门口夹着双腿,烦躁不安的左右张望。膀胱有点不耐烦了。他说,你个 没用的家伙,你去问问旅社里的人,这里面有人吗,别在这瞎耽误功夫啊。硬着头皮,我向旅社门口几个正在磕瓜子的中年妇女打听。请问洗手间里面有人吗?她们 上下翻动着的嘴皮上夹带着若干粒瓜子皮,不知道。我微微的倾斜了一下脑袋,面对他们抛来的卫生球眼,我明白了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人。我继续立在卫生间门 口,等待一场也许无法等到结果的希望。膀胱开始歇斯底里。他说你究竟怎么回事啊,你想看到我粉身碎骨吗?你赶紧的啊,换地方啊,这么等下去我非死了不可。

冲进雨里,我四处向人打听最近的公厕在什么位置。有人告诉我在超市后面有一个,但是快要关门了,得赶紧去。我向那位好心的大叔道谢,在布满水坑的石板路上 穿梭前进。两个中年妇女正在往里收小板凳,我拦住她们,我说我要尿尿。她们斜着眼瞪着我,三毛钱。我掏出口袋里的钱,递出一张五十元的花票子。她们撇嘴望 了我一眼,不耐烦的说道,没钱找,自备零钱。我说我真的是没有零钱,先让我进去吧,等下出来的我去换零钱。啪的一声,她们合上装零钱的铁皮钱箱。想懵我 们?你这样的见多了,等出来的你就跑了,我们上哪儿追你去啊。我说我不会的,要不我先把钱压在你们这。她们摇头。膀胱又开始捣乱,他让我更难受了。他说你 有那费嘴皮子的功夫,还不赶紧去换零钱啊。我说好好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于是我很诚恳的对两位公厕管理人员说,拜托你们等我两分钟,我马上就回来,我 去前面的超市换下零钱。

背着为了换零钱买的两卷卫生纸,我站在公厕面前垂头丧气。紧锁的大铁门上,大铁锁被雨水冲洗的落下锈水斑斑。膀胱说,你看,你又一次的错过了,你总是错 过。我说我没办法,是她们不守信用。他说你以为有几个人是值得相信的,你就是太单纯,所以总是上当。我说我不单纯,我已经把人想的很坏了,还要再怎么想。 他说你还有点小气,刚才你把那五十的给她们不得了,是钱重要,还是我的健康重要?我说我应该给她们吗?她们敢要吗?我享受到的服务连三毛钱都不值,却要我 花费几百倍的代价吗?这不符合我的逻辑。他说你就是这么固执,结果害人害己。我说你不要罗嗦了,难道你憋的还不够难受吗?他无语了。

我决定找个僻静的地方解决我的需要。这是一条很肮脏的小巷子,污水和着雨水肆意的流淌,沾满油腥的篷布支撑在巷道的左右。我四下张望,看不见一个人影,也 许这里很安全。我有点犹疑,毕竟从来没有这么干过,紧张是避免不了的。膀胱说你别想了,没人看的见,这里这么黑,谁会注意到你的存在呢。我想也没有更好的 办法了,于是把东西摆在一个店铺的石阶上,再一次的确认了一下周围的状况,看见确实寂静的很,于是放下心来。

我褪下裤子,缓缓的蹲了下去。一道突如其来的刺眼车灯将巷道照的象舞台一样透亮。我恐慌的迅速一把提起裤子站起来,还没来得及排泄出的尿液又开始在膀胱里 来回激荡。从车上下来两个青年男子,他们嘴里叼着烟,正打算拉开大前门,掏出他们的生殖器官,猛然看到了站在角落里睁着惊恐双眼的无助的我。时间静止了那 么2秒半钟,然后他们迅速钻回车里,我向左跑,他们向右跑,小巷又恢复了平静。

膀胱叹气。他说你跑什么?他们已经走了,你应该回去。我说我不要回去了,因为还会有人突然出现的,我再也受不了那样的惊吓了。他说你真该死,我就快被你活活气死了。我说你闭嘴吧,再说话我就去做个手术,把你彻底的切割出我的身体。

一辆马自达停在我的身边,车里伸出一个男人的脑袋,要送吗?我点点头,迈腿钻进铁皮包裹着的车厢。一路上的颠簸,让我诅咒了无数次这个小县城的道路,它们 就象一个长相难看的男人,脸上满是出水痘留下的坑坑洞洞。随着马自达的突突声,我的身体上下乱窜,象被飓风卷起的树叶,头重脚轻,没有依靠。膀胱开始哭 泣,他说我好难受啊,我就要吐了。我说你忍着点,就快要到家了。他说你可真会说风凉话啊,你来试试看,你肯定比我还想撞墙。我说我明白,我了解,可是没办 法啊,只有挺着点,你乖啊,就快到了。他哭的更厉害了,只是哭,不再说话。

车还没停稳,我就从后面的车斗里跳了下来。我把钱塞给司机,没命的向三楼奔去。在大门面前,我一把一把的试钥匙。楼道里太黑了,我看不清锁孔和钥匙的模 样,只好手忙脚乱的重复试验着。膀胱尖叫,声音划破了夜晚的楼道。我说,嘘,小声点。大家都睡了,你别给我制造麻烦。他继续尖叫,分贝高到我的脑花象散开 来一样难受。我说你别叫,你一叫我更找不对钥匙了。他不管不顾,只是一个劲的惊声尖叫。我夹紧双腿,终于将正确的钥匙塞进正确的锁孔中去。

钥匙向右旋转半圈,门开了。膀胱用尽他最大的力气尖叫,他失控了。液体顺着我的裤管往下流淌,温热的,带着些许腥臊味儿。我愣着神杵在原地,被风吹拂过的 双腿带着醉人的寒意。我打了个冷颤,脸色苍白不知所措。膀胱以放松的语气对我进行安慰,没事了,一切都结束了。我恨恨的说,是啊,你解脱了,我完蛋了。他 带有一丝嘲讽的味道说,有什么啊,进去洗洗就完事了。我没有双脚,所以注定不能奔跑。否则绝对不会在你软弱的躯体内忍受这肮脏的一切。

于是我冲膀胱猛烈的发了一拳,迈腿走向卫生间,潮湿的脚印在身后象音符一般排列有序,散发着孤独的气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