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玩弄的大小姐 (不全)

《被玩弄的大小姐(高H,虐身虐心)》 父母灵堂破处(父母遗T前被大伯父J巴cha到高C) 沈冰清跪在冰冷的地面上,眼泪模糊了视线。 昨天还是父母娇宠着的沈家大小姐,今天一场车祸,她就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 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刚刚来过,看着大家同情关切的神情,沈冰清又哭个不停。 这会人走了,灵堂里只剩下她自己,沈冰清没有心情去想父亲的公司还在危机之中,也没空去想还是高中生的自己将来要怎么办。 她抬起头看着身前的两口棺材,爸爸妈妈就躺在里面,他们现在应该到了天堂吧,希望他们以后可以安好。 忽然光线一暗,传来门被关上的声音。 沈冰清转身看去,大伯父沈千溪走了过来。 看着沈冰清发育的特别好的N子,沈千溪咽了口唾沫,混浊的眼睛里S出热切的光芒。 沈冰清从小就有些怕这个Y测测的大伯,这会却有些戚戚然看着沈千溪,这种时候对亲人的渴求超过了往日的恐惧。 沈千溪端着一杯饮料走了过来,抬手抚上沈冰清地长发,轻声道:“小清渴了吧,来喝点东西。” 沈冰清顺从地接过杯子,看了一眼满脸关怀的沈千溪,心头一热,举起杯子喝了一大口。 沈千溪微微笑了下,一只手覆上沈冰清举着杯子的小手,慢慢摩挲道:“再喝一点,小清,再喝一点。” 沈冰清被他摸得有些不舒F,G脆借着喝饮料的机会将手chou了出来。 饮料被喝光,沈千溪将杯子拿过来随手一扔,嘿嘿一笑就将沈冰清抱在怀里。 “大伯父,你G什么!”沈冰清吓了一跳,使劲地推拒,“你快放开我呀!” 沈千溪狞笑靠过来,沈冰清向后退步,一下子后背撞到了父母的棺材上。 沈千溪却直接压了过来,沈冰清只好向后弯腰仰起身子,躺在了其中一口棺材上。 沈冰清吓得哭了起来,双手挥舞着要挣扎开,却被沈千溪一把抓住固定在头顶。 沈千溪一条大腿紧紧压着她的小细腰,另一只手一把扯开她的连衣裙。 丝质的裙子被一下扯烂,露出沈冰清浑圆解释的两只N子。 她因为还在发育期,ru房经常胀痛,所以平时很少穿X罩,这会裙子被扯掉,两只圆圆的N子就跳了出来,因为力道太大,还在沈冰清的X前弹跳了一下。 “呦呦,真是个小S货,连N罩都不穿,就等着给男人扯出来吸吧!”沈千溪张口直接咬住沈冰清其中一个N头,用力嘬了起来。 沈冰清浑身一个激灵,被疼痛刺激的剧烈挣扎,可是越挣扎越觉得身上没有力气,眼P也发沉。 “你,你给我喝了什么?” 沈千溪“吧嗒吧嗒”地用力吸了两口,才抬起头来,另一只手将白皙浑圆的ru房抓在手里不住揉捏,一边道:“当然是好东西了,有没有觉得身上热得很?” 沈冰清皱眉,沈千溪又开始吸另一边的ru房,这一回她却没有了刚才的恐惧,反而觉得被吸得有些舒F,忍不住“嗯哼”了一下。 沈千溪抬起头来,一只手伸到她裙子下面,探到内K里抹了一把出来,在沈冰清眼前晃了晃,道:“这么S?看来你还真是个天生的J货呢!别矫情了,让大伯父好好疼你!” “啊,不要,你要G什么?”沈冰清吓了一跳,但是被沈千溪摸过的地方却涌出更多的水来,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好像那里特别痒,想要摩一摩才行。 双腿互相蹭了蹭,沈千溪看到后,哼了一声:“想不到平时仙nv一样的侄nv,竟然这么S,没有男人就自己蹭?” 说着一把将她内K扯了下来,又将碍事的裙子剥了个G净,沈冰清就彻底赤L了。 身上一凉,沈冰清恢复了一点清明,发现自己正在不堪地蹭着双腿,脸腾地一下红透了,自己这是怎么了? 沈千溪却不给她思考的机会,见她要逃,便威胁道:“现在外面都是记着,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否则你这个样子被人看了去,你父母的脸还要不要了?” 沈冰清身子一僵,再不敢动弹,嘴里却道:“你,大伯父,你为什么要这样?” 沈千溪呵呵笑道:“我做什么了?我这是在疼你啊!你不是需要男人吗?我来帮你!” 说着掏出自己的大J巴放到沈冰清的两腿之间,沈冰清只觉得一个滚烫的物T顶着自己的下面,吓得死死闭住眼睛。 沈千溪用大J巴来回来去地磨蹭,沈冰清的Y水又流了好多,两条细腿抖得厉害。 沈千溪也不耽搁,伸手翻开Y唇,感觉手上S漉漉的全是Y水,便一个挺身将大J巴送了进去。 “啊!”沈冰清惊叫一声,下T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一个铁B似得东西进了她的身T,而且还在往里捅。 “不要,不要捅了,疼啊!”沈冰清chouchou噎噎地求饶,“大伯父,快停下,快停下啊!” “不要捅哪里?停下什么?”沈冰清的B紧小的很,沈千溪的J巴只进去了一点,很不舒F地死命往里戳,“你告诉大伯父,不要捅哪里?是不是你的小SB?” “不,不要。是,SB,不要捅SB了!SB要被捅破了!”沈冰清疼的求饶,“大伯父的J巴太Y了,快拿出去吧!” 沈千溪低头咬住沈冰清的N头,用牙齿叼住细细地磨,沈冰清被啃得又涨又痒,下面不自觉又流了Y水,双腿更张开了些。 沈千溪感觉到Y水增多,猛地挺腰,将大J巴整个顶了进去。 沈冰清疼的瞬间窒息,鲜血混杂着Y水流满了J巴。 她整个人都被撞的往后退,PG顶在棺材盖上,整个人软踏踏地挂在棺材上,大口地喘着气。 沈千溪的J巴被紧紧的包裹在软软的BR里,舒坦的同时心头掠过一G恶意,大J巴也不chou出,直接将沈冰清抱了起来,来到两口棺材中间。 两手轻巧地在棺材盖上一推,那半自动式的棺材盖就打开了。 沈千溪扣着沈冰清的脑袋到她爸爸沈千山的遗T面前,又将她的大N子举起来晃了晃,道:“怎么样,你爸爸看着你了,你这个小S货!” 沈冰清原本被吓了一跳,挣扎着要起身,沈千溪却不放过她,J巴chou出来之后将她翻了个个。 沈冰清就成了面对着棺材里的遗T,背对着沈千溪。 沈千溪按着她,她的头快要碰到沈千山的脸,PG被迫抬高。沈千溪再次直接cha了进去,这回,再没了一点阻碍,直接查到最深处。 沈冰清喝下的YY这会也起了效用,虽然刚刚破处,但是她却奇异地感到一丝爽快。 大J巴不断地choucha,沈冰清隐隐觉得一丝难言的快感遍布全身,竟跟着chou查的节奏呻Y了起来。 […]

校花奴隸 (29-42)

29 用小穴浸湿皮鞭 更新来啦~ ****** 吴强毫无预兆的将食指和中指分别插入了陈默茹的小穴和后穴。 “啊,主人!”陈默茹轻叫一声,突然起来的胀痛让她失神。 “还不错,清洗的很乾净。没想到半个月没伺候主人,骚穴又紧成这样!真是天生的性奴隶!”吴强在陈默茹苏乳上擦乾自己的手指。 陈默茹此时被捆绑着吊在客厅里。双手和右腿被捆住,搞搞举过头顶吊在天花板上,左腿需要绷直脚尖才能碰到脚下的黑色鹅绒垫子。这样的姿势使得她两腿敞开几乎成180度,光洁无毛的阴部让在场的每个人一览无余,随意玩弄。 她的整个上身也被软皮绳以龟甲缚的方式捆绑着,乳房的边缘被软皮绳呈卧倒的“8”字形捆绑着,硕大柔软的白嫩乳房因为软皮绳的压力被勒的高耸突起,好像两团舒适柔软的雪白棉花任人玩弄凌辱。 陈默茹的整个胴体、双手和右腿都被束缚着,只有堪堪能踩在地上的左腿可以活动,而左腿的每一个动作又势必会带动阴部的一开一合,这画面实在是香艳。 秦俊举了举手中用软羊皮编制的单股皮鞭。用这种皮鞭抽打受刑者会留下触目惊心红印,但却不会对身体造成实质性的伤害,鞭印会在三天之内自动消失。 陈默茹有些害怕的咬着唇:“主人,轻一点。” “贱奴隶,这就害怕了?是谁跪在地上求主人们惩罚的!”宫田用中指和拇指狠狠的弹了一下陈默茹被勒的充血的乳头。 “啊!”又痛又麻又痒的感觉袭遍全身,陈默茹难受的浑身颤抖,下体不自觉的流出了淫液,沿着光洁的大腿下滑。 吴强手里也拿着一根单股软羊皮鞭子站在她身後,看着她淫荡的样子勾了勾薄唇,左手揉捏着她的臀办,右手用鞭柄逗弄着她淫水横流的阴部:“羊皮鞭子只有在行刑前浸满水,抽打奴隶的时候才不会在身体上留疤。你喜欢在身体上留下主人的鞭痕吗?” “啊,不要。求主人用浸透的羊皮鞭子抽打贱奴。”陈默茹红着脸求饶。 “可是哪里有水呢?”吴强一边说着,一边用鞭柄打着圈的挑弄她阴穴上的小花瓣。 “嗯啊啊……主人……不要拨那里……”陈默茹极其敏感的身体被撩拨的全身火热。 “不回答主人的问题,等一下要多加十鞭子和十藤条哦!”陈晓峰的手里拿着一根手指宽的细长藤条,陈默茹还不知道那是用来干嘛的。 “啊啊,不要……贱奴的骚穴里水最多……”陈默茹连忙回答,说完话又咬着下唇,羞的满脸通红。 “所以呢?主人要想湿润鞭子应该怎麽办?”吴强引导着她。 “请主人将鞭子放进贱奴的小穴里,把鞭子浸湿。” “放进去?怎麽放?说的清楚一点!”吴强严厉的打了一下她白嫩的臀办。 “唔……就是……唔……把鞭子插进贱奴的骚穴里……” 吴强悠闲的将羊皮鞭一点一点的插入陈默茹早已被他挑逗的泥泞不堪的小穴中,还故意深进浅出的来回摩擦着。这单股羊皮软鞭是用十几股极细的羊皮软绳编制而成,以保证鞭子的任性和柔软度,而这种编制手法导致单股皮鞭的表面极为粗糙,尤其是对於陈默茹敏感娇嫩的肉穴和肉壁来说,更是纤细而痛苦的折磨。 “嗯嗯……啊……”陈默茹被鞭子摩擦的又痒又难受,不能自已的荡叫着。下身也不自觉的又流出了一些淫水,沿着自己的大腿留到脚尖,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淫荡。 “骚货,被皮鞭肏都能叫的这麽浪!” 鞭子的手柄是由白色羊骨头制成,打磨成了男人性具的形状,就是爲了方便施刑者随意侮辱折磨受刑者。 “啊!主人,啊啊……好胀呜呜……”陈默茹低头,只见吴强将巨大的鞭柄插入了她的阴穴内。强行进入的鞭柄将长长的皮鞭深深的堆进了陈默茹狭小的子宫中,小腹瞬间涨了起来。 近半个月没有经历过情事的阴穴胀痛难忍,紧张的收缩着,大量的淫水沿着鞭柄流了下来,打湿了脚下的黑色鹅绒垫子。 鞭柄最後白色的巨大龟头露在小穴的外面,小穴因为不自主的收缩一颤一颤的动着,带动着露在外面的鞭柄头也不断颤动。那画面就好像是两瓣红唇中伸出的白色龟头正在诱人的颤抖着。 秦俊上前,一边扭动着她的乳尖一边把她吻的娇喘连连。 “还有一根皮鞭,怎麽办呢?” “俊,不要……下面……下面已经很胀了,会坏的呜呜……” “下面当然不行了,不过上面这张小口里的水也不少呢!” 秦俊笑着,一手掐住她的两腮,一手将单股羊皮鞭一点一点的深入她的嘴里。 陈默茹想摇头,脸颊却被秦俊捏的死死的。她本能的流出大量的口水,像是在欢迎这个即将用来折磨自己身体的入侵者。 “小骚货,很喜欢这样是不是?流了这麽多的口水!哈哈!”宫田站在陈默茹的身侧,故意用手指探入她的口中,将细长粗糙的羊皮鞭深深的塞入她的喉咙。 柔韧而细长的羊皮鞭几乎探入了她的胃里,不断的翻搅。可是她早上只喝了一杯牛奶,胃里几乎是空空如也,即使是翻江倒海也呕不出什麽东西,只能分泌更多的唾液来保护柔软的喉咙和食道不被粗糙的羊皮鞭磨坏。 秦俊终於将整条皮鞭和鞭柄塞进了陈默茹的嘴里。几个男人都退开一步,抱着手臂看着眼前香艳的画面。 陈默茹的嘴里和小穴里分别卡着白色的鞭柄,鞭柄的形状好似男人的性具,被她嫣红的两张小口夹着,好似从那幽深的肉穴里探出了白色的龟头。 陈默茹的小腹和胃部因为皮鞭的堆积而微微隆起。她难受的不自觉的颤抖着,引得露出的白色鞭柄也不断的颤抖,口水和淫水随着那轻微的颤抖一点一点的滑落。 ∓quo;嗯~嗯~∓quo;陈默茹难受的呜咽着。 陈晓峰用手中窄小的藤条轻轻拨弄着她的左乳尖,引得陈默茹全身颤栗,更多的口水和淫水不能自已的流了出来。 ∓quo;这就对了,先乖乖的把鞭子浸透喔。∓quo;宫田说着,用另一根一指宽的藤条戳弄着她的右乳。 陈默茹不知道他们下一步到底要做什,只觉得自己全身都紧张的收缩着,可是最柔软的小口和小穴却被那坚硬粗大的鞭柄卡着无法收缩,只觉得两张小口好似窒息般的难受。 ∓quo;嗯!∓quo; 宫田突然用窄小坚韧的藤条狠狠的抽打她的乳尖。本来因充血而挺立的乳头就十分敏感脆弱,哪怕被人揉捏都会引得她全身难受得颤抖,更何况是被藤条狠狠的抽打。 宫田怀意的只抽打她的乳尖而丝毫不折磨她身体的其他部分。 剧烈的疼痛伴随着羞耻的慾望从胸前的一点散开,蔓延到全身。 陈默茹难受的想要躲闪,但是因为身体被綑绑着,她完全无处躲藏。而嘴又被堵着,完全无法说话。她试图用眼神乞求着,可是从身体深处流出的各种液体却出卖了她的慾望。 ∓quo;小骚货很喜欢这样是不是,嗯?看看自己流了多少水?∓quo;宫田调戏的说到。 正在陈默茹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被宫田折磨的右乳时,陈晓峰突然用藤条连续抽了两下她的左乳头。 ∓quo;嗯~呜呜~∓quo;毫无防备的疼痛几乎要逼出了陈默茹的眼泪。被绑在头顶的右脚脚背绷得直直的,好似这样能分散一些身体上的难受一般。 孙木舟拖着她的下巴,口水打湿了他的手。他轻轻的亲吻着她的眼角。 […]

热饮

一个有些疯狂的想法,再加上花费一些时间来写作,共同形成了这样的一个故事。从它的名字来看,这也并不属于我之前的那个系列,而就只是一个独立的短篇,却也和之前写过的那个短篇有些关联,主角依然是那两位,玩法依然是偏向hardcore一些的SM,请不要随意模仿(不过应该也不会有人模仿这个吧)。写出这个故事后它满足了我的幻想,也希望这个故事能够满足你的幻想。         冬季时的花园,总是会无聊很多的,既没有新生的嫩芽,也没有绽放的花朵,就连斑斓的落叶都已不属于这里。有的花木只剩下了枝干,有的花木还保持着常绿,却也都是一副没什么生机的模样,只有等到第二年春天来到之后才会恢复往日的繁茂。         或者也可以不用等到明年春天,直接等待一场雪就可以让这里有趣一些显得繁茂起来,当那纷纷扬扬的白色雪花笼罩一切的时候,再怎么没有生机的景象都仿佛活了起来。这也许就是雪的魅力,或者说有了雪的冬天才会完整,尤其是在这种高纬度的地区。         阿蕨等待这样的一场雪已经很久了,一场完美的雪,既不像暴风雪那样淹没一切,又不像小雪那样很快消融。当这一场雪降临在阿蕨的花园,那就可以带着弗罗斯特这个女孩去做很有趣的事情了,至少对于阿蕨而言很有趣。当这场雪真的来临后,阿蕨将自己的想法变成了现实。         这座花园就位于阿蕨的后院,突如其来的降雪在一夜之间就将这里染成白色,如同铺上了一场白色的绒毯。蓝色的天空无比纯净,金色的阳光也撒在雪地上,为花园带来了别样的景致,却无法驱散萦绕在这里的寒冷。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就停泊在花园内,发动机的声音已经停止,车门开启的声音随即响起,阿蕨穿着厚实的外套与长靴离开了驾驶座。         在这样的天气中还是很需要抵御寒冷的,阿蕨踩着地上的雪,走到了汽车后座的位置打开车门。一阵冷风灌进车厢内,坐在后座上的弗罗斯特本能地颤抖了起来,因为她身上的衣服就只有蓝色的晚礼服和高跟鞋而已。她的小腹也很明显地隆起着,因为阿蕨再一次地将她的膀胱中装满了液体,在这样寒冷的室外,还要承受着来自膀胱的痛苦与来自阿蕨的玩弄,这就是阿蕨对她所说的那很有趣的事情,只是这样的有趣并不属于弗罗斯特。         之前车内的暖风还能让弗罗斯特稍微好受一些,而现在吹拂的冷风让她了解到了室外的实际温度,以及接下来她将会承受的东西。弗罗斯特轻轻握住阿蕨的手,走下了越野车,车内的温暖还萦绕在身后,室外的寒冷就已经将她包围。晚礼服单薄的面料完全无法抵御寒风,只能让被遮挡的身体稍微好受一些,不至于像直接暴露在空气中的手臂与双腿那样直接面对冷风。         就算是穿着高跟鞋,地上的雪也已经没过弗罗斯特的脚踝,直接接触着她的脚背与脚腕。甚至一些被她的体温所融化的雪水还渗进了她的高跟鞋内,给她的脚底与脚指也同样带来了冰冷。不仅需要关注于体外的严寒,她还需要关注她体内那充盈的膀胱,体内与体外两种截然不同的痛苦交织在一起,让弗罗斯特不断地轻轻颤抖着。         阿蕨有些满意地看着弗罗斯特,一直幻想着这个女孩站在雪地里承受痛苦,如今终于变成了现实。阿蕨的一只手在女孩的胸部玩弄着,另一只手则抚摸着女孩的小腹,女孩那娇小而又优美的身材给阿蕨带来了很美好的享受,尤其是在她完全服从于自己的情况下,更让阿蕨无比期待着弗罗斯特在之后的反应。         “嗯,你真的很不错呢,该让这一切都开始了。在这之前,你需要先换一套服饰才行。”阿蕨停下了对弗罗斯特的玩弄,伸手拉开背后单肩包上的拉链,将背包里装着的东西扔到雪地上。         弗罗斯特注视着雪地上阿蕨扔下的物品,那是金属的手铐与脚镣,以及一个金属的项圈,它们都拥有着银白的金属光泽,尺寸与厚度显示着它们的重量。弗罗斯特颤抖着问:“您要让我戴上它们吗?” 阿蕨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声音中却带着那不容拒绝的冰冷:“脱掉你所有的衣服,然后戴上它们。”         “是,我知道了。”这样的事情放到平时,她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而现在这已经是阿蕨的命令,那么弗罗斯特也只能照做。就在这雪地里,就在阿蕨的面前,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弗罗斯特解开高跟鞋上的搭扣,脱下的高跟鞋被整齐的放进车里,她就这样赤着脚站在了雪地中。整个双脚在突然间彻底淹没在雪中,刺骨的寒冷在脚上绽放,又将这份寒意传导至全身。         她努力地忽略这种寒冷,紧接着拉开晚礼服的拉链,还带着她体温的晚礼服离开了她的身体,同样被整齐叠放后放进车内。之前被晚礼服面前保护的身体开始直面冷风,颤抖更加强烈,她的身体也显得更加无助。弗罗斯特轻轻咬了咬嘴唇,将文胸上的肩带与纽扣纷纷解下;阿蕨笑了一下,直接伸手解开了弗罗斯特内裤两侧的丝带,将它脱了下来。         弗罗斯特赤裸着身体站在雪地里,那隆起的小腹证明着体内那膀胱的充盈,已经清理过毛发的下体更是光洁而又迷人,这也是阿蕨想要看到的。阿蕨直接用手分开了弗罗斯特的下体,并且用手指抚摸着她的阴蒂与尿道口,一边玩弄一边说:“请你坐在地上戴这些东西,双手要铐在背后。”         “是。”等待阿蕨停止了对自己的玩弄之后,弗罗斯特缓慢地分开双腿,带着一个充盈的膀胱让这样简单的动作都无比困难。剧烈地寒意从下体与双腿上传来,她坐在地上将金属项圈锁在了自己的脖颈上。它沉重且冰冷,限制着弗罗斯特的呼吸,阿蕨的名字就镌刻在上面,这也展示着弗罗斯特与阿蕨这两人身份的不同。         两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脚镣锁在了她纤细的脚踝上,并不算是过于沉重,却足以限制她的行走。最后则是手铐,她在背后摸索了很长时间才将另一只手的手腕套进了铐圈中上锁,手铐的中间没有任何铁链与转动机构,这使得她的双手被固定在了身后。         阿蕨就一直在旁边欣赏着弗罗斯特的动作,直到这一切都完成之后,才将她扶着站起。阿蕨又拿出了一副手铐,将弗罗斯特背后双手的手肘也紧紧铐在一起,不留下丝毫的活动空间。一根铁链连接着手肘上的手铐与脖颈上的项圈,铁链被收紧到了女孩身体柔韧度的极限,迫使她只能使劲挺起胸膛,从而让手肘与脖颈稍微好受一些。         另一根铁链则所在了项圈的前方,铁链的一端握在阿蕨的手中,阿蕨很轻松地行走在雪地里,长靴踩在雪地上发出很悦耳的声音,漫步在下雪后花园让人感到心情愉快;铁链的另一端连接在弗罗斯特的项圈上,她被阿蕨这样牵着向前行走,周围的景致都无心观赏,她只能努力地追赶着阿蕨的步伐。      […]

绝望憋尿学校 第三季 第五章 乳房挑逗

丫丫的好友小芮因为有一对敏感的乳房,所以每天在女儿便器上都要忍受乳头被刺激的调教。而小芮犯规被罚的时候,往往也会被安排特殊的乳房挑逗。就像丫丫一样,小芮也因为没有忍住性欲而被罚了尿道绝望调教。尿道绝望调教结束了以后,小芮还被安排了第二场针对她乳房的惩罚。 这时躺在惩罚室椅子上的小芮刚刚结束了尿道绝望的调教。浑身无比强烈的焦躁感加上高涨的性欲一阵一阵的涌上身来,小芮难受的只能扭动屁股。这时候小芮阴蒂表面的麻药已经退效,恢复了感度。而绝望盾已经接管了高潮的管理。 这时候执行员看了一下小芮的资料,高速小芮下面是乳房的惩罚。小芮的胸部很早就开始发育,18岁的小芮有着36G的罩杯,雪白的乳房上点缀的是两颗红宝石一样的乳头。在吸满有姜汁的催情药膏以后变得格外饱满和鲜红。 执行员高速小芮规则,在下面的两个小时里面,小芮的胸部会经历各种刺激,如果忍不住刺激而下体出现反应,比如阴道或者肛门收缩,那面小芮的膀胱就会被倒灌100ml的水,然后为了满足小芮的身体,阴蒂会被强制刺激到高潮的边缘然后被绝望盾毁掉一次。所以如果想要过得好受一些,小芮需要使出全力来对抗对自己乳房的刺激。可是说得容易,做起来可太难了。小芮的乳房本来就是身上最敏感的地方。别的女孩儿可能只是乳头比较敏感,小芮的整个乳房都非常的敏感。而更因为被涂抹了催情的药膏,哪怕一点点的刺激都会是莫大的挑逗。 这时候执行员拿出了一个像毯子一样的东西,扑在了小芮的乳房上面。这条毯子一样的东西里面暗藏玄机。这个乳房刺激工具会模拟人的双手,按摩女孩儿的乳房。执行员打开了开关以后,工具开始缓缓转动。非常有节奏的挤压揉搓小芮的乳房。而毯子的表面则已经早就涂好了会刺激乳房产生乳汁的荷尔蒙。随着按摩机器的按摩,药力慢慢渗入小芮的乳房。乳房很快就开始了乳汁的生产。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小芮就感到了乳房一种难忍的饱胀感。就像女孩儿每个月月经前涨奶的状态,但是更加难忍。这样乳汁饱胀的乳房被 不停的揉搓,很快就让小芮忍不住缩了一下阴道。执行员马上开始用按摩棒刺激小芮的阴蒂,很快小芮就到了高潮,绝望盾无情的电击了阴蒂,让小芮在高潮的瞬间被停下。就在小芮被欲望折磨的时候,小芮可以感到有液体经过绝望盾流进了自己的膀胱。已经紧绷的小肚子,哪怕是100ml的水,也开始有了轻微的尿意。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这可不好熬。又过了半个小时,小芮被罚了三次,膀胱里已经有了300ml的水。执行员知道小芮的乳房已经充分的吸收了药膏,拿下了机器,开始第二个步骤,乳头折磨。 乳头折磨顾名思义,就是用手和各种工具不停的刺激乳头。执行员的手指非常的娴熟,又一次弄了很多有芥末姜汁的催情乳膏以后,开始不停的揉捏小芮的乳头。这可比对乳房的刺激更加难忍。小芮一次次崩溃的夹紧阴道,一次次被逼到被毁的高潮,一次次的被逆流倒灌膀胱。不到半小时,小芮的膀胱就已经灌满了一升水。平时的小蕊大概可以憋1.2升,而因为紧绷的小肚子,实际的感觉就像憋了两升还要多,完全无法忍受。 最后的半小时,执行员拿出了一对会震动的夹子,夹在了小芮的乳头上,开到了自动刺激档。震动的夹子时快时慢,有时有力有时松懈的刺激着小芮的乳头。一次又一次的把小芮逼到被惩罚的状态。小芮难受的喊叫可是机械式的刺激却完全不会留情。两个小时结束的时候,小芮的肚子里面已经装了两升水,远远高过了平时憋尿的极限。 这时候执行员告诉小芮今天的惩罚到此结束。小芮今晚才可以在女儿便器的监督下排尿,还需要忍耐几个小时。终于解绑的小芮浑身都充满了欲望,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乳房和乳头,想要找一点安慰。可是就在手指接触到自己乳房的那一刻,就像什么东西被点燃了一样,开始忍不住的揉搓自己的乳房。这就是乖孩子保护法设计的状态。因为乳房在涨奶的状态,又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刺激,女孩儿们都会忍不住的揉搓和刺激自己的乳房,想要得到性欲的释放。可是女孩儿们这样的做法只会让自己的身体更加的焦躁难忍。荷尔蒙的效果会有大概两周左右,也就是说小芮这种乳房饱胀敏感的状态会保持至少两周。对于小芮这种欲望强烈的女生来说,将会是非常难熬的两周。 因为乳房会产生大量的奶汁,所以必须要用手或者工具挤出来,否则会感觉到乳房像要胀裂一样。小芮第二天一起床就感觉到胸部的膨胀感。到厕所拿出了吸奶器吸奶。吸奶器一下下的吸吮很快让小芮有了就要高潮的感觉。每天小芮都要很多次这样吸奶,不停的刺激自己的乳房和乳头。这样下去,最后的结果往往就是忍不住的自慰高潮,然后被带回来再一次的惩罚。

绝望憋尿学校 第三季 第四章 尿道绝望

不管是老师,学校,或者结婚以后的伴侣,都可以随时决定女孩儿要进行尿道绝望的巩固调教。因为女孩儿的尿道长年都被绝望盾保护着,所以特别的娇嫩。因此尿道绝望的调教特别的难忍,所有的女孩儿都会想办法避免尿道绝望调教。 因为欲望的驱使,绝大多数的女孩儿在禁欲期都会忍不住想要自慰到高潮。在身体检查的时候,老师发现了丫丫绝望盾上偷偷想要高潮的记录。根据乖孩子保护法的规定,丫丫必须要接受严格的惩戒。 惩戒室的中央是一台医院常见的妇科椅,丫丫不情愿的坐了上去,双腿被分别绑在了两侧,下体最敏感的地方被暴露在外。而丫丫的双手则被固定在头顶上,这也是为了最大程度的延伸女孩子的身体,增强绝望的感觉。惩戒室的执行员都受过专业的训练,非常了解女孩儿们的身体,可以最大程度的加大绝望的效果。 在惩戒开始前,丫丫已经被禁止排尿24个小时。强烈的尿意让丫丫忍不住的想要夹紧双腿。可是要知道,因为有绝望盾的控制,尿液是一滴也不会漏出来的。灯光下可以明显的看到丫丫隆起的小肚子。执行员首先把一种乳液倒在丫丫的小肚子上,然后开始用手按摩丫丫的小肚子。乳液里面有让皮肤紧绷的成分,经历过这种折磨的丫丫很是清楚。强烈的尿意在执行员熟练的手法下一次次冲击丫丫的膀胱,无法排尿的绝望感让丫丫难受的喊了起来。“求求你不要再按了”执行员微微的笑了一下,拿出了一个按摩棒按在了丫丫的小肚子上。按摩棒强烈而有节奏的开始震动,丫丫肚子里的尿液开始跳起了舞。这时候执行员走了出去,留下了丫丫和自己的膀胱无情的被按摩棒折磨。足足半个小时以后执行员回来,丫丫已经气喘吁吁,而乳液已经完全被吸收。丫丫的小肚子看起来是完全扁平的样子,其实只是膀胱被身体强力的压缩,让平时已经难忍的尿意加强了至少200倍。这样的做法一方面是想要加强女孩儿被惩戒时候尿意难忍的感觉,更重要的是可以暂时增加膀胱壁的厚度,这样不会让女孩儿在惩戒中受伤。执行员这时候拿开了按摩棒,可是丫丫尿意难忍的状态一点儿都没有缓解。 执行员拿出了专门的工具,固定好丫丫的屁股和下体,保证丫丫一点儿也不能移动。然后用一个工具伸进了绝望盾上插在尿道里的小口中。只见执行员缓缓的抽拉,绝望盾细长的身体被抽离了出来。要知道,丫丫的尿道常年在绝望盾的隔离下,每天连尿液都不会流过,所以异常的敏感。哪怕再细微的刺激都让丫丫无法忍耐。就在抽出的那一刻丫丫差一点就到了高潮。而执行员熟练的把麻醉药涂在了丫丫的阴蒂上,保证在没有绝望盾的惩戒过程中丫丫不会达到高潮。 绝望盾完全抽离的那一刻丫丫的尿液不受控制的奔涌而出,而执行员早就准备好了一针管的惩罚剂,从尿道注入了丫丫的膀胱。惩罚剂和尿液混合,马上起了效果。丫丫忍不住尿液的折磨,开始迅速的排尿。黄金的水柱从稚嫩的尿道里喷出。可是混有惩罚剂的尿液会给流过的皮肤强烈的刺痒感,丫丫尿尿的时候不停的被这种刺痒感折磨,而丫丫也惊恐的发现虽然尿意还是很强烈,可是渐渐的尿不出去了。这正是惩罚剂最重要的效果。平时完全不能碰到的柔嫩尿道在惩罚剂的作用下肿了起来。从内向外的让尿道变得无比的狭窄。红肿的尿道更是变成了被刺激和惩罚的最佳状态。 就这样才算了准备好了惩戒的开始。 执行员首先拿出了一根有着柔软的细刺的小棍,把小棍浸入一罐研磨好的山药泥里面。丫丫恐惧的看着,执行员并没有理会,只是慢慢的把小棍一点点插进丫丫的尿道。要知道人体会有自然的排异反应,所以感到有异物的尿道会不受控制的一下下收缩,想要把异物挤出去。而挤压的过程中,小棍表面的细刺一下下的扎进尿道内侧柔嫩的皮肤上。细刺并不长,所以只有轻微的痛感。但是可怕的是细刺扎破了皮肤的最表层,让山药泥可以渗入皮肤的深层。本来就已经红肿的尿道内侧瞬间就把山药泥里面的过敏物质吸收,丫丫的尿道里面马上有一种奇痒难忍的感觉。执行员巧妙的一点点转动小棍,保证了整个尿道里面都被山药泥覆盖到。丫丫难受的感觉只能两手和两脚乱动,但是却完全没办法挠到痒处,一种绝望的焦躁感油然而生。 这时候执行员拿出了一根导尿管,从痕痒无比的尿道里面慢慢穿入。丫丫无比难受的表情让执行员很满意。进入了膀胱的导尿管让尿液慢慢流出来。没有了尿意的丫丫好受了一些。可是好景不长,执行员拿出了一针管的粉末,接在了导尿管的尽头,一点点注入了丫丫的膀胱。混合的粉末里面是干燥剂和干燥的山药泥。干燥剂接触了膀胱内侧以后瞬间吸干了表面残余的一点点尿液,而干燥的山药泥粉末则趁虚而入,粘合在膀胱粘膜的表面等着被慢慢吸收。这保证了下面一周里面,丫丫的膀胱里面都会有奇痒难忍的感觉。准备好以后,执行员拿出了一个带着震动探头的细棍子插进了丫丫的尿道,开始从内侧一点点按摩丫丫的膀胱。膀胱的肌肉被震动着刺激,而刚才的山药泥又被仔细的按摩到了皮肤里去,丫丫已经分不出这是尿意还是痕痒的感觉,整个身体只有无限难耐的绝望感。而被绑住的手脚更是让她格外的无助。 在这样被折磨了不知道多久以后,执行员慢慢的抽出了按摩棍,他巧妙的在离开尿道的时候轻轻挑逗着丫丫的身体,保证在离开尿道的那一刻让丫丫感觉到无法尿尿的绝望感。就像一个指挥家给一场音乐会画上了完美的句点。 丫丫以为这就是结束,可是执行员很温柔的告诉丫丫,他还要送给丫丫一份甜点。 执行员拿出了一管药膏,他告诉丫丫,这是含有浓缩芥末,姜汁和催情药的软膏。他戴上手套,告诉丫丫要小心不要弄到手上,不然会非常难受。然后开始把药膏涂抹在丫丫的阴蒂上,阴唇上。没有麻药的阴唇一下子就变得鲜红,有一种难忍的欲望蔓延开来。丫丫突然发现执行员的目的远不止这么简单,执行员这时候在丫丫的两边乳头上各挤了一大滴药膏,开始按摩进丫丫的乳头。强烈的刺激感一下子从胸前蔓延开来,而绑在头顶的双手让丫丫无法反抗。就在丫丫还没喘过气来的那一刻,执行员把药膏对准丫丫的肛门,挤了进去。接着在丫丫的肛门皱褶上开始加入药膏。丫丫可以感觉到身体内侧有一股火焰在燃烧,而敏感的肛门这样被刺激更让丫丫的性欲高涨到了一个新的高峰。最后,执行员在药膏的头上接上了细管,把药膏从内而外的挤入了丫丫的尿道里。已经被折磨到痕痒难忍的尿道又叠加了新的刺激。就这样,丫丫身体上所有的敏感带一起工作,一起努力的吸收着药膏,一起刺激着这个年轻女孩儿的性欲。 执行员满意的看着这个在面前无奈的扭动的少女,拿出了丫丫的绝望盾,开始慢慢的插回丫丫的尿道。绝望盾又一次封禁了少女的尿道,保证少女完全无法触及自己的尿道和膀胱。而这种痕痒难忍的感觉和催情药提高的欲望会伴随丫丫至少一个月的时间。绝大多数的女孩儿会因为这种高涨的欲望再一次忍不住犯规而偷偷尝试高潮,于是只能被再次惩罚,进入一个禁欲,惩罚,无限循环的地狱中。

女警(下) 作者:冒一下泡泡

岳雄飛看張老太太出去了,就坐回了炕頭,一隻手伸到陸婷的身上,撫摸著陸婷的腳丫,笑著問道:“墩子,你媳婦呢?帶過來讓哥瞧瞧。”   一聽到嶽雄飛說他的媳婦,墩子就眉開眼笑了。   “岳哥,你等著。”說著就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陸婷在床上趴著,目睹著屋裏的一切,知道嶽雄飛和這家人的關係不一般,也知道這家人把她當成了嶽雄飛的私有財産,他們是不會放她跑的。她正胡思亂想的時候,嶽雄飛已經上炕,把她的身體翻了過來,一雙手貪婪的撫摸著她的圓滾的乳房。   “嗯……”陸婷哼了一聲。   嶽雄飛的手很暖和,摸在冰涼的乳房格外的舒服。陸婷不由得閉上了眼睛喘息起來,她不知道自己現在這個樣子,是變得淫蕩了還是女人的正常反應。   不一會兒,門外響起了腳步聲,墩子一撩門簾走了進來,手裏還牽著一條鎖鏈,鎖鏈後面是一個赤裸的姑娘,她披散著頭髮,雙手背在身後,穿這一雙拖鞋。那鎖鏈是拴在姑娘頸中的皮項圈上。   姑娘看起來很年輕,估計頂多只有20歲,模樣雖然不比楊璿和陸婷,但也是頗有姿色。她身材窈窕豐滿,全身光滑雪白,走路時還略帶些兒嬌柔淒婉,一看就知道是從來沒幹過重活的城裏姑娘。   “岳哥,我把媳婦帶來了。”   “哦,哈哈……墩子啊!你先出去幹點活,把鑰匙給我留下就行了。”   “哎!”墩子從脖子上摘下整天挂著得鑰匙遞給嶽雄飛,就高興得跑走了。   陸婷聽見墩子被買來的媳婦來了,在嶽雄飛的惡手的玩弄下她睜開了眼睛。   真年輕啊!多好的姑娘。被買到這裏不知道多久了,這些罪犯真是可惡。陸婷看著那可憐的女孩兒心中激動,她真想立即把那些人販子和岳雄飛等人統統的抓起來。可她低頭看了看自己赤裸的身體,又看了看嶽雄飛那只正在玩弄自己乳頭的惡手,她心中暗暗的歎了口氣。   那年輕的姑娘,看見了嶽雄飛早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她站在那裏身體變得僵硬,一不也不敢動。   “小愛,過來。”   那姑娘恐懼的看著嶽雄飛,緊張的向前邁了幾步,走到嶽雄飛的面前。   岳雄飛放開了陸婷,伸手去摸小愛的乳房。那乳房在看到嶽雄飛的時候起就已經開始充血了,乳頭圓鼓鼓的,好像要破皮而出。當嶽雄飛的手碰到小愛乳房的一刹那,小愛使勁的閉上雙眼,嘴裏不由得輕聲的啊了一聲。   “小愛,見到我高興吧?”   “嗯,嗯。”小愛誠惶誠恐的使勁的點著頭,生怕嶽雄飛會生氣。   “舒服嗎?”   “嗯,嗯。”小愛有使勁的點了點頭。   嶽雄飛把小愛的腰摟在懷裏,用舌頭挑頭著她的乳頭。小愛緊閉著眼呼吸急促起來,她的身體使勁的蹭著嶽雄飛的衣服,好像這樣才能發泄掉積蓄在心中的欲火。   很快,嶽雄飛也情緒激動起來。他抱起小愛仍在炕上。   這時,看的面紅耳赤的陸婷才發現,小愛的雙手被皮帶捆在了背後。   嶽雄飛起身撲在小愛的身上,粗暴的柔捏著她的身體,不斷地用嘴舔著小愛的全身,小愛也急速喘息著,嘴裏發出了輕聲的浪叫。   嶽雄飛的激情起來了,他分開小愛的雙腿,拉開了自己褲子的拉練……   “啊……啊……”   小愛被嶽雄飛雙手拖著臀部,享受著那深深的進入帶來的快感。   很快,嶽雄飛發出了一聲呻吟,放下了小愛鬆軟的身體趴在她的身上。   在炕上的陸婷早就緊閉上了眼睛,不敢看炕上的一切,但他們的聲音也讓陸婷全身燥熱,她也滿面通紅的喘息起來,她感覺自己的下身熱乎乎的,似乎有什麽東西流到了腿上。   “看見了嗎?是不是很享受?”緩過力氣的嶽雄飛一手抓住陸婷的大腿,把她扯了過來。   陸婷不敢睜眼,任由嶽雄飛拉來扯去。   嶽雄飛的手摸到了陸婷被淫水粘濕的陰毛時,哈哈地大笑了起來道:“哈哈……陸婷小姐也會如此淫蕩啊?”   陸婷羞臊的緊閉著眼,一聲也不敢吭。   “看見了吧?小愛是不是很快樂?”嶽雄飛摸著小愛的乳房得意地笑道:“你不要以爲自己就是什麽聖潔的貞女,其實都是一樣,我看你用不了多久也會變成和小愛一樣的女人的。”   嶽雄飛坐起身來,一把抓住陸婷,把她從炕的另一頭拖到了小愛的兩腿之間。   “陸婷小姐,我讓你開開眼!你看這是什麽?”   陸婷睜開了緊閉的眼,順著嶽雄飛的手指看去。   只見小愛兩腿之間的肉縫頂端有一個雞蛋大小的金屬裝置,裝置上面有一個金屬的小短管,管子上方有一個小鑰匙孔。整個金屬裝置的兩側有兩根固定的皮帶,緊緊的捆在小愛的兩條大腿的根部。   “怎麽樣?沒見過吧?”   岳雄飛得意拿起墩子留下的鑰匙道:“這是我製作的尿道鎖。有了這把鑰匙,她的排尿就要完全受我控制了。”   “來,小愛,我們尿尿了。”說著,嶽雄飛拉起炕上的小愛,把著她的雙腿嬰兒般的抱在懷裏。從旁邊用腳踢出尿盆,把鑰匙插入了那個小鑰匙孔。   嶽雄飛輕輕的轉動的小鑰匙。那小愛的尿也就嘩的一聲流了出來,完全不受小愛自身的控制。   小愛面對著目瞪口呆的陸婷,小愛害羞的把臉埋在了嶽雄飛的懷裏。   嶽雄飛哈哈大笑著,把小愛摟在懷裏,看著小愛的尿也一點一點的流幹才用鑰匙把尿道鎖鎖上。   岳雄飛重新把小愛放回床上,轉身摸著陸婷的陰毛笑道:“這可是好東西啊!我今晚也給你裝一個,這樣你每次尿尿都要求我,如果我不高興就把你憋死,哈哈……”   陸婷的臉羞紅了,她不能說話,只能在鼻子裏發出嗚嗚的聲音,氣憤的狠狠的盯著嶽雄飛,此時,她恨不得親手殺了他。   可嶽雄飛滿不在乎,他色咪咪的看著陸婷,把手伸到了陸婷陰部開始玩弄,陸婷意識到自己現在不過是他的玩具,他想怎麽辦自己根本無能爲力,她甚至連自殺的可能都沒有。   陸婷痛苦的閉上了眼,兩眼的熱淚從一側流到了炕上。   6、最後的掙扎    “經我們調查,楊璿極有可能是和她的男朋友岳雄飛共同作案。嶽雄飛這個人我們調查了他的檔案,他的檔案是完全保密的,他曾經爲國家安全部門工作過,後來 不知道什麽原因被解職了。經過我們和安全部門的交涉,我們掌握了他的一些情況。嶽雄飛在安全部門工作的時候,主要負責高尖端設備的使用維修,和設備與反偵 察的應用。這也就解釋了我們之所以遇到的高智商高科技罪犯的原因。”姜春林在案件分析會上彙報著案情的重大突破。   “經安全部門的證實,我們在 […]

绝望憋尿学校 第五章 凌辱的检查 (完)

学校早上是没有闹铃的,到了起床的时候,学生们的膀胱会被瞬间充满。一早就被强烈尿意刺激的欣欣一下子就醒了过来。完全改掉了在家里赖床的毛病。 今天是开学一个月的第一个周一,轮到了欣欣每个月体检的日子。穿好了衣服的欣欣来到了学校的医务室。医务室里面每个台子上都躺着一个女孩儿,医生正在认真的检查。 欣欣在医生的指示下躺在了检查床上面。双手还是固定在头上,双腿也被分开固定在床的两侧。医生脱下了欣欣的贞操带,开始例行的工作。 首先,因为每天都要经受刺激,时间一久以后,阴蒂的敏感程度会慢慢下降,导致学校无法有效地管理学生。所以健康检查的第一个步骤就是增加阴蒂的感度。学校 选用的方法是去除死皮,露出敏感的皮肤。医生拿出了一管细颗粒的磨砂膏,涂抹在了欣欣的阴蒂上。磨砂膏里面有薄荷的成分,感觉就像冰块冰到了阴蒂一样。然 后医生拿出一把像牙刷一样的工具,开始慢慢研磨欣欣的阴蒂。细微的颗粒和高速的磨擦很快就让欣欣变得兴奋。医生巨细靡遗,集中研磨阴蒂最敏感的边缘。但是 小心的掌握着欣欣的身体状况,以防学生达到高潮。经过十几分钟的研磨,阴蒂上面的死皮都已经磨掉,医生拿出一条干燥的毛巾,仔细的擦拭。这样的感觉相当痛 苦,明明无法高潮,但是还要经历这种非人的刺激。 擦拭完毕,医生进入了第二个步骤。医生拿出了一个按摩器开始按摩欣欣的下体。湿润的汁液已经流的到处都是,已经一个月没有经历触感的身体异常的敏感。刚刚 敏感化的阴蒂更是让欣欣咬紧了牙齿,承受着不停的快感。欣欣以为学校会定期让学生们高潮,可是恰恰相反,就在欣欣快要高潮的时候医生用手沾了一点点麻醉药 膏涂在了欣欣的阴蒂上面,阴蒂很快就丧失了一切的感觉。震动却没有停下来,而是越来越强烈。突然间欣欣的子宫开始收缩,她可以感觉到身体在绷紧。医生则看 好时机拔掉了尿道里面的小塞子。不受控制的尿液奔涌而出,膀胱的瞬间放松把欣欣推过了子宫高潮。松弛的膀胱刺激到了欣欣的身体,阴道里面涌出了一股一股滚 烫的爱液,可是身体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快感,取而代之的是阴道的酸痒和空虚感。欣欣以前不知道一个人的身体可以有这样的高潮反应,但是却毫无快感。对于一 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儿来说,这样的高潮只会让人觉得无比的焦虑无奈,甚至是一种创伤。这正是学校体检的一个重要步骤。一方面要让学生的欲望堆积,另一方面还 要让身体随时准备好。 子宫高潮以后,欣欣的阴蒂开始慢慢的恢复知觉,新的皮肤让欣欣可以感觉到风吹的感觉。这是医生开始准备下一个步骤,膀胱敏感化。学校很担心大量长期的憋尿 会伤害学生的身体,所以取而代之的是加强膀胱的感度,这样可以起到一点点尿都可以产生强大尿意的效果。提高感度的第一个步骤是把柔嫩化的药水灌进膀胱。欣 欣刚刚喷出的尿液的膀胱一下又被充满,强烈的尿意让欣欣不自觉地钩住了脚趾。 这时医生拿出了一个小工具,插入了欣欣麻痹的尿道,直入膀胱。小工具的圆头是一个小椭圆的蛋形物体,只是略略小于尿道直径。 突然工具开始高速的旋转,医生巧妙的用这个工具按摩膀胱的内侧。不停的震动让欣欣一阵阵激灵。那种感觉就像有千百只小手在瘙痒尿急的小肚子。欣欣的尿道口 在刺激下一张一合,随时都有尿出来的感觉。在工具的按摩下,膀胱变得越来越敏感。刚才已经饱胀的尿意现在更是难以忍受。欣欣握紧了拳头,浑身都充满了无法 排尿的无可奈何干。再加上刚才无法高潮的挑逗,欣欣大声的叫了出来。医生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工具在拔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停下,而是借此机会把尿道的内侧也变得敏感了很多。红肿的尿道这时无比的敏感。医生拿出了混有姜汁的痕痒药膏,沿着尿道挤进了欣 欣的身体。火辣辣的姜汁让欣欣的尿道抽搐搜索,自己把药膏的痕痒成分都吸收了进去。这时候唯一的解脱就是可以尿尿,可是医生当然不会给欣欣这样的机会。老 的导尿管被抽出,换上了崭新的导尿管,隔绝了一切尿液接触尿道壁的可能。 在煎熬中,欣欣的身体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大家都知道,阴蒂在高潮过后会异常的敏感,任何的触碰都会带来强烈的不适。体检的最后一个步骤正是为此设计。虽 然欣欣的身体没有享受到高潮的快感,但是阴蒂在麻醉药膏失效以后依然有高潮过后的敏感。而且阴蒂除了露出的头部,在身体的内侧其实经过尿道的两侧。医生拿 出了一个工具,插入了欣欣的尿道,并且卡在了敏感的阴蒂的两侧。这个工具的作用是在体检以后把学生多次推往高潮的边缘,让学生记住尝试自慰或者偷取高潮会 经历的痛苦。好好的把这一切记在脑海中。这个小工具有一个扭曲形状的像筷子一样的尾巴和一个类似圆形牙刷的小头。“尾巴”的部分插入尿道,打开以后会不断 的在敏感的尿道里扭曲,而牙刷头的部分则弯曲过来刺激阴蒂。但是最厉害的设计就是工具会检测学生尿道的收缩。每当快要高潮的时候尿道都回自己收缩,这时工 具就会轻微电击阴蒂,强制停止高潮,并且开始刺激膀胱。快速的把尿液抽出,然后住回膀胱。让学生有强烈的排尿失控羞耻感。当学生在膀胱酸软,肌肉放松的时 候,工具会重新开始刺激模式,再次把学生推向高潮的边缘。就这样子往复不停,一直半个小时。医生帮欣欣插上了工具,打开了开关,让欣欣自己躺在床上忍受折 磨。 半小时以后,医生回来,欣欣身体下面的床单已经湿透,欣欣的爱液流的到处都是,喘着粗气,腿间的工具在微微的震动。医生抽出了工具,关上了导尿管的开关。欣欣水汪汪的看着医生,说,求求你,求求你让我来一次。 医生回到,女孩子怎么能这么不矜持呢?然后给了欣欣一个微笑,拿出了欣欣的贞操带,帮欣欣穿在了身上。 欣欣的双腿在将近一个小时的“体检”以后只有酸软的感觉。她一点都不期待下个月的体检,可是违反规定只有更糟的惩罚面对自己。 时间一晃,八个月就这样过去,高考的成绩发布的那一天,欣欣果然成绩优异的考入了理想的大学学。欣欣的妈妈流下了欣慰的眼泪,和欣欣依偎在了一起。老师把贞操带的钥匙交给了欣欣的妈妈。妈妈和欣欣说,以后妈妈会坚持好好管你,你要乖乖读书,不能学坏。 上了大学以后,妈妈把贞操带的管理权移交给了学校。经历了四个没有高潮的春秋,欣欣顺利毕业。今天的欣欣已经是个正正经经的淑女。不光有好的头脑,高挑的 身材和非凡的气质,欣欣的身体更是随时准备好了做一个合格的妻子。随时随地欣欣的身体都准备好了享受一次高潮。结婚那天,欣欣的老公接过了贞操带的钥匙。 正是这条贞操带让欣欣在家里百依百顺,专心工作。欣欣的老公则非常体贴,每天定时四次让欣欣在自己的面前尿尿,给夫妻的生活添加了很多情趣。而欣欣的老公 每周都会和欣欣做爱,没有高潮的欣欣总是缩进下体,享受每分每秒,两个人的生活非常和谐。而老公也会每个月在欣欣表现好的时候给欣欣一次高潮的机会。欣欣 特别特别珍惜这每个月一次难得的机会,在那一天欣欣总会开心的哭出来,因为她知道学会珍惜,珍惜这得来不易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