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花篱城 第一至八章

思绪也冷静下来,又回到了现实,话说刚才到底是什么?我被人口了?此我依然一动都不能动,脑袋里一团乱麻,只能两眼漆黑的等待着接下来我还会经历什么,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一只手扶起我的阴茎,另一根手指在我的马眼出涂抹凉凉的润滑液,然后把一个柔软的空心管状物慢慢的塞进马眼,我想应该是导尿管,一直塞到尿道深处才停下来,然后感觉到一个柔软有弹力的乳胶膜撑开套到了我的龟头上,一松手我就立刻感觉到龟头被紧紧的包裹,压迫感非常强,接着两根手指继续把乳胶膜向下拨,直到阴茎根部,套在我整根阴茎上,这个有点像套套,但又比套套紧致厚实的多,而且在龟头的马眼处有个开口,正好让导尿管从里面穿过,紧接着两根手指又把那里紧紧的压在一起按住,过一会松开后,我感觉那一圈已经牢固的粘合住了。

另一个人拿出一个硬质的金属圆环,分成两半从两侧套到我的阴囊下面,然后合到一起,这个圆环就锁死在我的阴囊根部,卡在蛋蛋下面。接下来又把我的整根阴茎插进了一个硬质的圆筒里,圆筒的内壁是柔软的,在根部有两处凸起,里侧与刚才套到阴囊下面的根部圆环内侧的连接点锁到一起,外侧用一个弧形圆棒上下链接,把我的两个睾丸一分为二,连接后,就不可能在不让下体受伤的情况下破坏金属圆环,也无法把套在阴茎上的硬壳取下来,听到“咔哒”一声,最后一处也被锁上了,至此我的阴茎就算正式的被关进了这囚笼之中了。

这还没有完,接下来工作人员又把一个金属腰带锁在了我的腰上,腰带前侧向下呈Y字型,内壁是硅胶材质,戴上后不算很紧,但肯定是脱不下来,在Y字型的末端也有一处连接点,一双手把我的被锁上的阴茎拖起来,把龟头上的顶点锁在腰带了Y字型的连接点锁定,这样我的jj就只能被拉起来始终朝上,我在想,这以后要怎么尿尿呢?最后,一块弧形半圆柱壳的硬壳把整个私处罩住,里面被压的死死的,随后我听到“滴滴”两声,一个人把我的眼罩摘了下来,跟我说完成了,你的服刑正式开始。

第四章
工作人员又把我的四肢解开,把我从人形架上扶了下来,我的眼睛被光线刺的睁不开,我揉了揉眼睛,看向我的下体,我看到整个私处像是被穿了个黑色的硬裤衩,Y字形的腰带是金属光泽,下面链接的弧形的壳是黑色磨砂质感,我用手指甲敲了敲,应该也是金属材质,在壳体的正中央,有一个像迷你计算器一样的小密码器,上面有一块数字屏幕和0-9以及确认的按键,我用手按了一下确认键,显示屏亮了起来,上面显示着动态的倒计时:729天23小时58分。

一个人递给我一条毛巾,我把湿漉漉的下半身擦了擦,两腿之间还有很多粘稠的液体,是刚才极度性兴奋时流出的分泌物,半小时前在浴室自慰到一半,再加上刚才10分钟的迷之刺激,使我意犹未尽,所以我仍然处于性欲高涨之中,憋着一股即将射出的精液,十分难受,此时我感觉到在这金属壳的里面,我的龟头和整根阴茎被柔软的内壁紧紧包裹,还挺舒服的,但我用手指尝试从不同的角度找缝隙辍了几下,给不了里面任何触感,于是我叹了一口气,打消了所有的念头。

工作人员拿着笔一边记录着什么一边开始向我说明这个远程贞操的使用和我接下来的服刑情况:

首先我的服刑期是2年,但分成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前6个月的绝对禁欲惩罚期,器具将限制我完全无法高潮射精,也就是现在的这种状态,而这个阶段的6个月周期也不是固定,如果期间有任何违规行为,比如试图破坏器具,出入色情场所等,法院的系统会酌情延长第一阶段的绝对禁欲周期。

如果表现良好则6个月后进入第二阶段,第二阶段虽然不可以取下这个贞操,但系统会每个月定期启动内壁分别在龟头上面和阴茎左右两侧的震动按摩马达,允许高潮射精,这是为了不让犯人由于禁欲时间过长而导致心理问题,但高潮行为是被严格控制的,周期是固定的30天,启动后则必须强制连续高潮两次才停止。

关于穿戴期间如何排尿,工作人员让我用手摸一下阴囊下方,我摸了摸,有一个圆洞,这就是用来排尿或排出泌物的口,里面直连导尿管。那也就意味着着,我以后只能像女人一样蹲着尿尿,剥夺性高潮的权利也就罢了,还要剥作为男人可以站着尿尿的权利。

紧接着那个人又强调:“在默认情况下是封闭的,不能排排除任何液体,所以不需要担心有液体漏出来,但你也不能随时排尿,只有当腰带上的红外感应器检测到你的膀胱压力到达上限的85%时,才开放排尿,分泌物也是达到前列腺输精管内压力的85%时,才可以排出。”

“最后,这套设备要定期给它充电,用普通的usb数据线就可以,如果没电了,它的各项功能就无法运转,你可能无法排尿,而且计时器也会暂停,但即使没电了你也解不开它的。其它的没什么了,就这些,你的衣物证件放在门口,你可以走了,需要叫出租车可以去服务台预约。”

“好的,谢谢,还有一件事,我想打听一个女人是不是也在你们这里做器具安装,她叫…”

“这个我们无权透漏,你可以去问警局”

“好吧,谢谢”

我尝试走动一步,当迈开腿的时候,我发现在贞操内的龟头随着拉扯是会活动一点距离的,由于在戴上之前还是我的阴茎还是湿滑粘腻的,所以我感觉到龟头在柔软紧包的内壁上轻微的摩擦了一下,瞬间一股酥麻的快感上头,让本来软下的阴茎又硬了起来,这一硬不要急,走第二步的时候,这种摩擦刺激的快感更强了,马上我的性欲又高涨起来,我深呼吸几下,尝试让自己的性欲缓和下去,穿上了衣服拿好证件去服务台,走在路上,我的龟头随着我的步伐拉扯,一下一下的在紧裹着的乳胶里面上下摩擦,这短短的几十米,每一步都不停被轻微摩擦的快感挑逗着我的性欲,天呐,难道以后连走个路都会被时刻挑逗性欲,却又得不到彻底满足,这可怎么办,更要命的是,在被锁起来前,我自己还自慰到一半,又被那个迷之刺激挑逗了10分钟, 一股强烈射欲十分想立刻释放出来,但处在临射状态的阴茎就这样关进牢笼,只能憋着,想射出来至少要等半年以后了, 而这种状态下的龟头十分敏感,每刺激一下都能让我受不了,且只能被挑逗无法彻底满足。接下这半年得是多煎熬啊!

第五章
离开这里后,我直接打车返回警局,去找小爱,不知道她现在在哪,是不是也和我做了一样的选择,一路上我非常焦急,终于到了警局,我在窗口和那个警员交流半天,找到负责那天晚上审理的卖淫女们的警官,我迫不及待的走进了他的办公室,问到:“警官您好,我想跟您打听一个人……”

经过两个小时的了解,我才发现我想的太天真了,这个社会的法律严苛到了嫖娼都要被判1年或禁欲两年,小爱的情况自然要比我严重的多的多,首先卖淫的罪名本身要判3年有期徒刑,不过我不一样,她并没有第二种选择,而且这3年有期徒刑还并非普通的监禁,而是被送去一个叫“戒欲所”的地方实施戒欲调教3年。

这还没完,判两年戒欲调教是三天前时的决定,警官说她当时拒绝认罪,极度不配合,小爱的脾气我是了解的,在学校里她就是不服输的性格,要是受点委屈,那是绝对的不放过,想也知道,她今年才21岁,作为一个大学生,全校排名前5的校花,知识分子家庭子女,她怎么可能让承认自己卖淫?这还不如让她去死了。警官说她当时的情绪非常激动,连续一天一夜没吃饭,在拘留所里又哭又闹,还抓伤了一个民警,直到前天上午签署服刑的时候,仍然拒绝签字,但是那天晚上的证据确凿,结果就是以抗拒服法的理由改判5年有期徒刑,而且是戒欲调教,昨天晚上刚警局经过授权,决定强制执行。最后问到她现在在哪时,警官说今天上午和我一起出发去改造中心的,应该就坐在我后面的那辆车里。想到这里我非常的自责和懊恼,这一切都怪我,是我害小爱,我把她的青春都给毁了。(后来我才知道不仅仅是青春,而是整个后半生)

所以我现在该怎么办,尽管警官告诉了改造中心不可能让我见到她的,但我还是不听劝打车又返回改造中心,一路上看着窗外,十分沮丧,我开始恨这个社会,这法律也太残忍了,我发誓我一定要想办法让小爱今早出来,我会用我的后半生报答她。

又到了珍洁集团的罪犯改造中心,我上演了一下午的大闹天宫,然后在黄昏中被保安“请”了出来。在夜晚的公交车上哭泣了一路,最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学校宿舍。

第六章
全都给我点广告!
不然哪来钱运营网站?

进了门,屋里漆黑一片,看来室友们都出去鬼混了,我打开灯,呆滞的坐在书桌前,接下来我该怎么办?此时小爱她还好吗?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膀胱里有点涨,一股尿意袭来,从上午洗完澡到现在都没上厕所,我走到厕所,脱下裤子,才想起来我以后不能站着尿尿了,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身坐下,然后蓄意了半天,发现尿不出来,怎么回事?我再次尝试,还是尿不出来,不是说膀胱阈值到达什么85%就可以尿了吗?难道现在还没到?会不会是没电了?我低下头按了一下确认键,屏幕亮起,还有电,我仔细看,发现在倒计时的右边,还有两个小图标,第一个是电量,旁边显示99%,第二个是开关,现在是关着的状态,旁边显示两个数值,分别是68%,13%,我猜68%应该是指我的膀胱压力,因为不可能现在才13%吧,那么这个13%应该是输精管里分泌物的压力,应该是今天流出了一些分泌物在里面憋着。总之就是说我现在还不可以排尿,我用手指无奈的摸了摸所在我下体的牢笼,这家伙管的也太多了,我被禁止高潮射精也就算了,连我什么时候该排尿也要被控制,我终于感受到作为人的一部分权利被剥夺是什么滋味。我只好洗了个澡。

回到寝室,我整理了下繁杂的思绪,打开电脑,开始上网了解相关的法律知识。不过我却没有办法很投入,因为我现在不仅憋着尿,还有那股始终下不去的性欲,做什么事都无法专心,我只能深呼吸强忍着这种奇怪的双重压抑的感觉继续查资料、翻论坛。

据了解,以小爱的学生身份,应该是有先取保候审,然后缓期执行的权利,但是我又想了想,那天只有我带了证件,她什么都没带,而且她怎么可能告诉警察自己是哪个学校的呢,所以她很有可能到最后都没说出自己是学生,那么剩下的就只能想办法减刑了,不过我发现正常监狱里是有减刑规则的,但这个“戒欲所”里的减刑规则是不公开的,只有进去过的人才知道,网上也找不到相关讯息,我只能尝试着再各大论坛匿名发帖,希望能找到一个到进去过的人了解下。

已是深夜凌晨2点,室友还是没有回来,我吃了点东西就准备睡了,但是躺倒床上却睡不着,还憋着尿呢,我隔一会就起身看一下显示屏上的数值,71%,74%,76%,看样子要等到明早才能尿出来,硬着头皮睡吧,就这样一直到很疲倦了才终于入睡。

第七章
第二天,我被翻身时肿胀的膀胱疼醒,听到室友在打呼噜,我看看时间,早上9点多,我再次来到厕所,看了看显示屏上的数值,92%,14%,我应该可以排尿了,我坐到马桶上,果然尿出来了,我尿了整整一分钟,憋了一晚上的膀胱十分胀痛,放松很久才慢慢缓过来,把阴囊下面的排尿口擦干净,我又看了看显示器上的倒计时:728天1小时25分,接下来这漫长的两年,我只能尽力适应这种生活了。

今天的课程排的很满,回到寝室我打开衣柜找了找,现在的天气还比较暖,穿普通短裤的话,贞操锁会让裆部凸起一块,很不雅观,幸好我有一件比较宽松的中长裤,就这件了。我没有叫室友起床,独自出了门,肚子很饿,时间还早,先去买点吃的吧。刚出宿舍楼大门走了没几步,下面的龟头因为感受到轻微摩擦,一股快感突然上头,阴茎又被挑逗的硬起来了,我只好走慢点,不巧食堂和教学楼并不顺路,要先去食堂就得多走一大段路,这对于以前的我不是个问题,但现在我不得考虑,要是走这么慢,还绕那么远,很可能迟到,但又不能不吃东西,哎,那还是稍微走快点吧。

一路上,我被龟头摩擦的快感走一步刺激一下,害怕迟到我只能走快点,硬着头皮强忍下体的挑逗,我是带着已经被挑逗到临射状态下进入牢笼的,折让我的龟头变得十分敏感,使得现在每一种触感刺激都被放大百倍,就算静止的时候,阴茎被柔软的内壁紧紧包裹带来的挤压感也让我没法把性欲放空。等吃完饭再走到教室的时候,我的脸都红了,心砰砰跳,大口喘气, 上课时也无法专心学习,时刻忍受着被压抑的性欲洗脑,到了下午,膀胱又开始涨起来,整个下午的课除了阴茎上传来的性欲折磨,还要同时忍受憋尿,晚上8点下课炮去厕所看了下显示屏上的数值,61%,15%,哎,看样子等到下次排尿要明天中午了。

晚上我就回宿舍上网了解相关法律,翻论坛账寻找进去过那里的人,做着各种可能的准备,每天我都熬到很晚,因为早了也睡不着,不是憋着尿,就是憋着性欲。室友还像以前一样,拉着我一起看日本小黄片,但现在这件事对于我来说就是地狱,临射状态封印的阴茎还要每天继续忍受挑逗,已经足够让我崩溃了,我更不敢再让自己多受任何性刺激,他们都以为我假清高,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现在的我已经失去作为一个男人的一部分权利了,还要每天被性欲压制和排泄被限制的双重折磨下生活,我只能无奈的忍受这一切。

但我心中始终有着希望,我相信还是可以提前再次见到小爱,所以我仍旧努力的过好生活,为一切做准备。哎,也不知道小爱她还好吗。

第八章
在珍洁集团的罪犯改造中心的一间改造室里,一个光着身子的少女被绑在人形架上面,脖子,腰,手脚都被皮带固定住,少女颤抖着身体,标准的36D酥胸随着她的颤抖上下波动,她身材的线条可以说是魔鬼,但却有一张天使般稚嫩的脸,这个少女就是小爱,此时她的双眼被眼罩蒙住,在黑暗中恐惧的等待着接下来的任人摆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