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学校

在王林到学校的时候,刚好一批学生从小学毕业即将升到中学。
她们都在14岁左右,穿着的校服整齐的排在一起等待照毕业照。
因为是夏天,她们上衣穿白色T恤,可以看到里面没有内衣,下身是蓝色白条裤子,为了易于管理,学校的校服只是普通样式的,没有什么漂亮的装饰。
 学生们照完毕业照就要坐车去中学部了。
王林看着一辆辆大巴车开进学校接这些学生,这些大巴车是特制的,为了节省空间,里面没有椅子,学生们需要站在里面。
为了固定,一个个手铐从车顶上面落下来,高度刚好够学生们把手举起来锁在上面,地上同样有脚铐,这样学生们就不会乱跑了。
学生们没有觉得奇怪并很快弄好了。
因为她们在之前同样用过手铐,这所学校小学部的老师比例严重不足,五百个学生平均只有两三个老师来管理,所以经常需要把学生们锁住来维持秩序。
一个老师在车上帮助检查手铐是否系紧。
每个女孩的手都高高的举了起来锁在了天花板上,随着车发动起来,女孩们都随着车晃来晃去。
到了中学部,要体检和办理入住手续。
为了避免混乱,女孩们没有被解开手铐,而是有一根滑轨伸出来连接到车上,这样解开脚铐后就可以把手铐挂在滑轨上运到教学楼里面了。
女孩们一步一步随着滑轨走向教学楼。
因为到了中学部,小学的校服自然是不需要了,因为脱下校服需要解开手铐,所以在楼门口有几个学长在那里监督,防止逃跑。
脱光了之后女孩们被重新挂回滑轨上。
走进大门,那里有几个摄像机来照下她们的照片留作档桉。
左转是一个身高表,虽然双手被吊着,但是并不影响测身高。
有一个学长在那里记下身高存进档桉。
测体重就是把女孩吊起来称。
之后还有一些指标比如三围,体毛比如腋毛阴毛的浓密度。
检查之后,身高体重符合要求的会被分进正式班里。
而一些有缺陷的就会被分进实验班来用药物或针对性训练来矫正。
比如减肥班来分配体重超重的,漂白班用来分配皮肤过黑的,丰胸丰臀班分配一些身材不好的。
当然这些途径大多对身体有害甚至危害生命,但是她们不加入的话只能饿死在外面了。
破处仪式在小学部校规要求学生们都要是纯洁的,也就是说都是处女,可是中学部为了调教方便,是不能有处女膜的。
所以破处这项工作通常是要在小升初期间完成的。
因为初夜可以卖很高的价钱,学校通常都是邀请客人来破处的。
不过校长来了当然要有特权。
正式班里有大概三五千个学生,校长可以随便挑要破哪些。
这时正式班的学生都集合完毕了,她们光着身子整整齐齐的站好队等待接下来的安排。
王林站在主席台上看着白花花的一片,没有了主意。
他打开登记的数据库设置了些要求,比如胸c罩,脸小,眼睛大,筛选出了三十多个可爱的女学生陪他过这个暑假。
王林带着这些女孩子们回到了他居住的别墅。
别墅里只有一个主卧和一个客卧,王林只好安排女孩子们住在客厅,没有床就在地上铺个毯子,没有被子因为别墅里的温度够高。
王林自己睡在主卧所以他不希望让这些陌生的女孩子们进去,客卧是王林准备进行活动的地方。
    进到客厅,女孩子们站成一排面对这王林,虽然
是要给女孩子们破处,但其实王林也是个处男。
王林面对这么多人有点慌,不过当他仔细看看,发现有一个女孩长得像他的初恋,王林叫她上前,问:你叫什么名字啊,女孩有点胆怯,她柔柔的说:我叫小卉,王林惊喜的发现她的声音也和初恋一样,于是他说:我帮你改个名字吧,你从现在开始叫凌凌了。
凌凌就是王林初恋的名字。
女孩点点头,王林冲着其他人说:你们先自由活动吧,只要不离开客厅就行。
王林带着凌凌进入了客卧。
王林和凌凌坐在了床上,王林握着凌凌的手,静静的看着她的眼睛,凌凌脸红红的,等待着王林接下来的话。
王林问她:你今年多大了?凌凌说她十四岁了。
十四岁刚好是王林初恋离开他时的年龄。
王林轻轻的抱住了凌凌,感受着凌凌微微急促的呼吸。
王林开始帮凌凌脱衣服,瘦小的凌凌三两下就被扒光了,凌凌的身体刚开始发育,微微鼓起的胸脯更是增添了几分可爱。
下面有稀疏的几根毛,遮不住粉红的小嫩逼。
王林在她光滑的背上抚摸了一会,看着凌凌有些激动,凌凌的下面开始滴出几滴透明的液体,王林知道是时候了。
他拿出早已粗壮的龙根在粉逼上蹭了几下,然后伴着凌凌的一声尖叫插了进去。

王林感到突破了什么阻隔,然后红色的血在抽插是被龙根带了出来。
凌凌受到了巨大的刺激晕了过去。
王林于是抱着凌凌在床上睡了一觉。
醒来时,王林带着凌凌出现在客厅里。
客厅里有些乱,毕竟三十多个人和行李都要挤在一个客厅。
王林喊了声集合,女孩们都赶快跑了过来站成一队。
凌凌也想过去站队,可王林用手搂住了凌凌示意她站在王林身边。
王林说:凌凌从现在开始就是你们的班长了,你们都要服从凌凌的命令,除此以外,凌凌还是别墅的临时女主人,别墅的女仆同样要服从。
同学们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凌凌,不过凌凌没有注意她们的眼神,她还在惊讶于王林的大方。
王林现在要确保同学们服从凌凌的命令,于是他对凌凌说:你现在发出几个命令。
凌凌还有点懵,在王林推了推她才反应过来,她说:稍息,立正,像左转……之类学校常见的命令。
同学们很快的就完成了命令。
王林显然不太满意,他想要同学们服从凌凌发出的任何命令,于是他给凌凌带上一个耳机就离开了。
王林在屋里通过摄像头看并且指挥凌凌发出一些奇怪的命令。
凌凌听到要发出的命令有点脸红,可是还是要发出来,她说:左边第一个跪下学狗叫,同学们非常惊讶,尤其是那个被要求学狗叫的。
她想要寻求其他同学帮助,可是大家只有一天交情,谁会帮她出头?旁边的女仆拿来了一条鞭子,似乎不听话就会挨鞭子,她没办法只能跪下叫了。
没想到凌凌不仅没让她站起来,还要求第二个同学也要跪下叫,直到最后逼得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有几个人身上带着鞭痕,似乎是反抗过。
凌凌又提出了一些要求比如脱衣服,互相舔来舔去,喝尿,身上些贱货、公厕之类的字,同学们也不得不完成了。
凌凌一开始还觉得这样不好,后来渐渐的感受到了权力的快乐。
高中部王林打算参观高中部,他先叫了两个女学生进入他的办公室。
女学生开始介绍她们的高中生活。
    她们一个叫娇娇,一个叫白雪,娇娇是音乐专业的,而白雪是
穿刺专业的。
她们的身体都进行过一些改造。
因为音乐系的改造项目比较少,所以娇娇先开始自我介绍。
她脱下裙子,里面是一个银色的贞操带。
因为她来校长室的关系,她已经提前拿到了钥匙,不过在解开之前,她展示了穿着贞操带尿尿。

用一个特制的金属丝捅进贞操带上的一个小孔,然后金黄的尿液就从小孔中流了出来。
这个金属丝平时放在厕所里,而厕所只有规定的时间能用,所以她要注意不能多喝水否则只能憋着。
可是经常上课时要有补水的要求,也就是说她必须要多喝水。
贞操带的大便却没有这么容易排出来,因为它需要复杂的设备来导出大便。
娇娇为了更好的说明贞操带的用法,她带着王林去参观了贞操带的安装过程。
开学期间正好是新一批的学生安装贞操带的时间了。
他们进入了一个白色的医务室,外面是光屁股的新生在排队,里面放着一摞摞的贞操带,有大中小三个号的。
因为贞操带是金属的,没有什么弹性。
屁股大小一定要刚好等于那个型号。
所以在带之前几个月就要量好屁股尺寸,决定带多少号的并决定增肥减肥。
如果到了时间还是差太多的话就要做手术抽脂了。
一个学生进到了医务室里。
护士看了看她的屁股和档桉,她叫雯雯,中号屁股,于是护士拿了中号的贞操带在雯雯的屁股上试了一下发现可以带上。
就把这个贞操带递给她让她拿着去下一处排队。
雯雯手里拿着这个以后要一直在她身上限制她的东西,心情复杂。
可是所有人都要带这个,她如果不带就像个怪物一样。
等到排到雯雯时,她躺在了妇科椅子上,看着房顶上的镜子对准她的下体。
雯雯虽然不太想知道下体变成什么样,可是她被留了作业要记录下带贞操带的过程和感受,她要记下每个步骤并且表达出这个仪式的神圣感。
雯雯看着她的下体被刮毛,消毒,然后被插进导尿管。
根据档桉上的下体容量,一个合适大小的跳蛋被放入了阴道里。
跳蛋的电线连接到了贞操带上,这样就可以用贞操带给跳蛋充电了。
导尿管同样被连接到贞操带上,贞操带上有个小阀门,只要用特制金属丝一捅就可以打开阀门了。
肛门上被捅进了一个中空的肛塞,固定在贞操带上。
因为肛塞的口太小,正常排便是排不出来的,所以需要灌肠。
到此为止就是一个基础版贞操带的功能了。
参观完了安装过程,娇娇回到了校长室给王林讲述她第一次在高中上钢琴课的故事。
安装完贞操带学校安排等了一个礼拜习惯一下,然后才开始上课。
在这一个礼拜,排尿有三次,每天早餐前一次,午饭后一次,睡觉前一次,因为通常排尿时间是要错开的,可是刚开学还来不及安排,所以厕所明显不够用。

于是学校安排在操场上立一排排衣架,上面拴上钥匙。
所以每到时间就可以看见一片壮观的景象,一排排女生挺着下体朝着衣架喷射黄色液体。
跳蛋则是熄灯前半小时也就是洗漱时间启动。
所以澡堂子里常有一地白花花的肉体在抽搐。
娇娇这样的生活了一个礼拜,渐渐地适应了贞操带。
可是浣洗肛门装置还没开放使用,所以她憋了一个礼拜的大便已经成了硬块。
    开学后学校说
排尿时间减少到只有晚上一次,其他时间听从任课老师安排。
灌肠器同样归任课老师管。
第一天一整天都是是钢琴课。
因为课程是连续的,娇娇被要求弹奏一首她熟悉的曲子。
过了一会,老师说娇娇渴了吧,喝点水吧,娇娇说我不渴,老师说不渴也得喝,而且这一瓶都要喝下去。
娇娇犹豫了一下就喝了。
虽然难受可是娇娇不敢违反命令。
果然过了一会娇娇就有了尿意。
因为钥匙就在旁边挂着,娇娇向老师请求上厕所,可是老师拒绝了,“你给我憋着,要是演出时你也去上厕所吗”
娇娇痛苦不堪,弹琴的手开始发抖。
可是她不敢停下,因为停下会有惩罚。
可因为分心,还是弹错了几个音,按照规矩弹错一个音是要挨一鞭子的。
老师说新规矩是挨鞭子的同时还要开启跳蛋和灌肠,这就意味着以后排便只能在弹琴时做。
于是她在多重刺激下错的更多了。
终于一首曲子结束她也遍体鳞伤。
在这样的训练下娇娇现在已经可以完整的弹下来一首曲子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刺激。
王林决定试试娇娇的能力。
娇娇脱光了衣服,坐在了凳子上开始弹钢琴,根据规则王林不管做什么事娇娇都要把钢琴弹好。
王林先把凳子往后拽,拽走了凳子后娇娇扎起了马步。
这时在白雪的帮助下王林打开了贞操带,王林并没有尝试开启跳蛋,因为明显娇娇十分适应跳蛋了。
王林拿出了跳蛋,他想拔出导尿管可是发现导尿管固定的很结实,每次他使劲一拔娇娇都轻声叫一声。
他叫白雪拿一个矮一点的凳子放在娇娇胯下,然后王林躺在了上面。
把吊对准了逼,然后并没有直接插进去,而是把导尿管往下拽,于是娇娇不得不把身体坐下去。
这时导尿管就像牛鼻子一样,王林只要拽着导尿管,娇娇就不得不上下摆动。
这样娇娇不光有下体的刺激,还有不得不上下移动的干扰。
过了一会,王林射了出来。
他看向娇娇,虽然娇娇累的满头大汗,可是她的手指依然弹得很稳。
王林只能向白雪寻求帮助。
显然白雪比较专业,不一会她就推着一辆小车进来了,而娇娇似乎了解白雪的手段,虽然娇娇没有回头看,可是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发抖了。
王林从娇娇的身体里退了出来,他站了起来,然后在白雪的指导下拿起娇娇的小腿放在了椅子上,这样娇娇就变成了跪坐在椅子上,白雪拿出了绳子,脚腕和后凳子腿用绳子连了起来,膝盖和前凳子腿连了起来,这样娇娇的小腿就完全不能动了,然后白雪把绳子的一端挂在了房顶的环上,另一端系在了娇娇的腰上,随着白雪慢慢拽绳子,娇娇的屁股噘了起来,阴部也露了出来。
娇娇现在是趴着的姿势在弹钢琴。
王林看着娇娇扭动的屁股,忍不住上前又插了进去,随着王林前后撞击,娇娇的身体开始了前后摆动,娇娇的乳房是c罩,随着身体一起晃动,时不时随着撞击产生波纹。
白雪是穿刺专业的,她当然要给娇娇穿上乳环和阴环。
白雪先取出了乳环,抓住了娇娇晃动的乳房,拿出酒精棉在娇娇的乳头和乳晕上擦拭消毒,然后拿出注射器的针头对准乳头右面的部位扎了进去。
娇娇的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手重重的打在了钢琴上发出巨大的声响,不过娇娇很快恢复了状态,钢琴曲又继续弹了起来。
    针头从乳头中穿了出来之后,白雪用乳环顶住
针头的尖捅了回去,在乳环穿过乳头之后,白雪把乳环扣了起来。
另一边也同样如此。
然后白雪拿起了一对铅坠挂在了乳环上,乳房被铅坠拉扯的变了形。
圆形的乳房被拽成了尖尖的。
随着身体的摆动乳房晃动更剧烈了。
刚穿的孔里还流着血,红色的血液顺着流到了铅坠上,一滴滴的落到地上。
不一会王林射了出来,然后就把吊拔了出来。
白雪见王林结束了,就开始清理娇娇的下体,白雪摆了一个水盆放在娇娇屁股下面,先是用手沾水擦掉外面的脏东西,然后手伸进里面去掏出来里面的液体,最后用注射器把水挤进里面冲干净。
白雪掰开两瓣阴唇,消毒之后一边打了三个孔穿了三个阴环。
然后白雪拿出了两个像皮带一样的大腿环捆在了娇娇的大腿根,大腿环上有几个小金属环,白雪用几条金属链把小金属环和阴环连在了一起,随着白雪把金属链拉紧,阴唇被拉了开来。
露出了里面的结构,白雪又拿出了扩阴器插进了阴道里。
随着扩阴器慢慢打开,王林看到了里面的子宫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