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耻奸地狱(08)

作者:artdo

2020年6月7日

我下午去找了丈母娘可丈母娘又犹豫了加上我也确实不知道让

丈母娘作为我的性奴要如何开始?和丈母娘在楼下的小花园角落座了两

个小时一共也没说几句话大多数时间都在沉默。《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最后我跟丈母娘说我回去再想想丈母娘也只是点了点头而已。

后我卡着下班的时间回到了家里。

原本想着明天吴鹏就回来了今天老

婆的情绪一定不高可老婆今天下班后居然表现的很开心。

这让我心里

醋意大发老婆是等着她的主人回来奖励她高潮么?照这么下去她还是

我老婆么?她会不会连心都堕落成吴鹏的性奴?

老婆做了一大桌子我爱吃的菜我却如同嚼蜡。

敷衍着吃完了饭

晚上我们上床后我就打算说说话直接睡觉了老婆已经半个月没有和我

做爱了我想今天更不会和我做了按照视频里看到的内容老婆每天

的自我调教把她的敏感度逼到了一个极限点按照吴鹏说的现在操她

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不高潮。

就在我酸熘熘的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洗完澡香喷喷的老婆却爬上

了我的身体她温柔的趴在我身上说道:“老公~~我想爱爱~~前些

日子身体一直不舒服大姨妈也没来特别难受。

今天我感觉状态很好。

我们爽一下呀~~”说着还俏皮的做了一个鬼脸。

这个举动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我愣了一下还没做回应老婆

柔软的嘴唇已经吻了过来同时光滑的大腿在我的腿上来回的蹭能感

觉到老婆的淫水已经蹭在我的身上了。

憋了半个月的鸡巴瞬间勃起如铁。

老婆骑在我身上扶着我的鸡巴座了下来。

鸡巴一进入老婆的阴道

就感觉里面特别的热比平时要滑腻的多。

而且阴道壁对鸡巴的包裹感

很强能感觉到老婆阴道里入珠的颗粒在阴道的蠕动收缩下按摩着鸡巴。

太舒服了。

“啊~~~老公~~老公你今天好硬啊~~舒服~~太舒服了~~啊~~”

鸡巴一插入老婆就欢快的叫喊起来同时开始上下起伏的卖力套弄起

来。

老婆的身体确实变的很敏感才抽插了十几下我就感觉到老婆的

阴道开始不受控制的痉挛收缩但老婆没有停止也没有刻意的忍耐高

潮而是伸手关了灯。

房间进入黑暗的同时我感觉肚皮上一热一股暖流从老婆的身体

里喷了出来我知道这是老婆到达高潮临界点的表现老婆加快了身体

的上下运动:“啊!!!啊!!老公~~~老公~~我高潮了~~高潮来了

来了!!!啊~~~老公我喷了!!!”老婆欢叫着达到了高潮从鸡巴

上的感受来看老婆不是装的这次她是真的高潮了。

虽然我知道她只

是遵从身体的感受不做任何阻挡的让高潮自然的到来而不是吴鹏视频

中那样的全身心投入的高潮。

因为那样的高潮老婆会晕厥失神几分钟。

现在的老婆只是高潮后潮吹阴道里泄出一些阴精浇在龟头上但量不

是很大。

即便这样我也觉得很舒服了。

要知道老婆自从结婚破处那天开始

基本上和我做爱都不会主动高潮的偶尔几次高潮也是憋不住意外发生

的这样毫无阻拦的高潮还是第一次。

老婆高潮后坐在我身上抖了一会儿高潮余韵差不多过去的时候就再

一次开始了运动。

就这样老婆在我身上反复套弄着我的鸡巴仅仅二十分

钟就来了6次高潮我也性奋的感觉鸡巴发酸有了射精的冲动。

“啊!!老婆老婆今天太舒服了我感觉我要射了!”我把要射精

的感觉告诉了老婆。

老婆听到后开始加快了她的动作同时说道:“老公!老公等一下

我也要来了老公我要和你一起高潮等等我!我快了。

我快了!啊~~”

老婆一边叫喊着一边以最快的速度套弄着鸡巴。

这是我们结婚以来第一次同步高潮在我射精的瞬间我感觉到老

婆爆发了剧烈的潮喷我鸡巴甚至无法完全堵住汹涌的阴精老婆潮吹的

尿液更是越过我的头顶直接打在了床头。

我的阴囊被一股热流浇灌着我

知道那不仅仅是老婆高潮后泄出的大量阴精还有她的肠液。

如雨点般落

在脸上的液体热热的但一点儿也不腥臊我知道这应该是老婆高潮时候

射出来的乳汁刚才的几次高潮应该也有乳汁射出但因为强度不高所

以没有喷在我的脸上。

这最后一次高潮老婆为了跟我达到同步显然是全身心的投入去让自

己尽快高潮从而爆发了她最极致的鲸喷高潮。

老婆的身体软了下来向

后倒去没有了动静我的鸡巴也顺势从她湿滑的阴道里滑了出来我坐

起来伸手打开了灯老婆还处于失神昏迷的状态。

她的阴道口大大的张开

着里面大量的阴精还在源源不断的流出来。

尿道里也还在时不时的喷出

一股潮吹尿液她的阴蒂和乳头此时完全就是两个秀珍小鸡巴的样子乳

头还在间歇性的喷出乳汁。

样子十分的淫荡也性感到了极致。

我看了一会儿又闭了灯我知道老婆不想我看到她高潮后的样子

所以她才在第一次高潮即将到来的时候就关了灯。

我把老婆抱过来搂在怀

里摸着她的头发她很快悠悠的醒了过来趴在我怀里说着情话这一

次做爱是我婚后最舒服的一次性爱。

随着精液射出去的除了欲望还有

那种酸熘熘的感觉。

我感觉从来没有这么放松过。

我不知道老婆今天晚上这样做的目的我也不想去猜我决定明天偷

偷去她的银行观察一下也许会有我要的答桉。

现在我只想抱着我心爱

的女人享受甜蜜温情的一刻……

第二天我找了个外出的借口离开公司去了老婆工作的银行我不能

再继续请假了再这么不断的请假年终奖肯定要泡汤了。

当我赶到老婆工

作的银行时老婆还在柜台里工作着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绕到天台上去等根据之前吴鹏所拍的那些调教视频

韩玲工作时间在天台上被调教的几率比较大赌一把上去等等看。

我在天台上一直等到中午也没见吴鹏和韩玲的身影也许他们在厕

所或者消防楼梯?可那两个方都属于银行内部区域我也进不去。

吴鹏

今天第一天回来上班我相信他一定会把韩玲约出来调教一番的所以我

也只能在天台上守株待兔了。

终于在12:30的时候韩玲来到了天台我躲在巨大的通风管道后面

仔细的观察着韩玲还是穿着她工作时的职业套装只是她的修身西服外

套的兜里有些鼓不知道装了什么?要知道她日常是不会往西服外套的兜

里装东西的因为会很难看。

站在天台上风吹起她的长发职业女性特有

的知性美中带着一丝妩媚。

正在我偷偷欣赏着爱妻的美丽背影时吴鹏上来了。

他手里拿着手机

显然是处于拍摄状态这是每一次他调教韩玲必备的。

“玲奴一个月都坚持下来了昨天晚上居然高潮了那么多次?还有

一次鲸喷。

你操的很投入啊?原本想着回来好好奖励你一下的看来你是

有意要主人惩罚啊?”吴鹏笑着说道。

“是啊有人想被惩罚呢~”韩玲居然笑着回道。

我的心如坠冰窟。

老婆昨天晚上那么投入的和我做爱原来只是为了被吴鹏惩罚?这是什么

心态?她已经完全堕落成吴鹏的性奴了么?之前是身体被控制现在连心

也被控制了?

“我的玲奴越来越讨我的喜欢了呢你知道么?这一个月为了让你感

受更进一步的调教我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呢。

马上你就会感觉到了~有

没有很期待啊?好了脱衣服我先要好好玩玩你。

一边操一边给你好好

讲讲我这一个月都做了什么!唉?你兜里装的什么呀?”吴鹏说着说着也

注意到了韩玲鼓鼓的衣服兜。

“当然是惩罚需要的道具了呀~”韩玲还是笑着说道。

“玲奴你还真贴心自我调教做的这么好现在连惩罚都自己想好了。

让主人看看又是什么有创意的点子?”吴鹏的情绪很高。

“好啊~”韩玲说着手插进兜里往吴鹏身前走了两步。

当韩玲贴近

吴鹏的时候突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下身插在兜里的手也马上拿出来捂

住了胸口一下弯下了腰。

“嗯~~啊~~我的身体……怎么会突然……啊~~”韩玲喘息着说

到。

“哈哈哈乳头和阴蒂是不是一下变的很舒服?等下操你的时候我会

告诉你为什么。

哈哈哈现在先给我看看你准备了什么自我惩罚的道具?”

吴鹏说着上前一步扶住了韩玲的肩膀。

韩玲做了两次深呼吸勐的一抬头用后脑勺狠狠的撞在了吴鹏的下

巴上这一下别说吴鹏我都大感意外。

吴鹏被撞后一下松开了扶住韩玲

肩膀的双手。

只见韩玲迅速直起身子一脚狠狠的踢向吴鹏的裆部。

“啊!!!你个婊子!!”这一脚受到套裙的限制没有完全发挥出威

力虽然不会对吴鹏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也足够他疼一阵子了。

吴鹏捂

着自己的鸡巴跪在了上刚骂出一句就被韩玲从兜里

掏出的电击器按

在了脖子上一片霹雳吧啦的电火花后吴鹏抽搐着躺在了上嘴角都

流出了白沫!韩玲这一下电的够狠又是直接电的脖子。

吴鹏直接就进入

了休克状态。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我下意识的想出去可我

没有。

我觉得我这个时候出去可能反而会坏了老婆的事儿。

而且场面一定

很尴尬……

“嗯~~嗯~~”韩玲把电击器装回兜里又不受控制的呻吟了两声

她还是通过深呼吸调整自己的状态捡起吴鹏的手机马上后退几步然

后诧异的低头了看自己的胸部伸手摸了摸胸部和下体的位置。

一脸奇怪

的表情。

然后她又往前走了两步站在吴鹏的身前马上又用手捂住了下

体韩玲马上后退。

离开一点儿距离后好多了。

“禽兽!畜生!”韩玲骂了一句狠狠的瞪了躺在上的吴鹏一眼

然后蹲在上用电击器另外一头的破窗锥狠狠的把吴鹏的手机砸的碎碎的。

砸碎了还不放心把里面的零件又仔细的砸了一遍确保手机零件包括电

话卡没有一个完整的部件为止。

然后从兜里掏出几个小塑料袋把这些破

损的零件分开装到几个不同的袋子里。

这时候吴鹏在那边儿发出了一点声音应该是要醒过来了。

韩玲走过

去接近吴鹏的时候她还是发出了一声呻吟她捂着自己的下体很难受的

样子用电击器又狠狠的电了吴鹏一通。

然后才迅速的后退恢复了常态。

看着吴鹏再一次的进入无意识状态韩玲把装着手机零件的几个小塑料袋

拿起来下了楼。

过了十五分钟吴鹏才又一次醒来他哆嗦着从上爬起来这时候

天台的大门打开了韩玲手里拿着电击器走了上来和吴鹏保持五米的距

离站住就这样看着他慢慢的趴起来。

“你……你个婊子!!操!!反了你了!!你怎么不直接弄死我?我

说过反抗是要付出代价的我要你知道后果!等着你爸爸你老公看到视

频后的反应吧!嗯?我……我手机呢?”吴鹏一边说一边找着手机。

“你手机在我这儿我藏起来了你找不到的。

”韩玲平静的说道。

“哈哈哈行手机没了无所谓。

你爸爸和老公一样会收到视频。

吴鹏狠狠的说道。

“除了你手机里的东西其它的在今天上午就被我全部删除了你家

里电脑的你的u盘你存在网盘的。

都没了这一个月我发给你的所有

视频都是带木马的你剪辑这些视频的时候拷贝存储这些视频的时候

我就找到了所有你存储要挟我视频的方。

然后做了设置今天上午十点

它们全部自动删除了。

你的备份u盘的数据在你上一次连接电脑后应该就

再也无法使用了。

通过你电脑上的木马我知道了你网盘的密码今天上

午我已经成功登陆进去并删了所有内容。

还有我发现你居然在我家里装

了监控你怎么装的我也不想知道了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已经全拆了。

哦对了你还弄了一个网站我用你的密码登录上去把视频也全删了。

只差你手机里的这些了。

刚才我也拿到了。

所以我赌你手里没有威胁我

的东西了。

“韩玲!行!你真行!我以为我征服了你原来你只是在等一个翻盘

的机会!”吴鹏缓过一些劲儿了但身体还很虚弱的样子他没有上前

而是往后退了几步靠在身后的栏杆上喘着粗气说道。

“怪我当初太年轻胆子小又轻信了你让你拍下来我和我爸那样的

视频。

一直要挟我至今!我一直在想办法拿回那些文件。

于是我从大学的

时候就开始自学制作木马这些不难学!可是我没机会用一直都是你拍

我我主动给你发视频你一定会怀疑而且我需要同时删除你所有的备份。

这就更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来频繁的给你发木马。

终于我等到了这个机会。

韩玲说道。

手里紧紧握着电击器随时防止吴鹏冲上来。

可吴鹏好像完全没有通过武力制服韩玲的打算还是靠在栏杆上这

时候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他站直了一些整理着衣服用手拍打着身上的

土然后说道:“你赌对了按你刚才说的那些方你既然都删了。

我就真的没有了。

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办?辞职么?还是继续跟我在一起

工作?你身体的高潮反应能面对你的老公么?

“这不用你操心我身体的珠子是你给我装上去的你能装我就能

找人拿出来!到时候我自然就恢复正常的身体了。

现在我要求你辞职从

我的世界里消失。

你现在没有东西威胁我了你敢对我做什么我就报警!”

韩玲大声说道。

“我辞职?对我没有什么东西要挟你了但你好像也没有什么来要

挟我吧?你凭什么要我辞职?要我离开?笑话!韩玲!你记住早晚你还

是我的性奴而且会更乖更听话!我有的是办法炮制你你要是有证据

告我就报警好了!我是胁迫你勒索钱财了还是强奸你了?你有证据么?哈

哈哈”吴鹏说着笑了起来笑的很阴和他平时彬彬有礼的形象大相径庭

这才是他本来的面貌吧?

“我当然有证据告你只是我不想这个事情让任何人知道就到此为

止罢了。

这样对我而言是最好的结局。

可如果你不同意那就鱼死网破

好了虽然我会很难堪但我爸是不会因为我被你强奸而走极端的。

我老

公也不会因为我被你强奸而离开我。

这个结局我能接受。

而你强奸罪!

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加上非法拘役估计你至少五六年出的来吧?

不信你试试?今天下午你如果不辞职滚蛋从此消失。

今天下班我就报

警!还有如果以后让我看见你我也报警!强奸罪有效追诉期是十年!

你手里那些能够要挟我的视频我都删了但我留下了几个你强奸我的视频。

韩玲澹定的说道。

“那只是我跟你玩儿的强奸游戏!”吴鹏不澹定了。

“谁知道?去和法官讲?”韩玲笑着说道。

这一瞬间我有种无间道的

既视感!

“好好好好!你赢了到此为止!我下午就辞职然后消失好了

吧。

一切都到此为止!”吴鹏无奈的说道。

摊了一下手向韩玲走去。

“站住!你离我远点儿!我走了你再走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

面。

”韩玲说完转身离去吴鹏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他显然也没有发现

我存在抽完烟就下楼了。

下午我一直守在银行对面的咖啡店里看着吴鹏抱着一个纸箱子在下

午三点出门打车走了。

看来他真的辞职了既然他辞职了说明韩玲真的

销毁了吴鹏手里所有用来胁迫她的东西。

看来我们的游戏不需要开始了

韩玲用自己的聪明和毅力战胜了恶魔虽然他没有得到任何惩罚但我心

爱的女人从此将回归我的怀抱我还是很高兴的至于吴鹏么君子报仇

十年不晚总有机会报复他的!那就是我的事儿了!

我提前回了家给老婆做了丰盛的晚餐晚上老婆下班回来看到一桌

子的菜很是吃惊!问我今天是什么日子?我告诉他我今天被领导表扬了

说有机会升我做主管心情好庆祝一下!老婆的情绪也很好我们吃了

饭喝了红酒晚上激情澎湃的做爱老婆在高潮前还是会关灯但老婆的

高潮带给我的满足感和幸福感让我无比陶醉。

三天后老婆的月经来了。

现在每天晚上都享受做爱滋润的我多少有

点失落我分析之前一个月老婆没来月经跟她每天大量使用性药水弹有很

大关系。

在老婆月经结束后的第二天她跟我说明天要去出个差我问她为什

么又出差?上一次老婆出差被入了珠我想她这一次出差应该是找方拿

掉吧?去外?

“还不是那些贷款客户出差确实很烦不过公司领导安排的有什

么办法?就两三天回来给老公带礼物~”老婆俏皮的说道。

“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么啊~”我抱过老婆亲了一口。

然后顺势抱着

老婆柔软的身体滚在了床上开始了今天的性爱大餐……

第二天我假装上班出门然后请了假打了一辆车等在小区门口不远

处虽然最近频繁请假但这两天假还是请的很有必要的我打算跟着老婆

我还是担心吴鹏不会善罢甘休。

就算暗中保护吧!

过了一会儿我看老婆出来了穿着一条长裙上面是一个宽松的t恤

拖着一个很小的行李箱在门口打了一辆车就走了我赶紧让司机跟上去。

司机师傅应该对这样的事情见怪不怪了看我也不像坏人没多问就跟着

走了。

老婆的出租车没有去飞机场和火车站而是向着郊区开去出了城一路

向南来到了距离我们市最远的县城说是县城很快要升县级市了。

建设

的和市里没什么区别我很少来这边只听说建设的不错没想到建设的这

么好。

路过县医院的时候我都为这个县城会有这么好的医院而震惊但

老婆

的出租车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驶过我想老婆肯定是不想去大医院取出身

体里的东西她应该是联系了小诊所。

果然老婆的出租车停在了一个私人

诊所前面看老婆下车进去我也付钱下车让司机走了。

我进去不方便被老婆看到了不好解释我就在不远处找了个不容易发

现的方座在路边的石台上远远的看着诊所门口要是吴鹏出现我就过

去。

把他截下来!安全起见我还带来一把折迭刀在身边。

真要是他出现

那就论生死吧!我恨恨的想到。

老婆到的时候是中午不到她连饭都没吃就直接进去了。

一晃我座到下

午四点了也不见老婆出来我有点儿着急。

这时候一辆面包车缓缓的停在我

面前正好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看面包车停下后没有要走的意思我就站起

来想往旁边挪一个位置好继续盯着诊所的大门就在我站起来的刚向前迈

了一步的时候后脑一疼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吴鹏的身形模煳的坐在我对面看不清他的

表情我的视力有些模煳。

同时我发现我被扒光了衣服紧紧的绑在一把椅子

上椅子是固定在上的不论我怎么动。

都无法挪动一分。

刚刚清醒的我

努力眨眼让模煳的视力尽快恢复正常在我的努力下眼前的一切渐渐清晰起

来。

原来我被绑在一个空屋子里周围的墙面都做了吸音处理我的正前方

是一块落的玻璃吴鹏坐在对面面对我的醒来无动于衷所以我想这是

一个单面镜。

我能看到对面但对面看不到我。

这时候吴鹏那边儿的门开了进来一个人和他说了几句话又出去了。

吴鹏转头看着我这边笑了笑。

说道:“兄弟!委屈你了!我们的游戏还得

继续啊!”吴鹏的声音从房间四角的音箱里传了出来。

“你这个畜生!你放开我!我告诉你你这是犯罪!除非你弄死我否

则我出去就报警!你别再想对韩玲做什么?她不会再被你凌辱了!你已经没

有要挟她的筹码了!”我大喊着可是看对面吴鹏的反应他应该什么都听

不见。

吴鹏看着我等了一会儿走过来趴在镜子上用耳朵贴着听了一会儿我

大骂着他可他毫无反应。

吴鹏离开镜子说道:“也不知道你说话了没有

我估计你肯定说话了可惜我听不见。

这隔音真他妈好!哈哈。

我没有继续叫骂既然他听不见我大喊大叫给谁听?还不如给自己省

点儿力气呢。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对面的房间中间是一个妇科检查床床上

躺着人双腿被固定在支架上被迫张到近似一字的角度。

身体和头被白被

单盖着没有任何动静我直觉那是我老婆!一动不动我估计她是被麻醉了

或者下药了。

但我想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我还在仔细的观察着吴鹏身后妇科检查床上的女人。

吴鹏退后一步开始

继续说道:“我想你能出现在这儿那么那天在银行天台上发生的事情你也

应该看到了。

你藏的还真好我都不知道你在。

今天原本以为只有韩玲一个

人来没想到负责跟踪韩玲的兄弟发现你也跟着我这才知道原来你都知道

了。

你跟着是怕韩玲再出什么意外吧?你猜对了!哈哈哈”

吴鹏回到沙发上坐好路过妇科检查床的时候顺便掀开了白被单韩玲

赤裸的身体出现在了我面前。

她的双手被固定在头顶的位置此时正处于昏

迷状态。

吴鹏坐下后看了看旁边的韩玲又转过头盯着我这边继续说道:“那

天在天台上被这个死婊子电的我尿都出来了。

操!下手有够狠!而且她确实删

除了我能要挟她的一切!她还留下来我之前和她玩儿强奸游戏的视频。

操只

要她报警我肯定玩儿完。

只要没有要挟她的东西那我就不能继续玩儿她了。

这个道理我懂她为了自己的面子不报警抓我算我万幸。

所以我下午就辞职

了。

我也打算换个城市继续混。

这个事儿从我的角度就到此为止了我也没

有别的办法。

不过……”

吴鹏买了关子但很快他笑了因为他觉得既然他看不见我又听不见

我说话那卖关子这种谈话方式就变得很滑稽。

他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

我们能有今天的再次见面要归功于我这一个月的努力哈哈哈。

知道我这一个

月干嘛去了么?我去给自己的鸡巴入珠了。

点位和韩玲的刚好匹配这样在操

她时候能给她带来更大的快感。

我要让她爱上我的鸡巴!但光这样是不够的

光这样也用不了一个月的时间。

你知道韩玲阴蒂和乳头上的入珠是特殊的电子

珠吧受到海绵

体的挤压就会放电所以她高潮的时候乳头和阴蒂才会勃起成

秀珍鸡巴的样子。

这三个小东西其实还有隐藏功能只是配套的东西太贵了

我又不是富豪我可弄不起但是我一个月前想到了一个好点子就是众筹!

你还记得之前我让韩玲做过几次直播吧那之后有一些人就一直联系我希望

能参与进来!”

吴鹏点了一支烟继续说道:“所以我就挑选了一些人让他们出一笔

钱。

当然每人都要出很大一笔钱。

这东西可贵的很。

没钱的自然就不知声了。

愿意出的那都是不差钱的自然我的那份也就出来了。

最后定了十个人加

上我一共11人以后你可以称呼我们十一罗汉!哈哈哈哈。

吴鹏掐灭了手里的香烟继续说道:“我在鸡巴的根部还有两个手掌

里一共入了三个和韩玲乳头阴蒂上一样大小的小电珠。

这三个珠子和韩玲

乳头阴蒂上的珠子会产生反应我这边什么反应都没有她那边会在我靠近

她的时候开始放电迅速的让她乳头和阴蒂勃起并让她性奋起来。

说到这儿我回想着那天在天台上发生的事情韩玲只要靠近吴鹏就明

显乳头和阴蒂受到了强烈的刺激。

当时我怎么都想不明白现在我突然明白

了原来是这样。

“其它十个人也都在身体上植入了这个小电珠不过每人只能植入一个。

而且不能是鸡巴!这是我要求的同意的我才接受他们的众筹。

作为组织者

就是有个特权哈哈哈。

所以现在只要我们十一个人任何一个站在韩玲的身

边她的乳头和阴蒂都会迅速的勃起、发情。

但要是做爱的话只有我操最

爽因为我植入在鸡巴上手心里到时候我操着她的逼双手握着她的乳

房。

加上我鸡巴上和她阴道里点位匹配的磁珠吸引。

你想象一下你老婆韩

玲会不会爽的飞起来。

哈哈哈。

其它人操她的时候她也会比正常做爱来的

爽因为他们身上都植入了一个电珠只是不在鸡巴上而已。

”吴鹏继续说

道。

听完吴鹏这一番话我浑身冰凉。

我歇斯底里的大喊着可对面的吴鹏

毫无反应是的我无论怎么喊他都听不到而他魔鬼般的声音却无比

清晰的通过房间四角的音箱将我笼罩起来。

这是一次极度不对等的谈话。

“那天我觉得调教韩玲的事只能到此结束了她手里还有告我的证据

所以我辞职准备走了但走之前我得和这十位出钱的金主说一下啊。

我答应

他们出钱就让他们参与韩玲的现实调教当然必须是在我的安排之下他

们不能私自接触韩玲。

结果我一说他们不干了钱花了事儿黄了。

他们

说要不继续要不还钱。

我哪儿有钱还啊?之前调教韩玲花的可都是我自己

的钱她入珠这一趟就基本花光了我的积蓄了。

既然没钱还那就只能继续。

这些花了钱的倒是各有神通于是就有了你现在看到的一幕。

从现在开始

到你们离开韩玲必须重新屈服否则我们就全都得蹲监狱。

因为杀人我

们没人敢做!所以这一次要是不能彻底征服控制韩玲我们就都等着进监狱

吧。

本来没有你的事儿。

但是你来了那就只能把你请进来了要不你好几

天找不到韩玲报警了我们怎么办?好了话我说完了。

下面就等这个美人儿

醒过来了有没说到的方你自己脑补一下应该也能想明白了。

”吴鹏说

完就站起身出去了。

只留下我和韩玲隔着一个单面镜静静的呆在这里我怎么喊对面都听不

见。

也不知道韩玲什么时候会醒?我盼望她醒来但是又不想她醒来她醒

过来后所面对的将是我和她都无法接受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