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犯罪之空姐藏毒事件 第四章 美妇的艳戏

 董璇无助的呆立原地,随着小便的泻出,膀胱里炙热的尿液不断减少,那本已绷得发硬的水囊重新变得水嫩弹滑。一种从未有过的愉悦感从小腹传递到阴唇,再从阴唇传递到大脑皮层最深处的末梢神经。这种感觉让她深深地觉得羞耻,却也暗暗的有一种比高潮更升华的兴奋。
      
      当然,失禁的璇美女绝对不能把这种有辱自己高贵形象的感觉表现在脸上,此刻她美丽娟秀的脸庞表现出的是所有漂亮女人尿裤子后都该有的表情:可怜巴巴的大眼睛眯成了一条小缝,目光里充满了求饶的神色,像是在对面前的色狼大叫“呀美喋”一样;肉嘟嘟的红唇微张,露出皓白如玉的牙齿;一头秀发早已凌乱,丝丝缕缕的遮住了董璇的左半边脸,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董璇羞辱的表情,却也增添了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感。再向下体看去,片片濡湿的痕迹正蒸腾着一种饱含雌性荷尔蒙的气味,熏得同为“雌性”的众位空姐阵阵反胃。虽然尿流已由涓涓的溪水变为“叮咚”脆鸣的滴泉,可董璇的双手还是仅仅掐住修长的美腿,拧着紧贴大腿的黑色裤袜,左脚的黑丝甚至在她涂有红色指甲油的尖锐指甲摩擦下被扯开了条细口,露出了白皙的肌肤,足见她在失禁前的忍耐中耗费了多大的体力。

      “呀,璇璇姐,你看你,怎么这么大的人了还尿裤子啊,是不是上机前忘了嘘嘘啊。但飞机上明明有厕所可以给你尿尿嘛!嗯,一定是你偷偷的在这里手淫,潮吹的时候顺便放水了吧!”

      这个从储物间走出的色狼其实就是董璇、王芳她们的同事,本次航班唯一的一个男空乘,名叫吕风。平常看起来倒是个文静秀气的小男生,其实不过23岁的他私下里却是个闷骚的色情男,以欣赏女性失禁时那无助的模样为爱好,平常也干些夜潜女厕,收集有污黄尿痕的原味内裤的勾当。曾经在私底下也和风骚的空姐陈艳搞在过一起,玩过一段姐弟恋,但两人都风花雪月,这段恋情自然无疾而终。眼前的这12位空姐,个个都是他想玩弄的对象,巴不得让这些妖娆性感的少妇一起大开着腿放尿。本来这小子有色心没色胆,但刚好王经理让他参与这次贩毒计划并让他监管众空姐,他一听说所有的空姐被脑波控制器操纵后都不能脱下内裤撒尿,又有王经理在后面撑腰,兴奋得钢炮向天致敬了一个晚上,当时一口就答应了,甚至连海洛因出手后的分红都没要。王经理见这么容易就将这小子拉上了路,连分红也不用给,也暗自窃喜,便允许他沿途去玩弄女人。

      于是,吕风一上飞机就借昨晚吃坏了肚子搞得自己上吐下泻为由,躲到了飞机的医疗观察室中,在趁着空姐们四处散发饮料与食品时溜回储物间,躲在里面偷看空姐们憋尿的丑态,直到看到自己平时最想玩弄的董璇失禁后,再也按捺不住,冲了出来。

      刚才吕风的那句话显然是在调戏董璇,可璇美女的一支高跟鞋被他拿在手上,又见他不断嗅闻着自己尿液的骚味,羞得手足无措,只站在原地苍白的辩解:“变态,你……你不要乱说,快给我,不……不要闻呀!”吕风奸邪的一笑,伸出舌头在黑色高跟那沾满董璇淫尿与脚汗的鞋底深情的一舔,慢条斯理的说道:“为什么不要闻呢?难不成璇璇姐的尿是臭的?如果璇璇姐承认自己的尿又酸又臭,我立马把灌满尿的高跟鞋还你。”吕风故意在高跟鞋前加上形容词“灌满尿的”,目的自然是想要更加羞辱董璇,想看她面红耳赤的美态。

      此时的董璇羞得苦不堪言,如果承认自己的尿臭就可以拿回高跟。可让自视甚高的董璇说自己的尿臭,还是“又酸又臭”,简直比强奸她还恐怖;可如果说自己尿香,不仅不见得能鞋子,而且“尿香”二字所带来的羞辱实在不比“尿臭”好上多少。董璇六神无主,头脑发昏,竟然直接出手去抢吕风手中的高跟。只是,一个刚失禁的少妇与正亢奋的的小伙子相比,谁的力气大了。董璇一拉不动,反倒左脚一滑,另一支高跟鞋也从玉足上脱落,自己重心不稳,一头向地面上还冒着热气的清尿倒去。

      吕风眼疾手快,虽爱好玩弄美女,却舍不得自己看上的美女摔坏了身子,一把搂住董璇,嘴巴贴上了美人的湿唇,抬住董璇腰际的左手从美人背后绕过,握住了她丰盈的左乳,右手则在濡湿的胯间感受尿液的余温。董璇一招没能得手,却反被吕风制住,又挣脱不开,只能呜呜哭叫。两只被黑丝包裹的小脚上下踢蹬,正好一次次砸在自己撒出的那一滩小便中,溅得尿液四散飞舞,本来还未全湿的脚部丝袜,也被骚香的小便彻底浸透,不断向下滴尿。

      “住手,小吕,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不用猜,说话的一定是自己的热尿都快冲过水闸,却还多管闲事的徐丽霞了。

      吕风一边亲吻董璇,一边含糊的回答:“原来……唔嗯……是丽霞姐……嗞嗞,怎么嗯……样了?是不是也憋不住了……嗞……唔嗯……想求我帮你脱……唔……内裤了……木啊”

      听着这种淫荡的接吻声,又伴随着董璇小脚在尿面拍打的水声。失禁的空姐都觉羞愧难当;还在强自忍耐的空姐都觉得即将崩溃……

      “小吕,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只是一时……,快放下小璇,别再犯错了。”徐丽霞平常最喜欢听话有礼貌的吕风,此时虽然对方已狼性暴露,却还是心存幻想。

      看着徐丽霞一边辛苦憋尿, ,吕风的鸡巴又陡然硬了一层。于是他放下已经不知所以的董璇,一步步向徐丽霞逼近,眼中透出狼一般的目光。徐美人已是徐娘半老,乳房已微微下垂,本就有赘肉的小腹在憋足了尿后更是又鼓又肥。但吕风这人又偏偏对熟女爱好有加,而徐丽霞又是憋得正急的熟女,更合他的口味。

      徐丽霞眼见这个色狼眼含凶光的走来,之前挺身而出的豪情壮志顿时没了,吓得括约肌都开始发软,引得尿道口一开一合,尿液也跟着尿道收缩在这条春水秘道中挤上挤下,弄得徐丽霞又痒又痛。吕风眼见这个熟妇尿急的厉害,自己更是亢奋,一把抱起全无反抗之力的徐丽霞,把她放在空乘休息间的一个单人躺椅上,不过是头在后,脚在前的放法。这把躺椅专门设计了腰椎按摩功能,所以腰处的椅背向前凸起,把女人倒过来放,之前抵住腰部的椅背刚好抵住了屁股,使得徐丽霞的圆滚滚小腹更是高高隆起。这一躺,身子一拉,小腹一绷,膀胱一胀,徐丽霞哪还稳得住,只觉尿道口一阵火辣,连忙想起身收腹。不动还好,一动,小腹四周的肌肉猛地用力,本就充盈的膀胱空间被迅速压缩。只见徐丽霞顿时花容失色,双手向上乱抓,好像要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松弛的大腿肌肉立刻绷紧,使得两条微粗的大腿向前僵硬的直挺,那可怜的小腹更是剧烈的起伏收缩,想要减轻膀胱的压力……但徐丽霞终究不年轻了,35岁的她与25岁的小姑娘相比毅力还在,可能力不足,那股蠢蠢欲动的尿液陡然射出,疯狂的拍打着胯间的卫生巾,发出“噗噗”的水声,不过三秒。空姐私处的那片丝袜就是一汪水淋淋的金黄,鲜黄的尿汁顺着大腿内侧妖娆的滑落。

      徐丽霞无奈的绝望了,平常老公经常与自己玩憋尿游戏,她对此也经验丰富,深知自己漏尿的时间一旦超过3秒便再也没有成功回憋的经历,索性放松了身体,任小便夹杂着自己的满腔羞耻飞泻而出。

      突然间,膀胱又是一阵酸胀,一股更加强烈的尿意排山倒海的袭来。纵然以 前被老公在床上玩到失禁时,也从没有感觉尿意有如此的浓烈。徐丽霞甚至在一瞬间怀疑自己的膀胱会破掉,还好,尿水在体内翻滚了一阵子后渐渐平息了下去。徐丽霞心中又羞又怕,拼命抬头查看下面的情况。却见不知何时,吕风的左手已伸到了自己的内裤里,紧紧挤压着阴唇中间的那条耻缝,看样子多半是自己尿到一半,他用手堵住了尿道口才让自己刚才胀得死去活来。

      “丽霞姐,你们的大脑都被脑波控制器给操纵着,要脱下内裤除非王经理发出指令,自己动手是想都别想。但我可没被操控,要帮你脱内裤还不简单,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保证给你温柔的脱下内裤,可以像平常一样坐在马桶上无拘无束的放尿。”

      吕风的这句话虽然无礼之极,却也刚好找准了徐丽霞此刻的软点。此时,无论是金银财宝还是地位荣耀都丝毫打动不了一个为尿欲所困的女人,偏偏是让她做在马桶上撒尿最有诱惑力。徐丽霞当然不会例外,膀胱已接近极限的她此时脑子里只想着两个字“排尿、排尿、排尿”,能在马桶上撒尿实在是太诱人,竟然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吕风,你这个变态,快放下丽霞,否则,我们就告你性骚扰。”王芳身为众空姐的老大,虽然也畏惧这个色狼的淫威,但正义感的确挺强,终于顶过压力向吕风质问。

      “哟,是芳姐啊,你这句话可说的没道理。你自己撒了尿,舒服了,怎么就不管你的好姐妹呢?人家也想尿尿啊,我这可是在给她释放的机会啊,你怎么反倒不准啊?再说了,丽霞姐现在已经憋不住了,我不帮她堵着,估计她尿包里一肚子的骚水早就喷到对面去了。诶,对了,芳姐,你也尿了挺久了,穿着湿裤袜的感觉一定很爽吧!”

      吕风的这句话既为自己辩护的纹丝不露,还顺便讽刺了王芳,让她真的是哑口无言。

      “好了丽霞姐,现在开始问问题了,你最好乖乖回答,现在离降落还有3个小时,估计你是没本事憋过去的,要想撒尿,就好好答题。答得不好,可要惩罚的喔!第一个,你一般多久换一次内裤?”徐丽霞虽然已急得快哭了,但要让思想保守的她回答出这样的问题实在是难为情。尽管如此,想到能坐在马桶上痛快的撒尿,已是35岁熟妇的她还是天真的回到道:“两……两天。”“错,你骗人。”“没有,我没……骗你,真的是……两天”“不可能,还好我有证据,以免你抵赖。”只见吕风伸手在上衣内兜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了一件绿色的织物,双手一抖,将那小巧的织物展开。徐丽霞定睛一瞧,差点哭叫出来,那正是自己被王经理控制住后从身上扒下的内裤,看到自己喜爱的私密内衣被不是老公的男人抓在手中,徐丽霞羞得膀胱一胀,险些尿水从吕风的指尖激射而出,若不是被吕风及时发现,全力按住,恐怕已没有问问题的必要了。

      眼前这件内裤的确是徐丽霞的。这是一件草绿色的蕾丝花边三角裤,是20岁左右的小女孩很喜欢的性感款式,但用在徐美人的身上,多少有些风骚。就连一旁的空姐也不敢相信,平时思想保守的徐丽霞会穿这么鲜艳的内衣。但这并不重要,最引人注目的是这条内裤的裆底,上面的颜色已不是绿色,而是布满了黏糊糊的女人白带以及黄澄澄女人尿渍,看上去白中泛黄,粘液四溢,女人淫水干涸后的精斑都历历在目,仿佛隔着很远也能闻到成熟女人体液的性香,一旁爱干净的的张轩已隐隐作呕。

      “丽霞姐,这应该是你自己的内裤吧,现在只能闻到你淫水的腥味与小便的骚味,还说两天洗一次,完全的骗人。”徐丽霞无奈得百口莫辩,自己并非不爱干净,两天换一次内裤也确实没说谎。只是昨晚刚好和老公玩的太疯,还穿着内裤就被老公指奸到高潮,潮吹后喷出的阴精一滴不漏的粘在了内裤上。由于泄身泄的爽,竟没来得及换就睡了。一晚激情,早上自然起不来,一觉醒来上班都快迟到了,于是早晨也没换,甚至在撒尿时连逼都来不及擦就走,才造成这条内裤如此污秽骚香。可徐丽霞那好意思说出原因,只一个劲的“不是这样的,是有原因的”乱嚷。

      吕风本来就喜欢沾有尿迹的原味内裤,所以在王经理和红毛扒掉空姐们内裤后,也顺便要了几条,其中便有徐丽霞的。此时他一边将内裤淫秽的裆底含在口中咀嚼,一边笑道:“穿这么脏的内裤,丽霞姐还真不害臊,说自己每两天换一次,看看这尿污,骚黄骚黄的,下面还粘了一层白带,真恶心。这样的内裤多半穿了一周了吧,丽霞姐骗人,要惩罚。“也不给徐丽霞争辩的机会,伸手解开了空姐西装套裙上的皮带,却并没拿去,而是反倒将皮带的系扣往里插了一格,这样皮带系的更紧了,之前徐丽霞圆凸的小腹也相应的扁了一些,更衬得她圆润的肥臀越发顶翘。徐丽霞苦不堪言,皮带系的紧,小腹的压力自然更大,尿液生存的空间更小,一波波疯狂的向自己的尿眼冲击,可吕风的手指丝毫没有放松,使得膀胱更加肿胀难耐。

      “丽霞姐,要想尿尿,就要乖乖答题,诚信作答,不得知情不报,徇私舞弊。好了,第二题,你平常用什么品牌的卫生巾?”这道题比刚才那道多少温柔一些,答起来也不会那么羞耻。“是ABC轻柔立围系列”徐丽霞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看样子这位传统美人已完全在尿意面前屈服了。“真的吗,摸起来还想不对啊!“徐丽霞一时还不明白吕风此话的用意,但见这个色男将之前搭在外面的右手也伸进自己的裤裆内才明白他是要拿本来垫在胯间的卫生巾,不免的一阵羞赧。

      徐丽霞猜得没错,吕风的确是要这么做。随着他右手复从裤裆内抽出,几滴莹黄的尿珠也被甩出,在空中划出几道淫艳的抛物线。吕风的手中与其说是卫生巾还不如说是一团湿答答、皱巴巴的手纸。卫生巾早已改变了形状,被尿液泡的又软又胀,到处都是浸水后的褶皱,金黄的尿水也改变了其的颜色,本来纤白如玉的颜色已荡然无存,代之以淫尿的骚黄色,让整张卫生巾如同发霉的咸菜。一旁的张轩胃中翻腾的更加厉害,几次险些呕出,却也不想想已经失禁的自己胯间的卫生巾论骚臭,论尿垢,论污黄,估计无一不在徐丽霞之下。

      吕风一边贪婪的嗅闻卫生巾上的尿骚味,一边笑道:“丽霞姐,你怎么这么不讲诚信,又骗人,我看看哈”说着将卫生巾的底部翻转过来,摸了摸厚度,量了量长短,“这明明是’护舒宝瞬洁贴身甜睡400超长夜用系列‘怎么说是ABC呢,虽然护舒宝用的人多,说出来显得土,可如果因为嫌土就骗人那就不对了,再说护舒宝可也是大品牌。没办法了,还得惩罚。”

      吕风的这番话显然是强词夺理故意戏弄徐丽霞,但他竟然只看一眼,摸一摸就知道已完全变形的卫生巾是哪个品牌的哪个小系列,足见他平常在女性用品上算是下足了“工夫”。

      徐丽霞急得哇哇哭叫:“不是的,这不是我的,我的在手包里放着,不信你去看。这是他们给我……贴上的。”自己明明老实回答却还要受罚,实在心有不甘,但排尿权被他人掌控手中,自己也只能好声好气的解释。

      可吕风这个色狼本就想要徐美人出丑,哪里管她那么多,一不做二不休,把皮带又系紧了一扣。尿意更加汹涌,膀胱变得更紧,甚至都开始感到刺痛,徐丽霞心里怕得要命,生怕自己的膀胱爆掉。这当然不过是杞人忧天,女性的膀胱容量为350~500ml,但膀胱弹性十足,可在尿液充盈的挤压后将尿量扩大到800ml以上,纵然徐丽霞憋尿已久,可既然之前还能回憋小便,尿量也不过是在500ml~600ml,说要爆掉,还为时尚早。但徐美女自己可不知道情况,直觉刺痛不断,若不是一旁姐妹众多,他真想跪下给吕风求情。女人有时着实奇怪,惩罚他们不必用什么阴谋诡计,真的只需让她们撒不了尿就行了。

      “丽霞姐,女人一定要长记性,尤其是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千万要乖乖答题。”徐丽霞此时连哭的力气都没了,只是噙着香泪,微微一点头。吕风继续说道:“第三题来了,你长大后最近一次小便失禁是多久?”

      这道题问完后,徐丽霞涨得通红的脸顿时煞白,因为时间太近,就是前天晚上。前文中已提到,徐丽霞的老公爱玩尿恋游戏,前天晚上看了一部最新的《失禁耻女》,鸡巴胀的老硬,在老婆的肉穴里射了两次还不解火。索性模仿影片,把老婆五花大绑成驷马倒攒蹄,再灌了两瓶矿泉水后自己去网吧打游戏了。玩了2个小时回来后,老婆竟然还在苦苦支撑,于是便为老婆做了一次全身性的“按摩”,“按摩”的重点自然是在小腹,徐丽霞喝了水又憋了那么久,这按摩是再也消受不起的,不到5分钟便“黄河决堤”,在床上画起了地图,害的昨天洗了一上午的床单。这些当然是夫妻间的小秘密,如今要说出来真是情何以堪啊。但不管怎样,保住膀胱要紧,徐丽霞放下姿态,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身旁的同事们都不禁面面相觑,就连平日里风骚淫荡的陈艳都大吃一惊,没想到平时端庄高雅的徐姐竟和老公间有如此荒淫的游戏与恶心的癖好,同时对自己曾经的前男友奸邪的模样也感到恐惧,庆幸当年和他上床时没有被他用变态的方式玩弄。

      徐丽霞如此不顾形象的坦诚示白,得到的依旧是否定的答案:“这道题的答案这么简单,丽霞姐,你怎么还答错啊。你刚刚明明已经尿出来了,这不算失禁,算什么。”徐丽霞确实没想到这一点,一听之下才觉得自己愚蠢至极,不仅没能脱困,还说出了自己的丑事。她虽然还想辩解“漏尿”与“失禁”的区别,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种羞耻的辩解纵然说出,也是无济于事的。吕风看在眼里,乐在心头,却还装出镇静的表情道:“既然如此,皮带又得系紧些了。”只是徐丽霞小腹本来就有赘肉,又憋了一大泡尿,腰围增加了不少,想再系紧实在太难,吕风每一用力,就传来徐丽霞撕心裂肺的惨叫,后来甚至连叫声都微弱了。吕风见到此状也不禁害怕,他虽然酷好玩女人膀胱,但却算得上是个怜香惜玉的男人,玩虽玩,也不愿弄伤美人。见徐丽霞叫声快没气了,生怕弄破了膀胱,赶紧作罢。“丽霞姐,看样子, 皮带不能再系紧了,这样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说出这个航班中那个姐姐最频尿,我就帮你脱内裤。”已经绝望的徐丽霞竟然又看到了一线曙光,立刻心花怒放,也顾不得同事们以后说她“卖友求尿”了,颤颤巍巍的抖出两个字:“秦……秦雯。”

      吕风转身向空姐队中望去,看到了一个羞涩的标致美人,一边抿着嘴唇,一边嬉笑道:“原来是雯雯姐,失敬失敬啊。”秦雯平日里是一个害羞文静的30岁少妇,性格和叶雅芸相比还要内向,沉默寡言,但由于心地善良,待人有礼,颇得同事们喜爱。一张瓜子脸,鼻梁修长,嘴唇细薄,双眼水灵灵的,整体看上去十分秀气娇美,属于憋起尿来扭扭捏捏,很有看头的那种。偏偏她与李婷相反,天生膀胱小,一般就算下面不急,一个小时没去厕所报道也心急如焚,能憋到此时已实属不易。此时的她秀脸低垂,不敢看人,双脚紧闭,双手在身前十指交叉死握结成一团并拼尽全力抵住自己的阴阜,膝盖还不时向前一跳一跳的。

      吕风在意淫了秦雯憋尿的动作后,又转头对徐丽霞笑道:“这道题我不知道答案,就算你答对了,帮你脱内裤吧。”说完就要双手去脱裤头。徐丽霞一声惊呼:“你……不能脱……不能……在这里……不能松手,你要送我去厕……厕所……不然我……我会……”会怎么样,咱们的熟女空姐没说出口,但人人都心知肚明。

      “丽霞姐,你忘了吗,我只给你承诺脱下内裤,可脱下后在哪里尿尿,那可不归我管了。”话音刚落,只听“哧溜”一声,徐丽霞贴身的丝袜和内裤被吕风一把给扯到了小腿。

      “哗啦啦,哗啦啦……”没有任何悬念,也没有任何奇迹,从徐丽霞黑幽幽的耻毛深处射出一股金黄色的水剑,鲜红的尿道口外翻,露出了里面粉嫩的湿肉。徐丽霞的一张俏脸皱到了一团,四肢分别弯曲外伸,双脚不知羞耻的僵硬大开,如同肚皮朝上的母蛙。尿液从尿眼射出后收穴肉的阻碍,不少鲜尿向四周喷散,一粒粒细小的尿滴密密麻麻的黏在阴毛上,是徐丽霞的下体如同雨后摇曳的蒲公英,细毛迎着雨露飘荡。强劲的尿液飞速泻出,力道沉重,不可阻挡,竟以45度角向上冲起一米之高,拍打到了舱顶的日光灯,尿水随即如同暴雨般纷纷下坠,在日光灯的熏照下,竟升起淡淡的五彩水雾,宛如雨后的一抹彩虹。骚尿尽数射出,骚热的水汽四处弥漫,在日光灯前架起一座绚丽的尿虹,香艳媚惑至极。本来插在徐丽霞肉洞内里面装有海洛因的假阳具也由于肌肉的松弛而滑落,因为假阳具插得太久,小穴可爱得张大了嘴,黏糊糊的阴液连串似地流出。

      “哎呀呀,丽霞姐,你怎么说都不说一声就尿了。之前好几位漂亮的大姐姐都已经在屋里洒了那么多香水了,休息室就这么点大,香水多了就会刺鼻。何况你的这泡香水,味儿又大,量又足,全洒出来还得了,既然如此,就让我帮你消化消化多余的香水吧。”吕风说完,便张开一张大嘴,就要往徐丽霞猛烈喷尿的阴部盖去。一旁的空姐无不恶心干呕。

      “叮咛咛”空姐休息室里的呼叫铃响了,是谁这么不合时宜的呼叫服务了?王芳回头一看,见显示呼叫铃来自飞机的贵宾休息室。这架飞机不愧是豪华的跨国航班,竟然还设立有一个独立的贵宾房,旅客住在里面就如同住在酒店里一样,一应俱全,完全可以与外界隔绝,任何其他旅客不得进入,就连机组人员也得在接到呼叫后方可进入。当然,价格也绝对不菲,若同公司高管没有关系,甚至预订不上。王芳正准备去接,却见吕风一脸得意的从徐丽霞身边走来,任其失神的排尿,抢先接电话道:“红毛哥,你这电话打得真不是时候,我正想尝尝这几个淫货中一个熟女骚尿的味道,你就一个电话来了。”原来电话那头是王经理的手下红毛,只是没想到他一直呆在贵宾室里。电话那头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传来:“喝你个毛啊,女人的尿都喝,还好意思说这几个女人是淫货,你喝淫货的尿,真他妈比淫货还淫荡。”红毛喜欢玩肛交,如果是女人灌肠后脱粪他或许挺感兴趣,对女人撒尿的兴致当然远不如有尿恋倾向的吕风。吕风不甘示弱,接着争辩:“红毛哥,这几个淫货憋尿的样子十足的性感,各有各的骚,各有各的媚,老子从上机看到现在,眼里看着尿,鼻子里闻着尿味,耳朵里听到的也是撒尿的‘嘘嘘’声,鸡巴都快硬爆了。你要是在里面呆那么久,估计比我还想喝了。”红毛显然没耐心听他发表思想感情,烦躁的说道:“真要让我闻那么久的尿味,我就把那个空姐的菊花爆上十次,让她以后撒尿时肛门也在漏。好了,不给你废话了,这几个骚货还有几个没尿出来?”吕风在身旁数了一遍,讥笑道:“红毛哥,这几个女人性子可硬了,到现在为止,只有7个放了出来,真他妈能憋。”吕风说的没错,到现在为止失禁的是:王芳、张轩、李婷、叶雅芸、陈艳、董璇、徐丽霞,刚好7个。“这样,没失禁的里面选两个漂亮的过来,你小子不是对女人的排尿系统特感兴趣吗?这里有一个专家,简直是女人排尿系统的百科全书,刚好给你引荐引荐。”

      吕风一听有高手前来,一来心中不服,二来更是好奇,急忙想要去看上一看。红毛叫他挑选两个漂亮的前去,吕风看了一转,选了萝莉空姐林婕与秀气文静的空姐秦雯,两人老大的不愿意,但由于受到王经理威胁,只有夹着两包尿,一步一晃的走去。

      在两位空姐离去后不久,由于飞机受气流影响,颠簸强烈,不少乘客出现了呕吐现象。王芳等人一是要去播报处告诫乘客小心坐稳,二是要去向乘客们发送防晕机的药物,不得不再次启程。由于失禁的人数已达到7个,还有两人已经离开,失禁的空姐们想换掉湿润的裤袜是不可能的了,之得硬着头皮出去服务。

      可好色的吕风好像没有戏弄够这帮美丽的空姐,故意取笑道:“大美人们,你们的丝袜都成尿袜了,出去不把客人们熏死啊!这样吧,我给你们出个主意,裤袜是换不了了,但多余的裤袜我还是有的。”说完转身进入储物室里,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打开一看,竟是满满一袋黑色丝袜。吕风慢条斯理的从袋子中拿出一条裤袜,在手上拉了拉,显示出其良好的弹性。“美女们,这可是法国格柏品牌的进口丝袜Drain Up Winter Tights系列,袜身不透明, , 有120D厚度,材质细腻,腰部还是透明设计,外加独特的按摩功能,丝袜采用了强弹力材质,在大腿,膝盖和脚踝处都设计了压力点,并且按40%,60%和100%的参数进行分段压力设置,从而对整个腿部起到了很好的按摩效果,加速腿部血液循环,有效地避免因为长时间坐位带来的血栓或者静脉曲张。关键是该款采用了GERBE顶尖的SILK-GUSSET技术,用最昂贵的天然蚕丝来编织档部护垫,3D莱卡材质袜身,具有更好的回弹力。相信穿在众位美人的美腿上,会让大家又软又舒服,还可以呵护你们的小嫩穴喔。好了,快穿上吧!”吕风一口气作了一大段解释,听的空姐们目瞪口呆,惊讶他从哪里搞来这种高级丝袜,也惊讶他对女性用品的了解竟然如此之深。说完,将丝袜分发给7位空姐,又将假阳具插进徐丽霞松软的小穴中,贴上那片湿的不成样子的卫生巾,为她穿上内裤与丝袜。

      十分钟后,穿好丝袜的空姐们又开始服务了,虽然他们依旧笑脸盈盈,但内心中真的是叫苦不迭。七位空姐虽都已失禁,少了来自膀胱的困扰。但在湿透的丝袜外再套上一条厚厚的冬袜,难受感可想而知。裤裆内,湿热的水汽被冬袜盖住,难以蒸发,使得那片濡湿在裤袜内漫无目的地游弋,每人的大腿上都是湿漉漉、粘答答的,直浸脚踝,甚至让空姐走路都发出“吧唧吧唧”的水声。尿液形成的濡湿无法消散,可空姐们不断的走动却使体温渐渐升高,而那条质量太好的格柏冬季裤袜品质当真是没的说,空姐们的体温完全散发不出去,使得大腿和裆部又潮又热,残留在内层裤袜上余尿的尿温不仅没有降低,似乎还不断升高,让尿液开始变质发酵。原本淡淡的雌性尿香逐渐减少,而雌性刺鼻的腥臭味却逐渐显现。高温下,空姐们的尿骚味更加浓烈,尿味开始又酸又臭,一股令女人恶心,令男人兴奋的酸臭开始从空姐们的下体飘出。不仅如此,高温下,美女们出汗不断,进一步打湿着裤裆,,汗水和尿液结合,又黏又滑,气味更加诡异骚媚。除此之外,高温也加速了空姐白带的分泌,一绺一绺的黄白色粘液从阴道口溜出,与前两种液体结合,使气味中雌性荷尔蒙的成分更加密集,淫荡的气味刺激着空姐们的鼻腔,更羞辱着她们的内心。

      穿着潮湿的裤袜,腿间满是臊臭的尿味,还要高雅的为乘客服务,到底多难受,只有空姐们自己知道。

      王芳、叶雅芸、董璇来到两位年轻夫妇前,准备发送晕机药物,两人中间,有一个不到两岁的小孩,是二人的孩子。突然,那男子一皱眉,转身对妻子小声说道:“这孩子又尿了,真麻烦。对了,你之前没去给他提尿吗?憋了多久,味儿怎么这么重?”

      三位空姐不约而同,唰得一下,俏脸绯红,连忙向后退了一步,紧紧抓住裙摆想堵住气味儿。王芳的心“噗通”乱跳,失禁已久的她,尿味自然最浓,使得她又羞又怕。由于距离上次撒尿已有过一段时间,膀胱类又有少许鲜尿。害羞至极的她猛的身体一颤,一股涓涓的暖流又从尿门缓缓渗出……

      哎,对这群空姐来说,这次难熬的航班究竟还有多久才结束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