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犯罪之空姐藏毒事件 第五章 全体膀胱绝望

 在机舱中为客人提供服务的过程是漫长而痛苦的,但好歹还是结束了,王芳一行人战战兢兢的回到了空乘休息室。一路上,每名空姐都踩着小碎步行走,如同穿着和服的古典日本女人;双手紧抓裙子的下摆,尽量拉小裙口。无疑,空姐们都尽全力避免自己裙内的尿骚味被客人闻见。尽管如此,依然有好几名男乘客在空姐从身旁经过时,身子一震,回头向空姐们的黑丝美腿瞧去,鼻子拼命地在空气中嗅着那股让他们亢奋的气味,虽然这股气味很快便消散了。更有几个喜欢揩油的色鬼在空姐们潮润的裤袜上抹了一把,然后仔细的闻着掌心,美女们却也只能闷声不理,任人调戏。
   
     好不容易回到了休息室,却听见门内传出“嗒嗒”的敲击声,如同女人的高跟鞋重重的敲击在地面上的声音,每人都觉得莫名其妙,于是不约而同的快步走了进去。

     眼前的情景令所有空姐边都感觉惊讶和可笑。之前留在休息室里的三个空姐并没有好好的呆在里面休息,而是莫名其妙的跳起绳来,之前的“嗒嗒”声就是这样发出的。王芳等人刚开始还不明事理,可当她们看到吕风在一旁阵阵奸笑时便一清二楚了,一定是吕风故意欺负剩下三位即将失禁的空姐,才让她们做这样变态的游戏。王芳等人的猜想没错,右侧的那名空姐已经跳不动了,两条腿像打桩一样笔直的贴在一起,被黑丝包裹的圆润的后脚跟不断机械的抬离高跟鞋底,一踮一踮的,似乎还想向上跳起,但显然已没了力气。白嫩的脸庞上满是粘腻的汗水,却也掩盖不住她一脸痛苦与轻松并存的表情。握住跳绳两个把手的一双雪白无暇的手十分耐看,但此刻却青筋暴起,血管突出,把头的底端紧抵着她的水帘洞,手指捏的红中发紫。一头齐肩的短发让她略有一点中性风,同时胸前的那两个奶球也略显平淡,大概也就B罩出头罢了。但这些显然不是看点,在她那上下颠动的腿上,似乎闪着荧荧的亮光,但空姐的裤袜既没有安装照明设施又没有涂上夜光涂料,唯一的解释便是那裤袜上沾有反射灯光的液体。
   
     尿水顺着丝袜美腿缓缓流淌,流速不快,显而易见,尿水的主人十分的隐忍,她还在通过最后的努力来挽回颓势,虽然这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尿水的主人名叫许兰,32岁,是这次航班中最中性的的一位空姐,不爱戴耳环之类的首饰,留了一头短发,胸部也不过勉强过了B罩,这都还是她喝了好几年木瓜奶的结果,如果不是屁股又圆又翘,她绝对不是一个让男人看上第一眼就性奋的对象。此时,这个勾引人的圆屁股更紧致了,本来宽大闷臭的股缝现在已夹成了一条线,向上颤抖的提臀,使得女性大腿上本不多的肌肉僵硬突起。可股缝与大腿夹得再紧,怎能挡住喷出后就一去不回的尿液。淡黄色的小便不断围绕着双腿旋转而下,让许兰有了一种喷泉池中被水喷淋的雕塑的朦胧美感。吕风缓步走到许兰身边,拍打着她性感的屁股说道:“舒舒服服的放出来吧,本来以为你玩起来没什么意思,但没想到你撒尿的样子还是挺有女人味的。”说完便将右手轻放在许兰小腹上,左手手小腹正后方的腰际,“要开始挤水了。”许兰一脸惊恐,伸手想去抓吕风的淫爪,但手刚一离开,又连忙缩了回去,紧抵私处,喉管里传来模糊的呼救声,格外动听。吕风并没有理会她,双手猛地用力,那装着胀鼓鼓尿包的小腹顿时被压得扁直平坦,那种本来还算涓细的水流陡然间狂喷而出,受卫生巾的阻碍向四周迸射开来,像是一枚装满尿的炸弹在空姐的下身爆炸。在许兰嗓子里婉转了好久的清脆哭叫终于“呜呜”传来。
   
      就在此刻,第二波淫艳的水声“嘘嘘”的响起,响声是从正中间那个空姐的胯下传来的。奇怪的是,空姐跳绳的动作并没有停,还在一顿一顿地艰难跳着,再向她的眼睛看去,见他虽然眼望着前方,但双目空洞,没有色彩,看样子她大概已经憋傻了,才在失禁了以后继续跳绳。这个空姐叫做赵静蕾,已有33岁了,身材却保持得十分不错,大腿细长,小腹平坦,屁股圆翘,更关键的是,一对豪乳悬挂前胸,真的是波涛汹涌,F罩杯秒杀所有同事,与一旁的许兰形成鲜明对比。这对大奶此刻正伴随着她的跳动而上下翻飞,肉感十足,与胸部及屁股不太协调的修长大腿60度微分,裤袜裆部黑色的水波左右游动,摇摇欲坠,随着每次落地的震动,都有几波尿液甩飞到地上。跳绳一次次甩过,从女人下体经过时,难免会碰到下落的尿液,因此绳索往往会携带着骚尿高速前行。于是乎,墙壁上,天花板,正前方的地面,甚至快要被肥乳撑破的制服上衣的奶峰处,都溅上了黄黄的尿斑。赵静蕾一跳一跳的撒尿,自然尿得慢,可慢工出细活,50多秒后,尿流趋弱,在以双脚为圆心的地板上,画出了一个还挺标准的一米为半径的金黄水圆。在尿泼中跳绳的难度可想而知,况且还是一个刚刚失禁的穿着高跟的女人。脚离地稍微慢了半分,绳子打上了鞋跟,重心立刻不稳,身子一个趔趄,刚好倒在自己撒出的那泡尿中。顿时,美人优雅的制服被尿水浸得又湿又骚,一头卷曲的长发也被泡得湿淋淋的,淅淅沥沥地滴着尿。脸上也难免得沾了尿水,抹花了空姐脸上的淡妆,配上赵静蕾木呆的表情,如同加夜班刚回家瞌睡的卸妆美人。从远处看,制服丝袜都被香尿打湿,像是空姐在玩湿身诱惑。
     
     “好了,恭喜刘瑾萱大美女获得忍尿跳绳大赛的冠军,大家欢迎!”吕风高声说完了这句话,自顾自地拍起了掌,只不过不是双掌相碰,而是右掌不断地拍打到许兰的小腹上,膀胱里没了尿,便发出空灵的回音。许兰虽然吃痛,但拍打小腹却增加了自己排尿后膀胱内的舒适感,同时又羞于求情,便也默不作声。
   
      一旁,一位身材赛过模特的空姐颤巍巍的停止跳绳,浑身的汗水甚至湿透了胸罩与衬衣,让紫色的胸罩轮廓在白衬衣下隐隐可见。胯间肥软的阴唇处,一块手掌大小的湿斑水淋淋的,正在极记不起眼的速度扩大……
     
     再说,前往贵宾休息室的林婕与秦雯,一路走一路憋,即使已用尽全力使自己平稳下来,小腹内的水球照旧一走一跳,颠簸不止。甚至有几波嚣张的尿液直接挤开了紧缩的尿道,把卫生巾和内裤漏得更湿,好不容易才挪到了贵宾休息室。林婕虽是一副萝莉相,却反倒有了种出生牛犊不怕虎的气质,主动走在前面,去敲了敲门。里面传来红毛尖声尖气的声音:“搞快点,等你们两个骚货很久了,进来后把门锁上。”林婕满腔气愤,只可惜被脑波控制器控制,内裤脱不下来,尿又急得不得了,只能忍气吞声的默默开门进去,身后的秦雯迟疑了一下也跟着进去,并顺手锁上了门。

     贵宾房设计得如同五星级酒店,进门之后是个小餐厅,需要右拐才进入客厅。两位空姐刚一右拐,就被惊呆了。客厅的正中放有一个类似于妇科手术台的椅子,一个几乎被脱得赤条条的女人就躺在上面,她的皮肤白嫩润滑,现在手脚被绑在这特制的拘束椅上,拼命挣扎的样子,如同一只被剥了皮待宰的白羊。女人的右脚旁蹲着一个穿西装的男子,由于背对二人,不知是什么模样。这个女的两人认识,名叫杨傲珊,是空乘部国际航班区东亚组的组长,也就是乘务长王芳的上司,职位更是比林婕、秦雯二人高多了。这个女人本就有一张狐媚漂亮的脸蛋,家里又同高层有关系,年仅26岁便当上了这样的职务。正因如此,此人便同她的名字一样,天生一股傲气,孤高冷淡,盛气凌人,即使对王芳这样的老空姐也不加礼数,因此在公司里口碑平平。但看一看现在的她了,简直如同一个被玩弄的性奴一般,手腕、膝盖、脚踝一共六处都被调教椅上的铁铐固定住,两条带有蕾丝花边的红色长筒渔网袜将空姐的美腿显得格外性感,手上也带了超过肘部的红色丝质手套,一个红色的塞口环也将空姐的小嘴大大撑开,两行粘稠的唾液顺着嘴角慢慢流下。白嫩的阴户竟然没有一丝杂毛,粉红的阴唇一开一合,露出了里面剧烈颤抖的尿眼。阴户四周的会阴、大腿根部和阴阜位置都能看到暗色的毛根,显见杨傲珊是被剃掉阴毛后才成白虎的。整个阴户肥嫩圆鼓,沟壑滴水,当真如同一只鲜嫩的鲍鱼,可见杨大美女的性器确实是只极品名鲍。

      杨傲珊挣扎得很厉害,尤其是她的腿部,似乎始终想并拢双腿并弯曲大腿和小腿,可膝盖与脚踝被固定,再挣扎也是徒然,很快她就放弃了努力,把头侧向一面,低声的啜泣。若是以前,两人一定认为这不过是普通的挣扎与反抗,但自从上机就没撒过尿,被小便凌辱膀胱这么久后,两人立刻明白,杨傲珊面临着和她们一样的处境,估计离小便失禁已经不远了。

     红毛坐在客厅里,有些不耐烦的说:“萧大科学家,你好歹快点,你要的试验品都已经到了,你都还在陪这个娘们儿玩。你要真想让她撒尿,多灌点水,压一压肚子不就出来了嘛,何必玩的那么高级?”

     “诶,红毛老弟,这可就错了,灌水和压腹这么老套的方法被我这样研究女人排尿系统8年的人用上,实在太有损形象了,玩女人嘛,不就讲究个新意吗?你不觉得这样慢慢把她折磨到失禁更有情趣吗?”红毛听到话中有“老弟”二字,脸色一变,可似乎又忍住,没说什么。

     说话的人是那个穿西装的男子。这时,林婕才先发现蹲在杨傲珊右脚身旁的那个男人竟将杨傲珊被红色网袜包裹的小脚捏在手里,不断的玩弄,像是在做按摩一样,还不时挠一挠脚心,痒得杨美女不住的呻吟。一个尿急的女人被绑成“大”字,还被不停地在脚底挠痒,林婕想着就不禁打了个寒战。“你可千万别忽视女人的玉足和撒尿的关系,很多人都知道,穿高跟鞋的女人更容易有尿意。当然大部分人的理解也到此为止,你可知道原由?”说完穿西装的男子起身,向红毛看去,他的侧脸也对准了林婕与秦雯。虽然只是半边脸,但二人不由的心神一动,飘飘欲仙,括约肌在瞬间差点软了下来,要不是尿道口的刺激惊醒了她们,逼迫她们全力回憋,那么二人一定会看的花痴起来。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两人看到了一张不输任何日韩男星的脸,一张绝美的脸,并且还十分年轻,恐怕不到二十岁。两人都是有夫之妇,并且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人,可都觉自己的老公和这个年轻人比,连给他当保姆都不配,竟然幻想自己就算现在离了婚,能嫁给这个小白脸,就算当他的女奴,也是无比性福的,全然忘了这是一个即将玩弄自己的人。

     红毛在一旁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答出来,有些不服气的说:“那你说能有什么原因?”穿西装的男子嘴角淡淡一笑,这一笑令单纯的秦雯膝盖一软,险些跪到地上。“原因很简单,一般人走路时脚跟先落地,卸去八成撞击力。但女人穿上高跟鞋后,则使脚前掌先落地,承受过多压力,从而盆骨等部位,吸收更多震荡力。盆骨所受压力愈大,附近的肌肉,包括尿道外括约肌,也会疲劳得愈快,因而令尿道控制排尿的功能减弱,女人就会尿意难忍,甚至失禁。”红毛不得不赞叹道:“萧墨,你真他妈牛,怪不得保送北大临床医学专业,我本来以为是你老爸有关系,现在看,就算你自己考也是小菜一碟。”萧墨又是一笑,那姣好面容上的微笑足以令99%的女人心醉,只是那微笑下又不知掩藏了多少千千万万的缜密心思,当真如他的名字萧墨一般,漆黑而神秘。

     “其实,还不止如此,我还在想,女人的前脚掌那么一大块,是否与排尿有关会是那么几个特殊的点呢?在经过我长期的资料查询与实验后发现还确实如此。武侠小说中把点穴说的神乎其神,但我发现现实生活中所不至于如此,但却是有不可小觑的功效。女人位于前掌中端的涌泉、里内庭二穴,以及足内踝尖与跟腱部凹陷处的太溪穴竟然真的有令女人尿意增强的效果。我专门对此进行了测试,如果让女人穿上高跟鞋在走动的情况下憋尿,失禁的时间会提前5%—10%;而如果对女人的这三个穴道进行按摩,即使女性不走动,失禁时间也会惊人的提前20%—30%,这也是我始料未及的。不仅如此,红毛老弟,你不是对女人脱粪更感兴趣吗?如果按摩女人脚背大脚趾与二趾中间位置的下痢穴,对女人大便失禁也有促进作用,以后你给那些骚货灌完肠后也就没必要只压腹玩了,还可以给玉足按摩。”萧墨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可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大拇指用力的在杨傲珊的涌泉、里内廷二穴上揉弄,把美人白白嫩嫩的小脚揉得通红,与红色的渔网袜更加搭配。

     红毛多少有些坐不住了:“萧大科学家,这个骚货刚才还急的屁股左扭右扭的,现在被你一按,反而平静下来了,你这揉穴导尿法到底行不行啊?要我看啊,要让妞撒尿,就揉一个膀胱,一个肉穴就够了,那还用揉什么涌什么穴?”萧墨淫邪的一笑,心平气和的回应:“刚才她一扭一扭的是小腹里还有供括约肌活动的空间,现在乖乖的趴在这儿,自然是没力气动,快要尿了。如果我没猜错,她应该……”说完伸手在杨傲珊的尿道处揉了两下,又用手指在小腹的几个不同部位分别用了7成力按了按,又摸了摸脉搏和心跳,沉思了几秒后说,“看样子,如果没有外力干扰,这娘们大概会在5-8分钟后畅快的尿出来。”

      林婕、秦雯甚至红毛都惊叹不已,惊叹它能将女人失禁时间的范围预测的如此之小,都开始好奇的期待这个时刻的来临,即使连身为同性的两位空姐也没例外。

     又回到空乘休息室中,吕风来到了那位身材极佳,被他称作刘瑾萱的美女空姐身旁,轻轻的从空姐手中拿过跳绳,并有意无意的用跳绳的把柄轻轻顶了一顶空姐的小腹。刘瑾萱顿时面色煞白,膝盖砰地一声夹紧,两手神速的捂裆,下半身不停的战栗。约十秒钟后,这种性感的战栗才逐渐停止,胯间的那一抹羞涩的湿痕又悄悄的扩大了。

     刘瑾萱30岁,身高达到了一米七,体重90斤出头,标准的魔鬼身材。以前就是车模出身,后来转行做了空姐,虽然现在比当模特时胖了一些,但更体现出一个30岁女人的熟妇气质。当车模时,往往一站台就是好几个小时,憋尿更是家常便饭,所以能在众空姐中忍到现在,也是实力所致。但由于距离上一次尿尿已经过去了7、8个小时,此时的她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吕风清了清嗓子,说道:“瑾萱姐,膀胱真大,憋了那么久都还不尿,再憋下去,尿都快在你肚子里发霉了。”刘瑾萱羞得无地自容,但由于尿意不断,由不得她分心争辩,只有把气往肚子里咽。吕风话也不停:“既然瑾萱姐憋到了最后,我也得兑现承诺,之前我说过,你们三个谁能憋到最后,我就帮谁脱了内裤让她尿尿,瑾萱姐,不介意吧?”刘瑾萱无奈的点了点头,一来不敢反抗吕风,二来她自己确实太想小便了。吕风缓步上前,轻轻地抓住裤袜的顶部,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褪下,动作优雅又温柔,还将鼻子凑的老近,贪婪的嗅着裤袜内飘出的尿香。刘瑾萱是又羞又急,她巴不得对方一把扯下丝袜和内裤,因为这会让羞耻来得干脆些,同时,自己的尿道口已逐渐脱力,酸麻的感觉逐渐浓烈,小腹内的尿越来越胀,一种括约肌被挤开的感觉迅速传来,眼看就要出丑了!

     吕风当然能看出美女空姐的窘态,因此故意放慢了速度,缓缓脱丝袜。终于,刘瑾萱的私处露了出来,湿滑的阴唇因憋尿而鲍口紧闭,但几滴晶黄的尿珠与透亮的淫液黏在一起,从唇缝中漏出,挂在半空中左右摇晃。漂亮的大阴唇因过度的隐忍而变得粉红粉红的,湿湿的唇边卷翘上挑,看的吕风口水横流。秀美的大腿内侧也满是水迹,散发着女人尿液特有的腥香味,伴随着大腿肌肉的抽搐,场面更加香艳。

     好不容易,丝袜和内裤都脱离了刘瑾萱的玉足,瑾萱美女终于不用受脑波控制器的影响,脸上挤出了一丝苦笑。吕风竟也诚恳,把内裤的裆部贴在鼻子上嗅闻,同时把丝袜往刘瑾萱脸上一丢:“把你尿湿的丝袜穿上吧,给你三分钟去厕所嘘嘘的时间,三分钟回来不了,我有的是玩你膀胱的手段。”

     丝袜满是尿湿,刘瑾萱的脸一碰到丝袜,闻到那股尿骚味,便是一阵恶心,刚想缓一缓胃中的不适,听到吕风阴阳怪气的威胁,吓得赶紧脱下高跟鞋,提脚就往裤袜里套,可裤袜尿湿后皱巴巴的,脱下后又被吕风揉成一团,再加上尿意汹涌,膀胱告急,自己心烦气躁,手忙脚乱,右脚勉强套进后还能拉到膝盖,左脚却刚好塞入玉足,再也拉不上来。刘瑾萱拼命用蛮力向上拉,丝袜都被扯得脱丝了,依然是老样子,这下她连眼泪都急出来了。可哭有什么用,“天要下雨,逼要撒尿”挡也挡不住。

     一小截金黄的尿箭从阴唇内射出,发出响亮的嘘嘘声。刘瑾萱猛地回头,美腿一夹,高跟鞋都没穿,赤着双脚向吕风之前藏身的杂物储藏室埋头冲去。吕风心里大喊失望,埋怨自己出来时只想着看董璇失禁,没去锁门,让刘瑾萱找到了撒尿时的藏身之所,此时与空姐相距甚远,追是追不上了。可刘瑾萱的裤袜没套好,左右高低不齐,步子根本迈不开,一瘸一拐的往前冲,看起来实在搞笑。刘瑾萱心中不住悲鸣:自己是高贵的空姐,千万不能出丑,一定要坚持,快到了,马上就可以……刘美女心中着急,右脚跨得太大,重心不稳,一个狗吃屎摔倒在地……吕风心中一阵激动,正想趁着这机会去堵住杂物储藏室的门,却见刘瑾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心中一阵狂喜,连忙放弃堵门,绕到空姐的身后。

     美女空姐的裤袜没能拉上,此时趴在地上双膝跪地,白皙的屁股高高翘起,粉嫩的肉瓣如同一朵水仙花灿烂的开放……“窸窸窣窣”,一股幽媚的水声乍然响起,紧接着一条弧度优美的抛物线从空姐的胯间直冲而出,向后飞出2米多远,“劈劈拍拍”地落在休息室的门边,空气中弥漫的尿骚味越来越浓了。淫香的尿柱在空中架起了一座金黄色的水桥,将空姐刘瑾萱满腔的哀羞与悲愤混着尿水,从娇艳的花蕾送到门旁的一大汪尿泊中。

     与此同时,在飞机的贵宾休息室里,另一个美丽的女人,将一股同样美丽的尿水无奈的发射了。不用多说,这人正是杨傲珊。无毛的白虎骚穴大张着小嘴,娇美的尿眼将一肚子的“苦水”不断的吐出,只是,尿液的颜色既不是女人强忍了好几个小时小便后的金黄色,也不是喝上一肚子水后的清亮的透明色,而是令人疑惑的乳白色!白色的液体源源不断的喷出,将女人的阴部洗得白里透红。地面上的白液更是到处乱流,如同牛奶倒了一地。萧墨不慌不忙的从脚旁的地面上拿出一个早已准备好的女性便盆,放在杨傲珊的胯间,白色的液体有力的冲击着便盆的盆底,不过一会儿,便积了小半盆白液。萧墨一边看着杨美女放尿,一边痴笑着:“红毛老弟,我的想法不错吧,先让女人把尿排空,再把牛奶倒灌进她的膀胱里,这样等她尿的时候,就是白乎乎的奶尿了,又香又带一点臊味,闻起来真是心旷神怡。美女,别说我对你不好,给你灌的奶可是正品的特仑苏,不仅不会对你的身体有害,还可是补身子的好东西,以后我就经常用这玩意儿给你补身子,喂你下面的小嘴好吧?”边说着,还一边挠着杨傲珊的小脚,痒得杨傲珊双脚乱蹬,白中微微泛黄的奶尿喷得一股猛过一股。

     “让我看看时间,从我刚才预测时开始算,你忍了7分40秒。真顽强,还差点超出了我的预测时间,不过你撒出来的奶尿还是挺香的,就不惩罚你了。”红毛则在一旁添油加醋到:“大科学家,你这就错了,这娘们儿撒出来的几乎都是牛奶,没什么女尿,所以不该叫奶尿,因该叫尿奶才对。”“不错不错,的确是我的不对,该改该改。”两个男人在那里插科打诨,杨傲珊只能默默的流泪,塞口环堵住了嘴,连像样的哭声都传不出。

     在一旁观看的秦雯与林婕被萧墨精准的预测惊得目瞪口呆,竟忘了尿意,直到杨傲珊的奶尿白河逐渐趋弱为奶尿白溪,才幡然醒悟,自己恐怕就是下一个杨傲珊了。果然,萧墨在杨傲珊失禁结束以后,放下了便盆,缓步走到两人面前,微笑着说:“林小姐,秦小姐,两位别害怕,我请两位来是想让两位陪我做个实验,实验很简单,其实刚才两位也看到了,那就是测试一下两位对足部穴位的敏感程度,看看这几个利尿的穴道是否对两位美女能起到真的作用。同时这也是对两位的一个挑战,先尿出来的美女自然会受到一点小小的惩罚,至于惩罚内容了就是品尝一下在这位杨美女肚子里酿造出的尿奶;当然,胜利之后的奖励也非常诱人,那就是蹲在这位杨美女的脸上朝她的嘴里撒尿,既放松自己的膀胱,又能够欺负欺负这位平时高高在上的领导,何乐而不为呢?”

     这句话说的杨傲珊心惊肉跳,本来沉浸在失禁后舒服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手脚又开始乱动起来,柔软的红舌使劲顶着塞口环,想要把塞口还给弄出来,口中吱吱呜呜的哀嚎又凄厉的响起。萧墨回头看了一眼杨傲珊道:“美女你也别急,还是会给你希望的,如果两位空姐都没坚持过半个小时,那她俩就一起品尝你特制的特仑苏;但如果只要有一人坚持过半个小时,那么坚持到最后的那一个就得把你当做便器了。你也没吃亏,不管怎么样,总有一人喝你的尿奶,所以就算你真喝了她俩某一人的尿,也算扯平,别斤斤计较了。”三位空姐听的冷汗直冒,却也不敢说出反对的言语。萧墨走到秦雯、林婕二人面前,十分干脆的替二女脱下了丝袜与内裤,但却将内裤拿走,把丝袜重新给二女套上。红毛奇道:“你这又是什么意思,脱下内裤就控制不了她们了,你说要看她们撒尿给她们脱裤子倒还能理解,但干嘛要把裤袜给两个骚货穿上?”“这也是为了让她们认真的憋尿,如果女人光着屁股,他们感觉就像洗澡一样,说不定一放松就尿了,穿上裤袜,排尿神经就始终会绷着,提醒她俩憋尿。同时,给丝袜美脚按摩起来的手感也更舒适一些。”说完又将手放在二女的小腹上按了按,揉了揉两人的尿道口,再把之前给杨傲珊导尿的导尿管拿来,开始准备给林婕导尿。“变态,你要干嘛,你这个疯子,不要摸我的……”话音未落,萧墨就将从林婕身上脱下的黑色三角裤塞到了她的口中,引得她呜呜乱叫。内裤上刺鼻的尿气熏得林婕干呕不断,舌尖也抵住了那片咸酸的尿渍。“不要怕,不会弄痛你的。”萧墨轻松的放到了憋了一大包尿根本无力避闪的林婕,食指在林婕的阴道里一掏,沾了不少黏丝丝的淫水,轻轻地在尿道口涂抹了一周,便十分娴熟的将导尿管的一头旋转着向尿眼插去。林婕没想到萧墨的技术这么好,在管子逐渐通过尿道时竟然真的不疼,还有一种痒酥酥的感觉。萧墨手中的导尿管并非一次性插入,而是深入浅出,来来回回好几次才插到位。不懂行的人可能认为是萧墨技术平平,其实他这么做,也是为了减少林婕的痛楚。紧接着,他开动了阀门,淡黄色的小便一滴滴的流淌了出来,滴在了便盆里余温微消的尿奶中,臊味越发浓烈的尿液与淡淡奶香的牛奶融合在一起,气味说不出的诡异与骚香。林婕在感到羞愤的同时,膀胱类水压的减少也让她有了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一种莫名的性奋使她的小穴更加潮湿。在从林婕体内导出大概50毫升尿液后,萧墨就抽出了导尿管,拿走了林婕嘴中的内裤,将同样的动作在秦雯身上重复了一遍。秦雯生性软弱,见娇气的林婕都未作反抗,自己也就乖乖就范。只是从秦雯体内导出的尿液多了不少,大概有70、80毫升。

     便盆里的尿奶颜色由乳白变为乳黄,不断飘出如同一个哺乳期女人下体所散发的诱惑气味……

     红毛又有疑惑了:“嘿,我说,你明明要看两个骚货尿尿,怎么偏偏还把两个女人的尿给导出来,却又不导完?”萧墨头也不回的说:“很简单啊,实验要尽量保持精确,这两个女人下体的肌肉力量相差无几,但这个姓秦的骚货肚子里的春水更多,放出一些水让两个妮子的尿量相当,实验的结果也更有参考价值。”红毛显然对萧墨的态度不满,只是哼了一声以作应答。

     紧接着,萧墨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双亮紫色的尖头细跟高跟鞋,款式十分优雅,看不出什么异状。萧墨在二人脸上打量了一番,走到林婕面前脱掉了原本的黑色高跟,给她穿上了这双漂亮的紫色高跟,当然这个过程中萧墨也少不了对她黑丝包裹的玉足轻薄了一番。林婕疑惑她为什么要换掉自己的鞋子,难不成这个变态还有恋鞋癖?萧墨看了一眼林婕疑惑的眼神,不紧不慢的答道:“别紧张,我既不恋鞋,也不恋足。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这双鞋并不平常,里面在对应的涌泉、里内庭等穴位设计了人体生物的电磁力共振刺激点,采用了日本的最新科技,在你走路时就会对你的穴位进行全方位的刺激,以加速你的排尿,好让你和你的同事对比一下这磁力共振高跟的实际效用。不过,你都29岁的人了,还这么年轻有萝莉范,穿上丝袜的美脚又确实好看,都勾起了我将来向恋足癖发展的冲动。”林婕气得俏脸通红,不仅失态说道:“坏蛋,凭什么偏偏……给……给我穿……”林婕放声喊冤,不仅得罪了秦雯,还使小腹注意力不够集中,热流急速涌动,尿眼一麻,把持不住,又在裆底染出了一多可爱的尿花。

     萧墨当然不会搭理林婕的喊冤,一手拉起一个空姐,踉踉跄跄的走到客厅旁的另外一个房间里,连杨傲珊所躺的拘束椅也被推了进去。房间里空空如也,却摆放着两台跑步机。萧墨转身对两位空姐说道:“两位美女,现在了就请走上跑步机,在上面好好活动身体,规矩已经说过了,谁要在跑步机上忍过半个小时谁就可以在你们领导的嘴里撒尿,当然,速度自然由我来控制,更不能从上面掉下来,请吧。”林秦二人你往往我,我看看你,都是一筹莫展,羞愤交加,却也不敢做出反抗,只能忍着膀胱里再度袭来的酸胀,带着一腿的尿臊气儿登上了跑步机。

     萧墨将开关打开,并直接将速度调到2档,使得两位空姐需要迈开大步才能跟上。秦雯虽表面还勉强保持着贤淑的模样,内心早已是泪如雨下,自己本就不善憋尿,还要一边憋一边在跑步机上大步行走,哪里受得了。黑色的高跟一次次撞击跑步机的传动带,引得她小腹里的尿袋一次比一次剧烈的颤动,一次次冲击着她那早已脆弱不堪的膀胱,失禁的恐惧越来越近,难忍的尿意不停的鼓胀着膀胱,柔弱的阴唇已接近力竭,可丰腴的大腿却不得不迈开,丝毫无法拯救她的战友,眼睁睁的看着一缕缕热尿扯开了阴唇的束缚,不断的濡湿已满是被黄尿浸泡的卫生巾。秦雯一点点的绝望,当尿液玉壶瓶口滑落的刹那,失禁的羞耻感是那么的浓烈,那么的真实。此时,她终于明白,一个马桶对一个尿急的女人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忽然间,脚下的传动带又快了一些,原来萧墨将速度调到了3档,自己被迫的将脚步迈得更大了一些,大腿劈开,阴唇随着张裂,自己得裆部猛地一热,大脑里顿时翁的一声……

     林婕的情况一点也不比秦雯好,虽然憋尿能力更强的她刚开始走的还算顺当,可越往后走,两脚就越来越热,越来越麻,还伴随着一种一种说不出的瘙痒,这种麻痒竟然还不仅仅停留在足弓,甚至一路向上,漫过修长的小腿、圆润的膝盖、丰满的大腿以及圆鼓鼓的小腹。林婕开始恐慌,自己的尿意并没有疯狂增加,但自己的整个下体却迅速的脱力,尿道的收缩、阴唇的挤压、括约肌的矜持纷纷软化,自己的下体几乎失去知觉,仅剩下脚部的麻痒与膀胱的尿胀还在不断刺激着她的神经。尿压不断增强,脱力的下体眼看就要彻底失控。一向不爱哭的林婕也开始小声的啜泣,这种感觉是她工作几年来憋尿时从未有过的,她身为空姐最后的一点矜持也随着时间而逐渐消失。萧墨在提高秦雯的跑步机速度时,也提高了林婕的速度,林婕僵硬的迈开了大步,随着身子更加剧烈的摇晃,足弓处猛的一痒,括约肌也随之一颤,林婕顿时觉得自己下面一空,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就连那急人的尿意与足部的瘙痒也没了,双眼一片晕眩。“滴答、滴答”两声清脆的水鸣在林婕双腿间响起,其中一滴是她羞辱的眼泪,而另一滴……

     再让我们看看吕风所在的空乘休息室,此时里面已平静了许多。空气中充斥着女人尿水中不能再浓的氨气味道。这种味道是任何女人都难以忍受的,却是所有有尿恋倾向的男性无比向往的。毕竟,这种气味来自于9名漂亮空姐排出的尿水,有的尿水已有些干涸,发出女人下体刺鼻的腥臭味。9泡空姐骚尿的量之多,想必无需多做解释,整个地面几乎已无法找到干的地方,不管往哪里下脚,都会踩到空姐的淫尿,活脱脱一片尿水湿泽。此时的空乘休息室哪里还能见人,简直如同女厕一般,而且这个女厕接待的全都是漂亮优雅的空姐,估计任何女厕色狼都希望将这个女厕搬到家中享用。吕风固然贪念这种气味,但也怕气味引来乘客围观,导致贩毒计划受到影响,只好叫空姐们一起将地面打扫干净,吕枫看着自己珍爱的美女小便一点点的从眼前消失,不由得唉声叹气。好不容易等空姐们收拾的只剩室角的一块3平米左右的尿迹后,吕风带着一腔怨气让空姐们停手,并说道:“现在还有一个多小时,飞机就会降落在东京羽田国际机场,你们就再去为乘客们服务最后一次,做好工作的职责。同时,你们让我闻不到你们小便的尿香味了,我也得好好惩罚你们。你们不是怕腿上的尿味被乘客闻到吗,我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再穿上更厚更紧的新浪莎裤袜, 质量比你们脚上的格柏裤袜虽然差一些,但大腿处还是有性感雕花和刺绣,很好看。同时在裤袜外穿上淋满厚厚婴儿油和黏腻乳液的尿布反衬出你们黑色的丝袜,而且换穿更小更窄更短的超短裙性感制服,和不同于一般空姐的细高跟新鞋。“吕风指着室角的那滩小便接着道,”最重要的一点是你们先得穿着格柏裤袜在那滩尿上裹上一些发臭的尿水后再穿新丝袜。”说完这些话,吕风转身回到储物间中,又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打开袋口,将一堆厚丝袜、尿布、婴儿油、超短裙制服与细高跟鞋倒了出来。空姐们个个目瞪口呆,都不知道这个色狼是怎么搞来那么多女性用品还带上了飞机。不过,吕风的这个要求实在变态,不仅会让空姐时刻担心自己穿上怪异装束后的的窘态是否会被乘客发现,而且在排出已久臊气扑鼻的骚尿中再裹上一裹,味道自然更是难闻无比,新的厚裤袜能将味道遮掩上多久实在是个未知数。于是,空姐们都一个个等待吕风即将说出的的第二个选择。吕风见空姐们一脸难堪的样子,知道第一个选择对她们来说极为苛刻,于是嬉皮笑脸的说道:“至于第二个选择嘛很简单,我会在各位美女的裆部和大腿上喷上大量香水用来掩饰你们的尿臭味。”说着便又从塑料袋里拿出一瓶昂贵的香奈儿5号香水,“当然不会让你们那么舒服,要想选择第二种,就得喝下这个东西”吕风边说边从塑料袋里拿出一包药剂,上面写满了日文平假名,没有哪位空姐认识。吕风见空姐无一明白,笑着说:“不瞒各位,其实这是日本最新研制的性奴专用利尿剂,二十分钟内保管起效。你们如果有人觉得第一项选择太苛刻,又对自己的膀胱有足够的信心,也完全可以选择这一项。”“够了吕风,我们不会再受你的摆布了,你只有一个人,我们一起这么多人难道还打不过你?你要我们丢脸难堪,我们也不会让你逍遥法外,我一下飞机就报警,大不了鱼死网破。”王芳身为航班中的大姐和乘务长,正义感在饱受屈辱后依然没有消失,此刻狗急跳墙,开始反抗。可吕风没有丝毫慌乱,指了指休息室的角落说:“难道你真不怕你们失禁的丑态被乘客们看到?”空姐们齐刷刷地向房间的角落投去目光,骇然发现房角竟然安装了一个摄像头,无不惊恐。吕风笑道:“芳芳姐,我劝你还是省点心,摄像头录到的视频早就传到了红毛哥哪里,如果你们反抗,我们就把视频拿到飞机的屏幕上播放,让所有人看看平时高雅金贵的空姐撒起尿来究竟和一般女人有什么区别!”王芳顿时颓然的坐到地上,这位高贵空姐最后的一点优雅形象与仅存希望破灭了,其他刚才在王芳的一席话下有些跃跃欲试的空姐在看到摄像头和王芳绝望的情况后,都立刻乖乖的听话了。“好了,各位美女,好好的做出选择吧!”
     
     十多分钟后,空姐们都做好了自己的选择,顾及形象的王芳、对王芳唯命是从的张轩、大膀胱的李婷、胸大臀翘而不敢穿窄裙的董璇以及刚失禁的刘瑾萱选择了喝下掺入利尿剂的浓茶;相反,平日里放荡的陈艳、憋尿能力平平的叶雅芸、中性风的许兰、被尿水打湿本身制服的赵静蕾以及之前憋得死去活来的徐丽霞则选择穿上暴露怪异的装束。空姐们都已做好了准备,陆续从休息室门口鱼贯而出。

     不少乘客们多觉得,这一次出来的空姐中有几个十分怪异,但一晃眼下又看不出究竟奇怪在哪里,也没多留心,继续睡觉或看自己的报纸。当然,对于这十名空姐来说,飞机落地前最艰难的一次考验才刚刚开始……

     吕风见空姐们尴尬的耻态应该还要等一会儿才会显露,便独自来到贵宾休息室想去看一看红毛所说的女人排尿系统的专家。吕风用钥匙打开了贵宾室的门,循着跑步机的声音来到客厅旁的房间里。

     两台嗡嗡作响的跑步机还在不停转动,速度已被萧墨提升到4档了。两个女人都还在上面吃力的迈着双腿,动作模样都是无比的丑陋。左边的林婕还在一步步往前踏着,只是动作早已机械而僵硬,黑丝美腿上一溜溜羞耻的水痕将金黄的尿液送到传动带上,又由传动带将一缕一缕飘着骚香的尿流洒在地面,汇成无数条蜿蜒美艳的小溪。濡湿到脚踝的裤袜还在不住的滴着春水,一些性急的小便已来不及顺着美人的大腿淌下,直接从美人短裙的中央处淅淅沥沥的落下一条又亮又黄的水柱,宛如一线水天。无须多问,林婕已经失禁了,看样子杨傲珊的尿奶她是逃不掉的了。

     反观秦雯,在萧墨将档数调高到3档时,她就已经受不了了,却急中生智,用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索性主动放出一些尿水,当尿液浸湿到小腿时,重新稳住心神,回憋尿液,竟然真如她所愿收到奇效,将跃跃欲试的小便重新按捺在膀胱中。丝袜在屁股与大腿内侧的湿斑一点也不比林婕少,但地面的确是干干净净,没有半点尿迹。看样子,这场较量,是秦雯赢了,萧墨的观点也得到了验证。这时萧墨优雅而邪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58、57、56……33、32……21、20、19、……8、7……4、3、2、1。好了,秦雯小姐,你可以到你们平日里趾高气扬的领导的嘴里撒尿了,不过不能漏出太多,太多是有惩罚的喔。”说完,走到秦雯面前,替她温柔的脱下内裤与丝袜。秦雯的小穴早已又湿又粘,骚黄的卫生巾竟然黏在了阴户上,几根调皮的阴毛蜷曲的伸了出来,上面都或多或少的挂着几颗晶莹的花露。杨傲珊撕心裂肺的哭声不断传来,乏力的四肢还在无奈的挣扎,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充满着恐惧。可没人去搭理她,就连秦雯也没有去看她的脸,而是无神地爬上了拘束椅,蹲在杨傲珊的头上,以一个女人尿尿的姿势将阴户对准了杨傲珊因塞口环而无法封闭的小嘴。杨美女的头左右摇摆着,此时秦雯粘着一张皱巴巴、湿漉漉卫生巾的阴户对她来说简直比下水管道还要恶心,耻毛上已有一两滴污黄的尿珠因为秦雯尿急所引起的身体颤抖而滴落到杨傲珊俏丽漂亮的脸庞,甚至有两滴径直地落到杨傲珊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与她的泪水混合,把杨美女眼角的浓妆弄花。红毛不想听杨傲珊哀嚎,走到杨傲珊面前直接就是一个大耳光,五条鲜红的指印立刻留在了杨傲珊白嫩的小脸上。可怜的空姐哭得更厉害了,但确实是一动也不敢动了。“妈的,给老子安分点,叫你喝尿就喝,别给我乱动,否则爆你的菊花!好了,秦骚货,这个女人的嘴就是你的马桶,快点把你肚子里的春尿撒到她的嘴里吧!”秦雯茫然的看着杨傲珊,开始一点点的放松膀胱。杨傲珊不敢挣扎,但还在用乞求的眼神向秦雯求饶,这样的眼神她已前是绝对不会向软弱的下属秦雯投去的,但现在,她只能屈服于秦雯的胯下,歆享秦雯的排泄物。秦雯没有理会她的哀求,此刻她只觉得一个能撒尿的女人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噗噗,噗噗……”一股沉闷有力的水声开始冲打着秦雯胯下的卫生巾,很快卫生巾的底部开始迅速地鼓胀起来,千丝万缕的尿水从卫生巾的两侧被挤出,滴滴答答的落在杨傲珊的面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这条加长的夜用卫生巾本是专防侧漏的,可此时面对女人湍急的尿液时,也只有无能为力了。杨傲珊的喉咙里呜咽着发出了最后一声迷人的绝望羞叫,可回答她的只有越发响亮的“嘘嘘”声。“拍”的一声,那张在秦雯胯下饱受脏尿凌辱的卫生巾终于不堪重负,在自己体内最后一点空间也被源源不断的尿汁填满后,光荣的牺牲,在尿水强大有力的冲击下应声砸在了杨傲珊的脸上,紧紧粘住杨美女朦胧的泪眼、卷翘的刘海、秀气的鼻梁,却偏偏将杨傲珊的小嘴漏在了外面,或许真是天意如此,但唯一令杨傲珊庆幸的是,自己羞辱痛苦的表情被这张满是脏污尿垢的卫生巾挡住,不会被两个色狼看到了。失去了卫生巾的阻挡,尿水激射而出,简直所向披靡,无人可挡。骚水受膀胱尿压影响直线急喷,如同巡航导弹般精确地砸向杨傲珊的口中,顿时杨傲珊的呜咽声被水流声淹没,不过片刻焦黄的尿水便填满了杨美女的嘴,她的一条香舌还在不住蠕动,想要将冲入嘴中的尿液推出口外。因此,大量的尿液顺着舌头的搅动而从空姐的嘴角滑落,粉刷着空姐的俏脸。可舌头推尿的速度岂能和秦雯放尿的速度相提并论,更何况舌头的快速搅拌更使得杨傲珊将秦雯尿液的酸咸腥臊品尝的更加彻底,她胃里的东西几乎就要冲出来了。尿水汹涌喷出,杨傲珊的香舌很快累得麻痹,再也没有力气顽抗,只能强自紧闭食道,不让同性的排泄物进入胃中,但这种做法和用舌头推尿一样杯水车薪,刚开始还能把持得住,可时间一长,喉头肌肉乏力,再也无法坚持,随着又一声哀鸣,大量的黄尿滚滚流入杨傲珊的胃中,看样子,就算她想吐也吐不出来了。正因为那声哀鸣,杨傲珊不仅食道打开,气管更是大张,不少骚尿迅速觅得捷径冲入,使得杨美女猛烈咳嗽起来,一些热尿竟然从她的鼻孔中呛出。秦雯小穴褶皱不少,因此尿水成“雨伞型”发射。中间的一股尿液直线飞出,如同伞柄,而还有不少尿水受褶皱阻碍,四散洒出,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形成一个尿雨雨棚,像极伞形。于是秦雯天女散出的尿花就像下了一场清明尿雨般,扑面而去,将杨傲珊的俊俏脸蛋洗得透透彻彻、骚香四溢。空气中,淫荡的尿骚味开始逐渐浓郁了。杨傲珊已不知道哭了,她已经晕过去了。秦雯没有晕,她还在尽情的放着尿水,一种从来没有的兴奋感从膀胱升腾而起,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幸福荡漾在她美丽的脸上……至此,整个航班中12名苦苦憋尿的空姐中最后一个还没失禁的秦雯也尿出来了,全体空姐的膀胱绝望了!

     “嘘嘘” 的尿声还没停止,红毛与萧墨的大笑却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回荡,刚进来的吕风还有些不知所以,但看见女人撒尿,已不自觉的撸起管了……

     还好还好,这次充满浓郁尿香的航班终于快要降落在东京羽田机场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