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少妇白艳妮之番外篇1 二女的膀胱凌辱

 由于吕新的应允,白艳妮获得了三天的难得假期。本来白大警官可以通过这几天时间好好的休息调理一翻,毕竟前一晚在公园内被迫遭受两个小流氓强奸的疲劳实在让白艳妮有些吃不消。可惜,吕新下面那玩意儿实在天赋异禀,在目睹了白艳妮被强奸后亢奋异常,昨晚在白艳妮的蜜洞内连打两炮都还不过瘾,竟然连夜“电叫”老公在外出差的李丽霞前来“侍寝”。李丽霞的裸照都在吕新手中,虽然一千万个不愿意,但还是没办法,只能忍辱负重前来白艳妮家中。就这样,吕新昨晚左拥右抱,在白艳妮家的大床上颠龙倒凤,好不快活。所以今日,虽然日上竿头,但吕新和李丽霞还在相拥春睡,可白艳妮只得打起精神,按照每天早上的惯例,满身疲惫的起来给色狼做早餐。
     
     此刻的白艳妮,正心不在焉的给吕新做着早饭。之所以心不在焉,到不全因为是她的疲惫,更多的是因为昨晚吕新叫来了徐丽霞导致白艳妮心头泛起的阵阵不满的醋意,这种醋意使得白艳妮本身都惊讶不已。虽然吕新天生浪荡,在拿下了白艳妮不久之后又对白艳妮的同事李丽霞和李菁霞下了手,但整个这一段时间,吕新白天虽然都雨露均沾,但晚上都在白艳妮家过夜。纵然入睡前花样百出的调教让白艳妮羞辱不堪,但早年丧夫的女警官还是因此而享受到了强烈的性的欢愉,同时见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对自己的肉体如此迷恋,白艳妮也对自己的姿色产生了一种强烈的骄傲感。可昨晚李丽霞的到来,白艳妮眼见吕新在更年轻的裸体上疯狂的射精,甚至李丽霞潮吹时喷出的比自己更白更稠的黏湿阴精,都使白艳妮醋意大生,甚至害怕吕新会因此对自己逐渐冷淡。想到这里,白艳妮忽然一阵冷战,自己怎么能逐渐迷恋上色狼对自己的凌辱,竟然还会因没有被调教而感到失落,这岂不是堕落到性欲的魔掌中了吗?不行,没有被调教,应该高兴才对。必须要想想办法,看怎么样才能逃离色魔的控制。白艳妮拼命摇了摇头,想让自己从狂热的性欲深渊中解放出来。可很快,另一个新的麻烦开始找上了这个性感的熟女。白艳妮开始不停地跺起了小碎步,肥白的肉臀也慢慢妖娆的扭动起来,两条丰腴的大腿更是不时紧贴到一起焦躁的摩擦着。不用多说,是白艳妮想要小便了。其实这也是吕新的变态规定之一,由于吕新向来喜欢欣赏女人尿急和失禁,所以他规定白艳妮起床后就算尿再急,也不能去厕所小便,必须憋住满满一小腹的臊尿做早餐,等到吕新起来用过早餐后,觉得早餐满意才能被允许去释放自己的膀胱。而且就算是获得排泄许可也大部分不是自己一个人舒舒服服的坐在马桶上畅快的尿尿,而是羞耻不堪的蹲在餐桌上,在吕新近距离的注视下,将憋了一晚上的腥黄尿液撒在餐碗里,搞得白艳妮在事后洗碗时都无比恶心。不仅如此,吕新也不准白艳妮玩小聪明,不准她因为想早点撒尿而提前叫醒自己,必须自己自然醒才算数。所以有那么两个周末,吕新一个懒觉睡到大天亮,白艳妮憋得直跳脚,却也不敢去打搅主人,最后膀胱实在胀成了皮球,自己黔驴技穷,拿了两张夜用卫生巾垫在自己骚香的胯间,无奈地尿了出来,搞得厨房里满是女人的尿臊气儿,白艳妮也因此受到了吕新格外的惩罚,将那张被她尿得濡湿腥热的卫生巾连带三天。三天后,那张质量还不错的卫生已经变成了黄色的盐水腌菜,白艳妮自己下体的气味也熏得被命令给她舔阴户的李丽霞差点断了气翻白眼。自此,白艳妮晚上再也不敢喝水了,可吕新却逼着她临睡前必须喝一杯牛奶,所以此时的白艳妮正忍受着小肚子里牛奶鲜尿的煎熬。

     很快白艳妮就觉得尿意难忍了,简直连饭都做不下去了,如果再不排尿的话,后果可能十分难堪。由于吕新的要求,白艳妮做早餐时穿得十分妖艳。玉足上踩着一双大红色的7公分高跟,丰满的美腿上也套着一双同样颜色的红色长筒薄丝袜,满是雪白嫩肉的纤腰则挂着蕾丝花边的红色吊袜带,除此之外……没有之外了,白艳妮身上所有的布料就是这点了,其他部位完全是一丝不挂的显露出雪白美艳的肉体。也就是说,白嫩骚腥的肥唇阴户、因服用催乳剂而饱满圆胀的骚奶、小巧干净的粪门、因憋尿而圆鼓微凸的小腹全部赤裸裸的暴露在外。此刻的夹腿憋尿,也使得白艳妮下体被吕新剃毛后的阴户肥唇被挤成了鼓鼓的两个圆瓣,羞涩的凸在了大腿内侧那丰腴腿肉的外侧,无论从前还是从后看模样都十分性感,标准的白嫩鲜鲍。憋着一肚子尿,踉踉跄跄的回到卧室,正巧见到更加疲惫的李丽霞从被窝里春睡初醒。李丽霞一见到穿成这样的白艳妮,顿时脸上浮起层层红晕。已经是31岁的熟妇了,但李丽霞此时还是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一样,晃悠着胸前两只腻乎乎的大白兔,羞臊的钻进了被窝里。由于吕新的要求,在昨晚被插得七荤八素后李丽霞也没能得到休息,吕新连拔都没拔出来,直接让半软的阳物在李丽霞湿热黏腻的蜜穴里慢慢软下,就这样直接趴在美女财务主任的身上睡着了。李丽霞也因此得不到穿上小内内和奶罩的机会,只能裸着玉体昏昏睡去。所以,刚才从床上起来时,白艳妮看到的李丽霞比她还要羞耻,全身一丝不挂,标准的性感裸体。不过,最令李丽霞害羞的还不是自己的裸体。由于前一晚的潮吹过于激烈,搞得现在床上还能看到大片湿湿的阴精斑垢,而李丽霞的大腿内侧则更是糊满了一层粘滋滋的淫水黏痕,气味香骚淫媚。白艳妮也被李丽霞的样子搞得格外尴尬,但自己小腹告急,尿液把自己的膀胱鼓得阵阵闷疼,要再不撒尿,估计只能再扛上半个多小时了!白艳妮来卧室,自然是寄希望于吕新已经醒转,可现在,这两位大美女共同的主人却还一只手攥着李丽霞淡紫色的蕾丝文胸,一只手将李丽霞同款配套的紫色骚内的污黄裆部贴在鼻子上,在睡梦中还一边呓语一边嗅闻着李丽霞的私处原味。这一下可急坏了白艳妮,大腿内侧焦急的上下摩擦,两只手难受的不知该往哪儿放,总之是围着小骚逼打转,眼泪花儿都快急出来了。李丽霞毕竟也是久经房事的女人,加之昨晚也被吕新逼着喝了一大杯牛奶,现在的尿意也变得格外强烈,刚才起来,就是想要小便。所以一眼就看出了白艳妮的难处,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白大姐,你……很急吗,怎么不去……”这一问顿时揭出了白艳妮的羞事,搞得白大美女满脸绯红,羞涩的答道:“丽霞,你能不能叫醒一下他……哦不,叫醒一下主人。”这么说,李丽霞也猜出了个一二,估计是白艳妮想撒尿,但吕新要求必须征得他的同意后才能放松,所以不好意思主动开口的白艳妮才求自己去叫醒吕新。但李丽霞哪想主动叫醒色魔让自己受罪啊,只得无奈地拒绝:“白大姐,还是你叫吧。”这下可苦了白艳妮,急的阴唇都紧压得打结了,尿意却丝毫没有放缓的态势。无奈的白艳妮只好低三下四的继续去央求李丽霞做做好事:“丽霞,你……你帮帮我,主人要是下次让我那……那个你的时候,我一定替你求情,求不动的话我也会轻手轻脚的。”李丽霞也知道,二人的境遇一样,多多扶持自然是件好事,加上此刻的自己也确实是想撒尿了。正准备去摇醒吕新,李丽霞却突然觉得小腹猛地一胀,阴道和阴蒂火辣辣的一痛,自己肚子里的尿水差点就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回头一看,李丽霞顿时被吓得花容失色,只见本来自己以为还在睡觉的吕新正鼓着两只狡黠的双眼冷冷的盯着自己,而他的双手也不再抓住自己的内衣裤,已经伸到了被窝里,想必正是一只手按上了小腹,一只手抠进了阴道。“丽霞,怎么醒的这么早啊,艳妮,你怎么也不做早饭了,还让丽霞提前叫我起床,什么意思嘛。”白艳妮立刻没了胆气,毫无疑问,吕新已经听到了刚才自己与李丽霞的对话,赶忙扭着白白的屁股,晃着越发圆肥的香乳,跪在吕新脚边的床沿上,战战兢兢地趴下了身子:“对不起主人,我不是故意的,我实在是快憋不住了,要再不尿尿,就会失禁了,到时候怕弄脏了主人的地板,惹的主人不高兴。”李丽霞的胆子比白艳妮更小,见状忙不迭的更是趴在床上俯首称臣,求饶的比白艳妮还要恳切。吕新见二女越发的懦弱,心头更是高兴,嘴上却还是冷冷的:“什么担心弄脏地板,反正到时候都是你打扫,我也不怕。估计你真正担心的,还是被我看到你失禁时羞耻的丑态吧。”白艳妮被讥讽得哑口无言,只得乖乖的趴在床上不断求饶。

     吕新也不多说,牵着二女走下床来,李丽霞则顺势穿上了昨晚前来时玉足上套着的黑色细跟高跟。吕新左手一个右手一个的将二女揽在怀里,各紧紧捏住一只圆滑的乳球向厨房走去。白艳妮由于长期服用催乳剂的关系,乳房已经变得逐渐的丰满圆肥起来,现在,已然和本就高耸的李丽霞平起平坐了,都是D杯的水准,但由于李丽霞三十出头,年轻了好几岁,奶子尖翘了许多,所以的乳形上还是胜过了白艳妮一筹。这两个肉感十足的奶球就这样在吕新的手里被捏出了各种淫荡的形状,搞得二女不禁羞辱不堪,连撒尿的欲望似乎也随着挤压而更加浓烈。

     短短的从卧室前往厨房的几步路对于此刻的二女来说,好像也变得无比漫长。白艳妮感觉似乎走了很久,三人才到了厨房。吕新随即从冰箱里拿出了三根黄瓜,一根普通粗长,另两根则短细许多,表面还疙疙瘩瘩的,满是凹痕。毫无疑问,较细的两根正是平常用来玩弄白艳妮的下体使用的,粗度适中,表面多刺的黄瓜拿来插弄白艳妮时,往往能很快将这个平日间高贵优雅的女派出所长插得将美足的脚背绷得笔直着高潮,而黄白混浊的阴精也多半会在这时被插得一大股一大股的泻得满地都是。白艳妮并不感到惊讶,可李丽霞就不清楚了,还来不及发问,吕新就把其中稍粗一点的那根蛮横的刺进了李丽霞娇嫩嫣红的蜜缝中,硬生生的挤出了一丝亮晶晶的腥液。这一下十分突然,加之顶得又深,几乎隔着子宫压迫到了膀胱,李丽霞羞急间尿眼一软,更是滴出了两滴污黄的尿露。紧接着,吕新自己拿着那根正常粗细的黄瓜像赶着母羊一样,把黄瓜当成鞭子挥动,不断拍打着两名美艳熟女白花花的大屁股,把本已被尿憋得走路膝盖发软的二人赶到了客厅,其间还要求二人不准用手帮忙,必须用自己阴道的力量夹住黄瓜不让其掉下来。也亏得白艳妮和李丽霞这时刚好因尿急而全力憋尿,否则她俩那早被吕新玩松了的熟女阴道还真未必能夹住黄瓜。

     白艳妮的客厅中放了一把用于看电视的躺椅,能够放平到180度,吕新就经常把白艳妮软绵绵的肉体按在躺椅上,一边操着骚屄,一边在电视里播放最新的SM大片,极尽欢愉。“艳妮,你现在躺在椅子上,大腿要分开,但小穴还是要夹紧黄瓜,两只手就抓住自己的奶子吧。”虽然平躺之后会拉扯到自己的小腹,进一步刺激排尿的欲望,但白艳妮畏惧吕新的淫威,连反对的求饶都没有,乖乖的躺了上去。“好了丽霞,你现在也用你的香逼把黄瓜夹紧了,然后坐到白艳妮的小肚子上。”“什么!”不仅是白艳妮,连李丽霞都被这个命令惊呆了,两个女人都是被吕新玩弄的小便失禁过的,知道女人尿急时是多么的难受,这时如果还以一个人的重量去压迫膀胱,后果可想而知。白艳妮差点哭了出来:“主人,求求你,不要让丽霞坐我,如果做下去,我会……我会真的憋不住的,我会尿出来的,求求你,啊……”白艳妮的讨饶还没有完,吕新就已经不耐烦的按着李丽霞的肩膀让其硬生生的坐了下去,李丽霞的肥臀刚一撞上白艳妮那娇弱浑圆的小腹,白艳妮就撕心裂肺的哀嚎了起来,可喊了一半,声音就哑了,李丽霞100多斤的丰满肉体将白艳妮的肚子完全坐得瘪了下去,白艳妮顿时连气都喘不上来了。不过白艳妮终究是警校毕业的经过各种锻炼的坚强女人,就在膀胱快要崩坏的节骨眼上,肥嫩的阴唇猛的发力,下体连踩好几脚急刹车,竟然真的把本要狂喷而出的骚热黄尿给硬生生的憋了回去。“看吧艳妮,你还是对自己的尿道太没信心了,每次都说自己要失禁了,每次不都还是接着憋上一两个小时后才尿的吗,何况丽霞待会儿也会让你坐的嘛。”这话一说,本来还心存侥幸的李丽霞差点晕过去了。

     看着二女坐定,吕新则拿出了第三根正常大小的黄瓜,对准李丽霞的膀胱红心轻轻一捅,李美女浑身雪白的美肉就一阵性感的蠕动痉挛,为了忍尿而本能的扭动屁股更是像压路机一样碾磨着白艳妮随时可能崩溃的尿袋。“听好了,我们玩个游戏,现在我用这大黄瓜戳丽霞装香尿的小肉包,用这小黄瓜安慰安慰丽霞的小屄,时间不长,就两分钟,两分钟后换人,艳妮在上面挨插,丽霞在下面憋尿。一共三轮,三轮下来,要是你们两个人都把自己的臊尿给忍住了,就给你俩个福利,让你们去坐马桶放尿。如果有一个漏出来了,那就两个人都在这里尿。还有,黄瓜中途不能掉出来,掉出来的话,两分钟重来,听明白没有?”李丽霞急着想撒尿,赶忙点头答应,白艳妮虽然非常的无奈,但也知道哀求只会增加吕新进一步凌辱自己的欲望,只能全力把持住膀胱,拼命将香艳的尿液锁在体内三寸见方的水囊里。

     见二女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吕新就开始放开手来戳弄李丽霞的屄户和小腹了。塞入李丽霞小穴里的那根黄瓜表面的毛刺着实不少,而且粗糙生硬,磨得李丽霞的花心实在是痛痒交加,百味杂陈。刚插入时,李丽霞的阴道内还很干涩,没什么淫水,可磨了不过半分钟,透亮拉丝的阴汁骚液就一缕一缕的直往外挤,刺激的李丽霞都不由得失态呻吟起来。看着自己下面羞耻的直淌女汤,李丽霞也十分难堪,本想尽量放松阴道以减少黄瓜对阴道内壁的刺激,但由于实在是想要撒尿,加之吕新一轻一重的用大黄瓜压迫着娇嫩的膀胱,下面不得不紧紧地憋住尿道,也带动着阴户小嘴将那黄瓜越咬越紧,蜜洞里的刺激自然就越来越强了。尿意、性欲、疲劳,李丽霞满脸憔悴的强忍着这令人虚脱的调教,黑色的高跟鞋也被她因挣扎而上下乱跳的美脚给抖了出去,露出涂有翠绿指甲油的性感大足趾更是紧紧地扣住的脚板,任谁都能看出李丽霞这时已经憋到强弩之末了。可在她身下的白艳妮却比她更痛苦,李丽霞因受到多重刺激而无可奈何地开始扭动翘臀摇晃腰肢,这也将白艳妮已经被压扁了的小腹挤压成各种奇怪的形状,将女人尿液生存的空间排挤到了极致!

     天可怜见,噩梦般的两分钟终于结束了,当吕新拔出刺入李丽霞体内的黄瓜时,湿乎乎的淫水和大团大团浊白咸香的粘稠白带噼噼啪啪的滴到了地上,黄瓜本身也被女人混合的腥液泡得油光发亮。快要断气的白艳妮挣扎的站了起来,马上就要掉出来的黄瓜尾端闪烁着好几大滴金黄的水珠,想必是刚才被李丽霞压出来的小股鲜尿给打湿的吧?这下换李丽霞愁眉苦脸躺在躺椅上了,看着白艳妮比自己还要肥硕的圆屁股就要坐上自己快要炸了的小腹,李丽霞就感觉世界末日要来了。确实,与李丽霞相比,白艳妮是更资深的熟女,42岁的她已经开始更年期的发福,所以比身材更好的李丽霞还要重上好几斤。白艳妮也深知李丽霞的难处,不愿为难对方,只是轻轻的慢慢的坐了上去,但就算如此,李丽霞也差点翻了白眼,下面竟然羞耻的直接射出了一小股亮黄的醇香尿水。吕新当然不会给两个女奴多少喘气的机会,见白艳妮坐稳当了,又开始高速的插弄起来,引起了白艳妮一阵阵不能自制的香艳浪叫。由于白艳妮已经将黄瓜夹了好久了,阴道早就酸了,肉洞里正潺潺不断地淌着熟汁,气味又骚又膻,加之之前李丽霞流出的女液,空气中满是浓浓的女人骚味,闻得吕新下面铁硬,手上插弄白艳妮小腹的力道也明显比刚才对李丽霞时大了起来。白艳妮的尿本来就比李丽霞的急,还被吕新如此玩弄,几乎快要发疯了,两条玉腿再也无法遵守规定,本能的夹紧缠绕在一起,痛苦的呻吟起来,抓住双乳的玉手在膨胀尿欲的袭击下狠命的想要发泄体内的痛苦,把自己雪白可爱的奶球抓出了一道道性感的红痕。吕新见好不收,手上越发用力,粗壮的黄瓜把白艳妮的小腹顶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坑洞,每一个都深深地插入了膀胱之中,搅动着女人体内沸腾的热尿。下面的黄瓜同样没有减速,进进出出的带出了大量飞溅的淫液,把白艳妮可怜的阴唇唇缝磨得通红水亮。而白艳妮下面的李丽霞,几乎被压得只有出得气没有进的气了,两条玉腿不停地乱踢乱蹬,可爱的尿眼也在茂密的黑水草中隐隐可见,嘴里含混的呻吟“不……不要……主……要尿……憋不住……救命啊!错……我错了……啊!尿……不行……”眼看就要放尿失禁了。

     就在两人都快要崩溃时,两分钟又一次救命的到了。二女不停地喘着粗气,红着娇艳的脸颊,红着满是指痕的翘乳,红着铁硬的小腹,又一次艰难的换位。此刻的地面上,已然布满着女人爱液粘黏的淫斑,小小的水汪中,还游曳着几条性感的白带拉丝,以及几缕淡淡的女尿腥黄。再一次换位后,李丽霞几乎挺不直腰板了,膀胱里的阵痛让她自己都没有信心去接受新一轮的调教。但这正是吕新所想看到了,趁着李丽霞没有恢复元气,趁着白艳妮被李丽霞压得花枝乱颤,吕新快速地启动的手中两根黄瓜的抽动模式。一时间,白浊腥浑的酱汁四处飞洒,女奴凄厉的嘶吼回荡在客厅。

     “啊!哈哈哈……不要!”就在李丽霞快要崩溃的时候,白艳妮却发出了最后的哀叫。原来在李丽霞不断受到刺激后,已经完全无法顾及身下白艳妮的感受,就连一女撒尿后另一个也要被“株连”的要求都忘到了脑后,整个大脑里只剩下拼命夹紧阴唇憋尿的意识,所以那圆屁股扭得,看得吕新差点直接射出来。而白艳妮也在这种磨面粉一样的碾压中,再也无法控制她那娇弱的膀胱,彻彻底底的到达了极限!

     随着“啪”的一声,那根黄瓜重重的砸在了躺椅下二女混合的阴香淫水中,还没来得及打个滚,一篷香骚至极的金黄尿雨就噼里啪啦地浇了上来。白艳妮无神的张开着美目,而被黄瓜撑开的阴唇也无神的打开了羞耻神秘的肉沟,一股炙热有力的尿箭羞辱的激射出来,直接喷到了对面的墙上,贱起了一团团魅香的女人尿雾。白艳妮穿着红色长筒袜的双腿还颤抖的向内夹紧,但女人排尿时本能的分开双腿却让白大警官阴湿的胯间敞开了一条小缝,从粉嫩白虎阴户的黏沟里散乱的射出女人那比淫水和阴精更加见不得人的羞臊液体。白艳妮的这泡尿确实憋得太久了,尿色格外的臊黄,把大腿内侧的红色袜料都印染出片片羞耻的淫黄尿渍,尿味儿中更带着女人无比淫荡的体骚,熏得吕新都有些脑袋发晕。女人撒尿,都有传染的,李丽霞见白大姐都缴械投降,既然已经有人先于自己干出失禁的羞事了,自己也有所松懈,下面稍一没那么用力收缩括约肌,顿时就感觉情况不妙。李丽霞只觉得膀胱一阵抽筋一样的痉挛,下面就用不上力了,粉红的尿眼小花蕊立刻吐出了一缕幽香的尿膻味。李丽霞毕竟接受调教的时间比白艳妮少了许多,如果是白艳妮,就算是感觉到自己即将羞耻的小便失禁,也最多只会用手或其他什么东西挡上一挡自己的小穴,不会突然不遵从吕新的规定反抗起来。但李丽霞却不是,纵然平常也都服服帖帖,但在膀胱崩溃这样的受生理本能控制的行为时,自己体内的羞耻心开始作祟,竟然不顾吕新就在面前,把自己的美腿一夹,转身起来就想往厕所里冲。吕新眼疾手快,立马看出了李丽霞的意图,还没等李丽霞开始滴着臊尿撒开腿跑,右手先一把揪住了李丽霞香喷喷的右奶,左手抓住了还插在李丽霞湿润阴户里的黄瓜,迅速制服了尿急的美人。李丽霞这下没戏唱了,只有一边哭哭啼啼的挣扎,一边让自己的尿穴尽情的喷洒出大量新鲜的美人浓尿,把吕新的手和手中的黄瓜洗得透亮透亮的。李丽霞的年纪比白艳妮年轻,女人尿水的气味也清淡绵柔的多,但尿色金黄浓艳,大有与白艳妮争宠之势。两个女奴就这样你一泡我一股,将大量的新鲜女人小便悉数喷洒到了吕新的客厅地板上。

     看到这样香艳的情景,吕新再也不想忍耐,将尿还没漏完的李丽霞横着往同样还在断断续续泄尿的白艳妮的胸前肉球上一扔,火烫的下体向前一撞,顿时牢牢的捅入了白艳妮满是污黄尿痕的下体。铁硬的肉棒迎着骚尿在白艳妮的下面高速穿插,多刺的黄瓜堵着尿门在李丽霞的肉穴里翻江倒海。“哗啦啦……哗啦啦……”也不知多少的女人尿液淫水就这样喷洒到了客厅四处的地板上,也不知两个女奴在哀怨的悲鸣中多少次怀疑自己的膀胱在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五分钟后,正在两个熟妇母马身上骑得不亦乐乎的吕新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即将发生的事情,嘴角露出了一丝隐秘的笑容,随即开始逐渐改变对两个女人的抽插速度,白艳妮的更快,李丽霞的较缓,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又过了一分钟,吕新突然一下子同时抽出了手中的黄瓜和自己的阳物,白艳妮和李丽霞那被操得红肿的阴门同时张开了圆圆的滑腻小嘴……

     “噗嗤……噗嗤……”随着几声性感的急促水声,两股浑浊却又乳白的女人阴精同时从二女黏湿的肉屄里香艳地狂喷而出,带着女人体内性感的腥香,也带着女人体内狐媚的骚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