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尿戏辱之少妇失禁事件 第三章 内衣女店员的尿急销售

羞耻尿戏辱之少妇失禁事件     第三章     内衣女店员的尿急销售

     “啊……主……主人……我……啊……不行了……下面好胀……好难受……快要……憋……憋不住……了,求求……主人让我……去上厕……哦不……去……尿尿,奴儿真的好想……尿尿……”

     已是下午三点,X省SM市中心商业区的仁和春天百货大楼中,客人依旧是如往日那般零零散散,虽然立式空调拼命地向外吞吐着白霜般的冷气,可外界盛夏的闷热却难以阻挡着向内渗透。天气实在太热了,对于一个因为主卖二线高端品牌而本就人流量不大的商场来说,这样的天气,更是无人问津了。就连不少售货员都昏昏欲睡,提不起丝毫的精神。在商场3楼的女性内衣区内,有一个柜台格外的引人瞩目,纵然四周花花绿绿的妖媚布料将其团团簇拥,也丝毫压制不了这个主要由红、黑、粉三色编织出的性感海洋。BODY POPS,韩国ELAND旗下的一个走青春少女风格的内衣品牌,夸张明艳的色彩反差,俏皮性感的火辣款式,舒适柔软的贴心布料,当这三个要素融和在一个内衣产品中后,很少会有爱漂亮的少女与其擦肩而过时能对它置之不理。因此,这个中端内衣品牌成为了许多时尚且有情趣的年轻女性的必备之物。只是在仁和春天这样的高端百货里,BODY POPS略显“寒酸”的两、三百元的价格让那些自以为是的富二代小美女有些看不上眼,因此这个展柜旁依然没什么顾客走动。但这并非是我们今天关注的重点,因为令人惊讶的是,这个柜台里竟然空无一人,连本应在此出现的漂亮女店员都不见了踪影。她会跑哪里去呢?来了月事更换姨妈巾去了?还是小肚子灌满了水去厕所嘘嘘了?……店内,一个传出异响的更衣间很快就告诉了我们答案。

     “主……主人……憋不住了……别按……那里……真的……求求你……流出……出来……尿……不要……啊……”一个年轻女子的细微呻吟声从那个在内部被反锁的更衣间里妖娆的飘出。更衣间内部的光线十分昏暗,但依然能看到一个身着粉红色连衣裙的漂亮女孩颤抖的站在墙角,双手背在背后,双脚紧紧地缠在一起 ,正在焦急地高速搓动,同样粉红色的平底软鞋套住了她那被白色长筒袜包裹的小巧玉足,脚后跟更是不停地脱离鞋体向上僵硬的翘起后复又无奈地落下。看样子,那个女孩似乎正在拼尽全力忍耐着体内某种蠢蠢欲动的强大力量。在女孩正前方,一个男子正静静地坐在更衣间里必备的椅子上,手中拿着一根晾衣杆,但十分变态的用晾衣杆的底部不停地戳弄着女子的小腹,力度所不算甚大,但频率极快,戳得女孩连衣裙的下摆像是在狂风中飞舞一样。“燕奴,这才多久,你就忍不住了,调教了你这么久,尿还是那么多,膀胱还是那么不争气。看样子,平时让你放尿放的还是太多了,从今天起,内裤没漏湿,就别想去撒尿。”男子的声音优雅而冷淡,但听上去,似乎年龄比那个女孩都还要小上一点。那男子边说便站起身来,右手继续拿着晾衣杆戳弄着女孩脆弱的小腹,左手则撩开了她的连衣裙,像条泥鳅一般轻松的溜进了女孩死命夹住的双腿,在她柔嫩的裆部轻轻挑逗着。伴随这淫邪的挑逗,女孩全身的颤抖变得越发的无力,眼神中也充满了浓浓的绝望。就在女孩即将被体内的洪流彻底击垮之前,那只把弄着自己尿脉的手终于脱离了自己的身体,接着门缝处透来的微光,可以看到男子的手指上已是一片泥泞的濡湿。男子先是把手指凑到鼻端忘情的嗅了一嗅,窘得那女孩玉乳发颤,接着更是将手指直接伸进了嘴里,像是品尝美味一般,尝得津津有味:“怪不得你老妈给你取个名字叫薛燕,薛燕……穴盐……穴水倒真的和盐水一样咸。”那女孩听到了这句话,耻辱难堪,膝盖顿时软了下去,险些跪倒在地上。

     “请问这个柜台有人吗?谁在卖这里的东西?”一个甜美的女声从门外响起两人都不由得稍微一愣,但随即都屏气凝神倾听起外面的动静。男子悄悄走到那个他唤作薛燕的女孩的身旁,悄声却极具威严的说道:“不是我不让你放尿,现在有人来买你的东西了,你用全力把尿给我忍住了。等把那人打发走之后,你就去厕所里尿就是了。不过,如果你在来人面前丢脸了的话,那就自己收拾残局吧。”薛燕眼中噙着泪,吃力的点了点头,深呼吸一口气,尴尬的准过身去,扬了扬背在背后的手臂,扭了扭靠在一起的脚踝。“就这么出去呗,挺好看的”男子戏谑地笑道。薛燕几乎都快传出了哭声,用充满哀求的眼光讨饶这男子。男子冷笑了一声,随即走向前去,从她脚踝处取下一条肉色长筒袜,从她背在背后的双手手腕上解下了一条粉红色的黑点豹纹胸罩。原来,刚才是男子用这条胸罩和丝袜在薛燕背后反绑了她的双手和双足。可还没完,男子竟将这条胸罩左侧罩杯圆凸的外侧部分放进了右侧罩杯内凹的里层部分,并把这叠在一起的胸罩塞进了薛燕内裤的裆部,由那条包裹肉唇的黑色丁字裤细带给紧紧勒住。这样就像是在女孩的胯下装了一个漂亮的漏斗一般,只是这个漏斗虽然有开口,底部却不漏,更像是个盛水的大碗。“看你那憋得那模样,估计是快要尿了,我给你装个自制的‘尿盆’,勉强能接点尿。但能帮你掩饰多久就看你自己的功夫了。”

     “到底有没有人啊,你们这什么商场,连个营业员都没有。”之前那个甜美的女生再次响起,声音中明显充满了不耐烦的情绪。“吱呀”一声,更衣间的门终于打开了,一个圆脸小美女颤微微地探出了身来。这时才看清,这个小美女身材小巧,身高160出头,胸脯和屁股还没有完全翘起,一张圆脸让她稍有些显胖,一头染成微黄的卷发使她充满了青春女生的气息,看年龄也不过20岁上下。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薛燕隐忍的走到了来人的面前,虽然膀胱里灼热的尿浪疯狂地撕扯着自己的末梢神经,但眼前这人还是不由得让自己吃了一惊,因为这实在是一个万里都难挑一的美女。E罩肥乳,高挑身材,圆翘后臀,垂胸长发,莹白肌肤……这不正是之前在学校里被孙小歌下了利尿剂而险些失禁的曾菁吗?确实是曾菁,在她和男友何尹离开酒店与江婉琳擦肩而过后就径直前往餐厅吃饭,美人饱餐一顿后,要么就酒足饭饱思淫欲,要么就吃饱喝足嫌衣少,加之左看右看,咖啡色制服下套个粉红色长筒袜加白色高跟终究不像样子,同时自己还少条内裤,于是曾菁就屁颠屁颠的拉着男友来给自己买内衣了。“干嘛呢,这么慢,让我们等这么久。”曾菁这句话本是象征性的问了一问,也没想得到回答,却窘得薛燕一张俏脸通红。胸罩夹在自己的胯下怎么也不会舒服,罩边更是挠得大腿内侧痒酥酥的,还得防止因为步幅过大而把胸罩给抖出来,这个“尿盆”……无疑是那名男子用来进一步羞辱薛燕用的。薛燕痛苦的把持住热潮汹涌的尿囊,艰难的忍住小肚子里每走一步就荡起一层尿浪的骚水慢慢挪到曾菁身旁,用她那还有些稚嫩的声音问道:“不好意思,姐,你看你想要些什么款式。”曾菁当然也没兴趣继续抱怨,开始和男友仔仔细细的挑选起内裤和丝袜来。胀痛、酸麻、灼烧、瘙痒……无数种令她难受无比的不适感像是几万只蚂蚁在膀胱内壁噬咬一样,让薛燕简直憋得抓狂。阴道肌肉和括约肌几乎完全保持在紧张状态,绷得又硬又痛。如果此刻有人能透过小美女薛燕胯间的黑色丁字裤以及夹在布条和骚鲍中间的豹纹胸罩而看到美人性感的私处的话,就会发现那团阴花正在不停地吞吞吐吐。刚刚憋住一股尿液的高潮,穴口的模样好不容易恢复正常,放松后的强烈尿意就立刻压迫过来,挤出已经收缩到大阴唇里的阴道、阴蒂嫩肉,并带出一团团水滋滋的腥臭湿液,也不知是漏出的残尿,还是分泌的白带。就这样,一吞一吐,一吞一吐,一溜一溜新鲜出屄的咸汁酸水不经意间已经滴答滴答的落下了好几大团黏粘的骚液积在胯间的罩杯里,糊上了厚厚一层黄中发白的腥浆,散发出不堪的尿骚味。由于胸罩垫在腿间的关系,薛燕的双腿无法完全闭拢,只能分开一个足够容纳胸罩的开口,没有外力施加援手的阴唇在与体内想要拼命冲出的尿水的对抗中无一毫无胜算,正在战栗着酥软地垂下。

     “妹,你多大啊,年龄挺小吧?”曾菁见薛燕一脸无神的站在自己身边,圆脸上布满了细小的汗珠,涂了粉红色唇膏的双唇微张,双手更是在小腹和大腿上尴尬的乱摸乱搓,像是想要伸到两腿之间一样。是个女生都会知道,用手在大腿上不断的磋磨是女生尿急时标准的缓解尿意的办法,虽然丝毫起不了什么实际作用,但起到的意淫作用却不可忽视,对于在公共场合因内急想要捂裆却不好意思这么干的女生来说,大腿和小腹是她们能想到的最接近尿眼的区域了。不知道是曾菁被今天上午的那泡尿憋昏了头,还是她确实没往深处想,竟以为这女孩是个没怎么干过事的小孩,面对客人不知道该怎么推销,于是把客人晾到一边自己思春去了。所以才有了这句问薛燕年龄的话,想看看这女孩是不是个年轻的嫩手。

     “啊,姐,你说……什么……唔,哎呀”薛燕正苦苦忍在一股尿潮的最狂暴的时刻,偏偏这时,曾菁突然问了一句话,打断了她憋尿的状态,一截金黄色的尿箭立刻射了出来,“噗”的一声打中了胯下的乳罩,将之前凝滞在罩杯中的酸液搅和的更加湿漉漉的,混成了一团夹杂着阴香和尿腥的黄浆。虽然薛燕拼尽全力控制着下体的泄漏,两个雪白雪白的屁股蛋都已经绷直的快抽筋了,可那股憋了太久的尿液还是无法抑制的断断续续的射进罩杯中。“你,没事吧?”“啊……啊没……什么我……20岁”“噢……怪不得”曾菁证明了自己的判断,心中略感得意,但一旁早已被一肚子闷热的尿水折磨得俏脸绯红的小美女薛燕则完全是另一种境地。为了平静自己下体已经完全混乱的排泄系统,她不得不努力的做着深呼吸,可深呼吸时扩张的肺部有不可避免的压迫到薛燕那已承受不起任何外力的膀胱,使得她唯有减少呼吸的时长,用以在吸气后全力忍住射出的鲜热尿汁。而减少呼吸时长直接的后果就是缺氧,使得小美女一张漂亮的肉嘟嘟圆脸涨的通红通红的,当真应了那句传统的形容美女的比喻“像一颗红彤彤的大苹果”,当然也可以比喻成……像一个……灌满女子原尿的圆鼓鼓的大膀胱。

     “妹,你也别在那儿站着,过来给我们讲讲,你看哪个营业员像你这样在一旁傻站,不懂事。”曾菁手中把玩着一条粉色的蕾丝花边小裤衩,一边对薛燕吆喝着。薛小美女哪想挪动半分步子,下面的小洞还在半停半流的滴着臊尿,每走一步都会使她的尿意呈几何级的速度上升,而最终的结果就是在这两个客人面前羞耻的失禁。再加上,那个此刻还躲在更衣间里面偷偷观察着外界状况的被她称作主人的男子此前的警告,自己要是没有达到他的要求在人前丢脸失禁了,回去后一定会有更严酷的“尿刑折磨”等着自己。被一肚子又鼓又胀的炙热小便凌辱得筋疲力尽的薛燕只得被迫坚强的迈开细小的步伐,一点一点的移到曾菁身边,那可爱委屈的模样,比之前在飞机上尿急时为乘客服务的王芳还要性感。“姐,你喜欢……哪一款?”薛燕一边无可奈何的应答,一边将一双玉手在大腿的前、中、后三侧都搓上了好几遍,但尿道深处的膨胀尿欲还是丝毫没有缓解。“诶,你这条底裤怎么卖?”曾菁扬着手中的粉红小内裤问道。“这种风格的你不是有了吗,我觉得还是这个好看。”一直专心致志帮曾菁挑内裤而没说话的何尹发表了自己不同的意见,只见他手中抓了一条浅绿色的黑豹纹三角裤,大拇指更是贪婪地在内裤裆底的布料处摁来摁去,好像巴不得曾菁能立刻穿上这条内裤,将她圆软小穴中骚黄的尿渍和黏滑的爱液全部粘在这条又薄又细的布条上。“去你的何尹,这么风骚的内裤,像我这么高雅又有品位的国际美女怎么可能穿了,俗气、庸俗、土……”曾菁这段故意装逼的回答实在比她选的内裤还要风骚,但说到最后时找不到词说了,略感尴尬。何尹趁机出言讽刺:“嗨呀,亲爱的美女,既然你这么清高,今晚我的那个……就不射给你了,我自己解决算了,你自己也……”“噢不不不,我错了,就选你这条,就选你这条……”看着自己女友风骚入骨的想要爱爱的模样,何尹得意的一笑,一把搂住了曾菁紧致的腰身,单用食、中二指对准美人膀胱的中心,一缓一急的戳了起来。曾菁自从和徐丽霞在学校里一起放了泡急尿后就没再小便,之前没什么尿意还可以无视何尹的骚扰,此刻多多少少在小腹里又煨了一小包热乎乎的尿汤,被按了之后立刻难受不已,柔软的尿道可爱的一紧,几滴残留在水道中的咸尿立刻被挤出,带动着阴鲍本能蠕动起来。由于曾菁穿的是长筒丝袜,又没有内裤,几滴混合着尿香的分泌物竟滴答一声淌到了地上。曾菁大窘的同时,立刻想用高跟鞋踩住地上的那团黏腻的粘液,但下脚时才意识到高跟鞋是中空的,踩不瓷实,连忙让何尹用他的运动鞋去踩。其实一旁的薛燕正忙着去死憋一股新来的尿意的高潮,哪有什么精力去注意从曾菁逼缝中漏出的骚水?不过,不远处的那个更衣间微微打开的黝黑门缝中,一双饱含欲望的眼睛正死死盯着羞窘的曾菁,以及地面上那团飘着尿骚味的腥黄女液。

     曾菁本想让何尹帮着踩住自己流出的污迹,但害羞之际用力过猛,何尹又没准备,被她拉的直接一跤摔在地上,不偏不倚,刚好一嘴巴砸在地上的那团脏液上。如果不是何尹危险之时反应灵敏,双手勉强撑了一下地,估计得掉上两颗门牙。若是在平时,别说曾菁残尿和爱液的混合骚水,就算是粘在美人内裤上的陈旧尿垢,何尹也会如品佳肴美馔一般,里里外外尝个透彻。偏偏这次是摔在地上,何尹只觉嘴唇碰到了一团黏糊糊的稠汁,还散发着不浓不淡的腥臭味。何尹哪还能闻出这是自己平常最喜欢的气味,只以为是谁吐得一口浓痰,恶心的他连连作呕。看样子,男人些喜欢女人家下面的气味多半主要有心理作用。何尹也来不及怪曾菁鲁莽,对着憋得死去活来的薛燕大嚷道:“我操……这什么恶心玩意,你们这卫生,他妈有没人……”

     正在气头上的何尹突然收嘴不骂了,不为别的,就因为他看到了小美女薛燕一直想要隐藏在下体的秘密!何尹这一跤摔得挺值,薛燕裙下羞人的春光立马显露无遗。黑色的丁字裤还勉强将重叠在一起的粉红色黑点豹纹奶罩的罩杯兜在薛燕湿热的胯下,但由于美女的移动和大腿的拉扯,丁字裤的那条细小布带已经不是刚好卡在两个罩杯中间的位置,而是已然位移到罩杯的左侧,于是,右侧大半块罩杯几乎悬吊在半空中,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此前,薛燕漏出的小便虽然断断续续,但漏出的总量实在不少,尿水慢慢汇集在罩杯中间最外凸的部分,很快就将淫媚的尿水骚气浸入了罩杯之中。到了现在,尿水越积越多,也就逐渐透过两层罩杯的保护,浸湿到罩杯的外侧来了,染出了一片艳黄的尿色。又由于罩杯的位移,罩杯最外凸的中部已经基本上展现在了何尹的面前,粉红色的布料上,全然是一大片水淋淋的浓黄!何尹看到这幅情景,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但看着薛燕小腹凸起,浑身战栗的样子,知道这个小美女至少想要小便了,而且似乎已经漏出了不少,也懒得深究那个疯狂刺激他欲望的胸罩被卡在胯间的缘由,当着女友的面,把持不住的开始视奸起薛燕来。曾菁见男友摔倒,慌忙去扶,却听见他大骂自己的蜜液,说自己的蜜液恶心难闻,顿时不满起来。虽然明知道男友在地上碰到一团不知从哪里来的污液一定会反感,但想起他平常甚至还喜欢品尝自己小便的模样就觉得这反差实在太大,心里不满至极,也就懒得扶他。

     一旁的薛燕夹屄收腹,竟然硬生生的再次切断尿流,将失禁的艳景继续向后延迟。勉勉强强定住心神后,薛燕终于反应过来,要想尿尿就必须赶紧送走这对“瘟神”,否则这两人不走,主人不允许入厕,自己必定尿湿一地!有了思想上伟大的政治觉悟后,薛燕将毕生的精力转移到自己的膀胱防线上,艰难地向曾菁挪去。几乎看得快发愣的何尹总算回过了神来,赶忙爬起身来,慌张的撤开自己的视线。

     刚才何尹在视觉上冒犯薛燕的那一幕无论是薛燕本人还是曾菁都没有注意到,可何尹也不会想到,就在身后不远处那道狭小的门缝内,一双阴鸷的瞳仁正向他喷射出炙人的怒焰,那种因自己的女人受到羞辱而变得狂暴的怒焰,似乎要将何尹生生的五内俱焚一般。  

     滚烫的尿液似乎在肚子里颠簸了几个世纪后,薛燕勉强来到了曾菁和何尹面前,双手痛苦的紧攥裙摆,颤抖地说道:“帅哥不好意哈,这儿我马上叫人来打理干净,真的抱歉。那个,姐,其实我觉得你穿这两条都……挺好看,你可以都买下嘛。那条粉红色的蕾丝还是冰丝提花的,吸汗透气功能特好,穿起来很……舒服。”“嗯,倒也是,那就都买吧。”曾菁刚才虚惊一场,有些慌乱,所以顺着薛燕的话说了下去,但似乎的确挺喜欢手中的内裤,将裤腰扯了扯,又拧了拧裆部的布料。何尹一来本身收入不菲,二来更是看到了薛燕裙底的春色,阳气狂流,不仅没心思去阻止曾菁连买两条内裤,更是通过给曾菁推荐胸罩来延长视奸薛燕的时间:“美女,你看,这款黄色的条纹罩子怎么样?”曾菁一看,确实又有些心动,这是一款明黄底色缀有黄绿紫三色交错条纹的青春风文胸,还具有聚拢上托功能,既实用又可爱。薛燕简直是眼泪花直往下滚,刚刚看到送走了这两个瘟神的曙光,偏偏还要选胸罩,要了人的命啊!薛燕已经无法再保持一个销售员应该有的基本端庄形象了,除了屁股像是被什么扯着一样不停地向后翘,小腿更是肌肉颤抖起来,呼吸也便变得急促而紊乱,漂亮的连衣裙正面被她的想要去捂裆部的双手捏出了无数条褶皱。

     曾有妹子名言:人在膀胱充盈的情况下思维会非常敏捷。虽然这一论调极为反常规,但不偏不倚,偏偏薛燕在这时撞大运应证了这个理论。美女的膀胱急中生智,帮薛燕想出了一个脱困的方法。于是薛燕悄悄凑到曾菁耳边道:“姐,我们今天确实没有F罩的备货,要不我给你预留一下,你隔天再来取?”薛燕卖内衣,阅胸无数,一眼就看出了曾菁那破E冲F的胸部尺度,所以趁此从侧面捧了曾菁的胸部一把。曾菁一听,自然得意,也不过问商店缺货的问题,本能的一挺双峰,骄傲的提了提肩带。可没想到一挺胸一收腹,曾菁立刻觉得小腹一阵酸胀,看样子尿意又起来了,这一回已经超过了自己平常憋尿时膀胱的感觉了,如若再不小便,自己又要做出失态的憋尿动作了。

     “妹,给我推荐推荐,你们这有什么新品没?”一个显得成熟的女人边说便走了进来。“诶,这不是孙小歌的妈妈吗,今天还真有缘啊,又碰见你了”曾菁眼睛一亮,发现进来的这个成熟美艳的女人恰是徐丽霞,只得夹住一泡热滚滚的臊尿赶忙上前打招呼,何尹见是曾菁学生的家长也停止了和女友讨论内衣话题,上前寒暄。徐丽霞反而这时尴尬起来,两月前她前往日本被脑波控制仪控制住时就穿的是一条翠绿色的小女孩内裤,当时被吕风拿来嘲讽了一番,至今还被吕风喷了扎耶洛夫试剂后放在自己枕边。所以,徐丽霞其实是有少女情节的,本人也喜欢买那种25岁以下的小女孩爱穿的性感暴露内裤,所以BODY POPS也就成了她的首选。但毕竟,一个35岁的女人喜欢这种青春性感内裤,确实有些羞人,所以被曾菁和男友发现后,窘得一脸绯红飘至了耳根。曾菁眼明心快,立刻看出端倪,却只能在心里偷乐,好色的何尹则看到徐丽霞娇羞的模样则有些难以自制,悄悄伸手捏了捏曾菁的侧腹。

     这一捏可不得了,何尹暗中发力,曾菁毫无准备,只觉肚子里一阵火辣,膀胱之前积聚了许久的尿意立时迸发,微圆的小腹一下突了出来!曾菁雪白的足趾顿时猛扣高跟鞋的鞋底,双腿性感的一拧,圆鼓鼓的阴户就开始张开了小嘴。曾菁顾不得形象,急欲冲向厕所,当真失态的一把推开身边的何尹,冲向女厕,由于过于匆忙,肩膀也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徐丽霞的肩头,徐丽霞同样没有准备,重心立刻不稳,被水晶薄丝袜包裹的肉足顿时从海蓝色尖头酒杯细高跟里脱落出来,花容失色的连连后退几步,刚好再度撞到了身后的薛燕。

     薛燕其实也已经看到了事故的发生,可惜满肚子的热尿减缓了她的动作,没能躲过徐丽霞的冲击。加之徐美人身材丰满,体重更重,20岁的娇小薛燕怎能敌过丽霞姐?这一撞合了曾菁与徐丽霞的二人之力,势不可挡,薛燕当场摔了个四脚朝天!可徐丽霞的后退时趋势还没有被阻止,连着两步向后倒退,软乎乎的肉丝右足刚刚好踩在薛燕身上。这一踩,徐丽霞重心更是紊乱,整个人直接向后倒去,完全是脑袋触地的架势!就在徐丽霞吓得俏脸雪白的紧急关头,下落的势头猛地一止,徐丽霞只觉上身一软,跌在了什么人的怀里。徐丽霞媚目一翻,竟发现是何尹紧紧搂住了自己,顿时在心底又是感激又是羞窘,一时僵在了那里。何尹见曾菁突然甩开自己跑走,正起身去追,却发现徐丽霞倒了下来,何尹本能的用手一搂,正好将美人搂了个满怀。温香软玉在抱,阵阵女香袭人,何尹被熏得心花怒放,阳物挺立,不仅没有松开徐丽霞,反倒手上加劲将徐美人抱得更紧,徐丽霞那丰满的肉体也完全被禁锢在了何尹的怀抱中。徐丽霞心头羞急交加,但眼前这男子着实英俊,自己盯着他一看,不仅意乱神迷,一时竟没有想要挣脱他的怀抱。一丝秀发撩过何尹的面颊,显露出鹅黄色打底衬衣下雪白的肌肤以及肥乳上方 粉嫩的胸脯,发香与体香同时袭来,更是使得何尹抱的飘飘然不知所以。

     但是一阵淫媚的水声却还是将二人间这暧昧的场景给彻底打破,由于日本的经历对女子小便时的异样水声格外敏感的徐丽霞顿时醒悟过来,连忙挣脱还在发痴的何尹的色抱,准备站起身来,却觉得右脚足感不硬不软,踩起来十分紧实。疑惑间低头一看,差点让她叫出声来。原来刚才徐丽霞的那一脚刚刚好踩在了薛燕的小腹之上,纤美的足趾尖更是直接下插的踩到了薛燕的小肚子里,将那个本来因为大量尿液而充盈的小腹直接踩的下凹下去!亏得之前徐丽霞在后退时掉了高跟,否则这一脚下去,薛燕那膀胱?……

     事发突然,当徐丽霞踩到薛燕肚子时,薛燕起初还觉得小腹灼痛,后来便是一股如同炸弹爆炸般的尿意从体内冲出,小肚子随即一阵胀痛就没了知觉,膀胱虽然还本能的尝试着向外扩了一扩,就也随之崩溃了。薛燕的一张圆脸在这一踩之下顿时双目突出,小嘴圆张,娇息骤停,四肢向上娇艳的挣扎挥舞了几下,就全部瘫软下去了。

     一股炙热的昏黄尿汁顿时充满了整个胯间的豹纹罩杯,并迅速从罩杯的边缘溢了出来,大股大股的淌在了地上。尿水冲破阻隔后,徐丽霞此刻还被何尹搂在怀里意淫,水晶薄丝足此刻也没有离开薛燕的腹部,导致尿液的射出变得极为猛烈,强有力的尿柱直接刺穿了胸罩的阻挡,无视黑色丁字裤那细细裆带的哀求,杂乱的飞溅出粉红连衣裙外,片刻间就激起了一大滩香气浓骚的尿迹。在尿流的击打下,本就歪斜的卡在内裤里的胸罩终于支持到了极限,罩杯在酸汁咸液的润滑下轻轻一溜,滑了出来,又在喷射而出黄尿“噗噗”击打下,几个滚滚了出来,满身污黄尿痕的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下子,何尹和已经因为薛燕排尿的不雅声音而警觉过来的徐丽霞都看到了这令人羞耻的一幕。

     徐丽霞上一次排尿正是在学校里和曾菁一起解决问题,虽然在这期间没怎么饮水,但徐娘半老的膀胱还是在不少尿液的汇集下开始明显地变胀变硬,撒尿的需求这时也已经比较迫切了。现在,看到自己竟然踩到了一个女子的小腹上,而那个女子竟被自己直接踩到失禁,阵阵黄色的臊浪直扑自己还踩在地面上的左足,吓得徐丽霞私处一紧,尿道口一阵酸麻,随即赶紧撤足离开,却也沾上了几滴薛燕的尿液。

     徐丽霞一撤脚,腹部的压力瞬间变轻,那鼓鼓的小腹又立刻弹了起来,正在浇淋胸罩的尿流也逐渐变缓下来。薛燕双目无神,痴痴的放着尿,淫靡的水声将四周内衣柜台的漂亮营业员全部吸引了过来。至于那个奶罩,现已完全被尿液泡透,软绵绵的躺在尿泊里,将飘来的白色尿沫反荡出一圈圈涟漪,而薛燕双腿上的白色长筒袜,大腿内侧的部分满是一片湿黄不说,就连套着粉红色软底鞋的玉足也没能幸免,被自己的尿水浸湿,耻痕一路蔓延到小腿位置,弥漫出极为浓稠的女子尿腥味。

     曾菁刚才急急冲向女厕,没有注意到薛燕的失禁。商场里的厕所是有标记的,曾菁也很快找到了女厕的方位,大迈步跑了过去。但跑得越快,尿急的感觉就越强烈,竟已有不少淡黄的女尿顺着曾菁漂亮的美腿溜着弯的流了下来,在路上画出一条点点滴滴的耻迹。好不容易冲进了隔间,裙下的漏尿已经开始变滴为淌了。好在只有长筒袜,又没内裤,曾菁慌忙的把裙子一撩,还没蹲下去,一股淡淡的微黄小便就大量射进了便器之中。银河飞缀珠玉落,有力的鲜尿硬生生的砸在便器中,无数大点小点的尿珠也纷纷弹飞起来,溅湿在曾菁性感的粉红丝袜上,染出一块块淫黄的羞涩尿斑。

     由于尿得急,小便冲出的力道非常大。曾菁一边又羞又爽的尿尿,一边还想要恢复成女人撒尿时那更加古典的蹲姿。可是刚想下蹲,阴道的朝向因为翘臀的下落而开始向前,黄色的骚气尿柱立刻向前喷出,离开了便器的范围,直接将一地圣水从厕门的的门缝处尿了出去。曾菁赶忙重新立正,窘迫的拼命分开双腿,力争站着将阴户对准便器,十分无奈的站着排泄起来。站着排尿终究非女子所长,时间一长,尿到爽处,双腿就开始不由自主的打颤,一张绝美的俏脸也因为喘息不畅而涨得通红,终于膝盖一软,娇躯一扭,还在喷尿的阴户顿时乱射飞溅,在粉红色的长筒袜上撒出一缕缕淡淡的尿痕。

     当曾菁一脸疲态的走出厕所时,刚好遇上夹着美腿,扭着肥胯急欲放尿的徐丽霞,两人在女厕门口再此险些撞在一起,不由得各自都是尴尬的点了点头,就赶紧跑了。

     这时,薛燕已经不知何时溜掉了,只留下地面上那一汪水光淫艳的耻尿。何尹虽然也很想多看看薛燕小美女漏出的香骚小便,但也担心曾菁,于是依依不舍得向女厕赶去。尿迹的四周就此围满了一大圈女营业员,对着那羞人的痕迹嬉笑怒骂……

     没有人注意到, BODY POPS更衣室微掩的门缝处,那道冷峻的目光始终不动声色的注视着这里发生的一切情形。“何尹是吗,你居然去看我的女奴的私处,还看到了她失禁,这实在让我很不爽。可没办法,既然你都看了,想必我也只得从你那骚蹄子的身上看回来了。这妞倒还真是个有味道的女人,想必失禁时的样子会非常性感……”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露出了一张年轻而又无比英俊的面孔……

     赫然正是萧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