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禁(十四)路漫漫

小晴现在十分郁闷。今天她可以说是诸事不顺。

本来打算今天出来跟自己喜欢的男孩子拉近些距离,可是……那个男孩子却抛下了她去找另一个女孩子,还跟她有说有笑的。

小晴不是不知道小枫有点喜欢沫儿,但是她一直觉得这俩人不会有结果。沫儿是校花大小姐,很多优秀的人追她,而且她的圈子离她们也有点远,沫儿平时又很少参加班级活动,在大学里班级的概念本身就很薄弱,两人根本没什么交集。

可是今天不一样了,这次的活动是户外部组织的,自愿报名。参加爬山的这些人就没有跟沫儿熟的,她能来肯定是为了小枫。加上刚刚小枫着急的脱离队伍去找她,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回来,小晴心里更火大了。

而且不顺的事还不止这些,她早晨有点吃咸了,一路上喝了不少水,此时已经感觉有些憋了。
而面前的女厕所大排长龙不说,还是个旱厕,夏天苍蝇乱飞,看着就不想进去。

这时,小枫说了一句:“大家有没有想上厕所的?快一点哈,我们在这里休息十分钟。”

十分钟?按眼前女厕的队伍长度,十分钟可不一定能排上。

“上个厕所,哪用得了十分钟。”旁边的一个男生大大咧咧的说,小晴恨不得直接呛他一句。

这个时候小晴有点犹豫。她旁边的文文和欣雪其实也有点想去厕所,不过两人没像她那样喝了那么多水,加上天气热出汗多,都不太急,加上队伍的长度,也就没有去的打算。

正在小晴犹豫的功夫,上厕所的几个男生都回来了,队伍也就接着出发了。小晴只好咬咬牙跟上。

沫儿这会又落在了队伍后面,一路上也不是没人找她搭话,但她都是随意敷衍了过去,她此时正在发愁任务的问题,而且膀胱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沫儿看了一眼表,现在才十点多,接下来这八个小时怎么熬啊,她的小肚子已经鼓起来了一块,好在连衣裙比较宽松,看起来还不算明显,只是因为强烈的尿意和腿上的袋子,她走路的姿势已经有点走样了,这一幕被小枫看在眼里,心中暗喜。

小枫回头的动作被他旁边的小晴看在眼里,她也好奇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他在看沫儿,顿时不自觉的鼓起了脸。不过她也觉察到今天的沫儿有点奇怪,按平日里她的性格,现在怎么也不能落单,而且走路的姿势也比较奇怪。

该不会……她也在憋尿,而且快忍不住了?小晴回忆了一下,在上大巴车之前还是有厕所的,那个时候……貌似沫儿就没去。

那刚刚她消失,是不是因为去找厕所,然后没找到?小晴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正确,毕竟沫儿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根本没必要上山,在车上休息就行了。但如果是憋尿的话,山下的厕所坏了,只能跟着大家上山找,而且这种事情确实比较难以启齿,特别是跟男生说。

想到这里,小晴倒是希望她再多憋一会,别再过来勾搭小枫。不过,自己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啊,小晴已经感觉自己的尿道口传来了酸酸的感觉,她集中精神保持着平时的走路姿势。

此时沫儿也看到了膀胱体操这个任务的内容,简单来说就是通过挤压膀胱让尿液流回到袋子里,然后再由装置中的压力设施把尿灌回去,这样反复四次。她不禁在心里叫苦,这个任务的制定者还真会折磨人。

而且她现在正在爬山,根本也不方便按压小腹。不过沫儿很快的想到了一个办法,她从一步上一个台阶变成上两个台阶,在上台阶的时候用大腿压迫膀胱。

“唔……”刚一尝试,强烈的尿意就让沫儿忍不住哼了出来,她感觉尿道口一阵抽搐,一股热流顺着管子流到了绑在大腿上的袋子里。液体流出,没有正常排尿的舒畅,而是一种混杂着尿意的羞耻又奇妙的感觉,好像她在大厅广众之下失禁了一样。

过了一会,沫儿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有点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挤压膀胱时那种酸胀的感觉,以及尿液通过尿道时那种触电般的感觉。

时间一点点流逝,当沫儿痛并快乐着的时候,前面几个女生的情况也越来越不容乐观。最严重的就是小晴了,虽然她表面上还保持最初的样子和大家谈笑着,但是实际上她的状态已经很不好了,下体越来越酸胀,感觉一不小心就会尿出来。而文文和欣雪也感觉到了膀胱的负担,欣雪倒是还好,文文就有些难忍了,她是个娇小的女生,同样膀胱也比较娇小,而且缺乏忍耐的练习,此时走路的动作已经有些走样了,脸上的表情也显出了痛苦。

小晴又回头看了一眼沫儿,发现她出了好多汗,看来已经憋得很辛苦了。但是她自己也快要不行了,于是对旁边的小枫说:“班长大人,我们几个都有点累了,而且时间不早了,你看……”

小枫拿着手机好像在看什么,顿了一下才说:“那好,大家在附近自由活动一下,选个地方,咱们一会野餐。”

小晴三人松了口气,赶紧去找厕所,但她们不知道,这个半山腰是小枫特地选的,根本没有厕所。小枫微微一笑,其实他是有准备的,刚刚在其他人上厕所的时候他买了一个纸质的简易厕所,毕竟他也有点怕沫儿或者其他的女孩子因为这种原因当众出丑。

这个时候,他突然看见沫儿躲进了一个小帐篷里。

沫儿躲进帐篷里主要是因为膀胱体操的任务时间快到了,她得把剩下的尿液灌回膀胱里去,还得把这个东西拿出来。说实在话,沫儿心里有些没底,此时自己的膀胱胀痛得厉害,尿道口一缩一缩的,不知接下来该这么憋下去。

沫儿侧对着帐篷坐了下来,选了一个对自己来说比较舒服的姿势。此时,沫儿的小腹已经鼓起了一大块,沫儿忍受着越来越强烈的尿意,慢慢的把尿袋里满满装着的尿液挤回来。

眼前的美丽少女侧躺着,春光外泄,顶着隆起的小腹往自己体内灌尿,同时发出好听的呻吟声。

却不知这个动作被门外的小枫看得一清二楚,他开始一愣,随后查看了一眼手机上的APP,然后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小枫算是尿恋的资深爱好者,和寻梦APP的创建也有一点关系,前几天是他打算测试一下任务系统,随便发布的任务。任务限定了时间地点以及年龄段,本来以为不会有人接的,结果真有人接了任务。不过小枫也没多想,毕竟这座山很大,每天的游客也不少。可他不傻,看到眼前的一幕,可不会把这当成一个巧合。联系他发布的任务内容,沫儿今天一切奇怪的行为都有了解释。

小枫看着沫儿在帐篷里痛苦的扭动着身子,感觉自己起了反应,不过他没有被色欲冲昏头脑,而是有些关心和责备。

无论是为了钱还是为了爱好,一个未经世事的女生,冒冒失失的接这种时间地点都确定的任务实在太危险了。

他用手机录了一段视频,然后打开帐篷冲了进去。沫儿此时正沉浸在膀胱的痛苦和快感之中,看到一个男人进来,还拿着手机好像在录像,顿时慌了神。

看着眼前惊讶狼狈的沫儿,他一下子有种奇怪的感觉,眼前的这个女孩不再像以前那样女神般优雅完美,他不再感觉到那种害羞和压迫感,而是更像和别人相处时的那种感觉。小枫,起了玩心,他打算吓吓沫儿,让她知道不能随便接这种任务。

小枫顺手把帐篷的帘子拉上,沫儿此时惊恐的扭动身子,挡住自己外泄的春光,顺便向帐篷的角落里躲。

他晃了晃手机,对着沫儿说:“我都录下来了哦。虎喵酱真努力呢。”

“啊……啊……不要啊……”沫儿看到手机里自己的灌尿演出,急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然后沫儿反应过来,虎喵是自己在寻梦APP上的昵称。

“你是……任务发布者,等等……小枫?!是你。”小枫走近了一步,这时,在应激状态下的沫儿终于清醒了一点,认出了小枫。

“你……你……我……”这是小枫第一次看到了慌乱中的沫儿,平常的沫儿总是平静大方,又古灵精怪,小枫在这一刻感觉有些心动,不过他清楚,自己必须趁着沫儿混乱的时候抢夺主动权。

“沫儿。”

“啊?!”

“任务继续。而且……作为你暴露身份的惩罚,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做,我会把视频发到网上去。”小枫故意用一种平静而冷硬的口吻说。

“什……什么”沫儿瞬间被镇住了,惊讶的看着小枫。

“现在,在这里憋好了,等我回来。”小枫用不容置疑的命令语气说。

然后,小枫径直离开了帐篷。

这个时候,小晴三人已经把营帐附近找了个遍,然后得到了一个绝望的消息,离她们最近的厕所就是她们上午路过的那个。

“怎么办啊小晴,我快要漏出来了”。附近没有人,文文已经不顾自己形象夹紧了大腿,就差捂住尿道口了。

小晴的情况其实要更糟糕一些,她半蹲着,用拳头抵着尿道口。实际上她刚刚已经流出来了一点,好在及时憋了回去,现在正专心致志的憋尿,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此时,唯一处境好一点的欣雪露出了惊喜的表情,“班长发消息告诉我们有办法。”

小枫给他们找了个帐篷,把简易厕所搭起来了,可问题也随之出现,盛装尿液的容器太小了。实际上,处于某种目的,小枫换掉了原本附带的那个大容量袋子,换成了现在的小容量版。

只有七百毫升啊……小晴皱皱眉。

“那,一人尿三分之一吧。”这样三个人都能多坚持一会,小晴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厕所,她现在多希望能一口气顺顺畅畅的释放啊,但是也只能这样了。

推让了一会,决定由文文先来,她实在是太急了,顾不得害羞,当着边上两个人的面坐上去就释放了。哗哗的水声刺激着小晴和欣雪,两个少女都痛苦的弯下腰堵住出水口。

文文尿了好几秒,才在手的帮助下痛苦的勉强停住,被半途中断尿尿的痛苦让她很不适。

此时,容器里一小半的空间已经满了。文文不好意思的笑着,让开了位置。

之后是欣雪,她天生膀胱就大,虽然比这两位轻松一点,但是情况也很紧急,她只尿了一两秒就停住了。

晴雪被扶上来,此时她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的尿流了,不过残忍的是,容器也只剩下四分之一的空间。她只释放了一点点,容器就满了,而她根本无法控制尿液的喷涌而出。好在,文文带来了一些日用型的卫生巾,勉强让晴雪控制住了自己的尿流,没有弄脏帐篷丢人。

三人拖着依旧沉重的负担离开了帐篷,把容器留在了这里。过了一会,小枫走了进来,把
帐篷里的一个帆布掀开,露出了里面的一个少女。

正是沫儿。

小枫找的帐篷就是她在的这个。威胁了她不许出声之后,小枫就把三女招过来上厕所了。

刚刚三女上厕所的时候,沫儿一直在角落里看着她们,刚刚对她来讲这实在是太痛苦了,看着别人在自己眼前释放,自己却只能无尽的忍耐。

此时沫儿像只小兔子一样的瑟缩着,双手死死的捂住下体,不断的发出轻声的呻吟,若不是刚刚三女的注意力都在自己告急的膀胱上,沫儿早就被发现了。

沫儿注意到了小枫的到来,用祈求的目光看着他,希望他能让自己释放。

小枫微微一笑。

“你的惩罚到了,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喝下那边容器里的尿液,憋到晚上六点。第二个,把它们灌进膀胱里。”

“什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