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禁(十五)煎熬

————————————

今天是三月三十一日,训练057号的第33天。

早上。我被下体处的震动和越来越强烈的尿意唤醒。

过了一会,我解决了一下欲望,带着依旧强烈的尿意走出房间。

早饭又是牛奶和薯片。我勉强把它们吃光,匆匆赶往排尿房。

刷卡之后,我发现本月的排尿次数已经不够了。

失算了。

因为前段时间老板发怒,我本月的次数被扣了一次。

而我却忘了更改计划,这下惨了。
————————————

希尔合上日记,叹了口气,以最不压迫膀胱的方式慢慢起身。

此时距离她上一次排尿已经过了三十几个小时。

正常来讲,如果科学的计划,即使排尿次数减少一次,每月十六次也应该是够用的。

只是大概两天尿一次而已,她还是能忍受住的。毕竟她从小接受了严格的训练,只是会憋得更辛苦一些。

但是现在,她要拖着满满的膀胱,再憋上至少24个小时。

“唔……”希尔慢慢穿上教练服,紧身的服装把小腹缓缓压平。她咬牙绷紧下体的肌肉,抵抗尿流的冲击。

她有些慌乱。

自从成为训练师之后,她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极限憋尿的感觉了。也因此,她的憋尿能力不比以往。

不过此刻她没有选择了。必须撑过去。

希尔慢慢向训练室走去,路上遇到了不少穿着紧身训练服的少女,她们走路大都有些不自然。

希尔清楚,月底对大部分训练师来讲都很难熬。特别是那些业绩不行的训练师,以及……像自己这样因为尿奴犯错被惩罚的训练师。

五分钟后,训练室的门前。

希尔身子半蹲,双腿紧紧的扭在一起。

刚刚路上,她遇到了几个同事。对方看见她的模样,颇有些幸灾乐祸,假惺惺的来关心她,临走时还狠狠的揉了一下她的小腹。

希尔咬了咬牙,她算是基地的新人,平时的业绩非常优秀,加上比赛里不留情面,得罪了这几个老人。

但是老板比较看好她,所以她们也不敢怎么样。但是因为前段时间的那件事……老板也……

想到这里,她心情非常不好。说起来,这些事都是因为057而起。

她深吸了口气,推开门。

决定今天好好“款待”一下057号。

此时,057号,名叫徐萌萌的少女,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危险,依旧沉浸在睡梦中。

在梦里,她是帝国最强大的灵术师,地位超然,万人敬仰。

然而她的妹妹小雪却被魔王抓走。

事情紧急,她来不及集结队伍,孤身潜入了魔王的巢穴。

没想到刚刚降临的魔王,竟然在巢穴中布下了天罗地网。

因为施展灵术需要向膀胱中注入尿液,等到她突破重重障碍来到魔王面前的时候,膀胱已经濒临失禁,只能释放一个灵术了。

魔王端坐在长椅上,他是一个英俊的中年人,微笑的看着她。旁边则是她的妹妹,小雪。

此时的小雪全身赤裸,小腹处隆起了一个惊人的弧度。她被触手缠绕着,触手还在她的下体的和乳孔不断的进出。

她禁闭双眼,面色潮红,呻吟的声音已经变得微不可闻,像一个被玩坏的玩偶。

看到这一幕的萌萌感觉一股热血冲向大脑。她没有用最后一个灵术回城,而是向魔王发起了攻击。

没有效果。

她被魔王变出的触手轻易的抓了起来。一个小小的触手第一时间钻进了她的尿道,伴随着一股火辣辣的剧痛,封住了她的灵能力。

随后,她感觉到愈来愈强烈的尿意。触手似乎在向她的膀胱里灌输着液体。她看着自己的小腹慢慢的隆起。

随后,乳房处,一阵剧烈的刺激传来,她挣扎着,发现两个触手已经开始慢慢钻进她的乳孔。

“不要啊……”萌萌大叫着,眼前的景象破碎,但是身上的痛苦却没有停止。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

“你终于醒了啊,大小姐。”一个带着丝丝怒意的声音在萌萌耳边响起。

“唔……啊……”乳房的刺激愈发尖锐了起来,尿意也愈发急迫。

萌萌的意识逐渐清晰,也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啊……教练……我错了……啊……求您关上。”萌萌哀求着说。

“不许叫,好好忍着。”希尔没好气的说。她此时

“唔……是……057知道了……唔啊……”萌萌此时已经完全没有反抗的想法,只好紧闭上嘴,默默忍受着乳头处的刺激和越来越强烈的尿意。

希尔看在眼里,气稍微消了一点。经过前段时间那件事之后,057被她好好惩治了,终于开始变得顺从了起来。

看来是时候进行下一步调教了。

希尔一边扶着水袋,一边把遥控器的档位调小了一档。

过了一会,一袋(300ml)的液体已经完全灌入了萌萌膀胱里。

“这可不是在你家里,想睡就睡。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就不是这么轻的处罚了。”希尔平静的说。

“是……谢谢教练。”萌萌嗫嚅着说。话出口的时候,她自己都有些惊讶。

自己竟然自然而然的说出了这样的话。居然向这个一直调教惩罚自己的人道谢。

随后,她看到教练的脸色柔和了起来。心中莫名的一松。

乳头处的刺激也终止了下来。

这样……其实也没什么嘛,还能少受点苦。不知不觉间,萌萌的心态已经发生了改变。

“好了。开始今天的晨练吧。”希尔对萌萌笑笑,满意的看着萌萌的表情变得惊恐。

“忍住,不许漏出来”希尔一边缓缓的拔出萌萌尿道里的导尿管,一边警告道。

萌萌不想尝试没有做到命令的惩罚,所以全神贯注的盯着希尔的手,在尿管从下体拔出的一瞬间,用力绷紧了尿道处的肌肉。

“唔……”强烈的尿意,加上回憋的痛苦让萌萌哼出了声。只有一点尿液随着尿管顺了出来。

希尔满意的点了点头,示意萌萌起身。

看着萌萌挺着鼓鼓的小腹小心的起身,希尔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早上的经历。此时她的状况实际上也很糟糕。

刚刚给萌萌灌水时,听着咕咚咕咚的水声,她便差点尿了出来,此时还不好当着萌萌的面表露出自己正在憋尿的样子,不能夹腿也不能捂住,只好硬生生的挺着。

希尔咬着牙,递给了萌萌一个纸尿裤,让她穿在下体处。

“晨练的规矩给你说一遍。你穿着这个纸尿裤,达到训练的要求,并且纸尿裤没有透过,你就不用受罚。”

“是,教练。”萌萌心里有些发怵。

之前的晨练,都是塞尿道塞的情况下进行的。虽然后面的动作她几乎时时刻刻在失禁,感觉膀胱要被炸开了,但是被堵的严严实实的,没有受罚的危险。

现在则不同了,她清楚教练不会那么好心,纸尿裤不会有太多的容量。

而且她看不到纸尿裤的情况,只好在晨练的从头到尾都尽全力忍尿。

毕竟,教练的惩罚,她真的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

————————

老板坐在监控面前。

他微笑着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画面里,有在跑步机上艰难的跑动的萌萌,以及后面在萌萌视觉死角里捂着下体到抽冷气的希尔。

他慢条斯理的用筷子夹起薯片,放到嘴里。

咔哧咔哧的声音响起。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惊恐到变调的声音。

“老板,我们没找到她。”

“也就是说,你们丢掉了那份资料。并且……丢掉了唯一的线索是嘛?”老板玩弄着手中的筷子,笑容满面。

这一次,房间寂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出现了牙齿打颤的声音。

老板放下筷子,从椅子上站去了,穿过跪在,或者说瘫倒在地面上的三个男人,走到门口。

都杀了吧。

是,老板。

三声枪响之后,老板回到了房间。

计划的第二部分进展顺利。

不过,再提前一点也好,毕竟他已经露头了。

“准备飞机,另外,把小雪带到岛上来。”

“是,老板。”

“对了还有,让詹台泽,高明,王岳峰,三个人退火。”

“是,老板。东方华怎么处理?”

“我开始讨厌吃薯片了,让他死吧。”

“是,老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