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女生的尿恋调教(八)

前情回顾:曼琳没有通过子豪的测试,未能取下尿道锁,而在测试时被梦迪发现了异样过来询问。
曼琳正要反驳子豪所说的话,梦迪已经走到了近前:“怎么了曼琳,我听你刚刚发出的声音不太对劲,而且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啊,是不是子豪欺负你了?”说着又凶狠的瞪向子豪,好像真的是为了给曼琳打抱不平而来。
“你这话是怎么说的,我就是那种欺负女生的人么?我也是看她不太舒服才过来看看需不需要帮忙。”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这种事我只听曼琳说的真相。”
“好啊,那你问她吧,反正她也没什么把柄在我手上,她说的不会有假。”子豪故意的在把柄上加重了语气。
“梦迪你错怪子豪了,他确实是看我不舒服才来问问我情况的。”曼琳并没有将子豪的所作所为说出来,不是因为子豪给她传递的威胁,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当前自己的状态实在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虽然梦迪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表面上却装出从疑惑到羞愧的样子,对子豪说到:
对不起,我还以为你。。。以为你在欺负她呢,从上次去你家玩就感觉你一直在欺负曼琳。是我太异想天开了,真是对不起。”
曼琳这个时候多么想对梦迪说出真相,我就是被欺负,被折磨,但是自己的状态以及那耻人的尿道锁,让她实在张不开嘴。
“没关系,都是同学理应互相帮助的,你也是好心嘛,这点小误会说开了就好了。怪不得曼琳一直对你青睐有加,还一直说想像上次一样几个人一起玩呢,这样吧,我们这周末还来我家一起玩,就当是你给我赔罪了,不许推脱。”
“好好好,不管周末有什么事我一定推了,就这么说定了。”
这一下可苦了曼琳,由于自己的耻态自己实在不好意思对这个提议进行反驳,而且自己有把柄在子豪手里想不去肯定也不行。虽说有梦迪在子豪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但是一想到自己要当着梦迪的面做一些羞羞的事情,自己就羞红了脸。
正在思索间,突然一只手伸进了曼琳的两腿之间,有了之前的教训,曼琳忍住了自己大叫的冲动,迅速加紧了双腿。想都不用想,这一定是子豪的手伸进来揩油。却不想还没等曼琳说话,一丝微弱的声音伴随着温热的气流刺激着曼琳的耳廓:
“刚刚自己玩的这么嗨,不知道自己弄了一身尿吧,好心帮你清理你还用腿夹我手。”
  “不用你,我自己能来,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你个伪君子,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占我便宜。”
  “好啊,那你自己你弄吧,以后尿也自己尿,尿道锁也自己取,千万不要来烦我。”
  “你。。。”
  “我告诉你,你现在说话办事最好注意点,把我逼急了你知道后果,只要你能忍受的住以后尿尿时都有小软毛挠你的嫩肉,我是一点都不介意。”
  说完那双手又不安分起来,曼琳感觉到自己的大腿内侧被凉凉的湿巾抚摸着,明明知道子豪就是在揩油,但是迫于他的威胁不得不重新张开双腿,像一名妓女一样投怀送抱,任人宰割。
  开始时,子豪确实是在认真的清理曼琳排泄物,双腿之间凡是有可能被溅到尿液的地方都用湿巾仔细的擦拭,清凉的湿巾被手指控制着不断地划过曼琳阴阜的四周。慢慢的曼琳发现了情况超出了自己的预期,被湿巾抚摸过的地方逐渐发热发烫,变得异常敏感。“湿巾有问题!”当曼琳发现这个阴谋时一切都太晚了,子豪已经由开始的擦拭变成了按摩,大腿根,私处的周围无不是他进攻的对象,娴熟的手法让曼琳欲罢不能,本就因为刚刚憋尿而勾起了自己的性欲,再被不知名的药剂配上子豪娴熟的挑逗,曼琳知道这时候只有自己赶紧离开才能解决眼前的危机,不然自己就要在全班同学面前上演高潮的好戏了。可因为刚刚的测试的缘故导致了自己双腿软弱无力,再加上私处被不断的按摩,急促之下竟然没有挣脱成功。
  曼琳的小动作没能逃过子豪的观察,子豪知道了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到处揩油的手一下子按在了曼琳的肛门处。虽然子豪力量不大,但是曼琳的敏感地带受到攻击,刚刚凝聚的力气一下子又消散了去,不得不坐在椅子上任人宰割。子豪自然也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用湿巾仔细擦拭这曼琳的菊花,每一寸褶皱都不放过,湿巾上沾着的药物不断的渗入了曼琳最隐私的地带,接着又轻轻的向上抚摸着,阴唇,阴蒂不一例外的都被仔细的抹上了药膏,之后就在轻轻的按摩阴蒂,不断的划着圈圈,不时的还会微微用力捏紧小豆豆,给曼琳带来全方位的刺激。强烈的快感让曼琳欲罢不能,她已经可以感受到自己恐怕支持不了多久就要在全班面前上演一场艳丽的宫春了。
  “不行。。嗯。。。你快停。。。啊。。。快停下。。。不要再。。。嗯。。。不要再弄了。”
  “那你先把这瓶水喝了吧。”子豪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了一瓶水递给了曼琳,同时手上的动作也转移到了大腿的内侧,虽然刺激依然强烈,但是至少给了曼琳喘息的时间。没有其他的选择,曼琳明明知道只是子豪的陷阱,但还是不得不又喝下一大瓶水。
  不等曼琳把水喝完,子豪猛地将手指伸入了曼琳的阴道不断的扣弄,同时也没有放弃对小豆豆的刺激,另一只手粗鲁的对阴蒂拉拽捻弹。突然之间受到了比刚刚强烈数倍的刺激,曼琳嘴里控制不住的哼出了声。
  “你骗。。。啊。。。你轻一点。。。你不是。。。嗯。。。是说。。。喝了水。。。嗯 。。。就可以停下的么。。。啊。。。你不要在弄了。”
   “我可没有说过这话哦,我只是说你先喝了这瓶水,可没有答应你停下来呢。”
  曼琳眼看着自己就要到达了高潮,如果再受到刺激真的高潮,不知道会发出什么声音,那可真是丢人丢大了。想到这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挣脱开子豪的双手,将剩余的水洒在了自己的小妹妹上。温度冰凉的水浇在了涨的发热的私处上,仿佛发出了滋滋的声音。借着外力的刺激,曼琳稍微的清醒过来,可是从高潮的巅峰突然跌落谷底的失落感让曼琳无比难受,她总算明白了不能高潮将会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体验。
  这时子豪的手又不合时宜的贴了上来,刚刚从天堂掉到了低谷的曼琳还被药物摧残着,那里受得了继续刺激,子豪熟练的手法让曼琳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抵抗,子豪知道这时的曼琳已经被性欲所征服,与其说是她没有力气无法抵抗,不如说她现在反而实在享受。
“哼,你想要高潮就高潮,哪有这么好的事。”子豪心里想着,全套的计划在脑海中浮现
“是不是想要高潮啊?”
“嗯。。。啊。。。快一点”
“那你得按我说的做,”子豪的节奏慢了下来,手也从私处开始向两侧换换抚摸着,捏一捏大腿内侧痒痒肉,用指甲划一划曼琳的小腿,不断挑逗她的性欲却又不给予充足的刺激,刺痒配着微微的痛感混合着公开环境下的刺激与羞耻感,让曼联时时刻刻性欲高涨却永远得不到满足
  “你想让我怎么做”
  “很简单,你去邀请玉婷这周末一起来我家玩,只要她答应了,我马上就让你高潮。
“这不可能,这么羞耻的。。。啊!”不等曼琳说完,子豪就很霸道的把手按在了曼琳的肛门处,不让她有任何思考的机会。被湿巾上的药物浸润了这么久,肛门早就胀痒难忍并且异常敏感,突然之间得到爱抚,曼琳发出了不知道是满足还是痛苦声音。子豪得势不饶人,用手指一圈一圈的给曼琳的肛门做着按摩,时而粗暴时而温柔,就是让曼琳找不到规律,让她在享受快感时总要担心不知道何时会出现的疼痛,又在痛苦时不断期盼着接下来的舒爽。慢慢的子豪又开始向着曼琳菊花的褶皱处发起了进攻,轻重不一的按压着褶皱凸起的嫩肉,不断地刺激让嫩肉放松,从而暴露出隐藏在其中的沟壑,接着用指甲来回剐蹭着被药水浸润的敏感部位,长时间的瘙痒终于得到了缓解,不断升腾的欲火仿佛找到了发泄口般的冲击着曼琳的意识,曼琳扭动着腰肢,臀部前后摇晃着渴望配合着子豪的手指可以迎来渴望已久的高潮,子豪见时机已经成熟,换上了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喊道:“玉婷,曼琳找你有事说。”
曼琳一下子惊醒了过来,自己现在的这个状态,怎么可能和别人说话呢?子豪看到了曼琳激动地反应,早有预谋般的又递了一瓶冰水给曼琳:“我呢也不逼你,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就可以像刚才一样把水倒在上面。不过我可提醒你,你要是这么做的话呢,我就认为你不喜欢高潮,就要重新设置尿道锁,只要你偷偷自慰,那么二十四小时不可以尿尿,选择权在你自己,自己看着办吧。”
这看似以退为的一招进让曼琳无所适从,不论哪种选择都不是她想要的,可她却没有别的办法摆脱这一切。她所不知道的是不论她做出何种的选择,都是在帮着子豪折磨自己罢了,看上去简单的选择题却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曼琳,让她觉得自己所受的虐待与调教都是自己心甘情愿的,长久下去只得沦为子豪的尿奴了。子豪却没有停下,越发仔细的按摩着曼琳的肛门不断地挑逗着她的性欲,对比起肛门被不断刺激,阴部早就淫水泛滥,一边满足一边空虚的强烈对比,终于让曼琳重新沦陷在了性欲中,手里的水迟迟不肯浇下去。
“怎么了曼琳?”玉婷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看似笑盈盈的面庞上,却在眉眼间透露着嫉妒。看着现在两人的怪异姿势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我的梦迪被你抢走,本来想让子豪折磨折磨你好让你知难而退,没想到连他也让你勾走了”
“我。。。嗯。。。我”曼琳说话断断续续,长时间的发情让她双颊通红,眼神迷离的看着玉婷好不可爱。正是这番光景更加激起了玉婷想要折磨她的想法,而子豪递来的眼神也让玉婷大致明白现在的情况。
“怎么了曼琳,你脸色看上去好难看啊,需不需要看医生啊。”
“不。。。不用。。。我想。。。嗯。。。想问你。。。”
“什么都一会再说,我先带你上医院要紧。”不让曼琳把话说完,玉婷抢言道。
这种状态怎么能见人呢,曼琳打定了主义,狠了狠心,将手中的水浇在了自己的阴蒂上,趁着着短暂的清醒,对玉婷说道:“我是想问你周末要不要去子豪家玩。”
“周末啊~~~我想想啊,可能有事咦”玉婷故意拖时间慢吞吞的说道
借助着玉婷拖延时间,子豪在按摩肛门的同时,无规律的轻弹着曼琳的小豆豆。敏感部位受到这么强烈的刺激,哪怕是正常时期都很难遭受,更何况是现在,曼琳难得依靠冰水换来的清醒又渐渐的迷失在性欲当中。
“你一定。。。啊。轻点。。。一定要。。。嗯。。。答应。。。我。。。嗯。”每被弹一次阴蒂,曼琳都忍不住哼出声,高涨的欲火让她已经无法掩饰自己的耻态。
“想让我答应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嗯。。。条。。。嗯。。。件。”
在两人谈话期间,子豪攻击阴蒂的频率不断地增高,曼琳能感觉到只要在坚持一会马上就可以迎来自己最渴望的东西,她暗自懊恼自己为什么要自己连续两次打断本可以到来的高潮,她已经决定不管什么条件都先答应下来,
“求我说小母狗求求主人周末带小贱狗去玩吧。”
“这。。。嗯。。。我不。。。啊,”子豪的速度越来越快,曼琳内心的羞耻感以及愤怒最终还是没能打败性欲的煎熬。
“小母狗。。。嗯。。。小母狗求主人。。。嗯。。嗯。。求主人带我。。。去玩吧。。。嗯。。。可以了。。。啊。。。可以了吧”
“不对哦,是小母狗求主人周末带小母狗去玩吧,要完整的说出来哦。”
子豪眼看着曼琳在此时机就要达到高潮,突然停止了手下的动作。连续三次高潮被打断让曼琳险些抓狂,不过这也让她可以完整的说出那句话:
“小母狗求求主人周末带小贱狗去玩吧。”
“好吧,看你这么可怜主人就答应你。”
玉婷话音刚落,子豪的双唇吻向了曼琳的双唇,一只手迅速的捏住了曼琳的阴蒂不断揉搓这,另一只手的两只手指分别插入了她的阴道和肛门快速的抽插,三管齐下让曼琳迅速的达到了渴望已久的高潮,本来高亢的叫床声变得呜咽,双腿不停地抽搐着,终于一股阴精喷射出来,同时喷出的还有一股淡黄的尿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