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憋尿的痛苦经历四-75 休憩(上)

话说逐秋猜的没错,三花见己方败了一阵,且折损一员大将,便筹划反攻挽住颓势,这才把瑶玉邀了去。自方才起芷寒便以同一个姿势蹲坐在地,表情很不自然,眼神里不时露出痛苦,四人见她行动不便,都凑到她近前来。风灵言道,
“我们这方只剩下我们五人参赛,不能让方才的失败成为这场比赛的转折点。我提议,我们一起发起进攻,再喝一轮水。嗯…每人喝三杯如何?”
阿霞和瑶玉当即同意。天娇迟疑了片刻,原来说话间天娇忽感尿急,觉察洪水临门的她并未如往常那样即刻夹腿或弯腰,而是猛地将身子向上挺直,两手拽住丁字裤使劲往上一提,那条娇小的,几乎凝成一股绳的丁字裤便又陷进私处几分。将下体勒紧后,天娇这才将双腿摆了个十字插花,同时上身微微前倾,双手捂在了小腹上。一切处理的极为迅速,却仍是延误了回答,见大姐二姐瞅着她,天娇赶忙说,
“没问题,我这边放心好啦,现在我只是稍稍有那么一点儿急,不过据我观察,若是小妹那丫头再喝个三五杯下肚,用不了多久她就要破闸了~~~只不过嘛~~~不知二班几位淑女是如何想的,进行淑女技巧比试比就比呗,却偏要赌谁输谁退赛,害得我们好端端的折损一人。作为二班仅存的代表,你就不表示一下吗,把本属于逐秋的三杯也喝掉!”
瑶玉闻听双眼一瞪,可紧接着满脸挂笑,拉起天娇捂着小肚子的手,咯咯笑道,“哎呀,不要这么说嘛~~~虽然少了阿秋,可有你在,有九班三花在,难道拿不下比赛?六杯水小女子一口气喝不掉嘛,好胀呢,不过呢… …你若也多喝三杯,那我便舍胃相陪。刚才你不是说只是稍微有那么一点急么,这额外的三杯自然不在话下吧,咯咯咯~~~”
天娇本想推脱,可听到后来,刚才方才的确那么说过,若是不答应,岂不是向大家承认自己方才是在吹牛。哼,喝就喝,凭我的淑女耐力,凭我下面的小裤裤,多喝三杯又能怎样,便当即答应。阿霞见出现插曲,一手搂住天娇肩膀,一手轻托她的小腹为三妹缓解不适,凑近耳边说,“三妹,没问题么,我知以你的实力再喝十杯也完全坚持的住,可六杯的容量加在一起对现在的我们已不是小数,我是担心喝得急胃里会不舒服。”
这里便要交待一下喝水的杯子。想必有人要问,淑女比赛为何一定要用杯子喝水,直接对着纯净水或饮料瓶喝不就成了?嗨嗨,大家要知道,我们的女孩们举行淑女比赛,比上大半天是寻常事,从早晨比到太阳落山的时候也不少见。女孩们的忍功自是无可挑剔,可我们也不要忘记她们的樱桃小口和婀娜的身段,可没有那个淑女生就一个啤酒肚哦。莫说女生,就是健硕的壮汉让他一口气吹掉两三瓶纯净水,反复几次下来,那水还没从下面的管道泄漏,怕是早已自鼻口中喷吐而出。因此若是使用饮料瓶比赛至后半段,女生们势必无法一口气将一整瓶水喝完。喝水的速度快慢不一,你剩1/3,我剩1/4在瓶里,众人也不好一个劲儿计较催促让谁快喝,毕竟比的是忍功又不是喝水,可这样一来比赛的公平性便受到了影响,喝的快的人反倒吃亏。而用一次性纸杯喝水,既可以合理分配饮水量,喝得平稳些,也便于统一要求,若是小小一杯水,我喝光掉你还剩一半,便自然说不过去了。
为了方便计算饮用的水量,女生们在淑女比试时使用的都是容量取整数的纸杯。在学校或家中比赛时使用的纸杯一般是200或250毫升,而今天的比赛,九班提供的是小型的容量150毫升的纸杯。这也是考虑到今天在野外进行淑女比赛,距离可方便之处较远,莫要用容量大的杯子喝水,感觉无法撑持后赶去洗手间都来不及的缘故。不得不说风灵虽然求胜心切,但每人饮水三杯的提议周密的考虑了赛场的情况。比赛刚开始时女生们可以豪迈的五杯十杯的比斗喝水,甚至拿着饮料瓶一瓶瓶对嘴吹,可现在每个仍然继续比赛的女孩的膀胱里都存着好大好大一泡洪水,再那样喝下去便是冒进。而每人喝三杯,这样的水量既在众人尚可承受的范围内,加和的总量又足以对六班阵营造成打击。可若按瑶玉方才提议,天娇一人独自喝下六杯,加在一起便是900毫升,这可是将近两瓶纯净水的容量呵,以天娇目前的状态,这些水下肚,造成的负担可不小,因此阿霞才在不折损三妹颜面的前提下委婉地提醒她。
天娇亦听出阿霞话中道理,迟疑之际,风灵在一旁插言道,“是啦,一口气喝六杯可不是闹着玩的,现在大家都进入了抗衡洪水的艰难时期,我和你的二姐都难办到一下喝六杯,妹妹你也别喝那么多了吧~”
阿霞闻听,心头微微不悦,风灵这般言辞,三妹听得怕会起到反效果。果然,天娇闻听轻轻冷笑,“哼,都说了我现在不过有那么一点点尿意而已,胃里也空荡荡,这水我喝定了!咱九班也不能让人家赶来帮忙的瞧不起不是?”这话表面是说给二班几位女生听,实际上,天娇另有她的心结。说起九班三花的排名,其实是按年龄大小,天娇小风灵和阿霞数月,便排在了三花末位。可随着三花的名头愈响,逐渐成为九班众女生的领袖,在大家眼里三花的名次便代表着三人淑女耐力的排名,加之风灵机敏,阿霞温和,天娇却心高气傲,有时难免目中无人,因此在九班女生心目中大姐和二姐总是比天娇这个三妹更淑女一些,忍功也更强一些。对于这种舆论天娇心底自是难以接受,暗地里加倍苦练淑女忍耐之法。天娇也曾正面向大姐、二姐提出比试淑女耐力,无奈风灵和阿霞不是推脱便是甜言蜜语安抚,几次过后,天娇也却不开情面再提。一直以来,九班三花都是一致对外,三姐妹之间却从未进行过淑女比赛,这让在忍功上向来不服气大姐和二姐,一心想在班内竖立起第一淑女形象的天娇颇有些有劲儿无处使的无奈。正因如此,天娇才把希望寄托在和外班淑女的比赛之上,倘若在赛场上表现的比其他两位花儿更出色,忍得更久,憋得更多,神态更轻松,动作更自然,久而久之这三花的排名也该由我做老大了。起初一段时间,和外班几名女生的比赛都赢得轻松,甚至没有机会让姐妹三人发挥全部实力,直到和六班女生们的较量… …那次比赛,天娇真是牟足了劲儿,她要赢,她要赢了月儿,也要在表现上赢了大姐和二姐一战成名。不料事与愿违,两班斗满五局,九班最终2比3惜败。可虽然同是落败,赛后九班女生们对三花三人的评价却不一样。大姐风灵虽然水溅窗棂,失禁的尿柱足足喷出三米远,可毕竟赢了一局,珊珊做的隐秘,九班女生们都不知道她的阴险手段,只道是风灵力拼月儿,取得胜利心态一松才不慎出丑。而二姐阿霞虽输了关键的一局,却举止得体,没有丝毫出丑,据说输掉比赛也是前一天晚上事出有因,至于和苏琳比试的具体细节至今未曾泄漏点滴,加上平日里阿霞人缘极好,这场败局很快便在九班女生们的心目中淡化。唯有天娇,面对的是淑女名望比月儿尚稍逊一筹的小妹,却着了对手的道,当众尿湿了牛仔裤。那场比赛过后,风灵、阿霞在九班的威望不降反升,只有自己,在大家心中坐实了只配排名三号淑女的位置。天娇的心里别提多生气,也别提多不甘心。失败后的这段时间里,她每天发了疯似的锻炼自己的耐力,断流三连缩的绝艺便是在这段日子里最终练成的。长假前夕,风灵和珊珊等人筹划伏击六班女生时,天娇眼前忽然闪现了希望,对于这一次比赛她是最积极的一个,这是新的机会,必须抓住,必须赢,要让九班…不,要让在场所有人对自己刮目相看!
风灵的话貌似中听,但话语中隐隐透露出一股意思——我和阿霞都无把握喝下六杯,你也别逞强了吧~~~看似不经意的言语,却令天娇的记忆之海决堤一般汹涌,究竟从何时起大姐二姐认定自己在淑女功力上只配排在第三呢,一定是那次… …早早被三人封印在记忆大门之内的那次经历… …自己自信已将状态调至最佳,而对手却已经是第三战,前面接连与大姐、二姐力拼了两局,一刻也不曾休息,下身防线和大水球理应疲惫到了极点,自己以逸待劳,只需赢了这一局,赢了这一局… …可对面的女孩无语,安静的如死寂的春天,自己要憋,要憋… …可,实在是憋不住了呀,怎么对面的女孩旁若无事,自己却已经,已经… …天娇狠了狠心,拼命让自己不再回想,思绪间听闻风灵又对芷寒道,
“芷寒,你尚未表态。以你现在的状态… …我看就不要参加了吧,你将自己的局势稳住就可以啦~”
“哦~~~想用同样的招数忽悠我吗”,见风灵面色难堪,芷寒又道,“哈,开个玩笑,我们同一阵营,理当同进退。我也喝三杯,只是我有个提议,眼下已过晌午,这一轮喝完后能不能集体休息一下,眯上一会儿,待养精蓄锐之后继续比赛。”
几人闻听均无异议,此刻双方参赛人数5:4,九班多一人,将此形势拖延下去自是对九班有利,于是便召唤月儿和六班其他女生。月儿本就料到九班不会甘休,只是不曾想九班的进攻来得这么快,转眼间风灵、阿霞和瑶玉已各自连喝了两杯,芷寒喝的较慢,并没像三人那般干杯,而是一口一口地喝着,却也喝完了第一杯。按照比赛规则,双方喝水的数量必须保持一致,六班就是想推脱或拖延也来不及了。小妹抗住天娇到一旁喝水,继续二人单独的决斗。苏琳还坐在那里不动,月儿身边的战友只剩冰冰,却见冰冰弯着腰,半蹲着,两只小手隔着裙子齐齐捂着女孩子的三角区,捂得很紧,捂得很用力,好似稍一松动闸门便会失守。冰冰扬起小脸,眼圈已经微微泛红,又急又痛苦地求情道,
“月儿,行行好~~我实在不能再喝了,真的不能。我到极限了… …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守住别出丑,再喝水我真的憋不住了!唉~呀~嗯!嗯!”,说着冰冰的手又往里抠了抠,双腿也尽力夹在一起,“怎么办啊… …憋不住了… …”
相处若久,月儿对于姐妹们各自的忍功和性子早已了解,她知冰冰此时并非一味就轻逃避,强令她分担三杯,一刻钟之后怕真要酿成惨剧,莫不如暂且稳住水情,之后再做打算,总之只要留得人在,没有退出比赛便是希望。想到这儿月儿轻轻拍打冰冰肩膀,示意她坐下便于夹腿,月儿柔声道,
“嗯嗯~~~好啦,你莫急,我们是好姐妹,我怎么会逼你喝水了。不喝… …不喝… …冰冰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只要想着将洪水屏住,无论如何要屏住,好么?”
冰冰闻听如释重负,惭愧地点点头。剩下的便是计算水量了,风灵、阿霞、芷寒各三杯,瑶玉六杯,加在一起一共十五杯,得出十五这个数字后,小月深吸了一口气,心头叫苦不迭。如今看来这十五杯只能由自己和苏琳分担,若是平分便是一人… …月儿心里怀着希望,要是自己能少喝一点,比如七杯,让苏琳喝八杯那很不错啊~~~论忍功,自己从未失却信心,可比赛到了现在还让自己快速喝掉十杯八杯,光是想想就一个劲反胃,真是能少喝一杯是一杯呀。再者小月连番为姐妹们的汛情奔忙,又刚同逐秋一番大战,实在疲劳的很,下体和小腹一再给自己发出信号,告诫主人赶紧找个处所坐下来休息,最重要的是夹腿~~~夹腿,光凭河道和私处的肌肉已经撑不住了。而苏琳自从校舍那边回来后便一直静静地坐着,也没有喝水,她那大口巨喉,她那豪饮的海量,真想让她替自己多喝几杯啊。
而此时,苏琳也在瑶玉的陪同下走了过来,苏琳本不肯移动,但耐不住瑶玉软磨硬泡,终于起身。只见此时的苏琳是半蹲着在行走,虽是半蹲,她那生得壮硕魁梧的身躯依然显得高大,苏琳的双手一直捧在肚子前,由于她身穿宽松的足球服,又有手臂遮掩,众人尚无法判定她的肚子究竟有多鼓,但看她走路的样子步履蹒跚,还有些摇摆,活像一只肥壮的企鹅,女生们都忍不住发笑。待她来到近前,迫不及待地蹬地一下一屁股坐下地上,双腿重新夹拢的一刻,体优生长长地松了口气。瑶玉向众人解释苏琳并无失禁的痕迹。逐秋与二姐、逐秋与月儿鏖战之际,苏琳一直在远处无人看守,但瑶玉其实早就在她球裤的裤腰和两条裤管处系了绳结,绳结的位置和结法都做了特殊标记,苏琳若想偷偷放水,除非移动绳结,否则必然一泡尿湿在裤裆里。正因如此,九班的女生们才放心叫她一个人独处。此时验明绳结无丝毫移动痕迹,苏琳下身亦无水迹,苏琳不耐烦道,“好了,不是说让我过来接受检查么。现在没事了吧。”
“咯咯,有没有事你问问同伴呗”,瑶玉一脸坏笑朝月儿看去。
见苏琳还蒙在鼓里,月儿近前道,“琳琳,她们又要我们喝水了,这次是… …你要喝七杯。”最后关头,月儿还是无法将多一点的水量推给苏琳,哪怕一杯都做不到。非是月儿逞强好颜面,从小到大,月儿一直想着如何帮别人,遇事先为他人着想,让别人多分担一些,让自己沾一点便宜的请求月儿始终讲不出口,这一次也是如此。
苏琳未明确答应,也不推脱,只问谁有塑料袋,很快便有人递上一只超市购物的普通塑料袋。苏琳说道,“你们算算,七杯水折成啤酒是几瓶?”
“这个容易,七杯折成啤酒是两瓶多一点儿,只可惜为了多喝那一点点还要新开一瓶啤酒”,瑶玉答道。
“不要紧,那瓶剩下的我来喝”,月儿的话让众人略感意外。
只见瑶玉取来三罐啤酒,苏琳全部打开后对瑶玉说,“帮我撑着塑料袋”,说完一手拿着一罐,竟哗啦啦地朝塑料袋里倒。顷刻间一升的啤酒全倒在袋子里,苏琳又拿起纸杯到了三分之一杯在袋中,说了句我开喝了。说罢身子朝后一仰,粗壮的右臂向后一支撑住身体,左手提着塑料袋高高举起,将袋底的一角塞进嘴里,随即用牙一撕一咬,袋底便被咬出一个洞,黄澄澄的啤酒顺着洞口咕咚咕咚不停地流进苏琳的大嘴里,而那张大口真似一个无底洞,任啤酒倾流灌入,不见丝毫灌满的迹象。女生们都被这种喝法吓呆了,还从来没见过哪个淑女这么往肚子里灌水。转眼间塑料袋里只剩下浅浅的一层啤酒,上面漂浮着大块大块白色的泡沫,苏琳忽然牙齿一咬,上身向前一弓,拄地的手抽离地面揪住袋角的漏洞,将塑料袋从口中移开。苏琳那硕大如鹏的胸脯剧烈地一起一伏,两边腮帮鼓鼓着,一对铜铃似的大眼瞪得溜圆,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脸上已写满急迫之意。九班几人见状暗自高兴,方才还被苏琳喝酒的豪态吓到,不知这体壮如牛的女孩子喝起来肚子里到底还能装多少,见苏琳半途停下,表情痛苦,几人心道你这大妮子终究是喝不下了,胃里鼓胀难忍之情势已溢于言表,待会再加把劲儿,不把你逼得葫芦口漏水就让你从大嘴巴里吐出来。一旁的月儿赶忙凑近,一边轻轻拍打着苏琳后背,一边想自苏琳的脖颈、前胸到胃部为她理顺,无奈小手刚自脖子根下移,便被苏琳胸前那两颗硕大坚挺的肉球挡住,两只巨乳宛如一对高山,截住了月儿小手的去路。月儿羞得脸一红,将手缩了回来,安慰道,
“琳琳,没事吧。别急,忍耐住,一定忍耐住。”
苏琳瞪着双眼憋了几秒钟,大嘴突然一撅,一张,“嗝!!!”,一个巨大的响嗝从口中传来,苏琳这才得以讲话,“没啥事,喝猛了,啤酒气太多,打几个嗝就好了。嗝!!!~~~嗝!!!~~~”话音未落便又接连打了几个嗝,随着几声巨响苏琳把塑料袋接着往嘴里一送,袋子马上就见了底,只剩下一摊白花花的泡沫挂在袋中。女生们都惊得说不出话来,一来惊讶苏琳的举止怎么如此粗野,一个女孩子竟然当众打嗝打得震天响,一点儿都不掩饰,二来惊讶苏琳喝酒的速度,简直就是将一升多啤酒顺着喉咙直接往胃这个大水袋里倒,比赛可是已经过了半晌呀~在喝下那么多之后怎么还能喝得如此豪爽!而最令她们惊讶的还是苏琳身前的肚子,比赛进行了这么久,苏琳大多数时候都离群索居,她穿着宽松的球衣,坐在树下夹腿时又总是用双手护着肚子,因此众人都没能真切地看到她的小肚子。此刻苏琳双腿伸直紧夹,上身绷直后仰,使得身前的球衣几乎贴在身体上,女生们这才看清楚,这位高大健壮的女孩子肚子那里赫然挺起了一座山。不是女孩子一般憋急时小肚子上扣着的大碗,也不是小腹里结成的小蜜瓜,那些和眼前情境相比只能算是一个平缓的小鼓包。若是这座山里贮藏的水量一不小心被主人放了出来,真好似一座冰山融化,让人无法想象那将会是怎样的惊涛骇浪。
而此时风灵、阿霞与瑶玉三人已各饮下三杯,芷寒依然停在第二杯。天娇与小妹的对饮也在继续,与其他几人不同,天娇选择站着喝水,小妹不甘示弱,想到若是以坐姿或跪姿喝水显得自己守不住身下水门,便挣扎着站直身子和天娇同台竞技。第三杯下肚后二人似有默契,双双停下喘息片刻,可两人姿态和体内情状却不相同。天娇站立时虽是承受着大水球内撕裂的疼痛,但她站的越直,反而越有利于她将那条丁字裤勒进私处里,天娇只需大方地做着提裤子的动作,这是很多女孩子内急时都会有意无意做的举动,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妙龄少女的少女之花正被一条绳状的小内裤紧紧勒住。下体被勒紧之后,失禁的风险大大降低,天娇只需忍住腹中痛苦,再尽快完成喝水任务即可。可小妹却不行,遮盖她下体的只是一条女孩穿的普通的三角内裤,对玉门几乎不起阻碍,按道理此时若想憋住应该将腿绞在一起,可小妹看到天娇不仅站的笔直,两腿竟还自然地分开与肩同宽的距离,好强的小妹不想夹腿露了怯,拼了命收缩着下体。她却哪里知道,天娇将双腿微微叉开正是为了方便将那条丁字裤勒进花朵里。纵使小妹奋力收紧闸门,再喝第四杯水时依然感到摒不住洪水的冲击,有人要问,喝下去的饮料哪有那么快进到膀胱里,眼下小妹大水球中的水量和水势不是与此前相同嘛,难道仅仅一个短暂的站立姿态就让号称一流淑女的小妹难以关紧闸门?殊不知淑女忍到急切之处体力和技巧固然重要,心念更不可少,必将所有的心念和注意力集中在一个“憋”上才便于牢牢锁住洪流,而喝水时肢体、喉咙、食道的动作都会分散人的注意力,让头脑无法集中精神指挥防汛工程,何况“喝水”这个意境本身就会大大增强人的尿意。因此小妹刚喝下一口便感觉下身洪流飞窜,可她仍不愿倚靠夹腿,下身用力奋力地绷着,再过片刻,洪水攻势未减,尿道中一阵热辣蹿升,小腹胀痛也另加剧,可小妹犹自倔强,又灌了些力在下边,勉强合住了泉眼。但小妹未曾留意,她运力收紧下体之时嘴唇也跟着抿紧帮助较力,嘴巴一闭自然便无法喝水,这时对面天娇却已将第四杯水喝完,持着再次倒满的纸杯看着小妹,眼中夹带嘲讽的笑意。小妹心头火起,仰起脖子一口气将剩下的大半杯水灌进嗓子眼。随着喉咙处咕噜一声吞咽,大口咽下的动作分散了小妹的气力,更分散了她的注意力。精神稍作涣散之际,玉泉眼出现了瞬间的松弛,撞击城门若久的洪水大军没有错失时机,小妹但觉下身一热一阵刺痛,不好,泉眼被洪水拱开了!
此时再行夹腿、手捂之事很容易将点滴洪水挤到内裤上,何况小妹来了倔劲儿,偏要站直与天娇比个高下。但见小妹将泉口猛力一缩,随之凝住力气把私处向上一提,汇集在泉口的那圈力气便如同一个铁箍,顺着小妹那短而柔嫩的尿道缓缓上升,每上升到一处便将此处的管道箍紧、扎牢,将管道里的液体不断向上挤、向上挤,一直挤回大水球里才罢休。升到中途,初始力气已竭,她便按照长期养成的淑女习惯深吸一口气,借吸气之机再续前力,将那道铁箍一直升至膀胱口。不料却出了闪失。本来小妹向上收缩尿道、提阴的动作就与食道吞咽饮料的动作方向冲撞,阻碍了水下咽的速度,此刻那大半杯水尚未全流到胃中,尚存不少在喉咙,小妹这一吸气,竟将卡在喉头处下咽尚浅的水流一下子吸了上来,倒灌回了嘴里。霎时间小妹的樱桃小口里灌满了纯净水,若不是她强制闭紧嘴唇,一口水便已吐了出来。这一下回流令小妹从嗓子眼到食管说不出的难受,小妹的眼圈当即红了。可小妹却不敢呻吟,必须闭紧嘴巴,只能用鼻孔呼吸,把嘴里那一口温吞吞的,略带粘稠的液体慢慢地再咽下去… …
终于将这杯水全喝下肚后的小妹难受得已经站不直身子,佝着腰,双腿也微微打着弯儿,两只小手不争气地隔着裙子抵在了玉门关上。那边的天娇却已喝掉了第五杯,领先一杯的优势在握,天娇也不急着喝那最后一杯,依然笔直地站着,一手托着凸出的分外显眼的小腹,一手不断自上往下梳理着胸脯,看得出短时间喝下750毫升水,天娇的胃里也胀得难受。见此情景,小妹气得差点没哭出来,两人不同的姿态和神色预示着自己又将输了这一阵,上次的手下败将今天却表现的强过自己,小妹骄傲的心说什么也无法接受。再急、再疼、胃里和喉咙口再难受也要站直身子,小妹双腿一并,身子向上全力一挺,啊~~~鼓胀的膀胱仿佛也随着身子这一挺被向上下两端拽了去,由一个圆圆的西瓜变成了椭圆形的哈密瓜。痛痛痛,好痛啊… …但再痛也要忍住,憋住,必须憋住!长痛不如短痛,一口气喝掉两杯,然后就可以坐下来休息了。快喝,快喝!一鼓作气将水喝完!
再说月儿面对八杯水的重负,光是想想便令普通的淑女绝望,可月儿的战术是不去想究竟喝了几杯,还剩几杯,只依据自身情况和对方喝水的速度来喝,将计算杯数的工作交给对方阵营的女生。方才苏琳用塑料袋豪饮时月儿也接连喝了几杯,月儿一般会将纯净水和饮料交替着饮,刚才喝的是饮料,连喝数杯后嗓中有些甜腻,便又换成纯净水,在苏琳喝完后又喝了几杯。当空杯子又被倒满时月儿感到想打嗝,她连忙用手轻轻掩住小口,缓缓的、轻轻地将胃中的气息吐出,未发出一丝声响。小月觉得暂时喝不下了,问计数的剑妮,才知自己已喝了五杯。还剩三杯呐… …月儿也颇感头痛。
月儿此刻双膝跪坐在苏琳身旁,苏琳喝完水后没挪动地方,与剑妮二人背靠背坐着,两条大腿又伸直压叠在一起。而月儿上身笔直,向上翻起的脚掌心垫在小屁股下面,暂将纸杯放在一边,两只小手安静地放在大腿上,端正、淑婉的坐姿可比江户时期受过良好礼仪教育的日本少女。可是,月儿的身体内此刻却是与她外表截然相反的躁动。此前虽已喝水巨量,膀胱和下身防线负担甚重,但月儿一直奔波于同伴之间,帮助参赛的姐妹们,随后又与逐秋连番恶战,为姐妹操烦之意与争胜之心交织如网,使月儿竟尔大半忘却了尿意带来的痛楚。此刻歇下来静坐草地之上,随着身体的放松,月儿那绷持的小腹也松弛下来,虽然只是稍稍松了那么一点儿,可内中强大的水压还是压迫着小月的大水球霎时向外鼓了三圈。剧烈的尿意登时爆发,洪峰接连席卷而来。月儿却不慌乱,她早已熟稔了自身洪水进攻的规律,靠着一股巧劲,既未夹腿也未用手帮忙,单凭私穴处肌肤便用最少的力气最牢固地守住了闸门。然而腹内的疼痛,洪水窜流的刺痛,松弛后膀胱膨胀的那股憋胀之感还是令月儿极为不适,小肚子憋得好鼓啊,膀胱撑得好胀啊~~~膀胱胀得好似要拱出肚子,掉落下来。难受得月儿想用手去托住小肚子,想把身子弯一弯,那样就能好受些,可月儿仍是克制住自己,她想先留心一下对手的情况。
小月望向对手,风灵和阿霞就在近处,二人一坐一立,都把双腿绞得紧紧的。风灵头发有些凌乱,鼻翼张弛间呼吸显得很沉重,一张瓜子脸紧绷着,脸上原本细腻的肌肤不自然地僵直着,眼神细观之下也有些发直。凭借着丰富的经验,小月推测风灵此刻心中和腹内绝不平静,那紧绷的面容,空洞的眼神构成的是一张面具,面具下遮盖的是自私处和小腹内不断蹿升的急迫与痛苦。只是作为三花之首的她倾尽所能也要掩饰住自己的痛苦,每当小肚子胀痛得难忍时,风灵的小嘴都紧闭着往前一努,随后努力绷住面颊,不令痛苦神情在面部游走,而有那么几次,坐着的她将头低下,埋向自己怀里,月儿便知晓那是她实在难以掩住痛苦之情,才低下头不想被同伴和对手察觉。一旁的阿霞情况也颇为相似,只是阿霞微胖的身躯和气质透着某种沉稳和安静,站在那儿绞着腿捂着肚子给人的感觉并无那么僵硬。阿霞的脸上也挂着遮掩痛苦的面具,但每当疼痛或尿急使她不得不撅起嘴巴或是干脆埋下头,复原后的阿霞都会露出一抹笑意,那笑容仿佛犯了错或做了亏心事的小孩子。虽是尴尬的笑意,此刻瞧来却颇显天真,逗得月儿也在心里暗笑。再看瑶玉,月儿心头不觉凝重,瑶玉和月儿一人坐在苏琳的一侧,此刻瑶玉坐在草地上,却是盘腿而坐,两条小腿盘在一起,小脚丫别着膝盖,两截大腿却因盘腿而向两边劈开,使私处的闸门完全处于没有外力保护的状态。瑶玉一只手端着纸杯,身子一直扭来扭去,一会儿向四下张望,一会儿又找个人随便聊几句,摇曳的身姿颇显妩媚。瑶玉的脸上一如平常的嬉笑颜开,瞧不出任何不自然,只是手上杯中的饮料依然满着,刚才兰兰为她数着,瑶玉也已喝了五杯,这最后一杯端了有一阵迟迟未喝下去。
从见面时月儿对瑶玉的姿态和言语便不甚喜欢,但此刻见她毫无压力,顿感对手实力不凡。见过逐秋绝艺时小月便有预感,二班派出的两位淑女实力应在伯仲之间,逐秋强悍至斯,瑶玉的淑女耐力想必也是极高。
见到这几人情况,月儿心头反而一松,不再掩饰憋胀的痛苦,痛苦霎时如丝般盘绕上她的小脸蛋。一般的淑女越是尿意忍无可忍,越生怕被人发觉自己腹内的糗,要装作一副轻松自然的样子。很长一段时期以来,月儿也是这样做的。有段时间憋到急处,明明可以蜷起身子或用手捂救下急,但为了不被身边之人察觉自己在强忍内急,月儿宁可漏出几滴泉水打湿小裤裤,也要装作若无其事,一点也不急的样子。可就在近一段时间,随着月儿淑女训练愈发勤奋、严格,对于忍耐和淑女举止的体悟愈深,月儿渐渐有了新的感触。有些时候,并不是拼了全力强撑住轻松之态才是恰当明智之举。要知道,努力故作轻松可不是件容易事,需要在忍耐的力量外额外消耗不小的一份气力,而且,这种强撑颜面带来的最大的压力是在心理上。女孩子无法及时方便,一池秋水忍到憋不住、憋不牢时的心是很脆弱的,女孩子会感觉很急、很痛、很委屈,很想很想尿尿却没办法释放,必须憋着,倘若这时还要在人前强颜欢笑,女孩子的心里便会觉得无比委屈,无比难过。觉察此点后的月儿在确定一人独处时曾做过数次试验,喝下同样量的水,整个忍耐过程中维持自然的、不被人觉察的仪态,或者允许自己露出苦色,做出各种急切的小动作,甚至是… …因为急迫和痛苦呻吟起来~~~比对之下,后一种方式总是比前者忍耐的更久,忍到急处心中也没那么紧张和委屈。
对此,月儿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忍耐时作自然之状有利有弊,不能一味硬撑颜面,要视自身和环境而定。在一般人前,特别是在男生前,那是绝对不能流露出憋忍急迫之态的,在好姐们前,在同是将做完美淑女奉为理想的忍功达人前过分撑持颜面,便显得故作姿态了。而今天本就是两个阵营之间较量淑女耐力的赛场,在场所有人,谁不清楚参赛女生已经憋了半天未能小解,正被肚腹中的大水球折磨得若苦呢?赛场上表现出轻松无事失去了平日的意义,更多的是出于女孩子骄傲而好胜的小心思,或是为对方制造心理压力。眼下月儿见到风灵、阿霞和瑶玉三人的模样,反而觉得自己没必要装下去,不若反其道而行,露出真实的一面。但见月儿露出痛苦表情的同时将身子稍微挺了挺,把水杯放到一边,一只小手托着鼓成小西瓜的小肚子,小屁股开始在两只脚掌形成的肉垫上一上一下地颠了起来。随着小屁股的上下颠伏,月儿的上身和圆圆的小肚子也跟着一颤一颤。月儿的嘴抿成一条线,另一只手整理着有些凌乱的头发,从嘴缝里传来一连串短而富有节奏感的音符,配合着小屁股上下的颠簸,
“嗯-嗯-嗯-嗯-嗯-嗯-嗯~~~~”
“嗯-嗯-嗯-嗯-嗯-嗯-嗯~~~~”
而月儿的小脑袋也不时转动,眼睛四下张望,那模样像极了一个被尿意折磨的慌了手脚的小女生拼命四顾寻找着厕所。
“呦,怎么啦?不行啦?”,小月的变化没有逃过瑶玉的眼。
“嗯,我憋得慌… …”,月儿索性口中也承认,“好急呀,我想上厕所!~~~”
“哈,这话自你口中说出,半真半假。”
“你呢,一点没事么?最后一杯水怎么不喝了?”,月儿顺势问道。
“嗨嗨,别提喝水,烦死了。我用劲儿锁住下边,一口气吊在那儿,喉咙也发紧,水咽不下去;我张开嗓子眼,放松喉咙,可下边的排水管也跟着放松,水要漏出来。这一根进水管,一根排水管,不能同时扎紧,也不能同时放松。必须松开进水管,还要关死排水管。你说烦不烦?”
哈,月儿心中轻笑,心想这瑶玉说起话来有时还挺逗。却见瑶玉盘腿坐在那,忽然一仰脖,杯中的水一下子全不见影,瑶玉用手摸了摸嘴巴,“啊,完成任务!”月儿见状不敢怠慢,方才不再装作无事,又亲口说出自己的急切,果然下腹处感觉舒服了些,关键是心里不再那么紧张、焦躁。趁着局势稍缓,月儿忙拖着感觉胀胀的胃也干了一杯——啤酒。此时月儿还剩两杯要喝,月儿急忙环顾全场,若只剩下自己杯中尚存任务,那便必须铆足了劲赶快解决。月儿心里着急,一口气再喝两杯,胃里定要撑胀的非常难过。

One thought on “小女孩憋尿的痛苦经历四-75 休憩(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