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憋尿的痛苦经历四-74 分晓

逐秋听了只略微“嗯”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场上月儿的嘴角却抽动了一下,脸上浮现出紧张的神色。还剩10秒,月儿的下体未见变化,连那薄薄的水雾也未生成。月儿原本托着衣裙的另一只手也探到身下,两只手一手扒住一边的肉片,下体的肉花倏地变大了好多,少女的蜜穴也随之得见了深入数分。
2分52秒。月儿扒住花瓣的手指骚动起来,左右手指交替轻轻弹拨着被翻起的肉唇,心思不言而喻,想借那弹拨将花露抖落水中。可惜并未成功。
2分54秒。月儿脸上的焦急又浓了几分。一只手伸到花朵之上,用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三根指头使劲儿地揉搓着小腹最下端的肚皮,还伴随着挤按的动作。此番动作之下,月儿神色变得痛苦起来。可下体处依然未见水滴的踪影,只不过依稀泛起了一层薄雾,而此时距离结束只剩下六秒。
2分56秒。月儿不再等了。一手两指捏起两片花瓣一提,另一只手两指化为剪刀,剪住被提捏在一起的花瓣向前一捋。没有水滴落下。再一捋,还是不行。蒸腾的水雾还是少了些,不足以凝聚成露珠。
2分58秒!月儿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了,而且是圆睁着双目。只见月儿双指奋力一提,竟将下身的两片肉瓣拉扯出两寸来高,私处竖起花冠的同时月儿口中也传来一声呻吟,“嗯~~~”。随即,月儿另只玉手的拇指和食指扣住被拉起的花瓣,自身体向着花瓣被拉抻的尽头用力地碾了过去,
“啊~~~ … … ~~~”,向来隐忍的月儿也疼得叫了出来。呻吟中,距离最近的女生们终于在月儿那竖起两寸长的花冠中看到了一丝亮光,可这还远远不够。月儿深吸一口气,松开了提拉花瓣的手,可那碾压着花瓣的拇指和食指却猛地将花冠再向上一揪,两个指肚一挤,再顺时针那么一拧… …拧… …压榨!… …压榨出来啊!… …月儿那可怜的花瓣在这连番折磨下已经变形走了样,好似即将要被扯离身体。而这一次月儿咬着嘴唇,目瞪欲裂,却未发出一声呻吟。此时那已变形的花冠中终于显出了一点水珠的雏形,但那水太少,连四分之一颗水滴也算不上,任凭主人如何挤,如何压,如何抖也不愿离开主人的身体。猛然间听得计时的女生喊道,
“3分钟到!”
月儿骤然失神,手一松,被揪起两寸余高的花冠一下子塌了下去,花瓣闭合,连同那未成形的露水也一同消失在合拢的花苞中。月儿滴入瓷碗的玉露被定格在五滴。
月儿颤巍巍地站起身,倒退了十数步,几名观察仔细的女生瞧见月儿在强忍着不露出哭相。及至退出围观人群,月儿一路小跑着跑至稍远处的一棵树下。接下来月儿的举动令大家颇为惊讶,月儿用小拳头狠狠砸向树身,又抬起脚朝树干上踢了一脚。这不符合淑女行为的失态举止却令女生们更深切的感觉到了月儿此刻的懊悔。接下来又轮到逐秋了,逐秋会再次成功施展铜壶滴漏吗?滴入玉露后湖水又会安然停在碗内吗?大家都翘首以盼。
但见逐秋接近小碗的动作轻的不能再轻,计时开始后逐秋并未冒然做出解手的动作,而是再三仔细审视碗内液面后才如上一轮一般双膝跪倒。跪下半分钟后,一粒珍珠如期而至,由逐秋分开的两腿间滴落湖心。接纳珍珠后的湖面泛起涟漪,微微波纹扩散至碗沿,更冲袭着女生们的心,此时只需碗口有一处决堤逐秋便功亏一篑。然而视觉上湖畔的水面已经高过小碗的白瓷边,甚至将碗沿压在水面下,但湖水依然保留在碗中,并没有溢到外面。逐秋做到了!此时任谁也看得出,碗内的液体达到了最终的生死平衡,小碗再也盛不下多一丝的水流,哪怕再有一滴坠入湖中,都会打破这最微妙的局势。
又轮到月儿登场了。却在此时,但闻一声抽泣,
“不~~~不~~~我不认输… …我还能继续喝水… …我还能继续坚持住!”
寻声而观,只见月儿站在那儿弯着腰,双腿绞在一起,两只小手齐齐地捂着自己下体。脸上带着哭腔,眼神中满是不甘和绝望。女生们见状也都走向月儿,月儿见众人靠拢,挺起身,将手抽离了下体,紧接着将上衣一聊,又把短裙往下一褪,竟将那雪白的小肚子袒露在大家面前。嚯~~~看的出来,月儿在努力绷紧腹肌,想将小腹收紧,可即便如此,她的小腹还是沉甸甸、圆鼓鼓的像个小西瓜。月儿用手接连在自己的肚皮上使劲拍了拍,“砰砰砰”~~~发出一阵沉重的响声,鼓鼓的小肚子伴随着拍击颤了又颤,颠了又颠,看得女生们心惊,月儿边拍边道,
“我的肚子还不鼓,我的肚皮还是软的,不信你们摸~~~我不要输,我不要退赛,我还能憋,我还能憋!!~~”
“嘻嘻,你还能忍又怎样?阿秋和你比的不是忍,是嘘嘘,是要你嘘嘘出来~”,瑶玉伶俐道。
这一轮恰好轮到剑妮计时,她伸出结实的胳膊拉住月儿的手腕,“走吧,轮到你上场了~”可月儿却屈下腿,小屁股直往下坠,拼命不被剑妮拉动,最后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双腿一叉,手按私处,眼睛直直瞪着地面,口中不停地喃喃,“我没输… …我没输… …我还能憋… …我还要比赛… …”
这种样子的月儿六班之外的女生们还是首次见到。就连六班的姐妹们也很久未见过小月失态至此,此刻姐妹们觉得有那么一点丢人,可更多的是无助和绝望,三分钟一过,月儿就要输了。一旦月儿按约定退出整个比赛,六班便也完了。剑妮也不啰嗦,大声宣布计时开始。
1… …2… …3… …
计时开始后,月儿安静下来,依然坐在原地,两眼出神地望着远处的小碗。
1分01… …1分02… …月儿依然一动不动。
2分01… …2分02… …月儿将双腿蜷了起来,手抱着膝盖,依旧静静地呆望着远处。
九班阵营的女生们渐渐沸腾了,胜利距离她们越来越近,三花最大的敌人,六班最有实力的淑女即将出局了!沸腾中,只有逐秋神色严肃,此刻的逐秋,心情激动到极点,也紧张到了极点。六班的头号淑女,淑女技巧达到极致的女生,自己苦苦缠斗若久的劲敌,再过1分钟就输了,自己就要赢了月儿!逐秋怎能不激动?可胜利越是逼近,她的心情越是紧张,方才月儿的表现令她心生疑窦,输掉淑女技巧比试确实难受,但通过一上午的观察,月儿不像是那种无法接受失败、输不起的女孩,难道月儿还有后招?逐秋厉眼扫过碗中湖面,没有问题,碗内再也无法容纳多一滴水。而月儿就这么坐着,三分钟内不小解也要输。怎么看自己都会赢。
2分41… …2分42… …
不对!!!一个念头突然在逐秋脑中闪过。难道月儿是在… …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逐秋的目光霍地望向远处,望向远方的山峦,树林。与此同时月儿也原地站起了身,此时的月儿脸上已不见了沮丧和绝望,望着几乎和逐秋相同的方向,表情严肃又充满盼望。可其他女生们此时已情绪化到了极点,谁也没注意到二人的变化。最后的十秒,九班一边将计时变成了倒计时,女生们齐声喊着,
10,9,8,7,6… …
起风了。
风从山的那一边吹来,从林梢上掠过,虽然是微风,拂在众人脸上只有丝丝凉意,也只让草叶轻轻地摇着头,但已足够让满盈的湖水泛起一波接一波的涟漪。这次的涟漪并不似水滴落入湖心激起的波纹均匀地向四周扩散,而是随着风吹过的方向压向一侧的湖岸。已经高出湖堤的水面得到水波的助力,终于在湖堤的一处打开了缺口。一支涓涓细流自碗沿流淌下来,流过绘着青花的碗身,流至碗底,最后在铺在碗下的塑料布上汇成了一块橡皮大小的小水洼。这时,女生们的倒计时喊到了3。
喊声戛然而止。众人望着碗底那小小的一汪水,一时间难以反应,沉默了若久,终于有人带着疑问小声说,
“月儿… …赢了… …?”
月儿赢了?月儿赢了?女生们开始窸窸窣窣地议论。拜方才芷寒将比赛规则重述一遍,规则已被记在每个女生的心里。属于月儿的3分钟尚未用光,方才月儿与众人都远离瓷碗,没有人为将水弄出碗外的嫌疑,月儿此轮尚未注水,但湖水却溢了出来,按规则… …最后一位注水的选手逐秋要判——输。
六班的姐妹们着实大大松了一口气,围拢到月儿跟前,冰冰抢先说,“原来方才又是气恼,又是不肯认输,乃至不肯入场比赛都在你预料之中呀~~~既然你心里有底还演戏干嘛,真是把我们都吓到了,我们真以为你要败了… …”
“我… …是迫不得已”,月儿并未避讳九班阵营之人,话音在场女生都能听到,“其实… …最后一轮注水前,我自己判断小碗内剩余的容量既不是五滴也不是六滴,而是… …五滴半。按道理,碗内的确可以最多容纳六滴液体,但我留心过,今天有风,在天气的干扰下五滴半已是极限。可问题是… …解出半滴在碗中我实在做不到,因此我当时的选择只能解下五滴在碗中,将最后半滴的空余留给对手。我别无选择,只能赌,赌对手判断失误,将半滴的空余误判成一滴,为此我不惜表现出竭尽全力也要再挤出一滴的样子,失败后又显出万分懊恼,只是想迷惑对手造成误判。至于方才的举动么… …我想尽量拖延时间等待风儿吹来。”
“哼哼,按你的说法,你滴下五滴之后便已经赢了。对手不注水是输,滴入一滴水也是输,你大可高枕无忧,又何必装得那么可怜,我看你就是没将二班的淑女放在眼里,存心戏弄人家”,珊珊阴阴地说道。听了珊珊的话,瑶玉和剑妮的眼神陡然凌厉起来。
面对挑拨月儿并未动怒,沉言道,“错了,正相反,正因为逐秋的淑女技巧高超得可怕我才刻意伪装。我无法滴下半滴水珠,但逐秋未必做不到。我留意观察过,我的晕黛远山是令水汽晕染,在某一时刻瞬间凝结成水珠滴下,而逐秋的铜壶滴漏是由微小的细流汇聚于花尖,让水滴一点一点壮大直至滴落,这样的招法练至极处,控制水滴的大小也未尝不可。倘若对手判断准确,落下半滴于湖中,我必输无疑。因此我才不得已出此下策迷惑对方。”
“呃… …你这样说也有点能讲通”,瑶玉话中依然透着不甘愿,“可这… …不是秋秋解到碗外,也不是她注水过量导致溢出,而是单纯受环境影响,因为风吹水才溢出来,这…这…我还是无法接受。”
九班阵营的女生们闻听又见希望,纷纷点头。却见逐秋走到月儿面前,此时的她由剑妮搀扶,没有剑妮高大的身躯做后盾,让人觉得她随时会脱力栽倒。逐秋的脸上难掩沮丧和疲惫,但她努力将心情调整平和说道,
“月儿赢过我的地方有两处。第一,湖水被风吹到外面如何判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考虑到风的因素。在判断碗中最后所能容纳的水量时其他人都忽视了风的影响,包括我在内,只有月儿将风计算在内。虽然我也很想说倘若月儿没有拖延时间,倘若那阵风刮得再晚一会儿结局便会不同,但在依据淑女经验做出的这次判断上,月儿更胜一筹。
“第二,与我的铜壶滴漏相比,月儿的晕黛远山滴落一滴水的时间慢了两秒。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同样的条件下我们二人被逼至绝境,想泄洪条件不允许,忍又实在坚持不住,我们二人同时施展绝招做最后的挣扎,月儿的洪水渗出闸口的速度总会比我慢那么一点点,在小裤裤上形成肉眼观察得到的水痕的时间也会慢那么一点点。虽然只是一点点的差别,但长久下去,首先被发现失禁的会是我。至少在这一招上,月儿又胜了一筹。
“所以… …”,逐秋停顿片刻,“我愿赌服输。从现在起退出整个比赛。”
不带感情的声音平静而响亮。众人再次愣住,随即,欢呼声沸腾了六班的阵营。
“赢了!”
“赢了!”
“月儿赢了!”
“逐秋退出比赛了!”
六班女生们的欢呼声一阵高过一阵,伴着欢呼声,兰兰、娟子、小妹、冰冰和二姐将月儿围拢住,忘情地热烈拥抱着月儿。这场胜利来得太艰难了!逐秋的超强实力一度令所有女生感到恐怖,月儿也数次被逼到了悬崖边缘,但月儿撑了过来,并且凭借着同样强大的淑女经验、技巧和实力搏回了胜利。虽然整个比赛尚无尽头,但一直处于被动不利的六班女生们太需要这场战役的胜利了。不断被姐妹们紧紧拥抱的月儿在心底已经不知多少次咬紧牙关,发出多少次无声的惊叫,辅自恶战中归来的月儿身体和心理都疲惫到了极点,现在月儿最大的愿望就是独自一人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最好是躺下,不被人打扰,不被人观察,好好地舒缓一下满身的疲劳,稳一稳已经冲击闸门好多次的洪峰,将它们统统憋回水库中,同时… …也避一避他人的目光,一个人平静下来。和逐秋的比试中私处数次被人无遮挡地窥视的经历给月儿带来的莫大羞耻感久未散去。可眼下,姐妹们一个接一个地和她紧紧相拥,月儿那鼓鼓凸出的小肚子不停地撞在姐妹们的身体上,再随着拥抱被重重的挤压。经历了数轮放水后,月儿的大水球和抗洪的防线此刻是混乱的,身体搞不清主人究竟想“尿”还是想“憋”,而洪水更是趁着管道和闸门疲惫不堪的当儿轮番进攻,短短两次拥抱后,洪水就已经被“挤”到了玉门口。小月的内心是尴尬的,不住地命令下边“憋住”,“必须憋住!”同时一次次地奋力缩紧私处,将洪水封在体内。猛烈的疼痛自被挤压的小腹席卷而至,但小月的脸上依然维持着笑容,也未停止和姐妹们拥抱的动作,因为月儿知晓,姐妹们的庆祝是真心的,就连方才怒怼过自己的二姐和一直将自己视为竞争对手的小妹此刻也真诚的祝福她,只因为六班的女孩们太需要这场胜利来鼓舞士气,给予她们坚持比拼下去的决心。而月儿的心底又是喜悦的,逐秋,一位异常强大的对手,甚至可以说是月儿目前为止遇到的最强淑女,和这样一位强大的对手比试本身就是一种享受和难得的学习机会,历经艰辛最后取得胜利,这对一名以完美淑女为奋斗目标的女孩而言是莫大的欢喜。因此月儿忍着痛和尿意的急切,与姐妹们一次又一次相拥在一起… …
另一边,逐秋被剑妮和瑶玉搀至远处一颗大树下,瑶玉快言快语道,“阿秋,既然你已经输了,要不要就… …”,瑶玉用眼神瞟了下剑妮,“让妮子陪你到校舍里嘘嘘?”
逐秋摇了摇头,“暂且不必。那血诗看得我也心有余悸,我不想犯险。我总觉得校舍那边有诡异,这事怕是还有后续。不必担心我,我只是体力耗损剧烈,待恢复之后就会无碍。若真要… …解手,也等到凑齐几名女生后再说吧。”
瑶玉轻按逐秋的肩膀示意她坐下,逐秋却将身子向上挺了又挺,背靠树干而立,僵持着不肯坐下。瑶玉“哎”了一声道,“秋秋,你就坐下吧,让我为你按摩腿部肌肉,有助于你尽快恢复体力。”
可逐秋并不言语,依然倚着树干撑持着身子。剑妮见状也说道,“阿秋,你坐下吧。知道你忍急时不习惯安静的待着,但眼下你需要好好休息~~”
却见逐秋脸颊一红,微诺地说,“后面被我手指捅得… …很疼,怕是还有些肿… …坐着… …会更疼… …”
瑶玉和剑妮闻听噗嗤一笑,不再勉强,瑶玉一边蹲下为同伴按摩腿部,一边转移话题道,“阿秋你这次虽然惜败,但这场淑女技巧比试可真是惊心动魄,叹为观止。待回去后和班里姐妹们转述前后经过,大家也必然为之赞叹。”
逐秋轻轻“嗯”了一声,继而言道,“你那边把握如何?方才我和月儿独处时她对我说苏琳实力强悍的不得了,凭一己之力竟能将她、小妹和六班另一名女生击败。虽然这可能是对方虚张声势,但我还是有点在意,劝你莫要轻敌。”
“嘿嘿,放心吧,我你还信不过?她强悍才好,超能憋才好呢~~~定叫她最后痛不欲生,嘻嘻,这样才好玩嘛,倒是嘛~~~”,瑶玉话锋一转,“秋秋你真能坚持吗,要不要先放出来一点儿,我这儿有垫垫,反正你已经退出比赛了嘛。还是~~~你后门那里我帮你揉揉?~~~”
“去!和我也不正经… …”,逐秋正要多怼瑶玉几句,忽见月儿已经接受完伙伴们的祝贺,正向这边走来。月儿一手插在腰际,另一只小手拖着圆滚滚的小肚子,步履显得有些蹒跚,望着她走路的样子,真像一位怀孕六七个月的年轻孕妇,腆着已经成型的肚子在林中散步。月儿努着小嘴,小眉头微微皱着,看来尚未得到休息又在拥抱中小腹受到一连串挤压将她折磨得着实不轻。待来到逐秋跟前,月儿收敛神情言道,
“非是我故作姿态,我只是想和你说,将前一轮的水珠裹在花朵里后一轮使用,最后时刻伪装拖延等待风起,这两件事上我有些胜之不武。你若想‘雪耻’,待今日之事告一段落,你我择日再来一局真真正正的淑女技巧比试,这次我们比忍。”
“哈”,逐秋一声轻笑,“我无心雪耻,但真想和你再比一次,到时你要奉陪哦。我们比忍。”
两人还想再聊,珊珊却加入进来。原来珊珊从剑妮行囊里翻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青花瓷碗,装了满满一碗水端了过来,未针对月儿前先对瑶玉言道,“我们班的三花有事找你”,瑶玉闻听转身走向九班那边。这时珊珊才对月儿道,“月儿,你赢了淑女比试不假,不过你别忘了,方才比试中你释放了不少水在碗里,现在你要把那些水再补上。”
“哦?刚才的淑女比试规则里有规定要将放出的水再补回来吗?”
“规则里也没有明确规定风将水吹洒该怎么算,我们还不是照样败了。”珊珊脸色难看地说,说罢又瞟了逐秋一眼,“要不是有人主动认输,我们可要和你一直理论下去。”
逐秋根本未瞧珊珊,一边接受着剑妮的按摩,一边将脸扭向另一边。月儿无心辩论,只想快点摆脱纠缠去调息,月儿接过小碗,喝掉半碗水后将碗还给珊珊。
“喂,你怎么只喝一半,还有半碗水呢,怎么不喝?”
“因为比试是我和逐秋两人参加,我只释放了半碗,若要补水也应该只补半碗吧。”
“呦~~~想不到堂堂六班的领军淑女,刚才还风光的赢了一场淑女技巧比试,现在却连再喝半碗的气魄都没有。该不会是~~~”,珊珊故意弯下腰朝月儿小肚子那里瞧去,“你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实际上半个闸门已经沦陷。你憋——不——住——了~~~”
月儿却不中计。月儿当然不高兴被珊珊奚落,尤其是听到别人说自己忍不住,哪个淑女的心里会舒服?都想将这面子找回来。但月儿在心中反复告诫自己,该撑颜面时一定要撑住,没有必要撑的面子万万不要冲动。方才班上姐妹真心祝贺她,哪怕小肚子被挤压得痛的不行也要撑住,莫辜负了姐妹们的心意。面对珊珊这样的人可没必要逞能,按道理不该由自己喝的水一点也不多喝。区区一碗水月儿当然不在话下,但高手过招往往只是毫厘之差。眼下形势依然敌众我寡,也许比至最终,自己就是因为托大,多喝了这半碗,才比对手早失守了那么几秒。想到这儿,月儿再不多言,转身要离去。不曾想珊珊依然不饶,
“哼,只喝半碗不够吧。谁都知道,喝下的水并非全部进入大水球中,你刚才释放了半碗,要想将这些水补回你的水库中,必须要喝的比这多才是。”
“好呀,那我就等你发明出个公式,计算出到底喝多少水才能生成半碗洪水之后再喝,此外… …”,月儿停了下,脸又微微发烫,“也许你刚才离得远没看清楚,我和逐秋虽然轮流注水,但其实我注的水量小半碗都不到,因为前两轮我… …我不适应… …解不出… …只出来那么一点儿… …”
“没错,本来是月儿先手,我见她排水困难,就抓住时机,一次将水注到离碗口不远的高度”,逐秋帮腔道,眼睛却依然没瞅着珊珊。
“你!… …”,珊珊无言以对,扭身走远。月儿刚要调息,又见风灵唤自己。
“看来她们不甘心因我的失败锉了士气,势要稳住阵脚。你有的忙了。”逐秋的话音轻描淡写。
“嗯”,月儿笑着点了点头,将眉头舒展,挺直了身板,既不撑腰也不再捂着小腹,腆着鼓鼓的小肚子,快步向三花走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