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憋尿的痛苦经历四-73 绝艺

赛场上异常安静,众人都诧异地看着逐秋,摸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只有瑶玉面带微笑,神色如常。珊珊最终按捺不住打破寂静,
“喂,你们班那位怎么从计时开始就一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发呆,眼睛也闭着,这眼看2分半就要过了,难道她被憋傻了不成?”
“咯咯,你才傻嘞。逐秋一身本领岂是你们所能料想。在忍耐一事上,她对自身情况和外物变化的敏感异于常人,只要集中精神,便可以完美地模拟出将要发生的事。眼下,她正在脑海中推演自己接下来的行动和结果。也可以说,她的淑女力量强大到可以短暂的预知未来,而预知之后便可以… …改变未来~~~”
话音未落,逐秋有了动作。蹲身… …射水… …一只银针似扁舟划过湖面… …起身… …失败… …拧掐… …双手拧掐… …僵持… …玉腿绞作“><”状… …
披在身上的洁白外衣如雪落般飘零在地,女孩的神情越来越痛苦,眼圈开始泛红。
紧扣膝盖的双手离开了膝头,绕向身后。
就在女生们以为逐秋要将双头挡在臀后,尽力遮住即将淅沥而落的水流时,逐秋的左手忽将短裙向上一掀,右手四指攥拳,唯有大拇指高高竖起,做出夸赞的手势,随后朝着自己的屁股蛋狠狠地插去。
“啊~ ~ ~!!~ ~ ~!!~ ~ ~”
逐秋发出一声长长的,饱含痛苦和羞辱的呻吟,猛地站直了腿,挺直了身子。借着被掀开的裙摆,众人看到女孩两个白面包一般的臀瓣紧紧地夹住了她的小拳头,而拳头上的大拇指却消失不见——整根拇指直至指根处尽数没入臀缝上那朵娇羞的小菊花之中~~~ ~~~
动人的景象只有一瞬。
身子站直的下一秒,逐秋迅速地将手拔了出来,裙摆落下,一切不复再见。那刚刚被一根大拇指插入的小菊花怎样了,只能留待众人想象。逐秋依然将双手挡在屁股后,仿佛害怕有人的眼睛能看穿短裙,看到眼下自己小屁股的情状,小跑着远离了赛场。一路跑过时,女生们看到逐秋原本如天边云朵般淡然的脸颊上粉红色的桃花朵朵盛开,那神情似痛苦、似羞耻,还夹杂着几丝成功的喜悦。待她跑至远处一颗树下,瑶玉和剑妮早已提着一大瓶纯净水和洗手液等候。逐秋将双手洗了又洗,这才捂着小肚子靠在树干上长出一口气。瑶玉见状让她坐在地上休息,逐秋摆了摆手,
“不成,现在我双腿没力,坐下再想站起来就难了。”
瑶玉闻听下意识地蹲下,双手按在逐秋大腿两侧想为伙伴按摩,逐秋急忙制止,“快别!你想让我犯规啊~~规则不是讲好只能靠自己,外人可以遮羞,却不能在有关忍耐的任何事上帮忙。方才月儿摔在地上,趴了那么久,可见过有人去扶她?”
瑶玉赶忙站起,“sorry,sorry… …我是很久未见你比得这么辛苦,一着急就忘了… …”
这边逐秋靠在树上休息不表,那边月儿又开始了新的一轮。比到此处,女生们全都被这场前所未见的比试吸引了,月儿与逐秋的奇招迭出让她们忘记了羞赧,忘记了围观的规则,她们只想最近距离的,目不转睛的观看这场旷世的淑女对决。除了苏琳坐在原地,其余女生不约而同地向前挪着脚步,围观的圈子越缩越小,小到可以看清两位女孩比试的每一个细节。
但见月儿依然如前一轮一样慢慢挪到碗前,挺身变为蹲姿,劈开腿,一手拇指和食指捏住下体的两片花瓣向前一提,只是轻轻一提,那两片娇嫩的肉瓣顿时被拉扯出了一寸多长,瞧得围观的女生们暗惊,月儿下体那朵花儿看上去娇小可爱,不曾想弹性和柔韧竟如此见佳,若是饱满地绽放开来,又将是何等光景?却见月儿又将另一只手探到身下,食指、中指化作剪刀,自左右两边剪住被揪起的两片花瓣,顺着肉瓣被拉起的方向那么一捋~~~ ~~~
一滴水露便在被拉抻的花瓣的下端滴了下来,仅仅一滴,落在碗里~~~ ~~~碗中水面未尝溢出。
嚯,即便有的女生依然认为月儿作弊,但也不得不为眼前景象折服。又轮到逐秋上场了。逐秋捂着小腹,尽量挺直身躯,快步行至场内,与月儿错身的刹那,二人眼神交汇,月儿眼中透出的是宽慰,逐秋没有模仿自己,将泉水夹在花朵中待到下轮滴落,这实在是万幸~~~她若那么做,我必败无疑。而逐秋眼中闪过的是失落,她并非未曾想过此计,但精于此场淑女技巧比试的她磨炼多年却从未尝试过施展月儿那般技巧,在上一轮的最后时刻她迟疑了,她担心模仿月儿的做法会出现闪失,夹不住裹藏在花朵中的露滴,最后还是决定用自己的防御技术顽抗到底。
然而淑女的信念告诉她不能败,不可败,不会败。
逐秋对月儿莞尔道,“你是第一个逼得我动用此招之人”。随即,两人插肩而过。
逐秋上场后,轻轻地,小心翼翼地缓缓跪下。她的双膝一左一右跪在小碗的两边,大腿和上身保持竖直,随后撩起裙摆,将裙摆托在鼓鼓的小腹的前端。当裙子的遮挡失去,逐秋那细长的柳叶状的阴户出现在碗中湖面的上空。本该是羞人的一幕,可女生们谁也没有将目光移开,相反,围观的圈子又缩小了几分,因为大家实在太好奇,逐秋要怎样向碗中小解才不至让水溢出来。现在碗中的湖面已经微微超过碗口,由于张力的作用尚未流散开来,但如此满涨的湖水真的经不起哪怕稍大一点儿的震动了。无论是一截小水柱,一颗小水球还是一根水丝射入都不行,因为再小的水球,再细的水丝内中包含的都是好几滴水,而此刻湖面所能承受的震颤,只有像方才月儿那样一滴落入才行。可月儿是事先将露水含在花苞里,当真现场小便又有哪一位女生能令泉水一滴一滴地往外流呢?正如风灵此前之言,那是神仙才能做到的事情。
计时开始了。
却见眼前的逐秋双手托着裙摆,呼吸变得均匀而深沉,罩住双乳的泳衣随着深呼吸一起一伏,少女的头微微扬起,双眸凝望天际,那散发古典气息的鼻梁和鼻尖随着头的扬起显得更加高挑。不知情的人看来,这个女孩正以优美的姿态向神明祈祷,祈求神明庇护远方的爱人。而悬在湖水上空的那扇柳叶门依然只开了小小的、细长的一条缝,那两片柳叶状的肉片宁静地贴着女孩的下体,安稳非常,只有微风吹过时门前那细腻而柔美的毛发微微地浮动。
“呀~~~”,倏地,一名围观的女孩叫出声来。
在那道柳叶门的最下端,门缝里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那闪光是那么微弱,那么虚幻,如同最遥远的星星发出的微光。但女生们心知,有什么将要发生了。
俄顷,那光亮又闪烁了一下,但这回不是在门缝里,而是闪烁在门外,一颗小得不能再小的水滴出现在那细长肉瓣最下方的尖尖处。那水滴太细小了,细小的失了水滴该有的弧度和球面,与其说挂在,不如说是贴在那柳叶的肉尖上。
再过片刻,水滴变得大了些,下端开始现出圆圆的半个球形… …大半个球形… …整个球形。不觉间,一滴饱满圆润,晶莹剔透的水似一粒成熟的秋果结在逐秋的下体,摇摇欲坠。当计时员喊出30秒的那一刻,那颗水珠的重量使她再也无法抓住主人的胴体,满怀眷恋地脱离了母体,如天降玉露笔直地划过空中,正中湖心。
叮咚~~~ ~·~ ~·~ ~·~
微微拱起的湖面接住了这滴玉露,没有水溢出碗口。
叮咚… …
叮咚… …
接下来,每隔三十秒,便有一滴成型的水珠自逐秋的柳尖上滴落。分秒不差,简直如钟表的秒针一般精准。
四下里鸦雀无声,众人表情木然。只有瑶玉笑眯眯地瞧着,对出现在眼前的这一幕显然心中有底。剑妮忽然凑近急切道,“秋秋叮咚一下就可以啦,下场换月儿上,看她怎么办!怎么还叮咚叮咚个没完。”
“你呀~只管做好保镖护院的任务。此等招法消耗体力极大,对心力的损耗更是惊人,可不是想施展几次就施展几次的。所以不到最后决胜之时,阿秋绝不施展。如今阿秋使出此招,怕是要一鼓作气将碗中水量逼至瓷碗所能承载的极限。胜负即将分晓了。”
“哦~~~和你们这群淑女一比,我这个大老粗真是啥也不懂。那秋秋为啥不快点灌水。以她的眼力,瞧出现在距离容积极限尚差几滴料也不难。差十滴就叮咚个十下,差二十滴就叮咚个二十下,嘿嘿,不就赢啦。”
“哎呀,说你胖你就喘… …这个嘛… …哎,反正我也只是半懂,我又不会这招。不过听阿秋说在一个修练的阶段内每一滴水从汇聚到成型,所需的时间都是固定的。不是想急就急,想缓则缓,一急这招术就破了。”
“… …”
当第六滴水滴下时,时间正正好好过了3分钟。
逐秋小心翼翼地起身,退出场地。迎接她的是目瞪口呆的女生们,几个女孩子的嘴依然张着,尚未从刚刚过去的三分钟里发生的场景中回转出来。我们不要责怪女生们的失态,逐秋方才的表现太过不可思议,神仙才能做到的事居然被眼前这位云淡风轻的女孩做到了。下一个瞬间,女生们将逐秋团团围住,风灵、阿霞、珍、包括小妹和天娇挤在最前头,纷纷拉住逐秋的手臂,抢着言道,
“不可思议,太了不起了。方才看的清清楚楚,丝毫没有作弊,也没有犯规。可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能不能告诉我们?!”
“是啊”
“是啊”
“我们都想知道呢”
这是以完美淑女为目标努力的女生们做出的最率真、最自然的反应。看到其他淑女的忍功强过自己,女生也许会不甘心、不服气,会嫉妒。但若是一位女孩的淑女技艺已经到了高不可及,出神入化的地步,那女生们心中满载的唯有钦佩和仰慕。逐秋的招数了如神迹,在现实中将发挥多大的功用呵!~~~试想一下,两位女生苦苦忍耐洪水至崩溃的边境,眼前没有厕所,甚至还有数名男生同行。一名女生一个不留神,控制不住的尿意奔涌而出,湿了裙子,顺流大腿而淌,众目睽睽之下,这将是多大的耻辱?纵使这位女生拼命控制,水闸只泄出了一小股便关紧,但下身猛然一湿一热,纵然未被外人察觉,那种羞耻感也会令女孩无地自容。而另一位女孩呢,如果身怀逐秋这般绝技,不露声色,安稳静待于人群之中,只是… …一滴… …一滴地将无法继续怀忍的水露渐释出来,莫说外人毫无察觉,就是当事人也没有太多真实感。此番一滴、一滴的渗漏可以坚持多久呢,也许数十秒,也许几分钟,也许更久,可方才逐秋便持续了整整三分钟呐~~~在这段时间里,谁说不会突然出现洗手间,谁说同行的男生们不会因事忽然离开呢~~~有了这般绝艺,便可以将淑女的形象维持得如同金身一般不败。
被女生们围问的逐秋显得有些无奈。此时的逐秋脸色苍白,短短几分钟的出场已使她全身上下挥汗如雨,只有双瞳炯炯,闪现出胜利的喜悦。逐秋的双腿一个劲儿地打着哆嗦,幸好几位女生拉住她的手臂,不然她真要站立不稳瘫倒在地。见众人逼问的急,逐秋于喘息间缓缓言道,
“舒阔全身,自然而然,吐纳灵息,心无杂念。泉眼似张非张,似闭还弛。心念欲解非解,欲放还收。肾水遇实则滞,从虚而透,实则虚以,虚返其实。无妄无念,虚汇成滴,无时无措,月凉阶前,点滴到天明。此招名为——铜壶滴漏。”
逐秋本无心详述,便将她练习此法的口诀一径道出。只听得众女生云里雾里,似懂非懂,却对眼前这位忍功超绝的淑女更加佩服。恍然间听得有人道,“好啦好啦~~~大家别围着,我们家阿秋需要休息… …大家让一让,谢啦谢啦… …”原来是瑶玉为同伴解围,瑶玉将逐秋拉出人群,和剑妮一同搀扶她回到方才的树下,逐秋依旧不肯坐,靠在树上连声喘息。
“哈”,瑶玉一巴掌轻拍在逐秋肩头,“紧张啥,这下咱可赢啦。六班万然想不到,你扛过两次注水,眼下月儿下边没了存货,她完了。”
逐秋轻摇头道,“未到最后时刻,我不敢松懈。别管我,你去和她们一起仔细查探。”
瑶玉点头离开。而此时,女生们围在小碗四周正在琢磨起另一件事——碗中到底还能盛得下几滴水?
这个问题直接关系到比试的胜败,是每个女生都迫切想搞明白的事情,但该如何测算,又如何测得准呢… …一时间谁也未敢发声,那些忍功平平的女生都将自己的猜测藏在了肚子里,想听听一流淑女们的看法。平静中却闻听有人发言,
“四滴”,“四滴!”,小妹与天娇对视当下,竟说出了相同的答案。“看来这次咱俩意见难得的一致呵”,天娇揶揄道。
却见阿霞缓步走到跟前,拍了拍天娇肩膀,“三妹,依我看,应该是五滴。可别小瞧了水面的张力。”
“怎么会?”,天娇并不服气,一旁的小妹也不愿自己说错,望向月儿求援,却见月儿跪坐在一边,正用手轻抚着小腹调息,并无心介入。等来的倒是风灵的插言,风灵在开口前沉吟若久,似乎很是犹豫,最后还是言道,
“嗯… …阿霞说的有道理,应该是五滴吧~~~你觉得呢?”,风灵将目光转向芷寒。芷寒此时紧咬着嘴唇,蹲在地上,用一只脚的脚后跟顶着小屁股,一只手已经挡在了叉开的大腿前。见有人询问,芷寒尴尬地笑了笑,“我… …我瞧不出来呀… …”
听到此处,瑶玉转身回到逐秋身旁,“唉,我们队友的实力堪忧啊,没有一个人猜是六滴。”
“你也判断是六滴?”,逐秋轻声问瑶玉。
“嗯。她们就站在那儿看啊看,俯视之下瞧见的只是水面的上抛面,真实水面要更低那么一点点。难道我的判断有误?”
“没,我和你一样看法。就不知月儿是否也判断出六滴的极限。”
“你刚才慌张离场还有时间观察?哦,你是在铜壶滴漏之前就测算出碗内最多能容纳十二滴吧。真服了你的眼力!不过放宽心,就算月儿那丫头判断准确,她能做到一滴、一滴地让水流出来吗?如果能做到她早就做了吧。这局我们赢定了。”
“嗯,我对自己也有信心。扶我到场边观看吧。”
待逐秋三人来到场边,月儿也刚好进入场内。见识过逐秋的神技,再看看碗中摇摇欲坠的水面,很多女生在心中已经将胜利的奖杯颁给了逐秋,九班一方的女孩们面露得意,而六班的女生的心则一个劲儿跳个不停。大家再次屏息,看月儿如何施为。却见月儿也在碗边双膝跪倒,单手撩开了短裙,那姿势竟和逐秋无比相似。计时正式开始,月儿用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在下身八字状一划,私处少女的花瓣便被拨向了两边。咻~~~开赛以来,月儿的神秘花园已经数次让旁人看个通透,可这一次,月儿脸上并无扭捏娇羞之态,相反,月儿缓缓闭上双眼,鼻翼随着深而幽缓的呼吸一张一缩,仿佛忘记了周围的人,忘记了自己裸露的身体,甚至忘记了身下那几欲溢出湖堤的一潭秋水。而月儿下身被催发的少女之花再次向世人展现了花瓣内至嫩至洁的淡粉色彩。几片花瓣的中轴线上,少女的花蕊娇柔无力地匍在花房中,花蕊下那隐秘的洞口只向内延伸那么一下下便如扎死一般,令人再无法得见深处洞天。虽然被玉手扒开了花瓣,但那蜜穴展示出处女肌肤的活力和圣洁,洞壁的肌肤紧绷而充满弹性,矜持地阻碍住想入内中一探究竟的所有目光和愿念。赞叹之余,女生们最最留意的莫过于蜜穴上端,花蕊身下的那弯泉眼了。可连经验丰富的淑女都难以判断这口泉的奇姿。若说开,那幽泉的泉口碰在一起,见不到洞眼的痕迹;若说合,那泉口的柔肌又非紧缩,丝丝肌肤间总人的印象总是若即若离;若说动,那泉眼寂静的能令流过的时间凝结;若说静,恍惚间女生们总觉得有什么在泉口处婀娜幻变… …只不过有一点大家都能确定,那就是注视十数秒钟,也没见到哪怕最微细的一丝甘流自泉眼中外泄。就在众人失望、焦急之际,有人将目光自泉口移开片刻,却惊讶得轻唤一声,
“起雾了~~~”
是啊~起雾了。不知何时,月儿展开的片片花瓣上飘浮着淡淡的雾霭,那雾霭轻极了,薄极了,却似有生命一般只盘桓在少女的花房中,既不被微风吹散也不渐渐消弥于空气之中。片刻间,积郁的雾变浓了些,层层雾气弥漫,将月儿的私处染上了氤氲水色。当这水色又浓时,本来微微湿润的少女的下体已透着一股水亮,这水润的光泽将花园染得一片朦胧,朦胧了幽穴,朦胧了娇蕊,朦胧了粉红的花朵。女生们的心紧张到不成,大家都关心着最后的演变——有水珠自私花中滴落吗?
没有。
28秒
连一点点水滴的形状都看不见,那雾气就徘徊着,浮动着,为少女的神秘之所平添几抹山色空蒙,却偏不肯化作细雨降落。
30秒
已经到了逐秋的铜壶滴下水珠报时的关口,月儿这边仍是连水珠的影子都没。
31秒
疏忽间,仿佛有无数丝肉眼难以分辨的涓涓细流在月儿的花瓣里、花蕊旁、泉眼边、蜜穴中流淌,最终交汇于一处,顷刻间,一滴圆润饱满的珍珠于月儿花朵的最下方陡然形成,滴落。
32秒~~~ ~~~
哗~~~女生们的脸上绽放出最强的兴奋和紧张,但众人谁也不敢发出一丝声响,生怕自己的声音会打扰这神圣的仪式,将碗中湖水震出。辅经历过逐秋那不可思议的表演,眼前又出现了第二个女孩能够做到一次只解出一滴,仅仅一滴。不过细观之下月儿与逐秋既有异曲同工之处,又有着不同。逐秋的妙法招如其名,真如古代宫廷计时的滴漏一般,微小的涓流自小孔中流出,微小的水滴渐渐壮大直至滴落。而月儿的泉眼吐纳的却是层层水雾,将私处花房晕染,便好似清晨山峦间升起的水气,人在密林中穿行,纵使天色晴明,衣襟上也要沾染上这层水气,时间稍长,水雾突然凝结成露而下。其实女生们的感觉真的非常精确,月儿在修习此法时也曾为它起了个名字——晕黛远山。
64秒~第二滴
128秒~第三滴
间隔一样的精准。女生们全都看痴迷了,同样是绝艺,不同的女孩,今天已经见过两次。对于逐秋,大多数女生并不了解,心中唯有仰慕、惊叹。而对于月儿,女生们,尤其是六班的姐妹怎么也未曾料想,练就如此绝艺的超一流淑女就是她们身边的同学、室友、姐妹。大家万分惊讶月儿的进步真的太快了,一年前那个在寝室里憋得拼命挣扎,肚子上压了几本书就崩溃,被姐妹用塑料袋将出水口堵住才免于一泻千里的“小解鸭”如今已将淑女耐力和技巧发挥至如此境界。这份追求淑女之路的决心和所吃的苦必然十倍、百倍于常人。
第四滴如期落下,湖中水面给人的感觉是小小的瓷碗再也无法承载,眼看要漫出碗外,但还是在碗沿那儿颤巍巍地停住了。小妹和天娇心提到嗓子眼,按照她们的判断,这已达到了极限。
可月儿的手并没有松开花瓣。
第五粒珍珠落入湖心。好几位女生在水珠滴落的瞬间闭上了眼睛,她们不敢看,好怕此滴过后便有水溅溢而出。然而当她们睁开眼睛时湖面以命悬一线的态势超出碗沿,一切却依然平静如常。阿霞与风灵面色无比凝重,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月儿的举动。
月儿姿势未变,并没有结束的意图。
瑶玉突然一阵欣喜,对逐秋笑道,“看来月儿和我们判断一致,也认为是六滴。可是没时间了!她滴下一颗露珠需要32秒,眼下已过五滴,只剩下20秒的时间,来不及了,她输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