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憋尿的痛苦经历四-71 掐

逐秋忍功超绝,这场淑女比试的规则又是她提出,若不反击,只会一味被对手牵着鼻子走,越发陷入被动的局面。唯有思考对策,出奇制胜才能博取获胜之机。因此,月儿自比试开始便在心中苦思、酝酿反击的策略,渐渐地,一个大胆的计划在心中逐渐成型。月儿等待的,便是实施的最佳时机。其实,月儿答应同逐秋比试时心中并非全然没有信心。月儿的信心便来自体力上的优势。虽然喝下的水比逐秋多些,对比赛规则也不熟悉,但比试活火熔城时月儿看在眼里,不说之前,单是最后阶段逐秋便一连完成了不下五十次腾空劈腿跳。这对于一个女孩子的体力可是极大的损耗,更会将大水球中的洪水上颠下荡的异常不安分。而开赛以来,小月又发现逐秋竟从未用手帮助防守,就连夹腿的次数也极少,难道她的体力真的充沛到可以小解时收放自如,解手后又能一直运力将私处收紧绷住么?不能被对手的表象吓到,逐秋不是苏琳那种天生巨力,体格惊人的女生,待她力竭一刻便是自己反击的最佳时机。可关键之处便在于对时机的判断,逐秋每一刻的体力如何,还剩多少体力,何时才真正力竭?这些都必须判断得极为准确。反击的机会只有一次,过早,对手尚有余力,便无法将其逼至绝境;过迟,只怕尚未出招,自己已被对手拖垮。因此比试至今月儿无论多么被动,甚至被迫做出种种羞耻的姿态之时都在留心逐秋的一举一动。方才冰冰数次所言之内容,月儿观察的清清楚楚,可她依然犹豫着不敢草率判断。要知无论憋尿舞,坐个屁股蹲,还是数次泉水临门又生生憋回之状皆可假装。逐秋且有前科,与二姐和冰冰缠斗之时便多次伪装成溃闸边缘的状态,一步步将二姐诱骗至大失禁,也令冰冰的一条腿陷入泥沼。逐秋的心智胆识极高,会不会看透了我,故意示弱,引诱自己施展保留的计策呢?
直到方才逐秋解出小便的那一刻月儿才看得分明。虽然动作依然迅速,水珠小巧,落点也精准无误,但从蹲下时起,逐秋那两条劈开的,乳白的大腿内侧的肌肉就不停地在抽搐,越是靠近大腿根,连接少女花苞之处抽动得越明显。非但如此,逐秋下体那两片细长而薄的叶瓣也颤抖个不停。与先前缓慢的,规律的吐纳呼吸一般的蠕动不同,此刻的颤抖杂乱无章,其中还不时会出现几下猛烈的抽搐,就像有人正拿着一个小电极,刺在女孩子最嫩、最娇羞的小肉上一样。只不过逐秋最后放尿的动作完成的极漂亮,博了个满堂彩,其他女生即使发觉也未深做琢磨。可正是这一幕促使月儿下定决心。其他动作可以作伪,唯有这抽搐无法假装。没有人能凭意志让自己的肌肉抽搐,而一旦肌肉发生抽搐,也极难凭心念将其止住。方才逐秋应该已在用极大的力气去控制,去抚平自己的大腿和私处肌肤,可抽动还是接连不停。这意味着什么?经过炭火的烘烤,经过连番跳跃,又经过数次泉口开合,数十次泉眼刚要打开即硬行闭合,这位忍功超一流的淑女也已力气将尽,下身和腿部肌肉疲惫不堪,开始抽起筋来,逐渐不受主人的控制了。月儿再看向那盛满晶莹液体的青花瓷碗,水面和碗沿几乎已分不出高下,若说差,也仅比碗口低那么几根发丝而已。如此满溢的程度再也挺不过几轮注水,比赛的终点将近了。对手的状态和碗内的水面终于促使月儿下了决心,就是现在,放手一搏吧!
可是,还有最后一件事… …月儿一想到自己接下来将要做的,就羞的不得了。想到当真要把脑中构划的策略一步步付诸行动,月儿的身子便如同被赤链蛇目光紧盯下的小田鼠,蜷缩在那儿不住地发抖~~~太羞了,实在是太羞耻了~~~应该说,若没有方才突发状况趴倒在地,私穴和小雏菊朝着众人奋力憋忍的经历,月儿恐怕无论如何也过不了心理这关。可经历过极端羞耻的遭遇,反倒使月儿的心勇敢了许多。月儿将牙一咬,心一横,反正是淑女技巧比试所迫,没什么好怕的,就拼了吧!
这时冰冰已重新走来,按月儿嘱咐为她带来了替换的衣物。月儿运住力,收住水闸,依靠姐妹身体遮掩,快速脱下了那件洁白的长裙,换上了一条高腰小短裙。长裙虽能遮住此时正光溜溜的下身,但有了趴倒的教训,长长的裙摆面对如此高难度的比试实在太不方便。眼下月儿换上的这条短裙尚不及膝,深蓝色的裙底上,宽窄不一的白色条纹横竖交织成一个个夏格子。换好后的月儿蹲在瓷碗前很近的地方,双腿劈开呈钝角,小屁股却并不像很多女孩蹲姿尿尿时那样稍稍向后、向上撅起一点高度,反倒向下一沉,几乎坠到地面。月儿的上身也随之向后一倾,两手在身后一撑,那鼓鼓的小孕妇一般的小腹向前腆了出去。一众女生从未见过如此小解的姿势,一流的淑女都在心中盘算,按这姿态,小月那门泉眼并不是冲着前方或下方,而是朝向… …未及思索,一截小水柱已从月儿裙底飞出,这截白亮的水柱比月儿前两次解出的长些,快有一支粉笔那么长,粗细上也稍显粗胖,但却是几乎笔直地射向天空,只微微地向小碗中倾斜了一点点儿。这种姿态,这番角度的射水便如东方园林池塘里张开小嘴,仰天吐水的金鱼喷泉一般,只不过眼前的喷水口是比那石雕的鱼嘴娇嫩得多,也精美得多的少女下体的芳唇。射出的泉水挟着尿香,足足向上升起一米多高,在半空划出一道陡峭的抛物线后几乎笔直地急落碗中,不偏不倚,正好坠入湖面的圆心,入水之后,湖心处瞬间又竖起了一条水柱,跃起一尺高后复又坠入湖中,转瞬间一颗珍珠又自湖心跃起三寸,待那珍珠也沉入水中,湖心才开始扩散开一圈又一圈圆形的波纹,水纹冲打着碗沿,眼看要没过碗沿,又软软的折回,待到水波平静,肉眼看去,湖面已经与碗口完全平齐了!
哇,女生们对月儿的表现全都赞叹不已。以小解前碗中液面的高度,以月儿放出的水量来看,若那股水流斜着射入碗中,溅起的水花的角度也会倾斜,必然飞出碗外。若水柱落水的位置是在湖边或湖面它处,即使水花没有迸溅出去,泛起的水波遇到碗沿时受力不均,也极易在碗口的一点处突破,溢到外面。只有月儿选择的让水柱垂直下落的角度和湖面圆心的落点才是唯一安全的方式!人们不禁会问,一个女孩小解时让水柱几乎垂直注入碗中,又恰好命中湖心,这可能做到么?月儿不是只专注于“憋”,对这项考验“尿”的淑女技巧比试毫无准备吗?
不妨告诉大家,方才那一幕对于一般的女生难上加难,但我们的月儿轻松便能做到。对于逐秋的提议月儿的确陌生,比如当众限时小便,比如尿出一点儿后要马上止住,而且越到后面要求参赛者尿出的水量越微小,这些月儿平日确实未曾练习。但以完美淑女为目标努力着的月儿又怎会完全不注重小便时的技巧呢?这水流的角度和落点便是小解技巧中尤为重要的两方面。在外面上洗手间的女孩子很多时候都会嫌马桶脏,撅着小屁股悬空小便,也有不少女孩脚踩在马桶沿上嘘嘘。以这样别扭的姿势小解,水流的角度和落点便显得十分重要,倘若嘘嘘的角度稍有偏差便容易浇在马桶之外。纵使水流落在马桶里,但落点不佳,激起“泚泚”或“哗哗”的水声,被同在洗手间里的女生听到也要贻笑大方。若是在高速路上遭遇堵车,或是在野外长久寻不到厕所,女孩子憋得实在忍不住,却又无法接受露出私处于野外解决内急的羞辱,也会找一个空矿泉水瓶或易拉罐探入裙下偷偷放掉一些库存。可矿泉水瓶的瓶口又有多大呢,稍不留神就会尿到外面。因此,但凡超一流的淑女对于此类小解技巧都非常重视,小月于此上练习也不是一时片刻,目前的小月早已掌握了小便时准确控制水流方向和落点的精湛技巧,方才这一手才能露的如此漂亮。
话说月儿此轮已经注水完毕,时间只过了短短七八秒钟。可紧接着月儿的举动却有些出乎意料。只见月儿并未如往常一样起身走到场边,而是借着小便的姿势上身往后一仰,两手结实地撑住地面,两腿就保持着屈膝叉开的姿势,屁股悬空,手脚并用,像一只蜘蛛一般一点一点倒退着爬动。女生们均未见过如此怪异的行动姿态,未及反应,月儿已然挪到了离小碗三、四米远之处停下,小屁股慢慢沉下落到草地上,拄地的两条胳膊缓缓弯曲,上身便也随着弯曲的胳膊慢慢躺下,直到仰面朝天平躺在草地上。月儿的两条玉腿却并没有平放在地,而是依然屈着膝,两条大腿以近60度的角度分开着。这样一来,月儿穿着的夏格子短裙向她小腹上和地上一摊,裙底月儿大腿间那片田园便又暴露在秋空之下。好在冰冰已做好准备,用一件长袖的外套罩在月儿弯曲着向上支起的膝盖上,自己又跪坐在月儿叉开的两腿前,隔绝了众人的视线。躺在草地上的月儿胸口的一对小鸽子随着急促的呼吸一起一伏,比那对酥胸更惹人怜的是小腹上那高高隆起的小山包,那鼓胀饱满的程度像极了怀孕七个多月的孕妇。可忍功一流的女生心里皆清楚,为了控制住尿意,也为了雅观,此刻的小月一定还在适度的收缩、绷住她的小腹。要是月儿令小肚子完全放松下来,她那胀得圆溜溜、沉甸甸的小肚子还不知要鼓成什么样子。
躺下后的月儿脸色一点儿也不轻松,面容绷得紧紧,眼神中满带痛苦和不安,月儿边喘气边对冰冰说,“唉~~~急死我了~~~累死我了… …坚持不住了,必须躺下来… …哎呦… …急死了… …没力气了~~~”月儿这番话没有悄声讲,在场女生们都听得真切。而此时另一旁的逐秋已准备就绪,示意计时开始,大家的目光又刷地集中到她身上。这一次逐秋的注水依然并不顺利,逐秋反复尝试了几种姿势,全蹲,半蹲,身子距小碗的距离和双腿叉开的角度也变换了好几次,但总是功亏一篑,在那临门起脚的当口又收了势。逐秋脸上表情依旧维持着镇定,也未曾发出呻吟或抱怨之音。但她方阵营的女生们却看的心焦,有的女生渐渐察觉,比赛的局面正发生着转变。一开始的几轮里都是月儿犹豫、踟躇,费了好半天劲才在计时的最后关头将泉水放出,逐秋的小解一直如鲜嫩的小水萝卜一般清脆利落。可最近这两轮里都是月儿迅速完成了任务,反而是逐秋的小便变得艰难起来。最挂心的莫过于同班的两个女孩,剑妮微微俯下高大的身躯,凑到瑶玉耳边道,
“怎么回事?秋妹子怎么尿不出来啦!”
瑶玉白了她一眼道,“不是尿不出。是怕嘘嘘出来后摒不回去… …看来烧烤架上的比试消耗了过多的体力,秋秋没力气了。也真没想到六班那月儿能与阿秋缠斗到这般地步。要知道这项淑女技巧比试可是阿秋独步群芳的绝技,换做我上,三轮就完蛋。”
“换做我上,第一轮保证就尿歪!”
瑶玉又白了剑妮一眼,不再言语。       
却在此时,逐秋将两腿的角度劈得更大了些,簌地探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分别扒在下身那两片柳叶上左右一分,她那柳叶门顿时出现了一道缝隙。随着门后浅粉色的嫩肉暴露在空气中,逐秋的面颊上也飞起了道道红霞,这位淡雅的女孩第一次羞红了脸。非但逐秋害羞,旁观到此情的女生们也惊异匪浅,这还是比赛以来,逐秋第一次用手触碰少女的三角地带呢,而且做出的还是主动撩开珠帘,敞露蜜洞的大胆举措。细心的女生们都已觉察,不知是害羞还是另有缘故,这大半天来,除了示弱欺敌的谋略,无论情况如何紧急,二班的这位顶尖高手始终不愿做出触碰私处的动作。可眼下局面逼得她终究破了例,碗内的液体几乎已经盛满,若说还能继续承载,也是极小极小的容量了。这就迫使逐秋此次放水必须只尿那么一点点便断然收住,而吐出的水量越小,水流的冲击力便越弱,喷射的路线也越难掌控。倘若被那两片芳唇稍稍阻挡,或在流出蜜穴时稍稍擦碰到穴壁都极有可能改变轨迹。若想让泉水顺利落入碗内,只有靠主人亲自开启私处,为泉水清除阻碍。
就在女生们惊异沉吟之际,一点星芒忽地自柳门内飞出。那星光实在太微弱,太飘忽,以至于很多离得稍远,眼力稍差的女生都未察觉。这微弱的白光来自一颗极为娇小、灵巧的水球,比起逐秋前几次射出的樱桃核大小的水球还小了三分。这水球飘忽着,摇晃着朝那碧碗中飞去,轻盈的仿佛一阵微风就能将它吹散。但它终究还是飘落碗中,落水的位置并不居中,距碗沿不到二指的距离,入水时也激起了水花和水波向碗沿溢去,但由于水球太小,激起的水花波浪也太轻太轻,尚未到达碗边便又消失了形状,碗内一湾碧水复归于平静,并无一丝溢出碗外。
女生们未及喝彩,但闻逐秋闷哼一声,
“嗯!!!~~~ ~~~”
玉手离开私处之际,正对面的月儿和冰冰清楚地看见逐秋两腿间的那片花圃陡然一缩,那口晶亮的,尚泛着水光的泉眼骤地藏入花穴之内,随即柳门紧闭,那穴中洞天亦不复得见。逐秋起身,却未能站稳身姿,女孩于刚刚站直的一刹身形一颤,双手捂着小腹,腰又弯了下去,面上的表情异常痛苦。随即,逐秋双手离开小腹,猛攥拳头于身体两侧,身子却继续一点一点向下沉去,整个身姿便如一位滑雪运动员,屈膝、弓腰、双臂空拄在两边。只是不若滑雪健将于白雪皑皑中的灵动,逐秋的脸上挂满了汗珠和紧张的神情,虽然奋力抿住了嘴唇,不再发出声响,但两个大张的鼻孔中不时传出阵阵沉重的气流声,
“哧——哧——~~”
“哧——哧——~~”
逐秋的两个小拳头攥得几乎变了形,白皙的手臂上青筋暴起,看那劲头儿誓要牟足了劲将身子撑起,重新站直,然而事与愿违,她的身体依然缓缓地、缓缓地沉了下去。两个膝盖越弯越厉害,小屁股越发往下坠,不多时,屁股几乎将两条大腿坠成了水平姿态。就在此刻,女生们看到逐秋的两个膝盖颤巍巍地向中间一扣,两条大腿也随着一扭,眼看就要绞在一起,与此同时,耳边传来监督员的计时声——
“三分钟整!~~~”
闻听此声,逐秋打了个冷战,右脚猛然向右一跨,将两脚间的距离跨得更开,那将近夹并在一起的大腿也随之分开。
小妹结束了上一轮计时已返回女生当中,此时正跪坐在地上,一手揉着圆滚滚的小腹,一手插在了两腿之间。天娇依然留在她身边,小妹见天娇蹲在那儿,两腿外分,活脱是女生蹲姿小解的姿势。方才小妹自顾不暇,并未瞥见天娇裙下的丁字裤,自然不知此刻那条丁字裤后面勒紧天娇的后庭花,前端陷入花苞中封住了玉门。小妹但觉对手存心炫耀实力,用这样极不利于忍耐的姿势挑衅自己,顿时火往上撞,没好气儿道,
“瞧你们派出的队友,也特要面子啦。憋得站都站不稳,眼泪都要下来了,却还不肯用手挡关。连腿都不愿夹。这么死要面子硬撑,迟早败给我们月儿。”
“呵呵,我看是你被洪水摧折得脑子不好使啦。你怎不问你们的月儿方才撅着屁股露着腚,却为啥像乌龟一般一动不动,情愿让人将后花园观赏个干净?”
“你!… …”
“嘿,说不出口了吧。我敢打赌,现在的逐秋和方才的月儿一样,一颗珍珠挂在玉门关外,已是摇摇欲坠。她不动还好,腿一夹,那珍珠便顺势一挤,从身下滑出来;手一挡,那珠儿便借势一钻,沿着手指缝淌下来;就连向前迈步,移动身子,那珠儿也会因她腿部的拉动滚落。因此这妮子才宁愿将腿再分开些,也要强抑住想要夹腿的冲动。可如此一来,情势只会更糟,不过她输赢却不关我的事,我从没把她当队友,是大姐邀请她们助阵。”
小妹闻听,心知天娇言之有理,心头暗骂,方才还在念着自己于淑女经验技巧上疏于研习,现在又露了馅,看来往后真要于此方面勤加练习了。可小妹嘴上依然不愿服输,还嘴道,
“那… …那可不一定便如你说的,也许人家就习惯如此,急切时有着自己的技巧和姿态呢~~~”
刚说到这儿,逐秋又是一阵娇呻,臀部又往下坠了几坠,下坠的屁股将大腿彻底逼成了水平姿态,不知情者看此刻的逐秋,一定会以为她在扎一个非常标准的马步。可在场女生们都能清楚地看到,此时逐秋的双腿以膝盖为轴,无论大腿还是小腿都在不停地哆嗦,不住地打颤,逐秋的前胸和后背已被汗水打湿,可奈何女孩的小拳头攥得再紧,口中娇呻运力之音不断,却也无法止住双腿的颤抖,更无法将身子提起分毫。片刻之后,逐秋腰臀又是一沉,下沉之势已低过了膝盖,此时的逐秋两条大腿之间越劈越大,大腿快要贴到了小腿。众女生皆察觉到情势紧要,若逐秋双腿颤抖愈加厉害,支撑不住身体,恐怕会一屁股摔坐在地,泉眼处那颗露珠一震,便要脱体而出。纵使没有摔坐,再这样下去,逐秋便要彻底蹲在地上,那姿态便是女孩子家蹲在便池上小解之姿,逐秋的下身可没有丁字裤守护,随着大腿根一劈,柳门微开,非是一颗露珠,怕是躲在洞穴之内的清泉也要汩汩流出。六班女生们既紧张,又怀着期盼,有几个女生脸上已露出喜色。九班联军的女生们眼带焦灼,不错眼珠地盯着场上,却无人发声,连瑶玉和剑妮也咬着嘴唇不作一语。
逐秋却未放弃,仍在奋力阻止倾颓之势。可就在阵阵运力声中忽闻“噗~~~”的一响,一大股气息自她口中吐纳而出,女孩的气力泄了。
逐秋的两个拳头随之一松,再也无法攥紧,两只原本绷紧到僵硬的胳膊软作面条一般,无力地摇摆着垂了下来。逐秋的双腿骤然颤抖,屁股咯噔一下沉了下去。
不好!~~~九班一边已经有人惊叫出声。
危急中却见逐秋右手张开,拇指、食指和中指挨到自己右侧大腿肚上狠狠掐了下去… …
“嘶~~~ ~~~”,逐秋并未因疼痛而喊叫,但还是疼得猛吸了一口气。而随着这猛力一掐,逐秋那不住颤抖的双腿突然一绷,一紧,撑住了腰臀,屁股下坠之势被止住了。逐秋的玉手旋即离开掐捏之处,顺着大腿向上移了半寸,又狠狠掐了下去… …
“嘶~~~ ~~~呜!~~~”
女孩的双腿、上身都因突如其来的疼痛紧绷起来,紧绷的肌肉汇聚了力量,这一次逐秋的双腿向上一挺,将身子撑起了几分。逐秋并不罢手,玉手沿着大腿向上一滑,再掐一下… …
“嘶~~~ ~~~呜!~~~呜~~~”
女孩的脸上写满痛苦,眼中已噙着泪水,但疼痛的刺激再次发挥了作用,女孩的双腿又挺直了几分。同样因疼痛的刺激绷紧的还有逐秋那轻轻的、薄薄的,毛发稀少的下体。天娇所猜无二,此刻逐秋的花瓣间正摇摇欲坠地悬着一颗露珠,方才下体突然一缩,虽未将露珠吸回,却也更紧、更安全在将它含在芳唇当中。不待这颗露珠再次向下滑落,一次次猛掐的痛苦接连袭至,逐秋在一下… …一下… …狠命地掐着自己的大腿… …
数秒之内,逐秋已在自己右侧大腿上猛力掐了七八次,她的玉手也沿着大腿一路上移至屁股蛋儿。随着玉手向上移动,逐秋的短裙被撩开,女孩乳白的大腿上赫然可见一串鲜艳的血印,诱人得好似牛奶冰淇淋上点缀的新鲜的草莓果酱。每一次掐捏的力道好似都强过前次,每一次女孩脸上的痛苦也都高过前次,而每一次重掐之下,逐秋的双腿都挺直了那么一点儿,也将她的身子撑起来那么一点,待玉手移到臀部之际,逐秋已基本站直起来,只是膝盖还略微有些打弯。停下手劲之时,逐秋的膝盖仍在不住颤抖,身子也有些微微打颤,好似双腿不知何时又会瘫软下来,逐秋却不给疲劳过度的双腿任何反叛的机会,趁着玉手摸在臀部的当儿,逐秋三指发力,在自己柔软的右侧屁股蛋儿上使劲一掐,揪住那蓬松的屁股蛋儿上的肉肉又狠力那么一拧~~~
“啊~~~!!!”
淡雅的女孩终于耐不住痛,叫了出来。女孩的身体也在剧痛的刺激下一下子窜挺起来,膝盖不再弯曲,两条美腿再次亭亭玉立地挺立在众人面前。逐秋随即停住了呻吟,口中换作较力之声,
“嗯——嗯——… …呃呃呃呃回去!!!~~~”
伴着叫声,逐秋那高高隆起的小肚子奋力朝内一凹,将余下的力气全部汇聚在下体,女孩柔软的私处变得充满韧劲,夹曳着那颗悬在泉口的露珠,深深地向内中缩了去。声音停时,逐秋已重新淡然地立在那里,脸上神情平静如常,只有那披在身上,已被汗水完全浸湿的衬衫背襟和女孩裸露的前胸和肚腹上遍布的水痕向人诉说着方才在女孩身上发生过一场与洪水、与疲劳的殊死较量。
计时员宣布,此轮依然不分胜负,下一轮开始!又轮到月儿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