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憋尿的痛苦经历四-70 时机

就在众女生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尚满心期待随后的音旋和淡雅的女孩接下来的舞蹈之时,那高亢的女高音的“啊-啊”声却戛然而止。原来天娇穿的那条丁字裤已被她全部勒进下身两片花瓣之间,正好卡在少女幽暗的泉眼上,将泉口封住。任尿意如何撩人,任洪水间的共鸣如何强烈,天娇体内那池秋水也暂时宣泄无门了。见目的已成,天娇停下手上动作和口中呻吟,一张小口却是娇喘连连。重新站好的她有些娇羞,两侧脸颊上泛着阵阵红潮,但身姿和眉眼间饱含的却是得意和骄傲。她是这四名一流淑女中最先完成忍耐举措的女生,忍耐时的举止也是四人中最得体的,从始至终都未将隐私之所示人,也没做手捂私处之类的不雅之举。只是… …此前虽也穿过丁字裤,却不曾如此勒住下体,现在下边总感觉有些奇怪,不过得意的心情加之眼前局面,天娇也未作多想。
而就在天娇停止演唱的三秒后,月儿也轻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竭尽全力的回憋下,闸口的洪水还是很快便被击退。顾不得整理凌乱的发丝和衣裙,也来不及喘息片刻恢复体力,月儿只用手将口中衣物掏出,便快步来到小妹两人跟前。月儿用右手轻轻拨开小妹捂着肚子的双手,左手食指沿着小妹脐眼向下,轻快地划下一条笔直的线,直到碰到冰冰在小妹裙下的那只小手。这时月儿食指指甲划着小妹下体,指肚碰到冰冰手掌,但二者之间却隔着裙子,小月便借助裙子布料的丝滑将食指再向里一钻,随即手指一翻,变为指肚压着小妹私处,又用力一勾一挑~~~轻声对小妹说,
“小妹,可以让冰冰把手拿开了。不要紧的,相信我~~~”
小妹见月儿赶到,大喜过望,又怎会对月儿的话存疑,急忙将已夹得发酸的两条大腿一松,冰冰如逢大赦一般,手簌地一下便从小妹下身抽了出来。少了冰冰玉手的捂压,小妹却觉得葫芦口处反而被封的更严密,月儿用一根手指那么一勾,效果居然比自己两条腿加上冰冰一只手的布防还要牢固!此刻的小妹再顾不得嫉妒,也无心思不服气,就像盼来救星一般长长出了口气,身子一松,竟连绷紧小腹的力量也卸了去。说来也怪,方才腰腹处的肌肉越是紧张,手将肚子捂得越紧,膀胱抽筋得越是厉害。而此刻松了劲,小肚子登时朝外鼓了三圈,可大水球内的剧痛却骤然减轻了不少,加之小妹心绪转好,信心回升,当下便不那么痛苦。此时再听月儿道,
“小妹,你快坐下,以你超一流的实力坐着夹腿,完全可以将洪水击败!其实,… …你的问题不出在这儿~~~”,说着,月儿顶着小妹泉眼的食指俏皮地弯了弯,又用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轻敲了敲小妹鼓胀的小肚子,“而是出在这里面~~~”
小妹闻言,连忙席地而坐。坐下的过程中月儿的那根手指就像镶在自己身下一般,没有丝毫松动。直到小妹屁股坐稳,右腿贴着地,再将左腿搭在右腿上面,两条苗条的玉腿都伸得笔直,月儿的手指才离开她的下身。小妹的双手依然捂着疼痛的小腹,只是由于坐姿的缘故,为了保持平衡,小妹需要将上身倾向双腿的方向,这样一来小妹那仍不时抽搐的大膀胱便受到了上腹和腿根的挤压,疼得小妹又连吸了几口冷气,但令她欣慰的是,自从坐下夹腿,自己的玉门关便如月儿所说被双腿牢牢夹紧,一时间再不必担心洪水会从此间突破。却在此时,自己肩头被月儿的手轻轻搭住,月儿的小手一边微微地向后用力,一边言道,“小妹,身子向后倾些,这样肚子里会舒服些~”
小妹听了尚有疑虑,若是身子向后倾,必用手臂支撑,那自己那疼痛的大水球怎么办?但犹豫间小妹还是照做了。只见月儿将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小妹心中一阵感动。身子后倾之后,大水球得到了更多舒展的空间,小妹顿觉压力减了许多,此时腹中虽然痛苦,但已可以忍受,不会再发出痛苦的呻吟之声了。随着小妹的嘴唇抿住,这场合奏又减少了一员。
小月的手在小妹小腹处的大鼓包上摩挲,却将关注的眼神投向冰冰,
“冰冰,可以么?如果棘手千万别不好意思,我这就来帮你。”
小手得以从小妹身下抽出的那一刻,冰冰真感觉如获大赦,抽出的那只手以最快的速度捂向自己两腿间,两只手交叠在一起,齐齐死死顶住私处。有了这只手的支援,冰冰闸门的防守顿时坚固了数倍,将自己从破闸的边缘挽救了回来。然而,由于流出大水球的水量对于冰冰来说还是过多了些,冰冰很难迅速击退洪水,一时间双方僵持在葫芦口处。冰冰当然渴望月儿的帮助,但她依然挤出一个微笑,
“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的,谢谢你月儿,月儿你帮小妹就可以啦。不必为我担心。”
冰冰见月儿辅自连番险情中脱离,都没有来得及调整自己身体的疲惫和心理的羞耻感,便一头扎进姐妹中为小妹和自己解围。有了月儿的搭救,自己和小妹才能够双双把闸口封死,眼下自己双手捂着下体,小妹的双腿紧紧夹住私处,可月儿呢,月儿蹲在二人身旁,洁白的裙子拖在了地上,两条大腿之间叉开很大一个角度,月儿的一只手扶着小妹肩膀,另一只手帮她揉着肚子,大腿根当间那道玉门前根本没做任何防守!仅仅是一只脚的脚跟翘起来撑着小屁股。难道月儿不急么,难道月儿的小肚子憋得不痛么?从方才月儿以那般耻态趴在地上却一动也不敢动来看,小月已经憋得泉水在井口前打转了!可为了帮自己和小妹,月儿竟丝毫不顾自身磅礴的汛情。眼下自己尚未到最后关头,若再让月儿为自己分神耗力可真对不起好姐妹了。另外冰冰并不笨,她心知依自己的实力和现今状况根本无法和九班、二班那些一流淑女抗衡,只需一场简单的淑女技巧比试就可令自己惨败,甚至如二姐那般大大出丑。和自己关系好的小妹自顾不暇,还险些害了自己,想到这儿,冰冰心中便有点恼怒。苏琳体壮如牛,喝水亦是海量,双腿一夹犹如铜墙铁壁,可惜自己与她并无交情,尚存开学初男生宿舍中聚餐的过节。看来,保护自己最好最坚固的盾牌非月儿莫属。想到这儿,冰冰又对月儿言道,
“另外… …你自己也要小心。加油哦!一定要打败那个超强的逐秋!”
说罢,冰冰便开始了与洪水的决战。只见她腰眼一挺,两截大腿以双膝为支点竖了起来,大腿与上身几乎呈一直线,由跪坐改为了磕头许愿时的跪姿。随后,冰冰将双手紧紧捂在裆下,双臂用力向上拉,令双手自下而上猛力提压着私处,冰冰那带着磁性的女中音不断环绕在场四周,
“嗯!—— ~ ~ ~!!!”
“嗯!—— ~ ~ ~!!!”
“嗯!—— ~ ~ ~!!!”
“憋回去… …!我一定要憋住… …!”
“唔!… …唔!… …唔!… …!!!”
面对冰冰竭尽全力的回憋,方才略占上风的洪水也不得不开始慢慢退却。冰冰感受到洪水的撤退,竟自欢喜,口中正要再次为自己鼓舞士气,侧耳一听,忽才发现月儿、小妹和天娇竟已全部退出了合奏,场地上眼下只有自己一人忍耐的声音在回荡,就连那逐秋也不知何时停下了舞步,重新站在那里评估着局势。冰冰臊了个大红脸,赶忙闭上嘴巴。至此,这首精彩绝伦的交响舞曲全场谢幕。
再说小妹这边,在月儿的轻抚之下,小妹腹中疼痛渐自平息。欢欣之余的小妹却渐渐陷入思索… …方才月儿只用一根手指隔着衣裙向上一勾,就将自己的泉口堵得严严实实,小妹暗自试过,便是将整个腰腹放松,任由洪水急冲而下,也无法突破月儿的防守,月儿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太不可思议了!若是月儿自己的身体也就罢了,但对于我… …莫非她对我的生理构造了若指掌,作为室友我们自然有过几次同去浴室洗浴的经历… …还有那次春游时在湖心的船上,小妹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可仅凭已过去多时的几次偶然就能精准如此,简直神了,今天若是位置互换,我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如此轻松的用一根手指封住月儿的玉门吗?… …再说月儿为我按摩肚子的手法~~~我当时只知用手捂着肚子,生怕大水球真的从腹腔中掉出来,现在想来自己的动作也只是对膀胱剧痛简单的应激反应。而月儿的手… …并不直接捂在我小腹上,而是手掌轻按在私处上方那么一点,再沿肚脐的方向轻轻那么一托,膀胱要掉落的感觉顿时化消了许多,但与此同时膀胱受手掌压迫,胀痛感却增强了几分。可还未等小妹向月儿诉说,月儿托着她小腹的手便已开始轻柔地安抚腹内的疼痛。片刻之后,月儿的手又逐渐复归原位,回到自己小腹与阴部连接的位置。随着手劲松弛,大水球受到挤压的胀痛消弭,而大水球顺势向下一坠,冲破肚皮呼之欲出的痛苦复又袭来,然而这次的痛苦比上次已淡了几分。月儿的手稍一停当,便又朝肚脐的方向将自己圆鼓鼓的小腹托了上去,膀胱的下坠感解除,挤压的疼痛重又抬头,却也比方才弱了几分。月儿便是如此反复。数轮交替之后,无论哪种不适竟都减弱了许多。小妹不由得心头懊恼,自己怎就没有小月这般淑女技巧,若身怀此般手法,方才便可自行化解危机,哪用得着冰冰和月儿尴尬地相助。入学以来,自己一直仗着膀胱大的先天优势在班里同小月争夺头号淑女的位置,可经验技巧上是否懈怠锻炼,已经被月儿甩在身后了呢?自己今后可要… …想到这,小妹突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仍置身淑女技巧比试的赛场,自己还有任务在身,因为接下来便轮到逐秋向瓷碗中吐纳清泉,自己还要为她计时呢。小妹连忙按住月儿手臂示意她停下,私处运力锁住闸口后重新站了起来。另一边的逐秋见状也走近瓷碗,蹲下身子,掀开裙摆… …一度中断的比赛继续展开。
却说冰冰此时也已暂时将尿意压住,不用再靠双手捂着下体。但由于担心洪水卷土重来,她还是不敢起身走回观看比赛的女生当中,依然双膝着地,静静地跪在月儿旁边。冰冰满脑子都在担心倘若逐秋取胜,便要向自己发难,她满心期望月儿能打败逐秋,至少也要支撑得久些,尽量消耗掉对手的体力。趁着在月儿身旁的当儿,她凑到月儿耳边耳语道,
“我见那逐秋方才跳舞的模样显然也是急的紧。月儿你有没有什么绝招,不如趁现在施展,一举将她击倒!”
月儿闻声只轻轻摇了摇头道,“现在还很难讲,再观察观察… …”
月儿和冰冰待的位置恰好正对着逐秋,此时逐秋蹲在那儿已将短裙掀开,双腿间的那片园地尽收二人眼底。可说来有些奇怪,前几轮时逐秋每次都是刚一蹲下身子便将小水球吐入碗中,动作干净利落得就连近旁之人也难以看清细节。可这次自小妹计时算起,已过了半分钟,逐秋的下身还是安静非常,不但未见一滴泉水飞出,就连那薄薄的,柳叶状的少女私瓣也未打开,依然扁平的贴着身体,无法窥见其后少女的蜜穴。可细看之下,二人便发现逐秋那片花园平静的外表之下却暗藏着躁动,那两片形如柳叶的薄肉一翕一翕,像是那蜜洞中有什么东西在将它们往洞穴里吸。冰冰和月儿身为女生,又有过多次忍耐的经历,一见到女孩花苞此般动状,便知花穴内中的真实情境恰好相反,并非何物在私穴中吸附着两片肉瓣,而是有东西正试图从洞穴深处奔涌而出。那东西还能是什么?不正是被大水球禁锢若久的一泓清泉呵~~~那两片薄肉的翕动亦非被动,而是作为主人的女孩努力地令它们向里、向上收缩,收缩的目的正是急切地要将那欲涌出的清泉挡住,再憋回去。
可逐秋为何要这样做呢,这场比试的规则不是需要主动将泉水解入小碗中么?两位女生虽无法亲身感受逐秋此时体内状况,但凭借淑女经验和对赛场局面的了解心中都做出了大致的猜测。几次松开膀胱,管道舒张即将放水之际,对自身情况感觉超凡的逐秋都敏锐的感觉到,一旦开闸,水流过多过急,若依此情形继续小解,自己并无把握在放水的一瞬间将过于汹涌的水流再次屏住。即便能拼命及时关上水门,飞向碗中的水量也不会是一颗水球那么少。可你瞧现在瓷碗内,液面与碗沿几乎齐平,若说低,也仅仅低于碗口几根发丝而已。偌大的一截水柱射入碗中,小碗必难承载,一旦有水溢出碗口,哪怕只是一滴也一样输了。因此每当泉水顶住水门,逐秋觉察无法掌控水势便缩紧下体,将泉眼一绷,将那已在弦上的水流又硬生生屏回去。
说得直白些,逐秋此刻的状况便是马上准备尿尿出来又突然憋回去… …再准备尿出来时突然再憋回去… …如此刚要尿就憋住,再要尿再憋住… …这样想着,冰冰的心都揪在一处,这可得多么难受啊!可同时冰冰也好似看到了希望,她的忍功虽未绝顶,但她也知道,心理和身体已经做好小解的准备,却在小便临门之际刻意憋回去,这可最折磨女孩子的心神和体力。女孩下体处柔软的肌肤可不像手和脚,就连攥紧的拳头时间一久都会发麻,让管道、泉眼和整片花朵不断在“尿”与“憋”之间徘徊,整个防线不一会儿便会酸麻不堪,再也不听使唤。就算逐秋那姑娘能吃苦支撑,三分钟一到,解不出丁点水花也同样败北。再拖下去,她怕是要奋力一搏了。
好似印证冰冰所想一般。此时的逐秋深深呼吸了数次,将两个膝头向外劈得更开些,同时低下了头,双眼直直地盯着身下那片细长的,依旧闭合着平铺在蜜穴洞口的柳叶。一直依凭身体感觉捕捉、控制小便进出的女孩,第一次用眼直接督战了。这一次,柳叶停止了翕动,自中央叶脉处笔直地张开了一条细缝,细缝内银星闪烁,依稀可见晶莹的液滴。观看了数轮,月儿心中有数,对手尿尿时绝不会如大多普通女孩那样等到花苞绽放,花瓣翻卷着打开的。仅凭这柳叶间的细缝和晶莹的闪光不难判断,逐秋要尿了。
可就在近处四人以为逐秋要拼力放水时,但闻逐秋“哎呦”一声,紧接着身子一抬,猛地由全蹲变成了半蹲的姿态。眼前的逐秋似蹲非蹲,似站非站,两条苗条的长腿外八字状绞在一起,双手拽着短裙前端的裙摆用力地往下拉,裙摆在她的手中已被捏的皱皱巴巴。如此僵持了数秒,逐秋长出一口气,神色姿态才恢复常态。缓和下来的她看起来越发焦急,只因此时小妹的计时已然过半。只听瑶玉在一旁揶揄道,“哈哈,逐秋你咋啦?是不是水阀已经打开,才发现弹出外面的不是水珠而是高压水枪吧?”逐秋也不理她,飞快地重新蹲下,将短裙从小屁股上掀开,这一次,那扇柳叶门很快便又将门缝开启,门缝开启的同时便有一颗水珠探出半个身子,镶嵌在两片肉瓣中间。看来逐秋也按捺不住,决意速战了。可随着水珠探出缝隙越来越大,越发凝结成形,逐秋脸上的神情也愈加痛苦,细腻的嘴角咧向两边,一张小口似张非张,几枚精致洁白的小白牙露在外面,一对本来淡雅的眼眸此刻瞪得溜圆,死死地盯着柳叶间的那道细缝,眼神几乎透着凶狠。就在水珠几乎凝成一个小圆球,挂在门外,下一秒便要飞出射向瓷碗之际,逐秋突然失声道,
“呃… …不行!!!”
紧接着,女孩的面目狰狞起来,与之前留给众人淡漠的印象截然不同,好似脸上的每条肌肉都在扭曲,于扭曲之中将力量源源输送到下面。局面变化太快,月儿二人尚未看清逐秋私处情况,只听到她的嘴里传来一阵沉闷的较力声,接着又发出一声尖叫,
“嗯————嗯————~~~啊!!!”
随着这声惊叫,逐秋的屁股猛地一抬,整个人向身后摔了过去,坐了一个屁股蹲。幸好逐秋反应极为敏捷,屁股着地的一瞬,两只胳膊伸到身后撑在地上,既撑住身子没有继续向后仰倒,又减轻了着地时的震动,没让瓷碗中的水溢出来。坐在地上后,逐秋的两条大腿一前一后,膝盖拼命向中间靠拢,两侧大腿根死命地往中间夹,要把私处紧紧夹住,而她的一双小腿,左边的小腿撇向左,右腿的小腿撇向右,从正面观之,女孩两条修长苗条的美腿拧成了一个扭曲的“><”,见此情形,瑶玉和剑妮的脸上也泛起焦虑,瑶玉不再玩笑,正色道,
“逐秋加油,凭你的实力一定能稳住。加油哦,比这个,你可从未输过!”
“时间紧迫,抓紧啦~~~加油”,剑妮亦言道。
听了同班姐妹的话,逐秋精神一振,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小妹暂停了计时,迅速但仔细地检查了逐秋的状况。小妹一直盼着那颗已经探出门外,挂在柳叶上的液珠于乱际溅落在外,淌到逐秋大腿上,或是抹在她的短裙上,因此小妹检查的颇为仔细,然而里外查探一番后,还是未搜到任何蛛丝马迹,只得令比赛继续,此时留给逐秋的时间已不足一分钟。
但逐秋这次却并不急于蹲下,而是绕着小瓷碗又迈起了鹤步。绕了两圈后,逐秋原地站定,开始用双手不停地拍打大腿两侧和屁股蛋儿,拍打的频率和轻重不一,时轻时重,看起来并无章法。拍着拍着,逐秋忽然停下,也不夹腿,双腿分立,膝盖微微向前弯曲,两条手臂垂在身体两侧,两只小手在大腿的两边使劲地攥紧拳头。这可不是一般的攥拳,瞧逐秋那模样,真好像想要把浑身的力气都逼出来似的。冰冰在耳旁再次提醒月儿,
“月儿你看,她快不行了。刚才那次解手的尝试又失败,还不是因为感觉到水一旦流出就再也收不住,才连放水的胆量都没。现在她肯定在做最后的挣扎,使用全身力气拼命绷紧泉道,拼命压住泉流,可这已是强弩之末,只待你给她最后一击。月儿,快别再犹豫了!”
可月儿听了,只是抿住嘴唇,沉默地摇摇头没有作声。
这边小妹的计时已经进入了最后15秒,逐秋重又蹲下,留给她放水的机会恐怕只剩一次。小妹仍在一秒一秒地数着,逐秋下身却依然没有动静。2分50,2分51… …2分55,2分56… …终点逼近了,无论欣喜还是焦急,女生们的心思全都集中到逐秋裙下那扇封存着巨量洪水的柳叶门上。还剩三秒,逐秋那两片细而薄的叶瓣忽地一开,依然只开了纤细的一条缝,一颗银丸便穿门而出,直射波光粼粼的碗中。待银丸飞落水面,逐秋已理好衣裙站在一边,一切只在眨眼之间完成。九班营阵的女生们先是松了口气,继而爆发出一阵掌声,“不愧是逐秋!”,“好样的!”,“好厉害哦~~~”,赞美之声不绝于耳,一旁的冰冰却泄了气,垂着头对月儿说,
“什么嘛,原来她在最后关头还是这么利落,这么准地放出水来。看来这丫头还有余力… …还是你沉稳,你是不是早早看出了门道,才一直不表态。唉,我们只能继续等待了,月儿你一定要加油,要撑住啊!”
却闻月儿道,“不,正相反,我决定了,要赌一次。冰冰,我需要你的帮助,一会儿你如此如此… …”
冰冰听后又惊又喜,却透着几分担忧,可见月儿神情坚决,便朝月儿沉沉一点头,起身回到六班队伍中。边走心里还在纳闷,怎么方才逐秋窘态频现,月儿不做吩咐,眼下对手恢复如常,月儿却要使出奇招,这其中究竟是何道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