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仕中学

【名仕中学】第一回∶忍耐
北京市作为中国的都城,同时也作为中国文化和教育的中心,长久以来一直都是有一些教育保护的,但其中唯独有一所学校显得格外与众不同——名仕中学。这所学校自打建校以来,一直在大量招收中国各地门阀的子女,每个地区的门阀都以将子女送进名仕中学而感到骄傲,长久以来,名仕中学俨然成为了一所贵族学院。
又是一年的九月一日,新一批初中生也要进入名仕中学了……
一个倩丽女生的身影站在名仕中学的校门前,她便是今年的学生之一——徐梦柔。徐梦柔身穿一套短裙,修长的双腿上套着白色连裤袜,刚刚开始发育的胸部撑起上身的白衬衫,全身散发着一阵茉莉的清香,这便是只有门阀贵族才能拥有的气质。
徐梦柔打量了一下学校的大门,校门前的石英碑上刻着四个大字——“名仕中学”。石碑的前面是一片玫瑰花,就连学校里的教学楼和宿舍都是根据欧洲风格仿制的建筑,与周围北京郊区的经济适用房显得有点格格不入,就连门阀出身的大小姐徐梦柔都为之惊叹。
正当徐梦柔沉浸在校园气派的建筑风格时,下腹的一阵疼痛硬生生的拉回了徐梦柔的思绪,没错,徐梦柔是湖南门阀出身,从湖南一直到北京,近四个小时的车程是不允许徐梦柔去厕所的,然而徐梦柔因为喜欢品茶而喝掉了大量茶水,以至于现在徐梦柔的膀胱又鼓又涨,还硬硬的。膀胱的压力已经让徐梦柔感觉自己不能继续忍耐了,徐梦柔狠狠的夹了一下腿,快步走入校园。
校园里虽然美丽,但尿液强压之下的徐梦柔却没有心思继续欣赏,她现在的内心只有一个想法∶厕所,我要上厕所。然而作为门阀大小姐的徐梦柔却又要尽全力忍耐助自己的尿意,不让自己表现出憋不住的样子。
终于找到洗手间了,然而现实告诉徐梦柔自己依旧不能上厕所,面前的景象绝对是徐梦柔见过最为壮观的场景∶无论男厕所还是女厕所里都已经人满为患,人群早已在厕所外排起了长龙。这些学生都是全国各地门阀的孩子,都是从全国各地赶来北京的新生,她们也早已经憋的内急难忍,甚至有的女生已经不顾面子,用双手死死的按住自己的尿口,以求让自己憋的更久一些。
徐梦柔感到自己的膀胱已经要憋爆了,她狠狠的按着尿道口,但尿液依旧没法阻断,一股尿液冲过徐梦柔的双手,打湿了徐梦柔白色连裤袜的裆部。徐梦柔大惊失色,赶紧全力扣紧下身。
众所周知,女生上厕所的时间要比男生长的多,很快,男厕所的队伍已经渐渐消失了。徐梦柔看着空无一人的男厕所……“不行了,不能再忍了!我也炸了”徐梦柔内心一边想着,一边冲向男厕所。厕所里,徐梦柔终于能尽情的表露自己的急迫了,尿意的强烈使得徐梦柔已经再也站不稳了,她一下子瘫在地上,趴在男厕所的地面上捂着尿道口。
过了好一会徐梦柔才渐渐的感觉到尿液的冲击变得缓和了一些,徐梦柔抓住机会褪下白色连裤丝袜和内裤,撩起黑色的短裙,蹲在便池上哗哗的释放着自己膀胱里的尿液。正在徐梦柔享受着放尿的快感之时,一个身影走进了男厕所。这是个男生,留着三七分的头发,带着黑色丝边眼镜。男生显然对徐梦柔在男厕所的画面非常惊讶,徐梦柔刷的一下脸红了,不顾一切的把正在释放的骚尿憋了回去,以最快的速度提上内裤和裤袜,不顾小肚子里尿液回憋的疼痛感快步跑出男厕所。
正在这时,学校广播里传出了声音∶请各位新生来学校报告厅集合!

第二回∶灾难
书接上回,徐梦柔硬生生把放到一半的尿液憋回膀胱里,跌跌撞撞的跑出男厕所。虽然膀胱里的水压依旧很大,胆已经释放到了徐梦柔可以忍耐的程度了。徐梦柔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进了学校的报告厅。
不愧是贵族学校,就连报告厅也极为气派,仿西欧剧院的设计和贵族式的圆顶,墙角上还镶嵌着仿金纹路,铺制的桦木地板、工雕的会场大门,这一切都仿佛是在彰显着学校的地位。徐梦柔在高年级学姐的指引之下找到自己班级的座位,坐在徐梦柔身边的是一个有点胖胖的女生,带着冰蓝色的眼镜,穿着一条黑色长裤。
升入初中离开家人庇护的徐梦柔对身边的一切都是有好奇感的,其中当然包括身边的这位女生,徐梦柔很自然的与这个女生搭起话来……“你好,我叫徐梦柔,我来自长沙。你呢?”徐梦柔很热情的与这位女生搭话,但对方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致,始终趴在桌子上,抬起头看了徐梦柔一眼,“婉亚雀,东营人。”
简单的回答了一声之后,女生便继续将头埋在了交叉的胳膊中,很显然,她的心思并不在徐梦柔身上。这样冷淡的态度使得徐梦柔非常尴尬,但细心的徐梦柔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刚刚自己去女厕所排队的时候,这个女生正好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当时的她看起来很急的样子,而女厕所的排队效率是绝对不可能排到婉亚雀的,也就是说……
天哪!那一泡急尿居然还在婉亚雀的膀胱里!
徐梦柔猜的没错,现在的婉亚雀并不是不想跟徐梦柔搭话,而是膀胱里翻天覆地的尿液涨的她实在是直不起腰来了。此时的婉亚雀双腿死命夹在一起,用尽全身力气收缩尿道括约肌,只为了自己能再憋一会。而她的脸埋在胳膊里,其实早已经憋哭了,只不过出于门阀大小姐的面子,不能让别人看出来罢了。
徐梦柔拍了拍婉亚雀的胳膊,虽然力气不大,但着实将正在憋尿的婉亚雀吓了一跳,一股尿液发狂一般的冲向婉亚雀的尿道口。“额啊……不要啊……憋回去啊……”婉亚雀娇声呻吟着,将所有的力气都压在尿道口上,这才勉强把尿液的攻势止住。然而刚刚的一阵喷尿却让婉亚雀的裤子上出现了一块不小的湿斑。
婉亚雀勉强抗下了这一波冲击,抬起头看相徐梦柔,徐梦柔凑到婉亚雀身边,“同学,你是不是快要憋不住了?”
婉亚雀哭着点点头,双手伸向两腿之间扣着下身,难受的扭来扭去,不停的夹腿蹭腿来缓解尿液的急迫。与此同时徐梦柔也不好受,虽然刚才在男厕所释放了一些尿液,但那只能算是杯水车薪,膀胱里的尿液顶着徐梦柔的小肚子,弄得徐梦柔甚至不敢碰自己的下腹,只能不断的蹭着双腿缓解内急。
徐梦柔不停的蹭着腿,白色连裤袜也被蹭的传出沙沙的响声,而这种时候,徐梦柔却感到自己的下身开始痒了起来,越来越痒、越来越痒……原来是徐梦柔刚刚从男厕所出来的时候过于匆忙,导致没有整理好内裤的位置,现在内裤被徐梦柔蹭成了一条绳,狠狠的勒进徐梦柔的下面,然而徐梦柔却不能当众把手伸进连裤丝袜里调整位置,只能拼命强忍着穴口上钻心的痒。
正在这时,婉亚雀突然站了起来,“我要去上厕所,憋不下去啦!”婉亚雀已经直不起腰,弯着腰,双手死命抠着尿道口,迈着小碎步走向洗手间,这可刺激到了徐梦柔,见状也飞奔了出去,两人直奔洗手间。然而当两人走到洗手间的那一刻,她们再一次傻眼了……怎么会这样!
洗手间里已经排着队,排队的女生们看起来都已经濒临失禁了。大家都是门阀家的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有尿就立刻去洗手间,从来没憋过尿的大小姐们怎么受得了这种苦。这不是,一个个的都死抠这尿道口……
只听厕所里传来一声呻吟∶“啊……不行……”
一个女生在隔间里失禁了,这个女生身穿米黄色的洋裙,裙子里挂着轻纱,腰上系着金黄色的腰带,穿着白色过膝袜。这身令她为之骄傲的洋裙现在却成了她释放尿液的阻碍,厚厚的布料使得她没法捂着下身,繁琐的衣服让她难以脱下来。如今她引以为傲的洋裙和过膝袜全都被尿液打湿。
这个女生羞得满脸通红,哭着跑出了洗手间……

第三回∶再劫难逃
上回书说到,婉亚雀与徐梦柔强忍着肚子里的尿液排在厕所长队的队尾,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终于排到了她们。
徐梦柔揉着小肚子,“我还能忍,你先去吧……”
婉亚雀也不推脱,快步走进厕所的隔间,婉亚雀刚关上门,徐梦柔便撩起裙子,下身勒进阴缝里的小内裤已经痒的徐梦柔难以忍受了,只是碍于面子不方便调整。这下终于能把内裤整理好了,徐梦柔把手伸向白色裤袜里想把内裤从阴缝中拽出来。然而徐梦柔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双手,居然开始在小穴上揉了起来……
“嗯……好舒服啊……怎么会这样舒服啊……”强烈的快感趋势着徐梦柔将手指探向更深的位置,徐梦柔早在小学五年级就学会了自慰,而且也知道这是很羞耻的事情,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每天都要高潮一次才能安心的睡觉。徐梦柔隔着内裤挑逗着自己的小豆豆,淫水缓缓的流了出来,但徐梦柔还是觉得不够,手指一发狠,干脆的将勒成一根绳的内裤从阴缝里拽了出来。
“啊……好爽……”内裤与小穴的剧烈摩擦使得徐梦柔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要高潮了……好爽……”徐梦柔一手揉着自己的刚刚发育的胸部,另一只手伸进内裤里揉搓着自己的小穴,用尽手段想要将自己推过高潮,然而正在这时候……
“吱呦”一声,隔间的门被推开,释放完膀胱里满腹春水的婉亚雀从隔间里出来,徐梦柔下意识的看相婉亚雀,但由于下身的舒爽,徐梦柔一时间竟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两人对视了一眼,徐梦柔和婉亚雀的脸都红了,婉亚雀赶紧将视线移开,“你……你……你要是没有解决完的话就到隔间里解决吧……老是忍着……不好吧……”婉亚雀语无伦次的说着,但内心也是重复了多次刚才徐梦柔自慰的样子。
徐梦柔这才自己停下手中的动作,红着脸小声说∶“没……我没有……不是的……我……”徐梦柔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干脆捂着脸跑进了隔间里。
本来快要高潮的徐梦柔却被刚刚婉亚雀吓了一跳,硬生生的把本来近在咫尺的高潮吓退了回去,现在在隔间里居然高潮不了了。徐梦柔急了,用力搓揉自己的小穴,“快点啊……快点高潮啊……爽死我了……”然而越是急躁高潮越是来不到,徐梦柔急得用手按压小肚子,希望用尿道的压力刺激小穴逼近高潮。
“啊~”膀胱爆裂一般的疼刺激的徐梦柔低声娇喘了一下,却依旧不能逼近高潮分毫,我们可爱的徐梦柔已经快要被逼疯了。“哼!我不管你了!”徐梦柔赌气的把手从小穴拿开,褪下裤袜将膀胱里的尿液排了个干净,随后红着脸来隔间外找婉亚雀。
婉亚雀显然被刚才徐梦柔的样子弄羞了,看到徐梦柔走出隔间,两人对视一眼,都尴尬的红起了脸……徐梦柔企图解释刚才的事情“没有……听我解释啊……不是那样……”
门阀大小姐出身的徐梦柔就像是中国传统人们一样,“人前反三俗,背后看片撸”。明明都知道对方也会偷偷自慰,但一旦这种事情被别人提到或看到了,便会感到非常羞人,徐梦柔与婉亚雀回到会场路上的谈话也是略显尴尬起来。
没过多长时间,报告厅中的开学典礼结束了,军训时间被定为了一天之后,也就是说今天和明天都可以认识一下室友,添置一下宿舍里需要的东西。
晚上,徐梦柔回到自己的宿舍,宿舍里一共六个床位,大家都是刚刚入学的初中生,其中年龄最大的是从南京门阀出身的宋夜萌,大家都尊称她叫“夜姐”,随后的便是洛阳门阀的大小姐雪儿,徐梦柔排行第三,年龄排第四与第五的是一对双胞胎姐妹——简萝音与简萝莉,她们都是关外青海省副省长家的千金。
只有第六名室友迟迟不到,大家等到深夜才等到第六名室友的回归,这个姑娘身穿白色衬衫与黑色长裤,不正是今天拜白天的——婉亚雀。徐梦柔看到婉亚雀,不由得有点尴尬,“你……你好。”徐梦柔尽力装出平静的样子跟婉亚雀打招呼,婉亚雀也略显尴尬的回应了徐梦柔,大家毕竟都是第一天认识,很快便谈到了一起。
改睡觉了,徐梦柔住在西南面床位的上铺,然而徐梦柔刚刚盖上被子,却感到下体一阵痒意,徐梦柔不由得用手揉了揉……

第四回:才没有忍着呢
上回书说到,徐梦柔趁宿舍室友都在睡觉的时候,将手探向下身。正在右手手指碰到小豆豆的那一刻,徐梦柔身体仿佛过电一般的打了个哆嗦,“啊~”徐梦柔忍不住轻轻喘了出来。一股从小穴发出的电流顺着徐梦柔全身的神经传递到徐梦柔的大脑。
徐梦柔尝到了甜头,更加快速的挑逗着自己的小豆豆,“额啊……好舒服……啊……”徐梦柔轻声的喘息着,享受着性欲得到满足而传达的身体酥麻的感觉,“我还要……好爽……”徐梦柔控住不住自己的双手,双手越来越快的挑逗着自己的下身。刚刚上初中的徐梦柔已经开始了发育,右手逗弄小穴的同时,左手在胸部上揉着,挑逗着胸前的“小葡萄”。
徐梦柔的身体的扭来扭去,虽然现在还是夏天,但性欲的挑起让徐梦柔浑身燥热难耐,“好热……”徐梦柔踢掉被子,让轻柔的月光洒在自己的身体上。这时候如果从窗户中看向徐梦柔的寝室,一定会被这个场景惊到:平日里举手投足都注意形象的门阀大小姐,如今全身上下一丝不挂,连内裤也被褪到了膝盖处,正在发泄着白天羞于向人透露的性欲。
“啊~要高潮了……”徐梦柔手指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徐梦柔如今已然到达了高潮的前线,只差一步,徐梦柔就能享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高潮了。然而正在这时,徐梦柔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被人抓住并提起,高潮的欲望驱使着徐梦柔再次将手探向下身,想要把自己推过高潮。然而抓住自己的那只手却继续用力,不让徐梦柔达成自己的目标。
徐梦柔将目光侧了过来,眼前的景象把她吓了一跳,婉亚雀正站在徐梦柔的床边,并用一只手抓住徐梦柔沾满淫水的右手。
徐梦柔吓了一跳,赶紧将左手从胸部拿开,迅速拉下刚刚被自己撩起的上衣。徐梦柔还想挣脱自己的右手,却被婉亚雀死死的抓着不放。这突如其来的冲击,使得徐梦柔本来快要推过高潮的小穴一时间没有了高潮的欲望,但徐梦柔却羞得满脸通红,视线移开,不敢看婉亚雀的眼睛。
“你在自慰?”婉亚雀问道,徐梦柔此时哪里说得出一句话,尴尬的满脸通红。婉亚雀也没有继续逼问,放开了徐梦柔的手。
这一晚,徐梦柔被欲望折磨的翻来覆去睡不着,但由于刚刚发生的事情,徐梦柔再也不敢将手伸向自己的小穴,就算小穴再怎么淫水泛滥、再怎么奇痒难忍。
第二天,徐梦柔早早的起床,想要趁室友们没有起床的这段时间将昨天晚上“没有结局的鱼水欢”续上一个“不太完美的结局”,然而当徐梦柔推开厕所门,就要给这场戏剧一个结局的时候,门“吱嘎”一声被推开,然而这推开厕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婉亚雀。徐梦柔看见婉亚雀后先是惊讶,而后只能是强忍着小穴的瘙痒离开了洗手间。
徐梦柔装作睡着的样子躺会床上,静静的等着室友们离开宿舍的时间。今天是开学后的第三天,室友们都忙着置办开学后需要的必需品,毕竟都是第一次离开家上学,心里多少都是有些激动的。
徐梦柔虽然面朝墙壁,看不到室友们的动作,但耳中已经听不到室友们的声音了。这才放心的睁开眼睛翻过身,然而徐梦柔翻过身的那一刻,看到的依旧是那个让她绝望的人——婉亚雀。
婉亚雀这次并没有向之前那样看着徐梦柔,反而是张开双臂保住徐梦柔“你是不是很想自慰呢?”婉亚雀轻轻的在徐梦柔的耳边问道。诚然,婉亚雀一语道破了徐梦柔的心境,徐梦柔渴望自慰、渴望高潮,急不可耐。虽然如此,但徐梦柔还是不想向婉亚雀承认,但却又害羞的说不出口,只能轻轻的摇摇头。
然鹅婉亚雀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徐梦柔,“不要忍着了,会憋坏的哦……”婉亚雀语气中带着一点劝诫和质问。婉亚雀的话进入徐梦柔的耳中,徐梦柔只觉得一阵酥麻,但却依旧不想想婉亚雀妥协,徐梦柔用从来没有用过的傲娇般的语气答道:“我才没有呢……我才没有忍着呢……”。
婉亚雀看向徐梦柔已经淫水泛滥的内裤裆部,显然是不接受徐梦柔的答案,但她很快便想到了对策。婉亚雀放开了抱住徐梦柔的双臂,反而拉起徐梦柔的手,“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徐梦柔肯定无法接受婉亚雀这样的道歉,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徐梦柔只能说:“没关系的,咱们还是朋友。”然而这却正中婉亚雀下怀,婉亚雀坏笑的对徐梦柔说:“那既然咱们是朋友,那咱们一起去吃早餐吧。”
婉亚雀这个揣摩人心的高手早就料到了徐梦柔作为门阀大小姐不会责怪自己,于是便借力打力的向徐梦柔提出吃早餐的请求,想也知道徐梦柔不会不答应婉亚雀的请求。但徐梦柔究竟该怎么解决自己没法平息的欲望呢?至于这个,且听下回分解!

第五回:请君入瓮
门阀世家的修养使得徐梦柔终究不能拒绝婉亚雀的邀请,只能强忍着自己小穴的痒意穿好衣服,跟着婉亚雀一起去了学校的商场。
学校的商场跟学校清一色欧洲贵族的建筑和装修比起来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但也给这所“名仕中学”增添了唯一的一份现代化气息:商场的大门口悬挂着一块黑底白字的招牌,一块落地式玻璃使人们在商场之外也能看清楚商场里的全貌,商场里的一列列货架上摆放的都是各种生活必需品和饮品、零食,这一点相比普通学校的商场也算是平常了。
徐梦柔和婉亚雀手牵着手来到商场,打眼一看的第一家商铺上挂着的便是“军训专用”的幌子,货架上挂着鞋垫和防晒霜……这些都是很平常的军训用品,想必小时候参加过军训的各位都是知道的,然而吸引住徐梦柔的反而是旁边的东西——纸尿裤。
徐梦柔和婉亚雀并不知道这些纸尿裤的作用,虽然奇怪,但也仅仅是看两眼便走开了。两人手牵着手,像是情侣一样在超市里购买着自己需要的物件。婉亚雀心中没有牵挂,自然购物的非常开心,但徐梦柔就不一样了……
徐梦柔正在寻找各种方式来逃开婉亚雀的“监视”,并趁机寻找时间和地点解放自己忍耐多时且羞于表现的欲望,但奈何婉亚雀早就看穿了徐梦柔的那些“小技俩”,无论徐梦柔走到哪里婉亚雀都牵着徐梦柔的手,不让徐梦柔离开自己的视线一步。这可苦了我们可怜的徐梦柔,长久的忍耐使得徐梦柔双腿发软,要不是婉亚雀牵着,恐怕早就瘫倒在地上了。
徐梦柔默默的在心里告诉自己:忍一会……再忍一会……再过一会就可以解放了……婉亚雀自然也知道徐梦柔在强忍,始终不给徐梦柔任何机会,两名刚刚上初中的女生便在学校里开始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徐梦柔经过了一整个上午的忍耐,终于找到了命运的转机……
终于,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婉亚雀与徐梦柔来到名仕中学的餐厅,这次徐梦柔终于找到了机会,她趁婉亚雀去餐厅窗口取餐的时候逃离了婉亚雀的视线,以最快的速度钻进了餐厅的洗手间。
这次徐梦柔终于是可以自由自在的释放了,然而在徐梦柔刚刚关上厕所隔间小门的那一刻,婉亚雀嘴角上扬,泛起了一丝微笑。这里便要介绍一下婉亚雀了,婉亚雀出身东营门阀,并不是家族唯一继承人的婉亚雀与兄长从小便展开了智慧的角逐。在这期间,婉亚雀虽然始终不能战胜兄长,但她的智慧却在大家看不见的时候与日俱增,而名仕中学便是婉亚雀给自己留下的最后一条路。
婉亚雀被兄长斗得山穷水尽之时,她选择考入了名仕中学这所学校,而徐梦柔的出现,让婉亚雀感受到了翻盘的可能——只要自己不断接近徐梦柔,甚至让徐梦柔对自己心生爱意,那自己就可以借助徐梦柔的势力杀回东营。而徐梦柔这个解放的机会也是婉亚雀事先计划好的,毕竟“兔子急了能咬人”,这一次释放之后……
就容不得徐梦柔再造次了!
视线转回徐梦柔,徐梦柔在厕所的隔间里尽情的自慰,大量的淫水从徐梦柔的下身流出来,不对,是喷出来。“好爽……从来没有这么爽过……我不行了……”此时的徐梦柔已经脱光了自己的上衣,将衣服丢在隔间的隔墙上,小右手用尽全部方法都弄自己的小豆豆,而此时的小豆豆也已然被徐梦柔都弄的充血挺起。
“啊~我要高潮了~”徐梦柔在高潮的前一刻想到的并不是任何小说和漫画上看到的情节,反而是近两天以来的事情,各种害羞的事情迅速闪过徐梦柔的脑海,而在这其中,一个样貌显得格外醒目——婉亚雀。
“亚雀妹妹……不要……不要停……”徐梦柔的内心里正幻想着婉亚雀在逗弄自己,手指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随着一声“呃啊~”的娇喘,徐梦柔终于高潮了,大量的淫水从小穴中喷射出来,淫水流的满地都是,连徐梦柔自己都震惊——自己居然想着婉亚雀潮吹了。
徐梦柔穿好衣服,正打算顺便解决膀胱里的尿液的时候,隔间的门被敲响了,徐梦柔暗叫不好:“哎呀,我只顾着自己舒服了,门外的人肯定等急了。”于是赶紧打开隔间的小门,而站在门外敲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婉亚雀。
只见婉亚雀双手紧紧的扣着自己的尿道口,裤子上已经隐隐约约看得到一个小湿斑,婉亚雀的脸上挂着几滴眼泪,无论怎么看都是快要失禁的样子。婉亚雀这个样子不仅让徐梦柔产生了对婉亚雀的怜惜,甚至还多了几分对婉亚雀的不好意思。这下反而是徐梦柔更加害羞了,赶紧把婉亚雀扶进洗手间,看着婉亚雀关掉隔间的小门才洗洗手回到餐厅吃饭。
然而进入洗手间的婉亚雀却很迅速的把手拿开了自己的裆部,显然,她并不急着上厕所,这一切动作,只不过是引徐梦柔上套罢了,而徐梦柔也很顺利的进入了婉亚雀的计划中……
这下,徐梦柔就完全是婉亚雀的囊中之物了!

第六回:说你爱我
徐梦柔走出餐厅的洗手间,缓步回到了名仕中学的餐厅中点餐,名仕中学不仅是贵族中学,其餐厅也获得了“北京十大校园餐厅”的名号,虽然外表四四方方,跟其他学校的餐厅比起来并不是格外出众,但俗话说:看人不能只看表面。在外人看来,名仕中学餐厅的内部可谓是“干货满满”。
整个餐厅分为三层,每一层的主打食品都是不一样的。一层的主打饮食是中国各地民间名吃,装修风格也颇有民间风土气息;二层主打的是西方欧洲风格的餐饮,整层楼装饰的像是西餐餐厅一般的高贵,各个隔窗中都是咖喱香肠、牛排等欧洲食物。三层作为餐厅楼的最高层,是并没有外包给其他餐饮公司的,由名仕中学本部专营,聘请四名高级厨师组成唯一的厨师班,每天只招待固定数量的客人。
徐梦柔来到餐厅的隔窗,点一份鳕鱼。而这种时候,徐梦柔才发现了自己刚刚的疏忽,自己明明早上起床就应该解决膀胱的压力的,但自己却只想着解决性欲,刚刚明明是解决尿意的好机会,然而自己却只顾着解决焚身的欲火,却忘记了膀胱里翻天覆地的尿意。
徐梦柔拿着手中的筷子不知所措,眼前这盘鳕鱼炒饭和旁边那碗蘑菇汤,自己的膀胱肯定是没有能力继续添加更多液体了。“要不……趁婉亚雀还没有回来……再去一下洗手间吧……”徐梦柔自言自语的说着,“就这么办!”
徐梦柔终于下定决心再去洗手间,不过事情却并没有顺着徐梦柔的想法继续发展,徐梦柔刚刚站起身,只听到一个声音传来:“梦柔,等久了吧,我回来了”徐梦柔顺着声音看去,不是别人,正是婉亚雀。如果这时候去洗手间上厕所,岂不是明摆着告诉婉亚雀自己在厕所那么长时间就是在自慰了。
婉亚雀走近坐下,“梦柔,你怎么不吃呀?”婉亚雀步步紧逼之下,徐梦柔也不得不继续忍耐着自己的尿意。“没……没什么啦……”徐梦柔用力夹了一下腿,暂时缓解了膀胱里的尿意,开始坐下吃饭。然而又怎么吃得下去呢,右手还在拿着筷子,左手却早已伸到了自己的下身,隔着内裤和白色连裤丝袜按住了自己的尿道口。
随着一碗蘑菇汤和一盘鳕鱼炒饭的下肚,徐梦柔明显感觉到膀胱的压力变得比刚刚急迫了很多,然而作为大小姐的徐梦柔又不能明显的摆出想要上洗手间的姿势,徐梦柔把穿着白色连裤袜的双腿用力夹紧,时不时的跺一下脚来缓解已经快要喷涌而出的骚尿。
然而很悲哀的事情却在于,徐梦柔身上穿着的灰色短裙的裙腰正正好好的勒在徐梦柔的小肚子上,把本身可以鼓胀一点减少压力的小肚子压的平平的,勒得小肚子隐隐约约的开始有点痛,徐梦柔只能放下筷子,一手揉着肚子,一手伸进下面按住尿道口。
“好疼好疼好疼……”小腹的疼痛感使得徐梦柔小声的呻吟着
婉亚雀放下筷子抬起头,“你怎么了?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抖,还老是说疼,没事吧。”
“啊~没什么没什么,没有疼,只是汤有点烫,我说好烫。”徐梦柔说着站起身来,朝着脸扇了扇风,“还真是烫啊……”徐梦柔说着,提了一下裙子的裙腰,让小肚子压力不再那么大,这才比刚刚好受一点。
这时候,婉亚雀也站起身来,婉亚雀一脸娇羞的对徐梦柔说:“咱们再去一下洗手间吧,我可能是刚刚上厕所没排干净,突然又有点内急”
这正合徐梦柔的小心思,马上牵着婉亚雀的手往厕所跑去。二人跑进洗手间,婉亚雀自然是先进隔间的,毕竟徐梦柔还要尽量再忍一会,以便不显露自己的急迫。婉亚雀刚刚把门关上,徐梦柔便显露了“原型”——右手伸进白色连裤袜和内裤里,狠狠的抠着尿道口,同时不断地扭动着身子,蹭弄着双腿。
“梦柔,你来帮我一下可以吗?”婉亚雀的声音从隔间里传出来,徐梦柔没办法,只好走进隔间看发生了什么事情。谁知道徐梦柔刚刚走进隔间,却被婉亚雀搂住腰反压在墙上。“亚雀妹妹,你干……”没等徐梦柔说完,婉亚雀便凑近了徐梦柔,趁徐梦柔不注意将自己的双唇亲吻在徐梦柔的嘴唇上。
徐梦柔哪里见过这个,心脏怦怦直跳,与此同时,徐梦柔也隐约感到自己的小血开始分泌了少女的蜜汁,“怎么……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对亚雀妹妹有……有……有感觉……”徐梦柔尝试着推开婉亚雀,但身体却仿佛不听控制一样怎么也用不上力气。
过了好久,婉亚雀才放开了徐梦柔,徐梦柔的脸红红的,却感觉下身一股湿热,原来是刚刚的亲吻太过于突然,没有准备的徐梦柔一下子被惊得尿湿了裤袜。徐梦柔一下子觉得好羞,但又挣脱不开婉亚雀,只好把视线撇开不敢看婉亚雀的眼睛。婉亚雀却不容许徐梦柔有丝毫逃避,扭过徐梦柔的脸。
“梦柔……我……我喜欢你!你……你喜欢我吗……”婉亚雀的脸也红了,试探着问徐梦柔。徐梦柔害羞的点了点头,而婉亚雀显然并不认可这种表态,“你说,你爱不爱我!”
徐梦柔羞的满脸通红,连耳根都红起来了,小声的回答:“爱……”
婉亚雀看着徐梦柔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大声说!说你爱我!”
徐梦柔再也没法压抑自己,大声的回应道:“我爱你!”随后,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开始了热吻……

第七回:可怕的能量饮料
时间很快来到了军训的日子,提到军训,自然是很劳累的,但显然这些门阀家的大小姐和大少爷们并不会惧怕这“小小的军训”,其原因当然不是因为他们的身体强健。恰恰相反,因为他们是有门阀做靠山的,所以大部分学生早在开学之前便利用自己家的庞大势力,威逼利诱的让本地的大医院给他们开出了伤病证明。
只见炎热的体育场上并没有多少人在军训,平均每个班级四十人里只有二十来人在照常进行体能训练。而在树荫底下却坐着一排一排的新学生,名仕中学已经招收了这么多年的门阀大小姐,自然也已经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
这可苦了没有“先见之明”的同学们,本身就是门阀出身,从来没有受过劳累,这种时候又正好赶上北方地区极为炎热的九月份,好多学生开始晕倒在军训场地上。这样下来,整个班里参与军训的学生便少得可怜了,可以说数指头就可以数得过来,甚至可能用不着脚趾。就比如徐梦柔所在的班级……
同一个宿舍的萝音和萝莉早就在军训之前准备好了“先天心脏缺陷”的证明,然而是个正常人都能看出她们是假病。不过姐妹俩可不在乎这些,也从来没有注意到夜姐、徐梦柔、婉亚雀、雪儿四人时不时向她们投来的羡慕的目光。“扑通”一声,又一名学生低血糖晕倒了,教官也实在是没有胆量继续训练了,只好宣布暂时休息。
教官显然也是有玩心的,故作神秘的用带点京味的普通话说:“知道你们之后两天有什么训练吗?”学生们异口同声的回答道:“不知道!”
“你们要猛搞体能!”教官这一句话,让全班所有参与训练的学生们都在一瞬间发出了哀鸣。不过教官显然是富有心机的,“最后的两天,你们还是有非常好的生活的,那就是……”
“远距离翻山拉连!”
学生们的心情被教官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之下,终于选择了……不听教官的话。可以,不跟你多逼逼。雪儿坐在树荫下发牢骚:“哎呀~好累啊~真羡慕你们姐妹俩可以不训练”萝音凑过来有点傲娇的说:“谁叫你当初没想到呢?”说着,从纸箱里递给雪儿一瓶白底蓝标的易拉罐,“给你,绝地求生同款能量饮料,本来是准备留给自己的,现在看来是用不到了。”
雪儿接过能量饮料,由于确实太累,早已没时间没顾及形象,一仰头喝掉一整罐,还有几滴没有落到雪儿口中,顺着嘴角落到了雪儿的迷彩服上。一旁的萝音看着,不由得笑了起来,“你到是注意一下形象嘛,弄得像是一天没喝水的样子。”雪儿这才放下易拉罐回应道:“还不是太累了,你没参加训练才不知道呢,站军姿看起来简单,可累死了……”
正在大家都在畅快的休息的时候,教官突然吹起了集合哨,大家也只能拖着疲惫的身子迅速集合。
下半场的训练也是一如既往的无聊,站军姿、齐步走、向左转、向右转、跑步……我们把目光转向徐梦柔和婉亚雀这对刚刚确立“情侣关系”的百合恋人。徐梦柔强撑着把腿绷直,眼前已经是一片金星,“报告教官,我……”没等说完,徐梦柔由于低血糖而已经两眼一晕,型号婉亚雀在身后接住了瘫倒的徐梦柔。
本来就已经双腿发软的婉亚雀看到徐梦柔的样子,也开始了内心的斗争,因为婉亚雀此时的敌人并不是劳累,更令人担忧的是刚刚保住徐梦柔时与徐梦柔所发生的身体接触,这使得婉亚雀的内心开始动摇。
婉亚雀的内心蹦出一个小恶魔:“梦柔的身体好软……摸起来好舒服……啊……只要我撑不住的话应该就能去休息区随意摸梦柔了吧…….”正当婉亚雀将要向教官打报告时,内心中蹦出的小天使阻止了婉亚雀:“等等,梦柔是我借力回到东营的猎物才对吧……我怎么会对一个女孩子产生怎么淫荡的想法……”
正在婉亚雀心中的小天使和小恶魔吵得不可开交之时,旁边的雪儿却先打了报告,只见雪儿好像非常难受的样子,仿佛是用最后的力量从嘴里挤出一句:“报告教官……我想上厕所。”教官也觉得雪儿不太对劲,马上点头许可了雪儿的请求。
得到许可的雪儿好像如释重负,双手用力捂着尿道口,使尽自己浑身的力量以最快的速度向厕所跑去。这就不得不提到雪儿的性格了,雪儿作为洛阳门阀出身,从小受到的教育便是古代女子的琴棋书画,也在家庭文化的熏陶之下逐渐养成了身为门阀世家的文化底蕴——文雅。以至于在上厕所方面,雪儿是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现出想要上厕所的举动的,除非已经忍不住。然而大家都知道,能量饮料是利尿的……

第八回:觉醒的新欲望
雪儿跌跌撞撞的跑向洗手间,一般来说,女孩子的尿道一般是比较短的,所以尿意来的也比较快,这一点在雪儿的身上体现的非常明显。作为洛阳门阀出身的雪儿是非常喜欢茶文化的,所以雪儿每天早上起床之后都会喝一杯淡茶,然而现在,这杯茶与刚刚的能量饮料混合在一起冲击着雪儿的出水口。
雪儿只顾着跑,却没有注意脚下的道路,从训练场到洗手间之间要穿过一段树林的鹅卵石路,然而没有留意脚下的雪儿却被一颗鹅卵石绊倒了。刹那间,膀胱里的尿意好像找到了突破口一般,疯狂的向着雪儿的尿道口喷涌过来,雪儿“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并双手扣紧自己的尿道口。
大量的尿水快要冲破闸门时却又被硬生生的堵了回去,只能在尿道里横冲直撞,小小的尿道怎么承受的住这样的刺激,一瞬间,尿道的胀满感转化为疼痛,刺激着雪儿的神经。这一下的意外使得雪儿已经陷入了寸步难行的状态,雪儿拼命捂着阴部,甚至已经是用力掐着自己的阴部了,然而尿液虽然没有喷涌出来,却并没有流回膀胱,一直在尿道口的附件打转。
雪儿已经开始了强烈的心理斗争,如果现在尿出来的话,确实会让自己舒服很多,但自己喷尿的景象便会被大家看的一清二楚。这时候,雪儿不经意间的一瞥,正好看见了空无一人的教室,教室的位置距离洗手间不知道近了多少,这种时候就算是坚持优雅的雪儿也早已经受不住这等诱惑了。雪儿用尽全力站起身来,双手掐着尿道口踩着小碎步挪向厕所。
短短几步路的距离,在雪儿眼里却显得那样的遥不可及。终于,雪儿强忍着自己尿道里撑满的尿意来到了这间没有人在的教室。“要赶紧想办法脱下这身训练服”雪儿自言自语的说着,同时换换的将掐着阴部的一只手挪开,谁知刚刚松开一点,一股骚尿便喷涌而出,雪儿一只手用尽全力掐着尿道口,然而还是漏了一点出来,内裤的裆部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湿斑。
然而最可怕的是,雪儿掐着阴部的手告诉雪儿,如果再磨磨蹭蹭的话,这个湿斑还会继续扩大,因为雪儿已经很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手已经开始有些麻木了。雪儿开始用另一只手解勒在腰上的腰带,不过单手解开腰带终究是很困难的,雪儿花了好几分钟才勉强解开腰带,然而仅仅一会的功夫,尿道口阻挡不住的尿液早已经流了出来,现在的雪儿不仅内裤湿透了,而且在训练的迷彩服裤子上也出现了一个小湿斑。
“不行了,不能再拖了!”雪儿赶紧褪下裤子,蹲在教室的空桶上哗哗的尿了出来,尿液终于有找到了宣泄口,强大的压力使得膀胱和尿道里禁锢多时的尿液喷射出来。雪儿也不知尿了多久才把这泡骚尿排空。
雪儿坐在桌子上想要穿上内裤和训练裤,然而却使小穴和桌角产生了摩擦,一时间雪儿仿佛体会到了全身过电一般的快感。雪儿并不像徐梦柔、婉亚雀一样懂得自慰,仅仅是在小学时候发现将双腿夹紧并来回摩擦会产生强烈的快感,但母亲却并不让雪儿这样做,使得雪儿长久以来只能压抑着自己不去想这种感觉。
但此时将阴部与桌角摩擦时产生的快感却比夹腿摩擦强烈数倍,这种感觉吸引着雪儿将身子转过来,把小穴贴在桌子上用力的蹭弄着。这股快感使得雪儿小声娇喘着:“好舒服……好舒服……啊……”快感随着雪儿蹭弄的速度加快而越来越强烈,“嗯啊~嗯啊~”雪儿将全身的重量压在桌角上,小穴的快感瞬间达到了顶点。
在一声“啊~”的娇喘中,雪儿高潮了。
雪儿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舒服感,还想再舒服一次,但一看时间,已经耽误了好久,而且刚刚高潮之中的雪儿甚至因为太舒服而潮吹了,淫水喷的满地都是,雪儿只能忍痛割爱的放弃再高潮一次的打算,转而收拾被自己弄得一片狼藉的教室。雪儿的这次高潮经历为日后雪儿的特殊兴趣埋下了伏笔,且看雪儿日后的表现吧……

第九回:怎么这样?
转眼之间军训已经进行到最后三天了,在军训的倒数第三天,学校的门口停留了好多辆大型巴士,这些巴士便是要接学生们去大山的交通工具,这便是教官期待已久的——翻山拉练。这次行动男生和女生各自为一组,男生由男教官带队,女生由女教官带队,两队需要分开翻阅不同的山脉。
临行当天,所有女生登上了巴士,然而徐梦柔却发现在女生队伍的巴士中,自己的前面坐着一名男生,这位男生头发刚刚过领子,看起来也是一副男孩子的打扮。徐梦柔赶紧对婉亚雀说:“你看,那边坐着的那个好像不是女生吧。”婉亚雀随着徐梦柔的眼神看去,然后告诉徐梦柔:“她不是男生,只是头发短一点而已,她叫吴思言,就住在咱们宿舍的隔壁。”
徐梦柔听完,“原来是这样吗……”
很快,车子出发了,车上的人都开始了一天的休息,车上大部分女生都睡着了,车上显得出奇的安静。渐渐的,天黑了下来,等到徐梦柔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徐梦柔下意识的注意了一下前面的吴思言,她比自己醒来的更早,却一直直挺挺的坐着,双手放到裤子的口袋里,好像在摸索着什么。
由于吴思言相貌的特殊,徐梦柔不禁多看了她两眼,然而吴思言坐在徐梦柔的前座,自然不知道徐梦柔在看着她,依旧继续把手放在裤兜里不知道在摸索什么。“嗯……嗯……”吴思言轻声的喘息着,脸色潮红的低着头。徐梦柔看到这里不禁想到了什么,“难道……吴思言正在自慰吗?”然而徐梦柔立刻打消了这种想法,“她连手都没有伸进衣服,腿也没有夹紧。”
跟徐梦柔想的一样,吴思言也并没有将这种状态持续很久,没过几分钟,吴思言便恢复了正常的样子,双手也从训练裤的口袋中伸了出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徐梦柔却为刚刚自己的淫荡想法感到羞愧,想要把脸侧过去,却发现婉亚雀早已经在自己的旁边盯着自己了。“怎么了?看入迷啦?”婉亚雀一边问徐梦柔,一边把手探向徐梦柔的下体。
两根手指隔着内裤和训练裤摩擦这徐梦柔的小穴,徐梦柔刚刚就在想着羞耻的事情,现在又被婉亚雀这样一刺激,小穴里开始流出淫水。婉亚雀见一招得手,顺势又抱住徐梦柔,两人的身体贴的紧紧的,婉亚雀将另一只手从徐梦柔训练服纽扣之间的缝隙探进去,绕过徐梦柔的内衣,准确的摸到了徐梦柔的“小葡萄”。
徐梦柔一连受到几次刺激之后,虽然感觉上非常舒服,但确实不甘心只是自己被婉亚雀逗弄。徐梦柔不像婉亚雀一样循序渐进,她直接将手凑往婉亚雀的内裤里,一下子就抠向了婉亚雀的小穴。婉亚雀“啊~”的一声娇喘了出来。婉亚雀的脸红红的,嗔怪到:“不要这样嘛,我要是高潮了你要负责呢。”
然而婉亚雀虽然在嗔怪徐梦柔,自己手上却没有停下,继续刺激着徐梦柔的乳头,徐梦柔被挑逗的浑身无力,只觉得全身像过电一般,不断有酥酥麻麻的感觉透过自己的神经传输到自己的大脑,使得大脑没法控制自己身体。
婉亚雀继续向深处进攻,另一只手伸进了徐梦柔的内裤中,话不多说直接挑逗徐梦柔的小豆豆,徐梦柔的身体不断的抽动,舒服的开始娇喘,“嗯~不要~不要啊~会被发现的……”,徐梦柔害怕被同学们发现,开始向婉亚雀求饶。然而婉亚雀并没有因此停下反而因为徐梦柔的妥协而激发了自己的兴趣,中指开始在徐梦柔的穴口上摩擦。
徐梦柔经受到这种刺激之后,早已经舒服的没有了理智,只想要快点高潮,“快点……快点……求你了亚雀……不要停…….”
虽然徐梦柔不断的要求婉亚雀将她推过高潮,然而婉亚雀却正正好好的在高潮的前一刻停了下来。这可苦了徐梦柔,“快呀,不要停啊~”徐梦柔想要自己动手将自己推过高潮,然而婉亚雀使给徐梦柔一个眼色,徐梦柔这才发现,现在的巴士上已经有不少同学都醒了过来,如果自己现在高潮的话,那善后处理必然非常麻烦。
想到这里,徐梦柔不禁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然而小穴的瘙痒感却丝毫不会减少,徐梦柔只觉得自己的小穴传来一股痕痒的感觉,越来越痒,越来越痒……
而正在这时候,婉亚雀凑过来悄悄地告诉徐梦柔:“今晚咱们去大山的小树林里,我让你爽个够,现在的情况你只能忍着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