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梅花庄

午后的梅花庄外雾气未散,一辆黑色的轿车的闸片生戳破了宁静。庄园门口一个老妇人带着一个穿青花瓷色褂裙的丫鬟已经守在了大门旁。门口的灯笼上只有一个“梅”字。

车门打开,一个略瘦身形的年轻人站了出来。

老妇人对着丫鬟说道:“快点领少爷进屋休息”

“是”丫鬟应道

。。。。。。。

“以后萍儿就是你的随身丫鬟”

“好”

“那你们好好休息”

齐少的箱子还未放稳,萍儿就站在了齐少的身边,脸上带着羞涩欲言又止。

齐少看到,开口道“但说无妨”

萍儿支吾了一下:“少爷,萍儿想要小解”

“去就便是,不用和我说。”齐少心想,这小丫鬟去解个手怎还问我。

萍儿回“少爷,你今天刚到,可能不知道梅花庄的规矩。我一等女眷不可独自小解。”

“哦?怎么个意思?”

“少爷,说来话长。梅花庄的规矩凡是女人都不可自己小解,必须要有梅家的男人陪着才可以。虽然婚事未结,但是日后你必是梅花庄的主人。只有少爷你允许我才可以去方便。萍儿从早上起床到现在还未去过小解,已经很急了,少爷您能陪我去么?”

齐少听了也心生好奇,想想看但看着无妨,点了个头。

“少爷随我来”萍儿道。

齐少跟着萍儿,没两步就来到了梅花庄的厕所。梅花庄的厕所不似别家的茅房,白色的大理石地面中间是一张躺椅,躺椅的下面有个长长的水槽。萍儿默默走到房间正中,开始褪去下身的衣裤。露在齐少面前的是一双粉腿和一个粉色的桃子。

萍儿躺在躺椅上,两腿分开,用手指剥开自己的阴唇。少女稚嫩的阴部暴露在少爷的面前。这时候,一个中年的妇人走了过来,在萍儿的手边放下了一个点着蜡烛的托盘。蜡烛上面是一个精致的磁盘,盘里是红色的液体,看起来就像融化的蜡烛一样。

“这是何物?”齐少问道

中年的妇人停了一下,开口道“回少爷,这是梅家蜜蜡。是用上等的天山蜂蜡和催情丹炼做。”

这时萍儿拿出了一根羽毛,把毛根放在了蜜蜡里。然后说”少爷,您看着我吧“。然后萍儿用一只手剥开了自己的阴唇,露出了肉芽,用另外一只手开始玩弄揉捏自己的小肉芽。齐少能看到的是一个美丽的少女,婀娜的身材,在自己玩弄自己的身体,感觉少女很快就会到高潮的巅峰。可是就在高潮前的一刻,萍儿拿起了沾满蜜蜡的羽毛,朝着肉芽点了下去。火热的蜜蜡瞬间就覆盖了少女的肉芽,齐少知道少女那一刻并没有高潮。只是难过的夹紧了一下双腿。可是齐少并不知道的是,刚刚被刺激过得阴蒂微微充血,就像已经干渴了很久的动物,饥饿的吸收着蜜蜡里催情的成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萍儿的乳头挺立了起来,而阴道也在一张一合的流出着爱液。

萍儿咽了一下口水,恢复了一点以后轻声道“谢谢少爷,我可以尿了吗?”

齐少很好奇的问道“你为何这样折磨自己?”

萍儿说“你可不止,梅家自古以来就有家规,所有女眷不管何时均不可自己如厕。如厕前需行礼,而所谓之礼,正是拿自己的欲望换尿意的缓解。如果不遵古训,可是要受沉塘之刑“。

齐少说问道“那你可有能放松发泄之时?”

萍儿回“少爷,只有被宠幸的丫鬟,才有能高潮一次的机会。老爷的三姨太留香因为服侍老爷服侍的好,每三个月就能高潮一次呢。”

齐少内心一算,这一天四五次的排尿,女人们都要这样的挑逗自己,而三个月一次高潮就算是满足,这日子可真不是一般的难熬。回过神来,齐少想到萍儿还在等着尿尿,于是说“你尿吧”

萍儿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赶紧眨了一下,就像在感谢。而因为羞愧,脸蛋上范出了微微的红色。这时候萍儿一手剥开自己的阴唇,一手拿着羽毛浸在了融化了的蜜蜡里。不一会儿,就说到”少爷我尿出来了“

只见金色的尿液从萍儿稚嫩的尿道口飞涌而出,真像瀑布一般。齐少看得热血沸腾。可就在萍儿尿到最爽快的那一刻,只见萍儿拿起沾了蜜蜡的羽毛插向了自己的尿道口。一下子就堵住了奔流而下的尿液。那种尿液被阻的回憋感,让萍儿难受的挺起了 腰来。可是萍儿保持着这个姿势,足足有几秒钟才慢慢抽出了羽毛。可以看到的是羽根很是洁白,也就是说那一点蜜蜡现在卡在了萍儿的尿道里,让萍儿一滴也再尿不出来。

萍儿喘了一会儿气,然后回到“谢谢少爷”

齐少刚来府上就看到了这一幕,裤子间早已搭起了帐篷。老妇人慢慢端起了有着蜜蜡的托盘,缓缓走了出去。萍儿这时候也慢慢起身。可以看到萍儿的阴蒂上还是红色的蜜蜡紧密的盖子,而尿道口也有一小节红色的蜜蜡露出头来。

萍儿穿好衣服,走上前来,问道“少爷,您还喜欢萍儿?”

齐少点了点头 。

萍儿说“你可知道,这蜜蜡里融有着催情丹。到我下次如厕前,会慢慢释放药力。我的肉芽和尿道都会慢慢的吸收药力,让我情欲难忍。萍儿一定会好好服侍少爷,让少爷满意。萍儿的身体就是少爷的了,求少爷您随意戏谑“

齐少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青花瓷色褂裙的少女,满眼春水,微笑着点了点头。

(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