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憋尿的痛苦经历四-68 四重音(上)

这番话真如一把刀子插入月儿心口,又在心窝里剜了又剜。月儿不知自己现在的样子极为不雅么?她当然知道!方才小屁股走光时月儿可羞愤得要死呢。眼下虽有衣裙遮体,但一个女孩子家,四肢着地趴在那里,屁股撅的老高,口中被塞满布料,丝滑的长发从脸颊两边垂下,发梢都拖在了地上,这个样子… …这个样子实在是太难堪了。可珊珊偏要哪壶不开提哪壶,戳到了月儿最怕被碰触的痛处。月儿的心中又气、又臊,还有一点无所适从,因为毕竟自己的模样也真见不得人。而如浪潮般席卷而来的,是深深的委屈,月儿自己也不想以这个模样趴在地上供人观赏啊!可是没办法!不能输掉淑女比试,没办法动弹,微微一动就会有泉水从屁股中间的那个缝隙中渗出来,流到雪白的大腿上被人发现。这又能怪谁呢,怪这场反常规的淑女技巧比试?怪自己平日里全神注意于“忍”却忽略了“尿”的技巧?还是怪自己的忍功仍有破绽,没能一次性地关闭闸门将洪水牢牢憋住,这才有了随后一连串迫不得已的难堪。一股股急火攻心,沉静如月儿,心思也难再平静。月儿的心因剧烈的感情跳的砰砰直响,身体也因激动微微地颤抖,尤其是那位于最高处的小屁股,两个臀瓣如被敲响的音叉,细微而密集地颤抖个不停。这一抖不要紧,臀瓣间原来夹紧的泉道又开始松动,一条又一条细小的缝隙在其间生长,干爽的河床土壤又刮来了海潮的湿气。
哪知珊珊一不做二不休,用手指点着月儿接着说道,“月儿啊月儿,你这样子不仅是一条母狗,还是一条焦急等待着公狗的小母狗。我家乡下田间的母狗就是这样趴在地上,翘起屁股让公狗爬到身上的~~~”
哗~~~珊珊的话音不高,阴阴的声音却传遍在场每个女生的耳朵里。女孩们有的羞红了脸,转过头去不敢瞧月儿。虽然并非针对自己,可这种话单是听了,女孩们的心都会臊得缩成一团;有的女孩子沉下了脸,眼里露出怒意,觉得珊珊的话太过分了;还有的女孩子呢,嘴角露出了窃笑,甚至有人咯咯地笑出了声,她们用眼角余光不怀好意地瞥着月儿,越瞧脸上的笑意越浓,因为,趴在地上的月儿和一条柔顺漂亮的小母狗实在… …实在是… …太像了~~~
月儿扭转头瞪着珊珊,再也压抑不住怒火,平生第一次,月儿产生了爆粗口骂人的冲动,想狠狠地痛骂珊珊。可也正是因为这是月儿生平第一次想要骂人,以往生活过的那些年,月儿无论对谁讲话都从不带一个脏字,从男生们以及有些性子比较野的女生那里听来的脏话也从未在月儿心底留下印迹。可怜了我们的小月,揣着怒火搜索枯肠,无奈连一个脏字儿都想不起,月儿憋了半天,最后只冲着珊珊骂了一句“你混蛋!”,可就连这三个字也因为口中塞满的衣服变成了一串“你嗡顿~~~你嗡顿~~~”
物极必反,盛怒之下,小月竟然“噗嗤”一声气笑了。这声音自然不会是嘴巴发出,而是由鼻孔传了出来。
这下不要紧,月儿的浑身随着笑声一震,下体不由自主地一松。膀胱口“啪”地一声打开,而那原本就已经裂出缝隙的泉道也豁然开朗,一下子变成了平坦宽广的河滩,江潮自大水球中席卷而至,月儿的河道瞬间已是波涛汹涌。但月儿就是月儿,作为超一流的淑女,强忍尿意至极之时身体该做什么动作,不该做什么动作早已熟记烂彻于心。女孩子憋得凶时并非不能笑,但这笑必须由膀胱的主人来掌控。像方才这种心情剧烈激荡之下,不由自主的笑是极危险的。当两股气流从鼻孔中窜出的那一刻,月儿便意识到厄祸临头,全面应对已来不及,月儿狠咬一口嘴里衣物,鼻子又“哼”了一声,这一次却是用力绷住泉眼,死死缩紧不再放松。任凭洪水千汹万涌,出水的口子却只有这一个,只要守住阀门不松动,再强的洪水便也难逃升天,月儿便是认准这一点,才力守最后一关不失。
月儿异常迅速的反应和此前一直节省的体力在危急时刻发挥了效力,洪水虽然灌满了河道,但还是在紧闭的水闸前折了腰。可这边月儿也被回憋时的疼痛折磨得眼泪差一点出来。被挡住的水流在河道里乱窜,撞在柔软的尿道壁和膀胱口上,那感觉如针扎一般难受。好在疼痛也令月儿心思稍沉,月儿心中一叹,暗责自己太冲动,莫说不要与珊珊这种人一般见识,便是还击也不是现在,要等吐出口中阻碍,重新站起后再做计较。现在倒好,之前的努力前功尽弃,从水库到闸门的一路又是一塌糊涂,该怎么办呢?
月儿感受着尿道中横冲直撞的洪水,不禁哑然失笑。还能怎么办?憋,憋,憋,我再把它憋回去!~~~今天我非把这泡洪水驯服不可!让你停你就停,让你尿你就尿,现在你就得老老实实地回到水库里!~~~
恰在此时,变数又生。方才上场担当计时员之时,小妹便已憋忍难耐,然而好强的她不肯示弱,反而要挺直腰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这可引起了小妹腹内那接连劳累了两天的硕大膀胱的极大不满。自小妹登场起,她的膀胱就一跳一跳地痛个不停。小妹暗自叫苦,她知道小腹中的这种弹跳痛是膀胱抽筋的前兆,可瞧瞧天娇挺着鼓鼓的肚子笔直而立,脸上挂着笑,一声一声娇嗔地为月儿计时的模样,小妹还是一狠心,不但不弯腰或蹲下,还将双手背到身后,努力克制住手捂肚子的冲动。
小妹本想着双方计时加起来不过6分钟,硬撑撑就能坚持下去。不成想月儿这边三起三落,迟迟无法起身,比赛一再耽搁,小妹甭提多着急了。幸好腹内的疼痛此时偃旗息鼓,膀胱在一番挣扎无望后似乎接受了主人的安排,小妹心中这才稍安,加上月儿光溜溜的撅着屁股趴在众人面前的一幕太过震撼,也太过吸引人,小妹也像其他女生一样看呆了,一时竟忘记了腹内的躁动。此后月儿遭珊珊羞辱,见到平时无比端庄优雅的月儿被描述成了一只趴在地上的小母狗,小妹的心头先是泛起了那么一丝窃喜,但马上便被强大的怒意覆盖。虽然小妹对于月儿被公认为六班第一淑女,对于更多的人觉得月儿的忍功比自己好那么一点儿颇不服气,但朝夕相处的室友被人欺负,自己又怎能袖手旁观?
小妹跨步上前,准备把珊珊拦远一点。可就在一步踏出之时,小腹中猛然掀起一股风暴,小妹那硕大而充满弹性的大水球就像麻花一样拧了好几圈,随即一松,反向旋转着恢复了原样。剧烈的疼痛在小妹的腹内爆炸开… …原来膀胱从未打算偃旗息鼓,而是改变策略,于安静中给不体谅自己的主人突然一击。
小妹的第一反应是一手捂向剧痛的小肚子,而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作为一流淑女,小妹对忍耐时产生的腹痛自然有着抵抗力,就算憋胀难忍,像其他女孩一样咬紧嘴唇不可以么?为何不去防守最关键的闸口而非要捂住自己的一张小嘴呢?原来,大水球的这次袭击实在太突然,而这股疼痛与忍耐小便时洪水袭击的那种疼也不一样,这是发自人体脏器自身的剧痛,沿着体内的神经扩散,真似穿肠挖心一般。小妹忍受不住,便要喊疼。可小妹却实在无法接受痛苦的呻吟和惊恐的呼喊自自己口中传出,再被别人听到。忍到眼下这时候,女孩子们腿上、手上有些忍耐的动作也不会被过多笑话,毕竟喝下了那么多水,又憋了大半天,能坚持着继续比赛的女孩子都是好样的。可若是口中喊疼喊的厉害,或失言说出什么粗俗的词句,那便是意志薄弱和没有淑女教养的表现,要贻笑大方了。尤其天娇就在身旁,廖腾和虎子在场时,自己因膀胱造反的那声惊呼就是天娇帮忙化解,同样的事情小妹决不愿重演。小妹这才宁可舍弃防守葫芦口,也要把自己的嘴巴捂上。小妹这一捂还真及时,一声巨大响亮的“啊,好痛!!!”本已从她喉咙里发出,又生生被小妹的玉手挡了回去,只化作阵阵气流从嘴角和指缝中钻出,
“哧~~~”
“哧~~~哧~~~”
可小腹内的剧痛却未消失,痛苦摧折之下,小妹的腰弯了下去,脸上的五官缩在了一起,从嗓眼里传出的下意识的呻吟在捂住嘴巴的小手的阻挡下幻化成了一声声细腻、悠长而又扭曲的怪音,
“哼~~~… …”
“嗯~~~嗯哼~~~嗯哼~~~… …”
正当小妹奋力捂严嘴巴之时,下身防线再传急报。原来刚才小妹膀胱麻花状的那么一拧,便将大量洪水一下子挤出了水库,直击下游。虽然小妹扭着双腿尽量将大腿根并在一起,又猛力绷住私处肌肤,无奈剧烈痛楚下的身子运不上力气,破闸就在眼前。小妹惊得一哆嗦,再不敢死捂嘴巴,将手从嘴唇上拿开,狠狠兜住自己私处,再用力向上那么一提,才总算借助手上力气将葫芦口压紧。这边洪水仍在闸门处与小妹对峙,那边无尽的疼痛仍在小妹体内蔓延,这疼痛实在太厉害,就算小妹强迫嘴巴紧闭也无济于事,痛苦煎熬之下,小妹情不自禁地想喊出来,太痛了,疼死了~~~ ~~~可她心一横,不能喊,这不是普通忍耐的声音,一喊出来自己的淑女形象便全毁了… …
我要战胜天娇~~~
我要超过小月~~~
小妹用最大的力气将下体猛力一屏,又将按着私处的手抽了出来,重新捂住嘴巴。手掌接触嘴唇的一瞬间小妹羞红了脸,要知道,这只玉手可是刚刚捂在女孩子下体上的呀~~~虽然隔着裙子,并未真正触及私处,但在心理上女孩子们都会觉得小腹与两腿之间的神秘地带有些脏,也很羞耻。摸了那里之后直接用手去捂嘴巴,这种又脏又羞的感觉令小妹难堪到了极点。小妹仿佛已经闻到了手上沾染的那片神秘花园散发的女性独有的气息~~~好在不管怎样,总算又将嘴巴捂严,小妹捂住嘴的手始终不敢松动,生怕捂得稍不严实,一声声痛苦的呻吟便会被众人听到。
而此时,膀胱的第二次抽搐开始了。小妹的膀胱又一次拧成了一个大大的麻花,随即飞速反向旋转着松开… …
疼痛比第一次还要强上数倍,小妹痛得险些一屁股瘫软在地上。完全出于本能反应,小妹用双手死死捂着肚子,托着那向外高高隆起的小腹,因为她感到大水球这次要从肚子里掉出来一般,若不用双手托住,那颗硕大的、圆滚滚的、内中承载着海量液体的大水球便真会骨碌一下掉在地上,摔得水流四溅… …这也是为什么方才无论多紧急,小妹也要用一只手捂着肚子的原因。而这次,膀胱的抽搐比此前哪一次都厉害,痛得小妹不得不用双手捂着肚子。可如此一来,她不但要咬紧牙关不叫出声,更要全靠下体肌肉和双腿忍住向下冲的激流了。剧烈的疼痛之下,小妹有力使不出,而方才膀胱的抽筋又将一大支洪水大军赶出了水库。小妹但觉泉眼处一热,不好!要尿出来了!
尿出来就全完了!
小妹拼命夹住临门的尿意,将头扭向六班女生,“帮… …帮我… …啊~快帮我!”
话音未落,只见一人已至小妹面前,双膝跪在地上,一只手伸进了小妹的裙底。众人这时才看清,来者正是冰冰。六班中数二姐和冰冰与小妹最为要好,方才发生的一切说来详细,但其实不过短短数秒。看在女生们眼里,众人只瞧见小妹先是腰一弯,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嘴,而后又迅速地手捂下体,转瞬又用捂着私处的手重新捂住了嘴,最后双手齐齐捂着肚子,脸上痛苦的表情一浪高过一浪。如此连番变化忍耐姿势实不寻常,冰冰不知小妹所想和所受之苦,但也发现情况不妙,几乎在小妹尚未出口求助时便已准备挺身相助。月儿和逐秋正在对决,任何人不得帮忙,但小妹只是计时监督员,遇到困难时其他人自可援手。
却说冰冰心知自己的淑女技巧比不了月儿,眼睛瞧不见小妹私处的情况下很难用手指尖精准地顶住玉泉眼。但冰冰也经过了长时间的淑女锻炼,自有自己的本事。只见她单手平端,掌心向上,四指指尖在小妹大腿根的夹缝处那么一钻,小妹心领神会,大腿微松,冰冰的手掌便整个伸到小妹那片神秘花园的下方。冰冰随后单臂用力向上那么一抬,小妹也与之配合,两条大腿用力那么一夹,冰冰的四只手指扣在小妹的臀沟上,手掌心正好罩住少女的花朵,整个小手如封条一般将小妹的下身贴了个严严实实。
小妹得到救兵,精神为之一振。见闸门已被好友手掌封住无虞,小妹便开始一次次地收缩尿道,想把河道里的水再憋回大水球中。起初一切还顺利,洪水被赶到了河道的上游,哪成想抽搐中的膀胱拒不接纳这些洪水,将膀胱口合得严严的,小妹往回憋了又憋,洪水只在河道里打转,就是无法回到大水球中。一旁冰冰询问,
“小妹,好了没?~~~”
“等等… …还没好,好难… …屏回去… …”
小妹又试了试,依然无果,小肚子痛的万难忍受。一旁冰冰又道,“加油~~小妹加油,快些将它屏回去,加油啊小妹。”
语气中除了鼓励已带着催促。原来与逐秋缠斗若久,冰冰也早已尿意难耐。当二姐在烧烤架上出丑之时,冰冰又急又怕,也几近崩溃的边缘。幸而月儿挺身而出,挡住了逐秋,这会儿功夫冰冰在人群里夹夹腿,趁无人注意时还可用手帮下忙,体内汛情又稍微缓和了些。但此时的冰冰双腿跪倒在地,大腿叠在小腿上,屁股坐在两只小脚丫上面,这跪姿虽然优雅,可尿意翻涌之时冰冰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夹腿!… …霎时间腹内尿意汹涌,洪水又向冰冰的闸口发起了进攻。冰冰无奈,只好恳求小妹,
“小妹,你快点~~~我也坚持… …不住了… …”
而小妹此刻正被膀胱的又一次抽筋折磨的话都说不出,见小妹不回答,冰冰越发焦急,“小妹快啊,快点夹回去~~~我也好急,再不快点,我也憋——啊!!!”
话还未说完,冰冰身子一颤,另一只手猛地扣向了私处,这次洪峰着实强悍,不用手捂,冰冰已无法将洪水拦住。随着将手抵在私处,忍耐之声也萦绕在冰冰嘴边,
“嗯——嗯——嗯!使劲儿,回去!嗯——嗯~~~”
有了单手相助,闸口情势稍缓,可冰冰心知仅凭单手力气也维持不了太久,需用双手捂住才能将此轮攻势化解。情急之下她也顾不得许多,冰冰臂上用力,便要将抵住小妹私处的那只手抽出来协防。小妹发觉身下冰冰玉手的异动,吓得魂不附体,眼下自己的葫芦口全靠好友的这只手压着,若冰冰将手抽出来,紧随其后喷涌而出的便是无边的洪流。不行!小妹使足全身力气,双腿狠狠一夹,大腿根死命夹住冰冰的手腕,不让她的手脱逃。这可又急坏了冰冰,冰冰连抽了几次,小手却被小妹的大腿牢牢夹住拽不出,冰冰真是又急又气,慌乱之下又让洪水有机可乘,数道洪峰直击而下,于她的水闸大门前汇了师。顾及好友的情分,冰冰无法责怪,只得再次催道,
“小妹你快点!快点啊!好没好~~~ ~~~我也很急啊!”
“等会儿,再等会儿~~~!”,小妹一边说,一边将两腿夹得更紧。
冰冰见状也真是急了,冲着小妹怨道,“谁不知道你是出了名的膀胱大,怎么会连这点水都憋不住。你的膀胱不是又大、又韧、又有弹性,再多的水都能装得下么?你的膀胱不是最听话,你让它干啥它就干啥么?你快命令它把流出的水全都收回去~收回去啊,你倒是快呀,再晚一会儿我就… …嘶~~~嗯——嗯,憋住!嗯!~~~嗯!!快顶住~~~不能出来,嗯——嗯!!!~~~”,说到后来,冰冰已是口中吸着气,一只手死死顶着私处,呻吟运力之声连绵不绝。
听了冰冰的话,小妹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委屈。冰冰把自己的大水球夸上了天,可需知今天就是这个大水球起了叛逆,才酿成如此局面的呀。两行清泪夺眶而出,紧咬的牙关再也封不住身体承受的痛苦,小妹情不自禁地呻吟出来,
“痛~~~痛~~~啊痛啊~~~大水球好痛,膀胱要掉出来了~~~啊~~~啊~~~冰冰,我… …我憋不回去了,膀胱… …打不开… …我憋不回去了!!!”
冰冰听的一知半解,却也无法多想,因为捂在自己葫芦口上的那只手已开始麻木,而尿意却越发强盛。冰冰只能一只手死死往私处抠,另一只手奋力摆脱小妹双腿的枷锁,一时间,两个女孩身体扭动不停,呻吟,较力,挣扎之声此起彼伏。兰兰、娟子和二姐急的手挽着手,跺着脚却谁也不敢上前帮忙。任谁都看得出,场上两人已是洪水大患临头,而且极有可能落得同时失禁的耻相。可两个女孩以这种诡异的姿态纠缠在一起,凭她们三人的淑女技巧根本无能为力。就说小妹那边,必须有人换下冰冰的手,用自己的手为小妹封堵闸口。可眼前小妹痛苦难当,冰冰手一拿开,小妹腿一松,自己的手尚未到位的空挡里难保洪水不会自小妹身下破闸而出。三个女孩子只能急得团团转,却是无计可施。
而此刻离小妹两人最近的除了月儿和天娇,便是逐秋了。同样位于赛场中央的她从方才起便一直以稍息的姿势站着,双手抱在胸前冷眼旁观。便是月儿春光乍泄之时亦没有任何动作。此时逐秋莲步微移,步履轻盈的像是踩着云彩,只有高高腆起的肚子示意着这名女孩此刻正承载着何等数量的液体。逐秋走到小妹和冰冰身前,瞧也不瞧小妹,两道目光垂向苦苦挣扎的冰冰,嘴角里轻轻透出了一声,
“哼~~~ ~~~”
随着一声轻笑传入耳中,冰冰好似受到一股莫名力量的牵引,头不由自主地向上一抬,两眼正好对上逐秋投来的目光。这道目光中有不屑,有嘲弄,甚至还有几分怜悯,仿佛在说,你一定要坚持住哦,待我赢了月儿,便和你比试下一局~~~冰冰浑身打了个冷颤,惊恐之下身子一松,又是数道热流疾驰而下,闸口处的水压已然强大难挡,可怜的冰冰除了死命用手抠住自己的葫芦口外只能祈求老天保佑,莫让洪水打湿自己的身子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