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憋尿的痛苦经历四-67 露

一时间,就连九班几个对月儿心怀敌意的女生也不及反应。同样身为女生,当月儿雪白丰腴的臀部突然拱在她们眼前时,她们也不知所措,心中充满了慌张和害羞。而六班姐妹呢,都心疼月儿心疼的不行,尤其是兰兰,宿舍姐妹中属月儿平日里最照顾她,也属她们二人之间感情最好。兰兰心知,月儿双手要支撑身体无法乱动,而月儿因要抗衡腹内巨量洪水一时间又不敢站起或改变姿势。此刻的月儿多需要有人帮她一下,遮挡住那如佳肴一般被端上餐桌的裸露的小屁股啊!想到此处,兰兰恨不得马上冲到月儿身边,为她盖住少女那羞耻的后庭花园。可冲出一步之后兰兰又犹豫了,这样做会不会伤害到月儿呢?以趴在地上撅起屁股的姿势在人前走光,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耻辱,眼下众女生虽在围观,毕竟尚隔着一段距离,可自己冒然走近月儿,近距离看到、甚至触碰到好友全裸的私处,是否会对月儿的心灵造成巨大的伤害呢?而且很多女孩子都有着很强的自尊心,例如二姐和有时的小妹,越是被小便憋得不行越讨厌别人帮助,似乎别人上前助她一臂之力便间接证明了自己忍功不佳,反而会埋怨上前帮忙的姐妹。久而久之,同一寝室的女孩子深知她们的脾气,即便见到这类淑女憋得战战兢兢,憋得手足无措也要察言观色一番再上前助阵。当然,兰兰确定月儿不是那种会反咬一口之人。但她想再等等,等待月儿的信号。月儿那么聪明,那么富于淑女经验,若是急需帮助一定会选择婉转而不失淑女风度的词句向自己求助的,哪怕只是一个眼神暗示,兰兰也已做好箭步上前帮忙的准备。可左等右等,始终不见月儿有任何表示。兰兰站在月儿臀部一侧,看不到月儿表情,只隐约听到从月儿身体的另一边传来一阵模糊不清的声响。这声音极小极低,时断时续,传入耳中如泣如诉,又似呢喃梦呓,仔细欲辨时却又分不清词句,
“呜~~~唔唔~~~唔嗯嗯嗯嗯,呜嗯呜嗯… …呜呜… …~~~~~~”
兰兰心道,恐怕月儿正运足力气和喷涌欲出的洪水展开激烈的争夺战,全神贯注之际无暇他顾;亦或月儿真的觉得此番情境太过羞耻,为防耻态更加暴露,不想任何人接近自己;又或者… …月儿有自信凭借一己之力控制汛情化解眼下危局?对于月儿的淑女实力,兰兰佩服的五体投地,自然绝对信任。多少次困难都被月儿一一克服,相信这次月儿也一定能够化险为夷。瞧瞧身旁左右,其他姐妹也未冲动上前,兰兰选择了相信月儿。而如此一来,月儿翘臀之上的风情便尽收众女生之眼底。
但见月儿臀眼处一朵娇嫩的小雏菊正迎着秋阳盛开,花朵四周清爽至极,没有一处疙疙瘩瘩或一丝粗糙的纹肉,更无一丁点不洁的痕迹。白净的臀部肌肤呵护着其间那朵淡色臀花,将雏菊的丝丝花瓣映衬得分外鲜明,那菊丝的纹理柔软而鲜嫩,整个花丝呈淡粉色,仅有数根丝文颜色稍深,呈现出浅浅的褐色,非但不显得污浊,反而为整朵花的纯洁增添了几分厚重的成熟。而眼下,月儿的小菊花仿佛有着生命一般,正在一跳、一跳地向臀缝里抽搐着,每当抽缩之际,那吐纳金汁的孔洞几乎完全陷进臀缝里不得而见,孔洞周围的菊丝也缩进内中大半,只余最显著的几条纹理露在外面。而每当抽缩停止,那洞眼和菊花便又浮出丰臀,却绝不向外绽放、拱起,只是稍微舒缓半刻便马上又缩了进去。不用想便知道,菊花前面的女孩正奋力地收缩着下体,一次又一次,回憋的巨大力量拉动着小屁股,才赋予了臀上菊花以生命。
而就在雏菊下方咫尺处,另一朵纯洁的少女之花也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让人一睹芳华。此刻月儿阴部因揉搓造成的充血已基本褪去,私处不再是艳丽的粉红,恢复了婴儿肌肤般的粉嫩之色,这才是月儿神秘花园的本来面目。而眼下女生们是从月儿后面得见其隐私,加之月儿那趴在地上,奋力撅起小屁股的姿势影响,月儿的少女之花也不再呈现圆润的橄榄形,而是被拉绷得细长。大部分的丝毛因在身前身下不得而见,只余一团若隐若现的暗影闪动在臀下。从女生们的角度望去,花朵四周,花片上只留少量细如蚕丝的嫩毛,细嫩得几乎辨不出黑色,全然无法对花庭构成遮挡,正是赏花的大好时机。月儿私处的两片肉瓣被拉得细长,宛如两片柳叶,叶片间的缝隙仅容针尖插入,将女孩那潮潮的、暖暖的,流淌着蜜汁的洞天挡得严严实实,不见蜜洞中那口吐纳灵泉的泉眼,连那两片更小的肉唇也被压在柳叶之下不见踪影。但如此一来反而使得月儿整片少女花园显得异常洁净、美观,谁看到这片明朗的花坛、那两枚柳叶,以及其上那朵清爽的雏菊,都会觉得作为花园主人的这个女孩干净,非常干净。
而此刻月儿这两片柳叶也并非静止,眼力好的女生会发现,伴随月儿那朵菊花向里一下一下抽缩,这两枚柳叶连同下面那片苗圃也在波浪式的蠕动。不是微风吹拂下,花园里的花朵和树叶轻快地、玩笑般地沙沙摇曳,而是大洋中无风天气波浪缓缓却有力量的上下规律的起伏。波浪下蕴藏的巨大力量不难让人联想到眼前的女孩正努力尝试着不靠夹腿和手指,单凭缩阴的力量就要将已探出门槛半个身位的洪流再硬生生压回去。
女生们再一次看呆了,既不觉得眼前月儿的姿态和动作有什么羞耻,也未发觉自己目不转睛地欣赏这幅至极美景哪里不妥。取而代之,一种宁静的情绪在女孩们的心中弥散开来,女生们都觉得心头变干净了,如遭山林间清泉沐浴一般。无人言语,也无人动作,直到又一阵如泣如诉的声音隐约传来。
“唔–唔~~~嗯唔咛嗯嗯~~~嗯!~~~呜呜”
再次听见这般异响,兰兰心头纳闷,这声音怎么有点像哭泣,月儿莫不是哭了?担心的兰兰终于移动了脚步,从月儿撅起的屁股这边走到月儿头的一侧,这才发现,原来,月儿跌倒时双手拄地支撑,为了防止垂下的裙摆碰翻身下那已将近注满的小瓷碗,月儿竟将身前的裙摆团作一团塞进了口中,想用自己的小嘴将衣裙死死叼住。可许是事发一瞬,月儿手上的动作失了分寸;许是小月一心争胜,竭力想将尽可能多的衣裙咬在口中不令其滑落,仔细看来,前面身着的裙子竟有一大半被她塞进了嘴里,直把月儿那张樱桃小口塞得满满腾腾,月儿的腮帮被塞得鼓得好似填进了两个大红苹果。看这架势那衣角裙摆直顶到月儿的嗓子眼,完全阻塞了女孩发声的关窍,月儿拼尽全力,也只能从口腔缝隙里挤出一阵模模糊糊的“唔唔”“嗯嗯”的声响,外人听来,完全辨不出个所以。原来方才那一阵阵“呜呜”声便是月儿在讲话,她是在向姐妹们求助啊~~~却被大家忽视了这么久。
兰兰心中狠狠地责怪自己。此时无需月儿言语,只观月儿眼神,兰兰便明了好友心中所想,急忙跑回月儿向上撅起的小屁股那儿,拉扯着月儿的裙子为月儿遮盖暴露在外的私处。
可是,裙子的正面和侧面自小解时起便被月儿捧在怀里,方才月儿凑到瓷碗近前之时更是使劲拽着裙摆。此时,大部分裙摆都被月儿塞进嘴里,裙身紧绷,贴在月儿胸前,只余裙子背面一小部分耷在月儿的背上,却也受到拉拽紧贴着月儿的身体。兰兰轻轻拉了拉,裙子并没有被拽下多长,加之月儿的臀部又骄傲地向上猛翘着,延展下来的裙摆不足遮住月儿那两瓣浑圆的小屁股。兰兰此前虽已将月儿那片圣洁的苗圃瞧在眼里,现在出于女孩子的本能,还是将头扭向一边,仅凭双手摸索着帮月儿遮盖,用时便长了些,手上的力道也有失分寸。见月儿的裙子紧紧的拉不动,兰兰使劲拽了又拽,才将裙子又拉下来一些。待兰兰觉得差不多时回眼一瞧,呵,月儿的小菊花和神秘花园的大部虽已藏于裙下,但那弯柳叶形的唇瓣的尖端仍忽隐忽现,至于与月儿两段雪白的大腿根相连的那截屁股则完全暴露在外面。兰兰心里着急,见月儿的屁股还在努力地向外翘着,大有再将私处从裙下拱出之势,便用两只小手扣住月儿的两个臀瓣,将月儿的小屁股使劲向前推了推,再用力一拉裙子,这才勉强将月儿的私处全塞到裙下,只是玉腿上面的那截屁股是无论如何也遮不住了。
翻回头却说月儿方才用双臂支撑住趴倒的身子,见那盏瓷碗稳稳摆在自己身下并未翻洒,正松了口气。忽觉小屁股处传来一阵凉丝丝的感觉,这才想起内裤已被自己脱掉,依如今的姿势,自己定是光着屁股蛋儿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月儿眼前一黑,羞愤得差点晕了过去,那可是女孩子家的小屁股啊,怎么能随便让人看到,还有两腿间的那里… …那是能叫外人看的嘛!!!自从懂事以来,月儿一直非常非常注意保护女孩子的隐私,平日里连去浴室洗澡和体检时被女医生检查身体月儿还要不由自主地脸红心跳,而现在这局面… …这… …月儿脑中嗡嗡作响,根本无法再细想下去。月儿连忙呼唤兰兰、小妹、冰冰等众姐妹上前帮忙遮羞,可谁曾想口中被裙子塞得满满,根本发不出像样的声音,月儿想将衣裙吐出些,无奈方才情急之下塞得太猛,衣布直接堵到了喉咙深处,不凭双手帮忙,仅靠月儿那张小嘴根本吐不出。月儿“嗯嗯呜呜”了半晌,姐妹们也未听懂,而此时月儿的玉门虽然关上,但河道中依然被洪水灌得满满,大量的洪水顶在闸门上,莫说起身,便是微微一动都会有渗漏的危险。月儿心道也罢,待我尽快将洪水屏回便能起身,那时便可自己遮羞。虽然羞愧难当,但好在月儿此时自己看不到自己光着的小屁股和私处,心里尚不至彻底崩溃,若是此刻换作其他姿势,让小月能瞧见自己光溜溜的下身,那我们的月儿可真要羞得一头撞在树上~~~就这样,月儿趴在地上开始回憋,她依然不敢用力过急过猛,而是采取了相对柔和但频率极快的淑女技巧,这才有了方才呈现在众人眼前的小雏菊的抽动和柳叶的蠕动。
月儿的水闸一旦关紧,洪水顿陷劣势,节节败退。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月儿的中下游河道已完全清空,大部分洪水被逼着回流至大水球中,只有少量残部龟缩在河道上游靠近膀胱口的位置,月儿心内渐安,只需再加把劲,自己便可以活动。恰在此时,兰兰也发现了月儿有口难言,赶过来帮忙。月儿一阵感激,还是兰兰在我危难时刻最理解我,心念未停,却忽觉臀部一阵摇动,原是兰兰在拉扯月儿裙子遮羞时碰到了她的小屁股。很多女孩子于尿意无法忍耐之际用扭动小蛮腰或小屁股阻止洪水的进犯,但这可需要特定的技巧,并不是随意的摇晃对尿急的女生都是助力。相反,此刻月儿的屁股被兰兰一摇,连带着体内那庞然的大水球也跟着晃了起来,阵阵撕痛直袭月儿,同时那本来已被月儿夹紧闭塞的管道也被摇晃得松动开了一道缝儿,尚未返回水库中的洪水瞬间便灌满了缝隙… …
噢!!!~~~月儿察觉异状,心中惊呼一声,丰富的淑女经验让她当即做出了反应,月儿停下短促有节奏的收缩下体,将力气一股脑地灌入自己的小屁股,凭借这股劲儿月儿再次努力将松动的缝隙弥合,与此同时,月儿把小屁股使劲儿地向后上方顶去… …用这股撅臀的力量稳住身形,阻止屁股被晃动。这也便是为何兰兰觉得自己越是想将月儿的臀部用裙摆盖住,月儿的小屁股却越是往外翘得厉害的缘故。可兰兰却不知月儿的隐情,她一心所想,只是尽快将好友暴露在天光下的神秘花园遮盖严实,因此如前文那般,兰兰用双手使劲儿地将月儿的小屁股往前推了又推。可究竟是如何推搡呢?原来,兰兰将两只小手伸进裙下,搭在月儿臀部的两块白面包上,双手的四指分别扒在月儿那朵小菊花左右斜上方一点的屁股蛋儿上,而两个大拇指恰好挂在月儿那柳叶状的私处两旁,大拇指的指甲盖几乎都划到了月儿两片唇瓣的边缘。而这片区域恰是月儿那本就生得十分柔嫩的小屁股上最柔嫩的地带。
这样一来,当兰兰双手用力将月儿的屁股向前推时,她的十根手指,尤其是大拇指齐齐陷入臀瓣之中,地形的下陷一下子改变了神秘地带的形貌,月儿的少女之花瞬间绽放,再不是两片肉瓣紧贴着私处,中间几乎不留缝隙的细长柳叶,两片花瓣向两侧一翻,将里面的小花瓣,嫩肉,小豆豆,还有那孔玲珑的泉眼全露了出来。可以说,月儿的私处等于在兰兰手指的按压下被扒了开来,而这一扒不要紧,月儿原已闭合的泉眼受到被扒向两边的肌肤的牵引,也豁地被拉开了一条缝隙。而兰兰是将小手放入月儿裙下去推月儿的屁股,这一切变故她都一点也没察觉,只想着使劲将好朋友露光的圆屁股全部塞到裙子底下,一下,又一下,再使劲推一下~~~
嗷!!!~~~ ~~~
月儿在心底大声尖叫着,同时习惯性地咬紧了牙关。长年以来养成的淑女习惯令她无论遭遇何种变故或痛苦也要闭紧嘴巴不失态叫出声,可月儿随即又想到,此刻自己嘴里塞满了裙子,就是想叫也叫不出声啊。想及此处,月儿也打消了对兰兰讲话让她住手的冲动。剩下便只有一条路——憋!!!
绷住~~~一定不能让它尿出来!!!
小月狠狠一咬口中衣裙,力气猛提,将方才有所保留而节约的体力大半释出,小菊花和私处向里一缩便再也不松劲,随即心念再催,臀部和私处的力量一圈又一圈向圆心输去,而那圆心所在地正是月儿神秘花园中那口已然开裂的泉眼。一股股力量环绕着少女那即将喷薄的泉井的井沿游走,将井口的一圈死死箍住。
应该说,月儿回憋收缩下体的力量再大,也大不过兰兰一双手指向下按压,扒开私穴的力道。因为月儿私处的肌肤像汤中滚熟的嫩豆腐一样,而扒在私穴洞口的可是两根坚硬有力的拇指骨呢~~~何况兰兰此刻也是心急,亦使出了浑身力气。因此那泉口裂开的缝隙是怎么也不会再次闭合。但被月儿的力气这么一箍,葫芦口处一圈的肌肤却也变得暂时僵硬而紧凑,受到神秘地带地表变化的拉扯也暂时不会变形。也就是说,较力之下,月儿的泉眼未能合紧,却也未曾开启的更大一丝。而此刻洪水大军恰好杀至,临门的洪水想故伎重演,像方才一样将身子插入门缝中,再一点一点将月儿的闸门撬开,然而这一次是月儿快了半步,率先将泉眼的孔洞绷住,不让其扩大。洪水化身的壮汉想把肩头挤进门缝,想把脚伸进门缝,但留给他的缝隙实在过于狭小,怎么也无法将身子探进门缝,情急之下,大汉火冒三丈,抬起大脚,冲着月儿的闸门猛踹了下去,
哐!~~~
哐!~~~
咣!~~~势头之猛,力量之足,真要将月儿的水闸震得地动山摇。
嗯!!!~~~
嗯!!!~~~
嗯!!!~~~壮汉每踹一下门,月儿都拼命将自己葫芦口那一圈死死绷住,撑住门,绝不让那门缝扩大分毫。发力之下,口中的衣裙被月儿紧紧咬住,自鼻孔中发出一阵阵沉重的“嗯——嗯”声。
然而月儿心知,此法仅能暂时拖延。时间一长,洪水越聚越多,脾气越来越暴,自己的闸门在洪水的怒火下撑不了多久;而另一边,当自己下体气力耗损严重,肌肉紧绷的力量也将难以抗衡好友的手指,倘若兰兰再用力多推几下自己的屁股,自己的泉口便会被她的手指一下子扒开… …治本之策,唯有顺了好友的心意才能令她罢手,自己也才可化解腹背受敌的困境。月儿对身体重新下达了命令,私处收缩的态势不变,而将支撑着臀部向后翘、向上撅的腰部和两条大腿的力量卸去泰半。月儿那柔若柳枝般的小蛮腰和两支白莲藕般的玉腿霎时酥软下来。
说来容易做来难,月儿的这招能耐可不是一般女孩子能做得来的。在生活中细心观察便会看到,很多女孩子一旦遭遇内急需要忍耐,用力憋住小便的同时不是捂着肚子弓着腰不敢动弹,就是四肢僵硬,腰板挺得笔直,坐在那儿活像个小木偶。除了心理因素外,这是由于她们无法合理地、定向地分配力量,一旦大腿夹紧,私处收缩,浑身的肌肉都会绷紧,仿佛只要哪处稍一松劲儿,下体处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软下来,再也无法屏住洪水。如此情状,即使能够暂时压住洪水,也会被在场之人察觉女孩子极不自然的举止,进而发现腹内那一池春水暴涨的难言之隐。若是同行的姐妹或男生硬拉着憋得全身紧绷的女孩子走动甚至参加各项活动,对于女孩来说简直如受酷刑,因为四肢和身体的活动导致下面松了劲,及至出丑的情况都有发生。可月儿绝不愧超一流淑女的称号,经过长期的淑女磨练,月儿早已能够做到张弛有度,收放自如,将力气精准地输送到想要输送的身体部位,而身体其他各处则一如往日少女身姿的自然和柔软。
却说月儿柳腰和玉腿处一松力,翘臀马上便听话了几分。兰兰再用力推了推,终于把月儿的小屁股多半塞到了裙子下面。兰兰见大功告成,满心欢喜,终于收了手。按压在私穴旁的手指一撤,月儿少了牵制,嗖地一下便将玉门关合拢。这边兰兰又走到了月儿眼前,月儿辅经历了一次变故和考验,心中百转千回,但她心知兰兰上前帮忙是出于好意,而且兰兰将自己的小屁股遮住,实在是帮了自己的大忙,此刻绝不能对好朋友报以怨言,最好干脆不让兰兰知晓方才无意间将自己的孔洞扒开造成困扰一事。因此,月儿调整心情,对兰兰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笑容。兰兰见月儿得救,退到一旁不表,眼下月儿又要重头处理那顽固而猖狂的洪水了。因为门户虽关,但洪水却不会乖乖退回水库里,反而在河道里兴风作浪,不断拍击着闸口和堤坝。可以说,此前月儿裸露着小屁股时那一阵短促连续的回憋几乎前功尽弃,此刻月儿的尿道里又被洪水灌满,将那排水的管道撑得大大的,如此情势使得月儿又不敢移动,仍要保持那撅着屁股的姿势抗洪。好在此刻大半臀部已被裙子遮住,那臀眼和阴户暴露的羞耻感减少了许多。月儿将心思把定,又重新开始短促而频繁地收缩下体,伴着一次次快速的回憋,月儿在心里不断地为自己鼓劲儿,
“嗯-嗯-嗯-嗯~~~~”
“收紧!”
“回去!”
“箍牢!”
“嗯-嗯-嗯-嗯~~~~”
“缩紧泉道!”
“赶回水库!”
“憋住就能——”
“站起来!”
“嗯-嗯-嗯-嗯~~~~”
时间一长,头朝下,撅着屁股的姿势令月儿感到一阵阵眩晕,连续的回憋中,酸乏的感觉自体内不断翻涌。不过幸好较上次比起来,此次操作时月儿更添了几分经验,多了几分娴熟,因此纵然面对河道中满满的洪水兴风作浪,小月不慌不乱,稳扎稳打,不出两分钟,河道的中下游又已变成一片干爽的河滩,只需再加把劲儿便可清空整个河道。这次回憋的速度和效率简直比上次还要高。
可常言道,“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方才月儿的小屁股春光乍泄时,无论哪个阵营的女生,都失了神,惊叹陶醉于月儿私穴和臀花的圣洁,心中一片澄净,谁也没有作声。随着兰兰将月儿的臀部盖好,这道魔法也渐失了效力,一种女生的心思也各自异动起来。
回过神来的珊珊好生责怪自己,方才我都在想些什么呀??!!怎生将这羞辱打击仇人的机会好生放了过去!方才二姐与逐秋在烧烤架上较量之时就是被珊珊的几句话气得方寸大乱,珊珊便以功臣自居,认为逐秋的胜利有自己的一份功劳。此时她又移步到月儿跟前,砸了咂嘴说道,
“啧啧啧,我说月儿,瞧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活像一只趴在地上的母狗,你不害臊我都替你害臊~~~”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