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憋尿的痛苦经历四-66 摔

月儿再一次撩起了裙摆,尿道内的那根铁丝尚未完全消失,月儿心中不免有些担心,但对手稳若泰山,不露丝毫破绽,考量之下月儿依然选择采用与前两次相同的战术。双眼锁定小便的先头部队冲出闸门的一瞬,月儿以迅猛之势回憋,闸门闭合水流骤停之际,未料镶在闸口处的那圈碎玻璃由于闸口的闭合互相擦碰到了一起,而探入幽长排水管内的那根细铁丝也因为尿道肌肉的收缩剐蹭在了娇嫩的尿道内壁上。钻心的疼痛在下身爆裂开来… …就像伤口被碰触时人体会机械地闪避或护住伤口,小月的闸口和尿道纵使身经百战,对主人的意志无比服从,此刻也下意识地一松,想要避开那铁丝和碎玻璃的伤害。而此时月儿的管道内仍然注满了洪水,只见月儿那本已干涸的泉眼忽又喷出了泉水,继前面喷出的那截水柱之后,又一支小半根粉笔大小的水柱霍然飞出,两支水柱相距不到三寸,若两支离弦的箭簇疾驰而去,瓷碗内水花迭起~~~此时碗中液面与碗口仅是毫厘之差,在两支水箭击打之下水面波浪层层叠叠自湖心向岸边拍打而来,有几圈波浪已经涌到了与碗沿平齐的位置,上下翻涌几番,险险没过碗沿溢了出来。月儿惊魂未定,忽觉葫芦口处又是一松,一股辣流直袭而下,洪水再次呼之欲出。
月儿牙关一咬,小屁股上的肌肉和神经根根紧绷,那屁股瓣间的小菊花张开了小嘴,深吸一口气,挟带着整个小屁股缝内的柔软之处凹陷了下去。臀缝间的凹陷产生了连锁反应,月儿私处那朵饱含秋水的桃花瞬间一收,花瓣、花蒂四周的芳草,花瓣下的密洞齐齐向身体内中塌陷,仿佛在月儿私穴的深处潜藏着一枚小小的黑洞,将女孩下体柔软的一切尽数吸纳其中,甚至连月儿那鼓胀偌大的小腹也向内塌了下去。而在月儿密洞内中,肉眼看不到之处,恍然似有一只大手从女孩体内伸出,死死攥住了月儿的玉泉眼,不让一滴泉水流出,随之又顺着女孩的尿道向上那么一捋~~~尿道里满满的尿液全被这大手撸得逆流而上,转眼功夫便要尽数被囚入大水球中。待月儿回过神时,膀胱外只余最后几滴尿滴,就连这几滴尿液也马上要被挤进水库中,月儿可以感觉到,待洪水全部回到大水球中,那只大手便要将水库口死死扎死,再不给洪水任何夺路而出的机会。
月儿心头又是一惊,不好,方才情况紧急,导致自己回憋无所保留,憋得过了火,若是膀胱口被扎死,纵然此轮止住了水势,可下一轮若是在三分钟内一滴泉水也解不出那该如何是好。月儿一边深深自责自己的鲁莽,一边暗自祈祷现在卸力还来得及,随即小屁股一松,小菊花和桃花处便软了下来,匝紧膀胱口的那只大手顿化无形。月儿经验十分了得,虽是卸力,却并未完全放松下体,连同外界的管道依然处于紧绷的状态,而层层劲道依然环绕在闸口,紧缩住月儿的玉门关。
但仓促应对间,还是欠了周全。
月儿的膀胱就像一个充足了气,被吹的鼓鼓的大气球,充气口处却没被绳子系死,只是被手指暂时捏住。随着力道一卸,大气球里的空气一股脑儿从充气口往外喷。月儿但觉河道里万马奔腾,一股股洪峰接连而至,下体残余之力来不及阻止,自己的玉泉眼便已被撑开,一颗硕大的水珠已经悬在门槛处。
月儿虽惊,却仍未失分寸,她心想,任洪水波浪滔天,出水的口子却只有那么一个,只要将玉门再次关上,多凶猛的水势也别想逃出体外。月儿边想边发力,可接连使劲屏了两次,洪水却是丝毫不退。小月这才感觉事情棘手,危急关头月儿下达的第一道命令却并不是如何回憋,而是警告身体,无论如何不能夹腿,更不能用手去捂私处。若此时一夹或一捂,必能将洪水挡住,但玉门关口徘徊的泉水也会沿着大腿缝或手指缝流淌出来,按比赛规则便算输了。强行制止了身体凭长期忍耐经验做出的动作,月儿才专心抗衡洪峰,可这么一来便又迟了数秒,洪水已然成了气候,呼之欲出。月儿玉门关的局势更加危险。月儿欲重新施力令私处缩向体内,再靠管道尽头形成的那个黑洞将夺门的洪水慢慢再吸回去。可洪水的猛攻,体力的消耗,尿道和尿道口的疼痛… …一切因素都不利于月儿,最要命的是,经过几轮比试,一会儿放尿,一会儿憋住,一会儿憋却不敢猛力憋住,一会儿松劲却又不让小便出来,月儿的身体有点被主人搞蒙了,不知主人究竟想让自己干嘛,是憋还是尿~~~执行起命令来便也犹犹豫豫。而月儿自己呢?就连在这破闸的关头心念也不坚决,回憋当中,月儿总还有那么一点儿担心,全力将小便憋回去真的没问题么,会不会再出现想小解时尿不出来的情况~~~诸多因素之下,门槛处的洪水并没有被憋回,而是和月儿下体防线形成了僵持。强如月儿,此刻为了驯服洪水,口中也发出了忍耐的声音,
“嗯—嗯—嗯—嗯 … …”
“嗯—嗯—嗯—嗯 … …”
伴着阵阵轻微而短促的呻吟,月儿一下一下快速而有节奏地收缩私处,每次收缩时发力猛烈却不持久,力量发出后便消弭无形,紧跟而来的又是下一次。月儿试图凭此方法,一点一点地将闸门关上,把洪水一节一节倒逼回大水球里。然而一连串的发力之后,洪水依旧没有退却的迹象,此刻月儿的玉泉孔就像两扇门,而洪水好似一位壮汉,一条腿和一侧的肩膀都已跨出门槛。眼下月儿奋力关门,大汉的腿和半截身子便被卡在两扇门中间,月儿怎么使力也合不上门,大汉怎么向外挤也挤不出,双方僵持在那儿谁也不服谁,谁也不肯让步,却又谁也赢不了谁。而一旁天娇的计时仍在继续,
“2分28,2分29,2分30秒… …”
月儿心头愈急。时间紧迫,若是三分钟时间已过,自己仍无法将水龙头关好,漏出一滴来便是败北。月儿下体发力又加大了几层,脸上神色僵硬,嘴角抿做一条缝,短促有节奏的“嗯-嗯”声已不复闻,从唇缝中传出的是一声声细腻而悠长的回憋声,
“嗯——~~~——~~~”
“嗯——~~~——~~~”
然而此时先机已失,在管道无法缩紧,膀胱口又没扎死的情况下,洪水各路援军接踵而至,一股股水压源源不断地冲击着已被撬开一条缝隙的玉门关。
“嗯——~~~——~~~”
“嗯——~~~——~~~”
月儿无论怎样往回憋,也无法逼迫洪水退回门里。身体所能做的,仅仅是撑住闸口的那两扇门,但就是这两扇门,也在洪水千军万马的杀伐下危如累卵。计时已到最后关头,
“2分48,2分49… …”
又是一股洪水的援军流下。紧接着又是一股,又是一股。。。 。。。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必须决断!
围观的女生清楚地看到,月儿双眼忽然一眯,脸颊上的肌肉似乎因为痛苦凑在了一起,可爱的小嘴也紧绷着微微向外努着。呻吟声和发力的声音全都停息,月儿便静静地保持着这样的表情数秒,突然小嘴一张,
“嗯~~~不行,我憋不住了~~~要尿出来了,嗯~~~”
月儿这句话说得极细,特别最后的“嗯~~~”,简直细若蚊鸣,绵若抽丝,高低起伏地婉转了几个音部,似在尽最后的努力挡住即将破闸的洪流。如此细腻的声音却未能逃过每个女生的耳朵,因为女生们对于这种字眼儿实在太过敏感。女生们简直不敢相信,会自月儿口中闻听这种辞令。虽然按规定需站在数丈外观看,可女生们此时都不由自主的向前挪动着脚步,无论是九班的幸灾乐祸还是六班女生们的担惊,都未能主导在场众人的心绪。促使女生们围上来的真正心理是好奇,大家都想看看六班最强的淑女,忍功绝佳的月儿若是失禁会是什么状态?又是何种滔天的洪水使得这位超一流淑女败下阵来。
就在众人挪步向前时月儿也动了。
月儿两手兜住裙摆向上一提,身子却未站起,保持着小便的蹲姿双脚快速向前抢了几步,小屁股正好冲到了青花瓷碗前。月儿的屁股还未停稳,便有两粒水球一前一后自下身花丛飞出,前面的水球如榛子粗细,后面的水球仅有樱桃核大小,急急向斜下方坠去。因为月儿下体仍在用力紧绷,推动水流的巨大水压被月儿身体各条防线抵消了一大半,冲出泉口的两粒水球动力不足,辅飞出闸口便向下坠去。若不是月儿抢着向前挪了几步,水球非落在近处地上不可。眼下那颗较大的水球正好砸在碗沿上,由于飞行较短,水球还未加速,碰壁后并没有炸开溅到外面,而是顺着只高出液面稍许的碗壁一滚便没入水中,紧接着第二粒小小的水球也落在水面上,碗中微波荡漾… …随后便再无水球自月儿花丛中落下。
原来,月儿的回憋与洪水的攻势只差在毫厘之间。相差的关键只在横在玉泉口的那汪水。遇到一个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横在门口的粗人,月儿怎么使力也合不上自己的玉门关。然而一旦此人冲出门外,门槛处一空,月儿便顺利地将两扇大门关严,时机上只比接踵而至的洪水大军快那么一点点儿,可月儿的闸门一旦合拢便如栓上数道巨锁,任凭慢了半步的洪水如何汹涌也再难叩开。
每个围观的女生心中都难免有一丝失望,不是因月儿没有犯规而失望,而是眼前所见与她们心中所想差距实在太大。这就是月儿口中所说的“憋不住”?这就是月儿所指的“要尿出来了”?漏倒是漏出了一点儿,可也太少了吧,那两颗小水球的水量加到一块儿能有多少呢?若是滴在内裤上,连一个铜钱大小的水迹都够不上,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手指肚那么大的印记,若是在生活中或是普通淑女比赛时,这么小的漏液量即刻便会渗入内裤消弭无形,在很多女孩子看来这根本算不上失禁,月儿对自身的要求是有多么严苛呵~~~在她看来,淑女忍耐时真的连针尖那么大的水星也不容逃出来呢!
就在女生们百般感慨之时,眼前局面转瞬再变。由于月儿方才是以极快的速度抢步上前,虽然漏出的泉水安然落入碗内,但在惯性的催动下月儿并没能站稳脚跟,身子继续向前冲了出去,眼看便要碰翻小碗,摔在塑料布上。众人都感到这下完了,若是碗内溶液翻洒在地,月儿必输无疑。谁曾想月儿身手极为敏捷,就在身子前倾的那一刻,月儿双手将裙摆用力攥在一起再猛力一提,将几乎被团成一团的裙摆凑向嘴边,随即腾出双手,两条胳膊在上身趴倒的前一秒拄在了地上。同时月儿奋力收腹,腰背尽力拱起,避免鼓鼓的肚子将小碗碰洒。电光火石之后,小瓷碗安然无恙,连垫在下面的塑料布也没有被拉扯移动丝毫,而此时传来了天娇娇嗔的计时声,
“2分58,2分59,3分!时间到~~~”
场地上空鸦雀无声,所有人心中都为月儿竖起了双手的大拇指。月儿的反应实在太迅速了!而于千钧一发之际转危为安的秘诀只有小月一人知晓。原来,在喊出“我憋不住了,要尿出来了”这句话的同时,月儿便下定决心,着手准备。与月儿相识已久的女生都知道,在温婉柔美的气质下,月儿的内心是极为刚毅的。即便憋到下一秒就会水漫金山的程度,憋得动都不敢动,憋得轻轻咳嗽一声小便都会颤出来,月儿也会咬紧牙关,不会承认自己忍耐不住的。即便极少数几次月儿向身边人暗示自己尿急,也从未使用过粗俗的字眼。依方才状况,月儿无法夹腿,无法用手相助,上游洪水纷沓而至,那玉门关的门板又被洪水顶开怎么也关不上,情势可谓被动至极。可即便如此,也不至于将月儿憋到口无遮拦的地步,况且月儿并未失了冷静,她的心中仍有一定信心,若将浑身解数施展开来,将全部的力气和淑女技巧投入到此次抗洪之中,还是可以将洪水逼退。可是。。。。。。月儿着眼的是赢下整场淑女技巧比试,而非一时的胜利,这次面对的对手实在太强,若现在便将所有本事和力量使出来,就算能将小便再次憋回去,自己也会元气大损。待到下一轮小解,下身会因为脱力而虚弱不堪,再难在泉水刚冒出一小截时便准确迅速地将泉眼关闭。况且,这样的比试还不知要进行多少轮。。。。。。
就在陷入两难之刻,月儿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眼下不是还有另外一种选择么?依照比赛规则,只要不让碗中之水溢出,3分钟的时间未到,怎样向碗中尿尿,尿多少次,一次尿多少都是符合规则的。何不趁自己此轮小解时间未到之际,将横在闸门之间的水流再挤出一点在碗里,而只要再放出哪怕一丁点儿水,合拢闸门对于月儿来说便非难事。可十几秒又过去了,月儿还是迟迟无法下定决心,双脚更是如生根一般死死踩在原地不肯移动。这又是为何呢,难道月儿是没有主见、优柔寡断的女孩么?当然不是。这还是要怪这场反常的淑女技巧比试冲撞了月儿的淑女忍耐守则。长久以来,月儿尿急时的心理惯性就是憋住,死死地憋住,只要条件不允许,再怎样急也要憋住!在月儿的淑女心态中从来没有类似“忍无可忍时尿出一点儿来,再继续忍住”的想法,若此刻在城门争夺战中主动让步,放一点儿水出来,月儿在心理上总是难以接受。而经过长期淑女耐力锻炼的身体更是无比忠实于防汛抗洪一事,不战至耗尽最后一丝气力绝不放洪水以生路。
天娇的计时提醒着月儿,三分钟的时间转眼便要到了,若再不抓紧最后的时间行动,计时一旦结束,就真只剩下死憋一条路了。为了敦促自己迅速做出决断,月儿才一反常态,没有勒令嘴巴闭紧,也未加任何修饰,将身体里的水情用最直白的言语表露出来。正是这语出惊人的一句话惊醒了月儿,让她彻底明白自己正处于一个反常规的淑女比试之中。同时,破釜沉舟式的宣告也暂缓了月儿的挫败感和羞耻心,既然都已被众人听到,自己已经“憋不住了”,“要尿出来了”,再死撑着装作还能坚持住的模样也便失去了意义。
尿!赶紧尿!
月儿终于下定了决心。
小月的脑海中同时在飞快地筹划,如何放水,放水后如何回憋,怎样才不会将碗碰翻,怎样才能防止摔跤,真若摔跤又该如何挽救。正因对于向前跄倒心中已有预案,小月才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力挽危局。而当在场众人从眼前惊变中反应过来之后,所有的女生都张大了嘴,赞叹之声尚来不及发出,便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在场地的中央,月儿四肢着地,静静地趴在那儿。由于月儿将裙摆拼命向上提,她白莲藕般的两条玉腿完全暴露在外。但见她双膝着地,两条小腿横在地面,一对玉足呈外八字撇着,脚背着地,柔软粉嫩的脚掌心和那富有弹性的洁白的小腿肚全都翻向天空。小月双手拄地,手臂弯曲着撑着身体,虽然已经竭尽所能收腹,但她那沉甸甸、圆鼓鼓的小肚子还是受重力的牵引坠了下来,肿胀如瓜的小腹颤巍巍地悬在瓷碗上方。为了不让鼓坠的小腹将瓷碗碰翻,月儿的腰背奋力向上弓着,脑袋和脖颈向下压,身体的姿势自然而然地迫使她的臀部向上撅了出来。最令人心惊的是,月儿虽穿着裙子,可方才移步时奋力拉扯裙摆,此时整个裙子竟被掀了上去,后面贴着她弓起的脊背,前面兜着她那蜜瓜般沉沉下坠的小肚子,至于臀部,只余短短的一段裙子遮掩,使得月儿的小屁股几乎全然露在众人眼前。
月儿的身材在同学心目中的印象一直是充满知性和韵味的东方女孩的身姿。除了精致的五官,月儿的身材异常匀称,略显丰满的酥胸和臀部配上苗条而富活力的柳腰与四肢,真令人回味无穷。但若将丰乳盛臀四个字用在月儿身上,众人却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可今天,因为月儿特殊的姿势,女生们忽然发现,月儿的臀部竟出奇的很圆、很翘呢~~~两瓣臀瓣像发酵得饱满的白面包,胀胀的翘向秋空,臀瓣中包裹的是洁净的少女之身,却散发着成熟女性的气息。女生们的目光射在上面,都可以感受到那柔软中夹带着坚韧弹性的质地。
啊!!!
一众女生谁也未曾料到,月儿浑圆的屁股会以这样的方式暴露在众人面前。这可不像方才月儿与逐秋的竞逐,两人虽是都将内裤脱下,虽是不合常理地在人前放出香液。但因为方便时的姿势和角度问题,两位女孩的隐私之处始终位于腰臀和双腿的包夹之中,而身上的裙子也可做些遮挡。说到底,其他人看到的也只是私处的一部分和流出的泉水罢了。可眼下月儿的腰和两条大腿就像一位殷勤的服务员,而她的小屁股和私处便如盛在白玉盘中的佳肴,被端上餐桌呈在满桌客人们的眼前,那样子是主动地往前凑,往前送,想让客人们大快朵颐。这是何等羞耻的模样,何等羞耻的姿势呵!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