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憋尿的痛苦经历四-65 对抗

监督的女生都看傻了眼。“天呐,这也太绝了!”,娟子喃喃地说道。说实话,娟子最初听到这场比赛的规则时真觉得有一点儿不要脸,可近观了一轮比赛之后娟子才理解逐秋为何会面不改色,如此坦然地在人前小解。就拿方才来说,二班的这位美女尿满了将近一小碗,却没发出一点声响,没有暴露阴部内里的春色,也没有一丁点儿放尿时水流乱窜,四处滴溅的耻相。看到的简直就是一场才艺表演,无论是演员还是观众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难堪。直到此刻,娟子才真正意识到逐秋的强悍,同时也越来越为月儿捏起汗来。
又轮到月儿了。这次,月儿并没有急于蹲下或撩起裙子,而是做出了一个动作。她将小手伸到长裙底下,弯下腰,手臂向下一掠,两只玉足依次抬起,待她再次站直身子时,小手上已经多了一件东西——是她那条小小的,洁白的三角内裤。像要掩饰一下羞赧,月儿小声地解释,
“穿着它比赛。。。实在不方便。。。”
月儿好像不愿拿着这令她害羞之物过久,并没有将它叠起放入背包,可将自己的小内裤交给其他姐妹保管似乎也不妥,只见月儿手腕轻扬,似无心地一抛,三角小内裤便被抛到了身旁一丈远的一株灌木上,月儿的内裤好似一朵白色的绒帽,稍微有些歪斜地戴在了灌木的枝头。还不时轻轻地摇曳。
“嚯~~~ ~~~”,女生们谁也没料想月儿如此举动,齐声发出了惊叹。月儿却似浑不在意。逐秋眉头一挑,对月儿道,“你看上去和刚才不一样了嘛~~~”月儿只微微一笑作答,转身在小碗前蹲下,掀起了裙摆。
月儿的双腿呈八字形劈开,这一次,月儿既未闭上眼睛,也没有将头扬起,而是低下头,勇敢地看向了自己那已无遮拦、裸露在外的私处。接着,月儿将没有扶着裙摆的那只手伸到身下,探出食指和中指,双指并拢,分别按在她那一左一右两片肉瓣之上,随即玉指轻分,做出了剪刀的手势,那两片原本并在一起的肉瓣瞬时分向左右,月儿用自己的手开启了自己少女的门户~~~由于月儿穿的是长裙,此时长裙裙摆团缩在月儿身前,正好挡住了她的小腹,使人无法得见她的小肚子憋胀到了何种程度,可也正是长裙这令人有些遗憾的遮挡使得月儿身前唯一暴露得真切的部分就是下体的那一小块儿,这下子,那片神秘花园更加吸引了人儿的目光。
经过两轮比试,月儿下体的毛发本已变得散乱。但由于月儿平时很注意私处的清洁,毛发整齐又服帖。刚才月儿脱下内裤时顺便用手理了理,虽然只是潦草的梳理,但毛发还是依照平日里形成的习惯听话地排好了队。此刻月儿的私毛自上而下按同一方向柔顺的伏在肌肤上,只是略显得有些蓬松,与身体之间构成了一个立体的空间,却又不显散乱,反而给人一种健康而充满生机的美感。
月儿的花朵便经由她的小手被催发在这片生机之中。由于并非生理反应的自动开启,月儿私处的花朵失去了女孩性器天然的形状,但两片花瓣在两根玉指的拨弄下依然呈现出整齐、对称的形态,宛如西式宫廷花园中那一片人工修剪的几何形状的花坛。两片肉瓣的宽窄和厚度极为适中,既不显得肥厚臃肿,也不显得过于单薄。开合的角度也恰到好处,没有被过度拉扯产生变形乃至卷曲,肉缝打开的宽度又恰能确保清泉不受遮挡地从中喷流而出。花瓣的边缘还有微微的波浪式的起伏,而花瓣此时的颜色也呈现出一种别样的粉色。不是那种掺杂着皮肤的肉色,透着俗气,看了叫人有些倒胃口的米粉色;也不是苍白的美人脸上强抹腮红映出的造作的粉白色;那是春雨中于满树枝头盛开,被风雨洗润后的桃花所绽放出的鲜艳的粉红色。一流的淑女见此颜色便会知晓,此种艳丽的色彩也是经由人工调配而来,并非月儿花瓣固有的颜色。原来,经过过去两轮里月儿为了催尿而做的强行揉搓,月儿外阴的两片私唇已经充血,同时轻微地向外肿胀着,这才呈现出桃花般的色彩。月儿小腹的肌肤凝脂般乳白,而她私处的毛发根根散发着乌黑的光泽,就像被涂抹过油彩一般。这一白一黑之间本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再加上乌黑的牧草中那两抹桃红,使月儿私处的图案变得分外清晰明艳,就连几丈外围成一圈观战的众女生也能一眼就看到月儿小腹与两腿间那“黑——白——粉红”的彩色套装,鲜艳得简直叫人无法将目光从其上移开。
如此鲜艳的桃红色挂在月儿的下体却一点儿也不显得媚俗或是娇淫。秘密就藏在桃花花瓣的深处。被月儿的剪刀手向左右一分,这朵桃花悄然绽放,区别于两片花瓣的粉红,花朵内中是一片最柔最嫩,比新生婴儿的肌肤还要水嫩的淡淡的粉色,上面还镀着一层水晶般晶莹的光晕。这层光泽源自月儿私穴洞壁上的分泌物。经过几番手指的揉搓和暴露在他人的目光之下,月儿的下体遭受刺激,产生了正常的生理反应,少女洞穴的肉壁上渗出了一片片的水露。这水露并未凝成水珠挂在月儿肉瓣的尖端,更未流出体外,也没有汇集凝聚成较为厚重的乳状或胶状物。这层水就那么薄薄地、淡淡地施在了月儿花朵内中,显着清澈的质地,折射出水晶的光泽。在这层水亮之下,月儿花朵中那更细小的花瓣,柔嫩的褶皱和那娇小的泉眼全似隐去了行迹,映入女生们眼帘的唯有那一片嫩得不能再嫩的浅浅的粉红,嫩得不再真实,如古老梦境里水晶湖遥远的彼岸精灵族舞起的烟火。望着这如梦似幻的洞府奇景,近处几位女孩心思摇曳,几乎忘记了监督的职责,但唯有一点几人心中同样分明,眼前这秘密花园的模样足以证实,月儿的私处保持着少女最纯洁最干净的原貌,未曾被世故染指,更不曾遭受异性一丁点的污浊。
就在女生们心潮翻涌之际,月儿的双眼也紧盯着自己那被手指扒开的蜜穴,与女生们迷离的目光不同,月儿双眼里注满锐利的神色,炯炯目光的尽头直接锁定了粉色水晶光芒下的那口泉井。月儿缓缓地调整呼吸,放松心思,放松下体… …说来凑巧,这一轮监督的两人分别是二姐和珍,二姐辅经历惨痛的大失禁,此刻仍处于极度羞耻和懊恼的情绪中,对于监督比赛显得心猿意马,无心紧盯着二位女生小解。而珍所立之处也与月儿保持了一定距离,当月儿袒露下体后,她甚至有意将目光避开,只不时瞥上几眼。整个比赛至今,珍给月儿留下的印象是一个存在感很弱的女生,也许是很早便退出了比赛颜面无光,也许此次属于六班和九班女生之间的恩怨,同自己班关系不大的缘故,总之二姐和珍宽松的监督方式给了月儿一个不那么紧张的环境。数秒之后,月儿便觉下身有了反应,尿意越发急促,那少女泉眼也渐渐张开,泉口的形状在一片水润光泽中清晰开来。
若在平常,不用心念,月儿的身体早就自动反应开始回憋。但此刻,月儿却一个劲儿地命令自己的身体——不要动!不要采取任何防堵措施!相反,月儿还刻意松弛下体,敏锐的双眼不错神地注视着葫芦口的动静。两秒之后,葫芦口处传来了撩人的刺痛,月儿的双眼第一时间捕捉到了泉口里闪烁的寒芒,她明白,泉水已经涌到了洞口,只差一步便要流出体外。月儿紧张得一个劲在心里叮嘱自己,“不要动!不要轻举妄动!”此刻稍有差错,泉水便如望见天敌的小耗子,呲溜一下缩回洞里再也不敢冒出头。下一秒钟,一颗露珠已经从孔洞里钻了出来,大半个珠身露在泉眼之外,摇摇欲坠。小月的双腿和臀部不经意间已经注满了力量,私处那朵桃花不由自主地开始了收缩前的颤抖,月儿整个身体的各条防线都已就绪,就等主人下达回憋的指令。可这道命令却迟迟没有传来。月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呼吸也不均匀起来,若是一般女生经历如此情形基本已陷入绝望,已经露出大半颗水滴的水势是极难再憋回去了。即便是一流的淑女,此刻恐怕也已技穷,纵然使出看家本领将尿道中的水流逼回膀胱,但发力的同时,挂在葫芦口的那大半颗水珠也会被挤出,滴落身外。但月儿知道,此刻若换成自己回憋,洪水还是会被稳稳地挡在闸门之内,一滴都流不出。非是月儿自夸,实在是对自己的身体和技能了如指掌才会这般笃定。因此,小月强忍住身体想要回憋的冲动,同时双眼瞪得溜圆,死死盯着探出泉眼的那半颗水珠的变化。突然间,那颗露珠毫无征兆地飞出了玉门口,若星辰一般直向瓷碗中划去,而水珠的身后挟带着奔腾的水流,再迟疑上半秒,这些水流便会全数从女孩体内冲出,如彗星的慧尾般铺展,跟随前方的星体划破夜空。就在此时,但闻月儿“嗯!”的一声娇叱,泉口,花穴,河道,还有那小屁股全都以最快、最猛的力量一缩,一夹,再一缩~~~彗星的尾巴被齐刷刷斩断,取而代之,一截半支粉笔大小的圆柱形水柱从月儿的私处飞出,准确的飞落小碗中,“咚”地一声,碗口的水面上升起了一个小铃铛模样的水花,旋即再次落入水中,水中波纹尚未平息,月儿已至碗前,从那桃粉色的肉瓣中又抖落下几颗液滴,随即以最快的速度落下裙摆,身子却未站起,以蹲姿移到一旁后跪坐在草地上。月儿的葫芦口还痛苦难当,方才那“一缩~一夹~再一缩”虽然完美地截断了水势,但尿道口处就像被镶上了一圈碎玻璃,尖锐的刺痛感一时无法平息。
这种痛苦只有月儿一人知晓,其他女生只见她干净利落的举止和精准的灵泉吐水,都对月儿如此短时间内判若两人的表现大感惊异。就连逐秋也柳眉轻挑,讶异与兴奋的神情同时浮现在脸上。就在逐秋走近碗边准备再次宽衣解带之时,淡然的女孩突然“咦”了一声,目光紧紧落在瓷碗内。监督的两名女生跟着凑了过去,立即被碗中交织的奇象所吸引。但见小小瓷碗内盛着的泉水现出层次分明的两种色泽。如前文所表,碗中的泉水绝大多数出自逐秋,自逐秋的孔洞流出的液体颜色澄清,宛如清冽的山泉,散发着一股清新的、淡淡的香气,这泉水聚积在碗底愈发醇厚,在青花瓷那白得耀眼的碗壁的衬托下才稍稍显出一丝微黄。而方才月儿射入碗中的那截水柱此刻已然化开,薄薄地滩在碗中泉水的水面上,与逐秋的泉水不同,出自月儿的这层液体水量虽少,色泽却呈现出一种稍深一些的幽黄,便似刚刚绽放,颜色尚未加深的车雏菊,虽也是淡雅的黄,但盛开在春天山野间的色彩是那么明快,此间汇入小小的瓷碗中,与下面逐秋的液体形成了分明的层次。清澄潭水的水面披上了一条幽黄的霞衣。偏偏月儿水流的气息又与逐秋的泉水丝毫无异,在视觉上呈现出分层效果的同时,阵阵香气交融在一起,汇成一股柔和的暗香,弥散在观赛女生们的身边。
碗中的这幕奇景把女生们全都吸引住,在远处观战的女生们也不由得围拢上来,依次走近观瞧。下层那清澈的水体就如逐秋淡然的天性,一点也不令人奇怪。而月儿为水面上色的那支水彩呢,谁也没有因为月儿泉水的颜色稍深便揶揄她。女生们都明了,从比赛开始的半天时间里,月儿几乎不停地为班上的姐妹们奔波,都来不及坐下来安静地防守自身的汛情,特别是六班出现颓势和姐妹们忍不住尿意之时,小月总是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她们身边。这些众人都看在眼里,不言而喻,月儿此刻泛黄的泉水便是她一心为六班姐妹们操烦的表症。除了二姐仍将惨亏的耻辱迁怒于月儿,六班的女生们都满心感激小月,就连敌对阵营里也有几个女生为月儿暗暗竖起了大拇指。
就在女生们观察之际,瓷碗中的色彩又发生着变化。水面上那薄薄的幽黄不断与底层清澈的水体融合,如清水中倒入的墨汁,渐渐地往下渗透,渗透~~~那不停扭转、幻化的身姿好似天幕上的北极光。但见清色、黄色不停交辉,在水面下追逐、嬉戏、扭打、纠缠,慢慢的~~~两种色泽的泉水交融在一起,又一同弥散,最终化成一碗清幽中泛着些许淡黄晶亮的甘泉。围观的女生们都看呆了,她们以成为一名标准淑女为目标,磨练淑女的忍耐力,锻炼了这么久,却几乎不曾如此近距离仔细的观察过女孩子的小便。不要说别人,就连自己尿尿时又有谁会低下头,朝便池里用心观看哦~~~可今日,那平日里令每个女孩子都害羞,每个女孩都觉得脏的小便摆在眼前,女生们才发现那出自女性身体之内的液体原来是那么的纯洁、梦幻,无时不散发着令人心醉神迷的魔力。是这液体本身的魅力呢?还是只有出自逐秋和月儿这两名超一流淑女的两股液体相遇才激发出如此奇效?若是自己尿在这小碗中又会是何等景色?一时间,好几位女生竟对自己小肚子里此刻积存的那一大股秋水也产生了兴趣。
可淑女比试仍要继续,片刻后,女生们又退回原位,逐秋准备再次小解。这一次,逐秋蹲下的位置和瓷碗之间近了好多,一切停当之后,只见她略微屏住呼吸,脸庞端正的朝着前方,缓缓闭上了双眼。逐秋的举动引起了近旁三位女生的好奇。本来小月并不想直视对手的私处,不,毋宁说小月关注着逐秋身上的他处。可逐秋的动作还是令月儿好奇地将目光移向了她的两腿之间。一会儿工夫,逐秋私处上那道细而狭长的浅缝开始变深,长着疏浅的体毛,原本平贴在身体上的两片窄窄的私瓣也张开了角度。不必说,这已是泉水喷涌的前兆,然而逐秋依然没有看向下面,眼睛连睁也未睁一下。此时的她微微歪着头,柳眉轻蹙,似乎完全沉浸在个人世界。月儿心生疑窦,这女孩连看也不看下泉口,又怎么知晓泉水何时流出,流出了多少。若在对水情不清不楚的情况下贸然回憋,水尚未流出便被憋回水库尚属好的结果,若闭闸不及时,导致流入碗中的水量过大溢了出来岂非前功尽弃?再者,逐秋蹲的离碗口那么近,按照角度计算,从她葫芦口射出的水流会越过碗口,落到地上。如此举止,对方究竟作何考虑?
却见此时,逐秋两片原本打开些许的肉瓣忽然向当中一闭,整个私处也跟着瞬间向里一缩,仿佛尚不待泉水流出便迅速做出了回憋的动作。然而伴随着这一闭一缩,一粒樱桃核大小的水球从逐秋的花瓣间飘落下来。说是“飘落”,因为那小水球是那样的玲珑,那样的轻盈,轻的无法像月儿那段水柱一样脱兔般弹出,而是一离开主人的身体,只向前滑翔了一点点便开始下落。由于太过轻盈,就连下落的轨迹也非垂直,而是似羽毛一般飘忽地缓缓落下,滴在瓷碗正中,没有溅起一朵水花,只见一圈圈涟漪微微荡漾在碗中水面上。这时逐秋已然起身,起身前未曾弹弄花瓣,因为私处完好如初,不曾挂着一滴露珠。
月儿心中泛起一阵凉意,暗自失落,看来我不及逐秋。观察片刻,小月已看出了大概。逐秋的这次放水是在计算好距离和角度后,完全凭借腹内和下身各处器官和肌肉感知洪水的进程,在感觉到洪水将出未出,回憋的同时又恰好能将一丁点儿的小便释出的那一瞬间奋力一屏。全程之中仅用身体感知,不用眼睛观察。这需要无比敏锐的感觉和极其迅速的反应。月儿能做到这一点吗?可惜不能。并非月儿的感觉和反应不属一流,而是因为月儿以往并未多么注意尿尿这件事,她所有的感知和反应,所有的淑女耐力和技巧都是建立在“憋”的基础之上,以“憋住”为前提的。感知膀胱鼓胀的程度是为了评估大水球还有多少伸缩的空间;感知洪水冲出了膀胱口,流到了河道的哪处是为了及时合紧河道,将水逼回水球中;感知洪水顶到门口,从门缝里露出了头也是为了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小便再憋回去,一滴也不落的憋回去!因此,月儿若单凭感觉放尿,想只放出那么一丁点儿,最后的结果多半是将感觉快要或已经露出头的泉水又硬给憋了回去。每轮的时间只有三分钟,一旦一次放尿不成功,再想调整重新小解便会手忙脚乱,这点月儿首轮便有了教训。
因此,月儿才不敢仅凭感觉冒险,而是采取了更直观的视觉观测法。还是这样稳妥,毕竟眼见为实,看到泉水流出总不会有假。但这样一来也有个问题,任凭月儿的眼力再好再准,靠双眼观察的反应速度总不及靠身体去感知。双眼是无法看到葫芦口里面的情况的,待眼睛发现泉水涌出,将信号传给大脑,大脑再下达命令,命令传到下身时再回憋,这其中虽是微秒的间隙,却也让泉水钻了空子,流出了一些。这便是为何靠身体直接感知的逐秋可以轻抖出一个小水球,而月儿却吐出一截小水柱的缘故。眼下尚不打紧,但再过几轮,当水面越来越接近碗口时,月儿此法的弊端便会浮现。小水柱的水量较大,也会在水面激起水花,更容易将水弄到外面。
认清差距的月儿并不沮丧。月儿在心中鼓励自己,对手是二班屈指可数的一流淑女,这场比试的主意又出自于她,自然在此道上专研苦练若久。自己毫无准备,逊她一筹也是自然。不要慌,沉住气,按照自己的情况和想法慢慢来,首先要保证自己不出差错。然后……月儿心中已有了盘算,她在等待,等待机会来临的那一刻。
下一轮里月儿如法炮制,这一次飞出闸门的水柱比前次还长了一小截。虽然小月双眼盯得更加仔细,回憋时也比上次更加注意力量和技巧,但她还是真切地感到尿意的汹涌与此前不可同日而语。经过几番放水,月儿身体长期养成的淑女“忍住”的习惯开始淡化,腹中洪水在发现对手是真的给机会放自己出来而不再严防死守后无比兴奋,争先利用这难得的契机冲破牢笼。好在射出的水量虽是稍多,仍未尿到碗外,但回憋后下身的疼痛却着实令月儿心惊。如果说上一次下体处的刺痛像是葫芦口处一圈扎着碎玻璃,这一次,不仅尿道口被箍上了一圈玻璃碴,还有一根铁丝从那排尿的幽小的孔洞直插而入,沿着尿道逆行而上,沿途所带来的刺痛令月儿痛苦难当。月儿凭着多年的淑女经验和超乎常人的毅力才将这阵阵剧痛瞒了过去,脸上不露声色,神态如常。而随后逐秋的小解几乎与前次一模一样,飘出花蕾的依然是一颗轻盈的水球,少女脸上写着一贯的淡然,动作流畅的仅用了半分钟便完成了这次放水。

压力又回到了月儿这边。从场上表现来看,逐秋已占上风,但月儿不慌不忙,不见丝毫惧色。正当月儿再次蹲下准备放水之际,珊珊又来发难。原来,这轮换上监督的二人是阿霞和兰兰,这又被珊珊抓住了话柄,
“怎么又是她来监督?宣布比试规则时不是说好双方女生依次充当监督员嘛。如今我们派出的监督员未曾重复,你们明明有人还从未监督过比赛却又把兰兰派了出来,这是故意犯规吧?!”
六班女生闻听都明白珊珊意欲何为。比赛至今,兰兰、娟子、二姐、冰冰已经依次上场监督过,剩下的唯有小妹和苏琳,但两名女孩的状况都不适合活动,姐妹们这才请兰兰二次出马。苏琳独自靠着一颗大树坐着,位置距比试现场最远,那两根铜柱般的大长腿一直死死压在一起,仿佛在拼命抑制着腿缝之中的什么东西往外逃窜。苏琳并不抬头,洪亮的声音传遍全场,话音中倒是听不出一丝忍耐的痛苦,
“你们谁愿意去谁去,反正我不去。对这种撒尿比赛不感兴趣!”
女生们听到她把两位超一流淑女间强强对抗的淑女技巧比试称作“撒尿比赛”,胸中都有些气恼,又有点羞得不知所措,对苏琳的印象又差了些。只有瑶玉走到她旁边咯咯笑着说,
“呦,看你说的,对放尿比赛不感兴趣。那么,你的意思是,你对憋尿比赛很感兴趣喽?~~~来,证明一下呗~~~”,说罢,瑶玉将满满一杯饮料递到苏琳嘴边。
“扯你妈蛋!谁愿意憋尿啊!”,苏琳怒目相对,言辞也更像个粗鲁的男人,可旋即又将头扭到一边,“不过。。。这水我会喝的。。。。。。”说罢张开大嘴,咕噜一声便将整杯水吞下了肚。瑶玉轻笑一声,也开始慢慢将另一杯水喝了下去。
另一边的小妹却不做声。过去的一段时间,小妹一边关注着比赛,内心却是又急又恼。半天的时间里,小妹喝下的水量在所有女生中绝对排在前几名,可若是和月儿比起来,还是少了那么一点点。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同样挺着孕妇般的肚子,月儿行走自如,灵活的穿梭在草地上,只是偶尔才稍微夹那么一下下腿,或者用手揉揉小肚子;而小妹呢,现在已经憋得坐在草地上安胎了,弓着身子,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挡在玉门口,动也不敢动。差别如此明显,怎能不让一直视月儿为最大竞争对手,一心想和月儿争夺六班第一淑女位置的小妹气恼。另一边,死敌天娇来势汹汹,自己和她缠斗若久丝毫占不得上风,在旧校舍那边自己还险险失禁,是天娇助了自己一臂之力,被死对头帮助,这对于心高气傲的小妹来说是何等的耻辱。可气恼焦急又有什么用呢,小妹实在有她的难言之隐啊。自回到营地,小妹小腹内的疼痛愈发强烈,一阵疼过一阵。这并非那种膀胱因贮满了尿液,被撑得大大时产生的那种疼痛,不,小妹几乎可以确定,自己喝下的水虽多,但目前为止小腹内的水量尚未达到自己大膀胱的最大负荷。这疼痛来自膀胱本身,刺痛、绞痛、胀痛… …数种疼痛混杂在一起,让小妹说不出的难受,总之那长久以来令自己自豪,对自己无比效忠的大膀胱今日却一反常态,一个劲闹腾个没完。而就像一个生病的病人不愿肩负重物长途跋涉,小妹的膀胱一旦疼起来便一心想甩掉身上的包袱,不停地把小便往外挤……应该说,小妹之所以坐在那儿不动弹,一半是出于下身尿急,一半是由于捂着肚子原地不动小腹内的疼痛会轻些,若是一动,膀胱就好像被人揪住了耳朵,那滋味可真要命。因此,小妹听到珊珊的指责并未做声,以身体为重的考量促使她保持了沉默。就在这当口,但闻天娇开口道,
“二姐,你先回来,这一轮由我来监督。”
“妹妹,你……”,阿霞望着天娇那已直不起的腰身和写满痛苦的脸庞不免担心,但随即对上了天娇投来的凌厉的目光便不多言,退回到己方阵营。这一变局将小妹逼进了死胡同。此时还不做声便是输了,眼睁睁看着对头走上前参与到这场精彩绝伦的淑女技巧比试中去,自己却在这儿做缩头乌龟,那还算是淑女吗?!~~~小妹没了退路,将牙一咬,心一横,一骨碌身从地上爬起来道,
“兰兰,你也回来。这一轮我上!”
小妹的回答正中九班女生的下怀。只见小妹和天娇弯着腰,手捂着鼓的出奇的小肚子,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到瓷碗前,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可两人到了比赛现场却都故作轻松,极力掩饰自己已憋忍得痛苦难当的窘态。照理说,行使监督权力的女生最佳的观测方式是采用蹲姿或坐姿,面朝小解的选手,这样视线与选手的玉泉眼基本位于同一高度,便于严密的观察。可天娇和小妹两人为了证明自己腹内的洪水并不碍事,故意想站直身子,努力将弯着的柳腰直起来。天娇将银牙一咬,婀娜的身形便如白杨般挺立,在直起身的一刹那,天娇的小腹霍地往外一鼓,如同平地里隆起一座小山包。天娇口中不停地低声呻吟着,但总算稳住了身形,没让腰身重又弯了回去。小妹这边却是尝试了数次均未成功,每当她试着将身子挺直,大水球总是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害的她不得不手捂着肚子又将腰弯了下去。可众目睽睽之下,没有时间留给她,小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心头不停地怒骂,自己这膀胱今天究竟是怎么了?为何如此不争气!难道是昨天夜里自己憋得太凶,自己的大膀胱劳累过度,甚至被憋得受了伤,今天又遭逢如此恶战,憋得稍多稍久便无法维继……此番想法也曾在小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但随即便被她强行否决。不行,不会是这样,不该是这样,不能是这样!!!并非小妹自欺欺人,而是因为她知晓,若论淑女忍耐的毅力和技巧,自己着实不如很多超一流的淑女,更不如月儿,自己可以和月儿,和众多强手争夺淑女席位的资本便是那天生奇大无比,又异常结实的大膀胱。若是膀胱出了问题,那小妹无异于失去了立足的根本,因此她无论如何不肯接受那样的设想。小妹在心里念道,膀胱啊膀胱,求求你配合一下,只要挨过了这一轮,回到阵营中随便你疼,随便你造反,行行好,帮我撑过这一刻。想罢小妹用力咬牙,一声沉闷的“嗯~~~”从唇缝中传出,运力声中,小妹终于扶着肚子将腰板直了起来。小腹中犹如遭逢猛兽撕咬一般,剧烈的疼痛令小妹下意识地想要再次把身子蜷起,但这次她强行控制住了自己。顾不得擦拭额头渗出的汗珠,小妹强挤出一个笑容,
“哎呦~~~刚才坐的腰酸腿麻,站起来有点儿费劲儿。让你们久等啦~~~二位请向小碗中注水吧~~~”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