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憋尿的痛苦经历四-64 大蜜桃

天啊,若按逐秋所言那般做,自己岂不是光着屁股让众人瞧见,至少站在身边的三人将会把自己的私处看的一清二楚。应该说,月儿在听逐秋讲解规则时便知晓这将是一场极度羞耻状态下的比赛,答应参加这场淑女比试意味着月儿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可真临到眼前,那种无边无尽的羞耻感还是让月儿一时无法接受。我们切莫责怪月儿扭捏或出尔反尔,试想升入小学高年级后又有哪个女孩子情愿在他人面前小解。可现在因害羞退却便等于认输,月儿心一横,蹲下身,掀开了裙子,再次将小内裤拨到了大腿上。。。。。。
月儿尽量用裙子遮掩住屁股蛋儿,可前面那少女的神秘花园却是无论如何无法遮住了。私处曝光的一霎那,月儿只觉天旋地转,双脚如螃蟹一般,蹲着在地上挪动了好几个位置,几乎围着小瓷碗转了一圈儿。可无论如何移动,月儿总是感觉到四处投来的目光如箭,齐齐射向自己的小屁股,自己的私处,射向私处中那娇羞的泉眼。偏偏作为九班监督员的珊珊也随着月儿脚步的挪动而走动,时刻保持正对着月儿的位置,眼睛也不眨一下地盯着月儿那两片即将开启的柔软的肉瓣。月儿无地自容,判断好水流落点之后索性把头一扬,闭上眼睛,不去看众人,也不看下面的水闸,用逃避减轻内心的羞耻感。但月儿的手可没闲着,右手托住皱在一起的裙摆,左手四根手指又在小腹上私处上方一点的位置来回用力揉搓,还不时使劲往憋硬的小肚子上按几下。同时,月儿强迫自己尽最大可能不去想众人正在围观自己放水一事。这一次,下体暴露在人前的羞耻感比站姿小便时还要大,但好在蹲姿是女孩子熟悉的小便姿势,加之到了第二轮,月儿的身体比初次时适应了一点儿,因此大约揉搓了两分钟后,月儿察觉出下身的异样,先是一股尿意从肿胀的水囊里直击而下,如电流一般,一路沿着管道穿过,在这股尿意的刺激下,月儿花园里那朵神秘之花的花瓣开始微微张开,泉眼处开始有种发胀的感觉并伴着微微的刺痛。月儿心知,自己要尿了。
也就在此时,月儿心里开始犯起了嘀咕。原来月儿方才光顾着害羞,并未经过细心的观察和计算,眼下对自己能否将水全部解在碗里没了十分的把握。按说方才自己也预估好了距离和角度,凭借淑女的本能和经验应该不会有问题,可真的百分之百确定么,会不会一不小心尿到碗口外面?哪怕只是落到外面一滴也会被判定输掉比赛。自己在羞耻而紧张的心态下不会出什么纰漏吧?疑虑间月儿睁开了双眼,低下头,想再看一下自己下面,确保万无一失。可呈现在眼前的却是一副她始料未及的画面。月儿是个很爱干净,很注意个人卫生的女孩,平时每天洗澡时都要认真清洗下身,阴部的毛发也被护理的柔顺而整洁。可经过近两分钟手指的揉搓,此刻月儿私处的毛发早变得乱蓬蓬的。若说平日里月儿下体的毛发是肥沃、平整的草场上健康生长的嫩绿的牧草,那现在这里却变成了一片荒芜的、没人打理的荒山上面肆意纷乱生长的野草。而毛发当中那片湿润、柔软的神秘花园中两片肉瓣已经张开了一条缝,若仅此而已月儿尚能接受,毕竟这是女生即将排尿时的正常生理反应。可无论是少女的花瓣,还是那条为泉水开启的缝隙,都不再维持着对称、整齐、规则的形状。在四只玉指的揉搓、拉扯和按压之下,月儿的少女之花不断地变幻着形状,时而向外侧一方歪斜,时而向中心皱起,时而一片或两片肉瓣还会向外翻卷,露出内中包裹着的更细小的花瓣和少女身上最粉嫩的鲜肉。
目睹此景的月儿大惊失色,怎么自己一直觉得还挺干净整洁的下面竟然如此丑陋?凌乱、狂杂、褶皱、还有一点点。。。一点点的~~~淫荡。。。。。。巨大的精神打击下月儿赶忙停手,同时下体猛然收缩——这次收缩并非针对闸口,在月儿的心念里,她拼命想把自己私处那朵肉花收拢,让它再度回溯到花骨朵的形态,将眼下的种种丑态全都包裹进去,通通不让人看到。月儿甚至想将花朵四周的野草也一同并拢起来,用拢起来的草茎将花骨朵再遮上一遮。虽然明知这点做不到,但月儿心里就是恨不得这么做。可月儿却忘了,此刻尿意已至门口,泉水已将幽暗的孔洞撑开,在门缝里探出了头,被小月这么猛地一收,泉道中的泉水被割裂成两截,后面大股泉水一下子便被月儿尿道强有力的肌肉逼回了大水球中,再也动弹不得。可已在泉口的微量泉水却在这股宏力的催逼下一跃而起,直接飞离了月儿的身体。由于月儿的私处尚未完全恢复如常,飞出的泉水被扭曲的肉瓣改变了轨迹,飞行中又撞上了另一片尚处于翻卷的肉瓣,便再不按照月儿原先预计好的路线洒落。近处几人清楚地看到一截短小的水柱斜着从月儿下体飞出,眼看就要落在塑料布上。珊珊见状喜形于色,一旁的娟子却吓得失了色。
千钧一发之际,月儿停止揉搓身体的那只手迅速抓起小碗,向自己的私处罩去。歪斜着飞出的水柱迎面撞在了碗壁上,溅成细小的水花汇入碗底,月儿的动作若是再迟上哪怕半秒钟,这股水流定是无法接住了。月儿快速用碗沿蹭了下私处,赶忙穿好衣服站起,惊魂未定中才发现自己已然大汗淋漓。而瓷碗中依然是浅浅的一汪水。比赛的主动权又落到了逐秋手里。
另一边,女生们的焦点又集中在逐秋身上,这边的月儿却陷入了快速而深入的思考。两轮比赛过后,月儿已快筋疲力尽,相比身体上的劳累,心理上的紧张和焦急导致的疲惫显得更难以应对。月儿心知自己当初的决定过于轻率,听上去并没有多困难的比赛规则实际操作起来却是万般棘手。过去的两轮里不要说与对手对抗,根本就是在失败的边缘游走,勉强挣扎着未被踢出局而已。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继续下去自己必输无疑,到时非但会连累六班的姐妹们,就连自己出于自尊和害羞想尽力保持的颜面也会反而丢的荡然无存。必须做出改变!月儿一次次告诫自己。
可如何才能改变?月儿飞速的思考着对策。最后,月儿得出了结论,自己之所以如此狼狈,症结尚不在于实力不济,而是出自心理因素。若是淑女忍耐的实力不如对手自己也认了,但这场淑女比试比的是尿尿啊,而尿尿又有哪个女孩子不会呢?这是每个女生,不,每个人每天都必须做的事情。也许有的女孩子小便时会控制不住流速,哗地一声倾泄下来;也许有的女孩在有些时候会掌握不好水流的方向,尿偏,或者让小便顺着大腿或屁股往下流淌。可类似自己方才的状态,尿急时却怎么也解不出来,或者尿意到了门口又突然缩了回去,这无论如何也不正常。说白了,还是自己的羞耻感和自尊心在作怪。
众目睽睽之下褪下内裤小便的确太羞耻了。可为了取胜,再大的心理障碍也必须克服。做出如此羞耻举动是因为这是淑女技巧比赛,实属特殊情况,在场的也都是女生,没有一名男生,再说,露天小解的又不只我一人,不是还有对手陪着我嘛。。。。。。月儿在心里使劲儿地说服着自己。可月儿明白,道理好讲,实践很难,光靠这些理由无法说服和平息自己内心的鬼怪。若想在心理上完全接受这种淑女技巧比试,内心必须真正认可这场比试的意义才行。
这场淑女技巧比试比的是什么呢?最主要的自然是女孩子在小便时对水流强度的掌控能力和对水流走向的判断和控制力。这两种能力真的重要么?就拿前一项来说,一名女生忍了一下午的尿意,小肚子胀得不行,终于找到了方便的机会,为什么还要控制水流的大小呢,谁不是盼着一下子就将大水球里的水放光,越快越好,那种释放后如释重负的感觉多好呀!再说水流方向,这也需要操心?坐在马桶上闸口一开,难道小便还会逆流而上飞出马桶不成?
可事实真是如此吗?
生活中我们不时会遇到这样的女孩子,她们无论在学校的厕所、公共卫生间还是去同学家玩需要借用一下洗手间时,一旦褪下衣裙,蹲在便池或坐在马桶上后,便不管不顾,将葫芦口张的大大的,任洪水奔流而下。巨量的洪水顷刻间自身体内流出,直落到马桶内积水上溅起的“哗哗”声,冲刷在便池壁上激起的“嘶嘶”声不绝于耳。有的女生小便的声音甚至无需走近,站在洗手间的门外都能听到!这首尿恋的交响乐虽然动人,但若被同在家中的同学听到,或被卫生间隔壁隔间里恰好也在方便的女生听到可真要贻笑大方了。要知道,女孩子们心里藏不住任何秘密,倘若被认出你是谁,任你长得再漂亮,平日里的举止再端庄,甚至可以坚忍住寻常女生忍不下的洪水,一旦这种“哗-哗”、“嘶-嘶”的放尿动静在女生中传开,你的形象便瞬间一落千丈,随时都会有人在背后窃笑着朝你叫出“高压水枪”的名号。
而对于小便时水流方向的掌控呢。不同女孩的掌控力也大相径庭,有的女生尿尿时从不会尿歪,也很少让小便粘在身上。极少数对水流控制力超强的女生甚至能够像男孩子一样站着小便而不弄脏自己。可另外一些女生则是完全不行。想必每个女孩子都会碰到高速公路上堵车,或是和朋友们去没有卫生间的野外野游,却恰逢尿急的尴尬情景吧。高速公路上的堵车可不是闹着玩的,动辄持续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而在一动也动弹不得的汽车里忍上几分钟对女孩子来说都是折磨。男生们可以大大咧咧地下车到路边放水,女孩子憋到忍无可忍却还得想出个妥善的法子。很多时候,身旁善解人意的同伴们会全体下车,这样车内就形成了一个密封而相对私密的空间。如果同车恰好还有一位关心体贴女孩子的男生,他还会给女孩递上一个空易拉罐。比起透明的饮料瓶或塑料袋,尿在不透明的容器里更容易让女孩子接受。
月儿便遇到过一次这种状况。那是一次高速路上的严重堵车,同行的一位表姐实在坚持不住,必须找个容器解决掉一些才行。这个表姐比月儿还大几岁,平日里忍功也颇为可以,无奈上车前在饭店饮水过量,经历了十余个小时的堵车,膀胱终于到了崩溃的边缘。当时车上的其他人都下了车,可等了好久也不见月儿表姐打开车门示意完毕。起初,同行的几位女生还在窃窃私语,说月儿表姐肯定是真憋急了,一次放水长得不得了。可又过了一会儿,大家便觉得不对劲,时间早过了任何一次小解的长度,再说留给月儿表姐的易拉罐只有500毫升的容积,也装不下那么多水呀。是女生害羞或不习惯,一时无法放下颜面?应该也不会。在密闭的私家车内向不透明的易拉罐中小便,从开始到结束,无论女生的私处还是解出的液体均不会让人看到,从心理角度讲也并非无法接受。况且这位表姐已经工作,一路上都给人外向大方的印象。
后来还是月儿轻敲了几下车窗,车窗被摇下了一个小缝。月儿独自上前透过窗缝一看,只见表姐半个屁股坐在车座上,半个屁股悬空,裙子和内裤直接脱到了脚脖子。表姐一只手拿着那枚易拉罐放在大腿之间一个劲地动来动去,大腿、臀部和腰也不时地扭来蹭去。表姐的脸上几乎要哭了出来,眼泪汪汪地又挣扎了几番,才用细若蚊子的声音对月儿说,“不行,口太小。。。。。。我。。。。。。尿不进去,不敢尿,怕一尿就尿到外头。”月儿顿时明白了表姐的苦处,同行的男生百密一疏,没有考虑到女生生理构造的特点,易拉罐的瓶口那么小,形状又不是规则的圆形,让女孩子将小便完美地射入罐中真的难为了很多女生。要知道,很多女孩子平日方便时并不注意对水流形状和方向的控制,认为反正小便后可以用纸巾擦拭,有的女孩子尿出的洪水竟呈现一个扇面形,更不要说往那么一个小小的洞眼里小解了。最后,月儿那位表姐只好悻悻作罢,将易拉罐扔到一旁,继续在拥堵的高速路上硬撑。又过了二十分钟,随着一阵猛烈的挣扎,表姐的力气耗尽,身下一热,在全车人面前出了丑。
那次事件的画面在月儿脑海中飞快地闪现,与此同时,月儿在心中反复思考,逐秋提出的这场比试难道只是用当众小解给女生带来羞耻么?绝对不是。这种比试考验的技巧对于女生成长为一名淑女来说有着莫大的帮助,小解的流量、流速、方向不仅在某些情态下关乎着女生的面子和利害,从日常角度来讲,天下间没有能将小便一直忍下去的女生,忍得再久最后还是要小出来的,而小解时举止的文明、恬静、优雅,不正是构成淑女行为准则的重要一部分吗?只是由于小解的过程是在相对私密的空间里进行,外人不会瞧见,但没有人看到并不意味着可以不加注意,真正的淑女在人前人后从来都是表里如一。如此看来,造成目前自己如此被动的原因并非比赛规则的刁难,而是在于自己,自己一直以来忽视了小解时同样要方便的像一名淑女这一点。既然如此,何不放下紧张,放下耻态,将眼下的比试作为一个起点,一个自己锻炼淑女解手技巧的起点!
“哇哦!!!~~~”
数声惊呼打断了月儿的思绪,发出惊叹的是两名监督员娟子和珊珊。原来,此时另一边,逐秋已经开始解手。逐秋蹲在瓷碗后方一尺左右的位置,短裙撩了起来,露出了没穿内裤的私处和臀部。虽然有掀起的裙摆半遮半掩,但逐秋那高高隆起,几乎鼓成了一个标准半球形的小肚子还是能被三位旁观者看到。即使没用手触碰,三人用目光亦可感知逐秋小腹此刻的质地,那是一种已经很硬很厚重,却又不似木头的僵硬或者石块的坚硬,而是硬中还带那么一点儿弹性的质感。这说明眼前女孩膀胱里贮藏的水量已经远超普通女生,甚至超过很多一流淑女大水球所能承载的最大容量,但是呢~~~即便如此,这个女孩子此刻憋住的尿量依然尚未到达她的生理极限。因为小肚皮还有一点柔软嘛,证明女孩那坚固的大膀胱还可以再撑开一些。
逐秋小肚子的下部,也就是连接着私处的部分,鼓胀的凸度渐趋平缓,配合着女性下体特有的三角区风貌,也受到了两侧大腿根的限制,小肚子在这一部分也开始变窄,在那个鼓出的半球体末端造就了一个小小的,可爱的,相对有些尖尖的突起。而逐秋下体处的毛发很是疏淡,并非经过人工的打理或脱毛,而是天生就生长的比较稀疏,只围绕着花朵生了浅浅窄窄的一小圈儿,即便是生长着的毛发也比普通女生的要短、要细,短到甚至来不及形成弯曲,只柔顺地伏在阴部的肌肤上,不见丝毫的支棱和翘起。那一圈毛发的色泽也是淡淡的,颜色是青春健康的乌黑,但由于毛发的纤细,使得这种黑并不如油画中肖像穿戴的黑色大衣与礼帽那般落实,倒像是水墨画中山色的晕染。从月儿三人的距离看去,逐秋的私处便如被蘸了清水的丹青画笔轻轻地一带,又似一圈似有还无的薄雾笼罩着清晨的果园。
而在这浅浅的雾色中,少女果园的树儿花儿也显得既朦胧又透彻,总是带着那么一点羞涩和神秘,却又清新而通透地展现在旁观者的眼前。逐秋的两片肉瓣生得薄而修长,既不向上撅起,也不向外翻卷,而是紧凑地贴在身体上舒展开来,便如果树上休憩的秋蝉背后那一对蝉翼。但若有人因这一对平整而薄的翅膀便揣测那薄翼下的洞穴也又小又窄,娇小得都无法容纳男人的爱物可就错了。你看那对翅膀是那么的修长,自下而上竖着贴在女孩的小腹和下身处,而紧紧闭合的翅膀中间留着一道细长的浅沟,便如一位美人含笑时那不露牙齿抿的绵长的唇缝。闭合的肉瓣挡住了沟缝下面的风景,让人无法一窥那神秘果园深处的全貌,可但凡稍有经验的人一看便知,表面上的浅沟绝不代表着这条沟壑实际的深度,一旦那对肉翅打开,这条修长的细缝便要开启,撑起一片宽敞而幽深的女性洞天。
逐秋展现出的下身部分便是这般鲜嫩而华美,使得目睹之人都迫不及待地想要收获这片少女果园中结出的果实。那究竟是什么果实呢?当一流淑女久久忍耐尿意,小肚子胀得高高鼓起时,人们经常把女生的小肚子称作小蜜瓜或者小西瓜,但此刻浮现在月儿三人脑海中的却是另一种水果,因为蜜瓜和西瓜只能形容女生憋忍至久后小腹的鼓胀,而得益于特殊的比赛规则,今天逐秋展现给人的可不仅仅是小肚子呦~
——是水蜜桃!——望着眼前少女憋胀的小腹和奇特的私处,月儿、娟子和珊珊脑海中所想出奇的一致,逐秋小解时身体下面恰似一个成熟的硕大的蜜桃~~~可不是?熟透的蜜桃圆圆的、大大的,桃子顶端略微尖起来,桃皮上布满了细小的绒毛,这绒毛却又不遮掩桃子果皮果肉的色泽和形态。最像的,大桃子从那饱满果实的中间直到桃尖不是也生着一条细细的浅纹吗,就如同逐秋两片薄且长的肉瓣之间那条细长的缝隙。而此刻逐秋大桃子的浅纹上被扎了一个小孔,鲜美的桃汁就要从那小孔中喷出来。
逐秋尿了。当逐秋小便流出的那一刻,下身的两片肉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依然平贴着下体挡住了少女的私穴,只是两片肉中间有一处地方稍微稍微地向两边张开了那么一点点儿,张开的幅度远小于一般女生小便时花朵绽放的程度,而这处略微打开的位置的后面正是逐秋那口蓄势待发的泉眼。三位女生都觉得嘘嘘时只张开那么小的缝隙,冲出的水流一定会撞到肉瓣上改变方向,会有不少的洪水顺着花瓣的走势往下淌,流到逐秋的屁股上或者直接滴到地上。就连月儿也认为逐秋的准备工作做的不够充分,即便她可以做到用强大的压力和速度维持住水柱的形状,可那么小的开合度实在太小了吧,刮蹭到花瓣的水柱势必无法保持向正前方飞行的路线,从而射偏到碗外。可事实摆在眼前,逐秋的小便就是正正当当地呈现出一个标准的抛物线落在碗底的正中央,没有一滴洒落在外,也没有一滴挂在花瓣和毛发上。莫说娟子和珊珊,就连月儿都有点看傻了眼。从逐秋下身细缝中弹出的那条晶莹的水线是那么的细,简直比最细的水晶粉丝还要细。悠扬的,柔和的,散发着弹性的水晶丝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之后落入碗中。这哪里是泉水,分明是蜜,逐秋那硕大的水蜜桃中流淌出来的是甜美的花蜜吧~~~再娇小的泉眼,再强大的压力,也不可能将水挤压成那么细密的丝线,只有甜腻腻、粘稠的蜂蜜被小勺子舀起,从高处滑落杯中时才会形成一条极细又极其绵长的垂线。谁若再不信,请看向小碗里,若是泉水从一尺远的距离落入碗中水面,怎么也会叮咚几声吧,可逐秋小便落入之处不但声息全无,就连水花也未泛起一个,只是在水面中央时而出现几个细小的水泡,继而又裂开消失的无影无踪。难道不是稠稠的蜜糖落入水中才能如此悄无声息么?这芳香的蜜便从逐秋的缝隙中抽丝般抽出,又源源不断地注入碗里,一切都在静谧中发生,就连时间似乎也放慢了前进的脚步,那女孩的神情和姿势,那青花瓷碗,那暗白的天空和绿树山林,还有那挂在少女私处和碗口之间的蜜丝,仿佛全都定格了一样,无声亦无响,无波亦无浪,变化的,唯有瓷碗内那缓缓上升的清粼液面。当计时还剩十秒的时候,碗中液面距离碗口还只余不足半指的高度。女生们知道逐秋要闭合门户了,而当女孩子正常小解快要结束时,原来蓬勃的水流会软下来并向女生屁股的位置靠拢,如此一来水迹的走向便会越出碗口的范围,逐秋已经向小碗中持续灌注了近三分钟的蜜汁,她该如何克服收尾时小便洒落在外的难题呢。当倒计时进入五秒时,只见逐秋凸出的小腹上浮现了一个明显的收束动作,连带着她下身那两片平整排布的小翅膀也跟着翕动了一下,那根悠长的蜜丝就在这一动中中断了,切断之处大约就在距离蜜丝喷出之处一寸的地方。妙的是,被切断的,横在空中的一长段丝线并未如娟子和珊珊预想的那样向逐秋身体一侧塌陷回去,正相反,那股液体往前一蹿你,落点正好位于碗中液面最远端的边缘处,却并未飞出碗外。而挂在逐秋下体的那一小段蜜丝就像真的有了弹性一般,往回一缩,缩回了那道缝隙中无处可觅,只有几滴蜜露粘在了那两片肉瓣上。逐秋向前挪了一步,左手食指轻弹了私处花瓣数下,将上面的蜜露悉数弹入碗中,随即起身,私处干净得连用纸巾擦拭的必要都没有。此刻,娟子的计时刚好停留在三分钟。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