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憋尿的痛苦经历四-63 新局

二姐痛哭流涕,边哭边骂,全然不顾打理自己湿透的内裤和沾满尿液的双腿。敌营的女生自是无人管她,就连六班的女生们也颇为踟蹰,几位女生知道二姐的脾气,冰冰和小妹本想上前安慰二姐,都被她推开,二姐只自顾自地哭着叫骂。这时,逐秋走了过来,一只手伸到二姐的腋窝下,强硬地将二姐的身子从草地上架了起来。两人面对面地站着,逐秋那圆滚滚高高鼓起的小肚子与二姐那已经卸了货的平坦小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二姐见到逐秋,更加激动,刚要开口,却被逐秋抢了先。
“知道我讨厌你什么吗?讨厌你输不起,硬把自己的过错塞给别人!跨在烧烤架上被瑶玉检查下身的时候,不,早在和我比试后仰下腰坚持一百秒的时候你就已经失禁了吧!非但不敢认败,现在还在这里耍赖。还不带上被你弄脏的烤架,去小河那边把烤架和你自己全都洗干净!”
说着,逐秋将二姐身子一拧又一推,刚好将她推到了烤架旁边。二姐便如失魂落魄一般,也不再骂,流着眼泪提起一个烧烤架向山坡下走去。娟子见状,急忙拿起另一支烤架,又拿了身新衣服和洗浴品,追上二姐同往。
三人离开后,逐秋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她靠着一棵树干坐下,双腿微微叉开,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挡在私处,而瑶玉和剑妮则每人按摩逐秋的一条腿,舒缓她那因为连续跳跃而疲劳不堪的肌肉。逐秋享受着队友的服务,脸上的神色逐渐归于平静,随即冲着冰冰说,
“喂,咱们之间也该清算了。等烧烤架被洗干净送回,下一轮的活火熔城就轮到你和我比喽。”
冰冰听了真是又急又怕,眼泪差点出来。方才她为二姐加油和上前安慰她时都是步履维艰,并且一只手始终要按住下身才能确保不出问题。亲眼目睹了烧烤架上比试的残酷和二姐的惨相之后,冰冰又哪里敢与逐秋比试,可她也不愿背上个“小火鸡”的污名,因此支支吾吾,既不答应也不拒绝。见此情势,月儿挺身而出,
“不用冰冰出战,下一局我和你比!”
逐秋闻听脸上绽放了笑容,让瑶玉和剑妮停下,一骨碌身站了起来,“你愿意和我比再好不过,这次来之前我就期待着能跟你比试一场,这下真是不虚此行。不过比试的方法换一下吧,一来故伎重演难免乏味,二来等她们将烧烤架运回还要一段时间,而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向你讨教了。”
“这… …行是行…但你府经历一场苦战,此刻体力尚未完全恢复,立即比赛对你并不公平,不如先休息一下吧。”
“哈”,逐秋闻听摇了摇头,“你真是个君子。不过你说错了。我的确疲劳,但你喝下的水量却比我大。用我消耗的体力弥补饮水上的亏欠,现在比试对你我才最为公平。别罗嗦了,这场比试的规则有点复杂,我们到那边单独聊聊。”
说罢,逐秋对瑶玉递了个眼色,接过一个背包,又匆匆披了件衣服,便拉着月儿来到稍远的树丛里。两人挨着坐定后月儿先开了口,
“逐秋,你肚子里的情况怎么样,难受吗?”
“嗯???我还好… …不要紧… …”
“嗯嗯”,月儿点了点头,“我相信你肯定没问题的。我现在难受死了,一直被芷寒和风灵夹攻,最要命的是分摊了苏琳那十杯水,现在都要爆炸了,疼得要命。若能找个地方安静地待着坚持也就罢了,班上的姐妹还需要我帮助,从上午到中午一直走来走去,连个夹腿的机会都没有。我这下面都不敢松劲儿,稍一放松就漏了。”
“唉… …”,逐秋叹了口气道,“你若这么说我也跟你讲实话,我也是憋得紧。我肚子的胀痛比你也许差点儿,毕竟喝水没你多。但方才在烤架上那一阵跳跃,跳的我两腿都快抽筋了,现在我腿肚子上的肉还在跳,就是把两条腿绞在一起我也使不上劲,没办法夹腿。下边全靠一口气绷着呢,你说烦不烦,你… …”说到这儿,逐秋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朝小月笑道,“谢谢你啊,将痛苦说出来感觉好受多了。”
“嗯嗯,下面我们来谈细节吧。”
“好。这次比试我们反其道行之。不是比赛谁能忍耐,而是… …”,逐秋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巧的瓷碗,“这次比试的规则是你我轮流向这个小碗中解手。每人每次有三分钟的时间,若三分钟内一滴也没有解出来便算输;若直接将洪水解到碗外也算输;若在前一个人解手完毕,下一个人尚未解手的这段时间里碗内的水因为过满而溢了出来,那么前一人也算输。当然,某人有意或不慎将碗内的水碰洒,此人定也输了。采取何种姿势和手段小解没有限制,但必须独立完成,而且解手的过程中不允许借助任何工具。不知你听懂了没有?”
“懂… …是懂了… …”,月儿已是满脸通红,“但按照这个规则比试,我们不就得…不就得…当众…尿尿啊?… …”
“嗯,是的。不过也没关系啦,毕竟这属于淑女技巧比试,情况特殊嘛。而且在一人滴水的三分钟计时之内,除了对手外,只允许双方各派一名女生到近前监督。其余之人只能在远处观看,如此既保证比赛公平,又最大限度的维护了参赛者的尊严。”
“这… …”,月儿听了,心中虽仍羞得很,但一想到若是拒绝,逐秋势必再度挑上冰冰。月儿咬了咬牙,“好,一言为定。”
“好!既然如此,我们不如赌大点儿。输的人直接退出整个淑女比试。怎么样?”
月儿听了心头一震。心道下这么大的堵注,这局淑女技巧比试可谓一局定江山。倘若自己输了,六班女生中虽有苏琳,却也独木难支,基本输定。可若自己赢了。。。。。。那便得以拔掉对方阵营中一支强大的战力。从与二姐一战之中月儿便看出,逐秋是耐力与技巧均属超一流的淑女,且她眼下腹中水量并没自己多,经过和二姐的比试体力却消耗了不少。若能趁她体力不济时将其踢出局必是奇功一件,若待她恢复了体力必成大患。想罢月儿当机立断,点头应允。
协议达成,双方即刻进行准备。众女生闻听比试规则,一个个又羞又惊,红着脸,揣着砰砰跳动的心都想目睹这场前所未闻的淑女技巧比试究竟如何展开。逐秋将一块塑料布铺在一块平整的草地上,再将瓷碗放在正中。这样即使只有一滴水落到碗外也会被发现。女生们依约在瓷碗数丈远之处围成一圈,只有瑶玉和兰兰走到近前作为首轮比赛的监督员。
比赛开始了。
逐秋做了个“请”的手势,“我是主你是客,月儿你先~~”。月儿心里“呸”了一声,主意是你出的,你怎么不首先当街放水,凭啥让我先脱裤子。可转念一想,不对,依照规则,只要水不溢出碗口,三分钟内释放多少洪水都行。首先尝试者可有一个大便宜可占,设想若一次性将碗内注满,那接下来轮到之人泄洪的难度便大大增加。即便只小解出个大半碗,这大半碗液体对体内汹涌的汛情来说也是个不错的缓解。现在可不是谦让的时候。月儿走到塑料布上站稳,双脚叉开与肩同宽,随后拾起地上的瓷碗,将小碗缓缓伸入自己裙下双腿之间的位置,近前三人从月儿裙摆被掀起的豁口可以看到,一条纯白的小内裤已被月儿神不知鬼不觉地褪到了膝头。就绪之后,月儿向瑶玉示意可以计时。
嚯~ ~ ~女孩们不由一阵惊叹。月儿。。。月儿这是准备站着尿尿啊~~~
要知道,站着尿尿对女孩子来说是件困难到几乎无法完成的事。若是可以,谁不愿意像男孩子一样站在那里就可以把水放掉,尤其在寒冷的冬天,脱下厚厚的衣裤,露出屁股蛋儿解手真是又麻烦又不舒服。但是女孩子由于生理构造的缘故,偏偏只适合于坐着或者蹲着尿尿,若硬要站着小便,尿液便会沿着大腿和小屁股流淌,结果只会弄脏了自己。可眼前的是月儿,其他淑女忍不下的洪水月儿可以死死憋住,其他女孩子无法采用的解手姿势月儿说不定也能完成呢。这样想来再看着月儿,眼前的女孩自然而然地站在那里,胸前双峰恰到好处地挺立,白色衬衫下搭配洁白的长裙,沐浴在秋色之下,宛如湖水波光中一株柔美的白珊瑚。而这株白珊瑚的枝杈又在下半段渐渐分开,不久后,一股清澈的泉水便会从枝杈的细缝中流淌而出,滴到树下的青花瓷小碗中,融入一片秋光里~~~
月儿却无心陶醉,选择站姿小便是因为月儿无论如何想避免自己的臀部和私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此刻月儿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点儿小便!然后迅速提上内裤,将羞赧的时刻推给对方。按照月儿的设想,自身膀胱中的水量早已数目可观,如此磅礴的水压,换做一般女孩子早就失禁奔涌而出,纵使自己仍可忍住,但滔滔洪水一定迫不及待地想要冲破禁锢,自己的身体想必也期待着主人的同意,只要自己主动将闸门适当松开,小便肯定顺势而出,而将小碗注满四分之三便是月儿的目标。
月儿小心翼翼地收起绷紧下体向上提的那道气力,私处那紧紧闭锁的闸门也缓缓开启了一道缝隙,月儿单手将瓷碗紧紧卡在自己下边,生怕有水流淌到碗外,随后舒缓呼吸,只待小便流出。可数秒之后,闸口处安安静静,不见一滴水的踪影。月儿又将忍耐的力道卸去几分。。。。。。还是不行。月儿心下微微一动,用心念命令道,可以了,尿吧~~~尿吧~~~可以释放出一点儿了。可几次命令传达出去,下体依然没有动静。
好奇怪的感觉。
明明大水球胀的不行,鼓的要把肚皮撑破。
明明阵阵痛楚沿着撑的薄薄的膀胱壁四处游走,袭扰全身。
明明尿意急迫难忍。
明明肚子里憋了一大泡尿,自己也同意膀胱释放那么一点点儿。
可就是尿不出来,就是尿不出来~~~
小月的心头开始泛起一阵紧张。因为此刻时间已过去了一分钟。但小月毕竟久经考验,瞬间便将心情平复下来。月儿深呼吸了几次,心想这也正常,环境不对,姿势不对,氛围也不对。自己自从上了小学还从未在洗手间以外的任何地方主动解手,更别说这空旷的山野;站着尿尿本来就只适合男生嘛,若不是怕露点走光,谁会采取这么难堪的姿态放水呀;此外莫忘了,身旁及更远处可是还有一圈儿人盯着自己。一想到这儿,月儿的脸不觉又红了。月儿心中安慰道,不要紧,这不过是身体对于新的环境还不适应,待我施展些淑女技巧便可以了。用什么样的技巧呢。用。。。。。。用。。。。。。月儿飞快地在脑海中搜索了一圈儿,猛然发现,天哪~~~自己习得的所有淑女技巧全是用来忍住小便的,可没有哪条技巧告诉自己如何将小便尿出来呀!!!
情急之下,月儿重新将腿叉的更大些,身子前倾并稍稍下蹲,直到小内裤被两个膝盖拉紧,双腿无法再向两边分开为止。而月儿私处泉眼的孔洞也开的更大,月儿吸了一口气,随即将气往下一压,本来便圆溜溜的小肚子又向外一鼓。伴随着这次鼓动,月儿的管道和闸门也向外、向下一扩,月儿心头喊着,
尿吧!
尿啊!
出来吧,我准许你尿了!
快尿出来吧!!!~~~
可是,数秒过后,月儿身下依然不见半滴水花。被她接在身下的那只青花瓷碗就像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张着小嘴,渴望着母亲的乳汁。月儿的额角鼻尖已经见了汗,而此刻瑶玉口中已数到了两分钟。月儿回身望了望围在数丈之外的女生们,她们的目光便如同刀子一般扎在自己身上,仿佛在嘲笑自己自诩为超一流淑女,居然连一滴水也尿不出来。偏偏这个时候一旁的瑶玉咯咯地笑出了声,
“怎么了,月儿?该不是闸门关的太紧,一下子打不开,洪水放不出来了吧~~~用不用我帮帮你呀”,说罢,瑶玉居然撅起小嘴,吹起了口哨,
“嘘——嘘——嘘~~~。。。。。。”
不听则已,听到口哨声,月儿脸上便如同涂了辣椒粉,火辣辣地烫个不行。月儿还想还一句嘴,可话到嘴边却越觉越羞,加上兰兰提醒,距离结束只剩下半分多一点,急的月儿一跺脚,索性将碗从身下拿了出来,在塑料布上踱起了脚步。可月儿忘了,她那条小内裤还挂在膝间,被内裤牵绊着,月儿的步子也迈不大,只能踏着小碎步来回地走动。可时间不待人啊,23,22,21,20。。。。。。倒计时已经开始。月儿明了,若数到零时再排不出一滴露水,自己便输了,该不会第一轮比试就以这么羞耻的方式败北吧!情急之下的月儿又将小碗塞在身下,同时另一只手四指并拢,放在脐下三寸,私处上方一寸的所在,开始来回揉搓。若说这是淑女技巧,不如说是女孩子的本能反应。揉搓小腹上的这块地方,既可以挤压膀胱,将尿液逼出膀胱口,又可以拉扯阴部的肌肤,舒缓尿道,扩张泉孔。一边揉,月儿一边在心中喊道,
快出来吧,出来啊!拜托了,尿出来,快尿出来,哪怕只尿出来一点儿也行啊~~~
可讨厌的身子就像是和自己作对一般,任小月如何揉搓,如何殷切呼唤,就是不见一滴水从葫芦口流下。一旁瑶玉的倒计时已进入最后关头,“10,9,8,7,6,5。。。。。。”
不能再等了,月儿猛地吸了口气,将小肚子使劲往外一鼓,做出了一个奋力排尿的动作。同时本来揉搓小腹的那只手攥紧拳头,用小拳头在自己小肚子上狠狠地那么一砸。
砰~~~近处几人都清楚地听到拳头砸在肚皮上的声音~~~
“啊!”
看到月儿举动的女生都不由惊呼。要知道,女孩子忍着小便无法解手时最怕的就是小肚子被碰到,月儿居然忍心用拳头打自己的小肚子。。。。。。剧烈的疼痛将月儿的嘴围城了O型,膀胱要炸开一般,里面的洪水猛烈激荡,但月儿顾不得这些,但觉尿道内忽然刺痛难当,随即有什么东西从葫芦口窜了出来。月儿将小碗从裙下抽出,身上已挂满了汗水,而瓷碗的碗底已有了一层浅浅的露水。这层露水有多少呢?不过由几滴露珠组成,薄薄地铺在碗底,如果不是颜色上与白色的碗底有区别,几乎叫人难以辨查。这可算不得一个好开局,等于拱手将主动权让给了对方,可月儿管不了这许多,能够在最后关头小解出来已是谢天谢地。整理好衣裙的月儿如释重负,一边用手在脸旁扇着风,一边自语道,
“天哪。。。。。。没想到这尿尿可比憋尿难多了!~~~”
月儿的话出自无心,可兰兰却暗自吃惊,心道月儿平日里最注意避讳那些不雅之词,碰到和忍耐相关的词语,她都会用优雅又让人易懂的表述代替,今天怎么张口说出“尿尿”、“憋尿”这么不雅的词来?难道月儿心里慌了,这场比试莫不要输了吧。。。。。。瑶玉和逐秋相视一笑,“开始吧”,逐秋对兰兰说道。
逐秋将小碗摆定在塑料布正中,任时间一秒一秒流走,却并不急于做出小便的举动,只是缓步在一旁走来走去,一边用手轻轻抚摸着小腹。利用赛前的短暂时间,逐秋已然重新收拾妥当。与二姐比试时穿着的棕色比基尼泳衣依旧罩在她的酥胸上,只在外面披了件浅色衬衫,衬衫没有系扣子,逐秋那性感的肚脐仍暴露在外。那条娇小的泳裤已经被换掉,眼下女孩下身穿着的是一件短裙,裙摆刚到大腿的一半。
一分钟过去了,仍不见逐秋有小解的意思,就在众人纳闷之际,只见逐秋突然往碗前一蹲,双腿外八字形分开,快速将短裙的裙摆撩起,收拢在小腹与两个大腿根围成的区域,近处月儿几人看得真切,逐秋竟没穿内裤!裙摆掀开的同时逐秋米白色的屁股和少女隐私之处全然露在了外面。而私处的两片花瓣已然微微张开,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正悄悄从花瓣中探出头。转瞬间,一股短促的水柱从花内飞出,正好落在碗中,在碗底散作一汪清泉。逐秋紧接着拿起瓷碗,用碗沿在私处一刮,将挂在花瓣上的两滴露水也收落碗中,随后起身将碗放下,整理衣服。整个过程不超过五秒钟,远处的女生们还未回过神儿,一切已经结束了。距离三分钟的时限还剩下一半时间,逐秋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此轮到此为止。几个女生上前观瞧,逐秋解出的尿液比月儿多,但也只多那么一点,现在的瓷碗里依然只有碗底浅浅的一层水波。风灵蹙着眉问剑妮道,
“你班的怎么只解出那么一点儿?为何不多解些,将碗注得越满,月儿那丫头就越难招架吧。”
“我不懂哦。我只是保镖,比赛的事全靠她们俩”,剑妮摊了摊手。
阿霞凑过来低声说,“可能是个陷阱,逐秋这样做也许想引诱月儿上当。面对空碗,将碗注得越满对自己越有利,这道理谁都能想到。但大姐你想过没有,注的越满意味着小解的时间越长,而时间越长、释放的水量越多也就越难中途将小便止住。因为身体一旦习惯了解手,便要将水放完,一旦中途喊停,从膀胱到管道再到闸口都会不情愿地反抗,大水球经过长时间忍耐,里面蓄足了水的情况下尤为如此。再者水位接近碗口时,一旦不小心多排了些,小便越过碗沿溢到外面的风险也越大。逐秋想必是想利用月儿的没经验和贪心,引诱她多排些,控制不住水量犯规出局。方才第一轮并未得逞,眼下才故技重施吧。”
按下两人耳语不表,赛场上又轮到月儿解手,小月的鼻尖上又渗出了汗珠,心想怎么这么快便又轮到我了,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一次小解会容易些吧。倘若还是解不出,那也只好让小肚子再多挨两拳,把小便逼出来了。正当月儿拿起小碗,想再次把碗送入裙底时,此轮换上作监督的珊珊忽然制止,
“不行!第一次时碗是空的,你这么做没问题。可现在碗里已经有了液体,你再将它藏在裙子里,谁能看清你到底有没有嘘嘘。倘若你滴水未落,却硬说自己流出了一点,只那么一丁点儿,光看碗中液面的变化也无法辨别吧。”
“啊~~~那我该~~~该怎么~~~”
“嗨,把碗放在地上,蹲下,脱裤子,对准碗口,然后——尿尿~~~”,逐秋若无其事地说出了令月儿脸红心跳不止的话。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