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主人我的爱之午夜的新娘(中)

“功课差得好多”

我自言自语道:“这样就惨了,过年的高考怎么办啊。”

肚子饿了,我想着还是先找点吃的吧,这时电话响了起来,“不会吧这个时候”

我抱怨着穿上外罩,10cm高跟鞋我还是不习惯忍忍吧,我来到路口的街灯下,那辆宾利已经在等着我了,只不过这次除了司机没有其他人。

“你叫什么名字?”

他突然问道让我有点意外,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和我说话“谭雪”

我轻轻的回答。

“听我一句劝,我看得出你是个好姑娘,别陷得太深,这条路不应该是你要走的。”

我低着头只是很小声的说了一句:“谢谢。”

很快到了别墅,我和以往一样洗净身体,然后静静的躺在那张大床上等着那个不知道名字的男人,由于没有被捆绑我闲着没事,所以顺手翻看起一旁的杂志,日本的《SM月刊》看的我脸像发烧一样红,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要看,直到他坐在我旁边说道:“没想到你会脸红啊”

我赶忙放下杂志蜷缩成一团紧张的看着他,他不慌不忙的脱掉衣服,我张大眼睛看着他,是紧张吗还是兴奋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还没准备好,洗澡前实在忍不住放掉了。”

我脸红的看着他,因为合同里写着必须要憋尿,所以我很难为情。

他没有责怪我的意思“没关系用这个铐在后面。”

他递给我一副皮质的手铐,他的声音很温柔充满磁性让我无法拒绝,我将手背到身后锁住,然后按他说的躺好双腿放开,他从冰箱里取出两瓶矿泉水和一个550毫升的量杯,又从抽屉里取出一个药箱,拿了一个导尿管出来,之后他来到我的身边俯下身,脸几乎要贴到我的下体了,他的舌头轻轻舔了一下我最敏感的的地方。

“啊,你要做什么。”

我难为情的问道。

接着尿道一疼我全身都绷紧了。

“停下,不可以。”

他轻轻的说道:“别动不然会伤到你的。”

我不敢再动,但我感觉有东西进入了我的膀胱,当我看到他取出一个300毫升的大注射器时我好像明白了。

他打开一瓶水倒在量杯里:“一瓶1升,两瓶2升,灌一瓶喝一瓶,这是对你的小小惩罚。”

我感到很害怕,因为我知道他要做什么了往我的膀胱里灌水,我从来没想过还可以这样,紧张、害怕我紧紧闭上了眼睛。

“啊!不行快停下,不要。”

一股冰水灌进了我的身体,膀胱在刺激下收缩,疼痛伴随着强烈的尿意瞬间占据我的大脑,当他第二次灌入的时候我已经痛得说不出话了,他没有停下用注射器把水抽出再重新灌入,我张开眼看着他反复玩弄着注射器和我的膀胱,我却连挣扎都不敢害怕会伤到尿道,能做的只是看着他使劲的摇头:“停下吧,求你。”

他停下了取出了导尿管,我下意识的紧紧憋住,他笑了:“放松很快就会好了。”

然后取出一个底座是金属的橡胶塞堵,塞堵是透明的里面可以看到一些粉末和一个水包似的东西。

然后这个塞堵被放进我的尿道,它不长只有两厘米没有进到膀胱,然后他拔出底座上的拉环,塞堵瞬间膨胀,感觉像是尿道里被塞了一个气球然后瞬间被冲满了气。

“啊,疼快拿出去,会撑坏的。”

我忍不住并拢双腿在床上打了个滚。

他把我抱住:“忍一忍就过去了,这是一次性,里面的粉末是催化剂,拉环取出水包就会被打开,催化剂遇到水就会挥发产生大量气体,这样塞堵就会膨胀堵住尿道,而且再也取不出来了,你不用担心会尿出来。”

什么再也取不出来,那我不是要被活活憋死吗?开什么玩笑,我呆呆的看着他一脸惊愕的表情。

“哈哈哈,吓到你了,骗你的,谁让你不遵守约定,放心吧,气体会随着拉环拔出的孔洞慢慢排出,倒时就可以取出来了,不过要半个小时。”

他把拉环从新插了回去说道:“也可以像这样把拉环放回去,这样气体就不会跑掉了,至少会跑的很慢,因为天还没黑那,到天亮之前我是不会让你尿出来的。”

这个变态、虐待狂。

我心里暗自咒骂着,以为长得帅有钱就可以这样欺负人吗,不过他真的好帅,身体的肌肉体型让我忍不住想往哪里看。

“好了,可以开始了吗?”

我靠我在说什么,难道我那么淫荡吗?但是我却真的好期待,明明会很痛为什么还想要那个。

“等不及了,我这就满足你。”

他脱掉最后一件衣服压到我的身上。

房间里,男人压在我的身上尽情的发泄着他的欲火。

“好紧,好棒。”

而我能做的只有大口的喘气,随着粗大的物体在我体内前后的勐击,我附和着他的节奏不住的叫着:“啊啊……要去了……不要……啊啊。”

甚至连我自己都听不下去实在太淫荡了,可是这就是我自己的声音我却无发控制,但更让我感到羞耻的是我竟然不想结束着一切,好痛!真的好痛!我最敏感的地方被如此的摧残,而我竟然高潮接着高潮,强烈的快感让我精神彻底放弃了抵抗,当私处的疼痛达到顶点我又一次迎来了快感的高峰,我再次挣断了双手的束缚抱住他,指甲又一次把他弄伤了。

“啊!好疼啊。” 他大叫了一声,瞬间那巨大的物体离开了我的身体。

他看了看肩膀上的伤口说:“不会吧,难道每次和你做我都要受伤吗?”

我摊在床上一边喘着气一边说:“对……对不起。”

他起身穿上衣服拿起另一瓶水“给我喝了,就算是惩罚,不然我真的生气了,我要扣你的钱。”

我害怕了顾不上全身的疼痛,接过水大口大口的喝起来,可是刚喝了不到一半肚子就疼起来,颤抖的双手把水洒在了床上,我哭了很委屈,被男人欺负还要被这么折磨憋尿还要灌水。

“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我真的喝不了了。”

我哽咽了“我……我还没吃饭……肚子好疼,求你了放过我这一次吧让我回家。”

不知不觉天早已经黑了,他让我穿好衣服,但没有允许我尿出来,贞操带没有穿,因为肚子鼓了起来在我的肯求下他才放了我一马,不过是暂时的,等天亮我排空后还是要被锁上的。

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他开车送我回家,我坐在车里只感觉时间过的好慢,终于车子停在了熟悉的路口。

“就送到这吧,前面的巷子车开不进去的。”

我说完下了车,他也跟着下来点了支香烟四下看看说道:“我很少来这里,怎么连一个开着的餐厅都没有。”

“现在都几点了,下着雪,这么冷的天谁还做生意啊。”

我小声的嘀咕:“这是南郊的旧城区,比不上你们住的大都会。”

自从大都会建成这里就被废弃了,十几年间大部分居民能搬的都走了,现在这里住的大部分是外地的打工者和没钱搬走的像我这样的穷人,就是一般的市民百姓都很少会到这里来,这里成为了犯罪的天堂被人戏称为“三不管”,有钱人习惯称这里为贫民窟,他看了看一边凌乱的工地旁边一排低矮破旧的店铺,拿起一块砖头:“有饭馆不做生意,我砸了他的门看他不起来,我要好好教教他们做买卖。”

搞什么,他还真是大少爷脾气。

我顾不上膀胱的胀痛和下体的疼痛紧跑两步抓住他:“你干什么会被骂的,这样胡闹当心……”

刚才的跑动让饿着肚子的我难以在坚持,我跪坐在地上捂着肚子。

但我没有流泪我不想这么软弱,他把我抱了起来:“没事吧,我先送你回家。”

我不想说话用手指了指远处,他顺着我指的方向看到不远处的街角有一家亮着灯的店铺,他抱着我快步走了过去,这是一家麦当劳,是这附近最好的餐厅了,这条不宽的街道就是分界线,街的一边是大都会远处的霓虹灯代表了繁华和文明,街的另一边是低矮的平房和破旧的老旧居民区象征着脏乱和污浊。

他叹了口气说道:“怎么到了只有穷人才会来的地方了,没办法将就一下吧。”

我真的气不打一处来,我记得这家麦当劳是我小学毕业时建的,因为太贵附近的居民很少关顾,我只去过两次,一次是好朋友周雅萍请客,一次是我考上了高中奶奶带我来的,这是我和家人唯一一次在餐馆吃饭,之后奶奶就病倒了。

所以我压抑不住怒火说道:“没错对于你这是穷人来的地方,但对于我这里已经是最好的地方了,你可以嘲笑我,不过我要告诉你这里有我最宝贵的回忆。”

他看着我眼神中虽然带着不屑但还是轻声说了句:“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他把我放下扶着我走了进去,里面空荡荡的一个顾客也没有,他随意找了一个位子让我坐下,然后大步走向柜台,服务生一只手托着腮打着瞌睡,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说着:“欢迎光临,请点餐。”

他从钱包里取出一迭百元的大钞放在柜台上说:“随便,我都要了。”

服务生吓了一跳有点发呆,他看了看又说道:“不够吗?还有2000美元和500欧还不够的话信用卡给你。”

服务生清醒了过来连忙摇头说道:“先生你先把钱收起来,我们是先点餐后算账的。”

我坐在一边眼泪都快出来了,一只手捂着嘴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一会的功夫他举着两个装满食物的托盘回到我身边,看看我然后喝了一口可乐说道:“笑吧,有什么可乐的,不就是没点过餐吗,下次就会了。”

“哈哈哈” 我笑着说:“你这个大少爷以为这里是什么高档酒店吗,随便花点钱服务生就会把美味佳肴送到嘴边。”

他放下可乐想要反驳我,但是他没有开口,因为他抬起头时已经被吓到了,我一手一个大鸡腿,一手一个巨无霸,大口大口的咀嚼着。

“慢点吃,这是垃圾食品吃多了会胖的。”

他尴尬的小声说着:“淑女应该细嚼慢咽,不能这样不利于消化。”

我才不管那说着:“吃相不好怎么了,我又不是淑女大不了你别看,对于你们整天山珍海味的人来说着是垃圾,但对我这样一年也吃不到几次肉的人来说这是大补。”

他沉默了,静静的看着我值得我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才说:“吃饱了吗?我们走吧。”

他扶着我起身,还剩下这么多太可惜了,我忍不住又拿了一根薯条放进嘴里,外面的雪下大了还刮起了大风。

“好冷!”

我刚说完他脱下大衣披在我的身上,真的好暖和。

一路上雪积得很深,他抱着我小心翼翼的来到我住的地方,一栋老旧的筒子楼,这里是日化一场的老宿舍楼,在这个贫民窟可以算是最好的住所了,爸妈生前都是这里的职工,他们去世后我和奶奶一起住,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他抱着我上了楼。

“402就是这里”

说完我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屋里很黑我摸索着打开了灯,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我家是个老式的小两居,门厅里只有一张旧沙发连张桌子都没有,一个褪色的木柜上放着一台已经坏了很久的电视机,没有地板完全是水泥地,在我的指引下他打开我卧室的门,一张实木的双人大床和一个双开门的大衣柜是我房里最好的家具,这是我爸妈结婚时买的,一个破旧到写字台上放着一台早已过时的台式电脑,这是我的好朋友雅萍用旧的电脑上初二时送给我了,这也是我最奢侈的东西了,写字台旁的椅子是我从收废品的那里买的,是我唯一花钱买的家具,因为家里实在没有可以坐的椅子了,他把我放到床上说道:“没想到这么清贫,我不是给了你20万吗?为什么……”

我站起来拉着他的手打开了奶奶的房门,屋里的陈设更简单了,一张单人的钢丝床,大衣柜的门坏了关不上所以就把门卸了,床头柜上一副老花镜是奶奶的,旁边是她年轻时和爷爷的合影,在相框旁是一把紫砂的茶壶爷爷唯一的遗物,为了供我上学奶奶花光了积蓄,爷爷的其它遗物和她年轻时的嫁妆但凡可以值点钱的都卖了,枕头旁是一台用了很久的收音机,奶奶爱听戏这是她最大的消遣,我拿起收音机回到自己的卧室,把收音机放在一旁的书架上说道:“这个是奶奶用大衣柜的门给我做的书架,我每天睡醒只有看到它就感觉奶奶在我的身边一样,为了我她一天好日子也没过上,我还来不及报答……她就住进了医院,我花光了所有的钱给奶奶治病,连她给我赞的上大学的钱也用掉了,可是不够啊!

我到处打工……但是我没用赚不到钱,我剩下唯一的东西就是我的身子和一张父母给的脸,但只要可以救奶奶着脸我不要了,着身子我也不要了……但是我不是那种下贱的女孩子不是,你可以嘲笑我穷侮辱我不要脸,但我也有尊严……我只有17岁啊,为什么,为什么要我承受这一切……我受不了了,真的我已经到极限了……”

他慢慢坐在我身边轻轻地抱着我说道:“是我不好,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这样女孩,来憋坏了吧,让我把塞堵拿掉。”

我平静了一下说道:“不用了,我们有约在先,我会遵守承诺忍到天亮,放心我憋得住,你的话就是命令我会服从直到合同到期。”

说完我站起来走进卫生间,用塑料盆接了一盆凉水回到他面前“刚才谢谢你请我吃饭,没喝完的水我加倍补上,这是惩罚我会遵守的,所以请你发发慈悲不要扣我的钱。”

说完大口的开始喝水。

冰凉的自来水让我难以下咽,就在我不顾一切给自己灌水的时候,一双大手把水盆连同我一起打翻在地。

“你疯了!不要命了! 我没有哭只是倒在地上低着头,他把我抱进卫生间,塞堵的气早就放光了只是我不知道,所以他很轻松的就取了出来。

我大喊了一声“不要”

洪水如脱缰的野马无法阻挡,他点了支香烟靠在墙边看着我,而我还是第一次当着外人小便还是男人,这让我感觉羞耻随着身体慢慢放松下来,我咬着嘴唇不让泪水流下勉强保留着最后一点自尊,他把我抱起来放到床上,脱光我的衣服,我紧紧的盯着他心想这是我最后的底线了,在我的家里不要让我那么丢脸,希望他能放过我,他躺在我的身边搂着我盖上被子。

用那温柔带有磁性的声音说道:“对不起,真的,你是一个好女孩,是我见过最美最好的女孩,我想和你从新开始,但我需要时间考虑一下我们的关系。”

“不用了。”

我说道:“在天亮前我是你的午夜新娘这是你告诉我的,所以你不用在意刚才的事,当阳光照进来的时候你就会把我忘记的。”

他把我抱到更紧“我明白,可惜我做不到,我不知道还能去哪里找到像你这样美丽的女孩,我想在阳光下也可以和你在一起,你的痛苦就让我来替你承担吧,我的肩膀如果你需要可以随时让你依靠,我知道你会以为我在安慰你,放心我不会发誓,因为誓言是最没用的谎言,但时间会证明一切相信我。”

我抬起头看着他英俊的脸庞,我多希望他说的都是心里话,理性告诉我这不过是安抚我的不要当真,可是我就是愿意相信他,我没有谈过恋爱,更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此时此刻我好像有点知道了。

嘴唇轻轻地的吻了一下他健硕的胸膛,内心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渴望,想要做,想要他像之前那样把我压在身下,可惜疲惫战胜了一切。

眼睛不情愿的合上慢慢的睡去。

一阵叮叮咚咚的敲打声把我吵醒。

“不会吧,已经日上三竿了。”

我一下坐了起来,看看表下午1点,天哪今天我没办法上课了,假也没请就旷课会被老师骂的,倒霉!我慢慢起身来到外屋,沙发上放了一个麦当劳的全家桶,他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早上我想洗个澡,没想到热水器是坏的全是冷水,我把它拆了以后换个新的,我早上去买了点东西,你先吃点甜甜嘴巴一会和……和我。”

他呆呆的看着我,这时我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站在他的面前,更尴尬的是我两只手拿着汉堡和鸡块,满脸通红的我一下丢了吃了一半的食物捂着身体“讨厌,不许盯着我看。”

他来到我的面前平静的说道:“把手放下站好。”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完全没有了反抗的意识,乖乖的站着让他欣赏我的躯体。

“好美啊,身材真好,我以前这么没发现,真是眼瞎了。”

他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看够了没有,难为情死了。”

“看不够,一辈子都看不够。”

他摇摇头好像回过了神,让我穿好衣服和他上了车。

他一边开车一边说着:“没想到这么破的楼还有供暖,电也没有停还有燃气真是难得。”

我噘着嘴说着:“这是日化一场的宿舍,日化厂虽然早就破败了可是没有倒闭,因此才可以勉强维持,要知道能住在这个楼里在这个地方已经算很奢侈了,不过明年就难了,电表换了水表、燃气表也换了,送今以后就要自己花钱了,好在供暖还是免费的。”

“我知道那个厂子,听说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宿舍楼也有一半租了出去。”

他点了支烟:“那个公司用库存的商品当工资发,我想最多两年它就会完蛋了。”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好奇的问,他笑了回答:“我在你的卫生间里看到了不少护肤液、牙膏、肥皂等一些东西,考虑的这些都是早就过时的品牌,现在已经很难买到了,就是可以买你也没钱,所以就打了个电话让公司帮忙查了一下。”

然后他拿了一盒擦脸油高兴的说着:“瓷娃娃的这个牌子的擦脸油我妈妈生前一直用,效果非常好难怪你这么皮光肉滑的,让我每次抚摸你时都想咬一口。”

“好坏啊,说什么那。”

我的脸不知不觉又红了。

“对了,上次做的时候你又把我弄伤了,这个算是补偿送给我好吗?”

我点点头心想原来他的母亲也已经去世了,他看到那盒擦脸油一定让他想起了妈妈就像我每次擦书架想起奶奶一样,想到这我对他产生了好奇想去了解他和他的世界,可惜现在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们来到大都会最高级的商业街,他带着我逛了一下午买了一大堆东西,然后他开车送我回去,车子停在了离“贫民窟”

不远的一家快捷酒店,他拿上东西带我进了酒店,直接来到三楼的一间套房。

他让我洗个澡自己整理买来的物品,累了一天的我们躺在床上互相亲吻着对方,两团熊熊的的欲火凑在一起燃烧着直到精疲力尽,我平躺在床上喘着气,看着他用那条金属的贞操带锁住我的下体于是轻生的说:“要是一定要锁的话能不能不要用金属的。”

他亲吻了一下我的脸颊“我保证一定会找到更适合你的,然后我要锁你一辈子,让你永远只能做我的女人。”

我笑了:“好啊不过要很紧很结实才行,不然我可是会跑的。”

我们一起大笑像小孩子一样在床上滚来滚去。

天色渐渐暗去,他告诉我说:“我找了装修公司,你的家太简陋了必须好好装一下,大概一个多月吧,这段时间你就住在这里,钱我已经付过了。”

然后他给了我一张信用卡说:“给,这是密码,我没来得及准备,不过剩一点花一个月应该没问题。”

我帮他穿好衣服这时他问道:“对了,亲爱的你叫什么名字。”

“谭雪,你叫什么?”

我反问道。

他把脸贴过来小声的在我耳边说:“叫我主人,我需要一点时间好好的思考一下,不过你会知道的。”

“什么啊这也算是答桉吗?简直是敷衍。”

我噘着嘴看着他,他澹澹的一笑最后亲吻了一下我的嘴唇转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我关上门,突然心头一紧,他叫我亲爱的没错,他喜欢我一定的,我跑到阳台看着他向我招手,我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没有说出一句,我该说什么一个连名字都不肯告诉我的男人,我只是在做一场痴梦,别犯傻了自己不过是人家的裤裆下的宠物,当他厌倦了就是我该离开的时候,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他是我的初恋吗?,我好像体会到了爱一个人的感觉,这一刻我真的希望他突然出现再也不离开我,但我只能望着远去的车子低下头轻声的自言自语:“我爱你主人,我会等,等你回到我的身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