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主人我的爱之午夜的新娘(下)

,都四天了,他怎么也不来个电话,是不是把我忘了。”

我放下书抱起枕头不停的在床上翻来覆去,寂寞、空虚还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渴望,一波接一波的冲击这我的神经,一只手不自觉的摸向双腿中间,想安慰那折磨我让我无法思考的空洞,可惜坚硬冰冷的金属却无情的拒绝了一切。

“讨厌、讨厌、讨厌。”

我不停的重复着抱怨着,就在这时电话响起了,我就像在沙漠中饥渴难耐,突然看到了绿洲似的冲了过去。

可是电话一头的声音却让我有点意外,是华姐打来的,她人手不够希望我可以去帮帮忙,并表示只是陪陪酒。

我本想拒绝,那种事我真的不想做,因为害怕自己真的会堕落成和那些女孩一样下贱的女人,但毕竟她帮了我,还是在我几乎走投无路的时候,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是奶奶从小就教我的做人道理,因此我只犹豫了片刻就答应了。

一件纤体的束身内衣,是我唯一找到可以遮挡金属底裤的内衣,尽管费了不少时间才弄明白绳带怎么系,不过还是决定就穿这个,一条白色保暖的连裤袜,一件圆领的花边衬衫,在加上一条高腰的粉色百叶长裙,既不暴露又平添了一分可爱,我套上一件白色的低领毛衣,穿上配套的粉色毛绒大衣拿起垮包便走了出去。

我不假思索的来到了巷口的公交车站,因为这是我平时上下学的唯一交通方式,我在一阵阵冷风中等待着73路公交车的到来,因为旧城区的公交线路不多,这是唯一一条直达“风花雪夜”

夜总会的线路。

平时做的人很少,因此并没有因为今天是平安夜而加车次,空无一人的站台只有我一个人了,身后的便道流着污水传来一阵阵恶臭,零星的路人经过时都会不停的上下打量着我,我有哪里不对劲吗?我不自觉的看看自己的穿戴恍然大悟,这是他从一家奢饰品专柜给我买的粉色套装,光一个LV的跨肩包就可以请正条小巷的人大吃一顿了,我感到非常的难为情,自己和身后破旧的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拐角的几个男人在嘀咕着什么,然后慢慢的向我走了过来。

“晚上好美丽的小姐,是不是迷路了,这里可不是你这种人该来的地方,要不要我们帮你找找回家的路啊?”

其中一个披着破皮袄的年轻男子说完就来到我的身前,我认识他们,这几个人都是附近的小混混,其中一个还和我住一个楼,我今天不想弄脏这身漂亮的衣服,所以算他们走运我只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惊讶的看着我:“不会吧,你是谭雪!对不起,对不起。”

说完撒腿就跑了。

我最讨厌恃强凌弱的人了,在这个地方要想不被欺负就绝对不能示弱,因为弱肉强食是贫民窟的法则。

我从小就和他们打在一起,可以说我家附近的小混混都是我的手下败将,雅萍笑我是“女汉子”

不过那些附近的混混都叫我“贫民窟的不败女王”。

因为从小脏话累活都是我自己做,所以我的力气比同龄的孩子大很多,也许是这原因让我每次都能挣脱束缚把他弄伤,他抱怨的样子真的好可笑,不就是划破点皮吗也至于大吼大叫的。

我想着他的样子不知不觉的发呆,回过神的时候一辆73路公车已经疾驰而去,我追了几步抱怨的说着:“不张眼睛吗?没看见有人在等车啊。”

倒霉!在等的话又要好长时间,这里很少有出租车经过,再晚的话华姐一定会生气的,我看看远住的旅店门口有几辆停在路边的出租车,叹了一口气,要走好远啊,我穿了一双和衣服配套的白色高跟皮靴,8公分的鞋跟不算很高,但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很困难了,站了这么久脚尖被挤的很疼,这时远处的一辆出租车缓慢的向我驶来,显然他已经注意到我很久了,车子停在我的面前司机说道:“小姐,走错路了吧?上车吧。”

我太感动了还是好人多。

“去哪里啊”

“风花雪夜”

司机很年轻愣了一下说:“就你一个人?穿的那么可爱不像啊?”

我好想知道他在想什么了,脸红着说:“我是去找人的。”

他笑了:“哈哈哈,我说那,一定是男朋友,我说你可要管紧点,那种地方可是会把男人的魂勾走的。”

他摇摇头:“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还往那跑真是有病。”

我不敢在说话低着头直到车子到了终点。

风花雪夜是大都会最大的夜总会,停车位已经停满了这种各样的高级轿车,我走进大厅服务生看我的眼光都和别人不样。

虽然我上下都是昂贵的名牌,但怎么看都是个乖巧的女生模样,再看看其她穿着性感暴露的女孩,这气氛让我显得格格不入。

我直接找到华姐她把我带到办公室。

“不可思议,这才多久不见,你已经变成童话里的公主了,要是你真的做这一行我夜店女皇的称号就要让贤了,不对,你不是女皇应该是女神才对。”

一番调侃让我的脸更红了,好在她接下来直奔主题“你可能不知道,大都会一半以上的夜场都是我的,在我着挂名的小姐很多,不过要想赚大钱那些公子哥的眼光高的很。”

她点了支烟说道:“我赚钱的法宝就是春、菊、秋、寒、梅、草、月七大台柱,她们都是大美女,不是模特出身就是大学的校花,但今天的客人太多了,还来了个棘手的土豪。”

他打开一旁的屏幕,里面是包厢内监控的画面,她调到一个豪华的大房间,打开音响屋里顿时响起难以入耳的下流词汇,屏幕上的影像更是让我难以接受,一个穿着连体紧身衣打扮成兔女郎的女孩,被很粗的麻绳绑的结结实实倒在沙发上挣扎着,嘴被什么堵住了但可以看出她在呻吟,一个秃头体胖的中年男子坐在一旁,一个穿着连体黑色皮质紧身衣的女孩被他抱在怀里,女孩的两条美腿噼开,小腿和大腿被数条皮带绑在一起,双手应该是被绑在身后,因为只能看见她身上缠绕的皮带,尽管画面不是非常清楚,还可以看出女孩被束缚的很紧完全没有挣脱的可能,因为她几次挣扎着想并拢双腿可是办不到,沙发后面站着两个魁梧的男人应该是保镖之类的,他们中间站着一个服务生表情显得很紧张,男人的对面一个身穿黑色职业装的女人站在那,职业装的裙子很短很贴身,黑色的丝袜和15cm高跟鞋让她的美腿更加凸显,她拿着皮鞭摆出各种挑逗的造型,突然她挥舞着皮鞭重重打在面前那个噼开双腿的女孩身上,而且是两腿之间女人最敏感的地方,女孩无助的挣扎了几下嘴里说着什么,男人一边笑着一边拿起一旁的红酒给女孩灌下,之后用手按摩着她的小腹,不顾女孩的求饶和挣扎示意对面的女人继续抽打她的下体,接着继续一边灌酒一边说着淫秽的词语。

“看到了吧,他叫乔坤背景有点复杂,你只要知道他是个暴发户就行了,除了爱钱如命最大的嗜好就是玩sm,而且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死活,尤其对美女格外的残忍,不把她们整的昏过去几次绝不会停手。”

华姐又拿起一根烟说:“那间顶级的套房本来是预定给了一个大人物,偏偏他刚从外地做生意回来非要来不可,他也算是我的常客,因此不好推脱,只好让他先用不过只能玩到那个大人物来之前,他一口气把我的两个台柱马晓月和王菊全给包下了,你知道我没道理有钱不赚,虽然我这里的规矩是不开房不能上床,玩sm只要肯花钱什么花样都能满足,底线是不能闹出人命同时不能破相。不过没想到他玩的这么重口,从晚上7点到10点半不过三个多小时,就把王菊虐暴了今、明几天是肯定不能再接客了,马晓月也很危险我不得不从外场临时调回了另一个台柱韩草,她虽然是主打sm的,可是她在外场已经接了两个台了,体力严重透支现在肯定支持不了多久,距离那个大人物指定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左右。”

“要我代替她们是吗?”

我平静的说道:“我不做。”

华姐带我来到一旁的休息室,打开门,一个女孩披着浴巾蜷缩在一张大床的角落里,眼神呆滞身体不住的发抖,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孩站在一旁好像在安慰这她。

“看到了吧,就当是救救她们,只要帮我这一回我们就扯平了。”

我犹豫了一会说道:“只要不做那种事我就帮你,不过就着一次我们扯平了。”

华姐点点头。 我在这做过保洁这里所谓的规矩我多少知道,有钱的客人会先开房然后下单交押金,有愿意接单的小姐就会进到房里任其挑选,如果没有合适的押金返还开一瓶红酒送客,如果选中了女孩但在规定的时间内无法坚持自愿放弃,客人可以要求老板提供替代的女孩,但必须和之前的女孩同一档次,如果无法提供代替一切费用全免这就是这里的规矩,也是这里生意火爆的原因。

华姐告诉我这个男人出手大方但也爱钱如命,他是这里的常客已经摸清了华姐几个台柱的情况,春、寒、草三个人是主接SM的,月和菊如果出价高也接,不过她们没有受过相关的训练承受能力有限,其它台柱是不做这种生意的,他早就想敲一回华姐的杠白玩一次,因为在这里他花的钱太多了,碰巧今天让他抓住了机会,几个专接sm的台柱因为外场有客都出去了,他故意出很高的价钱放出诱饵,华姐提醒过她们小心应付,但小月和小菊经不起钱的诱惑还是接单了,果然被这个马坤算计了,他要求玩陪酒的游戏谁先忍不住去厕所就算输,输的一方可以被任意捆绑,如果再输就要被强迫憋尿直到结束,马坤很老辣让他的秘书来和她们拼酒,然后自己在上,小月和小菊明白了也已经晚了,被堵住了尿道穿上指定的紧身衣被绑起来强迫憋尿,马坤要求她的秘书喝一杯她们就必须跟三杯,喝不了就要被打被玩弄,如果放弃她们就等于白白被折磨了半天一分钱拿不到,到了这个地步马坤知道她们肯定会最后一搏,果然小菊就是不甘心,最后被打被马坤肆意凌辱不得不放弃,小月也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华姐让服务生故意堵住小月的嘴不让她说话,并保证替代的女孩马上就到,马坤果然中计,玩的起劲根本不给小月说话的机会,尽管小月多次对着监控和进出的服务生打暗号示意不行了,不过华姐下令不予理睬,总算坚持到了小草赶回来,可是她已经接了两个台,尽管她很拼但绝对坚持不了多久,马坤的女人一看就是被他调教过的很能忍,华姐实在找不到可以救场的人,所以才想起我,希望我可以用美貌迷惑马坤坚持到约定的时间,不然她这一回损失就太大了。

已经没有退路了,我来到包房,那个打扮成兔女郎的女孩躺在地上,那个手持皮鞭的女人用15cm高跟鞋踩在她高高鼓起的小肚子上,女孩紧闭双眼使劲的摇头。

那个女人坏笑着说:“不是已经不让你喝了吗,只是乖乖的的憋着还不老实,呜呜的叫什么。”

看见华姐来了她让到了一边,我站在一旁,那个男人看见我一下兴奋了起来。

“她是谁,没想到华姐真是深藏不露啊,多少钱我都上。”

“她啊叫小雪你可上不了,有主的,不过今天可以陪你随便玩玩。”

然后狠狠踢了一脚地上躺着的女孩“没用的东西,把月小姐送回去。”

之后关上门,如华姐所料马坤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我的身上,这样一来被扔在沙发上的小草可以缓一缓,这时站在一边的女人咳嗽了一声紧张的看着马坤,她一定没想到还有我这个生力军的存在,紧身的迷你裙掩盖不住她圆鼓的肚子,显然她也到了极限看到我其实已经投降了,那个马坤笑着说:“哎呀美人,真是天下掉下来个林妹妹,我想你知道游戏规则,不过你看我的人已经喝了那么多,为了公平你要把之前的量补上然后再开始。”

说着把一堆酒水摆在我的面前。

两瓶红酒、一瓶香槟、十瓶啤酒、和一瓶大可乐。

我要是把这些喝了没等膀胱告急肚子就胀破了,他分明是欺负人。

我平静的说道:“我不会喝酒。”

“饮料也行啊。”

他马上说:“你想喝什么。”

“天冷,我肚子不好可以喝热饮吗?”

因为热饮需要现做可以帮我争取一点时间,但是他显然不同意。

“老板,我是陪你不是陪那个女人,这样就算我输了你可以直接把我绑起来。”

我故意说的很轻声让他以为我再示弱,华姐教我的果然起了作用,他没想就同意了,用一根细绳绑住我,可是他的把我捆绑以后就开始不老实了,用嘴在我的脸上脖子上亲来亲去让我感到无比恶心,突然他的手伸进了我的裙子,尽管我用力夹紧双腿他还是摸到了我最隐密的地方,我浑身打了个寒战,本能的挣开了绳子把他推了出去,这一幕把屋里其它两个女人也吓了一跳,他不再微笑露出邪恶的表情:“原来真的有主了,还是金属的,看来游戏规则要改改了。”

说完脱下裤子露出那肮脏的肉棒:“麻烦小雪姑娘用你的小嘴巴让我放松一下。”

什么用嘴,这么恶心的事我想都想不出来,我摇摇头看着他。

他笑了笑:“你是不会吧,没关系我让小草姑娘给你演示一下。”

然后起身拿掉对面女孩嘴里的塞堵,一条女式的内裤,用手按了按她硬邦邦的小腹:“我就说着紧身衣尺寸不对,你看看肚子应该是平的才是吗。”

然后把女孩身上皮衣的束带全都勒到最紧,女孩的小肚子变平了一些,但她的脸色已经惨白,然后马坤做在沙发上让女孩爬在他的腿上给他口交,旁边的女人取出一个电动的按摩棒开始刺激女孩的私处,女孩的双腿无法并拢躲也躲不了,马坤用手按住她的头:“怎么样小雪姑娘学会了吗?”

女孩的脸由惨白变成通红,眼泪不停的流着让我实在不敢直视。

“求你放开她吧,我不好让您生气了,我年纪小不懂事您可以教我呀。”

他哈哈的笑了起来回到我的身边:“那好我们就玩个游戏,你想喝热饮可以,不过要把所有的热饮全喝一遍,如果喝到一半你尿裤子就算输。”

然后示意对面的女人不要停后继续说:“果然你的同伴喊求饶或是失去意识也算输,输了的话你不仅要用嘴巴帮我做还要和我上床知道吗?如果在你的同伴失神或是喊求饶之前你喝完所有的热饮并坚持不尿出来我就放过你们。”

我知道自己被他算计了,但眼下已经没有办法只好装着高兴的样子答应。

夜总会提供多达30种的热饮,包括各种咖啡、奶茶、红茶、红枣汁、滋补汤饮等等,所有的全要大杯的,我知道就算肚子撑破也不可能喝的完,不过我可以慢慢喝热饮有的很烫,我可以争取时间,我最担心的是对面叫小草的女孩,女人用振动器、跳蛋刺激着她身体最敏感的地方,同时还用力按压她憋的鼓鼓的小肚子挠她的痒痒,小草一会大叫一会大笑,但就是不说求饶的话,可是随着她高潮接着高潮神智慢慢不再清醒,甚至时不时的翻着白眼。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我的私处也开始发痒,好想用手摸一下,加上尿意越来越强就算紧夹双腿也感觉无济于事,我感觉大势已去要输了,因为我的水门已经麻木不在听我的命令,洪水随时就会爆发,完全靠我最后的意志力在坚守 为什么自己要这么拼,尿出来就解脱了,反正是为了钱被那个男人上不都一样吗?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就被我自己远远的抛开,我不是下贱的女孩,我的身体只属于我爱的人,就是拼上性命也绝对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情,我之前不确定,但现在我懂了爱的力量有多可怕,甚至可以让自己超越生理上的极限,接着再超越刚刚的极限。

我不知道自己灌了多少杯,嘴里已经麻木喝什么都一个味道,就这样一杯接一杯的灌自己,连那个男人都看的目瞪口呆,小草也被我感触到了强忍着不让自己失神,甚至把自己的嘴唇都咬破了。

就在情况万分危急的时刻门终于打开了,华姐带着几个服务生走了进来:“马老板到时间了。”

马坤反应了过来马上看看我的裙子,没有湿我忍到了最后,然后说:“那边搞定了吗?”

小草喘着气说道:“为什么停下,好舒服,快继续吧。”

“看了小草也没有失神,这是酒水、台费、包间费、服务费、道具费的账单。”

说完华姐不在向刚才那样低声下气而是高高在上。

“不行我要加时,我要续费。”

马坤不服气的说着。

“本来可以让您续费,我的姑娘多这那,可惜那个大人物你我都得罪不起。”

说完华姐在马坤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马坤听完脸色大变连忙说着:“不打扰了,不打扰了,我去结账。”

然后拉起一旁的女人就往外走。

“等等,让我先去下厕所吧。”

“去什么去,反正堵着尿不出来,给我憋着回去再说。”

女人无奈的跟着往外走。

我再也无法忍耐心中的委屈和怒火。

“流氓,混蛋”

大叫着冲了过去一拳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差点摔倒,然后抓住他的衣领用尽力气一个过肩摔把他摔了出去,所有人呆呆的看着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

“你是谭雪?”

马坤身边的女人瞪大眼睛说着,没等我反应过来服务生已经把她们扶了出去,我气消了一些无力的坐在沙发上,那个女人认识我吗?我正想着突然华姐用一副金属的手铐从背后锁住了我,她小声的说道:“那个大人物想见见你。”

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双手被锁在身后,低着头默默的流着眼泪,门开了,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走了进来。

“不要看,求求你不要看。”

我轻声的央求着,水浸湿了我的百叶裙滴滴滴答的在地上留下一片湿地,太羞耻了又一次在男人面前尿了出来,男人来到我的身边,用手抬起我的下巴,眼睛被泪水浸湿不过还是可以看到眼前男人的模样,50多岁的样子没有留胡子,有一些谢顶头发白了一部分,很重的抬头纹带着一副银边眼镜。

他的眼神很犀利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真是倾国、倾城啊,太美了,用什么形容你的美貌都不过分。”

他拿出一个烟斗点上吸看了口烟说:“我老了,明年就60了,要是再年轻20年,不,在年轻10年我都会忍不住追求你的。”

他叹了口气:“我刚才都在监控看到了,你别怪欧阳?华,是我让她等时间到了在来救你的,你能忍到现在真的很不容易,你不用感到羞耻因为你已经足够坚强,女人就是这不到20年的光景,好好珍惜吧,不要浪费了你的美貌。”

然后转身离开了。

,清晨我被夜总会的车送回旅馆,我躺在浴盆里轻声的哭泣,不管用了多少沐浴露我始终能嗅到那个叫马坤的男人身上的气味,我想吐,太恶心了,我突然觉得自己好脏好下贱,那个老男人的话还时不时的在我耳畔响起,他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我珍惜自己的美貌,我真的有那么美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美丽带给我的不是幸福而是一个接一个的痛苦,是老天在考验我吗?如果是我宁愿自己丑一点,至少不用活的那么委屈那么累。

刚刚松口气的我被电话铃声再次惊得紧张起来,是医院来的电话奶奶不行了,她年纪大了,肾移植后产生了排斥反应,奶奶没有救过来,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甚至来不及等我看她最后一眼,我呆呆的站在医院的走廊,眼泪已经让我看不见东西了,大夫轻轻的对我说:“节哀,不用的担心,抢救的费用你的男朋友已经付了。”

“男朋友?”

我诧异的问道:“是谁。”

大夫已经离开了。

静静的走廊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恨我自己,恨自己连看一眼奶奶遗体的勇气都没有,我的世界以然崩塌,以后我该怎么办,我无助的哭泣着,孤独、害怕和悲伤纠结在一起,就在我茫然绝望的时候一双大手轻轻的放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转过身,那熟悉的面孔和熟悉的声音,是他!我靠在他的怀里他抱着我温柔的说:“奶奶走了,你还有其他的亲人吗?”

我摇摇头,他把我抱的更紧“不,你有,你还有我,你是我的新娘,不止在午夜,在什么时候在哪里你都是我的新娘,有我在你永远不会孤单。”

我紧紧抓住他的衣角,眼泪浸湿了他的衬衫,爱让我变的自私,变的胆小,我害怕失去他,我不敢想,因为爱他是我唯一活下去的理由,此时此刻我只有在他的怀中才能感到温暖和安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