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之岛】(31-40)

的女孩,她穿着一条旧式长袍,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了,但她的身形却挺拔着,少女目光坚毅,眸子里透着一种信念,一种不屈的信念。

侯爵恭敬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回到:“是的,大人,她之前因为闹事被带到了特训队里,但整个队里只有她每次都能坚持到任务规定的时间里,似乎也不像是容易犯错的人啊,于是我特地派人查了一下,她是因为得罪了伯爵的女儿所以才会被带到这里的。”

原来,女孩刚来时因为长的漂亮而且身材好,被一群女生嫉妒,其中也包括伯爵的女儿,而这里的女生几乎没有一个敢不停妮可的话的,所以她经常被队里的女生排挤,休息时间被她们逼着喝水,即使妮可在怎么针对她,可她从来就没有因为这而违反过规定。

后来,伯爵的女儿看计谋不得逞,怕她告密,于是故意在一次争斗中让女孩打到了自己,而伯爵负责管辖这个区域的训练营,当他听说女儿被欺负时毫不犹豫的派人去让女孩吃点苦头,根本就没有考虑前因后果,完全是盲目的偏袒自己的女儿。

于是,女孩就被带到了这里,而且要经受比他人更残酷的训练,但让这些训练员惊讶的是,以前从未有人完成的任务,到了女孩这里经常所有记录都被打破了,女孩坚韧的意志和超强的忍耐能力令他们无比惊叹,所以便通报到了酋长那里,引荐一下人才。

酋长听到女孩的故事也惊叹不已,也同时为那个好女孩感到惋惜,当他听到竟然有男爵用这种方式来将女孩待到这个残酷的特训营时更多的是愤怒,因为特训营的训练项目可是他亲自出的,他知道这是有多么的残酷,一个明明什么都没有做的女孩却要受到这么大的惩罚,酋长决定要亲自为女孩洗冤。

酋长大跨步走到了训练场,从旁边的侍卫得知坐在树下的那名男子竟然就是那个男爵,而旁边两个给他扇扇子的女孩已经近一天没有尿尿了,也是得罪了男爵的女儿,看来这个男爵在这里是做了不少祸害啊,酋长心中暗道。

按地位来说,酋长比男爵高了不知道多少倍,但即使他可以轻易处罚这个男爵且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他也需要作为榜样按流程来办事。酋长克制掉心头的怒火,让身旁自己的下属去上报,然后让管理员将此时站在烈日下的女孩带到休息室去。

酋长深深的看了一眼此刻正坐在树荫下春风得意的伯爵,跟着携带女孩的管理员走进了休息室,待女孩坐下后酋长坐在了她的旁边,温柔的轻抚着女孩的发丝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刚刚进来前听管理员说了面前男子的地位,还以为他也是来折磨自己的,便闭口不言,脸上充满了慷慨就义的神色。

酋长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笑了一下:”放心吧,我是来帮你的。“女孩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我叫艾米。“艾米双手紧抱着,哆哆嗦嗦的坐在那里,酋长坐在她的身边轻声说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好吗?”艾米咬了咬嘴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酋长拍了拍她的肩膀:“想说什么就说出来吧,不要担心,这里就是你的家。”

家这个字眼出来后酋长明显的看到女孩的瞳孔收缩了一下,看来女孩小时候也吃过不少苦啊,获得了酋长许可后的女孩才细如蚊声的哀求道:“我……我可以去尿尿吗?我已经三天没有尿过了。”

酋长的心底一惊,想到也许是女孩受到了男爵的特意刁难,即使是特训营也每天会让女孩们上厕所的,不可能直接把活人憋死,想到这酋长心里也开始为女孩心疼,拳头也不禁握紧了,酋长温柔的望着女孩说道“我现在就让人扶你去。”

“可是……可是我的尿道已经被他们给缝上了。”女孩似乎提起了什么伤心事,眼泪顿时充满眼眶,而酋长则是完全呆住了,他知道女孩所说的缝住是什么意思,这是他一年前制定的一项死刑的措施,“缝上”便是将该女囚犯的尿道先塞满刺激尿意的棉花,在用一个比女性尿道大数倍的木塞堵死,木塞壁上还有许多细的倒刺,最后用强力胶密封外壁。

这种强力胶根本不可能解开,只要黏住就取不出来了,不像是训练营里用来粘合木塞的胶水通过特殊的解药就能取出,而且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而这种胶水不仅会灼伤女性的尿道,就算解开甚至该女性都会可能导致使女性丧志排尿功能以至于最终活活憋死,所以至今为止只用过这种刑法三次,而且全是用来处罚那些身上背负着几百条人名穷凶恶极的女犯的。

酋长眼神中愤怒的仿佛都要喷出火来了,他们面对这样一个脆弱的女孩子竟然如此残忍,这是有多大的仇啊,酋长开始追问女孩,女孩一开始还不肯说,可能害怕受到报复,但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开始道起了她的那段悲惨经历,同时眼泪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女孩被转到特训营里后妮可竟然还没有罢休,经常把女孩带到他父亲的办公室,让女孩跪下求自己放过她,可艾米怎么可能做这种丧失尊严的事,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却仍不肯屈服,反而是气的妮可火冒三丈,他央求父亲派人来折磨他,伯爵耐不住女孩的撒娇答应了,他也没想到女儿竟然用这么残忍的手段,但做过就无法挽回了,还好妮可在缝住艾米尿道前将她膀胱里的尿液排光了,否则能不能撑过一天还是一说呢。

调教之岛——第三十九章迟来的报应(上)当酋长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时,伯爵的女儿妮可已经被扒光了衣服,全身只穿内衣裤的捆绑在沙发上,桌子上放着三瓶500ml的空水杯,所有被酋长带到办公室的女孩都会被这样对待,先捆绑好后侍卫给她们喝水,如果有反抗的直接加喝,然后让女生憋着尿等酋长过来惩罚,妮可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从灌水到酋长来只憋了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有些女孩因为酋长在办公一等就会等几个小时,憋的面红耳赤的。

令妮可崩溃的却是,酋长来后没有跟她说一句话,直接面无表情的坐到了办公桌上开始办公,仿佛已经将她无视掉了,妮可不知道酋长为什么要将自己带到这里,当她刚听说自己要被使臣审问时吓得脸都白了,还以为是自己的父亲得罪了他,她根本不会想到酋长竟然会为了那个被她折磨的会憋到死的女孩而出气。

一个小时过去了,妮可已经快要憋不住了,小腹有些微微的隆起,她被捆绑的双腿不断摸索着,双手也不安分的挣扎着,她感觉快要失禁了,这时酋长终于转过椅子,紧紧盯着尼克的眼睛滑了过来:“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说着身上不自然的放出一股恐怖的杀气,妮可感觉面前这个人仿佛在无形中给自己莫大的压力,她甚至被吓得尿出了一些,大气都不敢喘,连忙摇头,酋长缓缓闭上眼睛沉声说道:“艾米那个小女孩你还记得吗?就是那个每天被你灌水却从不屈服,最后被你陷害到特训营的那个女孩。”

哋址发咘頁4V4v4v.cōm妮可眼神愣了一下,过了许会才反映过来,眼神深处闪过一些慌乱,惊恐的看着酋长:“使臣大人,那个小婊子难道跟您有关系?”酋长的眼睛猛然睁开,怒视着妮可,妮可也知道说错话了,连忙闭紧嘴巴双眼有些害怕的望着酋长,酋长冷冷的看了一眼,从抽屉里拿出一颗果子塞进了妮可的嘴里,妮可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也不敢反抗,因为在使臣的面前反抗只会被加罚,于是乖乖的吃掉果子忍着强烈的尿意坐好,酋长便不理会她离开了。

酋长去手术室探望了艾米,艾米双腿成大字型叉开躺在手术台上,几个医学缔造巅峰的医生正在尝试给艾米拆线,这些医生大多只给皇室治病,却被酋长请来给这个训练营中的女孩治病,虽然他们也十分疑惑,但也不敢有什么意见。

然而,当他们感到训练营中有女孩竟然被尿道缝合时还是忍不住跳了一下眼皮,这对于一个年龄仅16岁的女孩也太残忍了,看着女孩如同孕妇般高高隆起的小腹,几个医生不由感到同情,在看看女孩那令人爱怜的面容,面色平静,她到底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啊!

心中虽想法不断,但手上的工作却没有停下来,每个医生都认真的为女孩做着手术,虽然他们也没有把握做好这次手术,毕竟尿道缝合如果有那么容易就解开也不会被禁除了,但是酋长却提供了他们一个可行性极高的办法,虽然还是会对女孩身体造成伤害,但却不会影响女孩的正常排尿了。

酋长回到了办公室,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浓烈的尿臊味,酋长不仅皱了皱眉头,他看到妮可竟然失禁了,而且绳索已经被她挣脱了,她正在弯着腰捂着自己的下体,眼中满是慌乱。

酋长眉头皱的更深了,吃下夯果后拥有大力将绳索挣脱这他不奇怪,但他没想到伯爵对她女儿的偏袒竟然到了这个地步,按照规定所有女孩进来前必须穿好木塞,而且木塞全是用的强力胶与尿道口契合的,照这么说这个妮可进来时就没有带尿道塞,已经算是破坏了规矩了,现在竟然还敢在他的办公室里随意大小便,就这等罪行已经够女孩喝一壶的了。

况且,训练营中即使是只经过训练一个月的女孩子,吃下夯果也至少能挺一刻钟,以前来他办公室的那些桀骜不驯的女孩也能憋到二十分钟,可这妮可忍功竟然这么差,他前前后后出去才不到五分钟就憋不住了,看来她进来可以说基本没吃过什么苦头,自己也应该让她尝尝憋尿的滋味了。

一针麻醉药打在了妮可的胳膊,妮可昏了过去,酋长将她拉到一架石台上,她的内裤已经被尿湿了,膀胱仅是微微隆起,与艾米完全是小巫见大巫,看着晕迷后微皱眉头的妮可,酋长冷笑了一下,将她四肢捆绑在石台的四个角落“让你也尝尝艾米憋尿的感受。”

十五分钟后,酋长拎着一个小箱子走了进来,这是他在这个地方待了三年后的研究成果,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药剂,全是他将小岛上带来的一些特效果实融合了这里的化学药剂而制成的,许多药剂对人都是痛不欲生的折磨,所以他从来都没有将这些拿出来过,本来他认为将来也不会,但他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女孩逼自己拿出这些折磨人的东西,他也没想到竟然有女孩心肠会如此的狠毒。

当妮可醒来时,首先便是尿道口传来的火辣辣疼痛,甚至盖过了憋尿的痛苦,她感觉尿道口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从小就在花室里长大的她哪里受过这等折磨,即使到了训练营也是被父亲派人像小公主一样供着,她痛不欲生的叫了出来,可她却发现自己竟然发不出声音了,而她的眼睛也看不见任何东西,她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想要掐一下脸蛋,又发现自己的双手也没有了任何知觉,全身上下只剩下了尿道口的疼痛,一股无助感席卷而来,打破了妮可的心理防线,她多么希望眼前这一切是梦,但真实的疼痛无不在提醒着她,这是现实。

很快,妮可清晰的感受到尿道里的一团火正在迅速的往上燃烧,她想要惊恐的尖叫,吓得花容失色,凡是火团经过的地方妮可都能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撕裂般的疼痛,几次晕阙几次又被痛醒,她不知道她抵罪了谁为什么要受到这么大的折磨,她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别人的那些行为有多么的罪大莫及,甚至以一死都不足为过,那些被她害的憋尿至死最后被她父亲派人偷偷肢解下葬的女孩的面容一一闪现在眼前,她们尖锐的嘶叫着,伸出沾满血的只加,要向她复仇,用她的血来祭奠她们的惨死。

调教之岛——第四十章迟来的报应(中)艾米醒来时,她惊异的感觉膀胱传来的疼痛竟然消失了,她坐起身来,看到自己身处于一个四周遍布着白幕的房间,还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天堂,听说在天堂是没有任何痛苦的,也不会遭受惨无人道的憋尿折磨了,虽然她很不甘心就这么屈辱的死去。

就在艾米互诉乱想时她突然听到了一丝动静,女孩下意识的快速站了起来,她看到进来的人竟然是使臣大人,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并没有死,她看到使臣大人面目温柔的向自己走了过来,抱住了自己,艾米只感到有一个温暖的大手抱住了自己,这种踏实的感觉是她前所未有的,从出生起她便遭受寄宿家庭的虐待、羞辱,虽然经常被打的奄奄一息,但起码会有一口饭吃。

也许是造化弄人,那户寄养的家庭竟会为了一点点的犒劳将自己送到了这个成天被训练憋尿的魔鬼地方,甚至不知为何里面的同龄女生都在针对自己,她从小到大经历的全是冷眼与嗤笑,从未有这么一个男人能给予她如此宽厚的臂膀,她不自觉的伸出双手抱住了她,脸蛋染上了淡淡的红晕,美丽极了,心跳也随之加速,这种莫名的感觉令她有些不知所措,连忙挣开坐回床上,害羞的红着脸低下头,开始拨弄着自己的衣角。

“你……好点了吗?”使臣大人的一句话打破了长时间的沉默,正在拨弄衣角的艾米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她连忙坐正姿势,这时她才想起自己的尿道明明被封死了,甚至她已经做好憋死的准备了,可是为什么这时会感到膀胱空荡荡的呢?

见到艾米充满疑惑的望向自己,酋长这时才意识到,轻轻摸着艾米的脑袋说道:“放心吧,这一切都会过去的,坏人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现在很安全。”

看到面前的艾米,酋长心中不禁生起怜爱之情,这是自从他离开小岛后第一次有女孩让他动心,他连忙将艾米扶起道:“之前折磨你的那个妮可,已经被我锁在办公室里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她?”

酋长紧紧的盯着艾米的眼睛,当说道“妮可”这个名字时艾米眼神中闪过一丝惧怕,甚至握住他的手都不自然的抖了一下,酋长叹了口气,果然,看来那些痛苦的记忆短时间内是让她无法忘记了,既然这样自己可以试试让她去看看妮可痛苦的模样,也许能缓解一下她心中对妮可的恐惧。

酋长扶着艾米推开办公室的门,沉重的吱呀声仿佛是在击打着艾米锁住心中恶魔的铁链,当她看到此时躺在地上抽搐的妮可,往日的折磨在一霎那冲破了心中的锁链,回映在她的脑海……她想起了妮可在她到来后的每天上课期间都会故意向老师举报艾米违反了什么什么的规定,而老师碍于妮可的身份,只好罚艾米喝掉一瓶水后去一旁跪着,而下课后所有女孩都跑去休息了,妮可则带着一群女生走了过来,此时艾米跪了一节课刚想站起来放松下,两个女生便按住她的双腿使她重新跪在了地上,另外两个女生将她双手反反剪到背后,按着她的肩膀让她躺下,此时妮可便会笑着掀起她的裙子,不断按压着她憋了一大泡尿的小腹,通常这一揉便是一节课,而到了下节课妮可还会继续找借口让艾米跪着,所以几乎所有的上课时间艾米都是跪着上的。

她也想起了每天早晨晨跑时妮可都会故意跟她站去同一个队伍,并且站在艾米的前面,跑步时不断拉扯着手背的绳子,使艾米跌倒被罚喝水还不准尿尿,而她妮可却可以凭靠她父亲的权利随时上厕所,晨跑后的早习跪坐也会在跪完50分钟后休息的10分钟内按住艾米不让她放松,让她连跪就是两小时,但坚强的她却默默的忍下了这一切,即使是憋着整宿的尿液连跪两个小时,也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她又想起了每天晚上回到宿舍后,妮可会让几个女生按住她,强迫艾米喝她的尿,妮可故意晚饭前喝水,睡前也不尿忍到现在就是为了将尿喂给艾米喝,艾米被强迫着每天喝掉妮可臊臭的尿液,因为睡前的排尽尿液是铁定的规矩,即使她是伯爵的女儿也不能打破,所以她在睡觉前除了逼艾米喝她的尿之外,还会让她连喝几大杯500ml的水直到艾米喝不下,才让她去睡觉,每天晚上睡觉艾米都是憋着尿的,通常早上5点就会被尿憋醒,强行忍到6点去参加晨跑。

最让她难忘的,却是她是手术台前看到的最后一张脸,那是妮可的脸,前一天妮可照例逼迫艾米喝尿,还准备了几大桶的水让艾米喝,艾米却没有妥协,她心里清楚在特训营里几乎是一天才能尿一部分,喝这么多水明天不可能坚持住,于是就不断的反抗者,最终激怒了妮可,妮可让旁边的女生强行将艾米按趴在地上自己拿起尿痛往艾米嘴里灌,艾米竟然一用力直接将四个女生的束缚挣脱,而原本已经接近艾米的尿桶却被一个女生撞到直接洒了妮可的一脸,妮可愤怒的尖叫一声,而艾米却吓得逃跑了,因此第二天在父亲的勉强同意下妮可命人偷偷给艾米进行手术,将艾米的尿道缝住,并警告她如果她敢告密不仅不会有人信,反而她会反过来栽赃艾米一笔,让她即使憋死了也要身败名裂。

这些昔日的经历在她的脑海里像是幻灯片一般闪过,然而当中的痛苦却是那么的真实,那些痛苦、委屈都被艾米憋在心中,在这一刻终于被激发出来了,心底居住的恶魔仿佛要挣脱出来,一点点的占据她内心原本的清澈,击垮了她的心理防线。

站在一旁的酋长十分清楚艾米此时的心理活动,但他却并不阻止,这些情感憋在心里久了总是要释放出来的,毕竟因果循环,妮可造了那么多罪孽,也应该得到恶果了,这也是她、包括她父亲人生的最后一课,他们再也不会见到明天的太阳了,这里就是妮可的埋骨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