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操带锁住了我的身,更锁住了我的心

(1)

从上周五中午到现在的周四晚上,戴上贞操带转眼快一周了。

也许什么事情都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对这个小东东也一样。

戴上的第一天,心里很难不去想它,只要清醒着,最大的念头就是它带来的种种问题,比如哪儿难受了,什么原因造成的,怎么才能好一点,这种状态下,人有时就处于迷迷糊糊心不在焉的状态,导致生活也乱糟糟的,好在,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多少能分散一点这种心境。下午时腰侧卡的生疼,用手摸一下,有些红肿,还有些瘙痒。让我明白了,原来人的身体变化还是不小呢,上午时还很舒适,下午却就那么憋得慌,呵呵。

早早睡觉休息,一个晚上的时间,便舒服了很多。第二天,便多少开始适应这种状况,尽管,还是害怕去洗手间,还是会花时间去一点点把脱落下来的胶圈部分安好。下午尽管腰侧依然有点疼,却似乎症状减轻了不少。

第三天,进一步适应了。我敢于上外面的洗手间了呢,甚至,这洗手间连门都锁不上。

尽管有种种问题的存在,当主人在第三天短信告诉我可以顺路过来把钥匙给我时,我却还是拒绝了。因为,游戏也罢,认真也罢,我真的不想这么快就拿到钥匙。如果我有了钥匙,就没法保证游戏的下一步的认真进行了啊。何况我还比较适应它,甚至开始习惯它的存在,感受着它的禁锢,我确实更实实在在感受到自己是主人的奴,它作为一个实体象征,紧密连着主人和我。我喜欢这份感觉不是么。

接下来的几天,真的就习惯了。早上用完洗手间会认真洗一下,平时偶尔在外面时,也能处理到自己比较满意的程度,于是终于敢于像平时一样喝水了。甚至,在克服了最基本的不方便之后,竟然发现了戴着贞操带的不少好处呢。

(2)

首先,贞操带带给了我一份实实在在的安心。

每每用心感受着抑或用手抚摸着身上的带子,我的心总是异常的平和。在最初艰难的两三天里,这简单的东东确实多多少少影响到了我的生活习惯,我的心思也总放在它的上面,导致人做事也迷迷糊糊的,出过差错和意外。但是,却丝毫没影响到我戴着它的愿望。这也是主人说把钥匙给我时我拒绝了的主要原因吧,也许,潜意识里,我需要它的束缚,尽管,多了不少不便。曾经问过主人戴着它的目的是什么,主人说,“控制与归属。”也曾经问主人,如果我戴着它,主人会有感觉么。主人的原话记不清了,大意是:“贞操带是我给你戴上的,我自然会挂记着。”

我确实感受到了。戴上贞操带之后的日子里,主人每天都发来短信问询我的状况,看到我最初的不适之后,就打算放弃了让我继续穿戴的想法,如果不是我说继续戴着看看,也许就没有了后面的适应和习惯了它的存在了吧。

习惯了之后,特意去想它的时候少了很多,而是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工作中去。这些日子确实很忙,但能如此安心于工作,却是我这两年来所未有的状态。再没有泡在网上看帖子或者聊天的心情,只是安于自我,甚至都很少去打扰主人。我知道,他即便不能把我时时放在心里,但总会在某个温柔的瞬间,脑海里闪过我的影子吧。这于我,已经很奢侈了。

其次,贞操带还能保持淑女的姿势嘿嘿。

话说,我头两天的腰侧疼痛,大概就起源于那两天歪歪扭扭地坐着用电脑的缘故吧,要不后来的日子里怎么就好多了呢。平时我无论做事还是走路,都风风火火的,如今,也只能一副优雅温柔的淑女样,不敢随意乱动了,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被卡一下,受苦的还是我自己啊。

还有一个令人向往的功效呢,就是,能够帮你减肥!

由于这东东还是得戴的合适才能长久,太紧了当然不行,太松了也可能会不大舒服吧。我是主人中午给我戴上的,上午和晚上都会觉得还蛮合身的,当时并没吃很多饭更没喝很多水,戴着的最初的日子里,由于对去洗手间发怵,就总尽量少喝水,但到一定程度,就忍不住喝个没完也吃个没完,于是,带子就开始受不了了,被顶的紧紧的,带子是否难受我不知道,但我确实很难受来着。之后的日子就再也不会暴饮暴食了。

对了,有了贞操带,生活真规律。

不能不说这也是贞操带的功劳呢。没它的日子里,我天天抱个电脑,不到夜里十二点我都不肯睡觉,经常并没做什么工作,更不学习,就是耗在网上瞎看瞎耗。而今,有了它,我最享受的时间就是晚上把衣服丢一边,钻进被窝舒舒服服地放松一下了,因为,即便在习惯了之后,戴上一大天后还是蛮有点辛苦的。有时还抓本专业书看一会,然后困了就转身睡觉。

说了半天,竟然没提到贞操带的主要功能。

戴着贞操带的日子里,每次无意中碰到自己,都是湿湿的感觉,尽管很少去想什么。想来这也是贞操带的作用之一吧?在习惯了之后,尤其在夜深人静的深夜里,我的手放在这坚固的金属之上,身体徒然地扭动着。主人用如此小小的一把锁,就锁住了我的一切。而在这种约束下,欲望却加倍被放大,似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需要一点爱抚或者虐待才能满足。

(3)

这日记又跑题了,呵呵。

记得主人在周一我不想要钥匙之后对我说,“你可想好了,今天如果不过去,明天我可没空,最早也就是后天了。”

而今,主人终于能过来时,已经是那天的大后天了。甚至,尽管主人说了今天要过来的,但一上午没看到主人的动静,我自己也忙得晕头转向,当主人短信我时,我还是非常开心的,一是可以看到主人,再者还主人能给我打开锁让我放松一下,如果幸运的话,也许能放松几天?不过,我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因为,当我如实地告诉主人我还比较习惯了它的时候,我知道,主人就不再会这么轻易放开它了。

呵呵,又是早主人一小会到家的,也就扫了一下门口地板、热了一下剩饭的功夫主人就到了。

有点担心主人责怪我来着。毕竟,我衣服还穿了那么多,主人进来后我也只是傻傻地看着主人,然后围着主人说着话,挺没一个奴隶的模样的,呵呵。这也是导致我后来放不下自己的原因之一吧。

(4)

主人终于在床边坐了下来,要我把裤子脱下好查看一下贞操带的状况。

站回到主人面前,虽然有些害羞,但还是觉得挺温馨的,尤其是看着主人帮我把松脱的胶圈部分再一点点的安好的时候。也依照主人吩咐站近一些,往前挺一些,腿分开一些等等。然而,我再次没听话了,当主人试图检查我的时候。

也许,主人因为我曾经说过一不小心就会被夹一下的话,才会试图去检查的吧?尽管早就在主人的面前毫无保留,当主人要如此认真地看清这让我羞辱的部位时,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抗拒了。说来,我着实成熟的很晚,在04年之前,我应该是从未看过自己身体的这部位的,尽管,都已经经历了女人所该经历的。某一天开始,初涉网络的我终于落入了网友的魔掌。孩子般的他,却比我老道的多。他让我知道了性的美好的同时,也让我开始了解自己的身体。他有时会去撕扯这部位,最初我只是拍去他的手,后来他一旦这么做,我就会反抗甚至反击,然后每每被他嘲笑时,我就毫不留情地都赖在他身上,呵呵。尽管,我想它应该一直都是这副模样的吧。这样的丑陋我无法忍受,可是,我又能怎么办。

今天主人的这动作,自然也是触动了我心中最羞辱的一块空间吧。我珍惜您,就不想让您那么清楚地去看到它不是么。我多希望留给您的是一份美,即便不美,也不能把最丑的一面这么赤裸裸地呈现出来吧,呵呵。所以,我才会下意识地去躲闪,我才会对着主人喊,干嘛非要去看它啊。

就那样站在主人的面前,我是羞辱而无助的。尤其是主人的轻轻的触动和查看,更是加重了这份羞辱,如果主人没有一边查看一边说着话的话,也许我还能默默忍受这份羞辱,但当主人说了出来的时候,我下意识就开始抵触了,在对着主人喊的那一刻,我应该是脱离了调教心态的。

背对着主人跪下来,承受着藤条的鞭打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委屈的,我还是不想给主人看的,不想,就是不想。可是,当藤条越来越重时,我便很难维持这份自我了。当然,打动我的不仅仅是藤条,而是主人的话:你是主人的奴隶,主人检查身体都不行么?你说难看主人就不能看么?难看不难看是你说了算的么?你都是主人的,它不也是主人的么?

谢谢主人的惩罚和教诲,真诚的。如果不是这样,我还是放不下自己的吧。甚至,我没去洗一下主人就去碰,我也担心弄脏主人的手呢,呵呵。

(5)

当再次站回到主人面前,主人把我的双手绑起来让我举到头后面。然后看着主人拿起钥匙为我开锁时,我是感动的。看到那锁被打开时贞操带离开我的身体的那一刻,感觉很怪异,描述不出,但似乎四面八方的风都那么强烈地包裹了我的身体,不是冷,而是很奇妙的一种状态。我只是温柔地看着主人,感受着。

其实我没想到今天主人会摸绳子的,毕竟知道没多少时间的啊,以为主人会给我打开,让我去清洗一下,然后或者再戴上或者就不戴了主人也就该急匆匆离去了呢。没想到主人今天很色情啊。都不像以往主人的玩法了呢。

—————————————1108继续写作——————————

日记写到这里已然是晚上十点半了,主人上线了,我自然停下来先和主人聊天,而各自下线睡觉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但我也没想到,这么一拖,就拖到了今天,甚至,如果不是主人下了最后通牒,我大概还不会着急再接着写了吧。主人对我说,如果今天不能完成,就等着PP开花好了。想来我的PP一直为我默默承受着我的各种过错,它心疼我,我也得保护它不是,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地接着写吧。

好,继续回到4天前的那个中午吧。

贞操带被主人拿走了,我的双手依然被绑在一起高高地举起放在脑后,戴了口塞。“都这么长了”主人看着我,自言自语。是啊,有些日子没清理过了呢。主人的手落在我的这部位之上,轻轻地滑动,不慌不忙的,但却足以让我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开始颤抖,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主人示意我躺到床上去。

我依言躺好,把双手压在头下。主人拿出一根麻绳,把我的左腿的大腿和小腿折叠,然后开始一圈一圈地缠绕,最后在中间收绳,扎紧。同样方式捆绑了右腿。

如果说刚才站在主人面前时我还可以下意识去夹紧双腿来保护自己的隐私以避开主人的视线的话,如今,我是无论如何也没法做到了。何况,有了主人的教诲和鞭打之后,我也不再从心底抗拒。既然我是主人的,我的身体的每一部分也是主人的,那就都随主人好了。

(6)

散鞭,一下下地落在我的腿上,腿间,甚至,胸上,小腹上。。。我挣扎着,却也只能承受着。

主人脱掉西服外套,手放在了我的身上。

有人对我说,我家主人老奸巨猾的,经验可丰富了,我挺同意她的,嘿嘿。因为,主人不仅绳子用的好,手也很好使啊。主人就用几个手指,就完全地控制了我,嘶鸣起来,口水很快充溢着,急促的呼吸和躺着的姿势让吞咽都费劲,但一旦能喘气时,我便又不受控制地嘶鸣着。。。主人依旧在不厌其烦地刺激着我,而欲望,早已经吞噬了我,我下意识地吞噬着主人的手指。。。

主人解开了我的双手。

藤条,被主人一点点地插入后面两三公分的样子,主人又取来与贞操带一起买来的钢栓,洗过之后放进我的体内,并一次次地抽插着,它代替了主人的手,让我依旧沉迷着,接着,它顾自呆在我的身体里。主人命令我在他的面前自慰。

我抓紧身侧被子的双手只好移到自己的身体上,双腿依旧被绑缚着分开着。

我的手触摸到那小豆豆,硬硬的,鼓鼓的,可是,也许因了内心的那份羞涩,我却无法像平日那样很快就达到极点,尽管我一直在努力着。想来,人的生理确实受心理控制着的吧,当心思被四面八方的刺激所充满,不能集中到某一件事情上时,就比较难做好这件事了呢。我一边想听主人的话,我知道主人希望我在被禁锢了将近一周之后能彻底地放松一下的,我知道主人想看着我把我最为淫荡的一面表露在他的面前,可是,很悲剧地,我却做不到。我越急于想做到,却越是做不到。然后我就在心底为自己开脱,对啊,平时我都是把双腿挺直了的,每每高潮时,两条腿都能被挺到感觉要抽筋的地步,而今,被绑的同时还分开的这么大,怎么能不影响的嘛,呵呵。

我想放弃了。可是,主人却不允许,没有他的命令,我一停下来就会听到鞭子的声音呢,呵呵。

好吧,我继续。主人开始抽动我体内的钢栓。很奇妙的感觉。我的手指,透过自己的一层薄薄的肌肤,似乎接触到了这栓,随着我手指的转动,感受着它在主人的操控下的进出以及与我的手指的间接碰撞,让我觉得好玩起来,思想开始集中在这些动作之上,而没了其他杂念。我甚至忘记了主人的存在,我只是这么单纯地感受着,直到身体的一阵抽搐传来。

(7)

从床上坐起来,再次站到主人面前。

主人并没为我取出身体内的钢栓。相反地,倒是取来贞操带,一点点地安装上,随着两把小锁的喀嚓声,这栓就再也别想逃离了。

我默默地看着主人做着这一切,两个人都没说话。

我知道,这次调教算告一段落了。伴随着我的,除了之前的贞操带,如今又多了一个阴栓,在我刚对贞操带适应了一些之后。我能对它也很快适应么?我不知道。

我确实不知道。但是,我却没有恐惧。主人希望我去做的,我都会尽量去尝试和配合了。

主人来到我的身后。不防备的瞬间,主人搂紧了我。我刚平静下来的呼吸马上再次被调动了起来。随着他的双手在我胸部的用力揉动,我的头仰靠在他的肩头,徒劳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难道,就这样也能达到高潮么?也许,身体上还没有,但心理上,确实是在一瞬间高潮了,这也是化学反应的一种吧?

主人终于放开了我。“我去洗一下吧”我对主人说。

来到洗手间,才想起,我怎么没请求主人让我在戴上这栓和带子之前先洗一下呢?后悔莫及,呵呵。因为,之前戴着带子时还是可以洗的挺干净的,而今,加了栓之后,真的没法洗啊,太费劲了。我自作聪明地锁了卫生间的门的,但没想到主人还是把门打开了,才想起钥匙就挂门上呢,呵呵,还被主人嘲笑我锁门了。

笑着向主人演示我之前怎么把腰部的部分往下推一点,然后把下面的部分往一侧推一点,努力之后,就可以比较不费劲地清洗的窍门。我也向主人抱怨,如今连这个都做不到了,呵呵。

主人穿回西服,看时间,已经两点多了,知道他得回去了。在门口跪下来,抱抱主人的双腿,一副奴儿对主人的依恋,活生生地展现在那个瞬间。

(8)

送走了主人,我突然感到好疲惫,是体内的阴栓在做怪?

我忍不住钻回被子里。我翻来倒去,却无法找到一个舒服点的姿势。也许因为受了太多的刺激,那个部位变得相当脆弱,承受着钢栓的重压,无论怎么呆着都是一种折磨。可是,如果起来,不是会更难受么?

然而,再难受,我还是要起来啊,终于,挣扎着爬起来。真的是挣扎啊,当时的那种感觉似乎现在还在眼前,一只手撑着身体好坐起来,一只手扶压在下面,好让它别随意转动而让我承受折磨。穿好衣服这种简单的动作在当时也变成了一种挑战。

来到外面,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我却依旧并不能放松自己。我试图想骑车,但发现根本不可能,因为每每触到车座,就会引发一阵儿剧痛。好容易坐回了一个人的办公室,却还是坐立不安,原来,“如坐针毡”就是描述的这样的一种感觉啊!

我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一个舒服点的姿势。一直提着的心,让我近乎虚脱,我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会晕倒,只要我闭上眼睛,就再也无法保持平衡的。我太累了。这种状态,我该如何来度过这未来的不知道多长的时间呢?不行,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登陆和主人的私人空间,我费劲地打出几个字:主人,我受不了了。。。我打开飞信,开始骚扰主人。我告诉主人我的状态,我在内心祈祷,主人会有办法让我解脱,尽管,我知道主人不可能马上回到我的身边。主人马上回复着我,有主人一块和我分忧着,我的痛苦似乎也真的减轻了很多。

主人问我是否能靠在椅背上?是不是心理作用太大了?我一点点移动着这具似乎不再是我的身体,试着靠了下去,恩,还好,比刚才舒服了不少呢。

再难受,我也别无选择。和主人抱怨了一通之后,手边的一堆工作却不得不处理。挣扎着站起身,咦,似乎好了一些呢。去到同事办公室,处理了一些事情之后,来到会议室和几个同事一起讨论问题。

我一副病态地走进来,我猜,疼痛让我脸色苍白,虚脱无力,也没了精神,更是行动不便。我对别人说,我好难受,同事很体谅地说,最近加班太多了,过了这几天好好休息下吧。我不敢在他们面前坐下来,那坐着的滋味我已经尝试过了不是么。于是,我就把椅子翻转,一条腿跪上去,一条腿还站着,俯身开始在电脑上做事,抑或和大家探讨问题。累了时,就在房间里走动一下,只要我不坐下来,就似乎还好了。毕竟,我不可能把心思都放在这种痛苦上的时候,就没机会去下意识放大这种痛苦,于是,这痛苦便慢慢变得越来越少了呢。

下班的时候,我的神色已经好了很多。同事们都走了之后,我还忙着处理一些邮件,等所有工作都完成时,已经快7点了。

这么算下来,我已经三个多小时没再骚扰主人了。而且,也没了继续骚扰的欲望,毕竟,又回到了我能够承受的范围,这种情况下,我更想去尝试一下了。我想,如果不是中午时被极度刺激过的话,戴着这栓的感觉应该没这么痛苦的吧,甚至,应该有愉悦的感觉的啊?

(9)

吃了点简单的饭菜,便再次回到床上,抱着电脑开始写日记。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右下角冒出主人的头像时,我已经写了三千四百字的文字了呢。而下午时的那种无法承受的感觉,也变得淡淡的。因为,我几乎不再移动身体,只是在一种最舒服的状态下,把心思锁定在自己的文字里了。

“奴儿,主人来了。现在觉得如何?”主人的话总是顷刻调动我心底的一份温柔。

我告诉主人,我下午的那些感受,“我在写日记呢,窝被子里有两个小时了,没怎么动弹,反正不动,就没太多感觉了。不像下午时那么崩溃,那时我真的要崩溃了,感觉随时都会晕倒似的,呵呵,不过说起来我长这么大,还没真晕倒过”

“这么强烈的反应?什么感觉?疼?”

“恩。可能和下午您刺激太多也有关吧,毕竟受了太多刺激之后,没有时间修复,又有这样的异物,我还得做各种事情。当时确实稍微一动弹都疼,连躺着都找不到一个舒服点的位置,最后也躺不下去了,才起来去公司的。当时特别难过,如坐针毡,对了,就是这个成语,哈哈,很形象。5点半大家都要回家时,我又回了我办公室,因为要发几个邮件,快7点回家来的,慢慢觉得好了一点。虽然还是不舒服,但至少开始变得可以忍受了。”

“嗯,看来是不适应。睡一觉之后再看看是什么感觉。明天上午再看看情况吧。实在不行的话,就取出来。”

发给主人写好的部分,却不想继续写下去了。我知道,主人正因为关注着我的状况,才会特意上线的。而我也已经恢复了平静,没了下午时的那种急躁和无奈。和主人闲聊着,聊到我写的文字中的某个无关的细节,结果又被主人一下子抓住要害,因为我没及时汇报,给主人狠狠地记了一笔账呢。。。但即便如此,和主人相伴的时光里依然充满着温馨和轻松。

(10)

睡了一夜醒来,我已经非常平和了。尽管还会有不适应,但没有了疼痛的感觉。行动也不再那么笨拙,甚至在大步走在路上,回忆起和主人DIY振荡器的那一幕。这个栓除了重很多,也不能像液体那么自由流动来唤起身体的反应,但,来回走路带来的摩擦也足以让我开始享受这种感觉了。

坐到办公室,忙活着该忙的事情。猛然间,觉得哪里不太对头。于是,起身去了洗手间。检查了一下贞操带的状况,发现,螺栓松脱了,大概贞操带不堪重负了吧,嘿嘿,罢工了。

短信给主人这种状况,过了一会,主人上线了。问了具体状况之后,告诉我,自己取下来吧。可是,没有钥匙,腰部怎么取啊?我能做到的应该最多是可以把栓取下来吧。

“钥匙在×××”看着主人打出这句话,我笑了。因为,我预感到主人会留了钥匙的,虽然,我没想去找到它。

当我拿出钥匙,自己把锁打开的那一刻,说不出的一种感觉。

接下来的周五的中午、下午和晚上,周六和周日的全天,我都没再联系主人,主人也没再联系我。

我没再继续写日记。被束缚了一周之后的我,只想逃离。我一个接一个地看电影,我不停地吃东西,我甚至开始喝酒,我要叛逆,我要放纵。我到底在追求什么?为了某一时的欲望,为了无止境的被束缚,我把加倍的时间在写字记录上,我把数倍的时间用在了期待和冥想中。这真是我所要的么?而那个人,我的主人,我没了贞操带是束缚之后,他也不用再挂念我,他可以完全抛开我的存在,在我不知道的空间里,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情。而我,就只能活在他的掌控之下么?滴酒不沾的我,在酒精的作用和嘈杂的电影里迷失着,脑海渐渐停止了跳跃,终于,困了,睡了,留下一地的凌乱。

我很清楚,我的小女人情绪在极度投入之后又异军突起了。我也清楚,再过两天,就完全没了这回事了。周六醒来,没有了贞操带束缚了的我,又可以风风火火地继续做事了,我投入到忙碌中去,忘记了时间,当发现肚子有些饿时,竟然是晚上6点了,赶紧弄点吃的,塞满自己。吃完,发现真的筋疲力尽了,便接着看电影,一个又一个,看完两个就只有歪倒睡觉的力气了。周日的状态也差不多,如此这般,周末就溜走了。

今天,再次坐到办公室时,心情又大好了起来,时时渴望着主人的出现,哪怕只是打个招呼,也会让我安心很多呢。中午时,正想撤离一会时,主人出现了。

如果有人喜欢我的记录的话,那你得感谢我家主人啊,嘿嘿。如果不是他如此认真着,我这种懒人,应该不会每次见面完了都这么长篇大论的呢。至少,这次的日志,我确实想半途而废来着,呵呵。

主人,我还是很乖的吧?您看,我今天急匆匆处理完一切事情,在外面吃完饭回家,先好好收拾了屋子呢,如今又乖乖地抱着电脑三个多小时了,总算写完啦,还好,没等到12点之后,我的可爱的PP,终于不用跟着我受苦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