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操带下的豪门少妇

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我在商场偶遇一位高中同学,当年的校花如今更加光彩照人,一身华服显示出她现在优越的生活环境。闲聊之中,得知她现已嫁入豪门,做起了阔太太,羡慕之余,不停地感叹漂亮女人就是命好。不过,阔太生活虽然衣食无忧,却难免无聊,她盛情邀请我有空时去家里做客,我也欣然应邀,隔三差五就去她家坐坐,豪宅中的风景果然不同一般,而她言语之间,也流露出些许得意。
一天,我与另外几位同学联系,要搞一个同学聚会,便邀请她参加。电话中,她犹豫片刻后才答应,当时我就有些小纳闷。席间,免不了推杯换盏,大家许久不见,相谈甚欢,酒也喝了不少。但她却不怎么举杯,只偶尔推不过才喝一小口,也就过了两个多小时,她便提出要走,我们哪里肯放,非要抓住她罚酒,又让她喝了三五杯啤酒,呆了一个多小时。不过她脸色越来越难看,话也不怎么说,我们以为她真的身体不舒服,就让她回家了。
此后,我们不时地会聚一次,她一般都会参加,但每次呆的时间都不长,从不超过三个小时,就说要走,我们也就习惯了,但总都有些好奇。直到有一次,我们相约逛街,回去的路上遇到堵车,这才知道了其中的秘密。
当天周日,我们先约好了到她家中做客,姑且先叫她“盈”吧,盈很热情招待了我们。中午时分,我们在她家中吃过饭,就提出要出去逛街,只见盈先回头看了一眼旁边一直负责招待我们的阿姨,然后笑了笑说:“好啊。不过你们先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盈离开后,那位阿姨也跟着离开了,不一会儿,盈穿着一条枚红色的长裙,打扮得很时尚地出来了,开着她的豪车驶向商场。
到了商场以后,逛街的时间过得很快,两个小时很快过去了,盈从最开始的兴奋慢慢沉默下来,脸色也开始不自然,走路也慢了很多。凭经验,我知道她又要回去了,不过好奇心驱使下,我反而拉着她不停地从一家店到另一家店,她张了几次嘴,也没好意思说出口。快三个小时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了,说:“我们回去吧,改天再来逛,我有些累了。”
“那我们去休息一会儿吧,那边有家咖啡店,去喝一杯提提神。”我说。
“算了吧,我还是想回去。”盈回复得很坚决。
“那好吧。”我也不好再坚持。
没有料到的是,回去的路上恰好遇到事故,往日非常畅通的路上排起了长龙,盈神情焦躁,不停地向外张望,显得十分不安。我不由暗暗揣测:为何每次都不在外超过三个小时,难道……难道盈是个瘾君子?可是,瘾君子也可以偷偷去洗手间解决啊。对了!我从来没有见过盈上洗手间!
是啊,出来这么多次,包括第一次同学聚会喝了很多酒,盈从来没有去过洗手间,再看看她现在的反应,还有刚才我提议喝咖啡时她的态度,我顿时明白了盈为什么那么急着回去。
不过,我还是想证实一下,于是故意说:“真讨厌,堵这么久,刚才水喝多了,好想去卫生间啊。”
果然,听到这话,盈浑身一震,但随即轻描淡写地说:“是啊,我也想去呢。”
不过,盈的反应还是被我看在眼里,我接着说:“你肯定比我强,我看你都不怎么去卫生间的,我膀胱小,一会儿不去就难受得不行。”
听到这话,盈沉默了一阵,突然说:“其实我并不像你们大家看到的那么幸福。”
“什么?”我被这句话搞糊涂了。
没想到,盈突然哭了,一下子对我说出了事情的原委,我这才明白她从来不上卫生间的秘密。
“其实,我比你难受多了,我出门前还喝了一大杯水,刚开始逛的时候就有尿意了,一直憋到现在,我实在憋不住了,太难受了,所以才赶着回家,没想到会遇到塞车。”
“那……那你逛街的时候为什么不去呢?”
“我去了也没用啊,你不知道,我穿了贞操带的,不回家,就打不开锁,就是憋死我也尿不出来。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在这个家里,最没地位的就是我了。我老公经常不回家,却是个醋坛子,对我看的比贼还紧。如果我出门,就必须穿上贞操带,就这样也不能在外面多呆,为了防止我在外面呆的太久,他们就把贞操带做成全封闭的,就是不带大小便出口的那种,出门前还要让我喝一大杯水,300ml。其实,我本来是个小膀胱的人,水一喝下去就想去厕所,但是为了能出去,我只能忍着,每次都忍到冷汗直冒。”
“怪不得那次同学聚会,到后来你脸色很难看呢。”
“别提那次了,你们逼我喝了那么多啤酒,我的膀胱都快要裂开了,你们一个个不停地跑厕所,我难过得要死,只能拼命咬牙忍住,一次也不去,最后,我觉得自己快要被尿憋死了,呼吸都不顺畅了,你们才肯放我。最惨的在后面,回到家,我老公居然也在,闻到了我身上的酒味,质问我去哪里鬼混了,我向他解释,他根本不信,后来我求她打开锁,让我先去方便一下,没想到,他居然说,幸亏让你穿上了贞操带,否则不知道要带多少绿帽子呢,还是多穿会儿的好。你不知道,我当时简直要崩溃了,哭着求他让我先去厕所,可他……”说着,盈停下来了,不停地擦眼泪,然后又把腿夹得更紧些了。
“他怎么了?”
“他说,我要感谢你肚子里这些尿,要不是它们,你愿意回来?不憋憋你,你下次还不知道要野到什么时候才回家!然后,他让刘妈,就是总站我身边的那个保姆,给我灌下了300ml水,又憋了我一个小时,后来,我疼的晕了过去,他才把我解开,我那时已经尿不出来了,只好叫家庭医生导尿。呜呜呜……”说到这里,盈又忍不住哭起来了。
“真过分!那你现在怎么样?还忍得住吗?”
“我……我不知道还能忍多久。”
“那换我来开车吧。”
“好。”说着,盈咬着牙,轻轻打开车门,两条雪白的腿绞在一起,慢慢地往边上挪,不时地停下来,深吸一口气,手几次想伸过去,可能因为我在场,也可能伸过去也没有用,所以半路缩回去了。就这样,一点点地,大概用了十多分钟,我们才换了位置。所幸,路很快通了,我一路狂飙,赶回了盈的豪宅中。盈路上一句话没有说,紧闭双眼,身体侧着,手捂着小腹,憋得冷汗直冒。
我扶着盈走进她的豪宅,首先迎过来的是刘妈,她并没有惊讶,看来已经习惯了盈被憋成这个样子。
“扶她去卫生间吧。”刘妈冷冷地说。
我赶紧扶着盈,一步步挪到了卫生间,帮她掀起裙子,一条精致的贞操带出现在眼前。说是贞操带,其实更像一条金质内裤,上面镶嵌着点点钻石,腰部还有一些镂空。贞操带非常合体,简直是与盈的身体贴合得天衣无缝,但这样一来,冰冷的金属质感的贞操带就将盈的下体全部紧紧包裹,别说想红杏出墙了,盈憋成这样,就连一滴尿也露不出来。要说活人被尿憋死,这条贞操带完全可以做到。
这时,刘妈走进来,拿着一把同样是金质的钥匙,准备打开盈腰间的小锁。
不许开!”一声怒吼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卫生间的门外站着一个花花公子模样的男人,看着痛苦不堪的盈,一把抢过了刘妈手中的钥匙,说:“她不是喜欢憋吗?今天就让她憋个够!”
“没有啊,我不喜欢憋,我好难过,快要憋死了,求求你,让我上吧,我真的憋得不行了。”盈哭求。
“你憋?你知道憋还成天往外跑?外面有什么吸引你的?还呆那么久,你不是找憋是什么?今天就让你一次憋个够,省的你一次次惦记!”
“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求求你,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一定早早回来,给我开锁吧。”
“下次?还有下次?!那我就让你提前体验一下下次的感觉!刘妈,拿水来!”
“不要,不要!!”盈哭喊着,跪在地上哀求。我看不下去了,刚想阻止,那男人的目光扫射过来,我顿时觉得一阵寒意,再也不敢出声。
这时,刘妈拿了一大杯水进来,递给盈。
“是你自己喝呢?还是要我灌?”
盈张了张嘴,接过杯子,一边哭,一边喝了下去。
“刘妈,让她坐马桶。”男人说。
刘妈走过来,一把抓过盈,把她按在马桶上,然后牵过一根绳子,把盈的手脚都与马桶绑在了一起,一动也不能动。虽然坐在马桶上,但是盈身上的贞操带让她一点都尿不出来,一边是汹涌的尿意冲击膀胱,一边是坚韧无比的贞操带,已经让人痛苦不堪了,偏偏还坐在马桶上,条件反射下,人会更加尿意澎湃,天哪!我简直不敢想象盈现在的处境。
这还不够,男人似乎兴致不错,搬了把椅子坐在一旁,抽起烟来。一根烟后,男人开始抚摸盈的小腹,一边摸一边感慨:嗯,快跟我的下边一样硬了。然后,男人把椅子一把拖到盈的面前,解开盈脚上的绳子,慢慢地抬,没抬一下,盈就痛苦地叫一声,但男人乐在其中,一直把盈的腿抬到了椅子上,然后开始抬另一条。
我已经不忍心再看,盈满头是汗,不住地哀求,旁边的刘妈始终无动于衷。

盈被折磨了近两个小时,最后,男人累了,把钥匙扔给刘妈,说:“解开吧。”刘妈像机器人一样听命,解开了盈身上的贞操带。我冲过去,盈已经几近虚脱,小腹硬得像石头一样,却怎么也尿不出来。一旁的刘妈熟练地开始给盈导尿,只见一个一升的瓶子很快就满了,换了一个新的又注满了大半,这才停止。导完尿,盈被扶回卧室,而我,再也没有联系过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