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族女孩的故事

「思妍,……」小青轻声叫了一声同桌的名字,声音微微有些发颤。时间刚刚指向下午5点,最后一节自习课上。教室里很安静。
「嗯?」思妍看向小青,询问道。小青没有说话,拉过思妍的手,用自己的手握住,眼光看向她。「嗯。」思妍心领神会,也望向小青。拍了拍她的手背,「快点做作业吧,这是唯一的办法。」
「唉。」小青揉了揉有些酸的大腿,继续夹紧腿,埋头写作业,拿着笔的手微微有些发颤。
「啊……」后边的女孩大概是被小青的情绪影响,轻轻呻吟了一下,把笔扔在桌上,趴到桌子上,又重新抬起头,抚摸了一下小腹,「诶阿……」,再拿起笔,抿了一下嘴,摇摇头,夹紧腿,继续写作业。
就要到5点半了,窗外的阳光已经变得很红,很红。有些同学已经开始收拾东西。谁知,数学老师却在这时抱着一堆卷子走了进来。「嗯,这个,这是刚印出来的卷子,一人两张,拿回去做一下,明天早晨交。来,传一下吧。」
「啊?!」教室里爆发出了一阵不情愿的怨气,有的甚至带着哭腔。小青望向思妍,思妍也望向她,撇了撇嘴,下巴微颤,轻轻摇了摇头:「今晚看来要难熬了啊。」「唉……我怕我……要是……要是十二点半还做不完……那我明天怎么活啊。」「小青。别多想了,尤其……别想那个,抓紧写就好。我相信你,加油。待会儿一起走吧。」「嗯。」
正说着,下课铃响了。不过在这所学校里,放学并不意味着嬉笑和喧闹。同学们纷纷收拾东西,小声交谈是有的,但没有人敢大声讲话。
小青很快收拾好了东西,站了起来,又仿佛失去了力气一般,身体一弓,右手赶紧撑住课桌,眉头紧锁,嘴抿成一条缝,苍白的额头上已经略微看得见细细的汗珠。过了几秒钟,她终于稳住了身体,站在那里,两腿紧夹,身体微微有些颤抖。这时,思妍也收拾好了,背上书包。「不好意思让你等了,走吧。」「嗯。」于是她们俩结伴走向车棚。
路上,很多学生都小心翼翼地夹着腿,慢慢地走着,有的还要停下来,扶着旁边的同学稳一稳。小青也不例外,走到车棚,找到自己的车子,放下书包,她立马又双手撑着车座,双腿扭动、夹紧,嘴唇轻咬。
思妍走过去,轻轻拉了拉小青的胳膊,「今天……很困难么?」
小青痛苦地皱着眉头,摇摇头,带着哭腔说,「嗯……早上……妈妈说……嗯……说我昨晚睡得晚,给我冲了一杯咖啡让我喝,说……嗯嗯……说是提神……然后……现在好……好……」思妍轻轻拍了拍小青的手背,「嗯,我理解,我理解。我知道那种滋味……唉,可是我们……除了坚持,还是坚持,不是么,走吧,抓紧回家吧,回家后抓紧做作业。」「嗯……」小青稳定了一些,「你呢?」「我比你好些,而且我本来就更能……更能坚持一些不是嘛,你别担心我了。」「嗯,也是,谁让你起了这么个好名字。『塞严』『塞严』,你肯定把自己塞严实了~」「你……你好多了是吧,又来说这个,告诉你多少次了,我叫思妍,不是『塞』!」「可是字典上也有『塞』这个读音嘛,那天给你看过的哦……『塞严』~总会让人浮想联翩呀。」「好了啦……走吧。」

晚上,没有思妍陪伴的晚上才是小青最痛苦的时候,成山的作业不说,妈妈晚上又熬了鱼汤,说是大补,非让小青喝了整整两大碗。「可是……唉,算了,又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我还是赶紧写作业吧……」小青坐在自己屋里的写字台前想着,两腿紧紧夹紧,还不时扭来扭曲。身体已经抖得不成样子,字也写得有些发颤。轻咬的嘴唇里传出断断续续的轻轻的呻吟。天知道一个十五岁的娇弱的小姑娘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能做的下去作业呢,可是她不得不做,而且还要尽快做,如果要是到了夜里十二点半还没有做完的话……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啊啊啊……不能!」小青的呻吟声变得大了起来。她抬头看看表,9点半,「啊,时间怎么过的这么慢,又是这么快!」小青矛盾地想。正在这时,妈妈敲了敲门,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乖囡,难为你了,妈看你这么难受妈也心疼啊。可是我们族人的传统就是这样,只能让你再熬几年了。妈妈当年也是这么熬过来的。来,把牛奶喝了啊,乖。」妈妈说着摸了摸小青的头,轻轻叹了一口气。「妈……我……知道,族里……的规矩……我……嗯……我自然……明白。」「今天作业挺多的?」「嗯……超级多。」「那就抓紧做吧。」
小青看着妈妈端来的牛奶,就像看着一个恐怖的魔鬼,缓缓地端到嘴边,浑身颤抖得不行。可是她知道,她必须喝掉,妈妈的话不能违抗。尽管每一口喝得都像在咽下一口毒药,尽管每一口都让她无比想吐,她还是顺从地喝了下去。
慢慢地,时间走到了十一点,在那杯牛奶的作用下,小青现在已经是紧咬嘴唇,满头大汗,「嗯……哼哼……啊嗷……」的呻吟声不断了。还有一面数学卷子,「只剩一面了」,小青心想,「有希望」。可是下身的酸、疼、涨、急又是那么地强烈。「拼了!!!」小青喊了出来,声音颤得令人心疼,眼里含着泪光。
「哎呦,诶啊,哎呦,啊啊……」又是一个小时过去,还剩最后一道题了,小青现再已经是每写一行都要放下笔,将右胳膊插在两腿跟处,然后两腿使劲夹紧,头趴在左臂弯处,皱紧眉头。
终于,在时间走到十二点一刻的时候,最后一道题也做完了。小青微微松了一口气。「还有时间」,她想。「可是今天能行么?」「相信你自己,你能行的,而且思妍不是给你说了么,越是急得不行的时候越要记得加强练习,你还想不想像她那样从容了?」「可是我真的急死了」「那就更要去做练习了,快点,自个躺到床上去。不记得思妍说过的话了嘛,『只有自己给自己加强的锻炼才最有效』」……小青心里两个声音在挣扎。「到底还要不要练习呢……」
最后,理智占了上风,小青极不情愿地又「自愿」地躺到了床上,皱紧眉头,鼓足全身的力气,一个,「啊!!!」,两个,「哎呦!!!」,三个「啊啊啊!!!」……仅仅十个仰卧起坐,就用去了她将近10分钟的时间!小青现在已经满眼泪水了,身上的薄衫也已被汗水湿透。仅仅十个仰卧起坐,小青却感觉力气都耗光了,胳膊、腿都好酸好酸,小腹更是……可是当她看到墙上的表已经十二点二十五分了,于是顾不上平静一下气息,用尽最后的力气一步一停地挪到了妈妈的房间,轻轻敲了敲门,「妈,妈妈,我……我做完……做完作业……了」。「乖囡……真是难为你了。」妈妈的声音里也有些发颤,小青知道妈妈是很心疼她的,可是族里的传统不能破。妈妈陪着小青来到洗手间,拿出钥匙打开了洗手间里屋的门,小青慢慢挪了进去,「谢谢……妈妈……啊……。」「嗯,用完了洗手间就抓紧睡觉吧,晚安。」「啊……嗯。」

坐在马桶上,小青终于得以放松,颤抖的身体慢慢平静。窗外月光很好,凉风徐徐。「真美,马上就到中秋了吧」,她想。「唉,今天这18个多小时太难熬了。」「可是明年就要……明年每天只能放松一次了……怎么办……。」「不管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况且有妈妈在,有思妍在,她们一定会帮我挺过去的,不就是再有10年么,前面9年都熬过来了呀,多少次觉得真的过不了的难关不都过来了……」「唉……别乱想了,抓紧放松完回去睡觉了。」小青想着,走出了洗手间,锁好洗手间里屋的门,将钥匙还给妈妈,「晚安妈妈。」「晚安,乖囡。」小青转过身,放松了之后的身体仿佛也轻盈了许多,她轻快地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可是思妍这边就没这么舒服了,同样是躺在床上,思妍却只能拼命地用意志克制自己下身的急迫。她想扭动身子她想哼出声来她想摩擦双腿,但这些在她严厉的父母眼里都是不允许的。思妍的妈妈告诉她,如果睡觉的时候身体的欲望难以忍耐,那就要用自己的意志去战胜身体,而且不能有一点的不自然。所以严格来讲,身体的微颤、嘴唇的轻咬、呼吸的急促都是被禁止的,但父母作为过来人,也理解完全的自然态是不可能的,所以规定思妍只要不扭动、不发出有声音的呻吟(按爸爸的说法就是,没人的时候轻轻地喘喘气可以,但不能叫出声来)、不在人面前咬嘴唇、睡觉的时候不摩擦腿、不翻来覆去就好了。思妍理解父母的严格要求,就像爸爸从小对她讲的:「严师出高徒,严父母出好姑娘」。所以在父母的悉心教育培养下,思妍不仅出落得亭亭玉立,而且举止得体、秀外慧中。这离不开她的听话懂事,更离不开父母对她的高要求、严标准。就如今晚,本来按照学校的培养计划和族里的传统,原则上是推荐孩子在16到17岁再逐渐养成一天放松一次的习惯的,但思妍严格的父母在她一上高一就要求她每隔一天就要练习着去适应一天放松一次的生活。可是思妍也是15岁呀,甚至比小青还要小两个月呢。但思妍并不怨恨父母的拔高要求,而是尽自己的全力去配合他们,思妍知道,严厉是父母爱自己的方式,而对自己严格要求也是自爱的表现。
今天便是思妍晚上不能放松的一天,虽然隔天进行一次「预习未来」的模式已经进行了快一个月了,可思妍还是觉得那么的难忍。想想也是,一个15岁的女孩,要坚忍整整一天一夜才能去洗手间「放松」,这要有多大的毅力和坚强的性格啊。躺在床上的思妍,看着窗外的明月,听着风声和蛐蛐的叫声,心情却得不到一丝一毫的放松。她向左侧躺着,身体蜷曲,两手放在胸前,从远处看,这就是一个恬静的小女孩在安睡的样子,可是近观的话,她强烈克制但仍不能自已的颤抖、紧紧夹在一起微微抽搐的双腿,以及哆哆嗦嗦时而紧咬时而娇喘的小嘴,还有那紧攥的小拳头,都讲述了她是多么地痛苦;多么地想要呻吟出声来;多么地想要摩擦双腿;多么想在床上翻滚以消磨时间……当然,她多么地想要释放下身的急迫,可是这一点,她是连想都不敢想的,这是最高禁令啊。而且还不允许用手去堵,必须靠自己的意志力,这是父母反复讲了又讲的。思妍看着窗外慢慢移动的月亮,心下暗数,一千零五十六,一千零五十七,一千零五十八,一千零五十九……每数到两千,她就翻一次身。虽然翻身也很痛苦,但起码能让已经发酸的双腿活动一下。但她不敢翻得太频繁,因为那样会引来细心的妈妈的训斥。背对月亮的时候,思妍就盯着月亮投射在屋内的光影,看它们慢慢地移动。
思妍知道,在这样的晚上,想睡着,在目前看来是绝对不能的。只有孤独而寂寞的忍耐、忍耐再忍耐。「呵……嘶……呵……嘶……啊呵……嗯……」寂静的月光下,思妍悄悄地小声呻吟着。她根据以往的经验,每晚大约翻身7到8次,朝阳便会慢慢升起,等到第10次翻身,估计就快可以起床了。爸爸妈妈给思妍设定的最后一道考验就是,即使在一天一夜没有放松的模式,早上起来也要先洗漱再放松。洗漱的时候,母亲总会严厉但是关切地问她,睡着了么?思妍不想让母亲失望,所以在半个多月后她就开始对母亲说,「嗯,睡着了一会儿,妈妈。」当然,妈妈的眼神是怀疑的:「你要锻炼自己的意志力,要让意志力战胜愚蠢身体的欲望和冲动,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要能够很自然地睡觉,懂吗?」「嗯,我明白,妈妈。」「嗯,洗手间里屋的门已经给你打开了,洗漱完了就去吧。」「嗯,谢谢妈妈。」

2

在那云和山的彼端,有这样一个民族,它叫「白云族」,前面这两个孩子便都是白云族的一员。其实,白云族的人大都不离开家乡,所以在当地,族人的密度很高,很多很多的家庭都是从老到小都是白云族。由于白云族有着自己古老的传统和文化习俗,政府决定当地实行自治。

在白云族的文化和传统里,他们认为排泄这种事情是极其晦气的,而人之所以区别于其他的动物,则是因为人能够以自己的意志力去克服肉体释放出来的各种欲望和冲动,尤其是对排泄这样的说不出口的事情更要有很强的自制力。所以族里很早就传下族训,要族里的小孩从四五岁起就要开始逐渐锻炼自己控制这难以启齿的欲望的能力,并在18岁前达到「成熟」——将自己「身体的愚蠢需求」控制在一天释放一次或更少的状态,而且这一次的释放最好在夜里。同时,白天不能有丝毫的不自然。而且在孩子「成熟」以后,家长还有责任继续监督到25岁以确保他/她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白云族人。

由于白云族是自治的,所以族里的小孩大都从小就上族里的学校,很多孩子更是一路从白云族自治小学到自治中学然后再报考白云族自治大学一路下来。而这些学校,表面上看上去和外面的学校没有什么不同,甚至师资力量还略优于外面,但除了大学外,从小学到高中,学校里是没有「厕所」的。大学里虽然有厕所,但每天只在晚上九点半到十二点半限时开放、学生刷卡才能使用。而且白云族自治大学认为,既然选择到大学进修,那么学生就应该以比族规更高地要求来要求自己,所以虽然学校里有厕所,但学校给学生分配的如厕次数却有严格的规定——大一新生每周有6次如厕机会,大二则减为5次,大三再减为4次,到了大四则只有3次了。族里的小孩从小就受到教育,知道哪怕是做出不得体的动作都是十分十分丢人的事情,所以更别提失禁了,哪怕是在小学,失禁都是要被全班笑话好久的话题。而且稍微严格一些的家长都会从小就严格惩罚失禁行为的,对失禁的惩罚之严厉几乎让每一代白云族小孩在小学时代就完全建立起了「坚决、坚决不能失禁、一定、一定要坚持住」的铁律。而一代代的白云族人都这样走过来,所以很少会有小孩萌生「这样不对」的念头,即使偶尔有,他/她也会被认为是族里的异类,如果家长严厉的教育都不能挽回的话,他们一家都会被族里放逐的。

这就是上一篇中梁小青、查思妍两位小姑娘的生长环境,也是她们所有同学和老师的生长环境。多年来,白云族人一直以自己是白云族人为傲,所以很多大学毕业的学生又回到中学和小学教书,亦或走上族里其他的工作岗位。白云族人居住的地方山清水秀、小城偏安,所以多年来,他们也能基本正好地过着自己自足的生活。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们封闭,对外界一无所知。实际上,恰恰相反,白云族人虽不尚远行、安土重迁,但却并不拒绝新鲜事物。相反的,外面世界的科技发展都能很快地传到族里来,族里倒也一直跟随着世界先进科技的脚步。

当然,我们故事里的主角们现在还小,就如上文出现的那两个小姑娘,她们才都15岁,刚念高一。那么,就让我们跟着她们的生活脚步,去一览白云族的特色罢。

3

在思妍的记忆里,仿佛从她诞生之日起,她就没有自由地「放松」过,她记得,四岁以前的时候,每每想要上厕所,都要给爸爸妈妈说,等到爸爸妈妈同意以后,由爸爸或者妈妈领着,才能打开洗手间里屋的门,坐到她专属的小马桶上上厕所。然而在四岁生日时,她至今忘不了那一天,早上醒来她便嚷嚷着要妈妈带她上厕所,可是妈妈却没有理会她,反而告诉她,忍着。小思妍一向害怕严厉的爸爸妈妈,于是便不敢再要求。
直到7点,妈妈才带思妍来到厕所,并郑重地告诉她,「作为一个白云族的女孩子,要有控制自己身体愚蠢欲望的能力,什么是愚蠢的欲望呢,上厕所就是。妍妍你看,你想上厕所的时候如果不让你上,你是不是觉得挺难受?但是上完了之后是不是就很舒服?这就是身体愚蠢的欲望,身体总是不思进取的,它只想要舒服,可是如果你一直满足身体愚蠢的欲望,那你注定要一事无成。所以,要能够用自己的意志控制自己身体的欲望,才是一个合格的白云族人。今天你已经满四岁了,按照族里的规矩,该开始锻炼自己的意志力了。所以,妈妈告诉你,以后你上厕所的时间要有严格的规定了。从今天起,以后只准你早上7点『放松』一次,上午11点『放松』一次,下午3点『放松』一次,晚上7点『放松』一次,然后最后睡觉前『放松』一次。还有,在我们族里,像什么『厕所』呀之类的词我们是避讳的,因为我们认为那都是不好的东西,所以以后我们不说『去厕所』或『上厕所』,我们说『放松』,明白吗?就是让身体愚蠢的欲望释放一下。那『放松』的地方呢,就是这里,洗手间。咱们族的洗手间一般分里外,里屋呢,你也知道,都是由爸爸妈妈保管着钥匙的,那么锁起来的原因呢,就是要督促我们都要好好地克制自己身体愚蠢的欲望,外面是洗手啊洗澡的地方,叫外屋,里面就是『放松』的地方,叫里屋。今天给你说的都记住了吗?」
小思妍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嗯,知道了,妈妈。」但又突然像想起来了什么的样子,问道:「那,夜里呢?不能,嗯,放松吗?」「对呀,刚才不是给你说了嘛,晚上睡觉前你可以放松一次,再要放松的话就是第二天早上7点啦。如果夜里你愚蠢的身体有了要放松的欲望的话,你就要自己忍着哦。其他时间也是,比如上午如果不到11点你的身体又发出愚蠢的欲望了,那你就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克制这个欲望,去忍住,明白吗?」
「噢,明白了,妈妈。可是,那如果要是太难忍或是忍不住怎么办?」这个问题一问出来,妈妈的脸色立刻变了,变得非常严厉:「查思妍,你要给我记住,没有『忍不住』的情况,只有你的意志力不够坚定的情况,而你需要做的就是一步一步地锻炼你的意志力来成长成一名真正的白云族人,所以,记住了,没有『忍不住』,听懂了么?」小思妍完全被妈妈严厉的申请震慑住了,小半天才怯懦地说,「知,知道了,我错了,妈妈。」妈妈这才脸色好看了一些,说:「念你初犯,就不罚你了,可是切记以后万万不可有这样的念头,明白吗?瞧,给你说了这么长时间,也早都过了7点了,虽然以后的话,每次放松的时间前后可以各有一刻钟的提前或延后,但今天第一天,就严格要求一下,也让你知道规矩,喏,现在7点已经过去11分了,你已经失去了这次放松的机会,等11点再来找我吧。走吧。」

思妍到现在都记得那时的心情,那是她第一次忍着「身体愚蠢的欲念」等着本来马上就可以来到的放松却被禁止。而且对一个四岁的小女孩,一晚上没有释放却要再忍到上午11点,想一想就知道是多么的残忍。但严格的妈妈故意第一次就让小思妍明白规矩就是规矩,它是神圣而不可打破的,所以虽然自己也很心疼,但却没有丝毫心软地监视着小思妍撑到了那天上午的11点。……

六岁的时候,思妍要上小学了。经过一年半的锻炼,现在的小思妍已经完全适应了一天5次的放松,但她要上的小学正是族里的自治小学,这个小学的一大特点就是——没有「洗手间」,只有「盥洗室」。开学前一天晚上睡觉前,小思妍照常来找妈妈去洗手间放松,然而妈妈却把她领回她的卧室,让她坐下,告诉她:「明天呢,你就要正式成为一名小学生了,自然要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对不对?所以呢,从明天开始,你呢,就只有早上起来一次、中午放学回家一次、下午放学回家到晚饭前一次、和晚饭后到睡觉前一次的放松机会了。由于你也长大了,妈妈也不严格规定正好的时间,这样时间跨度大一些,也便于你自己给自己加压、锻炼自己,所以,今天晚饭后7点的时候你已经去放松过了,晚上的这次就用完了,明早再来找我吧。而且,由于你长大了,以后要放松只能找我说,而且在有别人在的时候哪怕再难忍耐都不能有丝毫的不自然,要尽力做到,明白吗?」「明白了,妈妈。」小思妍知道妈妈是严厉的,所以尽管她很想去放松,但还是乖乖地自己躺到床上:「那我睡了,妈妈,晚安。」虽然晚饭喝的东西不多,但对于一个五岁半的小女孩,还是让她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久才睡着,而且第二天醒了个大早。一醒来就跑去找妈妈了。

而在学校方面呢,对孩子也有一套比较大众化的培养方案,学校规定,一年级和二年级的小朋友,每天中午必须由家长接回家或者由老师护送排队走回家,三年级的小朋友,则原则上也推荐回家,但自制力较强的同学可以在家长同意下申请中午留校,四年级的小朋友则推荐多少开始尝试中午留校,到了五六年级,就要全体留校了,而且早上要上早读。小学阶段上午四节课,下午两节课,由于没有必要设置课间,所以上午的课程从八点开始到十一点四十结束,中间两节课后有广播操10分钟,下午的课程从两点开始到三点半结束。高年级的同学则要在早上早来半个小时早读。下午三点半以后到四点半以前是班主任总结加值日生打扫卫生的时间,四点半以后静校。

查思妍就是在小学第一天上学遇到梁小青的。梁小青虽然也是族人,但她父母之前并没有过高地要求过她,所以对她而言,一切都是按照学校的培养计划来。当然像小青这样的小朋友有很多,尤其很多男孩子。但无一例外的,最终都能跟上学校的培养计划,无论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中,只是有些同学在某些时期显得比较吃力罢了。

一开始就连梁小青也是都跟的上的,更不用说已经被家长训练过的查思妍了。不过到了四年级时,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大部分的同学都在家长的要求下开始尝试中午留校了,小青也在四年级下学期断断续续地中午留在学校不走。但每当她留校不走的时候,下午对她就显得特别难熬。尤其是轮到她值日,更尤其是轮到她去擦盥洗室。由于自治小学是没有厕所的,所以盥洗室不像其他学校跟厕所相连。作为学校的一道风景线,这里的盥洗室都被打扫得非常干净、简直一尘不染,因为学校要求,每周一个班级负责打扫本年级楼层的盥洗室,每两个月评比一次。而学校对盥洗室的卫生要求又是最高标准,因为学校想让学生们知道,在不能克制自身身体愚蠢欲望的地方,肮脏总与人群相随,而在白云村,哪怕是小学,却连盥洗室都干净得一尘不染,这就是自制和坚忍的力量。所以每天放学后,盥洗室里都是一伙小孩子们拎着小桶装这水,拿着抹布和刷子对墙壁、水池、地板又刷又擦。而梁小青如果中午留校,那是最怕排到她去刷盥洗室了。但这样的时候总会发生,而每次她遇到这大难题的时候,同桌兼好友的查思妍总会留下来陪着她。到下午打扫卫生的时候,中午留校的小青本来就已经很难忍了,而不到10岁的小女孩在听到呼啦啦的水声的时候又怎能不加剧她的难忍?所以小青经常是刷两下子就会猛地站起来,弓着身子,两腿微曲,夹紧,有的时候还会急得直跺脚。但在这所学校,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所以不会有人同情她,大家早已对彼此这样的动作习以为常。而且不止她一个会做出这样的反应。只有思妍会陪在一旁鼓励她,并等她完成值日后一起回家。她们也就是在那时候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

有的时候,总是被「身体愚蠢的欲望」折磨得心烦意乱的小青也会悄悄问思妍,「那个……你是……你是怎么那么……那么镇定的呀」「唉……这个哪有什么窍门,多忍耐呗。一是真得太急太急的时候注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二是平常没事儿的时候自己多锻炼自己,你比学校要求得高一个层次的话,自然平时就会镇定自如了。而对我来说,我家里爸妈对我的要求很严的。」「那我平时要怎样锻炼呢?」「给自己创造机会使劲忍呗,比如说,下午回了家,给自己立规矩:写不完作业就不能放松。」「啊?!那不放松的话我……我坐立不安的怎么还能写作业啊?」「所以说要锻炼咯,青青~」

4

时光荏苒,转眼间,小青和思妍都已经11岁了,再新开学的时候,她们就都是初中生了。而升入初中则意味着,从早晨7点半到下午4点半她们都要在学校里——下午比小学时加了1节大自习课,一个小时。

根据学校的培养计划,学生被要求早上上学前在家里放松一次,下午放学后则要先做作业,待做完作业后再放松一次,晚上睡觉前再放松一次。可思妍严厉的父母已经给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早一次、晚一次,早上在上学前,晚上在做完作业后到睡觉前,没有第三次。而且在小升初的那个暑假,思妍就已经开始了适应性训练——虽然没有「作业」可做,但妈妈模拟了这个环节,将思妍的一天两次放送时间锁定在早上7点一次和晚上7点一次。而如果思妍白天做了什么惹妈妈生气的事情的话,妈妈就会把晚上放松的时间延后一个小时,并且会惩罚小思妍在最后的一个小时里要趴在床上。由于思妍的爸爸妈妈想让她有更好的体型,所以小思妍的床只是一张铺着两层床单的硬硬的木板。所以每次受罚,小思妍都会忍得全身剧烈地发抖、满头大汗。她感觉小腹就像一块小石头,身体的压迫让下身反应出强烈的「愚蠢的欲望」,而听话的她根本不敢偷偷抬一抬身子放松一下,只会顺从地克制着自己,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撑到八点。她知道妈妈的「狠心」是为了能让她在更重要的中学阶段更好地专心学习,不为「愚蠢的欲望」所困扰。所以在小升初的这整一个假期,她都积极地配合着父母认真锻炼着自己。

开学了,一开始由于作业并不多,所以学生们都或快或慢地很快适应了新的生活,小青也不例外,更不用说我们一向严格要求自己的思妍了。但随着年级的升高,作业量的增加,时不时的,小青发现有时候作业要做到晚上8点、9点,有的时候甚至是10点多。每到这种日子,如果晚上走进小青的房间,就会看到一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孩浑身颤抖着,两腿紧紧地夹在一起,嘴唇轻咬、娇喘连连,但发抖的手却在不停地写呀写,因为她知道,只有抓紧写完,才能去放松。有的时候,下身那怎么也克制不住的欲望甚至折磨得小青轻轻抽泣起来,但哭归哭,族里的规矩不能破,她当然从小就被教导过如果发生「意外」将会受到怎样严格的惩罚。「除了忍耐,还是忍耐,你只要记住这一点,力气就会增加好多。」思妍的声音仿佛在耳旁回响,是的,小青知道,坚持和抓紧时间做完作业是唯一的方法。

5

初中就这样慢慢地在各种小小的磨难中度过了,留下了更多的美好的回忆,小青和思妍也结下了更深厚的友谊。有的时候,一个眼神,无需言语,她们就能相互知心。

然而高中却是一次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根据学校的要求,高中一年级时早上加一节课,下午加一节大自习,而从高二开始,学生要留校上晚自习,从下午六点开始,三节晚自习,一直上到晚上九点。而且按照族里的规矩,学生到了高三这段时间,就是差不多要「成熟」的时间了,而思妍严格的父母则要求更高。所以出现了上文第一部分里的那段故事。同样,小青的家长也对她提了更高的要求——虽然一天依旧是两次放松的机会,一次在早晨一次在晚上写完作业后到睡觉前,但如果晚上十二点半还没能写完作业的话,那就需要接受惩罚——晚上放松的机会被取消。就让我们紧跟第一篇,继续看这一对好朋友如何面对将来的挑战吧。

早上,小青昨晚刚刚放松过的下身并没有再生出更多的「愚蠢的欲望」来,所以她轻轻松松地起床,洗漱,吃早餐。又一杯咖啡摆在她的面前。「妈妈,这个,咖啡就不需要了吧」「不行,你昨晚睡的那么晚,今天又是周五,作业肯定更多,你晚上精神顶不住怎么办?喝杯咖啡提提神。」「那……好的,妈妈。」听话就是美德,这是无论小青还是思妍从小就受到的教育。「今天看来要比昨天还难熬了」小青暗想。

周末自然少不了一堆的作业,但是规矩并不会因为周末的到来而改变。这已经是新开学来小青第三次过这样的周末了,想一想都可怕,可是又不能躲得过。果然,今天又是一堆的作业,而且是绝对12点半之前所不能做完的。但今晚的小青要经受的折磨还有一项——洗澡。由于作业做不完,所以放松便没有可能。但每隔一天的洗澡却要照常进行,天知道小青在淋浴头下是多么地痛苦,浑身抽搐得不能自已,嘴里的呻吟声已经连成一片,且一阵高过一阵。她弓着身子,微屈双腿,将右胳膊仅仅夹在两腿深处,左手撑在膝盖上,她两眼紧闭,泪水和汗水交汇留下,低着头而又不停摇头、摇晃上身、不停地跺脚。但这丝毫减轻不了她的痛苦,而她只能做到这些,用手去堵是坚决禁止的,而意外的释放也是大禁,那痛苦怎么能减轻。「啊啊啊哼哼……哎呦啊恩……」洗澡是痛苦的,但最痛苦的莫过于洗完澡,擦干净身体后再穿上衣服了,这是真正心理上的折磨——虽然距离洗手间里屋那么近,但丝毫没有放松的小青在经历了洗澡的折磨后却要再次自己穿好衣服,自己走回自己的屋子,「自愿」地继续去做那做不完的作业。
当她重新坐回座位的时候,已经完全坐立不安了。时间又快又慢地走过了12点半,正如她预料的那样,晚上的放松被取消了,作业还剩大概1/5。「啊啊啊……嗯哼哼……」小青痛苦地呻吟着,握住笔的手已经抖得不成样子。终于,在早晨2点40,小青处理完了这可恶的作业,然而现在却只有等到早上7点的放松了。「啊哼哼啊……啊哼……」躺在床上的小青怎么能睡着,只有翻来覆去地等着早上的来临。有时一种委屈的感觉涌上心头,她便使劲摩擦双腿,咬紧嘴唇。然而除了熬时间,她什么都没法做。「哎呦……啊……嗯……诶啊……啊嗷嗷嗯……嗯哼哼呃……啊嗯哼啊……」小腹在这个15岁的女孩的身上很不自然地涨的很大,很圆。
熬啊熬,终于,窗外开始泛起晨曦,小青感到了希望。而且折腾了这么久,汗水也带走了部分压力,小青觉得下身的欲望不是那么强烈了,可以比较平静地躺着了,当然双腿还是紧紧地夹在一起。但仿佛已经可以有一点点的困意了,时不时的,还能迷糊一会儿。虽然在这些短暂的梦里,小青也是在和下身那「愚蠢的欲望」作斗争。

阳光终于强烈起来,温暖地照射在了已经睡着的小青的脸上。感受到光和热的气息后,小青醒来,她惊异于自己竟然睡着了。慢慢地侧着身子起来,揉揉眼睛,突然,她一下子吓傻了,「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不要啊!」,但墙上的时钟就是这么无情地指向了7点20分。由于昨晚写完作业后小青没有关台灯就上床了,导致早晨经过小青房间的妈妈认为小青还在跟作业作斗争,虽然妈妈也心疼小青,也担心小青如果7点前还不能做完她这一天会不会太难熬,但规矩就是规矩,妈妈也不能多说什么,只想,「不要去打扰她了吧」,便走开了。「啊啊啊啊……呜呜呜……」小青坐在床上哭了起来。听到哭声的妈妈赶了过来,「怎么了乖囡?」「我……我昨晚太累了……然后早上迷糊了一会儿……结果,结果就……」「作业做完了么?」「嗯……。」「那你既然能睡着,说明还不是那么急迫,规矩不能破,看来你是要等到晚上咯,乖。」「啊啊啊啊……不啊,妈妈,不啊,」小青拉住妈妈的胳膊不放,现在的下身的欲望似乎比夜里还要强烈好多,她想,会不会是早晨的时候,下身也累了,所以才让她感觉好一些呢。但现在那感觉却是如此的强烈,如此的强烈。「妈妈,求你,求求你,妈妈……」
小青的妈妈其实也好心疼因为这个再一次错过放松机会的小青,「乖囡乖,今天白天妈妈陪你好不好,规矩不能破,这是咱早就说好的呀,来,下床咱去吃早饭去了。」「那妈妈,我今天能不能不吃不喝啊?求你了妈妈。」「这也是不行的啊,别忘了我们说过,白天不能有丝毫的不自然,你不吃不喝不就是不自然嘛,还是早上一杯豆浆、上午下午各一瓶水、晚饭时有汤,这些是不会变的。」听到这些,小青吓得两腿都软了,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想想也是,一个才15岁的娇弱的小女孩,要两天一夜不能放松下身,还要喝掉这么多东西,这痛苦可想而知。但从小的教育让小青知道,妈妈的话不能违背。几个小时后,小青躺在床上,早上喝的水和豆浆已经让它原本就鼓凸的小腹更加涨起,心软了的妈妈找来绳子,帮小青将双腿紧紧地捆在一起,这样小青就可以时不时地轻松一下,不用用自己的力气去夹紧双腿了。「啊啊!——啊啊啊!——啊哎呦!——难受死了啊啊啊啊!——」现在的小青已经不是呻吟了,而是颤抖着声音叫了起来,那声音带着痛苦,让人听了撕心裂肺,为之心疼。

而思妍这一面也不好过,由于昨晚做作业也超过了时间限制,她也需要推研到早晨的放松,但思妍的父母要求思妍在周末的时候,早上起来后要先打扫家里的卫生,从扫地到擦桌子、擦地板,所有的活儿都干完了才能去放松。而且由于思妍父母严格的要求,她可不敢在父母面前显得太过不自然,实际上,在父母面前,除了可以夹紧双腿小心走路外,连不挺直要办都是要被训斥的,更别说咬嘴、呻吟了。她唯有靠自己顽强的意志去克服各种动作下下身的急迫。「不许抖得那么厉害!克制住!抖什么!站直!」「是……是的,妈妈。」「不抖不抖不抖不抖不抖我不抖!!!」思妍一遍遍给自己下着命令,可是身体上似乎并不执行。她两手紧握抹布,用扫帚撑住身子,刚刚洗抹布的水流声似乎大大加强了下身欲望的强烈。
「啊……」思妍没有忍住,轻颤的娇躯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干什么!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想造反啊!行了,我现在告诉你,你今天早上的放松取消了。过来把这杯咖啡喝了,让你不长记性!!!快点!!!」「是……妈妈……。」思妍丝毫不敢反抗,她颤抖而又委屈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双手捧过妈妈手中的咖啡,艰难但坚决地喝下,仿佛在咽下一杯鸩酒。「抓紧干活,干完活以后到你房间里反省去,关禁闭到晚上九点,听见了吗?!」「啊?哦,好的,谢谢……妈妈教导。」思妍心里知道,这其实是母亲对自己疼爱的体现,她知道母亲明白这一杯咖啡下肚后她更不可能表现的太自然了。如果继续正常的活动,自然会被严格的父母挑出更多的错误,受到更严重的惩罚。所以回到屋里、被从外面锁上门,反而是一种解脱。
几个小时后,被锁在房间里的思妍强烈地抽搐着全身、香汗浸湿了薄薄的衣衫,她真的难受极了!由于关着门,思妍也敢小声地娇喘几下,「要死了……啊……啊……哎哟……要死了!!!」思妍拖着浑身发抖的身体一会儿爬上床,一会儿再坐起来,一会儿又挪下床,在屋里弓着身子一步一摇地来回走着,一会儿又坐在椅子上、趴在桌上埋头呻吟。大约中午的时候,一个最坏的事情发生了,她感到她下身的那个地方也在抖动,在抽搐,力气也正在丧失。「这是意志力要被愚蠢的身体战胜的表现!」她想,「怎么办,怎么办,只好用那个办法了,」思妍哆哆嗦嗦地在抽屉里翻出一个旧的铅笔盒,打开它的下层,拿出一个削细了的圆柱形橡皮条,「对不起了亲爱的爸爸妈妈,我实在是没用,意志力还是不够坚强,只能用它了,希望将来如果你们有一天如果知道了,一定要原谅我。」念完这一句,思妍不再犹豫,狠心地将这个橡皮条塞入了「那个地方」。往「那个地方」塞东西是极其痛苦的,但思妍已经顾不上这些。她突然想起小青取笑她说她是「塞严」,「其实,要是每天我都可以直接『塞严』就好了,啊啊……」堵上了的那里依旧在抽搐,思妍可以看到,留在外面的橡皮条的一头也跟着上下左右地乱晃,「抽搐,疼痛,酸疼,这些就是我将来要习以为常的感觉啊」思妍想着,又狠心地穿好裤子。「这样作弊好可耻,好下流,好卑鄙,我要趴到床上去悔过。」对自己严格要求的思妍在稍稍稳定后立马做出了这么对自己残酷的决定。而当她趴在床上的时候,她发现下身那圆圆鼓鼓的小腹已经完全将那一块的身体撑离了床面,她试图用手在后面下压,可是根本没用,换回的只有钻心刺骨的刺痛,以及两腿不住的抽搐。「那就这样锻炼自己好了,」思妍想着,找来绳子绑住自己双腿的膝盖处,「这样你们就不会乱动了。」然后翻过身,又一次趴在床上,任凭下身传来阵阵痛楚。「你是该好好反思了思妍,再有不到一年就16岁了,离族里规定的一天一次放松且神态自然却还差那么远,你到时候可怎么办啊,现在还不抓紧锻炼!!就保持这个动作,直到下身感觉平缓后再翻过身来做200个仰卧起坐,听见了么,思妍。」坚强的思妍自言自语地说着,汗水从她头上滴下,抽搐的娇躯和紊乱的喘息声讲述着她所承受的折磨。「啊……啊啊……啊哼……」,当然,还有思妍那极力压制的呻吟……。

6

时间是缓慢而又不知不觉地流逝的。转眼就到了年末。根据学校里的规定,在初中和高中要开设「克己」课,旨在通过规范具体的教学来增强学生的意志力。而「克己」课开设的时间就是初中和高中新生入学后转过年来的一整年的时间。平常是在周六,放假则每周上3天。老师就是族里的大学生或者以前的学生,那些在忍耐方面十分出众的,又愿意留下来任教的学生。

小青最怕最怕的就是克己课了。初中时克己课的记忆彷佛还在眼前。学校要求,上克己课的日子早晨起来是不能放松的,而且要多喝两杯水再来学校。虽然这些是由家长来监督和保证的,但为了锻炼小青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族人,在上克己课的早晨,小青的妈妈也会严格执行学校的规定。灌下两杯水,带着没有放松的小肚子来到学校,这才是一整天的克己课的开始。初中的克己课是男女生分开上的,所以每到上克己课的时候,两个班就会临时重组,让男生到一间教室,女生在另一间教室。
小青记得,初中给她们上克己课的老师是一个大学生。虽然瘦小,但长得很好看。每次,她都会带着一个圆鼓鼓的小肚子走进教室。第一次的时候,有同学问她,姊姊妳有多久没有去放松了呀?她莞尔一笑,从前天晚上哦。「好了,我们开始上课。早上呢,是理论课,要求妳们每节课都要喝掉一小瓶水(340毫升装的那种),认真听讲,保持正常的坐姿。要努力做到哦!从中午开始则要开始运动了哦,先练一个小时的站立,再练一个小时的跨立,最后扎马步半小时,这样差不多三点就可以回家咯。好,现在我们从人体的构造开始讲起。理论课也要认真听哦,从基础知识开始,等妳们了解了自己的身体后,还会给妳们讲很多有用的小窍门的。……」小青记得,一开始上克己课,勉强撑过跨立,她就会因为万分的难以忍耐又不得不拼上一切力气和意志去忍下去而哭得泪流满面。幸好,因为这种心情而「忍到哭」的学生不止她一人。而在她们站立或者扎马步的时候,老师就一直在她们中间走动,用各种话去激励她们……窗外,她看到男生们在跑圈,在做俯卧撑。她不知道那样是不是会更难受,不过看着他们忍耐得扭曲的脸,她想,是的罢。等到春天来的时候,她们就略过了站立这一项,而扎马步也提到了一个小时。扎完马步,还要练习蹲姿半小时。一开始练蹲姿的时候,几乎全班都哭了,那实在是太难忍耐了。小青泪眼蒙眬看向思妍。思妍竟然没有哭,但也在浑身发抖,脸色惨白,紧咬嘴唇,满头香汗。到了暑假,女生们也走上了操场,开始在下午的最后练习跑步,不过倒是不用做俯卧撑。不过到了秋天,她们却要做仰卧起坐了。这一项着实让每一个才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们都痛苦地呻吟起来,每一次都是,直到最后……「不知道高中的克己课又会有怎样的这么呢!」小青想到这个就怕得不行。

但怕归怕,该来的还是来了。1月4日,转了年来的第一个周六。他们被要求前一天晚上放松后加喝一杯水,第二天早上跳过放松再加喝两杯水。带着一肚子的水,他们来到学校。然后意外地发现,原来高中的克己课反而男女生不再分开上了,而是就在一起。只不过男生从一开始就要在教室后边立正站着,而女生在理论课上可以坐在桌前。依旧是上午一节课一瓶水,不过变成了 500ml 的标准瓶。依旧是理论课完了开始「运动」,不过中午多了「午休」的环节,而运动则要到下午两点半纔开始。由于两年没有上过这么高强度的训练课,学生们一开始要接受的是理论知识和身体能力的复习和恢复。这一次,教小青和思妍这个班的老师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教师。比起初中时给她们上课的老师,看上去彷佛经验更多一些。这第一天,她走进门,却并不讲课,而是马上要求学生喝干第一瓶水,过了一会儿,又要求喝干第二瓶水。其余时间,她竟只字不讲,只让学生们手背到背后静坐,男生保持站立。到了9点多的时候,大家渐渐地坐不住了。猛灌下去的两瓶水开始发挥效用。由于是静坐,此时思妍也已经在微微颤抖。而小青已经是哆嗦着身子,一吞一吸地喘着。

待到女生们差不多都被汹涌而来的急迫感折磨得娇喘连连、男生们在后面也大多站不稳脚步、弯腰的弯腰、跺脚的跺脚、攥紧了拳头的时候。这名一直缄默的老师才开了口:女生,坐好,不要乱动!男生,站直,不许晃,挺直腰杆!控制一下自己!我们开始上课。好了。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姓苏。来,从左边第一排开始,你们依次起来报一下自己的名字。虽然我知道你们相互之间都认识半年了。但我还不认识你们。所以就假装你们相互还不认识。依次走到讲台上来,站好,面向大家,大大方方地介绍一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再回去。明白了吗?好了,从妳开始。苏老师指着坐在第一排最右边的女生说。
这是一名很瘦小的女孩子。所以小腹内的汹涌对她来说也已经是个很严峻的考验。她扶着桌子缓缓站起身,刚要往讲台走,却听苏老师叫住他:怎么起得这么慢,身体不舒服吗?女生愣了一下,肯定不能回答「憋得肚子疼、两腿发酸」这样的答案罢,于是怯弱地说:「没、没有不舒服。」「没有不舒服怎么站起来要这么忸忸怩怩的,还撑着桌子,早上没吃饭?」「没、没有没吃饭。」「那动作就要简练大方,坐下重新站。从头再来。」本来作为第一个就觉得有点害羞的她,现在被训得脸都红了,只见这女生咬着嘴唇,重新坐下,然后一咬牙,不顾小腹内的急迫,迅速地起身,将目光望向老师询问着。「嗯,这就对了,很好。」苏老师说,「上来呀。」有了刚才的教训,这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子走上讲台的时候也不敢拖拉,不过经过这么一折腾,她走得过程中都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了,眼睛更是不知道该看哪里。小肚子里的难受更是扰得她心烦意乱。走到讲台前,她更是感到一丝滑稽——明明大家都认识,却要再「介绍」,说什么呢,就报个名字罢。「安迤迤」。小声地说完,掉头就走下去。谁知,又被老师叫住:「这就叫自我介绍吗?重来。」「啊?」安迤迤又扭回头,走回讲台。「让妳重来,就要从头从新开始,回到椅子上坐下,然后重新走过来。」「哦。」「啊啊啊,真是丢死了!」安迤迤心里想着。又感觉小腹里的情况更加难捱了一点。她略略向前欠着身子。「早上没吃饭?!挺直身子走,别和那病怏怏的大小姐啊似的。」安迤迤觉得自己快哭了,同时委屈得特别想跺脚,就是那种说不出来,却疯狂地想跺脚的感觉。她紧咬嘴唇,回到座位上坐下。然后重新站起来,走到讲台上。用稍稍发颤的声音说:「大家好,我叫安迤迤,很高兴认识大家。」然后小心翼翼地鞠了一躬。虽然鞠躬给小肚子带来了更加强烈的不适,但是她不想再来一遍了。为了不让老师挑刺,她又转身面对老师,再鞠躬,然后说:「请老师多多关照。」然后才控制着步伐,控制着那强烈想要释放的欲望,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刚一坐下,她就羞得将头埋到双臂里趴在桌上。「有让妳趴着吗?坐姿忘了吗?手背到背后,上身挺直。」安迤迤抓紧按照老师的话做了——她怕她又要再做一遍。幸好老师说,好,就这样,剩下的同学,按照这个来。
就这样,学生一个个地走上去再走下来。有几个控制力比较差的男生,走到半途还要停下来弯腰,或者整个过程不敢直着腰,都被苏老师一一修理了。「没长骨头吗?站直不会?」「老师,难受。」「难受?人家女生就不难受?怎么你一个大男生这点控制力都没有?回去重做!」。

介绍完毕,苏老师命令他们再喝下一瓶水。然后看着大家。她看到小青已经完全不能安稳地坐着,两腿紧紧地扭在一起,身上也抖得厉害。于是她将手指着她:「大家看梁小青同学,谁来说说她现在面临什么问题?」「踊跃回答!」有平时就比较活泼的男生开始了——「老师,我知道。」、「你说。」「老师,她想尿尿。」这是一个平时就比较胡来的后进生,不过今天他可闯了祸。「尿尿」这么不雅的词,他竟然公开地说出。气得苏老师有那么一会儿都没反应过来。男生们短暂地哄笑了一会儿,女生们大多都羞红了脸。而小青,更是羞得哭了出来。待到苏老师回过神来。她不动声色地拿出手机,给教导处打了电话,然后对这名男生说,去吧,教导处,你会后悔的。
待到平静下来。苏老师严肃了课堂,然后说,刚才这名同学不仅无耻,而且也回答错了。她接着说:「放松,从来不是一个『问题』,放松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而克制自己的欲望也不是一个问题,这也是一件我们作为人类所应该去努力的事情。小青同学遇到的问题是,如何承受,或者说忍受身体的不适。来,妳到讲台这里来。」
梁小青抽抽搭搭地走到讲台前。苏老师抚摸着她的后背安慰着:「没事的,别怕,来给大家做一个示范。」然后面向同学说:「来,小青同学,我问妳,若是妳现在在外地的公交车上,妳还会有这些小动作吗?想一下,用自己每一个细胞去冥想这个环境,想一想要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妳会怎么做!」小青想,要是在外地,那肯定会被别人看出来,而且不了解他们习俗的人看她,一定会被当作变态看罢。她想,要是在外地,无论如何,就是耗尽最后一丝力气,都不能表现出来。可是这要怎么做呢。「意志力!」苏老师在一旁喝到。对,意志力。她想着自己若是也想象初中那个克己课老师那样能够带着那么大的小肚子而面不改色,那么就要有顽强的意志力并坚持练习,不能怕痛。想到这里,她一咬牙,使上最后的力气,使自己勉强正常地站立,不再摇晃。
「看,同学们,看,小青同学做到了。」苏老师马上说,「所以说,你们也一样。人天生就有控制自己欲望的能力。而不必透过扭动身体,表现出一副难受的面容来给别人看。就连这个也是放纵自己的表现。你们可以做到!」然后她又顿了顿说,当然,有的时候,当实在很难做到的时候,想象力可以帮助你们再添一把力量。看,小青同学刚刚积攒起来的意志力已经有点不够用了,这时候她该怎么办?来,我告诉妳,妳现在就幻想,幻想一个最能令妳高兴的场景。然后沈浸在这个场景里。看看效果如何。」「最……高兴的场景?」有什么好高兴的呢,她一时早已被难受所占据,何以幻想高兴呢。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各种最难忍的时候的场景:学期开始时那次因为贪睡而忍了一天半没能释放的最后时刻、小时候忍着鼓鼓的小肚子提着水桶在盥洗室里蹲着洗刷地板的时刻……她开始想该怎么办,要是……要是忍不住,那该多羞呀。而且一定会受到严重、严重的惩罚。会是什么惩罚呢?被灌下大量的水,然后被禁止更长时间不能释放?想着想着,她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脸微微红了。
「想到什么了?」苏老师问。小青不知道,虽然她心里很急,但是在刚才的思索中,身体却慢慢缓和了下来。所以苏老师会觉得这是冥想生效了。「嗯,其实……其实我在想……我在想我今天被罚。」「被罚?」「嗯,我在想,我今天被罚喝下更多,更多更多的水,却一直不能够去释放,还要被……绑上腰带,然后……穿着单薄的衣服,在外面寒冷的冬风里做仰卧起坐。而且不能发出一点呻吟,叫一声加喝一杯水,多做一百个……我知道这绝对不现实。可是就这样想着狠狠地罚自己,我反而感到……感到有点……有点……总之,身体有点发热,但也平静舒缓了下来。老师,这样可以吗?」「可以,妳做得很好。有的时候幻想着自己会处于更糟糕的环境里的时候,也是十分管用的。能让我们对现状更加接受。」苏老师解释说。「很好,妳做得很好,回去坐着罢。」她拍拍小青的肩膀,笑着对她说。小青红着脸回到座位上。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她的确感觉小肚子里的急迫感少了那么一点点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