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下) 作者:冒一下泡泡

岳雄飛看張老太太出去了,就坐回了炕頭,一隻手伸到陸婷的身上,撫摸著陸婷的腳丫,笑著問道:“墩子,你媳婦呢?帶過來讓哥瞧瞧。”
  一聽到嶽雄飛說他的媳婦,墩子就眉開眼笑了。
  “岳哥,你等著。”說著就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陸婷在床上趴著,目睹著屋裏的一切,知道嶽雄飛和這家人的關係不一般,也知道這家人把她當成了嶽雄飛的私有財産,他們是不會放她跑的。她正胡思亂想的時候,嶽雄飛已經上炕,把她的身體翻了過來,一雙手貪婪的撫摸著她的圓滾的乳房。
  “嗯……”陸婷哼了一聲。
  嶽雄飛的手很暖和,摸在冰涼的乳房格外的舒服。陸婷不由得閉上了眼睛喘息起來,她不知道自己現在這個樣子,是變得淫蕩了還是女人的正常反應。
  不一會兒,門外響起了腳步聲,墩子一撩門簾走了進來,手裏還牽著一條鎖鏈,鎖鏈後面是一個赤裸的姑娘,她披散著頭髮,雙手背在身後,穿這一雙拖鞋。那鎖鏈是拴在姑娘頸中的皮項圈上。
  姑娘看起來很年輕,估計頂多只有20歲,模樣雖然不比楊璿和陸婷,但也是頗有姿色。她身材窈窕豐滿,全身光滑雪白,走路時還略帶些兒嬌柔淒婉,一看就知道是從來沒幹過重活的城裏姑娘。
  “岳哥,我把媳婦帶來了。”
  “哦,哈哈……墩子啊!你先出去幹點活,把鑰匙給我留下就行了。”
  “哎!”墩子從脖子上摘下整天挂著得鑰匙遞給嶽雄飛,就高興得跑走了。
  陸婷聽見墩子被買來的媳婦來了,在嶽雄飛的惡手的玩弄下她睜開了眼睛。
  真年輕啊!多好的姑娘。被買到這裏不知道多久了,這些罪犯真是可惡。陸婷看著那可憐的女孩兒心中激動,她真想立即把那些人販子和岳雄飛等人統統的抓起來。可她低頭看了看自己赤裸的身體,又看了看嶽雄飛那只正在玩弄自己乳頭的惡手,她心中暗暗的歎了口氣。
  那年輕的姑娘,看見了嶽雄飛早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她站在那裏身體變得僵硬,一不也不敢動。
  “小愛,過來。”
  那姑娘恐懼的看著嶽雄飛,緊張的向前邁了幾步,走到嶽雄飛的面前。
  岳雄飛放開了陸婷,伸手去摸小愛的乳房。那乳房在看到嶽雄飛的時候起就已經開始充血了,乳頭圓鼓鼓的,好像要破皮而出。當嶽雄飛的手碰到小愛乳房的一刹那,小愛使勁的閉上雙眼,嘴裏不由得輕聲的啊了一聲。
  “小愛,見到我高興吧?”
  “嗯,嗯。”小愛誠惶誠恐的使勁的點著頭,生怕嶽雄飛會生氣。
  “舒服嗎?”
  “嗯,嗯。”小愛有使勁的點了點頭。
  嶽雄飛把小愛的腰摟在懷裏,用舌頭挑頭著她的乳頭。小愛緊閉著眼呼吸急促起來,她的身體使勁的蹭著嶽雄飛的衣服,好像這樣才能發泄掉積蓄在心中的欲火。
  很快,嶽雄飛也情緒激動起來。他抱起小愛仍在炕上。
  這時,看的面紅耳赤的陸婷才發現,小愛的雙手被皮帶捆在了背後。
  嶽雄飛起身撲在小愛的身上,粗暴的柔捏著她的身體,不斷地用嘴舔著小愛的全身,小愛也急速喘息著,嘴裏發出了輕聲的浪叫。
  嶽雄飛的激情起來了,他分開小愛的雙腿,拉開了自己褲子的拉練……
  “啊……啊……”
  小愛被嶽雄飛雙手拖著臀部,享受著那深深的進入帶來的快感。
  很快,嶽雄飛發出了一聲呻吟,放下了小愛鬆軟的身體趴在她的身上。
  在炕上的陸婷早就緊閉上了眼睛,不敢看炕上的一切,但他們的聲音也讓陸婷全身燥熱,她也滿面通紅的喘息起來,她感覺自己的下身熱乎乎的,似乎有什麽東西流到了腿上。
  “看見了嗎?是不是很享受?”緩過力氣的嶽雄飛一手抓住陸婷的大腿,把她扯了過來。
  陸婷不敢睜眼,任由嶽雄飛拉來扯去。
  嶽雄飛的手摸到了陸婷被淫水粘濕的陰毛時,哈哈地大笑了起來道:“哈哈……陸婷小姐也會如此淫蕩啊?”
  陸婷羞臊的緊閉著眼,一聲也不敢吭。
  “看見了吧?小愛是不是很快樂?”嶽雄飛摸著小愛的乳房得意地笑道:“你不要以爲自己就是什麽聖潔的貞女,其實都是一樣,我看你用不了多久也會變成和小愛一樣的女人的。”
  嶽雄飛坐起身來,一把抓住陸婷,把她從炕的另一頭拖到了小愛的兩腿之間。
  “陸婷小姐,我讓你開開眼!你看這是什麽?”
  陸婷睜開了緊閉的眼,順著嶽雄飛的手指看去。
  只見小愛兩腿之間的肉縫頂端有一個雞蛋大小的金屬裝置,裝置上面有一個金屬的小短管,管子上方有一個小鑰匙孔。整個金屬裝置的兩側有兩根固定的皮帶,緊緊的捆在小愛的兩條大腿的根部。
  “怎麽樣?沒見過吧?”
  岳雄飛得意拿起墩子留下的鑰匙道:“這是我製作的尿道鎖。有了這把鑰匙,她的排尿就要完全受我控制了。”
  “來,小愛,我們尿尿了。”說著,嶽雄飛拉起炕上的小愛,把著她的雙腿嬰兒般的抱在懷裏。從旁邊用腳踢出尿盆,把鑰匙插入了那個小鑰匙孔。
  嶽雄飛輕輕的轉動的小鑰匙。那小愛的尿也就嘩的一聲流了出來,完全不受小愛自身的控制。
  小愛面對著目瞪口呆的陸婷,小愛害羞的把臉埋在了嶽雄飛的懷裏。
  嶽雄飛哈哈大笑著,把小愛摟在懷裏,看著小愛的尿也一點一點的流幹才用鑰匙把尿道鎖鎖上。
  岳雄飛重新把小愛放回床上,轉身摸著陸婷的陰毛笑道:“這可是好東西啊!我今晚也給你裝一個,這樣你每次尿尿都要求我,如果我不高興就把你憋死,哈哈……”
  陸婷的臉羞紅了,她不能說話,只能在鼻子裏發出嗚嗚的聲音,氣憤的狠狠的盯著嶽雄飛,此時,她恨不得親手殺了他。
  可嶽雄飛滿不在乎,他色咪咪的看著陸婷,把手伸到了陸婷陰部開始玩弄,陸婷意識到自己現在不過是他的玩具,他想怎麽辦自己根本無能爲力,她甚至連自殺的可能都沒有。
  陸婷痛苦的閉上了眼,兩眼的熱淚從一側流到了炕上。
  6、最後的掙扎
   “經我們調查,楊璿極有可能是和她的男朋友岳雄飛共同作案。嶽雄飛這個人我們調查了他的檔案,他的檔案是完全保密的,他曾經爲國家安全部門工作過,後來 不知道什麽原因被解職了。經過我們和安全部門的交涉,我們掌握了他的一些情況。嶽雄飛在安全部門工作的時候,主要負責高尖端設備的使用維修,和設備與反偵 察的應用。這也就解釋了我們之所以遇到的高智商高科技罪犯的原因。”姜春林在案件分析會上彙報著案情的重大突破。
  “經安全部門的證實,我們在 郊外發現的老農牧研究所曾經國家安全部門的秘密倉庫,在倉庫我們沒有任何的發現。可通過安全機關的配合,我們又在城郊找到了兩個廢棄的倉庫,在裏面我們發 現了裝林穎的大鐵盒和裝沈丹的鐵球。而且我們還發現了一些炸藥,其中裏面就有在慧隆大廈發現的塑4型炸藥。”
  “有沒有找到指紋,和其他關於嶽雄飛直接在現場的證據?”肖局長忽然插嘴問道。
  “沒有。”姜春林搖頭道:“我們搜查過嶽雄飛的家,他家裏的現金都不見了,還少了一些的衣服和隨身物品,他的手機不見了,但手機卡被扔在地上,沒有指紋,屋裏很亂,看來他走的時候很匆忙。我們懷疑他是和楊璿一起逃跑的。”
  “不過我們在他家裏的一件衣服上發現了兩根頭髮,警法醫鑒定,這是陸婷的頭髮。我們已經通知了外地有關的部門,讓他們幫我們留意楊璿和嶽雄飛的下落。一有情況我們立即就去抓捕。”
  “嗯,很好。你們調查了嶽雄飛的家人沒有?”
  林穎接過問題點頭答道:“調查過了,嶽雄飛生在農村,很小就沒有了父母,他也沒有兄弟姐妹。他一直是在孤兒院張大的,他參加工作後,由於工作的需要,一直沒有回去過。”
  “沒有親人和朋友?”肖局長搖頭道:“這麽說找到他是很難的啊。”
  “是的。目前是這樣。”陳風點頭道:“不過罪犯拿走的贖金,是我們標記了人民幣號碼的新幣,罪犯逃走的時候帶走的現金並不多,他們的錢一旦花完,就會使用這些新幣,或者去搶劫犯罪,我們已經把號碼下發給各大銀行和商場,一旦發現就立即報警。”
  “嗯,好。我們不光要守株待兔,還要和安全機關的人合作,徹底調查嶽雄飛去過的地方,要走訪每一個他有可能藏身的地方。”
  ……
  晚上,嶽雄飛他們在西屋吃餃子,陸婷一個人手腳被綁在一起平放在東屋里間的大炕上,爲了防止她逃跑,她的腳上又多捆了一根繩子連在後牆的窗戶框子上。
  她一天沒有吃東西也沒有喝水,只是在下午被嶽雄飛把著尿了一次尿,她長這麽大,從來沒被人這樣把過,她感覺那時候是她最恥辱的時候。
  她又饑又渴不知不覺的昏昏睡去了。
  睡夢中,她仿佛回到了童年,母親溫柔的抱著她,撫摸她的頭,一隻溫暖的大手摸著她的身體。她幸福的在母親懷裏撒著嬌,興奮的呻吟傳進了自己的耳朵。
  陸婷醒了,她感到有人趴在她的身上,她睜開了眼,眼前的不是母親,而是墩子這個傻小子,在貪婪的看著她。
  “嗚……嗚……”她驚恐的想要從墩子的身下掙扎出來。可墩子緊緊的抱著她,一隻大手在撫摸著她的乳房。
  陸婷使勁的搖著頭,她不想被一個傻子欺負,可那傻子可並沒有放過她。
  傻子很快的脫掉了褲子,陸婷看到傻子的陽具硬硬的挺立了起來,他趴回到陸婷的身上,分開陸婷被捆起來的雙膝,在陸婷的嗚嗚的掙扎聲中刺進陸婷的身體。
  媽呀!好大呀!傻子的力氣也很大,那急速的抽動,幾乎讓只能用鼻子會呼吸的陸婷窒息過去。下身的疼痛和被傻子淩辱,讓陸婷掉下了屈辱的眼淚。
  “你幹啥呢?”張大媽忽然闖進門來小聲的喝道。
  “哎呀!娘。沒幹啥!”
  “還不快滾出去,這可是你岳哥幫人家買的媳婦,要是弄出了事情,你讓你岳哥咋去交待?”
  “嘿嘿……我……我看這個小媳婦挺好的,就……嘿嘿……”墩子傻笑著撓撓頭,“娘,我走了。”
  墩子穿上了褲子跑了出去。
   張老太太拿出一塊棉布輕輕的給陸婷擦拭了下體,喃喃道:“姑娘別介意,我家的墩子其實是個好人,就是人很笨,自從給他去了個媳婦他好像才開了竅。姑娘, 你別往心裏去,反正女人早晚都那麽回事,你就是到了買家的地方也只是個人家當老婆生孩子,你就當墩子跟你鬧著玩的啊?”
  陸婷沒有想到,這樣的話也能從這個面容慈祥的老太太嘴裏說出來。她緊閉著淚眼沒有吭聲。張老太太給她擦去淚水,還想要勸她幾句。
  此時門外響起了腳步聲,嶽雄飛走了進來。
  “岳兄弟,你不是到五嬸家裏去串門了嗎?”
  “啊!小璿留在來那裏了,我還有點事,所以特地回來了。”
  “這麽晚了,你還有什麽事啊?”
  “嗨!還不是爲了這個給人代買的媳婦,人家要給媳婦裝一個你家媳婦一樣的尿尿的鎖。”
  “哦,哈哈……那可是個好東西,裝上了這個媳婦就服服帖帖的了。哈哈……好,你忙吧!大媽我就不打攪了。”張大媽笑著站起身,一挑門簾走了。
  嶽雄飛從外屋端進來一碗稀粥,坐到了床頭,她把陸婷扯了過來,讓她靠著自己,伸手拿下陸婷口中的內褲。
  “一天多沒吃飯了,現在給你喝點兒粥。”
  “少來假仁假義的,我不喝!”陸婷此時氣憤極了,她恨死了眼前這個道貌岸然的壞蛋。
  “你不喝?想要餓死啊?”
  “餓死也比這樣受你們欺辱的強。”
  “呵呵……”嶽雄飛笑了,“我不會讓你餓死的。現在讓你吃是關心你,如果你不吃我就給你的嘴上套一個管子,我這裏有漏斗,我叫你不吃也得吃,那時候是腔粥還是喝粥只能看你的運氣了。哈哈……”
  “無賴!”陸婷使勁的甩著頭,她真想狠狠地咬這個壞蛋。
  “你要是再罵我,我就給你套管子了?”
  陸婷聽了這話狠狠地瞪了嶽雄飛一眼,卻沒敢說話。
  “好了,現在我的警官大美人,張嘴,我喂你喝粥。”
  陸婷無奈,只得張開了嘴。
  ……
  第二天,陸婷被急急的尿意憋醒了,昨晚嶽雄飛給她裝尿道鎖時,爲了讓她的四肢活通一下血脈,就解開了她身上的繩索,把她的雙手用紗布纏了起來然後把她的腳捆在炕頭。
  陸婷急切地想尿尿,可是她卻尿不出來,她用帶著紗布的手去摸那個讓人恥辱的尿道鎖,結果尿道強烈的刺激讓她的身體一陣酥麻,她更想尿尿了。
  “嗚嗚……”陸婷拼命的想叫喊,可是她嘴裏的內褲被嘴上勒的紗布牢牢的固定在嘴裏。
  這時,墩子一挑簾門進到了裏屋。
  “嘿嘿……”墩子傻笑了一聲,“你要尿尿是吧?”
  陸婷急忙的點了點頭。
  “你尿不出來的,你尿尿的鑰匙在你脖子上挂著呢。”
  陸婷此時才注意到,自己的胸前竟然多了一把鑰匙,那是一把小鑰匙。陸婷用纏著繃帶的手想把鑰匙拿下來,可是她怎麽也做不到。於是她向墩子投來了求助的目光。
  “嘿嘿……小媳婦,你看我幹什麽?”墩子傻笑著,眼睛色迷迷的盯著陸婷的身體。“我是不會給你打開的。除非你是我的媳婦。嘿嘿……”
  陸婷失望了,她乞求的看著墩子,嘴裏發出嗚嗚的聲音。
  “想我給你打開啊?好,你把趴在炕上,把屁股露給我。”
  聽見傻子讓自己擺出這樣的姿勢,陸婷的臉一下子紅了。她狠狠地瞪了傻子一眼。
  “嘿嘿……不聽話是吧?那我就等,什麽時候你願意讓我玩個夠了,我就給你打開。反正岳哥和嫂子出去縣城買東西了,中午才能回來。家裏現在只有俺跟俺娘。”
  陸婷強忍著尿意,她沒有趴在炕上,而是她向後一仰,直直的躺在炕上閉上了眼,聽任那尿意的痛苦的折磨,一聲不吭。
  ……
  警方的調查依然沒有線索。
  直到下午,林穎興衝衝得跑了進來:“隊長,你看我給你帶來了一個人。”
  只見林穎身後跟著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子,他上前和陳風握手道:“我是杜天戈受了安全機關的委派,特地給你們提供了一些關於嶽雄飛的線索。”
  “啊呀!謝謝……太感謝了!”
  陳風正要佈置讓所有刑偵隊員開個碰頭會,小張拿著一份電報也跑了過來。
  “隊長!有線索了。我們在一個縣城發現了代記錄的鈔票了。”
  “啊?真是太好了!”
  “你們在哪發現的那張鈔票?”
  “在樊城縣的縣城,那裏的一個大超市里,收銀員見到那張錢的時候立即就認出來了。然後她就打電話報了警。具當地公安局說,使用鈔票的是一個女的,根據他們的描述,我們基本可以斷定那就是楊璿。”
  “太好了!陳隊長”杜天戈也高興得搓了搓手道:“我要給你提供的檢索就是樊城縣裏的一個山村。”
  “是啊?這麽巧?看來所有的線索都對上了,這下子嶽雄飛可跑不了了。”
  “不過,陳隊長,我說的那個山村可不是那麽好去的。如果你要是貿然的去抓人,不但抓不到人,而且還會惹出很多的麻煩。”
  “怎麽會這樣呢?”
  “那是一個閉塞的山村,村民很窮也不懂法野蠻得很。嶽雄飛曾經住過那個山村,和他們的關係很好,山村的人有好幾戶都受過嶽雄飛的好處,他們整個村子都認爲嶽雄飛是好人,他們不會讓我們輕易進村抓人的。”
  “那怎麽辦,隊長?”林穎情緒焦急起來,她急迫的等待著陳風決定。
  “嗯……”陳風沈思了一下,微微的笑道:“既然這樣,我們不妨來個打草驚蛇。”
  ……
  天已經下來了,張大媽剛從鄉里的集市回來,一進門就跑進了東屋,把嶽雄飛叫了過來。
  “哎呦!岳兄弟啊。我剛從鄉里回來,聽說鄉里白天來了好多的警察和武警。不知道他們要幹什麽呢。”
  “今天白天?”嶽雄飛插嘴道。
  “是啊!”
  “你聽誰說的?”
  “當然是街上東西的了,而且我還看見好幾輛警車都在往分局聚集呢。”
  “張大媽,我要走了。”嶽雄飛的神情緊張起來。
  “岳兄弟,你才呆一天就走啊?”張大媽擔心的向嶽雄飛問道:“那些警察是不是找你來的啊?”
  “嗯,是的。我現在就得走。”
  “可是現在已經是晚上了啊!”
  “晚上走安全。”嶽雄飛說著叫過來一邊的楊璿。
  “小璿你去收拾東西。”
  “墩子弟!”
  那個傻小子聽到了嶽雄飛叫他也湊到了近前。
  嶽雄飛指了指炕上的陸婷道:“給我把我買的媳婦捆好,我要你捆成我教給你的那種後背有把手的那種。”
  “好的。”墩子傻笑著看了看床上的陸婷,眼睛裏露出了一種強了的欲望
  嶽雄飛獨自出門去收拾汽車,他檢查了車帶,給汽車加了油,檢查了一下發動機,看來汽車的狀態良好,他出門前總是對汽車做仔細的檢查,這是他多年的職業習慣。
  沒過一會兒,楊璿抱著收拾好的行李出了院門,嶽雄飛讓她把行李扔到後座上,讓她也在後坐等著,揚璿狠狠的瞪了嶽雄飛一眼,憤憤的上了後座。
  又過了一會兒,墩子提著一個捆好的布包走了出來。布包還蠕動著發出嗚嗚的聲音。
  嶽雄飛讓墩子把布包放在副駕駛座上,自己上了駕駛室,回頭對出來送她的張大麽說道:“張大媽,我走了。以後有機會再見。”
  “好,岳兄弟一路走好。”
  嶽雄飛一踩油門,汽車從低矮破舊的院門前開走了。
  嶽雄飛剛一出村就關閉了車燈。
  揚璿害怕得拍了拍嶽雄飛緊張道:“老公,你要幹嘛呀?這麽黑的路,你不怕出事啊?”
  “正因爲怕出事,我才關上車燈的,我懷疑警察就埋伏在附近,哼!他們這是打草驚蛇,讓村裏的人不敢收留我,然後在村外埋伏。”
  這麽一說,楊璿害怕了,她緊張得看著周圍漆黑的夜色。
  出村沒多久汽車撲的一聲晃動了起來。
  “怎麽回事?”
  “車帶沒氣了。”岳雄飛鎮定的說道。
  “怎麽搞的?你不是檢查了汽車了嗎?”
  “一定是警察路上鋪設了釘子,現在四個帶都起氣了。”
  “那怎麽辦?要停車嗎?”
  “不行,要是停車我們就死定了。”
  “那可怎麽辦好啊?我們就要死了。嗚……”楊璿全身顫抖,她趴在嶽雄飛的背後害怕的哭了出來
  “我想他們還沒發現我們,我們現在湊合著把車開上盤山公路,到那裏再截一輛車,然後就遠走高飛。”
  正如嶽雄飛預料的,由於公路四周沒有隱蔽物,周圍埋伏的刑警距離公路比較遠根本沒有發現有汽車開過,汽車開上了盤山公路,這一段山路地勢險要,下面深深的穀底是洶湧澎湃的江水。
  汽車剛過了一道山谷,就到了一個岔路口,忽然嶽雄飛看見前面燈火通明。
  “不好,前面是查車的。”
  “那怎麽辦?”
  嶽雄飛猛的一才刹車,跳下汽車緊張道:“快跑。”
  說完,他轉過了車頭跑到了副座,打開車門抓起布包背起來就跑。
  楊璿下車後急忙去拿行李,她看著嶽雄飛只顧著背著陸婷憤憤地嚷道:“你這該死的,沒良心的,你就知道你心疼那個小狐狸精。你就不管我和咱們的東西了?”
  楊璿的哭鬧聲,很快的引起檢查車輛的刑警的注意。
  在楊璿大包小包的逃跑中,幾輛警車已經將她圍住……
  此時岳雄飛已經顧不了這麽多了,他拼命的向回跑,此時他緊張的已經感覺不到身後背著一個人的重量了。他就只有一信念的向前跑,找一個山勢稍緩的地帶爬上山去,這才是他的唯一出路。
  此時,身後車燈一閃,三輛警車從後面駛來,前方也閃起了警車的大燈。被包圍了。嶽雄飛停下了腳步,他喘著粗氣,從身後解下了布包,借著燈光他跑到了盤山公路的崖邊,崖下是湍急洶湧的河水。
  五輛警車在岳雄飛周圍停了下來,陳風、林穎、姜春林等都下了汽車……
  “嶽雄飛,放下包袱,交出武器。你被包圍了。”陳風端著手槍厲聲喝道。
  “哈哈……哈哈……”嶽雄飛乾笑了兩聲,“不要拿這種事來嚇唬我。我手裏有你們的警察做人質。現在只要我使勁往下一扔,那個小美人就算不摔死也會淹死。”
  “嶽雄飛你不要胡來!我們可以和你談談條件。”林穎握著手槍,她極力想穩住嶽雄飛的情緒。
  “哼!談什麽條件?你們無非就是拖延時間!現在你們退後,給我騰出一輛警車,讓我出去,不然我就把她扔進河裏!快!”
  “別緊張!我們會答應你的一切條件……”陳風說著慢慢的退後,可他手裏的槍卻始終瞄準著布包後面的嶽雄飛。
  “少廢話,我只給你們十秒鐘。”
  “嶽雄飛!”姜春林激動得叫著,他的手槍準星對準了布包後的罪犯。
  “10……9……”
  “好好,不要激動,我們給你騰出一輛警車。”陳風把右手伸在背後,給林穎打了一個手勢,自己放下了槍,慢慢的向後退。
  “6……5……”
  “砰!”林穎的槍響了。
  子彈准准的打到嶽雄飛的手腕,嶽雄飛身體一抖,手中的包袱一下掉在地上。
  嶽雄飛真不愧是專業訓練出來的,在刑警們同時向他射擊的刹那前,他閃電般的轉身右腿勾住布包跳下了懸崖。
  “砰!砰!砰!砰!”刑警們的子彈沒有一個擊中目標,他們眼睜睜的看著嶽雄飛和陸婷消失在懸崖的盡頭。
  當林穎他們趕到崖邊時,只看湍急的河水向東而去。
  7、女警的尾聲
  C市的綁架勒索案終於結束了。陸婷和嶽雄飛的屍體始終沒有找到。現場勘查的專家們分析,嶽雄飛和陸婷不可能生還。他們很可能被激流卷到了河底,卡在了下面的某處。
  楊璿由於綁架勒索罪被判入獄。陳風、林穎、宋紅、沈丹、姜春林、王桐等都榮獲了二等功,陸婷被追認爲烈士,榮獲二等功。
  一個月後,一輛紅色的轎車行駛到C市城郊的一棟嶄新的居民樓。
  天氣已經見涼,林穎穿上了厚厚的外套,她駕駛著紅色的轎車顯得十分吃力,車後面坐著宋紅和沈丹,她們則是穿著下擺過膝的厚厚的風衣,和長筒靴顯得秀麗挺拔,只是坐在車裏的姿勢給人感覺怪怪的。
  林穎把車駛進了地下車庫,找到了自己的車位把車停好。林穎獨自下了車,她走到後坐給宋紅和沈丹打開了車門。
  宋紅和沈丹下車的時候顯得很吃力。林穎把她們一個一個的攙扶出來,鎖好了車,三個人一同上了電梯。
  在22層,林穎她們來到了最靠裏面的一扇防盜門前,林穎拿出鑰匙打開了門。
  這是林穎新買的房子,房子很大,複式結構,一進門就是二層。林穎關上了門,沈丹小步地跑到了二樓的小廳的扶手前,看著廳中間那一層二層通體大廳和大吊燈,興奮得叫了起來。
  “哇!林穎姐這房子真氣派啊!看這大吊燈……哇賽!”
  “這吊燈不錯吧?是我給林穎挑的款式。”宋紅走到沈丹的身邊,輕輕的用肩膀碰了碰沈丹的脊背。
  “好了,我們下去吧!”林穎朝她們揮了揮手,自己走到了鞋架前。
  “林穎姐,我們就穿著靴子下去啊?”沈丹看著林穎踢掉了高跟鞋換上了拖鞋問道。
  “是啊!你自己能換拖鞋嗎?”林穎穿上了拖鞋,走到沈丹面前用手輕輕的捏住她的下巴挑逗的問道。
  “哦。”沈丹臉一紅,不好意思的一笑,躲開了林穎,輕快的跑下樓去。
  宋紅和林穎也下了樓梯,林穎示意宋紅和沈丹坐在客廳的長沙發上,道:“好了,我來伺候你們脫靴子,免得一會兒弄髒了我的地毯。”
  宋紅和沈丹乖乖的坐在了沙發上。
  看著林穎蹲下身溫柔的給她們一個個脫掉了靴子,沈丹好奇地問道:“林穎姐,這樣你都能蹲得下去啊?”
  林穎被問得臉一紅,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小壞蛋,看我一會兒怎麽收拾你。”
  “哈哈……”宋紅在一旁忍不住笑了,道:“你先去收拾沈丹,然後我再收拾你。”
  沈丹紅著臉撒嬌道:“宋紅姐,你爲什麽不現在收拾她呢?”
  “現在收拾了她,誰來收拾你啊?我現在可什麽也做不了啊。”
  “宋紅姐,壞死了。”沈丹紅著臉,把脫掉靴子的雙腳盤到了沙發上。
  “好了小壞蛋,我給你脫衣服。”脫完了靴子的林穎跪起身,給沈丹解著風衣上的衣紐。
  “林穎姐,你可真溫柔啊。誰要是取了你那就真享福氣了。”
  林穎解開了沈丹的風衣,沈丹裏面什麽也沒穿,她雙手被捆在後面,胸部和乳房被繩子勒得鼓鼓的。
  林穎又開始解著宋紅的衣紐對沈丹說道:“取我?誰會取我?自從上次的案件之後不會再有人取我了。沈丹啊,你也一樣,這輩子就跟著我過吧。”
  聽了這話,宋紅的眼神也黯淡了。她低頭看著自己被捆綁的上身,和被繩子勒的鼓鼓的乳頭,它們好像在等待著自己心愛的老公。
  “好了,娛樂開始了。”林穎兩隻手一手一個抓住宋紅和沈丹胸前的繩子,把她們從沙發上提了起來,“走,躺倒地毯上去。”
  在林穎的拖拽下,宋紅和沈丹赤裸著身體躺在了大廳中央的地毯上。
  林穎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繩子跪在了沈丹面前:“丹兒,小壞蛋。姐姐就從你開始吧!”
  說著,抱住沈丹的腿,用繩子把沈丹的腿並著捆了起來。
  沈丹在林穎的身下,擺動著身體求饒道:“林穎姐,不要饒了我吧!”
  林穎也不答話,把繩子從沈丹的腳踝一直捆到了膝蓋。
  隨後,從身後的大包裏拿出帶來的沈丹的內褲,道:“說好的,誰的內褲歸誰用。丹兒啊,你幾天沒洗內褲了?”
  沈丹看著林穎挑逗的眼神,害羞道:“人家今天才換的,你不要胡說好不好?”
  林穎笑眯眯的把內褲放到鼻子前面一聞,笑道:“今天才換的?好大的味道。難道你每天都流這麽多東西?”
  “林穎姐,你說什麽?”沈丹還想分辨。
  林穎趁機一下子把內褲塞到沈丹的嘴裏笑道:“不信你就自己嘗嘗吧,哈哈……”
  看著沈丹被突如其來的內褲塞得喘不上起來,林穎哈哈的笑了。
  “林穎!你這個小蹄子,誰教你變得這麽淫蕩了?”宋紅也紅著臉,質問著林穎。
  林穎滿不在乎的拿起另一根繩子道:“男人唄!”
  她一邊把宋紅的左腿的腳踝和大腿捆在一起,一邊又道:“都說現在開放了,男人不把女人的貞節看的重要了。可受過我們這樣淩辱的女人,哪個男人敢要?”
  她拿起另一根繩子,把宋紅的右腿也折疊了起來道:“既然我們已經喜歡上了這種性愛遊戲,就不要那麽故作矜持了。沒有男人幫忙,我們也能自己取樂。”
  說著,她把宋紅捆好的雙膝分開,宋紅的雙腳被迫屈在了臀部的兩側。林穎伸出兩根手指在宋紅的小穴上徘徊,宋紅緊張的哼了一聲,中止了要說的話語。
  在一旁被捆成粽子的沈丹不幹了,她奮力的滾到了林穎的身邊摩擦著林穎的大腿。
  “丹兒,小蕩婦,別急,該我脫衣服了。”說著,林穎站起身脫掉了上衣和褲子,原來林穎裏面穿的竟然是她從楊璿那裏得到的皮乳罩和皮內褲,也難怪林穎的每個動作都很吃力,戴上了這樣的裝備還能幹這些事情,恐怕也只有一直使用的林穎才能辦到。
  林穎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電動陽具,扳住沈丹的雙腿,小心翼翼的把陽具插進去。然後又用一個寬大的雙人單子把沈丹從裏到外的卷了起來。
  沈丹在被單子裏嗚嗚的叫著,林穎也不理睬,她把沈丹被裹住的身體向後一窩,沈丹的頭手被挨在了一起,林穎拿出繩子把兩頭富裕的被單牢牢的紮好。
  沈丹在被單裏蜷著身子,動也不能動,林穎抱起沈丹走進了臥室的貯藏室,把沈丹給挂了起來,然後打開電動陽具的遙控開關。
  “嗚嗚……”沈丹在被單裏顫抖了,不知道是興奮還是難受,很快,被單子的底部就有一處濕透了。
  林穎回到了大廳,笑眯眯的對宋紅道:“宋姐該你了。”
  說完,她打開大廳裏的電腦,從電腦旁邊拿出一個無線電腦類比仿真眼鏡,這眼鏡的外形和嶽雄飛倉庫裏的一模一樣。
  宋紅看到了眼鏡,心情一陣激動,臉一紅閉上了眼睛。
  沈丹把眼鏡給宋紅帶好,來到電腦前,拿起滑鼠從電腦裏啓動了仿真系統,這系統是被破解的嶽雄飛的系統,是宋紅以工作之便,偷偷的拷貝回來的。
  林穎抓住宋紅的一條腿,把她拖到了沙發的臺燈旁邊。這是一個落地臺燈,臺燈的底座非常厚重,臺燈的燈杆也非常地結識。
  林穎把宋紅從地上立起來,膝蓋著地,然後用繩子把她捆在了臺燈杆上。
  宋紅被捆在臺燈上,不由得睜開了眼。眼前出現了用電腦動畫類比的林穎的家。宋紅太熟悉這個畫面了,因爲這是宋紅用三維動畫,一個模型一個模型的親手畫的。她眼前的林穎已經變成了那個有著粗大陽具的卡通娃娃。
  卡通娃娃叼住了她的乳頭,貪婪的吸吮著。宋紅突然仿佛回到了那天被淩辱的日子。
  “不要。”她剛剛一叫喊,一條內褲被從外面塞進嘴裏,那是她今天爲了她們這次的娛樂活動特地換上的厚棉布的內褲,由於今天的是第一次活動,她在路上就情不自禁的起了性欲,現在內褲裏沾滿了她已經乾枯的鹹鹹的愛液。
  宋紅的乳頭被林穎吸吮的開始發脹變色,宋紅的呼吸也急促起來。
  林穎看到了時機,就拿出從嶽雄飛倉庫裏找到的特殊陽具,這是一種可以自動抽插陽具,陽具裏面還裝有幾克的純淨水,在陽具開啓時,純淨水會被加熱到38度,在女人最高潮的時候噴射出去。這就是宋紅在被淩辱時,嶽雄飛使用的工具。
  宋紅每一次都會被這東西搞得興奮得要暈了過去。
  此刻,在宋紅的眼前,她看到了卻是那個卡通娃娃,掏出了自己的陽具,慢慢的從自己叉開的雙腿之間插了進來。
  “哦。”宋紅激動得哼了一聲。
  林穎插好了陽具,她拿出了兩副手銬,一幅銬在自己的腳上,然後背過雙手用另一幅銬在自己的手上。
  她轉過身,用手從後面打開宋紅陽具的開關,輕聲叫道:“宋姐,該你了。”
  宋紅的下身被卡通娃娃的陽具猛力的抽插,她興奮得差點忘了一切,在她頭腦還清醒的那一刻,她打開了早就被林穎捆在手裏的遙控器的開關。
  “啊……”一陣強烈的電擊從林穎的下身穿來,雖然電擊陽具隔了好幾層安全套,但還是電力強勁。這個電擊陽具已經被宋紅改成全自動的電擊方式,只要打開開關,電擊就會自動的每十秒鐘進行一次,這樣的電擊會一直持續到電擊陽具的電池沒電爲止。
  “啊……”又是一陣電流流遍林穎的全身,她痛苦得倒在地上,她的下身已經全部濕透了。她仿佛又回到了建築工地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了楊璿。她看到了她發狠的按著遙控器。
  “啊……”電流的刺痛和酸麻過後,就是又一次激烈的快感,這種感覺讓她興奮不已。
  林穎的眼睛濕潤了,興奮的淚水模糊了她的眼睛,她仿佛看到了沈丹、宋紅、還有陸婷,要是陸婷還活著,不知道她會不會和她們一樣,喜歡這樣的自虐遊戲,林穎這樣想著,又一次的電擊讓她進入了高潮。
  ……
  “墩子,快,你媳婦該撒尿了。”張大媽在東屋裏喊著院裏幹活的兒子。
  “唉!知道了。”墩子放下手中的活,跑進了西屋。
  陸婷躺在西屋的大炕上,嘴被棉布堵著,脖子上帶著小愛戴過的項圈,雙手背在身後,被捆小愛的皮帶捆著。她的雙腿分開著,被墩子用繩子把腳踝和大腿捆在了一起。
  墩子跑進了屋,從牆角拿出尿盆,把陸婷抱在懷裏,翻開陸婷的雙膝,用鑰匙打開陸婷尿道上的鎖閥,陸婷的尿液象噴泉一樣的留了出來,噴射進了簡陋的搪瓷尿盆裏。
  墩子一邊把尿,一邊親吻著無處可躲的陸婷的臉道:“美麗媳婦,你別總是不高興,你現在是我的媳婦了,你就該聽我的。那天要不是我把你給調了包,你現在早就象我那小媳婦一樣和岳大哥成了死鬼了。”
  陸婷閉上了眼,無奈的忍受著傻子的侮辱。已經一個多月了,墩子每天都要淩辱她一次,還讓她擺出極爲羞辱的姿勢,可陸婷強咬著牙硬是不肯。
  爲了懲罰她,墩子一兩天才讓她排一次尿,她現在真的體會到了小愛當初的痛苦,體會到了嶽雄飛這可惡的尿道鎖的可怕。如今一個傻子都可以這樣的制她欺負她,她要不想受這樣的罪,就要無條件聽從傻子的做任何事情,給他生兒子……
  陸婷絕望的臉上無聲的落下了兩行熱淚。

One thought on “女警(下) 作者:冒一下泡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