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号叫小河流水哗啦啦

学校要春游了,那天我穿了一条新买的藕荷色的裤子,里面是黑色健美裤,白色棉内裤,上身穿了件黄色条纹线衣,去的地方是香山。我本来没准备尿裤的,可是在 回来的路上偏巧堵车堵了将近两个小时,还好我的同桌就坐在我旁边,我们的关系其实是很暧昧的,他回和我说话,但越来越强的尿意,让我话少了,她问我怎么 了,我脸有些红了,把右腿压在了左腿上,把手插在了两腿之间,他小声地在我耳边说:“还憋得住吗?”  
我的脸更红了,心跳的很快,激动使我的尿意更强了。终于开车了,我真的要尿裤了,就对老师说想上厕所,老师说着一边是山一边是山间,那有厕所呀,你坚持一 会,我只得坐下,很痛苦的前后摇动,手按住小肚子,我的同桌不时的关心我,好不容易汽车磨磨蹭蹭出了山,有很多人都提出要上厕所,就停在了一个小村庄前 面,我高兴的刚一起身,就感到两腿间一热,我想我真尿裤了,赶快又坐下,尿接着往外涌,座位上形成一个水洼,很多同学都看见了,我趴在座位上哭了起来,老 师和几个女同学过来安慰我,其实也说不了什么,只是说没事别哭了,我的那种春心荡漾的感觉又产生了,干脆就把尿全尿在了座位里,又开车了,我的同桌还在安 慰我,小声地说:“也不是第一次了,你不是天天都尿吗?”我一惊,原来我尿裤他全看在眼里,心里却忽悠忽悠的,接下来的路程我一句话也没说,独自低着头, 看着尿湿的藕荷色的裤子,觉得这种颜色的裤子尿完后真的很可爱,下了车我没敢直接回家,去了我家旁边的服装市场,看见又一个小摊上买和我这条一样的裤子, 摆摊的是一个老大娘,我就进去说要那样的裤子,老大娘看见我的样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说:“姑娘,尿裤了是吗?买一条一样的好回家?”点了点头,她又 说:“这倒霉市场也没个厕所,尿泡尿得跑二里路,小伙子还好找个墙角就尿了,这大姑娘家家的可怎么办,不尿裤才怪呢!这部前几天就有俩,大学生的样子,一 个刚进来就问厕所,还没等问明白就哭了,我往下一看,正顺着裤筒子流尿呢!另一个一看也急了,问明白厕所,就往外跑,没一会就回来了,也全尿裤裆里了,也 像你似的,都买了条裤子走了,就在里面换的,你也进来,要裤衩不要,那两个人都买了。”我说不用,我家就在附近,她给我拿了裤子,我脱下了那条湿裤子,那 个大娘提上新裤子,还说:“我给你拿着找个袋子。”说着接过了湿裤子,还抖了抖接着说:“这大姑娘家家的,那憋得住这么长时间的尿,现在人脸皮又都薄,让 人家在大街上尿裤,怎么说的,你呀以后也记住了,出门得先尿泡尿,别老见了冰棍儿就吃,见了汽水儿就喝,咱们女人就有这毛病,总憋不住尿,我年轻时就又一 个同院的,也像你这么大,动不动就尿裤,就一点尿不能憋,说尿就尿,刚还好好的,一会功夫,这尿就下来了,有时候一笑,一打涕汾,这底下就湿了,你说怎么 见人。”她说着,我到特别想成为那个人,换好了裤子交了钱,向老大妈到了谢我就回家了,进门前我还特意,把那个袋子放到书包里。那天睡觉前我回想着整个过 程,特别是老大妈的话,我开始手淫。
第二天开始放春假,在家我总想着老大娘说的那两个女大学生的样子,心里痒痒的,就和老妈要了钱,说要出去买衣服。又过了一天我妈一大早就出去了,要晚上才 回来,我醒来的时候快十点了,我没上厕所,也没吃早点,只是拼命和水,喝到好像胃和小肚子都要涨破了,等到十一点多,才出门,我已经想好要去大胡同,那里 的东西很便宜,我经常去那里买衣服,而且都是小商贩,几乎找不到厕所,坐车到那里还要40分钟,在车上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感觉好像周围的人都知道我的计 划,好几次公车的颠簸都让我差点尿失禁。下车时的拥挤彻底毁掉了我那天的计划,在挤车的人群中,我再次彻底的尿失禁,那天我穿的是,蓝色棉内裤,白色健美 裤,蓝色牛仔裤,周围的人好像都忙着下车,只有后面的一个阿姨看见了,“呀!”了一声,我站在那里害羞的哭了,是真的害羞,后面的人叫快走,被那个阿姨拉 下了车,带到一个背人的墙角,这个阿姨挺胖,40多岁的样子,她显出很关心的样子,只是好像有些过分,我的裤腿还滴着尿,她竟然用手拈起我拉链的下面,前 后抖了抖,说:“看这孩子尿的,家住哪呀?要不我送你回去,路上别碰见坏人。”我说不用了就在这附近,她接着说:“行呀,快回家,别哭了,阿!”然后就走 了,我们本不想回家的,但看到自己的样子真有些害臊,就有坐上了回家的公车,在车上我好像成了焦点,车上没坐,担人并不多,站着的就几个人,我好像成了展 览的动物,一个女孩子被众人观看着尿尿的地方,也许别人还在幻想着我尿裤时的情景,甚至幻想着尿喷出的地方的样子,心里慢慢的变得舒服,那种眼光让我心 跳,那种想象让我春心荡漾,旁边的一个小孩子看着我对我说:“大姐姐你尿裤了,会被打屁屁的。”他的妈妈看着我很尴尬的笑了笑,我的感觉好像回到了幼儿园 的时代。到家后我长时间的手淫,直到浑身大汗,才脱下湿裤子,换上在家的衣服睡去。
第二天我和老妈出去,接下来的一天又将是我一个人在家,那天我妈刚走我就起了床,也就八点半钟,照例没上厕所,但没喝那么多水,穿上健美裤和一条牛仔裤, 上面穿是白色的衬衣和天蓝色的上衣,只喝了一碗豆浆,再次坐公车去大胡同,这次顺利的到了,尽管很憋的慌,但还不至于很快就尿裤。我进到市场里,这个市场 很大,只有可数的几个厕所,还都隐秘在小胡同里,很不好找,我成心往没厕所的地方走,见到买汽水的我就喝一瓶,喝到我都要吐出来了。我从九点半开始逛街, 过了一个小时,喝了三大瓶汽水,加上本来就很强的尿意,我快要尿裤了,就开始找厕所,其实我知道厕所的位置,但我并没有直接去,还是很急的,涨红了脸,到 出走,四处张望,我开始不自觉地的加紧双腿,步子开始变慢,双手按住小腹,半弯着腰走路,我想别人一看就知道我想要上厕所,很快就要到绝望的临界点了,我 已经不能迈开大步子走路了,磨蹭到一个买衣服的中年外地妇女的小摊边,就带着哭声问:“您能告诉我厕所在那么?”这是个唐山人,说:“你是要大便还是要小 便呀?小便我这有小桶。”我赶紧说:“不了!快告诉我厕所在那儿吧!”她说:“这可远啦!看你这意思,可走不到。”我说:“你快告诉我吧!”她用唐山话给 我说了一大串,虽然我一句也没听懂,但还是道了谢走了。我的小肚子疼的厉害,可能是汽水全都下来了,尿道已经失去了知觉,我真要憋不住了,尿已经开始一点 点的往外流,就好像是溃堤前的管涌,我停下来,很紧张,很害羞,很绝望,很……说不出的感觉,这时围上来一堆人,指手画脚,还是几个老大娘好,走过来问我 是不是病了,我说:“我想上厕所,找不到厕所。”一个老大娘说:“你再忍一会,我带你去,你可别尿裤,这么多人,一个大闺女家的。”我点了点头,她就拉着 我往前走,我完全听天由命,尿还在一点点的渗出来,裤子已经湿到了膝盖,又走了将近五分钟,我眼前一暗,脑子里一片空白,等醒过神来,我已经完全不能控制 尿道了,我再次真正完全尿裤了,尿流进鞋里,流到地上,可以感觉到尿涌出时的力量,我哭着蹲下来,尿从屁股往下流,甚至向上洇湿了整个裤子前面,还顺着蹲 下后腰间形成的弯角往下流,我感觉好像整个胸以下都湿了,这时从来没有过的好感觉,我收紧小腹,把尿全尿出来。屁股滴着尿,我把头紧紧夹在两腿之间,蹲在 那里有十分钟,听着周围人的窃窃私语,感觉着下身的湿。那个老大娘和别人说:“这闺女,要上厕所,老半天找不着,我看见的时候就尿出来点儿了,自己个弯着 腰在那等,我这不是正要领她去嘛,刚走几步,这不就尿裤了嘛,这厕所盖的,我就住这周围,找不着厕所尿裤的可没少见,都是女的,那男的那管厕所不厕所的, 找个旮旯就尿了,我们那胡同儿旮旯里都长狗尿台了。闺女我带你上厕所去,给你买条裤子什么的。”我没动依然蹲在那里小声抽泣,她又说:“瞧把这闺女羞的, 大闺女家的,当街尿裤!”旁边有个男的说:“回家哭去,回家让你妈洗裤子去。”然后是坏笑声,这让我又害羞又舒服。还有两个人在小声说,
“你猜她里面穿的是什么?”
“裤衩”
“可能还有秋裤”
“这大热天的谁穿秋裤呀!”
“诶!女的都怕冷”
“你以前看过女的尿裤吗?”
“我连女的拉裤都看过。”
“谁呀?”
“我们门口儿小孩。”
“那算什么呀!”
“你看过?”
“我也没有,这不问你嘛!”
“男的我到看过,上回上厕所,看一男的从狗鸡那儿一直湿到裤腿儿,那玩意儿还挺着。”
“正经的,你尿过吗?”
“我小时候没少为这个挨打。”
“我小时候我们同院的和我同岁的一女孩儿,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老拉我玩儿尿裤。”
“尿裤怎么玩儿?”
“咳!就是家里没大人,把尿尿裤里点儿,然后互相脱裤,然后拿房顶上晾着。”
“你可够有艳福的。”
“哪儿呀!那时什么都不懂!”
“那有嘛好玩的呢?”
“我也不知道,她就爱玩儿,还老拉我,说尿裤舒服。”
“你觉着呢?”
“我觉着尿一点儿舒服,就裤裆那儿,快干的时候,是挺舒服的。”
我听到这里,心里不知如何的激动,真想上去问他那个同院的在哪里。慢慢的人散去了,我站起来,看着自己从皮带那里湿到鞋,连屁股后面的皮带那都湿了,上衣 也湿了一大片旁边一个买衣服的女人把我叫进去,她打扮的很艳,她说:“快进来,大闺女当街尿裤,也不害臊,还蹲那儿没完没了,把裤脱了,我给你拿条,贱卖 给你。”我把牛仔裤脱了,她给我拿了条新的牛仔裤,我刚要穿,她看见我里面穿的健美裤,说:“把那个也脱了,湿忽忽的,难受不难受。”我说不用了,她说: “大热天的也热呀,再说一会刚穿上又弄湿了,脱!”我只好也脱下来,她又说:“我给你找条裤衩。”说着从下面拿出一条裤衩,说:“双层,里面可以放点卫生 进什么的,咱么女人那里也不干净,垫着点好,我这不是里面垫了好几条卫生锦,也是怕像你这样,这离厕所远着呢!你可真没少尿,找厕所找老半天了吧!我就尿 过一会,还是大冬天的,摊儿上不敢离人,没人替,把我给憋的,做着买卖就尿裤了,下面流着尿,上面还得陪笑脸,要不生意不就跑拉,那罪受的,这不办了这种 双层的裤衩,往里面垫点卫生巾,尿急了,就往里面尿点儿,挺好的,等没人的时候在拉上布帘儿换,就是裤裆里有点味儿,其实咱么女人裤裆里谁没点味儿。”我 换上了那种双层内裤,还给我垫上一条卫生巾,我换上里新牛仔裤,用袋子受起了那堆完全尿湿了的臊裤子,出去后就去了厕所,在路上把剩下的尿尿了出来,因为 有卫生巾,而且剩的尿也不多,所以只是卫生巾湿了,到了厕所,就把卫生巾拿出来,因为我还是喜欢尿裤的感觉,所以又把袋子里的湿内裤和湿健美裤穿上,在回 家的路上感受着下身湿湿的感觉。回到家我又手淫了好半天。
开学了,我很怀念这两次尿裤经历,有时候到星期五下午我就憋尿上街,然后尿裤,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现在。夏天到了,可以穿裙子了,可我不能放心的尿裤了, 因为尿湿了内裤,再坐在位子上,站起来就会留下很明显的时印,所以我带着一条专门擦尿的手绢,尿玩就擦,虽然有湿印,但一会就干,而且我可以说是出汗出 的。只是不能天天穿健美裤了,练习的时候也不能尿,只能自己在家尿,但有时候练习完,很多人裤裆里都有一些湿印,也许是出汗出的,但我经常想象为我们集体 尿裤。如果我自己回家没有同桌一起的话我就骑着车尿裤衩,把车骑得飞快,站起身,一放松,把一下午的尿全尿出来。有时候也会穿着裤衩和七分裤,外面穿着裙 子,憋尿逛街,我会一边若无其事的走路一边尿,然后找一个背人的地方,叉开双腿彻底失禁,这时的感觉真好。
就这样无聊的夏天就要过去了,我升到了初二,第一件事就是军训。我们的军训是在近郊的一个军营里进行的,一切都和真的差不多,我从没有军训过,很紧张,还 要和同学住在一间大屋子里,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尿裤,而且我的一劳累就尿床的毛病让我很担心。军服发下来了,是那种老式军服,只是男女都一样,都是前开 口的,只是不是拉链,而是扣子的,这种裤子我第一次穿,回到家就有一种想尿的冲动,因为我总是喜欢尿那种很多人穿成一样的裤子,比如校服,体操服,但第二 天就要出发了,我要是尿了也没机会洗,干不了,我可怎么办呀,所以只是穿上,按住尿尿的地方,慢慢放松,形成了一个手心大的尿斑,然后手淫了好半天。接着 开始收拾东西,幸好被褥都不用带,只是带一些随身衣物用品,我很想带健美裤,但还是不敢,一来天气还很热,会引起怀疑的,而且健美裤上的尿印也会引起注 意,所以还是就定不带,可我的内裤上大都都有黄色的尿印,我只得挑那些深颜色的内裤,黄色的,蓝色的,红色的,一切搭理完毕。第二天起来穿衣服,发现军服 裤子还没有完全干,而且好像湿的范围比昨天刚尿的时候大了,这是布料的原因,但摸起来只是有些潮,颜色也不很深,还好不是太明显,就穿上出发了,一路上把 包放在腿上,遮住裤裆里的尿斑,到了军营,那个尿斑就看不出来了。训练的第一项就是站军姿,一站就是一上午,我站在那里,想起了以前看过得一个电视片,是 说军人站军姿多么苦,站三个小时一动不能动,最让我心痒的是,还举例说,脸厕所都不能去,新兵尿裤子的事率有发生,我们这回不知道会不会那样,但现在,我 汗出的很多,根本没尿,不可能尿裤,所以第二天早晨我就喝很多水。我们的排长是个中等身材的帅帅小伙儿,只很凶,但我不怕他,而且很喜欢的感觉,连长虽然 很温柔的样子,但感觉棉里藏刀,我不喜欢,训练的时候我们的排长对质量要求很高,但经常休息,可是连长一到就要起来。第二天十点,连长来到我们这里,笑着 要求站一小时军姿,真的很累,而且站到一刻钟我就感觉快要尿裤了,之前我一次厕所也没去,已经很憋了,那天的天气也很凉快,我就打报告,排长好像也没好 气,说连长让站一小时,站军姿中途就不能停,你要是去了回来还得多站半小时,我只得闭嘴,不过这也许就是我希望的,到了半小时的时候,我的腿发抖了,我要 憋不住了,我真的后悔了,我很害怕,正好这时连长来了,我带着哭音说:“我要上厕所,我要憋不住了。”别人都在笑,连长说:“别笑!坚持!”然后一句话也 没说就走了,我越来越感觉不行了,又过了一刻钟,尿道已经麻木了,感觉尿从尿道口里流出来,那时我真的不想尿裤,哭着说:“我尿裤了。”排长说:“在坚持 一刻钟,我们新兵尿裤的多了。”我第尿在不断地往下流,可以感觉到裤腿在滴尿,我的害羞害怕的感觉慢慢变成了那种熟悉的兴奋的感觉,干脆放开尿道,听见尿 流到地上的声音,同学都在窃窃的笑,就这样站完了军姿,排长过来对我说:“不是我跟你过不去,是连长交待的,趁今天凉快一定把一个小时站下来,一个人也不 许少,我们平常如果下这样的命令,那就真的一动也不能动,有尿就得憋着,憋不住就往裤里尿,下午你可以不出来了,把裤子洗洗。”老师也过来安慰我,而且显 出对连长的不满,把我带回宿舍,帮我脱了裤子,还帮我洗干净,其实我心里是不想洗的。后面就是到附近的农田里劳动,男生收玉米,女生摘棉花,活不累,只是 农田里没有厕所,我因为前一天尿裤了,所以不想再尿了,就没喝多少水,但也有一些感觉,只是不至于尿裤,可是我看见离我不远的刘潘,很腼腆的女孩子,按着 小肚子,弯着腰往前走脸上很焦急的表情,还经常往四周看,我想她可能想尿尿了,而快憋不住了,果然她突然不走了,我走过去,看见她两腿加紧微弯,一直手紧 紧的按住尿尿的地方,几滴尿正从指缝里流出来,她滴着头,我明知故问地问她:“你怎么了?”她抬起头,脸上已经有了一到泪痕,说:“憋不住了。”说着更多 的尿一汩汩的涌出来,顺着裤腿往下流,她的脸和裤裆都湿了,我的内裤也湿了,我知道不是尿,她加紧两腿蹲下,尿好像也憋住了,老师过来,看到这样的情况, 就叫我把她送回宿舍,也许是那个老师不想惊动更多人的缘故,别人好像也没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事,我们两个往回走,在路上,我对她说:“昨天我尿裤,今天你尿 裤,我有做伴的了。”她笑了笑说:“我还想尿,还这么远的路,我说:“就在那个房子后面吧。”说这我们两个就走到哪里,她尿急先蹲下,我慢了一步,她看着 我的下身说:“你那里怎么也湿了?”我低头一看,原来也有一个三厘米大的湿斑,我只得说:“我也憋不住了。”她笑了,说:“果然不愧是小河流水哗啦啦。” 我也笑了笑,我知道我的外号叫小河流水哗啦啦,她问我:“你怎么总尿裤呀?我好几次都看见你那里湿了。”我说:“不知道,就是憋不住尿,有时候不自觉的尿 就流出来了。”她也没说什么。在路上她问我她的裤子怎么办,我说洗的话肯定会被发现的,不如我们找个地方晒一下吧,她说好,我们没回军营,那里有好多军 人,我发现了一个土包,后面有一块背人的空地,就过去,她问不会被发现吧,我说也不知道,看来没人,我们两个分开腿,躺在了一堆干草上,这时太阳正足,半 小时就完全干了,她还很不舒服,说:“只是干了可还有臊味儿,怎么办呀?”我说没是你出汗不也有味儿吗,她才不担心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