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女孩的肮脏事 26-30 (完)

    当天夜晚,雯儿卷缩在被窝里久久不能入睡,她脑子里还在一直想着今天下午跟健仔做的那些事。雯儿尝试触摸自己下体,但就是没有跟健仔一起时那种感觉。那是 一种想拒绝但又舍不得停止,想继续但又不堪受虐的矛盾感觉。你推开他的手么?他的手会来得更凶;你接收他的爱抚享受这一刻么?可你又受不住尿急的煎 熬……尽管雯儿自X了一晚,但还是找不回那种特殊的感觉。
    这时候,雯儿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响起了短信的提示音。
    “已经是深夜了,是谁发来的短信啊,真是的!”雯儿嘴里嘟囔着,她起身拿起手机一看,哦,原来是俊发来的。
    信息的内容是:雯儿,最近我太忙了,差点忽略你的感受啦。这段时间你一定很想我了吧?呵呵,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明天不用补习,三个补习班我都请了假,我们明天可以一起去逛街了。怎样?高兴了吗?为了你,我是特意请了假的哦。时间地点你定吧,去哪里都听你的了。
    雯儿看完信息后第一个反应是惊喜,自己的男朋友愿意在百忙中抽空陪自己,真是幸福死了呢!
    但过了几秒种后,雯儿的眼神定住在手机屏幕上不动了。
    “明……明天?可是,可是明天我要到那里拍戏啊,俊,为什么突然要在明天请假呢?”雯儿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回短信给俊,内如大致如下:俊,你能改天再请假吗?我刚好明天有事啊!
    俊看到雯儿回信了,他马上也回:哎呀,雯儿大人,我可是已经请了假呢!三个补习班一起都请了假啊!那些老师非常严格,很不容易才请到假的呀!
    雯儿也回复说:那……对不起,俊。明天实在不行,我明天……明天要……去亲戚家。下次吧,我们下次再约出来逛街吧,不好意思!
    发完这条信息之后,雯儿把手机关掉了,她钻回温暖的被窝蒙头就睡。希望雯儿能做个好梦吧。
    第二天早上,雯儿吃过早餐之后就立刻坐公交车出发去片场了。到达之后,雯儿领到了最新剧本,她坐在一个角落慢慢阅读。“讨厌,还是那个汤乞丐当男主角,什么时候才能换上健仔啊,真是白痴的导演 ,恶心!”
    过了一会儿,导演走了过来,他问雯儿:“喂,小妞,你现在尿急吗?”
    雯儿回答说:“嗯,非常急,我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故意不去洗手间,一直憋到现在呢,快要憋不住了。”
    导演拍了拍雯儿的肩膀说:“非常好,那我们现在就开始拍摄吧。”
    “没问题。”雯儿做了个OK的手势。
    其实雯儿现在一点儿也不尿急,她在说谎而已。吸取上次的教训,雯儿临出门之前把体内的尿排得一滴也不剩。没错,她只想见健仔,但又害怕憋尿,所以她只好这样做了。
    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雯儿和汤伯都站好了位置,导演一叫开始,大伙立刻投入到戏里面去。今天早上要拍的第一个情节很简单,就是讲述一个叫“玲玲”的女学生上课迟到被老师叫去罚站,玲玲足足站了一个上午,最后因为尿太急没憋住而失禁。
    嘘,静下来,拍摄开始啦……
    上课铃声响起了,玲玲背着书包跌跌撞撞地推来了教室的门,跑了进来。
    “呼……呼……汤老师,我,我今天没有迟到吧?呼呼……”玲玲一边喘气一边说。
    汤老师看了看手表,眉头一皱,把教鞭狠狠地鞭打了几下讲台,大声说:“不,你是踏着铃声进来的,你迟到了!玲玲,这是你这个月的第十三次迟到了,我饶不了你!”
    玲玲把手掌合起来,一边哀求着一边说:“汤老师,对……对不起……”
    “别说废话,到黑板旁边站着!”汤老师又是向着讲台一教鞭猛打。
    “是……”玲玲慢慢地走到黑板旁边,乖乖地站着。
    汤老师拿起了课本,继续向着台下讲他的课。(讲台下其实一个学生也没有,因为没有找到临时演员,呵呵。)
    雯儿今天的戏服是一套黑色连衣校服裙,裙子比较短,还不到膝盖。这黑色的百褶裙边缘和上衣的袖口都绣着紫色的花纹,雯儿穿起来真是可爱极了。
    “老师,请问……我可以先上个洗手间吗?”玲玲夹起了腿,并把两只手挤在两腿之间。
    汤老师看了看玲玲,说:“别开玩笑了,给我站好!”
    玲玲把两条腿往中间摩擦着,说:“不是开玩笑的啊,老师,我今天早上睡过头了,为了抓紧时间到学校,我起床之后连洗手间都没去呢……现在我真的很急,快要尿出来了,呜……”
    “哼,等你尿出来再说吧!”汤老师没有理会玲玲,继续讲他的课。
    玲玲低着头,两个拳头死死地按住了下体,做出一个快要失禁的样子。
    导演一边看,一边小声地说:“好,就是这样,做到好。接下来小妞把尿全部尿到地板上就可以了。”
    但……等了半天,只见玲玲还是那些动作,还是那个表情,地板上一滴尿水也没有。
    导演觉得有点不对劲了,他小声地自言自语:“怎么了,小妞,该失禁啦,还等什么?快尿出来呀!”
    雯儿努力地想把尿就这样尿出来,但努力了半天还是徒劳无功,因为她其实一点而也不尿急啊!
    “停!”导演大喊一声,走到雯儿面前对她说:“怎么了,小妞,还没有开拍之前,你不是说已经很急,快要失禁的吗?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尿出来?是不是害羞了?”
    雯儿低着头,吞吞吐吐地说:“不,不是因为害羞,我……我没事,真的没事……我们继续吧。”
    “好吧,全世界准备……开始!”导演再次叫开始。
     可是雯儿又站了一段时间了,她还是一滴水都漏不出来。导演只好再次叫停,他走到雯儿面前,用力按了一下雯儿的小腹,然后大声说:“你竟然……你竟然骗我,你根本没有在憋尿!”
    雯儿害怕得耳朵都红了,她连忙地说:“对不起,我,我……我不想憋尿啊,我怕憋坏身体。所以,所以……”
    “啪!”的一声,导演二话没说就给雯儿一记重重的耳光。“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你实在令我太失望了!”
    雯儿的脸被扇得红了一块,她捂着脸蛋,抽泣地说:“很对不起,导演,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我保证能把地板尿湿的。”
    导演继续骂道:“混账!你这个混蛋根本不懂什么是艺术,你是在装着尿急,观众一眼就看出来了!再说,就算现在让你成功尿出来了,尿水的量肯定不够,这样根本达不到效果的!”
    “那……那我该怎么办?”雯儿一脸茫然。
    导演看了看汤伯,说:“你,帮我把小妞绑起来,我要把她搞得真正尿急才继续拍摄。”
    雯儿大吃一惊,她紧握着发抖的拳头,慌张地说:“不,不要,我不要再憋尿啊……”
    导演没有理会雯儿,他转过头对健仔说:“喂,小子,准备好利尿的食物和饮料,我要给这不知好歹的小妞看看我的厉害!”
    雯儿被吓得全身发抖,当她转过身子准备逃跑时,汤伯马上抓住了她的手,然后笑着说:“呵呵,雯儿,你想去哪里啊,我已经准备好绳子啦。”
    “不要!放开我!我不拍了,不拍戏了!我要回家!”雯儿试图挣扎,但没有成功。
    导演对雯儿说:“小妞,你最好不要乱来。我告诉你吧,上次我们剧组的那个女优就是因为受不住想逃跑,结果被我搞得她膀胱破裂,进了医院呢!”
    雯儿哭着说:“不,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呜呜……我最怕被绑住的,求求你们别这样了,我……我今后都听你们的就是了,呜呜……”
    “不,必须给你一点惩罚才行,嘻嘻……”导演奸笑着说,“大家注意,剧本要修改,改为女学生被老师捆绑强制放尿,哈哈哈,全世界给我准备好!”

    雯儿知道情况不妙了,她立刻撒腿就跑。但没跑两步,她的手臂就被导演抓住了。在众人合力之下,雯儿被死死地按在地上。汤伯趁机拿来绳子,把雯儿的手翻向后绑了起来。
    雯儿大声喊:“你们这帮坏蛋,我回去之后一定报警,你们等着瞧!”
    导演把雯儿推到墙角并把她的手腕绑在铁窗上,然后说:“我看你没有这个机会了。你知道吗?这间破大屋没有其他人,有的都是我们的人,别说什么报警了,你能不能回家还没有人知道呢!”
    雯儿意识到自己有生命危险了,如果她还不想办法的话,说不定就会在此丧命。于是,雯儿说:“但是……你们是不是想拍电影?如果没有我,你们拍不成的。”
    导演笑着说:“呵呵呵,你真是天真,你以为我们没有你就没饭吃吗?我们可以再找其他女孩来拍,如果李老板或者小希问我雯儿在哪里,我就告诉他们,雯儿今天没有来上班就行了。少你一个半个人,地球照样转的,啊哈哈哈……”
    “你们……你们休想碰我一根汗毛!我……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雯儿尽最大努力尝试保护自己。
    但导演装作没听见,他对健仔说:“喂,小子,我叫你拿的水拿来了没有?”
    “已经准备好了。”健仔端来几瓶矿泉水。
    “汤伯,你去灌她喝,必须全部喝完。健仔,你准备好摄像机,每一个镜头都得拍下来,这下我们发财了!”导演吩咐好后就坐在椅子上等看戏了。
    汤伯捏住雯儿的两个鼻孔,把整一瓶矿泉水往她的嘴里灌。雯儿开始的时候也能把嘴巴里的水全部吐出来,但因为鼻孔被捏住了,她也撑不了多久。就这样,雯儿被迫呛着喝,一下子就被灌了两瓶矿泉水。
    “好,暂时灌这么多,我们先拍下她痛苦的表情。” 导演说道。
    “哦,是的。”健仔把手上的摄影机对着雯儿的脸,他把雯儿哭得稀里糊涂的脸全拍到胶卷里面了。
    拍了一段时间之后,导演说不够过瘾,要让她继续喝水,拍下她失禁的一幕。汤伯再次捏住雯儿的鼻子,灌她喝水。
    “不不,我不要!”雯儿拼命摇头,汤伯抓不到她的鼻子。
    “死丫头,快喝!快全部喝掉!”汤伯一手抓住雯儿的脖子,不让她的头乱动了。
    “呜呜……拿走你的脏手,很臭啊!”雯儿还在挣扎着。
    汤伯扔掉手上的矿泉水瓶,两只手一起抓住雯儿的脖子,把她的咽喉死死地封住。“死丫头,不识好歹,老子现在就把你先杀后奸!”
    健仔放下了摄影机,他跑过去拉住汤伯的手,说:“汤伯,够了,你现在杀了她的话,我们还拍什么电影?”
    “小子,别管我!滚开!”汤伯一边对着健仔大声说,一边加大了手里的力量。雯儿的脸涨得通红,她已经没气哭出声来了。汤伯乘机把自己整个身子压向雯儿,左手继续握紧她的脖子,右手伸进她的裙子下面,顺着大腿一直往上摸。
    雯儿快窒息了,她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最后,雯儿闭上了疲惫的眼睛,放弃了挣扎。
    汤伯的手得寸进尺,他已经深入到不能再深入的地方了。“哈哈哈……看来你还很小啊,里面这么紧。”汤伯边笑边说。
    健仔见情况不妙,他立刻拾起摄影机,把整台摄影机重重地砸在汤伯的头上,然后对汤伯说:“疯子,我叫你住手啊!”汤伯被重击后立刻倒地,他捂着头痛苦地呻吟着。
    导演也跑过来了,他抓住健仔的手说:“你是不是疯了!你竟然对自己人下这么重手!”
    健仔忙说:“可是他要杀掉我们的演员,我怎能让他这样做!?”
    导演说:“女优死了可以再找,你这样对自己人实在太胡闹了!”
    健仔停顿了一下,然后看着坐在地上拼命喘气的雯儿,说:“没,没错……女优死了可以找别的,但……这个女优不能就这样死掉,她……她跟其他女优不同的……她……”
    “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总之你给我好好看着这个小妞,我扶汤伯到隔壁房间涂铁打酒。”导演扔下这就话给健仔后就扶着汤伯到隔壁房去了。
    现在拍摄的房间只剩下雯儿和健仔两个人,房间很安静,只剩下雯儿喘气的声音。
    健仔慢慢地走到雯儿身边,他蹲了下来看着雯儿的脸,小声地对她说:“雯儿,你怎样了?还好吧?”
    雯儿睁开了赤红的眼睛,当她发现健仔突然在她面前出现时,她吓了一大跳。雯儿慌张地说:“不,不要伤害我,求你不要伤害我了,呜呜……”看来雯儿是受惊过度了吧。
    健仔握住雯儿的手,对她说:“我不是伤害你,现在没有人要伤害你了,你放心吧,没事了。”
    “可是……可是…..”雯儿半信半疑地看着健仔。
    健仔见雯儿稍微平静下来了,他接着说:“雯儿,你现在感觉怎样了,有没有哪里痛?”
    雯儿把脸转向另一边,没有作声。
    健仔发现雯儿的两条大腿偶尔互相摩擦几下,坐在地上的屁股也不能坐得安定。健仔仿佛看出了雯儿的心思。于是他对雯儿说:“刚才喝了这么多水,是不是……”
    “我没有!”雯儿立刻回答说,“我只是……健仔,你可不可以解开我的绳子放了我?”
    健仔想了一会儿,然后说:“对不起,我要是放你走的话,导演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那……那我不走就是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解开我的绳子,哪怕是解开一会儿,好让我……”雯儿害羞地低着头,没有说下去了。
    其实雯儿被灌了这么多水这么久了,她也开始想去厕所啦,不过她实在不好意思直接告诉健仔,她觉得这样太丢脸了。
    “别逞强了,你果然是想尿尿。”健仔说。
    雯儿的脸顿时涨红了,她没有回答健仔。

    雯儿那黑色的连衣校服裙充满着神秘感,让人禁不住遐想着里面会是什么样的世界。不过,看来健仔并没有花太多心思到雯儿的连衣裙上,他还是比较在意她裙子下面那双夹紧的玉腿。纵使健仔已经司空见惯这些了,但他这次就是特别的在意。
    健仔的眼睛一直盯着雯儿的脸,他慢慢地凑近她,直到他的嘴巴贴在她的耳朵上。健仔小声地说:“雯儿,我可以吻你吗?”
    “啊……不,太……太突然了,我……”雯儿不敢看健仔了,她把自己的脸转向另一面。
    健仔用手托住雯儿的脸蛋,把雯儿的脸转回过来。“不要害羞嘛,雯儿,来,我们吻一个……”
    雯儿自己很清楚,她已经有了俊,她是不愿意接受健仔的好意的。但是,双手被向后绑住的她,根本没有把健仔推开的能力。
    当健仔准备向雯儿的脸蛋吻下去的时候,导演突然开门走了进来,他说:“混蛋健仔,你这个臭小子,快过来帮忙,汤伯的情况很严重!”
    “哦,是,好的。”健仔马上跟着导演走了出去。临出去前,健仔对雯儿说:“放心,我一会就回来,你不会有事的。”
    “可……可是,我……”雯儿还没有把话说完,健仔他们已经关上门,离开了。
    “太过份了,竟然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起码……起码也帮我解开绳子嘛……”雯儿抱怨着说。
    房间里的光线明显不足,虽然现在是白天,但周围也是黑黑的。房间里的空气弥漫着死气沉沉的气氛,真是叫人窒息啊。
    雯儿孤独地坐在角落里抽泣,她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里呆多久。现在雯儿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努力把体内的尿憋住,等其他人回来再看看情况怎样了。在这里,雯儿唯一信任的就是健仔,她只能把这唯一的希望交给健仔了。
    又过了很久,雯儿胃部的水已经全部转化到膀胱里了,她很想用手帮忙按住两腿间,但这绳子绑得很牢,雯儿努力了很久,绳子仍然没有一点松开的迹象。现在是冬天,雯儿的裙子根本不能帮她的下身保温。看,雯儿冻得全身发抖,两条粉嫩光滑的大腿不停地互相摩擦,这样做一来可以通过摩擦取暖,二来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帮助雯儿缓解一下尿意。
    “怎么办啊,呜呜,健仔不是答应了我很快会回来的吗?可是他,他现在……”雯儿焦急地望着木门,自言自语地说:“这……这样下去的话,我,我会尿裤子的。嗯哼~~~不要啊~~~呜呜呜……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家,没有内裤换的话…….呀,实在太脏了!呜,不行啊,无论如何,我都要忍住,一直忍到健仔回来。”
    没有手的帮忙,大腿就得承担重要的使命了。雯儿站了起来,她弯着腰,像鞠躬的动作。她那圆浑的屁股翘得很厉害,从正后面看起来,像是快要撑破裙子似的。雯儿希望通过使劲地夹起双腿能遏制快要决堤的洪水,但这样做的话,也许会憋得更难受呢。浓烈的尿意肆无忌惮地虐待着她那青涩的小私处,两条酸痒得无法安静的大腿你挤我压,希望能暂时堵住幽深的泉口。
    不经意间,雯儿身体的最深处浮生出一丝丝微妙的舒服感觉,她觉得这感觉很奇妙,平时是感受不到的。但是这种感觉并不陌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雯儿开始有点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呃嗯~~~哼~~~已经憋不住了,呜呜……怎么办呀~~我不想再失禁了,实在太脏太丢脸啦……”虽然雯儿有点喜欢极度尿急的感觉,但她还是不想弄脏自己,毕竟她是一个十分爱干净的女孩。
    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进来的只有健仔一个人。雯儿一看见健仔就忙着说:“快,请快帮我解开绳子……我……”健仔还没等雯儿说完,他就跑到雯儿身后解绳子了。健仔一边解一边说:“雯儿,我带你逃跑,我们必须快点逃,逃得越远越好。”
    绳子解开之后,雯儿的手终于自由了,她第一时间就是用两只手狠狠地按住下体。腰慢慢地向前弯下去的同时,雯儿的PP也缓缓地翘起来。“呼,千钧一发,幸好及时按住了。”雯儿庆幸着对自己说。
    “你怎么了,雯儿,还有空把双手捅进里面玩吗?快,我们快跑。”健仔焦急地说。
    “但,但是,但是我……我跑不动啊。”雯儿仰头看着健仔说。
    “好吧,来。”健仔立刻把雯儿背起来,向着外面跑了出去。
    健仔背着雯儿一直往外跑,现在跑到了大屋子的花园里。
    “啊~~停下来,我受不了,你的背顶住我的肚子啦!!”雯儿用手拍打着健仔的肩膀说。
    健仔只好把雯儿放下来,一起躲进花坛里。雯儿跪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抱住肚子,头低得快要贴在地上了。“呜呜,不行了……我的肚子快撑破啦,呜呜呜~~~”
    健仔伏在草丛里,对着雯儿小声地说:“嘘,不要这么大声,万一被他们发现了就死定啦。”
    雯儿仰起头看了看健仔,说:“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带我跑掉?”
    健仔说:“刚才我跟导演和汤伯翻脸了,他们都说要干掉了,就像以前干掉的那八个女优那样。但我坚决不同意,于是我们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混乱中,我把导演一拳打翻在地,然后跑到你被绑住的那间房间,把你带了出来。”
    雯儿呆住了,她万万没想到健仔会这样做的。“健仔,你……你不是跟他们一样想干掉我的吗?为什么带我逃跑了?”
    健仔把视线转移到别处,不敢看雯儿了,他说:“那,那是因为……因为……”健仔的脸有点红了,他半天还答不出来。“因为,呃……因为我觉得你……你还有利用价值,你能帮我赚更多的钱,你是我的摇钱树,我不能就这样让你死在他们手里。”
    “就是为了这个?”雯儿挨近了健仔,眼睛看着健仔的脸,说:“没有别的原因吗?”
    健仔好像非常害怕雯儿的脸似的,他把自己的脸转向另一面,说:“对,仅仅是为了这个,你不要误会!”
    “无论怎样说,我还是谢谢你……真的很感谢你。”雯儿说。
       “嘘,别出声,他们来了。”健仔捂着雯儿的嘴巴说。两人一起在草丛里趴下了身子,希望不会被导演他们看见。
    “一定是那个臭小子把小妞偷走了,他想独享小妞!绝不能放过他,快把他们找出来!”导演和汤伯在大屋外拼命地寻找着。
    雯儿轻轻地拉了一下健仔的衣角,小声地说:“不好了,健仔,我……我快要憋不住啦,我要上洗手间啊……”
    健仔也小声地说:“不行啊,雯儿,现在你不要乱动啊,他们会发现我们的。如果被他们抓住了,我和你都会没命的啊!”
    “但……人家憋得太难受了,会坏肚子的,呜呜……”雯儿趴在地上,双手按住了下体。
    “要不你就这样解决吧,你现在就伏在草丛里尿,记住千万不能站起来,连蹲着也不可以。”
    “怎,怎么行,这是杂乱的草丛和脏兮兮的泥地啊,我……我宁愿憋死也不在这里尿,而且……而且还要我…….趴在地上……太羞耻了!我做不到!!”
    “都什么时候了,还耍洁癖!真是没你办法!”健仔看了看远处的两人,然后说:“这样吧,我去引开他们的注意,你趁机跑回大屋里解决。如果你嫌那个厕所太脏的话,你可以找个脸盘。”
    “那……嗯!”雯儿忙点头。
    健仔突然站了起来,他举起双手对导演呼喊:“死老鬼,我在这里,喂,听见没有?死老鬼!”
    “啊,找到一个了,快去抓住他!”导演和汤伯冲着健仔这边跑来。
    健仔撒腿就跑,他向着屋外的方向跑去。
    很快,三个人就一起跑出去了。雯儿爬了起来,本来已经憋得动弹不得的她,现在竟然能走路了,她拖着蹒跚的脚步,一步一步地向着大屋里走去。
    健仔跑呀跑,很快就把导演和汤伯远远地甩在后面了,年轻人就是力气足呢!
    “呵呵,我不能把他们甩得太远的,我要继续引开他们,不让他们回大屋呢。”
    健仔放慢了脚步,他一边跑着一边回头望着导演他们的身影,确保他们还在追着自己。但……大概是因为健仔只顾看后面,他没有看见自己面前有块大石头。健仔被大石头重重地绊倒在地上。“呀,疼死啦!”健仔坐在地上,双手抱住右边小腿。只见健仔的小腿青了一大块,鲜血在青块中一滴一滴地渗透出来。
    “可恶,疼得我跑不动了!该死!”
    很快,导演和汤伯追到健仔并抓住他了。健仔被导演绑住了手腿,汤伯趁机在健仔的脸上狠狠地打上两拳。
    “来,把这臭小子带回屋里慢慢折磨他!”
    “好!”
    就这样,健仔被导演和汤伯带回大屋里。导演把健仔绑在椅子上,逼他把雯儿交来。“臭小子,枉我平时那么重用你,但你现在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今天你不把那小妞交出来,休想竖着身子走出去!”
    “我说过了,她已经跑了,跑到哪里我也不知道,你问我也没用啊!”健仔说。
    “是吗?那我想看看,究竟是你的嘴巴硬还是我的木棍硬!”导演找来了棒球的球棒,狠狠地在健仔身子暴打起来。健仔一阵阵揪心的惨叫声没有令冷血导演的手软下来,相反,他还越打越起劲,越打越凶猛。
    雯儿找了很久还没有找到脸盘之类的容器,她找着找着,突然听到健仔的呼喊声,于是她悄悄地接近了发出声音的房间。
    “天!他们……他们竟然把健仔……没人性!”雯儿躲在一个大木箱后面观察。“怎么办好呢?我只是个女孩,何况现在我连走路也困难,我肯定不能鲁莽地就这样走出去跟他们拼的。我的手机没带,不能报警,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再这样下去健仔会死的!”雯儿心里焦急极了。
    “去死!XX的!”汤伯也找来了铁水管,向着健仔的胸膛猛打。
    “不!住手啊!”雯儿终于看不下去了,她走了出来,在众人面前出现了。“你们只是想要我吧,我来了,但……但你们要先把健仔放了!”
    导演和汤伯都停下手了,他们看着雯儿,说:“呵呵,你真聪明,竟然自动现身。不用我们找得那么辛苦了呢。”
    健仔已经奄奄一息了,他喘着气说:“笨……笨蛋!你干嘛出来了?呼呼……你应该回家才对啊……呼……”
    看着健仔被打得不成人样,雯儿眼泪都掉出来了,她对健仔大声说:“别说了,虽然我们认识不久,但我知道,你不是坏人!你救了我,我还没有报答你呢!现在你有难了,该轮到我救你了!”
    “白痴!你……你有能力救我吗?你必须立刻快跑,呼呼,有多快跑多快,有多远跑多远啊!”健仔用尽力气大声喊。
    “不,不行!我是不会就这样跑掉的,我不管,我要救你,一定要救你!呜呜呜呜……”雯儿一边拭擦着泪水一边说。
    导演突然想起了雯儿刚才喝了不少水,他心里猜想雯儿现在一定会尿急的。于是他说:“喂,小妞,你不是想救健仔吗?我给你个机会,我们来玩一场游戏,不知道你……”
    “我答应,我答应你!”还没等导演说完,雯儿已经爽快地答应了。“不管你玩什么游戏我都答应,快开始吧!”
    导演笑着说:“哈哈,好!够豪爽!那么我现在说一下游戏规则吧。你,小妞。你跟汤伯来一场憋尿比赛,如果你输了,我会杀掉健仔。如果汤伯输了,我就放走健仔,怎样?”
    “这……”雯儿犹豫了,她现在正是憋得要命啊,都快崩溃了,还来玩憋尿比赛?
    健仔问雯儿:“雯儿,刚才你去了厕所没有?”
    雯儿低着头,双掌合十放在两腿间,小声地说:“嗯,刚才……去了,已经不尿急了,放心,我没事的。”雯儿在说谎!因为,如果让健仔知道雯儿还在憋尿的话,他一定不会同意雯儿玩这个比赛的,为了救健仔,雯儿只好暂时瞒过去,见一步走一步了。
    汤伯突然说:“那不公平啊,你刚才已经尿过了,我还没有啊,我现在得榨干肚子里的水才行!”说完,汤伯立刻脱下裤子,露出XX,站在原地小便了。雯儿立刻转过身子并捂着脸,说:“流氓!脏死了!”
    汤伯尿完后,对导演说:“呼,轻松多了。好,可以开始啦!”
    导演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看起来像贴纸的东西,说:“这是专门用来封住尿道口的强力贴纸,粘性一流,密封效果好,真是名副其实的滴水不漏呢。现在只有一块女士专用版,只能给小妞你了。如果你需要用的话,你就尽管用吧,不用谢我,呵呵。”说完,导演把贴纸递给了雯儿。
    “好了,两个人都站到一起,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导演说。
    健仔对雯儿说:“雯儿,你能行吗?”
    雯儿用左手按住快要喷出来的泉口,右手做出了一个胜利的V字手势,说:“没,没问题……”
    雯儿心里比谁都焦急,她面对的是一场她有生以来最重要最痛苦最不公平的比赛。明明已经憋得快不行了,还要跟一个刚刚尿完的人比憋尿。为的是什么?只是为了一个只认识不到两天的人吗?雯儿自己也不知道。她内心深处就藏着这样一个信念:我一定会把健仔成功救出去的,一定能的。
    雯儿跟汤伯一起坐在一张大沙发上,只见汤伯一边看小说一边抽烟,时而还会莫名其妙地傻笑起来。雯儿呢?她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两个膝盖紧紧地并在一起,两只手挤在大腿之间。“健仔,就算我憋死了,我都会继续憋下去的,我会赢得比赛,你尽管放心就是了。”雯儿自然自语。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汤伯已经抽掉4根烟了,但他仍然若无其事地看他的小说。看腻了,就翻开他多年珍藏的性感女优写真集。再看汤伯旁边的雯儿,只见她在沙发上坐落不安,特别是下半身,她的下半身没有一分钟是能够静下来不动的。雯儿紧紧眯着的眼睛隐隐约约闪着泪光,嘴巴偶尔发出微弱的,让人心痒的呻吟声。
    导演不会放过任何拍摄的机会,他乘机拿起摄影机把汤伯和雯儿的憋尿比赛拍下来,说不定能赚个好价钱呢。导演一边拍摄一边暗自冷笑,说:“嘻嘻,小妞,你真是太天真了,你知道你的对手汤伯有个绰号叫‘3个膀胱的男人’吗?他的忍耐力是全国顶尖级别的,我看得出你在比赛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憋得很急了,我看你接下来怎么死!”
    健仔大概是刚才被打得太疲惫了吧,他慢慢地睡着了。雯儿看见健仔已经睡了觉,她就放心去加大动作幅度了。雯儿紧闭双目,仰起头,挺起胸膛,把上身尽量倾向前。再看下半身,她的屁股使劲向后翘,两条大腿交叉着叠起来,叠得很紧很紧,紧得连一滴水也不可能渗进两腿间的缝隙里。但这条缝隙并不是铜墙铁壁,看,缝隙里夹着雯儿她自己的手指呢,这可能是世界上唯一能嵌进这条缝隙的物体了。
    “哇塞,小妞的这个S型坐姿太漂亮了,一定要拍下,哈哈!”导演把镜头瞄准的雯儿,从多个不同的角度进行大特写。
    从雯儿涨红的脸蛋可看出,她是很想放声哭出来的。但她清楚地知道,一旦哭出来,哪怕只是抽泣动作过大,她都会憋不住失禁的,所以她只能咬紧牙关,强忍着不哭。
    又过了一个小时,汤伯已经看完写真集了,他拿出手机来打游戏解闷。雯儿已经憋得死去活来了,单靠下体的能力是根本不可能憋住的,她只能用双手死死地捂着,熬过一秒是一秒。“哎呀呀~~~~憋死我了……肚子快要爆炸啦……”雯儿小声的自言自语。
    雯儿看了看汤伯,只见他面不改容,一点想去厕所的意思也没有。雯儿心想,再这样下去话,我一定会输的。于是雯儿决定放手一博,她咬着下唇,对导演说:“喂,导演,我……我有个建议……再这样等下去太枯燥了,让,让我们…喝一些饮料,或,或者吃一些利尿的水果吧。”
    导演听后狂喜,他笑着说:“呵呵呵,好建议,这样不但可以节省时间,还可以让我的电影内容更加丰富。”
    雯儿说:“太…太好了,那让我,让我去拿饮料和水果来吧。”
    导演摆摆手,说:“不,我怕你乘机跑掉了,还是我去拿吧。”
    “但…但是……”雯儿还没有说完,导演就转身走出了这间房间,到隔壁房间拿东西了。
    雯儿看了看正在沉浸在手机游戏里的汤伯,再看了看被绑在椅子上呼呼大睡的健仔,她觉得机会来了。于是,雯儿以最快的动作捡起地上的之前喝完的空矿泉水瓶子,她一只手拿着已经开了盖的瓶子,一只手仍然用力按住下体。汤伯没有察觉雯儿的举动,他继续打他的游戏。
    “就是现在了。”雯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瓶子放到裙子里,一只手握紧瓶身,一只手当做漏斗握住瓶口与私处之间。“嗯啊~~~~”雯儿痛快地呻吟一声,闸口松开了,体内聚积已久的尿液随即喷涌出来。幸好雯儿手巧,尿液一滴也没有沾湿其他地方,全装到瓶子里了。
    大概是太舒服的缘故吧,雯儿终于禁不住泪水了,她那豆大的眼泪一串一串地顺着脸颊往下流。尿液、泪水、鼻涕,甚至连口水也一起流出来了,雯儿现在就像一个穿了几个洞的大水球呢,身体内的水份都争先恐后,恨不得一秒钟全部喷发出来。
    不好,瓶子已经满了,雯儿立刻用右手堵住无法控制的泉眼,左手慢慢地放下已经装满了的瓶子。“呜呜,撑住啊……”雯儿弯着腰,双腿死命地夹着。不知道雯儿体内的尿液共有多少,也不知道她已经尿了多少出来,我们只知道,她用惊人的意志力堵住了一条决堤的河流。
    雯儿紧闭着眼睛,泪水从眼逢里肆无忌惮地泄出来。实在是太痛苦了,我们不要打扰她,就让她尽情地哭吧。
    雯儿抽泣的声音被汤伯听到了,他看了看蜷缩在沙发一边的雯儿,说:“喂,小妹妹,你干嘛哭了?我们还在比赛啊!”
    雯儿没有回答,只是把抽泣的声音尽量降低。这时候导演回来了,他抱着一个大纸箱,纸箱里面有几瓶啤酒和一大袋橙子。“来来来,我请客,你们两个分了这些。”导演把纸箱放在他们面前。
    “啤酒?好,还是导演你知道我需要什么啊!哈哈!”说完,汤伯开了一瓶啤酒大口大口和喝起来。雯儿的手从两腿之间拿了出来,她捧着一个橙子看来看去。雯儿心里想着:“幸好刚才尿了一点出来,已经没有胀痛的感觉了。但是……那些尿意特有的酸痒感觉反而强烈了,怎么办啊,急死啦。”
    “不要光看,快吃啊!这里有小刀。”导演把小刀塞给雯儿。
    “啊,是,好的。”雯儿立刻回过神来,用小刀把橙子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可能是小刀太钝了,雯儿不能把橙子切得十分整齐,有几小块橙肉流出浅黄色的橙汁来了。
    “糟,又涌上来了!”雯儿立刻放下小刀,用手按住下体。“呀~~怎么老毛病又来了,一看见水就控制不住啦。”
    “怎么了,小妞?那些橙肉失禁了,你也想失禁吗?你的裙子很短,一旦失禁了,哪怕只有一点点,我都会看出来的。”导演对雯儿说,“健仔的小命就在你两条腿之间啦,他能否活着出去,就看你的能力了。”
    “嗯,我知道,我没事……”雯儿用一只手继续捂着下面,另一只手拿起橙子吃了起来。雯儿自己很清楚,刚才已经尿出来的,仅仅是冰山一角而已,不过还好,总算解了燃眉之急。
    这场关乎人命的比赛,雯儿不能硬碰硬,只能智取。她一边慢吞吞地吃着橙,一边盘算着怎样在自己极为不利的情况下,用脑子去战胜强大的敌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