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女孩的肮脏事 21-25

    级长狠狠地痛斥着面前的三人。俊低着头,眉头紧皱着。大概是平时很少受到责骂的俊不习惯级长的呵斥吧。黑男生望着窗外的风景,看他一点悔意也没有,他平时 一定是把老师的责骂当饭吃了。还有我们可怜的雯儿,她一边抽泣一边弯着腰,双手捂着肚子,两腿挤在一起,表情痛苦极了。
    “你究竟有没有听!站好来!”级长冲着雯儿大声怒吼。
    雯儿尝试伸直一下腰,但刚动了一下,她又立刻弯回下去了。“级长……我可以,我现在可以离开一下吗?”雯儿仰起头,用闪着泪花的眼神哀求着级长。
    “那你先回答我,究竟为什么你们要在校道上闹事!”级长继续大吼。
    “那个……我……我当时……”雯儿害羞脸红耳赤,她得恨不得立刻把自己塞进墙上的裂缝里呢!
    还没有等雯儿说完,没想到黑男生立刻插嘴了。他指着雯儿说:“是她,这个臭婊子,她在勾引我,诱惑我,我当时以为拒绝她就行了,但我万万没想到她,竟 然……她竟然用手抓住我的小JJ,还说什么我不答应她,她就……她就……她就扭断我的……!”
    “胡说!级长,你千万不要听他胡说八道!”俊一边说一边用手挡住黑男生的嘴巴。
    级长愤怒了,他大声吼道:“你们都给我闭嘴!我要听一下雯儿同学是怎么解释的!”
    雯儿蹲在地上,就快冲出来的大便压迫得她连呼吸也没有力气了。积聚已久但仍没有解决的小便把雯儿两腿酸痒得连站也不能站不起来。雯儿吃力地小声说着:“级长,求你先批准我上一趟洗手间,我……我真的熬不住啦,求求你了……”
    “我哪知道你是不是想找借口溜走的,我不准你们离开教导处!”级长说。
    俊实在看不下去了,他对着级长大声说:“你看雯儿的样子,她这是撒谎吗?就算你是级长,你也没有权力不许学生解决生理需要的!”
    级长看见了雯儿痛苦的样子后,他也不忍心让雯儿这样憋下去。万一闹出什么毛病来的话,身为级长的他是推卸不了责任的。于是他说:“好吧,只允许你一个人离开,但最多只能离开15分钟。”
    “真的?太好啦!”俊为雯儿欢呼。
    “嗯。”雯儿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了。
    雯儿立刻尝试挪开脚步,大概是因为知道了可以光明正大地去厕所的缘故吧,雯儿能自己走路了,而且越走越快,不一会儿功夫,她就能用小腿小步跑了。
    雯儿走出了教导处,向着最接近自己的厕所跑去。近了,更近了,雯儿越走越近了,离厕所就差十多米远啦。走着走着,雯儿的肚子突然又闹了,雯儿不得不停住了 脚步,她用右手捂住了屁股,然后说:“真是倒霉透顶啦,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大的小的一起来啊……呜呜,就只差几步了,不要……不要闹啦,我 的肚子。”
    因为还没有上课,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同学还有很多,雯儿感到周围的同学都在看着她、耻笑她。“不行,绝对不能在这里……绝对不行!就差一点就到了,挺住啊。”雯儿鼓励着自己。
    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后,雯儿继续慢慢地挪向厕所了。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雯儿同学,你在干什么呀,过来一下,我有好东西介绍给你。”
    雯儿一听就知道是小希的声音,上次小希把雯儿整得够惨了,难道她还想来吗?
    雯儿转过头对小希说:“我……我现在没空,你别烦着我。”
    “我是找你谈正经的事啊,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小希说。
    “那,那你过来扶我,扶我到洗手间去,行吗?”
    “行,不过你必须答应我,帮我一件事,怎样?”
    雯儿一听小希这么爽快就答应自己,她心里面早已经被喜悦冲昏头脑了。于是雯儿说:“好,行,只要……你扶我到洗手间,我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你。”
    于是,小希扶着雯儿,快步跑向厕所。
    “慢点,太……太快了,我受不了啦!”雯儿大声呼喊。
    小希当作什么也没听见,她不仅没有慢下来,反而跑得比刚才更快了。
    终于跑到了厕所门口了。“啊~~~!”雯儿惨叫一声之后甩开了小希的手,她把头低得没有人看见她的现在的表情。雯儿坐在地上,两只手紧紧地抱住了肚子。
    “怎么突然传来一阵这么难闻的怪味的啊?雯儿,你放屁吗?”小希捂着鼻子说。
    雯儿没有回答,她埋头抽泣。小希仔细一看,哟!雯儿坐的地方湿了一个小圈,这个小圈还越变越大。在这个水圈里,还掺着黄色的糊状物质,阵阵异味夹杂着少女体香扑鼻而来。
    “雯儿,你……你怎么可以把大便和小便……全都撒在地上了?”小希说。
    周围的同学都围了上来,男的女的高年级的低年级的,他们一起把雯儿围成一个圈了。
    “哎呀,这个女孩真脏,没教养……”
    “TMD,这是人类吗?快回到动物园去!”
    “咦,这不是初二(3)班的雯儿学姐吗?她怎么会……唉,真是我们女生的耻辱,奇耻大辱啊!”
    “不,我说这个小妹妹还挺可爱的嘛,不知道她还是不是处女的呢?”
    ……
    众人议论纷纷。
    “呜呜呜……”雯儿加大了哭声,“让我死掉算了,让我死掉算啦!!!”
    小希把脸凑到雯儿的耳朵旁边,对雯儿悄悄地说:“刚才你答应了我帮我一件事,你要守诺言哦!”
    雯儿坐在地上继续埋头大哭。
    小希接着说:“寒假就快到了,我找到了一份假期工作,这工作非常适合你做呢,是拍特殊的电影的。我是你的推荐人,我把你推荐到那里拍戏了,你赚了钱的话,记得跟我分了它哦!”
    “呜呜呜……”雯儿还是哭声。
    究竟小希把雯儿推荐到哪里工作?拍什么特殊的电影呢?估计大家也猜到八九成了。(呵呵,肯定不是普通的A片啦。)

    时光荏苒,已经到了寒假了。今天是雯儿的表哥阿豪回家乡的日子,雯儿到火车站送别阿豪。离别前,阿豪对雯儿说:“表妹,你真的不来乡下玩一下吗?乡下的风景和空气比城市好多了,你再考虑一下怎样?”
    雯儿一听,立刻把头转向另一边,说:“哼,乡下是你这种肮脏的乡巴牛住的,我可跟你不一样。”
    阿豪摇了摇头,继续说:“唉,算了,今后你自己要小心一点啦。还有,希望你能改掉你那个坏习惯。”
    “什么坏习惯?我哪有坏习惯!”雯儿脚跟一跺,鼓起了腮。
    “那就是,不要再随便尿裤子啦,你都15岁了,不是小孩子了呢!”阿豪说。
    “我……我哪里有!我哪里有尿裤子!乡巴牛,你不要胡说!”说完,雯儿把整个身子转向另一个方向,背对着阿豪。“人家……也,人家也不想的嘛……”雯儿低下了粉嫩透红的脸蛋。
    “好了好了,时间不早啦,我要上车了。”阿豪一边回头对着大伙挥手,一边向着人群中跑去了。“我有空会再来的,表妹,下次你别让我看见你尿湿的裤子啦!”
    “笨蛋乡巴牛!你今后都不要再来我们家了!”雯儿对着逐渐远去的阿豪大呼。
    送别完阿豪,雯儿回到了家里。
    “叮咚~”门铃响了。
    “谁啊?”雯儿一边走去开门一边说。雯儿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小希。
    小希说:“HI,雯儿,还以为你跟俊约会去了呢。”
    雯儿叹了一口气,说:“唉,他报了三个寒假补习班,哪有时候跟我一起啊。别在门口说了,进来吧。”
    小希跟着雯儿走进了她的房间,关了门。
    小希对雯儿说:“我这次找你是有事的,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我帮你找到一份非常适合你的假期工作吗?”
    雯儿想了想,说:“哦,记得,拍电影吗?当演员是我的梦想呢!”
    “对,就是拍电影。”小希说。
    “但,一个寒假能拍完一部电影吗?我不想当什么龙套角色、临时演员,我要当女主角。”雯儿说。
    小希笑了笑,然后说:“放心,这种电影很快拍完的,一个寒假能拍上十多部了,你绝对是女主角哦!”
    “真的?太好啦!太感谢你了,我赚到钱了,我会分点给你的,小希。”
    “呵呵,别客气,我们各分一半吧。你现在跟我到那里让李老板和导演看一下,如果通过了面试的话,你明天早上就可以上班拍戏了。”
    “好的,那我们现在去吧。”
    二人乘了一个多小时的公共汽车,终于来到了一间废置的大屋。
    雯儿说:“这里怎么这么残旧啊,像鬼屋似的,我们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小希解释说:“不,就是这里,都说是拍电影嘛,当然要找一些适合的外景了。这间空置的大屋周围都没有人,在里面拍电影就没有人打扰啦。”
    雯儿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半信半疑地说:“是吗?那……好吧,进去吧。”
    小希走了几步,她见身后的雯儿还没有走,就问她:“怎么了,雯儿,还不来吗?你不会是怕了吧?”
    雯儿左顾右盼,小声地对小希说:“刚才大概是坐公交车坐太久了,我……我想,先找一下洗手间。”
    小希走回到雯儿旁边,拉着她的手说:“笨蛋,片场里面有洗手间嘛。来,快进来吧。”说完,小希拉着雯儿走进了大屋,没走多久,她们找到了李老板。
    雯儿看见了李老板,就向李老板问好。
    李老板胖得不像人型,你看他的西瓜肚胀得像个气球,真是担心他的肚子一碰就会爆。两撇翘起的胡子活脱脱的像一个“八”子。他坐在椅子上看书,嘴里还叼着烟。
    李老板见雯儿来了,他立刻放下了手里的书,然后站起来对着雯儿笑着说:“呵呵,你就是小希介绍来的雯儿吗?”
    雯儿说:“对,我就是雯儿。”
    “嘻嘻嘻,你好,雯儿小妹妹。我觉得你非常适合当女主角。”李老板用他那肥大的手掌摸了摸雯儿的脸,然后继续说:“长得挺可爱的,身材也不错,嘻嘻嘻,你有前途!”
    雯儿拨开了李老板的手,说:“谢谢李老板。对了,我想问一下,上班时间怎么定,工资如何?”
    李老板说:“嘻,现在就可以上班了,工资方面,你完成了一部电影,片酬就有1千元。”
    雯儿说:“现在已经是下午啦,不如我明天早上才上班把。还有,怎么一部电影的片酬这么少啊,才一千元,太少了吧?”
    李老板接着说:“不,我们的拍摄队伍两天就能拍完一部,到寒假结束时,说不定你的工资就足够你花上好几年了。”
    “哦,这样,明白了。”雯儿说。
    “来吧,趁现在有点时间,不如你试穿一下你的戏服吧。”李老板叫来了助手,把雯儿带到更衣室换衣服。
    过了一会,雯儿穿着她的戏服走出来了。
    “李老板,我觉得……我觉得这戏服……有点……现在是冬天啊,虽然我们广东这里的冬天不算很冷,但这衣服,实在太单薄、太暴露了吧,我怕我会着凉呢。”雯儿一边说一边用双手交叉着抱住自己的肩膀。很明显,雯儿是觉得冷了。
    雯儿上身穿的是白色吊带休闲上衣,衣服的前面比较低,这衣服把雯儿那葡萄似的小胸部露出一半来了。下身是黑色的蕾丝超短裙,这裙子不长不短,刚刚好能够遮住了雯儿的内裤。还有半透明的连裤袜和黑色的长筒靴,今天的雯儿比平时更加可爱更加迷人呢!
    李老板打量了雯儿全身,笑嘻嘻地说:“雯儿小妹妹,这套衣服太适合你啦,真是好看极了!”
    雯儿觉得越来越冷了,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然后用双手抚摸着自己的手臂。雯儿对小希说:“小希,你不是说片场有洗手间吗?你带我去一下,我……刚才在公交车上已经憋得很难受了,我现在很急啊,很想去尿尿。”

    小希听到雯儿说想去厕所后心中不禁暗喜,因为她了解导演是个怎样的人,雯儿现在的情况,说不定能拿多点印象分呢!
    小希对李老板说:“李老板,快带雯儿见导演吧,雯儿说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啊哈哈,很好,很好。来,跟我来这边,就在隔壁房间。”说完,李老板领着雯儿走向另一间房间。
    “但…..我,可是我……我想先……”显然,雯儿还没有准备好,她是想先把小便解决了再去见导演,但李老板拉着雯儿的手,一边走一边笑,根本没有听到雯儿在说话。
    小希向着雯儿挥手,说:“雯儿,我在这里等你好消息,你要加油哦!”
    雯儿一边走一边留意屋子里的情况。“天哪,这里有多少天没有打扫了?地板上什么垃圾都有,吃过的饭盒、发黑的香蕉皮、开了盖子但里面还有一半可乐的可乐瓶……一阵阵霉臭熏得让人作呕。我讨厌这地方,这里脏死了!”雯儿捂着嘴巴和鼻子自言自语。
    “不对劲,怎么走得越远,气味就越难闻呢?我们是不是向着垃圾池走去?我们走错路了吧。”雯儿问李老板。
    李老板说:“我们没有走错,差不多到了……看,这扇门后面就是了。”
    李老板一打开门,一阵恶心的臭味随即扑鼻而来。房间里面有三个人,坐中间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矮子,他戴着墨镜,嘴里叼着雪茄。看样子,他应该是导演了吧。 坐在左边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伯伯,他全身上下的衣服就像用垃圾砌成似的,蓬乱的长发上有一团蚊子在团团转,皮肤又脏又黑,这是哪来的乞丐?他大概就是屋子 里面臭味的源头吧。还有一个人站在右边,他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长得白白净净。虽然他不算是大帅哥,但也可以说,他长得还算是清秀脱俗的。
    坐在中间跷着二郎腿的导演看了看雯儿,然后说:“喂,小妞!你是不是来做的?”
    导演的声音很大,把雯儿吓着了。雯儿吓得将握紧的双拳放到胸前,两个小肩膀耸了起来。
    见雯儿没有作声,导演发怒了,他用力一拍桌子,大声说:“XX的!你是不是哑巴?不是哑巴的就放个屁来听下啊!!”
    雯儿这下吓坏了,她一边发抖一边小声地说:“你,你好。我叫……雯儿,是来做演员的,请,请,请多多指教……”
    导演把嘴巴里的雪茄狠狠地扔在地上,继续大吼道:“哼!你哪是来混的?说话时吃奶的力气都没有,以后你怎么‘叫’?”
    雯儿吓得不知所措,没有说话了。李老板看了看雯儿,对导演说:“呵呵,导演,我觉得这个小妹妹不错的,你就用她吧。”
    导演站了起来,他走到雯儿跟前打量了一会,然后围着雯儿转圈子,导演那凶悍的目光从雯儿的头顶一直扫描到雯儿的脚尖。雯儿一半是怕一半是害羞,她站在原地 低着头,一动也不动。导演走到了雯儿正前面停了下来,雯儿害羞得满面通红……突然,导演一手抓住雯儿前方的裙角,迅速地揭了起来。雯儿的白色蕾丝 小内裤就这样毫无保留地展露在众人面前。
    “啊~~”雯儿尖叫了一声,把前方的裙角猛地挤回下来。
    导演说:“算了,就用你这个小骚货吧。虽然年纪小了点,但这年头找AV女优不容易啊。小妞,你走运了。”
    雯儿知道自己被录用了,她立刻高兴地拍掌起来:“太好了,谢谢你导演,我终于能成为演员啦!”
    导演指着乞丐伯伯说:“我来介绍,这是你的搭档,汤伯,他是这部电影的男主角。”
    雯儿傻了眼,她说:“怎么……怎么这乞丐,他是男主角?骗人的吧?”
    接着,导演指了指旁边的小伙子,说:“这是健仔,他是我的助手,也是杂工,你想要什么,尽管对他呼呼喝喝就行了。”
    雯儿有些难以接受,她捂着鼻子指了指汤伯,说:“我不要他做男主角,我要健仔做男主角。”
    李老板拍了拍雯儿的肩膀,对她说:“呵呵,这是导演安排的,他这样安排自然有他的用意,雯儿小妹妹,你跟着导演说的做就行了。”
    雯儿回过头看了看李老板,问:“刚才导演说的什么AV什么女优,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啊,老师还没有教过‘AV女优’这个词呢。”
    众人先是一愣,然后都哈哈大笑起来。雯儿看大家笑得这么高兴,她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也跟着大家笑起来了。
    李老板一边笑一边说:“哈哈哈,雯儿小妹妹,你真逗,笑死我了。哈哈,我告诉你吧,‘AV女优’就是A级优秀的女演员的意思啊!”
    众人一听,笑得更厉害了。
    “是吗?呵呵,我是AV女优?太棒了!”雯儿双手捧起自己那羞红的小脸蛋,高兴得转来转去。
    又是一片笑声……
    雯儿笑着笑着,刚才已经遗忘的尿意突然又喷涌出来了。看,雯儿两腿往中间夹着,双手稍微用力挤在两条大腿之间,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一直往脸颊流下来。看样子,雯儿好像有点受不住了。
    于是,雯儿对导演说:“导演,请问洗手间在哪里?”
    导演看了看雯儿夹紧的双腿,然后说:“小妞,你想去尿尿吧?”
    “嗯。”雯儿低着头,声音小得连她自己也没听见。
    “好,全世界准备好,我们要开工了!”导演对着众人大声说道。
    雯儿感到莫名其妙,她接着说:“现在开始拍摄?不会吧?我还没有准备好啊,起码……起码,起码先让我去一去洗手间嘛。”
    导演又拿出严肃的表情,他喝道:“你要是尿完了,那我们还拍什么?别啰嗦,快站到那边看看剧本,5分钟后开始正式拍摄!”
    小伙子把仅有几页白纸的剧本塞给了雯儿,然后对她说:“雯儿,对白很少的,基本上都是‘嗯嗯啊啊’的啦,你现在跟汤伯交流一下吧。”
    “什……什么?”雯儿脑子一片混乱。

    雯儿拿着剧本大致地浏览了一遍之后,她发现里面的剧情有点不妥。“导演,为什么……为什么这部电影叫《羞耻女仆》?还,还有,里面的情节……实在是……”雯儿一边对着导演说,一边把羞红的脸拧向另一面。
    导演看了看雯儿,他定住了几秒种后,说:“小妞,你没有病吧?既然你来这里了,难道你还羞于这些情节吗?快,快背熟第一场戏的台词,跟汤伯一起背吧。”
    雯儿又说:“可是,我……我不想拍这些电影,太难为情了,能改为青春校园喜剧吗?”
    “混你的账!”导演一手抢过雯儿手里的剧本,把剧本狠狠地摔在地上,大声说:“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少给我耍这套!我告诉你,今天之内完成不了第一场戏,你就别想回家!!”
    雯儿被凶恶的导演吓得几乎尿了出来,幸好最近憋得多,忍功突飞猛进,不然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无奈之下,雯儿捂着鼻子跟全身恶臭的汤伯一起背台词了。
    过了一会儿,导演拍着手掌说:“好了好了,全世界开工!健仔,开摄影机,汤伯和小妞站好位置,我们要开始了。”
    惊慌失措的雯儿恨不得立马离开这里,但房间的门已被锁上,跑也跑不掉。雯儿现在只好希望尽快拍完今天的戏然后闪人,她决定回去之后今后都不来这里了。
    这部电影里,雯儿饰演一个叫“玲玲”的女仆,她经常受到主人“汤老爷”(汤伯演)的欺凌。
    “开始!”导演一声令下,全部人都投入到电影情节里。
    “玲玲,过来,斟一杯茶给我。”汤伯一边坐着一边看书。
    “是……是,汤老爷,茶来了……”雯儿捧着陶瓷茶杯向着汤伯这边走过来。大概是雯儿的老毛病影响吧,雯儿尿急时很容易受到外在环境影响 的。她一边看着手中晃来晃去的茶水,一边努力收紧下身,把肆虐得自己生不如死的尿死死地憋着。雯儿的步法完全变了样,她的两只脚是交叉着向前走的,本来可 以笔直走过去的路线被雯儿走得蜿蜒曲折。还有呢,看,雯儿那苗条的小蛮腰带动着圆润的臀部扭来扭去,每走两步就退后半步,这样的走路步法恐怕只有憋得要命 的女孩才能走出来了。
    健仔悄悄地对导演说:“导演,雯儿怎么会走成这个样啊?她在浪费我们的胶卷,要停下来吗?”
    导演也对健仔小声地说:“不,继续拍,继续拍着。那小妞干得很好,我就是要这种效果,她有前途啊!”
    雯儿好不容易终于走到了汤伯面前,就在她把茶杯递给汤伯的那一瞬间,雯儿手里的茶杯突然掉到地上,摔破了。
    “啊,对不起。”雯儿吓得双手捂着嘴巴。
    “停!”导演大声喊,“混你X的账,你怎么把杯子摔坏了?你应该把杯子递到汤伯手里才对啊!”
    “对……对不起…….”雯儿吓得眼泪都快跑出来了,“因为,因为尿太急了,我……我捧不稳茶杯,所以……”雯儿把双手挤在夹紧了的两腿上,她半蹲半站,憋得无法挺直腰了。
    导演快步冲到雯儿面前,大声对雯儿骂道:“我kao!你这个臭丫头,再急你也得憋着,别跟我解释,快回去从新来过!”
    “嗯。”雯儿密步跑回了刚才的起步点待命。健仔打扫干净好地板后,递给了雯儿一只新的陶瓷茶杯。
    “开始!”导演一声大吼,大家都回到了刚才的情节。
    雯儿捧着茶杯……但,等了几秒种后她还没有踏出一步。只见雯儿弯着腰,黑色蕾丝超短裙底下的两条粉腿就懂挤来挤去。
    雯儿心里这样想着:“呀……急死了,还不快上洗手间的话,我的肚子会坏掉的。不行啊,天气这么冷,我冷得快憋不住了。但……如果我今天完成不了这场戏,我……我休想回家啊!呜呜,怎么办啊~~”
    见雯儿等了这么久还没有挪开半步,汤伯索性自己向着雯儿走了过去。
    健仔小声说:“哎呀,那个汤伯怎么自己走过去呢?这跟剧本不同啊。”
    但是导演没有叫停,健仔只好继续拍下去了。
    汤伯走到了雯儿面前,说:“玲玲,茶给我吧。”汤伯拿走了雯儿手里的茶喝了一口,然后说:“你是不是想尿尿?”
    雯儿吞吞吐吐地说:“是……嗯,是的,主人。我,我今天……今天早上睡过头了,起来之后马上干活,到现在……都没空上洗手间呢。”
    导演笑了笑,小声地对健仔说:“呵呵,你看他们,虽然前面的情节被他们‘修改’了一点,但最后还是衔接到后面的情节了,就这样拍下去吧。”
    汤伯又说:“但是,玲玲,我今天不允许你去厕所,今天你必须寸步不离地伴在我身边,一秒钟都不得离开。”说完,汤伯把雯儿搂住在胸前。
    雯儿伏在汤伯的胸膛上,说:“可是,主人,我……我怕……我会尿裤子的。”
    汤伯的右手撩开了雯儿下身的裙角,然后用手掌把雯儿私处轻轻地按住,接着他说:“不会的,我不会让你尿裤子的。玲玲,要是你憋不住了,我就叫我,我帮你堵住,我的手指能帮助你,所以你放心,你今天不会尿裤子的。”
    下体被汤伯按住之后,雯儿除了感到尿意更加强烈之外,还有一丝丝的莫名其妙的快感从体内深处渗透出来。雯儿觉得这感觉太奇妙了,她已经忘记汤伯身上的臭味了吗?看,雯儿把整个头埋在汤伯怀里,双手抱紧汤伯粗壮的腰。
    “嗯……哼~~~~嗯呀~~~~”雯儿用自己的大腿内侧把汤伯的手指慢慢地夹住了,温热柔软的两侧大腿缓缓地摩擦着汤伯的手指。雯儿不仅已经忘记 了面前的人是一个脏兮兮的老伯,她还忘记了自己还在电影拍摄中。与其说她完全投入到戏里面去,还不如说她陶醉在自己甜蜜的丝丝快感当中。
    “啊!不要!”雯儿突然推开了汤伯,她弯着腰,双手紧紧地往下体挤下去,两腿挤成了严重的X型。
    “停!停停停停!”导演又来开骂了,“小妞!你这是干什么?本来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这样推开他?!”
    雯儿没有回答,她低声地抽泣着。
    健仔走了过去,对雯儿说:“雯儿,发生什么事了?”
    雯儿看了看健仔,她一边抽泣一边对他说:“我……呜呜,我尿湿了。”
    健仔蹲下来,他抬头望向雯儿短裙里的内裤,说:“哦,湿了一大片啊……”
    “嗯。呜呜呜……”雯儿的哭声加大了。
    健仔接着说:“没关系的,只是尿了一点点而已,你能及时憋住真是了不起啊。好了,去把内裤换掉之后,我们继续拍摄吧。”

    健仔说完之后就继续弄他的摄影机,没有理会雯儿了。雯儿用手指揉了一下下面的湿斑。呀,真的很湿,几乎要滴出液体来了。雯儿走到健仔旁边,拉了一下他的衣角,小声地说:“我说,健仔,你们有没有……为我准备好后备内裤?”
    健仔笑了笑,说:“有,隔壁房间挂着两条男人的内裤,是汤伯的,你要穿吗?”
    “不不不,我绝不穿男人的内裤,那个臭乞丐的更加不要!”
    “那你要么把湿的内裤脱掉,一会拍摄时干脆不穿。要么你就穿着这湿的,继续拍下去。”
    “这……这怎么行,我的裙子短得要命,怎能不穿内裤啊!我现在的内裤湿了,脏死啦,我是忍受不了这肮脏的湿布贴在下身的。”
    “那你想怎么样?我们都要吃饭的,不能再耽误时间了,马上就要开始拍的啦。”
    雯儿把脸凑近健仔,悄悄地对他说“我想先回家,明天正式上班拍戏时准备好几条内裤就行了嘛。麻烦你帮我跟导演说一下好吗?”
    健仔犹豫了一会,然后说:“好吧,我帮你问一下导演。”
    其实雯儿想乘机逃跑,她根本不想拍这样的电影,她打算回家后今后都不会再来了。
    可是导演听了之后非常愤怒,他对雯儿大声骂道:“混账!你以为这是你家吗?喜欢来就来,喜欢走就走,我告诉你,你不把今天的戏做完,就算加班到深夜你也得加!”
    胆小的雯儿被导演吓着了,没办法,导演不同意。她只好乖乖地回到原地待命了。
    “全世界准备好,开始!”导演发号施令后,大家又开始忙碌了。
    忙了半天,大伙们终于完成了今天要拍的部分。雯儿在拍摄的时候,已经忍不住尿了好几次出来。但每次都只是尿了一点点就被雯儿强行憋住了,这几次的一点点小失禁仅仅能缓解雯儿小腹的胀痛而已。
    “导演,我已经完成今天的任务了,我能回去了吧?”受尿急煎熬已久的雯儿已经迫不及待去问导演了。
    导演说:“可以了,现在大家都先回去吧,明天早上8:00准时到这里集合。”
    “真的?太、太好了!”雯儿高兴地说。
    “不过,下班之前,你和健仔先打扫一下这房间,明天还要用的。”导演说道。
    “不……不会吧…….导演,我,我都憋得快死了,你还要我留下来打扫,这……太过份了嘛!”
    导演一边离开一边说:“少废话,必须打扫好才能走!”
    “但……”没等雯儿说完,导演已经走了。
    雯儿转过头看了看健仔,对他说:“健仔哥,我……我们这里有洗手间吗?”
    健仔说:“有,但是这里的厕所已经完全堵塞,奇臭无比,苍蝇多得可以把一个蹲在马桶上的人围得变成黑人。”
    雯儿吃了一惊,忙说:“那,那样的洗手间我绝对不会去的,绝对不去!”
    健仔拿起了扫把,他一边扫地一边问雯儿:“雯儿,你刚才不是已经尿了出来了吗?为什么还想去尿啊?”
    雯儿弯下腰,用手按住两腿之间,说:“不,没有尿完,还有大部份在体内。我,我……现在还很急啊。内裤完全湿透了,感觉比刚才更难受啊。健仔哥,不如……你自己留下打扫吧,我先回家了,好不好?”
    没等健仔反应过来,雯儿转身就想跑了。但敏捷的健仔立刻上前拉住了雯儿,并对她说:“雯儿,你……你明天还来吗?”
    雯儿停顿了一下,说:“不,我今后都不来这里了,我才不拍这种下流的……”
    没等雯儿说完,健仔立刻将雯儿搂进自己怀里,他把自己的脸凑近雯儿的脸,然后轻轻地说:“明天继续来,可以吗?我真的希望你能继续来啊。”
    雯儿的脸唰地红了,被一个高大的帅哥搂在怀里,她真的不知所措了。雯儿慌张地说:“我真的,真的不想再来了,我,我……我讨厌憋尿,讨厌肮脏的湿内裤,讨厌这个……脏得要命的地方!”
    健仔二话没说,立刻抱住雯儿的头,强行把雯儿的粉嫩小嘴死死地吻住了。雯儿吓坏了,她想推开健仔,但无奈力气不够,完全推不动他呢。
    被健仔强吻着,雯儿心理有多难受啊!雯儿心里只有俊一个,她绝对不愿意跟别的男孩接吻的。
    “呜~~~嗯,哼~~~呜呜~~~”无论雯儿的脸拧到哪个方向,健仔都能用自己的嘴巴稳稳的吮吸着雯儿的嘴唇。健仔的右手抱紧雯儿的头,左手顺着雯儿的腰一直向下摸下去。
    顺着腰腹柔滑的曲线,健仔的手揭开了雯儿的短裙,并在雯儿的两腿中间定住下来了。接着,健仔用手指捂住了雯儿的私处。一收一放,一松一紧,健仔的手隔着内裤慢慢地探索着女孩子的奥秘。“真的很湿、很柔软啊……”健仔一边用手指揉着一边说。
    “不要呀,我会……哼~~~~~我会尿出来的~~~”雯儿终于能把健仔的脸推开了一点了,她使劲地把两条大腿挤过来拧过去,希望能把那只无耻的大 手赶跑。但……健仔的手掌稳稳地吸住了雯儿的私处,所以任凭雯儿的两腿怎样抗议,也是阻止不了健仔的。健仔的手掌被两面温热圆滑的大腿内侧压过来 挤过去,爽得他越摸越有劲。
    “不要啊……请放开我……要尿出来啦……啊……”雯儿感觉到有一种奇妙的,酸酸甜甜的感觉从下体涌上来。虽然雯儿貌似一直在反抗,但她已经慢慢学会享受这种令人迷失自我的快感了。
    “啊……”雯儿突然加大了呻吟的音量,原来她终于忍不住失禁了。一股温暖的水流冲刷着健仔的手掌,健仔想把掌心中的“泉眼”堵住,但雯儿尿得实在太厉害啦,就算是堵住了下体,那股骚香的暖流在巨大的水压作用下,还是能从手指的间隙里飞溅出来。
     洪水一发不可收拾,有的液体顺着大腿一直滑下来,有点直接像下雨似的落到地板上。雯儿不仅把健仔的手洗个干净,她还把自己整个下体,包括连裤袜和鞋子都统统冲洗一遍了。
    健仔加快了手的揉动节奏,他恨不得把雯儿体内的所有液体一次过全部挤出来。雯儿一边伏在健仔怀里痛哭一边享受着一种生不如死、死去活来的强烈感觉。
    不久,雯儿已经完全虚脱了,她放松了整个疲软身体,慢慢地倒在健仔身上。健仔扶着连呻吟都没有力气的雯儿,小声地对她说:“雯儿,你很棒,了不起呢。”
    雯儿已经把整个身体都交给健仔了,她伏在健仔身上,双手搂住健仔的腰。
    健仔接着说:“答应我,雯儿。明天继续来上班,继续拍电影,行吗?”
    雯儿没有回答。
    ……
    回家路上,雯儿和小希在公交车里谈话。
    小希说:“怎样,雯儿,喜欢拍电影吗?明早你自己要准时来哦,我带你去过一次了,你应该晓得路了吧?”
    雯儿低着头,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说:“我,我想,我想先考虑一下。”
    雯儿心里很清楚,她自己是一万个不愿意拍那种电影,更不愿意每天都憋得半死。但刚才健仔的举动给雯儿留下一个一生难忘的印象。一方面,雯儿再也不想受到痛哭的煎熬,另一方面,雯儿希望健仔能再给她一次那种奇妙的感觉。
    “哎呀呀,怎么办啊,我不想背叛俊,可是……可是……”雯儿心里面跟自己斗争着。“不知道健仔还愿不愿意再给我那个呢?我不敢要多,再来一次就够了。”
    雯儿悄悄地用手摸着自己湿漉漉的内裤,她闭着眼睛,自言自语地说:“对不起,俊……我,我想再找一次他。一次而已,一次就够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