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女孩的肮脏事 16-20

    “小妹妹,用力一点,我脖子很不舒服。”老头说。
    “是。”雯儿加点力了。
    突然,老头转过头看着雯儿,说:“小妹妹,你用哪种香水,真是叫人想入非非啊。”
    雯儿停下了按摩,她低下头,害羞地说:“我,我根本没有涂香水,这只是……”雯儿没有说下去了。
    “是体味,呵呵,小妹妹,你的体味熏得我快爽死了。”老头说。
    雯儿低着头,站在原地不动,她的脸蛋早已刷红了。
    雯儿问老头:“老爷爷,可,可以了吗?”
    坐在沙发上的老头站了起来,他转过身子,面对着雯儿,说:“可怜的小妹妹,你很想尿尿吗?”
    雯儿的脸更红了,她仍然不敢抬起头,没有出声。
    老头忽然大声说:“回答我,否则休息拿到钥匙开门!”
    雯儿退后了一步,她被吓着了。“我……我……嗯,我想,我很想去……”雯儿的声音小得连自己也没有听见。
    老头把耳朵凑近雯儿的脸,说:“什么?我听不到啊,我的耳朵不好使,你再说一遍。”
    雯儿双拳缩到胸前,她紧闭眼睛,大声说:“我,我很想上洗手间,求你让我去了!”
    “哈哈哈哈,早说嘛,既然你想去,我也不挡你的路了,你要知道,我是一个好人来的,我很有爱心和同情心的,哈哈哈……”老头大笑起来。
    老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对雯儿说:“这8条钥匙里,你可以挑选一条,选对就能开厕所的门。”
    雯儿用她发抖的手指了指其中一条,说:“这条好了。”
    “好的,等一会。”老头把那条选中的钥匙弄出来,交给雯儿。
    拿到钥匙的雯儿立刻用一只手按住下体,然后拖着快而密的小脚步跑到了厕所门口。
    “咔嚓咔嚓……”雯儿在努力尝试开门。“快点……快点开吧……呜呜,快点……”
    急疯了的雯儿把钥匙拼命地向着钥匙孔猛挤乱拧,但是任凭雯儿怎么拧怎么挤,厕所的门还是开不了……看来雯儿选错钥匙啦。
    气坏了的雯儿把钥匙扔掉了,她跑回到老头旁边,说:“快点,给我另外一条钥匙!”
    老头早就把那串钥匙收好了,他说:“想拿第二条吗?行,帮我脱下现在的衣服吧,我觉得有点热了。
    “你……老爷爷,你把我当成雇佣工人了?”雯儿说。
    “脱!”老头挺起胸膛,摊开了双手,示意雯儿帮他脱衣服。
    老头穿的这件黑色衣服很老土,衣服上的纽扣又多,体积又小,要脱下这件衣服的话,要花点耐性和时间。
    雯儿别无选择,她只好帮老头脱衣服了。雯儿在努力解纽扣,但大概是因为太着急了吧,纽扣解来解去也解不开。心理上的焦急加上生理上的尿急,雯儿越解越烦躁。
    盯着雯儿下面挤来挤去的两条大腿,老头忍不住了,他的手往雯儿的私处按下去,并淫笑着说:“嘻嘻,小妹妹,你的身材一级棒哦~~”
    “啊,不要,你不能这样!”雯儿停止解纽扣了,她推开了老头的手。
    “怎么了?继续啊,继续帮我脱衣服啊。”老头说。
    雯儿退后了一步,她拼命摇头,说:“不,我不帮你脱了!”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不摸你就行啦,你过来继续吧。”老头说。
    “你,你说过的,不要骗我。”说完,雯儿走回到老头旁边,继续解纽扣了。
    没想到雯儿这次竟然势如破竹地一口气解开了全部纽扣,不可思议啊。
    “呼,快,快给我钥匙,呼。”雯儿的呼吸声也变大了。
    “干得不错。”老头把衣服放到一边,继续说:“现在给你选第二条钥匙吧。”说完,老头拿出了那串钥匙在雯儿面前晃了晃。”
    “都拿来吧!”雯儿竟然一手把整整的一串钥匙抢了过来。
    “臭丫头,你竟然……”老头气坏了。
    雯儿拿着钥匙跑到厕所门前,她把剩余的7条钥匙轮流往钥匙孔猛插。“不行啊……开不了……这条更不是了,根本插不进去!呜呜,到底是哪条啊……”拼命尝试开锁的雯儿,她急得再次哭了出来。
    雯儿已经不能正常站立了,看,她两条大腿拼命地往中间挤,膝盖以下的小腿站成了严重的内八字,翘起的屁股不停地摇来摇去。局部磨白了的灰色紧身牛仔裤把雯儿丰满而又性感的下身完完全全地显露出来了,下体的每一条曲线都是那么醉人呢!
    “不行啊,不行啊,呜呜,究竟是哪条啊~~~~我快尿出来了,呜呜……”雯儿的哭声越来越大,她用一只手继续努力开门,一只手按住了两腿之间。
    “想尿出来就尿出来吧,哈哈哈,我等着看你失禁呢!”老头说。
    “呜,你这个老变态,你在耍我,这里……这里都没有合适的钥匙!”雯儿变得不礼貌了。
    “怎么会呢?小夏,过来,清洗一下厕所!”老头对着客厅大声喊。
    “来了,老爷。”小夏推开了其中一个房间的门,她带着地拖和水桶走了过来。
    小夏是老头家的工人,今年才14岁。虽然她个子很小,但长得很白净很可爱。
    老头夺过雯儿手里的那串钥匙,然后递给了小夏。小夏很熟练地用了其中一条钥匙轻松地开了厕所的门。
    “怎,怎么会这样?难道我太心急了?”雯儿一脸惘然。
    小夏进去厕所之后便马上关上门开始清洗厕所了。
    “等等,小夏,先让我进去……”雯儿对着厕所里的小夏说。
    “小夏,不用管她,继续清洗。”老头也对着厕所里的小夏说。
    “是,老爷。”小夏继续干活了。
    “呜呜,太过份了,呜呜呜呜,为什么不让人家尿尿……”雯儿哭得不像人了,她弯下腰,双手用力往两腿之间挤压下去。雯儿还没有放弃,她真的不想再失禁了。
    “小妹妹,你就在我面前尿出来吧,我等着看呢!”老头说。
    “不,我绝对不会再做出那么肮脏的事来的,绝对不会!”雯儿紧闭眼睛,任由泪花飞溅。
      老头伸手摸了摸雯儿涨红的脸蛋,说:“小妹妹,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你还是乖乖地接受命运,让我观赏你肮脏的时刻吧。”
    “放开我!我……我说过不会再失禁就不会再失禁的!”雯儿甩开了老头的手,并用力推开了他。
    “哎呦~~”没想到这老头像纸片人似的,一推就翻。老头重重地倒在地上。“呀……我的腰,我的腰啊……哎呀……”老头一只手捂着后腰,痛苦地呻吟着。
    雯儿吃了一惊。“老……老爷爷……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呀……”雯儿走到老头身边,弯下腰,双手扶着老头。
    “唉呀呀……疼死我了……”老头表情极为痛苦。
    “老爷爷,我不是故意的,你千万不要有事啊……”雯儿擦干了眼泪,对老头说。
     就在这个时候……老头迅速地用手揪住雯儿的小腹下面,
    “呀!干,干嘛!不要!”雯儿大声喊叫。
    原来这狡猾的老鬼是假装摔伤的,他是为了接近雯儿,让雯儿失去戒心,然后乘机抓住她。
    “哈哈……小妹妹,你被我抓住了,别乱动哦。”老头说。
    “别……别抓住我那里,呀……嗯呀…….会尿出来的,放,放手……”雯儿尝试推开老头的右手,但老头抓得非常牢,雯儿没办法挣脱。
    “不要憋了,我看你憋尿的样子已经看腻了,让我尝尝你的尿是什么味道的吧,哈哈!”
    “不行,你快放手……真的,真的会尿出来的啦,很脏的,你快放手呀……”雯儿把两腿交叉夹着,她同时也把老头的手紧紧地夹在两腿之间了。
    雯儿双手抓住老头的手臂,奋力地想把他的手拔出来,但老头用手指死死地抓紧了雯儿的裤裆不放手,再加上雯儿自己也用两条大腿把老头的右手牢牢地夹在中间,所以……两人一直坐在地上僵持着。
    “呜…..不行啦,老爷爷,别,别按住那里,求……求求你放手,我……我什么也答应你就是啦……”
    “什么呀,你往我手里尿不就行了嘛,来,别说废话了,就当作帮我洗一洗手吧!”
    “不……不行,真的太脏啦……”
    “你还不尿出来的话,我来帮你好了。”说完,老头的手用力往雯儿里面挤。
    “呜哇……轻点,轻点,别用力……”雯儿又大哭起来。
    突然,老头感到自己的拳头一阵温热,啊,原来是雯儿的裤裆湿了呢!但,只是湿了一点,老头还没有把雯儿的尿完全挤出来。
    “不行了……我不行了!”雯儿大喊。
    雯儿原来夹着的腿松开了,她用右腿的膝盖狠狠地向老头的脸撞过去。哈,雯儿的这一撞,正好撞到了老头的鼻子,老头左边鼻孔立刻流出鲜血来。
    “你这丫头!”老头骂了一句,然后用尽余生残力,手腕死命一拧……
    “啊——————”雯儿猛烈地扭动着她的小蛮腰,两条大腿已经扭曲得不像人型了。
    雯儿已经失去了理智,她用拳头向着老头的脑袋猛敲。“哇呀!住手!臭丫头!!”老头大叫起来,他立刻缩回了被夹紧的右手。幸好雯儿的力气不大,否则老头的手哪有这么容易从雯儿的夹紧的两腿间逃脱出来?
    老头爬起身,他捂着额头,对着雯儿大骂起来:“去你XXX,你这个XXX!!”
    雯儿坐在地上,她的膝盖贴着地面,两条小腿摆成了内八字。“呜呜……”雯儿双手按住下体抽泣着,“我……嗯呜,我要回家,呜呜……”
    “你能走吗?你现在的样子能走吗?啊哈哈,我让你走你也跑不动啊,哈哈哈……”老头大笑。
    就在这时候,客厅的门开了,是小希,她回来了。“哎呀,没记性,竟然忘了带钱包。”小希自言自语。
    “小希,快过来,你的同学有病啊。”老头冲着小希大喊。
    “怎么了?”小希跑到了雯儿这边来。
    眼前如此失态的雯儿令小希吃了一惊,她扶起雯儿,对雯儿说:“雯儿,你怎么在我爷爷面前做出那样有失斯文的动作?”
    雯儿弯着腰,一只手在擦眼泪,另一只手仍继续按住下面,她还在抽泣着。
    小希看了看雯儿,她明白了。“雯儿,别难过,在我家吃饭吧,已经是傍晚了,你也……”
    “不!我要回家,我……现在得立刻回家!”没等小希说完,雯儿就要求回家了。
    “爷爷,你刚才是不是对雯儿无礼啦?你这个笨蛋!”虽然小希口里是责骂着老头,但心理却是感谢他把雯儿折腾成这个样子。
    雯儿挪开了脚步,她一边夹着腿一边走路,动作幅度很小。“小希,我得马上回家,能……能扶我下楼梯吗?”
    小希想了想,然后说:“好吧,我送你回家。”
    接着,小希扶着雯儿,两人拖着蹒跚的步伐,一步一步下楼梯了。
    “慢一点,小希,慢一点。”雯儿小心翼翼地下楼梯,生怕忍不住就地尿出来。
    “好的,行。”小希放慢了脚步。
    雯儿每下几步楼梯,她就不得不停下来,用双手按住私处,等感觉好了一点再继续走。
    小希说:“雯儿,你是不是尿急了?急得很厉害吗?”
    “嗯。”雯儿再次停下了脚步,她咬着牙,用哀求的眼神望着小希,说:“小希,能不能让我……让我在这里……我走不动了,急得我快死啦……”
    “你,你想在我家楼梯里……你怎……怎么能这么脏啊!”小希说。
    “但……”雯儿弯下腰,两个小拳往夹得死死的两腿间的缝隙塞进去。
    小希退后了一步,她走到了雯儿后面,指了指雯儿翘起来的PP,说:“瞧,你都尿湿了一块啦,还不够吗?”
    雯儿说:“不……我刚才只是失禁了一点点。因为弄湿了下面的缘故,我现在更想尿了……小希,求求你,让我在你家楼梯……”说完,雯儿解开了腰带,褪下了她的紧身牛仔裤和白色内裤,露出了丰满圆滑的PP。
    “不行,这是我家!”小希立刻揪起了雯儿的牛仔裤,说:“你这个脏兮兮的雯儿,平时不是最爱干净的吗?怎么今天要做这么羞耻这么脏的事来?”
    “呜呜……就这一次啦,求求你了。”雯儿急得直跺脚。

    “说了不行就不行啊,你怎么这么啰嗦的,走,我带你回家去!”小希拉住雯儿的手边走边说。
    “我,我走不动啊,慢点,小希,停一下啊……”雯儿的右手被小希拉着,左手捂着鼓起来肚子。
    小希回头看了看弯着腰直叫苦的雯儿,然后说:“不行,你不能停下来,你停下来不就失禁了吗?来,继续走,把腿动起来,步伐大点,两腿不要挤过来拧过去的。”
    雯儿一边抽泣一边哀求说:“小希,求求你……求求你放开我的手啦,我的手……必须按住下面才行啊,必须现在啊。”
    小希一听心中大喜,她更用力抓紧雯儿的右手了。“雯儿,我警告你,你要是弄脏了这楼梯的话,就算我把你卖掉了,你也不够钱赔给我。来,继续走吧。”
    雯儿确实是走不动了,她把两个小膝盖挤在一起,左手按住两腿之间。雯儿以可爱的内八字站立着,她看起来很容易就可以被拉动,但奇怪的是,无论小希怎么用力拖用力拉,也不能把雯儿的两腿挪开半步。
    “喂,不要停下来啊,走啊……”小希双手一并用上,她拉着雯儿的右手,拼命往自己方向拉。
    “呜呜呜……”雯儿只剩下哭声。
    小希没想到这个瘦弱的雯儿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她对雯儿说:“好了,好了,我怕了你啦。咱们不走楼梯,一起乘电梯去吧,你千万要憋住,不能尿在这里啊。”
    “真的?”雯儿抬起头看着小希。
    “骗你干啥?看,走到下面那楼梯口转左就有电梯了,走吧。”
    “嗯。”雯儿回应了一声,她终于肯自己主动走路了。
    两人走到了电梯门口,电梯开门了。“走吧。”小希拉着雯儿的手,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里除了小希和雯儿,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这小伙子头上戴着MP3耳塞,上身穿着白色休闲服,下身穿着西裤。他一边哼着流行歌一边摇头晃脑。
    雯儿的右手仍然被小希拉住,她只能靠双腿和左手努力憋住了。但大概是雯儿的动作有点不和谐了吧,这小伙子开始注意到自己身边的这个奇怪的女孩了。
    “啊,不行了……”雯儿突然小声地喊了一声,她把左手和两腿的力都集中向着自己的下体挤下去。
    看着雯儿的丑态,小伙子不禁有点脸红了。他摘下耳塞,眼睛盯着雯儿的下身。
    小希也注意到这个小伙子在看雯儿了,于是,她对着小伙子这样说道:“喂,小帅哥,你说我和我朋友谁的衣服漂亮?”小希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雯儿。
    小伙子根本没有一点空余时间去看小希,他把集中力全都放在雯儿身上。看,他色迷迷地盯着雯儿,眼珠都不会转动了。“呃……我觉得嘛,这个女孩的衣服漂亮点吧。”小伙子指了指雯儿。
    “不会吧,你凑近一点再看清楚嘛,你看我的名牌休闲裤,难道还不如我朋友的磨白牛仔裤吗?”小希说。
    小伙子听到小希要求他凑近一点看时,他更加肆无忌惮了。小伙子蹲在雯儿的旁边,把脸凑近雯儿的裤裆……
    雯儿发现这小伙子竟然一直看着自己的裤裆,她连忙挣脱了小希抓住她的右手,然后用上双手捂着私处,两腿挤成了X型。雯儿说对小伙子说:“别,别看了,不许看啊!”
    小伙子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眼前这个女孩要捂着下体呢?他越想越不明白。
    雯儿低着头,她的脸已经染得像个红鸡蛋了。
    小伙子走到雯儿的后面,然后把脸凑近了雯儿的屁股。
    “啊,更不许看那里!”雯儿立刻用双手遮挡着自己的屁股不让小伙子看。
    “这位可爱的妹妹啊,你的屁股脏了一块哦,是不是刚才不小心坐到了湿的椅子?”小伙子问。
    雯儿更加难为情了,她连忙说:“是……是的,你说对了。对,对不起,不许再看了。”说完,雯儿转过身子,不让小伙子看自己的屁股。
    虽然小伙子看不到雯儿的屁股了,但他仍然盯着雯儿,生怕少看了一秒钟。
    雯儿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她也想站得自然一点,轻松一点。但无奈身体不争气,如果雯儿稍微放松一下身体的话,随时都有失禁的危险呢。为了把尿憋住,雯儿顾不上什么淑女形象了。
    雯儿把脸凑到小希的耳朵边,对她悄悄地说:“小希,一会走出了电梯,应该,应该有洗手间了吧?我……我真的憋不住了。”
    “嗯,很快有了,你再忍耐一下。”小希说。
    可能是因为电梯里太静了,小伙子听到了小希的说话内容,于是他对雯儿说:“小妹妹,你要忍什么啊?你哪里不舒服呢?是不是肚子疼了?也许我能帮上忙的,我爸爸是个中医,我对医学略有认识的。”
    “不用你管!你管不了的!”雯儿大声对小伙子说。
    小伙子愣了一下,然后继续说:“别逞强了,来,我帮你把脉。”小伙子抓住了雯儿的左手,他摸着雯儿的脉搏,静心地感受着。
    “放开我,你……我的手不能离开啊,快放开我啊……”雯儿努力想挣脱,但在一个男孩子面前,雯儿哪能说挣脱就挣脱掉呢?
    “放心,小妹妹,我不是想占你便宜,我是出自好心而已,你别乱动啦。”小伙子说。
    “呜呜,不行了,我不行了…….快放开我的手呀……”雯儿决定放手一搏了,她用上右手,把小伙子向外猛推一下。
    但……没想到小伙子还不放手,你一推我一拉,他们俩在电梯里失去了平衡。小伙子站不稳,他整个人向着雯儿扑下去了。雯儿早已酸麻的两腿哪里能撑住一个大男孩的重量呢?最后,雯儿也被小伙子推倒在地上,两人一起摔倒了。高大的小伙子整个人把瘦弱的雯儿重重地压在地上,两个人一上一下,抱在一起了。雯儿胀得快要炸开的小膀胱经过这一记重压,结果……
    结果,雯儿的膀胱被压扁了,她还是逃不过失禁的命运。雯儿积压已久的尿液一次过被压了出来,她整个下身全湿透了。
    当然,湿透的不止雯儿一个,还有小伙子。小伙子压在雯儿身上,他的上衣和裤子也被雯儿挤出来的尿液弄得一塌糊涂了。
    雯儿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哭泣。她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痛哭,谁也看不了雯儿此刻的表情。看不到雯儿的样子不够爽?还是算了吧,大概,这丫头已经哭得不成人样了。
    小伙子不知所措,他的脸庞压在了雯儿的胸前,软绵绵的快感令小伙子根本不想站回起来。他多么希望地球停止转动,多么希望时间能定住在这一刻呢!
    “啊!好机会!”小希回过身来,她立刻拿出了高清摄像手机,拍下了这段美好的童年回忆。
    雯儿回到家之后没有吃晚饭,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大哭一场。雯儿的父母都担心着她,但任凭他们怎么劝说,雯儿就是不肯出来。
    雯儿的妈妈对阿豪说:“阿豪,这丫头在外面是不是被欺负了?怎么会突然间这样的啊?”
    阿豪说:“呵呵,阿姨,你不用担心的,这丫头刚刚又尿裤子了,她回来的时候,我有留意她的裤子。过了今晚就没事啦,哈哈,我们先去吃饭吧。”
    “希望是这样吧。”雯儿的妈妈说。
    哭得筋疲力竭的雯儿伏在床上,抱着枕头哭得一塌糊涂。看,她的枕头也哭湿了。整整一个晚上,雯儿都没有走出房间。她连湿了的裤子也忘记换,还穿着湿透的紧身牛仔裤就直接抱住枕头睡着了。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雯儿的闹钟响了,雯儿也随即醒了过来。
    “呀,怎么我昨晚没有换掉湿湿的裤子就睡着了呢?哎呀,真是脏透了……”雯儿自言自语。
    突然,雯儿觉得肚子有点不对劲,她摸了摸肚子,说:“糟了,一定是昨晚湿着下身睡觉的缘故啦,今天坏肚子了。呼,还好,现在还早,我先去大便一下。”
    雯儿开了房间的门,她直接向厕所走去。
    “雯儿,来,吃早餐啦,你昨晚没有吃饭,今天早上你必须吃多一点啊。”雯儿的妈妈说。
    “妈妈,先放在那,我一会吃。”雯儿说。
    雯儿走到了厕所门口,她发现厕所的门竟然是反锁着的。
    雯儿开始着急了,她对厕所里面说:“谁在里面?快点啊,我要用洗手间。”
    里面传出了阿豪的声音:“表妹吗?你等等,我很快就出来了。”
    “什么?是你?你这个乡巴牛!你在我家洗手间里干什么?快出来啊,我肚子疼死了……”雯儿捂着肚子说。
    “什么呀,我在使用厕所,难道这样都犯着大小姐你了吗?”阿豪在厕所里说。
    “那你快点,快点啦……”雯儿急得直跺脚。
    阿豪继续说:“表妹,你是想来大的还是小的?”
    雯儿愣了一下,她环视了四周,确定身边没有其他人之后,她就把嘴巴贴在厕所的门上,悄悄地说:“闹肚子了,憋得很辛苦啊……嗯,而且昨晚没有去小便就直接睡着了,今天早上一醒来就后悔得不得了啦。”
    阿豪听了之后在厕所里捂着嘴偷笑,他说:“哎呀,表妹,你怎么大的小的一起来啦,我才刚刚进厕所呢,你等一会吧。”
    “快点呀!乡巴牛!我给你一分钟!”雯儿一边拍门一边大声说。
    雯儿盯着墙上一秒一秒划过的秒针,她恨不得立刻去把时钟拨快几分钟呢!
    一分钟过去了,阿豪还没有出来。雯儿拍着门说:“乡巴牛,快,快点出来啊,我憋不住啦。”
    已经完事了的阿豪还呆在厕所里看报纸,他故意不让雯儿进来。
    “快点呀快点呀快点呀快点呀……”雯儿一边跺着脚一边原地转圈。“都过了几分钟了,我一会还要上学的,乡巴牛,求你快点啦。”
    阿豪说:“我用过的厕所你还敢用?上次你不是已经尝到苦头了吗?依我看,你还是到学校的厕所解决吧。”
    雯儿就快哭出来了,她连忙说:“不,不行啊,学校的洗手间根本不是人类用的,我……我必须在家里解决!”
    “好吧,我让你进来。”阿豪打开了厕所门,走了出来。
    “让开让开!”雯儿推开了阿豪,直接跑进了厕所。
    “哇,臭死了!你究竟把什么东西拉进马桶里了?还是说,你把什么东西从马桶里掏了出来?”雯儿捂着嘴巴和鼻子说。
    “哈哈,我就说嘛,你上次不是知道了吗?我在乡下里是出了名的拉屎十里香呢!”
    雯儿走了出来,她一边夹着腿,一边用手捂着嘴巴和鼻子,说:“算了算了,我到学校解决算了。起码学校的洗手间没有你拉出来的S!哼!”
    雯儿立刻换了衣服,收拾好书包,准备出门了。“快,最重要快,最重要就是快……快呀……”雯儿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自言自语。
    肚子里翻腾着的大便让雯儿痛苦直冒冷汗,两腿间浓烈的尿意让雯儿憋得死去活来……终于收拾好东西了,雯儿以细而密的小步伐跑了出去。
    雯儿的妈妈走到门口对着远处的雯儿大声喊:“雯儿,昨晚你没吃晚饭,今天早上的早餐也没有吃呢,快给我回来吃!”
    “我会在外面吃的,妈妈你放心好了。”雯儿也对着远处的妈妈大声喊。
    公共汽车里,雯儿叠起双腿,努力憋住大小便。坐在雯儿旁边的阿姨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小孩,小孩突然哭得很厉害。这位阿姨大概是这个小孩的妈妈吧,阿姨哄着怀里的小孩说:“乖乖,不要哭……”
    “小孩子真讨厌,整天就只会哭!”雯儿把头转过另外一面,小声地说。
    突然,阿姨惊叫起来:“呀,宝贝,你怎么在这个时候拉屎了?我没有带纸巾、纸尿裤等东西啊!”
阿姨扒开了小孩的裤子,哟!拉了一屁股屎!小裤裆已经装不下了,金黄色的浆糊体慢慢得漏了出来,阿姨的手臂、车上的扶手、车的地板……全是稀里糊涂的“金浆糊”!本来已经通风不良的公交车现在更是不堪入鼻了,恶心的气味熏得旁边的雯儿快要晕过去了。
    “实在……实在是太脏了!脏透了!脏死了!!”雯儿抱怨着说,“小孩子真讨厌,脏得要死!”
    阿姨听见了雯儿的话,她立刻说:“喂,小妹妹,难道你小时候就没有拉在裤兜里了吗?难道你一出生就会自己上厕所了吗?”
    “哼!我不知道,反正我懂事以来,就是没有试过拉在裤兜里的!”雯儿转过头,没有理会阿姨了。
    阿姨打量了一下雯儿,只见雯儿双腿叠得紧紧的,偶尔换一下腿夹着。小翘臀扭来扭去,坐落不安。两只手掌也夹在两腿之间像是拔不出来似的。   
    “小妹妹,我看你也好不到哪里,你是在憋尿还是在憋屎?”阿姨冷冷地问了一句。
    雯儿吃了一惊,她根本没有想到会被看出来的。雯儿慌张地说:“我……我没事,什么呀,我喜欢怎样坐就怎样坐,关你啥事!”    车站到了学校门口,雯儿立刻把自己甩下车,她三步并作两步小跑向教学楼。大概实在是太急的缘故吧,雯儿一边用手捂着屁股一边跑着,偶尔还得停下脚步歇一歇。
    “教学楼就在面前了,加油啊,加油啊……”雯儿鼓励着自己。
    “呜,不行了,肚子疼得走不动了,怎么办啊……”雯儿停了下来,她弯着腰,双手抱住肚子。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位男同学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他跑到雯儿面前,站住不动。
    “同学,怎……怎么了?”雯儿仰起脸看了看这位男同学。
    只见这位男同学长得又壮又黑,他的脸凹凸不平,该凹的地方就凸出来,该凸的地方他偏偏就凹下去,用锅底来形容他那张黑脸吗?呃……我想,我这样形容他有点过份吧。啊,我想到了,就这样形容他吧:他的脸就像被森林大火烧焦后的山脉群!(这个太贴切了!)
    男同学的鼻子又扁又大,看着他鼻子的人没有不担心会被吸进去的。还有啊,你看你看,他那肥厚粗糙的嘴唇,你说他能用嘴唇夹死一个人的话,我是绝对相信的!
    男同学显得很腼腆,他低着头没有说话。他两只手藏在背后,像是把什么好东西藏着似的。
   “同学,我没时间啊,你快让开点啦。”雯儿伸出右手欲推开这个男同学。
   “雯……雯儿同学,请…..听我说……”男同学立刻用他的左手抓住了雯儿的手,他还是低着头,眼睛不敢看着雯儿的脸。
    “你,你干嘛了?你的手这么黑这么脏,你家是不是挖煤的?快放开我啊,你有口臭,太难闻了!”雯儿试图挣脱。
    但强壮的男同学一点也没有放松雯儿,他接着说:“其实……其实我…….其实我一直都……一直都暗恋着你啊!雯儿同学!!!”说完,男同学把藏在身后的一簇鲜花变戏法似的拿了出来,递给雯儿。
    经男同学这样一声大吼,整条校道的同学都看过来了。原来雀跃热闹的校园顿时变得寂静一片,空气仿佛都凝结了,让人窒息。
    许久,雯儿终于回过身来,她慌忙说:“放开我呀,我,我没时间跟你说这些,我非常赶时间,快放开我呀!”
    “那你究竟接受还是拒绝?”男同学揪住了雯儿的衣领,凶狠地说。
    “……”雯儿吓呆了,“我……同学,你挖煤挖傻了,先放开我吧,不骗你,我现在急得要命,你,你先让我去一去洗手间再说吧。”
    “不行,你先回答我,你是接受我还是怎样?”男同学把脸凑近雯儿的脸,大声喊道。
    雯儿捂着自己的嘴巴和鼻子,说:“同学,你长得很帅,很温柔。(刚好相反!)但可惜,可惜我……我已经有男朋友啦,我不能再接受你了,你明白吗?还有,请把你的脸拿开一点,你有几多天没有刷牙啦…….(呜呜,臭死了)
    “你的男朋友是谁?我去杀了他不就行了吗?快告诉我!”男同学说。
    “你……你这个无赖!你真是无药可救!快放开我,我现在得去洗手间!”雯儿再次试图挣脱男同学的手。
    “既然你还不回答我的话,那我只好来硬的了!”男同学扔掉了手上的花,他把雯儿推倒在地上,雯儿两只手掌并在一起,男同学一只手就抓住了她两只手。男同学另外一只手干什么呢?他的左手按住雯儿的私处,还不停地用力挤压和摇晃。男同学大声对雯儿说:“你不是说想去厕所吗?我就帮你在这里搞定,你哪里都不用去了!”
    “呜哇,不行,不要碰那里啊……会尿出来的……”雯儿大声呼喊。
    校道上的其他同学看见此情形都十分气愤,但就是没有一个人敢去营救雯儿。
    “快,去告诉老师!”两位女生一边说着一边急忙向老师办公室跑去。
    这个黑黑的男同学看见雯儿痛苦呻吟的样子后更加兴奋了,他笑着大声喊:“哈哈,你那里很热很柔软哦!是不是想尿尿啊?快点就在这里尿出来吧,哈哈哈……”
    “呜呜,不,不行,绝对不行……”雯儿两腿紧紧地夹起来,拼命地扭动着整个身体挣扎,但无奈这个黑黑的男同学的力气实在太大啦,别说阻止了,就连使他减一下速,雯儿也没有能力做到。
    就在这个时候,黑黑的男同学不知道被谁重踢一腿,他整个人翻倒在地上。雯儿擦去泪水,定眼一看。啊,是俊!雯儿的男朋友!!
    “XXXX!黑炭!你竟然这样对待我的雯儿!”说完,俊朝他肚子猛踢。
    “混蛋!”黑黑的男同学反击了,他抓住了俊的脚掌,用尽力向着地面猛拉一下。俊失去重心,整个人翻倒在地上。男同学见俊已经倒地,他立刻站起来用脚向着俊的胸口猛踩。
     “住手啊……不要打了……呜呜,住手啊……”雯儿坐在地上大哭。哭着哭着,雯儿觉得小腹的疼痛突然加剧,她伏在地上,翘起了丰腴的PP,两只手捂着PP中间。
     “呀,真的不行了……呜呜,大便要出来啦……”雯儿死死地按住PP,但好像没有什么作用。
     这时,初二年级的级长跑了过来。他大呼:“造反啦!你们这些混蛋!都给我住手!”
    黑黑的男同学看见了级长,他终于停下来了,俊疼得卷缩在地上,两只手抱着自己的胸口。
    “简直是胡闹,一大早就打架!你们三个都给我过来教导处!现在过来!”级长大声说。
    “哼!算你走运!”黑黑的男同学跟着级长向教导处走去。
    俊爬了起来,他走到雯儿身边扶起了雯儿,对她说:“雯儿,没事吧,黑炭对你没干什么吧?”
    雯儿抬头看了看俊,然后把脸拧向一边了。她的眉头皱得很紧,额头也直冒汗。“俊,我现在不想去教导处,我想……我想去洗手间呀。”雯儿的脸红透了。
    “这次级长发火了,你不去教导处的话,级长会吃了你的!乖,忍耐一下,我们一起去一趟教导处吧。”俊说道。
    “可是,可是我,我憋不住啦,一分钟也不行呀……很痛苦,呜呜……。”雯儿捂着肚子扑向俊的怀里。
    俊又说:“那你是来大的还是小的?”
    “这个,这个,这个……”雯儿把头埋在俊的胸前,双手抱紧了俊。她继续说:“这个问题,我可以不回答你吗?总之……总之你先抱我去洗手间,什么级长,什么教导处,统统别管他了。”其实雯儿是大小一起来,这样羞耻的事,她怎么好意思告诉俊呢?即使俊是她男朋友,但都不行。
    俊用手摸摸雯儿的头,他的嘴巴凑近了雯儿的耳朵,小声地说:“好吧。”
    “真的?太好了,谢谢你,俊。”
    “不客气。”
    说完,俊抱起了雯儿,走进了教导处……
    雯儿愣住了,她惊呼:“怎么,怎么来了教导处?你不是答应我,先抱我去洗手间的吗?”
    俊叹了一口气,说:“唉,级长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的啦,他要求去教导处的学生如果不去的话……会被打的……我这样做是为你好啊,别以为你是女生他就不打你,上个月这个变态级长就扇了4班的那个女生3大巴掌!”
    “呜呜,那……我,怎么办啊。”雯儿又哭了起来。
    级长见3个人都到齐了,就拿起教鞭,狠狠地对他们说:“哼,你们这群疯子!竟敢在学校里捣乱,你们的胆子都长了毛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