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褲研發中心

“什麼樣的產品的研究?” 單純的小莉問著. 眼前這位身材勻稱的美腿大學女孩還不知道應徵的工作具體內容呢. 她穿著連褲襪, 皮膚白皙, 保養得很好的頭髮自然下垂到肩膀. 到底被聘請她來做什麼性質的研究呢?

女經理簡短又略帶神祕的回答著: “說來話長, 妳也不需要知道太多, 就是居家護理用品. 待遇絕對高於其他公司, 但妳必須到我們研究機構長住幾個月, 以免商業機密外洩. 我們會照顧妳各種需要, 妳甚至不用帶衣服.”

小莉沒想到暑假的工作可以這麼好, 於是欣然答應. 下學年整年的學費生活費都有著落了, 將來履歷表又多了一個亮點, 有在這公司工作的經驗對於她的未來簡直是夢寐以求的可大大加分的經歷. 於是也懶得細問細節, 第二天就依約搭經理的車前往這所謂的在山中的機密研究基地.

“有一些事情要先說明在先,“ 高大威嚴的研究部的主管張先生說話了. "開始實驗研究前, 請妳先簽署同意書.” 小莉也沒細看, 想說都是制式手續. “妳在這期間如云會照顧妳,” 張先生又說了. “有任何需要就找她.” 一個隱藏的旋轉門一開, 走出一個高大的穿白制服的護士跟小莉握手: “歡迎! 我是如云. 請跟我這邊走.” 她們穿過重重長廊和一道道暗門, 只見如云一路上鎖, 小莉雖單純但也不笨, 漸漸感覺到事情不對勁, 心裡暗暗緊張, 不知會不會步入什麼可怕的陷阱.

小膀胱的小莉一緊張就更想尿尿, 但礙於除了如云以外還有兩個壯碩的男警衛在旁, 一直不好意思開口. 淑女想尿尿怎能在男生面前說, 何況小莉都還連男朋友都沒交過呢. 但走了好久好像沒盡頭, 最後實在忍不住, 只好漲紅了臉怯生生的問了: “嗯,我需要去洗手間. ” 高大的護士還有跟在旁邊的都笑了, 但沒說話. 他們帶著小莉轉過一個長廊打開一扇門, 小莉以為廁所到了, 放下心上一塊大石頭, 也暗自高興, 離廁所這麼近, 尿更急了都滴出來, 小褲褲微微溼了.

一進去才知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這奇怪的房間讓她摸不著頭腦, 且根本沒馬桶!

跟公司外面的門面(古典和仿古家具)相比, 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這裡看來既像病房又像嬰兒房. 各種令人眼花繚亂的醫療
設備一應俱全, 還有各種鎖具緊身衣, 超大的尿布檯, 還有兩張看來像放大的嬰兒床 (全被護欄包圍). 小莉嚇得都忘記想尿尿的事. 她最後才注意到那角落的嬰兒床似乎有微弱的嗚嗚聲傳來 …

更驚人的是這些19碎的女孩子竟然都包了尿布. 那麼大了還包尿布像嬰兒一樣多丟臉. 小莉很快的意識到, 她們可能是被綁架的, 看她們不斷扭動的樣子顯然很不情願綁成肉粽還被包著尿布.

這些 19, 20 歲的女孩竟然都包著厚厚的尿布而且看起來還是溼的呢, 小莉正想著難道不怕丟臉, 怎不反抗, 這才注意到她們嘴都被巨大的奶嘴堵住, 且奶嘴還有帶子鎖在腦後, 而這房間根本沒窗戶. 受到驚嚇的小莉, 神經忽然敏感起來了, 這才回想起剛一路走進來, 那外面別墅的窗子都有很粗的鐵條. 剛才光想著薪水和令人期待的研發工作完全沒注意到這些細節. 現在悔恨也來不及了, 哎.

事已至此, 這公司研發什麼小莉雖不清楚但也知道大事不妙, 不管是什麼總之不是什麼好東西. 雖然心中有數, 但小莉還是安慰自己說, 看來那麼溫柔的如云姐應該不至於把自己綁成那樣. 說不定是要自己加入他們一夥, 做那昧著良心的活人醫學實驗. 但內心深處小莉其實知道自己的命運恐怕已定.

儘管如此, 還是掙扎著逃生. 小莉一回身, 就去拉門把, 沒想到撲了個空, 根本沒門把! 門一關上門把就縮進去跟門合而為一, 一切是電腦控制的鎖. 就在這時那兩個壯碩的男警衛禮貌的笑臉也收起來了, 兇狠地抓住小莉, 像抓小雞一樣提起來, 往前拉去. 如云冷冷地下了命令: "按慣例辦吧, 綁緊一點.” 小莉尖叫,  說"求你們了, 我不要包尿布!“

在四隻壯碩的大手之下, 小莉連掙扎都不能掙扎, 她是如此無助, 直接被提到房間盡頭的柱子上被用一圈一圈的皮帶扎扎實實地綑起來。如云用尖尖的指甲逗弄著小莉冒著冷汗的小臉,说:"妳們都一個樣。大學生沒什麼特別的, 到時候一樣得包尿布,而且妳還會主動求我給你包呢。”

小莉嚇得連發斗的力氣都沒有了, 弱弱地求著:“大姐妳就先讓我尿尿吧,然後再綁 我都聽話不會亂跑了。我真的好急好急, 求妳了.” 如云熟練地叫警衛繼續綁, 似乎根本沒聽見小莉說話. 接著警衛拿出奶嘴, 往小莉嘴裡一塞, 小莉嘴實在太小, 整個被塞得鼓起來還塞不進去. 如云罵了陣警衛還親自上陣也沒法, 終於退讓叫警衛去拿小號的奶嘴, 這才塞好. 這奶嘴雖說是小號但對小莉來說仍是巨無霸. 她整個口腔被塞得沒任何細縫, 整個小嘴鼓起來. 最奇特的是, 塞進去以後奶嘴還自動脹得更大, 把她舌頭壓得服服帖帖平平的, 牙齒也毫無作用, 就憑小莉如何努力也無法把這奶嘴吐出來. 沒想到這還不夠, 兩個警衛還拿出很寬的醫用防咬帶貼住她的嘴, 繞到小莉後腦, 上鎖. 就這樣, 奶嘴服服貼貼封住小莉的小嘴, 臉頰也一小半被這帶子蓋住.

如云又說話了: “這才差不多. 我就喜歡聽掙扎的聲音和嗚嗚聲. 那是天籟. 妳的嘴就是應該用來喝奶和發出嗚嗚聲的, 不是用來說話的.”

但小莉還沒得尿尿, 小膀胱再度發出警訊, 尿滴都已經在她那小小尿道口徘徊了 … 而她那超緊又貼身的性感牛仔褲這時也成了一種折磨, 因為緊緊壓著小膀胱和胯下, 雙腿還被分開綁在柱子兩旁, 從沒這麼急過, 而連哀求也無法哀求, 除了嗚嗚兩聲什麼也沒法.

沒想到更殘忍的還在後頭 …

如云帶著興奮的語氣宣布了: “妳剛才說不要包尿布是吧? 那就不包, 等下妳會乖乖求我幫你包尿布的!”

如云看着被满满的尿尿憋得直冒冷汗, 扭来扭去的小莉, 冷冷的说: “你给我乖乖憋着!” 一面压了压小莉那已经鼓起的小腹和女孩平滑的胯下, 说着: “你敢漏出一滴尿, 就给你颜色瞧瞧!”

一旁的警卫跟随张老板和如云多年, 早就熟悉程序,知道怎樣一步一步折磨這些送進來的女孩子, 讓她們失去鬥志和逃生的想法, 乖乖接受命運. 很快的小莉被緊緊綑綁連動都不能動一下的雙手就被各扎一針, 連到點滴上, 雙手同時輸液, 兩大瓶各 2 升的生理食鹽水就這樣一滴一滴滴進小莉的血管和身體裡面. 另外小莉被奶嘴嚴密封鎖的嘴也沒得閒著, 因為馬上被接上 一大瓶 1 升的奶瓶, 裡面帶有強力利尿劑和肌肉軟化劑的溫水, 就源源不絕地灌入小莉的小嘴. 小莉不知道他們要幹什麼, 也不知這液體的成份, 總之不妙,  但毫無反抗能力. 因為嘴被死死的封住, 奶瓶裡的水她一滴都沒辦法拒絕, 只得一口一口乖乖喝著.

正當小莉嘴裡忙著, 雙手手腕也接收著點滴時, 如云和警衛也在一旁忙著. 他們利索的扒下小莉那性感的緊身牛仔褲, 一下子讓小莉下身露出在大家面前. 還沒交過男友的小莉一下雙頰緋紅, 羞死了, 但除輕輕嗚嗚叫, 在繩索箝制下微微搖頭抗議以外, 一點辦法也沒有, 只能任人處置.

接下來小內褲也被扒下來, 露出小莉那平滑的粉紅私處. 又羞又急, 加上平常一緊張就特別想尿尿的習慣, 小莉差點當眾尿出來, 還好努力控制小小尿道, 憋回去. 但小膀胱裡翻江倒海好難受.

正說話間, 利尿劑已漸漸起作用, 點滴的水也被她小身體快速吸收了. 於是小莉感覺到更多的水從涓滴細流變成小瀑布一般流向膀胱, 一寸一寸地撐大她的膀胱折磨她. MM那裡憋得又急又癢, 抽搐著好像隨時都要滴出來.

更慘的是, 點滴因為是直接把液體注入小莉的身體, 尿意產生特別快, 比喝水還快好幾倍. 如云等不愧是醫療專業, 對女孩的身體瞭若指掌, 種種安排都是匪夷所思又殘忍的. 點滴加上剛喝的一大瓶奶瓶, 現在小莉身體都是水!

小莉一行清淚就這樣流下來. 一點同情心都沒有的如云, 鐵石著心腸說: “這就哭啦, 小公主? 好戲還沒開始呢.”

肌肉軟化劑也讓本來就柔弱的小莉渾身沒力氣, 相形之下繩索似乎勒得更緊了. 滿腹委屈和尿尿的小莉, 真的已經達到極限, 膀胱這麼小的女孩子, 從早上起床尿尿後, 就忙著梳妝準備出門, 匆匆喝了杯咖啡和一小瓶養顏美容蔬果汁. 如云來接時, 小莉還想說也許再去一下廁廁, 畢竟知道自己膀胱很小, 但如云沒給她機會. 只好上車, 來到這研發部後更不用說根本沒機會, 連廁所都沒見到一個, 就已經被抓進來這裡. 不說利尿劑和點滴的效應, 平時就算沒這些令小莉緊張的情境, 也沒喝什麼水, 到這時她也都已經去第4次廁廁了. 今天卻這麼久一直都不能上廁廁, 可想見這時她小膀胱有多漲, 遠遠超出平常的容量.

一旁警衛看小莉委屈的樣子, 還有小尿道口抽搐著的樣子, 笑著說: 我看這個會是很好的測試體.   小莉一聽心都涼了半截, 不知道他們要拿自己測試什麼.

心裡正轉著念頭呢, 卻看如云他們拿出一件看來像是半透明的絲質小內褲, 還有十分透明的褲襪. 莫非要換裝? 說時遲那時快, 這小內褲一下就套上, 穿好在小莉的胯下, 平平服貼她那沒幾根毛的yb, 那裡呈現一種可愛的弧度, 從小腹往兩腿中間凹進去.

被穿好以後小莉立刻感覺到什麼事不對, 顯然跟平常的小褲褲很不一樣. 這小褲褲非常緊, 貼著小莉每寸最敏感的肌膚和私密處, 連尿道口也不放過. 且穿上後立刻自動收緊, 包圍小莉凹突有致的下體, 一點空細也沒有, 小內褲上還浮現出 LOCKED (上鎖完成) 字樣. 警衛照慣例拿出相機咖喳就照了一張可愛的性感照片. 有照為證:

接下來那褲襪一樣也穿了上來, 整個下身都緊緊裹著. 而這內褲其實不是內褲, 而是無數細絲組成的, 因此看起來幾乎透明. 想到這麼透明小莉羞得臉都紅了. 不但如此, 這內褲似乎整個黏住小莉的小屁屁, 但又不是黏膠的感覺 …

看看一切就緒, 如云又說話了: “你大概有很多問題, 反正你也無法開口, 我就好人做到底, 一一給你說明吧. 你現在是我們最新的尿褲測試員, 我們安排的很嚴密, 你能想到的我們都想到了, 你還沒想到的逃生伎倆我們也都想到了, 所以你以後也別想離開我們研究所了.” 小莉都驚呆了.    “但女孩子都不願乖乖包尿布, 所以得經過我們新生磨合計畫訓練. 現在你已經穿了憋尿小內褲和憋尿褲襪, 如果未經許可敢尿出來, 這生物科技內褲和褲襪都會通電, 就會電你. 哪裡尿溼哪裡就挨電.”

接下來如云命令警衛把小莉的那白色緊身牛仔褲再給她穿上, 把小腹壓得平平的, 胯下也是女孩特有的平坦平滑. 一切都是那麼貼身, 只要有一滴尿就會清楚顯示. 如云輕撫著小莉滿是汗的額頭說: “這生物科技內褲和褲襪可是我們研發部辛苦研究出來的, 不需電池, 不須插電, 所以機動性好, 不用換電池, 還防過敏呢. 這些還可自動清潔. 直接吸取妳身上的熱度就可永久使用, 雖然褲襪可脫下,  但內褲妳就別想脫了, 那是不可能的. 這內褲已經和妳身體結合.” 這是訓練妳的第一步.

警衛接著拿來皮帶把牛仔褲勒得更緊, 還用鐵鏈穿過她胯下兩腿中間, 像貞操帶一樣上鎖, 正好壓在小膀胱上.

小莉無助地嗚嗚哀鳴, 最後尿尿終於不受控制, 小股小股湧出. 在牛仔褲的壓迫下, 小莉艱難地夾緊沒什麼力氣的括約肌, 勉強止住尿流. 但可怕的後果已經發生了. 在陌生男人面前尿尿失禁的羞恥還在其次, 最難受的是電擊!

因為是未經許可尿出來, 自然是從尿道口先溼, 那這最敏感的地方也就最先受難, 被電那裡可不是開玩笑的. 接下來是胯下和小屁屁還有大腿, 隨著尿尿打溼的範圍漸漸擴大, 電擊的地方也越來越多. 小莉完全崩潰都哭了. 但哭聲也只是嗚嗚的, 因為嘴被封得死死的.
如云只是微笑著看著小莉, 警衛則忙著照相建檔, 畢竟這麼嫩又完美的的實驗體難得, 要從"小"建檔以供日後分析參考.

小莉被電得又麻又痛, 淚水不止, 努力憋回去, 電流終於停止, 但畢竟只尿了一點點, 膀胱還是漲得滿滿的. 如云竟然吩咐說: “看來小莉不需要上廁廁了, 像小孩一樣尿了褲子. 得好好訓練. 來, 再給她喝兩瓶奶吧.” 兩瓶下肚, 小莉真不知道自己能撐多久. 而且第一次失禁後, 就更難憋住, 感覺膀胱隨時要漲破似的. 果然第二波失禁一下就來, 而且電流還比上次更強, 弄得小莉真盼這是場惡夢隨時可以醒來. 畢竟她常尿床, 尿床時都做各種各樣找不到廁所或尿尿時打溼褲子這類的夢. 但強烈的電流提醒小莉這根本不是夢, 而是可怕的實驗. 電流一刺激尿道口, 讓小莉幾乎無法縮緊尿道, 而尿一直流, 電流就更強烈. 最後好不容易才止住尿尿, 但因為一直被灌水, 小膀胱仍是一下就滿了. 就這樣尿了電, 電了尿.

到了晚上, 如云命人解開小莉的奶嘴, 小莉嘴第一次能動, 鬆了口氣, 又酸又難受. 如云問小莉: 要不要乖. 小莉急忙點頭, 沒許可也不敢說話. 她都沒鬥志了. 如云又問: 要不要乖乖憋尿? 知錯了沒有?   

她給小莉一個機會: 包尿布, 依規定尿尿在尿布裡 (一叫妳尿就尿), 就不受電擊逞罰. 小莉連忙點頭, 說: 是, 我會乖乖憋尿, 請給我包尿布吧. 她這時滿心只想脫離電內褲和電褲襪的禁錮和無情凌虐, 什麼都願意接受.

沒想到並不是那麼簡單 …

跟如云一樣, 這警衛也喜歡聽女孩子掙扎的嗚嗚聲. 這公司研發部說穿了, 是研發尿褲的, 更精確的說, 除了研發高吸收力, 超厚, 且防脫的尿褲, 他們其實想藉此佔領世界, 藉由研究如何透過全面控制女孩子的小屁屁和膀胱, 來馴服女生, 讓她們服從, 且經過憋尿折磨, 讓她們都願意乖乖全天被包尿布, 甚至從心裡深處真心的覺得包尿布穿包屁衣,  還有被綁無指手套, 都是極大的幸福, 雖羞恥但因為自己是女孩子, 所以自然得接受這命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