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

小丫从来就不是什么特立独行的人,从小就习惯了循规蹈矩。所以,大家总会说小丫是乖孩子。
妈妈告诉小丫,从小小丫就是一个很乖的孩子,两三个月大的时候就很少尿床了。小丫总结不出来乖和尿床有什么关系。但是,小丫知道她在小学的时候,会尿裤子。任何人看来这都是一件糗事,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带着应有判断力,却在几次的战斗中,屡战屡败。

小丫的战斗,是针对自己,她必须忍耐。阵阵袭来的体内的欲望却一次又一次的敲击她全身的细胞,她不知道讲台上老师在说什么,她只知道只要下课铃响,她就胜利了。

教学楼的厕所总是被铁将军把守住,所以要想上厕所,需要从冲出教学楼,穿过一排布告栏,然后还有半个操场,在操场的另一边有一个砖头堆砌的厕所,少之又少 的几个坑,根本很难应付一排排上厕所的孩子。小丫天生就是一个慢性子的人,每一次等她奔到厕所的时候,总是会站在队尾。而直接导致小丫满腹尿意走回课堂的 原因是,还没有轮到她上厕所,上课铃就已经打响。
学校的铃声,是老师命令,是老师要看见乖乖的小丫乖乖的坐在位置上,挺直腰身,双手背后,然后微笑的看着老师。每一节课前,只有这样,小丫才可能引起老师 的注意,虽然不一定会得到老师的表扬,但是小丫所有得到的老师关于自己的表扬,更重要的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的表扬,都是来源于这一刻。“小丫同学做的非常 好,大家要向她学习”,然后小丫更加以一种虔诚的眼神望着老师,她不能把心里面的喜悦完全的放在脸上,因为她知道全班的同学都会看她一眼,她不要他们说她 骄傲。那样的瞬间,对于小丫来说,是唯一一个给她满满自信的时刻。而在其他的时候,她似乎就成了空气一般,几乎所有的老师对于她都视而不见。所以,那一刻 的时光,小丫宁可不上厕所,也要表现出众。

讲台上,老师双手在不停的比划着什么,嘴上在不停的在说什么,小丫什么也不知道。因为她现在要全身心的投入一场战斗中,她的双手紧握,牙关紧咬,双腿紧 绷,眼睛死死的盯着老师。这样既不会引起老师的怀疑,同时她也可以集中全身的力量对抗体内逐渐膨胀的欲望。但是漫长的课程似乎没有了尽头,但是她却逐渐被 紧憋的尿意一波强似一波的冲击!

她开始后悔,后悔当时没有快点跑,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轮到自己了。有些事情总是很矛盾的,多年后的小丫喜欢一边听收音机一边学习,作业她照样可以按时的完 成,所以一心二用并没有多大严重的后果,远不及学校里老师说得那么严重。但是现在的小丫,也许真的没有练就那样的本事,小小的开差让她忘记了控制自己的表 情,无意之间让自己体内的痛苦扭曲的爬上了脸。“小丫,你有什么问题么?”天哪!课堂上被老师点名,这样的点名和和批评没什么区别。“没,没什么!”小丫 紧张了起来。大家的眼光迅速的从老师的身上转移到了她身上,小丫只有端端的挺直身姿,来想大家证明她没有犯错!还好,老师并没有再追究下去,又开始她的表 演,跟随着老师的手势大家眼神没有更多的停留在小丫身上。终于,松了一口气。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小丫怎么也无法控制的了,体内的欲望终于在小丫吐气之中突袭成功,并以一发不可收拾的阵势让小丫无法阻挡。小丫剩下唯一的反应就是在抽屉里面拿出抹布,放在大腿下,希望可以象吸干桌子上的水一样,吸干流出来的液体。

我相信任何一个正常的人在正常的情况下,都不会选择去用抹布去接住自己的尿液,不仅仅是因为非常的丢人,还因为那将意味着你将碰触到哕物。但是对于一个 五、六岁的孩子,在那样的情景下,为了保持自己的尊严,为了不让其他人耻笑,为了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最大可能的隐藏住自己的秘密,所有的顾忌心照不宣 的在她的脑海里面隐藏起来,甚至会让小丫把仅有的希望寄托在一块小小的抹布上。

后果是任何人都可以想象到的,小小的抹布是无法承载一个小女孩的尊严,虽然有裤子的帮助,但它依旧没有怎么抵抗就已经全军覆没,把剩余的包袱全部交给了干干的地板。水泥地板无疑是现在唯一能够胜任的士兵,但也不能否认,它也是小丫第一个想要踢出局的士兵。

至少小丫的脑海在那么一秒钟之内,是一片空白。紧接着,她窃窃的看看周围的同学。我想周围的同学也许都已经看见了小丫的身下潮湿的地板,但是谁都没有做出 向外宣扬的架势,又或许大家都很认真的看着讲台上老师,没有功夫巡视地板上的变化。总之,小丫的眼睛里面是所有的人都各做其事,特别是同桌,他坐的很直, 听的很认真。当然最后是老师,她依然自己的表演。
这也许是对小丫最好的安慰吧。

下课的铃声响起,这个铃声曾经是那么期待,但此时却来得相当不是时候。所有的小朋友都自由活动开来,还好小丫本来就不是什么孩子中的中心人物,平时也很少说话。所以谁也没有主动过来和小丫说话玩耍。小丫爬在自己的桌子上,看着讲台边被女生包围的小红。
小红是小丫的邻居,也是小丫在这个班上认识的第一个小朋友。上学的第一天,她就在小红的带领下来到这个班级。很快她就发现,小红是班上的领袖人物,大部分的女生都喜欢和她玩,并且总是把她围在中间。小丫常常在想要是自己站在那个中间会怎样,那是多么令人羡慕的事情。
当然,小丫没有忘记自己秘密,她盘算着,只要她不动,没人看见她的湿裤子,到了放学的时候,也许裤子就已经干了。可是事情总有出乎以外的情节,就像现在电 视台上常常乐此不疲的放着自己拍的小小电视剧,以自己意外的翻转结局吸引着电视机前好奇的观众。这个意外的人,并不是这个班上的同学,她本应该在楼上。她 是小红的姐姐,比小丫高一个年级,她来这里找小红。她站在门口没有看见站在人群中的小红,却一眼看见了教室里孤独爬在桌子上的小丫。

“你看见小红了么?”“不知道!”小丫必须尽快的打发走她,否则她会把小红也引到小丫这里来!“哦!那你见到她告诉她我找她!”“哦!”“你,你下面怎么 有水啊?”小丫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起来,但是她不敢承认什么,“不,不知道!”她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求饶的意味,她希望,小红姐姐能够赶快离开,不要再问下 去。结果是如了小丫的愿望,她迅速的离开,但是没有隐藏她的笑意!接下来的事情,更让小丫无地自容,几分钟后,小丫发现教室外站了好几个别的班的女生,她 们统一看着小丫坐的方向,捂着嘴边笑边窃窃私语。小丫第一个反应就是把自己的头埋到桌子地下,她不要她们看见她,她不要她们找到看她的方向。从桌子下方, 小丫一眼就看见,小红的姐姐,站在那些女生的后面向着她指指点点。

多年后的小丫虽然已经遗忘了小红的模样,姐姐的模样,老师的模样,所有所有人的模样,但是头埋在桌子下面,来躲藏别人的毫无顾忌的耻笑,来躲避被不幸揭穿 的耻辱,来顽固的守住仅有的颜面和自尊,这所有的所有的滋味在小丫的心里面象刻了字,雕了像,任凭新的记忆填充,痕迹犹存。

那次的经历是小丫最后一次尿裤。事实上,之前她有过两次的经历,只是比较幸运,没有后面的结果,在那时的小丫看来是神不知鬼不觉的遮盖了秘密。她常常说, 自己是个很笨的人,因为她会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三次,好像才会长记性。还好那只是五、六岁的孩子,不是很聪明,没有很好的记忆力,第二天,她照样可以很坦 然的走进教室,就好像先一天没有经历过一样。的确,在她看来先一天完全可以当作一个噩梦,醒了什么也不记得,所以她才会有了第二次,第三次,要不是最后是 有人强行进入的这场梦魇,就像熟睡的人突然惊醒后,会牢牢记住正在进行的梦一样,小丫最后一次记住了这一天。

当然会有后遗症,小丫以后每一次下课,她都会立刻去厕所,尤其是在上午的时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