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阿琳

绝对真实!不过大家别误会了!我对女友是真的,我会好好娶她待她的!
我和我女阿琳友高三时认识的。后来我们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学。我们关系非常好,打算毕业就结婚的说~
嘿嘿,阿琳虽然不是绝色美女,但是也算很不错哦,很可爱的娃娃脸MM~脸长得好像还是初中小女孩一样,身材也很苗条。我蛮喜欢的类型。高中在她们班算个三 号班花哦~当然,对我也没得说,性格不错,也很归顺我,就是有时还是孩子气,也常常没主见,正好今次被我利用了。至于我吗,自认为不错的说,没有什么不良 嗜好,不抽烟喝酒,就是爱看女孩子憋尿,尿急的样子(众:“这还不算?”)可是我女友她太羞涩,不愿说这类话题,就算是我们在2年来仅有的几次做爱的时候 (大一才第一次啦,而且两年来也只有5,6次,因为没场所。),她都还要保持淑女的样子(汗!)所以我一直没机会,看她的样子,我都不好意思。
这次有机会,我抓住了。
9月29日,大学放国庆假了。我和阿琳打算30号出去玩。天晚了,她趁着我家没有人来我家过了一夜。当然这天没咋的。
今天早上6点多,我买了一些饼做早饭,但是这些饼超咸。我们为了不饿肚子,吃了下去。阿琳一个劲喊渴,我给她水,喝完一会她又渴了,再喝。一下喝了不少 水,后来她说肚子很涨了,但还是渴,这才不喝了。当然我也一样。不过种平时常有的口渴错觉这却给了后来发生的事的条件,那时我并没有意识到。
不久后,我们出发了。这天阿琳把她从学校带来的衣服穿上了,真的很漂亮,红条的白色短袖上衣,下身一条很淑女的灰色裙子,最下浅黑连裤袜包着的膝盖和小腿十分诱人,我隐隐想和她做一次。当然,谁知好戏在后面。
我骑自行车带着她,到半路我就觉得下身鼓胀。刚才口渴只是吃得太咸的错觉,现在多余的水分化作了尿。我坚持骑了会,感觉再骑会尿出来了,停下车对女友说: “阿琳,我去方便下.”她竟然有点激动的问我:“这里哪有厕所啊?”我指向路边的树木,她一下子改换了刚才的表情,用大姐姐的口气说:“小朋友快去快回。 不害臊!”我逗了她下,跑向那里。
释放的时候,我在想,阿琳喝的不比我少啊!她怎么没事啊?不过我想起来她刚才的话语,我推测到,她肯定尿急了。我很了解她的个性。一般这种事她都不好意思说的,常常我们出去她甚至都不去厕所,我去她才跟着去隔壁上次厕所,有时回到宿舍,她先会失态的扭着屁股跑向厕所。
我抱着赌一把的心理,把车骑得很慢。她果然着急的说:“骑得快点!”我说:“怎么啦!”她又说:“没什么,反正快点就是。”嘿嘿,阿琳打算快点去那边解 决,已经说明她很想小便,一般她出去都不方便的说。不出所料,她在后座不安起来,时不时挪着,我偷偷往后看,她两条腿在悄悄摩擦,两只穿着凉鞋的脚还是很 严重的内八字。我想我的猜测对了!当时我的“小弟弟”就硬了。我故意说:“阿琳,别乱动啊!”她惊了一下,然后就回复了常态,我真有点佩服这个女孩子的能 力。
我一直骑了有40分钟,停下车。这时阿琳竟然没什么异常,只是走的时候常常东张西望的。我看到一个厕所,可是故意拉她往别处走,没和她说。人比预料的多得多,我说热,于是买了可乐让她喝,她面露难色,只喝了一点,后来慢慢喝完了。后来突然她问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刚出来啊,怎么说回去了?”
“我…………….”
我静静的观察她,停下来观看商品的时候,她左右脚总有一只踮着,两腿在夹。我暗喜。
很久之后,她终于走过来拉了下我的衣角:“喂,帮我找下厕所呀!”
“怎么了?出来没多久啊?”我一下子兴奋了。
“早上大概水喝多了。“
“急吗?”
“有点,不过还行吧。”她还在装。
我说:“那慢慢来,12点了,吃饭去!”
我拉着她进了饭馆。还好这个饭馆没有厕所。
吃饭我故意吃得慢,还要了2罐啤酒,阿琳喝的时候笑的有点勉强。

终于,饭吃了一半,她又被我灌了很多蛋花汤。她坐立不安,脸上表情也难看。她终于说:“阿聪,我有点憋不住了。”后面的声音小得我听不到。
“那我带你去找厕所。”我又拖了很久。
我装着带她找,又拖了很久,我总带她绕开厕所,她也不熟悉这儿,我是地头蛇,哈哈。
“没有吗?我快不行了!”
我转过头,她的脸涨得通红。
“去那边找啊。”我故作无事道。
“快尿出来了我!”她小声对我说,“要不先回去?”
我更兴奋了,裤子都快顶穿了。但她的请求我又不好拒绝。
我心生一智,找自行车时,我大叫:“车被偷了!”
她的脸一下子变了色。人很多,公车根本挤不上。
这时,离我们出来已经很久。
我拉她到一条小巷得角落。”在这里解决吧你!我不看的啦!”
“不要!”她毫不犹豫。
这时阿琳可爱的小屁股焦躁不安的的扭动着,两条腿扭来挤去。
眼圈红红的样子,好像快哭了。
“那这样,湖中岛有厕所。”
“有多远啊?”
“租条船划进去。”
走进人群,阿琳除了腿微微在夹,仔细双腿观察还在发抖,其他久没有多余动作了,我暗暗吃惊。
20元弄条自划船,我故意慢慢的划。船上就我们两人,阿琳上船又露出本态了。根本坐不定,后来隔着裙子用手插进两腿间,我都看见她裤袜的裆部了,借着光,看到里面被黑色连裤袜包着的白色内裤的轮廓。不过好像没有湿的迹象。我小弟弟都快爆炸了!汗!
又拖了很久,现在已经2点多了。阿琳在船上几乎在呻吟,不断在说:“快熬不住了啦!”“肚子痛死了!”“小便要解出来了!”我从没听她说过这么严重。
划了半天,终于到了,我一拉她手,她就叫:“轻点,我不能跨!”我抱着她上岸,在我怀里她腿还在扭。
我知道,这个岛上没有厕所。以前有过,后来改成其他建筑了。只是考虑游客留在岛上很短时间,有一个流动厕所,几小时才出来一次。我一看表,快3点了!这丫 头厉害,喝那么多水竟然憋了快9小时了,换作我怕是早“解放”了。女孩子为了面子憋尿还真不赖,我们这些男人自愧不如。
我装样子带她到管理人员前问:“大伯,这里有厕所么?”
“下一趟流动厕所在6点。”
阿琳有点花容失色。
我拉她到一边:“等到6点吧?”
阿琳眼圈红了,我看到她眼泪汪汪的,她说:“不要嘛!我真的屏不牢啦,要尿出来啦!”说着说着突然左手死死按住下面,扭着屁股蹲了下去。
我忙问:“怎么啦?”
“差一点点就出来了啦!”她脸部表情很可爱。(当然只对男人来说)
“回去?”我建议道。
“帮我找个地方吧!我实在憋不住了。”阿琳会这么说,看来她真的鼓急了尿。
我说:“你坐到那个没人的坡上。”
“你抱我去。我走不了。”
我让她坐好,我装着走到一边,其实是在观察她的样子。她焦急的望着远方,似乎如坐针毡,屁股不住扭来扭去,两腿弓了起来,死死扒着地面,还不时用偷靠在膝盖上,两手隔着裙子去按住下面。
我静等着出了神,突然她看到我了,叫着:“哎!找到了么!”我走出来说:“没有啊,到处有人。”她叹了口气,夹着腿艰难的站起来。
我说:“走吧,我们划船找个没人的岛吧。”
我们顺着小路走近道,我想想我整得她太惨了,说:“你在这里方便吧!”她为难的看着我。我急了,说:“以后你还要当我老婆呢!看见又怎么样?!”她点了点 头,走到一边,拉下灰色裙子。她背对着我,一条浅黑的连裤袜里面还能看到呈黑白的内裤的轮廓,因为尿急,这些还随着她的屁股有节奏的扭动着,她的腰也随着 扭动。好像艳舞,只不过扭得幅度小,节奏快。她慢慢的蹲了下去,屁股扭动加快了一下,然后不动了。听到她叹了口气,拉下连裤袜,里面露出了白色的内裤。
我急了:“唉!小便还一层层脱!?快呀!”她开始还犹犹豫豫,听到之后迅速拉下内裤,露出雪白的屁股。
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小孩的笑声。阿琳像触电一样,迅速拉回了裤子和袜子。猛得站了起来。我一看,原来是一家子,朝这边来。待他们走过,阿琳死也不肯在这里尿了,认为不安全。我一看也是,下面人很多,不时有人往这面来。

我们继续走小路,阿琳开始娇喘着。我又只好抱她。走了会她又自己走,远处看道我们的船了。她越走越慢,我回头,只见她两腿直直得在走。我赶回去,她一手撑 在树上,两腿不断一前一后摩擦着。她停下不走,忽然她屁股大幅度的扭了一下,扭得身子弓了起来,然后顺势蹲了下去,轻微发出了类似我们做爱时的呻吟声,两 行眼泪流下来。我以为她失禁了,可是看她下面并没有水流出来。
我说:“好了么,走。”她抽泣着,没回答。我一把抱上她就走。此时已经4点出头了。
把阿琳放上船,我把船划进一边无人的树林岛里。可是没处上岸。
这时阿琳死死夹着腿,两腿弯着,下面很有空间。在阳光下我低下头一看她裙子里面,她的裆部有了一块拳头大的湿斑,本来黑黑的连裤袜被打湿后变得有点透明 了,和里面被打湿的内裤紧紧贴在一起,可以清楚看到内裤的白色,还由于尿的缘故,白里透黄。她看到我在看,边抽泣边说出来:“不要看!”
这时我却几乎欲火燃烧,走过去掀开她的裙子,她竟没反抗,我手指一摸她尿湿的连裤袜,她“哎呀”了一下,我手指感一股热热的水流又出来,她又尿出来了,湿斑扩大许多,还有几道尿顺着连裤袜往下,留下水痕后落到船上。
她哭了出来:“你快呀!再下去我全部都要尿出来拉!要做这些事回家再说吧!”我清醒过来,继续赶路。
又过了很久,到了有路的岛上,翻过坡就能不被别人看到了。
阿琳跪在喘上,我拉起她,她哭着站起来,又蹲了下去。
后来她艰难的跨出去,我看到她裙子下的连裤袜上几道水痕划下来,落到凉鞋的脚跟,走了2米路,路上淅淅沥沥留下一些羞耻的尿水,随后又没有尿继续落下,大 概憋回去了。她哭着,阿琳此时完全不是那个淑女的样子,竟然用手从裙下伸进去,按着裆部,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连裤袜的湿斑和打湿的内裤前半面。走过一段距离 突然她屁股剧烈的扭动,又发出了呻吟声,这时我看到她死死按着裆部的手指做出了“抓”的动作,几乎要插进肉里。
阿琳终于失禁了,这次扭动屁股的动作没有用了。只见到她按住裆的手指缝间有尿水出来。开始只是一滴滴,后来变成了水流,再后来像洪流一样喷出来。阿琳放弃 了抵抗,松开了手,跪在了地上,腿间的尿水像下雨一样,哗啦啦的,在地上汇聚着一直流到河岸边。她的裙子上也被打湿了,一条条的水渍。
我很惊讶,一个娇小的女子竟能憋那么多尿,我真怀疑有一升之多。
过了不知多久,她两腿间的洪流渐渐小下去,她跪在那里失神了。
我走过去,中邪一样的掀开她的裙子,见到她之间前到裆上,后到整个屁股都湿透了,裆部的连裤袜都透明了,白色的内裤带着黄色只像隔了一层薄纱。几滴尿水还在裆下滴,腿部连裤袜上都是一条条的水痕。
阿琳回过神,在我怀里大哭。我感觉对不起她了。不过真的很过瘾。
回到一边,我把外套脱下叫她围在身上挡下。已经下午了,看看人已经不多,我们打的士回了家。
回到家,在客厅里,我关上窗子,问:“怎么样,你在船上答应我的哦!”阿琳出乎意料的同意了,说:“你刚才这么关心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是嘛!以后要小便就说!”
“嗯”。其实心里真想再发生一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